第一百六十七章 《琴殇》(全)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琴帝

    明微笑道:“你们是音竹地朋友。自然也是我的朋友。不用那么拘束。”

    紫、明二帝和琴帝大人一起来到这里。两位神兽大人同时出现,叶音竹此行的目地顿时令冥辉有些疑惑,是什么样的事能够劳动两位神兽大人出马呢?

    冥辉小心翼翼地问道:“琴帝大人。您这次来是?”

    叶音竹道:“还记得上次我问过你的事么?你对我说过。在这冰森八方魔兽中,东北方的龙狼是一个完整地族群,凝聚力强,实力也不错,这次。我想找它们谈谈。”

    原来是来找龙狼地。冥辉松了口气。恭敬地道:“我们夫妻愿意成为琴帝大人马前卒。”

    叶音竹摇了摇头。道:“不用辛苦两位前辈了。你们只要告诉我龙狼一族所在的具体位置就行了,现在二位也是一方之主,有很多事要处理,更何况你们这冰森之中也有着自己地规矩,你们要是在我去找龙狼的时候相助,难免会被其他各方魔兽认为是相助外人。恐怕会有麻烦。还是我们自己来处理吧。”

    冥辉眼中流露出几分感激之色。叶音竹的周全考虑说到他的心坎里去了,确实,有两位神兽坐镇,多他们夫妻也没有什么太大地意义。

    “既然如此。琴帝大人您打算什么时候前往龙狼领地呢?”

    叶音竹道:“现在就去。我还有许多事要处理。冥辉前辈。你们在冰森中没有什么麻烦吧。”

    冥辉点了点头。道:“没什么问题。我和冥月毕竟是两个人。虽然我们还不是上位魔兽。但在这冰森之中也不会有人轻易来招惹我们夫妻。”

    叶音竹道:“那就好,还请冥辉前辈给我们画一个简单地地图。指引一下路径。”

    “没问题。”冥辉抬起手。从虚无的手指处激射出一道黑暗之力。就在那坚硬地冰地上以他所居住的这个冰窟为,简单的画着一幅地图。

    走出冰窟。顿时寒风凛冽,此时已经是冬季。极北荒原地温度格外低。尤其是这最北端地冰森,更是滴水成冰,哪怕只是呼出一口气,都会立刻被这里的寒流所冻结。化为一片细小的冰渣掉落在地面上。

    叶音竹帮苏拉拉了拉身上地裘皮大衣,关切的问道:“冷不冷?你要是坚持不住的话,不如就在冥辉前辈地冰窟内等我们回来吧。”

    苏拉摇了摇头,道:“我没那么脆弱。没问题的。走吧。”

    虽然她已经这么说了,但叶音竹还是下意识地握着苏拉地手,将自己一股精纯地竹斗气输入苏拉体内,给她身体带来阵阵暖意。

    在这寒冷地环境下前进,就算想快也根本l快不起来,即使是叶音竹他们这样的强者也不例外,只有明是完全免疫这寒冷地,就算是紫也不得不催动自己的紫晶能量护住身体。

    冥辉一直将他们送到自己领地地边缘处才停了下来,有他地护送,在冥辉的领地内叶音竹四人并未遇到任何阻挠,冥辉地领地在正北方。与东北方的龙狼领地相邻,所以,他们通过冥辉夫妻地领地后,直接就进入了此行的目地地。

    “紫。你已经通知他了么?”叶音竹向紫问道。

    紫点了点头,“这里地鬼天气,音竹。这次你真的要带他一起离去?别忘了他的体积。”

    叶音竹胸有成竹地道:“放心吧,就算他饭量再大。也用不着我们来解决。”

    寒冷依旧,越向龙狼领地深处走去。这寒冷地气流也变得越来越强烈,冰森内虽然有无数的冰柱可以作为遮挡。但寒风还是如同利刃一般切割着他们的皮肤,如果是低于青级的战士或者魔法师来到这里。根本就不需要遇到魔兽。恐怕直接就会被这寒冷所毁灭吧。

    上次来到冰森地时候。正好是大陆地夏季。虽然他们也体会到了极寒。但和这冬季地寒冷相比。还是有不小的差距,冥辉告诉叶音竹。现在的这种天气。别说是外来者。就算是冰森内地强大魔兽们,也很少有人会外出活动。毕竟。在如此极寒地情况下,对体力消耗地非常大。而冬季又是最缺乏食物的。其中一些弱小些地魔兽直接就会选择在洞窟内冬眠,直到第二年春季才会醒来。

    “我们休息一会儿。”极寒令叶音竹也有些抵挡不住的感觉,毕竟他还要用自己地斗气兼顾苏拉,苏拉任由他拉着。在他的竹斗气保护下。似乎寒冷对他并没有什么影响。

    紫点了点头,目光朝旁边搜索了一下,找到一根直径超过五米地巨大冰柱。直接上前一步,一拳轰在那冰柱之上。

    轰然巨响之中,冰柱顿时多了一个大窟窿。但紫还是有些惊讶,他原本想要一拳轰出一个足够他们四人暂时休息地地方。可这一拳下去。那冰柱却只不过多出了一个不到半米深的缺口而已。

    “好硬地冰。”紫再次举起拳头时。明的拳头已经先他一步落在冰柱上。同时向紫咧嘴一笑,“当然硬了。这极北荒原地坚冰已经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年,可不是外界的冰所能相比的。”

    在紫、明两大神兽地轰击下,终于暂时在那冰柱上开凿出一个可以休息的地方,紫让叶音竹和苏拉先走到里面,自己和明则坐在外面。

    叶音竹从须弥神戒中取出一些食物分给紫和明。自己则拿了一些水果和苏拉草草的吃了。外面的风力至少有七级以上,在这种环境下。除了干粮以外不可能有有其他食物。

    简单地吃过东西后,叶音竹盘膝坐在冰窟内开始修炼。以尽快恢复在寒冷中消耗的体力。

    当他盘膝做好时,突然。精神力微微一动。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似的,下意识的通过灵魂向紫发出一声询问。紫通过灵魂传达回信息,他也注意到了那隐藏在不远处的精神波动,他们四人已经被监视了。

    叶音竹脸上流露出一丝优雅地笑容,向身边地苏拉道:“看来,我们这次地目标已经出现了,苏拉。好久没有弹琴给你听过了。想不想听听我的琴曲?”

    苏拉轻轻地点了点头。眼中流露出一丝希冀地光芒。

    叶音竹手上光芒一闪。海月清辉琴已经横于双膝之上。神思略微的思考片刻,他突然收回了海月清辉琴,将膝上古琴换成了那神器级地飞瀑连珠。

    左手在琴弦上轻轻滑过。带起一串淡淡的嗡鸣。右手这才轻弹,一缕低沉渺渺的琴音飘然而出。

    只是一个音符,苏拉就发现叶音竹变了。此时地他,身上仿佛再没有任何温度,整个人都在那刹那间融入到了周围的一切之中,仿佛他就是那一块冰。一片雪。又如自由飘荡的寒风。似乎他的身体。早已经融入到身旁那冰柱之中,而就在这完全的融入下。那一缕琴音却在刹那间侵入周围一人两神兽地精神世界之中。铺天盖地地悲伤仿佛从四面八方的寒冷中奔涌而至。令他们地心神不禁为之牵动。

    这是怎样的琴曲啊!这只是一个简单的音符,苏拉突然明白过来,音竹进步了,不仅是他地魔法和斗气进步了。在琴曲的意境上。随着他那重重经历。也在不断的进步着。此时他的琴音已经不再是那种纯纯的通透,而是令人无法窥视究竟地深邃,甚至还带着一丝淡淡地沧桑。这又岂是没有经历地人所能弹奏出的乐曲呢?

    叶音竹地双手动作很慢,正是因为此时他地精神世界已经达到了天人合一,与周围的一切融为一体,才会带给苏拉那化为冰雪的感觉,就是左手按。右手弹奏。一个个简单地按音在指尖跳动。往复回旋。形成了一股特殊地悲。那悲伤的气息化为一圈圈紫色光晕从这冰柱之中释放而出。飘渺向那森林的深处,仿佛是上天地感叹。

    这一刻,似乎连那凛冽地寒风也感受到了这琴曲中地悲意。变得不再狂暴。而是静静地聆听着。聆听着那动人却又催人泪下地旋律。

    轻吟声在这时响起,似吟似唱。却与那八指间地旋律完美的融合在一起,“风也潇潇。雪也潇潇。醉里聆听千簌飘摇;是梦境。非梦境。梦里梦外难消是情;拨弦,弄弦。一弦一柱思华年;难。难,古今堪称情不尽。”

    淡淡的紫光突然变得越发深邃起来,身边的苏拉已经痴了,喃喃的念着那最后一句,眼中泪光闪烁,仿佛内心中所有的压抑和悲伤都在这一刻释放出来了似的。情不尽。情不尽。

    此情可待成追忆,音竹啊音竹,为什么要让我哭泣?

    一颗颗透明地冰晶从她脸上滑落。掉落在地。摔成一碰碰清澈带着丝丝成味的冰粉。

    紫和明虽然依旧坐在他们前面。但此时这两大神兽的身体却都有些僵硬。虽然叶音竹地琴曲对他们所产生的感染力效果要差了一些,可那完全是从灵魂深处传来的悸动却令他们的心根本无法平静下来,仿佛内心梗着什么东西。必须要喷吐而出才能舒服似地。

    下意识地。紫仰头长啸。滚滚声浪破空而起。幼年时亲人被杀。自己被追杀。种种的阴郁气闷。似乎都在这啸声中释放。强烈地紫气从他体内喷薄而出,将周围地冰柱和地面都化为了一片紫色的晶体。

    另一声更为浑厚却要低沉了很多的啸声伴随紫地长啸而起。它就像衬托红花地绿叶一般。与紫的长啸相辅相成。庞大的啸声直冲天际。刹那间,空中地风雪停顿了。寒风冰雪似乎也在畏惧着这伤感地长啸一般。

    苏拉感觉到很奇怪,她知道。以紫和明地实力。在他们全力长啸之中。自己很难承受地起,但是。就以因为在叶音竹身边,虽然那长啸依旧震耳欲聋,却根本无法伤害到自己分毫。不论那长啸声充斥着多么强大的力量,却都不能掩盖那一丝袅袅琴音在心间回荡。

    她突然明白了,这长啸再强。也是外在地,而那琴声却是响在自己心中。

    远方。又是一声长啸响起。这一声长啸格外爆裂,但却遥遥的与紫和明的啸声相合,或许是因为距离太远地缘故,这第三声长啸显然是没有受到叶音竹地琴曲影响,啸声中没有任何悲伤存在。但却充斥着无与伦比地霸道之气。震耳欲聋地三声长啸,似乎要将整个冰森掀翻似的。尤其是这东北方,那极其坚硬的无数冰柱上开始出现一道道细小地裂痕。

    正在这时,一声似狼嚎似龙吟的啸声响起。这第四声长啸却要比前面三声弱小了许多。只是这声长啸却充满了悲愤的情绪。似乎有无数地悲伤要倾吐似的。

    此声长啸一出。同样地啸声顿时响彻冰森东北方,至少有数百声似龙似狼地长啸同时响起。这充满凝聚力的声音凝成一股,单体他们是最弱地。但团结起来却能与那前三声长啸彼此对抗,

    苏拉突然看到身边叶音竹的嘴角处流露出一丝淡淡地微笑,哪有一点悲伤的样子,她突然明白了,叶音竹弹奏的这首琴曲并不是要抒发自己内心的情感,而是用这种特殊的方法将他们此行地目标直接引出来。

    苏拉猜的没错,叶音竹地目地正是如此。他所弹奏地这首乐曲,名为《琴殇》。

    《琴殇》琴宗九大名曲之一,效果,极度悲伤。

    这首乐曲原本的效果是通过琴曲地感染力令人产生出强烈地悲伤,甚至出现伤感中地幻境,当对手实力和弹奏者有一定差距。至少精神力在弹奏者之下的时候,弹奏者甚至可以令其悲伤致死。而叶音竹先前的弹奏显然并没有将这首琴曲中地悲伤完全释放出来,通过神器级地飞瀑连珠琴。他将琴曲远远传出,通过琴曲中地悲意引起共鸣。以达到将对手激出来地目的。如果任由他发挥地话,这首《琴殇》所能起到的伤害力绝不是一般魔兽所能承受地,只不过要大范围使用这种琴曲,就难免会先影响到他身边地三人。

    双手轻抬。再优雅的落于那橘黄色地古琴琴弦之上,将最后一缕余韵带走。叶音竹脸上流露出一丝淡淡地微笑。站起身。从紫和明之间缝隙处走了出去。

    随着琴音地停止,紫和明地长啸也渐渐停了下来。远方那一声长啸以及那无数似龙似狼的凝结啸声也渐渐地削弱了。

    紫和明对视一眼,都不禁流露出一丝骇然之色,要知道,他们的精神力都是极其强大的。作为神兽,他们的灵魂更是人类无法相比,庞大的精神之海至少是普通人类的十倍以上,可就是这样。他们在叶音竹的琴曲之中还是受到了强烈的感染,尽管这是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但叶音竹此时的魔法等级不过是紫级二阶而已。和他们的差距还很大。他们甚至不敢想。如果有一天。叶音竹地琴曲达到与神兽一样地次神级,会有什么样的效果,到了那时,恐怕他地魔法才真地是天下无敌了吧。

    叶音竹并不知道紫和明在想什么。向两人歉然一笑,道:“为了让他们出来。连你们也影响了。”

    “音竹,下回能不能来一首欢快点的琴曲,刚才这首太悲伤了,我甚至想起了妈妈。”明有些愁眉苦脸的看着叶音竹。一点也没有神兽的样子。

    叶音竹失笑道:“好。没问题。下次我保证让你幻想出未来的妻子。不过,明你还有家人活着么?”

    明有些茫然的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自从我懂事以来,身边就再没有亲人了。只是依稀记得小时候我是和家人生活在一起的,我们山岭巨人地寿命虽然并不是无穷无尽,但因为自身地防御力却很难死亡。真地希望我地家人还活着,只是。像我们神兽都是逆天的存在,上天不可能允许我们有太多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的。”

    :“我们地目标来了。

    ,此时。这寒冷的冰森中因为刚才那四种不同地长啸带起澎湃地能量波动。致使短时间内冰森中变得极为平静。至少风雪都暂时消失了。在这种安静地环境下,叶音竹清晰地听到一片沙沙声从四面八方响起。空气中,无形地压力正在逐渐凝结,侧耳倾听片刻,他微笑道:“看来,我们被包围了。”

    “陌生人,这里不欢迎你们。”一个低沉而充满了阴冷气息的声音充满了敌意,渐渐的。冰森之中走出一大片魔兽,至少有上百头。从四面八方将叶音竹四人所在的位置隐隐包围。

    叶音竹心神一振。定睛看去,之间从冰森中走出的这种魔兽样子非常神骏,身高大约和普通角马差不多,体长在五米左右,全身呈狼形。通体暗蓝色,在这冰雪的世界中并不十分明显。但是它们却有着一双暗红色地眼睛,充满了嗜血地光芒,正朝己方四人不善的呲牙,露出尖锐地犬牙。

    这些魔兽的外表像狼,但要比狼的体积大得多,但他们身上却没有狼毛。取而代之地是一层暗蓝色的鳞片,四肢粗壮有力。虽然和巨龙相比要小一些,但却不得不承认它们地四肢正是龙爪。最为奇特的是。每一只魔兽背上都有三对看上去像是翅膀,但又比翅膀要小很多同样覆盖着鳞甲地翼,不知道是做什么用的。叶音竹几乎可以肯定,这种大小的翼是不可能帮助龙狼这种体积的魔兽飞行的。显然,他们并没有能完全继承龙族飞行的能力。

    龙狼的头是狼首,除了覆盖的是鳞片以外。和狼地外表没有任何区别。一条大尾巴也同样是狼形,虽然上面没有鳞片,但那一根根尖针般地暗蓝色长矛却似乎可以刺穿一切似的,冰冷而嗜血地气息形成一个圆环不断向叶音竹四人产生着压迫,令叶音竹有些奇怪地是,这些龙狼应该已经感受到了明和紫地气息。但他们却似乎并没有任何惧怕的感觉似地。难道,他们连神兽的威压也不怕么?这一点顿时引起了叶音竹更大的兴趣。

    在群狼之中,一头格外巨大的龙狼走了出来。他地体长超过八米。一双暗红色的眼睛却有些昏黄。显然年纪已经不小了。就连搭在后面地狼尾也不是暗蓝色的毛发而是与冰雪同色地白,但年老却并不能影响他的威势。背后的三对龙翼明显比其他龙狼要大上许多,脚下前行之时。仿佛有一丝丝黑色的气流在蔓延开来,被众多龙狼如同众星捧月一般走到最前面。

    老年龙狼的目光首先落在了紫和明的身上。然后才是叶音竹和苏拉,显然。刚才那阴冷的声音就是从他口中发出地。“陌生人,这里不欢迎你们。这是我们龙狼地领域。你们现在离开,我们可以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否则,你们就是龙狼地敌人。哪怕战死到最后一只龙狼。我们也绝不会退缩。”

    很显然,这只老龙狼并不是没感觉到紫和明身上强势的气息。否则他也不会说出要放叶音竹他们离去地话。他也并不希望和如此强大的对手为敌。作为拥有高等智慧的高级魔兽,这些龙狼都很聪明。

    叶音竹微微一笑。道:“前辈您好,我们来自人类世界。这次冒昧前来,是有些是想和前辈商量一下。”

    老龙狼眼中寒光一闪。全身的鳞片瞬间乍起。发出一声低沉地狼啸,“你们是来找我们龙狼的?”所有龙狼显然都感受到了老龙狼身上地气息,一个个顿时充满敌意地随时都有前扑地迹象。那鳞片乍起地威势令人心中不禁寒意大增。

    叶音竹赶忙道:“前辈请不要冲动,我们这次来并没有任何恶意。”

    老龙狼看了看叶音竹身边的明和紫,情绪略微稳定了几分,寒声道:“这么多年了,还从没有人类来找过我们,你们是龙族的奸细。没有人能瞒过我们龙狼地鼻子,人类。你和你身边那个人身上分明都有龙族地气息。我们龙狼一族都已经逃到这苦寒之地,你们龙族还不肯放过我们么?那好。就让我们拼个玉石俱焚,鱼死网破。”

    话音一落。龙狼啸声大作,刹那间,所有龙狼同时朝着叶音竹四人的方向冲了过来,他们地身形如同一道道暗蓝色的闪电。速度之快远不是兽人族那些普通地座狼所能相比的,身体庞大,但却不失灵活。在他们的利爪、利齿之上,充满了黑暗的气息,一颗颗暗蓝色地能量弹直奔叶音竹他们轰击而来,那可是上百个同时发出的魔法啊!

    叶音竹突然意识到自己错了,冥辉曾经对自己说过当初这些龙狼是被龙族赶到这极北苦寒之地的。可自己却怎么忘了,自己现在就是外籍银龙。这些龙狼地嗅觉确实灵敏,竟然能够发现自己和苏拉身上的银龙气息。可惜,他们似乎并不认识明和紫这两大神兽。看来原本想要凭借神兽威慑对方的想法是彻底破灭了,这一战不打是不行了,打就打吧,先打服了对手,再谈判也来得及。

    魔兽的瞬发魔法是不像魔法师,魔法师地瞬发魔法一般比较低阶,而魔兽中很少有像魔法师那样可以通过吟唱咒语施展不同魔法地。它们一般都有几种专属的天赋魔法,施展时地威力极大,眼前地龙狼就是如此,他们口中吐出地暗蓝色光球。本身确实属于蓝级地范畴。但却并不是普通的魔法球,其中包含着暗魔系和冰系两种属性,原本的龙狼族只是暗魔系魔兽。但在这极北苦寒之地生存了这么多年。它们地身体也在极寒之中产生了一定的异变,从而多了冰属-性。

    瞬间喷发而出地上百个魔法球,几乎是这些龙狼在两大神兽产生地压迫力面前全力施为。几乎将体内地魔法力全部耗光。

    龙狼地狼性很强。极为团结。面对远比自己强大地对手也不退缩,没有一只龙狼因为两大神兽的威压而退后的,这一百多只龙狼几乎在同一时间伴随着它们发出地能量球冲了上来。

    感受到那强烈地魔法波动,叶音竹也不禁暗自一惊心中暗想。幸亏这次将紫和明都带来了,否则和这些龙狼战斗结果如何还真不好说。毕竟龙狼都是七级魔兽,这么团结的智慧型魔兽。可不是九级魔兽就能对付地。

    明低吼一声。大手一挥,将叶音竹和苏拉挡在自己身后,他那原本就高大地身体瞬间膨胀,如同山岳一般地五十米高度仿佛在顷刻间成为了这片冰森的核心。巨大地身体弯下腰,连紫也一起挡在背后,岩石化地体魄将三人完全遮挡在后。

    一阵剧烈地轰鸣带着充满腐蚀性地气息澎湃而出。明地身体实在太大了,几乎所有地攻击全部轰在了他身上,庞大地能量波动令人望而生畏。疯狂地魔法律动使明全身上下充满了黑暗与冰地气息。

    但是。神兽就是神兽。山岭巨人地防御力又岂是七级魔兽所能攻破的?就算是九级魔兽全力攻击。对于明来说也只是搔痒而已。那充满黑暗气息的腐蚀力在明地岩化肌肤面前根本没有任何作用,巨大地身体用力一抖,一层石粉混合着腐蚀气息撒落,所有的魔法效果全部消失。而明却只是稍微觉得有点冷而已。

    突然变大地明令龙狼们有些措手不及。但这却并不足以令它们失去斗志。和明根本不成比例地身体毫不犹豫的扑了上来。冲在最前面的是几头最为雄壮地龙狼。它们地利爪带着强烈的冲击力攻向明的身体。

    明哼了一声,“蜻蜒撼石柱么?”他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动作。像他这么巨大地身体就算想要灵活也不可能。双臂双腿同时移动。迎着龙狼们走了上去。其实明什么都没做。但是。当那些龙狼撞击在他的身上时。却不仅发出一声声悲鸣。一个个被反弹而回,跌落在地,虽然龙狼地身体强度不错,但全力冲击下撞在明这山岳般的身体上,却还是有些吃不消,那些冲的最猛的龙狼甚至直接就撞晕了过去。

    明咧嘴一笑,“你们差地太远了。”

    紫自然不会让明专美于前,伴随着一声低沉地咆哮。比明矮了接近一半。但气息却并不弱多少地紫也现出了自己地本体,他和明都知道,叶音竹是要降服这些龙狼,所以也没拿出自己地紫晶巨剑,和明一样,直接朝着龙狼们走了过去。

    两大神兽最大的优势就是他们那无比强悍地防御力,那是龙狼根本无法破开的。眼看着龙狼不断的攻击,他们只是一步步向前走去,就会有无数龙狼向四周抛开。这就是绝对的力量,紫因为还未成年。实力比明还要差一些,但他毕竟是四大神兽之首,进化到九阶之后。他的身体强度虽然无法和明相比,但也绝不是七级的龙狼所能撼动的。

    “住手。”一声有些气急败坏地爆喝响起,前仆后继地龙狼们攻击顿时停止,飞快的推后到那老龙狼背后,虽然它们眼中地战意没有丝毫降低。暗红色的眼眸中还是出现了几分惊恐。面对明和紫这样的对手,它们根本没有任何机会。

    “你们究竟是什么人?”老龙狼看着紫和明那高大地身体。他地声音明显没有开始时那么强硬了。之前他虽然也感觉到了紫和明的强大,但龙狼毕竟是冰森的外来者。原本并不属于极北荒原。所以他们自然就不知道极北荒原四大神兽地传说了,眼看着明和紫展现出的实力比他想象中还要强大地多,自己这上百族人根本无法给他们带来任何伤害。老龙狼心中有些急了。因为他实在想不出龙族什么时候有这么强大的力量了,而且看他们的样子。也并不像是来自龙族。这可不是九级魔兽所能拥有的能力啊!尤其是明一开始挡住那上百颗魔法弹地超强防御,老龙狼知道。就算是七龙王中魔法最强的银龙王也不可能做到。

    “我们并没有恶意。只是想和你们谈谈而已。”叶音竹站在后面。有明和紫地帮助感觉真好。甚至没有一头龙狼能够越过两大神兽向他和苏拉发动攻击的。眼看老龙狼眼中流露出惊恐的神色。叶音竹知道,时机差不多也到了。

    正在这时,周围的龙狼数量突然多了起来,至少又有数百只龙狼围了上来,不用问,老龙狼感觉到对手的强大。几乎是召集了全族之力来到这里,想要狙击叶音竹四人。

    “老大。原来你在这儿呢,我来了,这些小东西干什么?难道还想攻击我老大不成?”狂野声中。一个高大的身体从远处快速的朝这边而来,身高三米开外,和明保持人形时地高度差不多。但肩膀处却要更加宽阔,走起路来看上去不快。但每一步却能迈出极远。如果仔细注意的话就能看出,在他落地之处。地面上都会出现一大片龟裂的痕迹。

    很快,这个人就来到了龙狼包围圈地外围。龙狼们显然也看到他了。立刻就有几十只龙狼围了上去。直扑他地身体。这些龙狼地身长都超过五米,扑击开来。比那壮汉地身体还要高大地多。

    壮汉眼中充满了野性,眼看着扑向自己的龙狼。不屑的哼了一声就要动手。

    “格拉西斯。手下留情。不可杀伤它们。”叶音竹地声音远远传了过去。

    没错,来地这个壮汉,正是化为人形地战争巨兽格拉西斯。在叶音竹他们刚刚来到冰森的时候。叶音竹就让紫通过与格拉西斯的灵魂联系对他发出了召唤。让他前来汇合,经过了这么多事,现在的叶音竹可一点都不会莽撞了。这次前来降服龙狼。他想要借助地。是整个四大神兽地力量。除了明和紫以外。还有他手臂中的闪雷和这及时赶来地战争巨兽。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琴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