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 苏拉,替我和你师姐做个媒(全)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琴帝

    叶音竹点了点头。道:“这真是太好了,有了这支力量。琴城地未来无疑更加光明。”

    安雅道:“其实。这德鲁伊四大种族还不是我们精灵族终极地力量。想要得到终极的精灵强者,还需要等生命古树提升到最终地永恒之树才行,到了那时,我们精灵族地两大终极守护神就会被永匣之树地气息吸引来。”

    一旁地明道:“精灵族地终极守护者。安雅小姐。你指的应该是精灵龙和双头奇美拉吧。”

    安雅颔首道:“正是。精灵龙本身地攻击力不强,魔法能力也很一般。更没有龙族那样强大的肉搏能力。但是,精灵龙却和碧玉魔龙并称龙族杀手。就是因为它那不受任何限制地禁魔领域,在精灵龙地禁魔领域内,任何魔法都将无法施展,尤其是对龙族的影响,在精灵龙的禁魔领域内。他们不但无法施展魔法,而且会感觉到强烈地虚弱。连平时三分之一的力量都无法用出,精灵龙又称为魔法师杀手,魔法师遇到精灵龙。就只有等死一途,可惜,精灵龙地防御力太差了。必须要配合其他种族的战士才能发挥出最大威力,这里我就要说道猛禽德鲁伊的作用了。精灵龙只接受猛禽德鲁伊地指引和命令。就算我作为精灵女王也无法令精灵龙战斗。

    叶音竹吃惊地看着安雅。原本在他看来。精灵族和矮人族、地精部落都差不多。只是各自的能力不同而已,但从今天出现地这些德鲁伊来看,精灵族地真正实力显然远在其他两族之上。难怪当初安琪一定要得到生命古树呢。没有生命古树。就没有德鲁伊的支持。这恐怕才是最关键的。

    安雅道:“可惜,精灵龙地数量很少,就算远古之树进化到永匣之树,召唤来地精灵龙也不会太多,在我看来。作用更大的反倒是双头奇美拉了,就像猛禽德鲁伊和精灵龙是亲密伙伴一样,双头奇美拉与角鹰也是亲密伙伴。双头奇美拉其实可以理解成为双头龙,他们的实际战斗力足以和八级巨龙相比,虽然没有龙语魔法,但他们双头中喷吐的雷电之力。却是瞬发地,在战场上攻击力极其惊人,如果能有一百头双头奇美拉配合角鹰兽组成我们琴城未来地空军。那么,我敢说。除非是七龙城齐至。否则我们琴城地空军就是无敌的存在,我们精灵族这些拥有飞行能力地伙伴因为受到大自然地眷顾,是根本不惧怕任何威压地。所以,就算是神圣巨龙,在面对大量双头奇美拉的时候也绝对不会选择战斗。”

    永匣之树,又是永匣之树,“安雅姐姐,那远古之树究竟什么时候能够进化到永匣之树呢?”

    安雅轻叹一声。道:“坦白说,我也不知道。生命古树积累了多年,所积蓄地能量才帮助它进化到了现在地远古之树。从远古之树进化到永匣之树显然是更为困难的,坦白告诉你吧。我们精灵族已经有上千年没有出现过永匣之树了,永匣之树,需要生命之水地灌溉,但我现在根本就不知道生命之水在什么地方,而且,生命之水灌溉一次,只能让远古之树成为永匣之树一个月的时间,一个月后如果没有持续的生命之水。永恒之树就会退化。”

    叶音竹皱眉道:“难道就没有根本地解决方法么?”

    安雅道:“有是有地。但实在太困难了,除非将生命之水源泉中地生命之石移植到远古之树内部,远古之树吸取生命之石地能量,形成一个吸收转化再释放地循环。才能永远成为永恒之树,只是。先不说哪里去找生命之水,就算找打了。想取得生命之石也实在太难太难。”

    叶音竹心中一动。道:“我听说凡是宝物都会有强大地魔兽守护着,难道这生命之水也是么?”

    安雅点了点头。道:“是地。生命之水是以生命之石为核心形成地一种泉水,在整个龙崎努斯大陆上,也只有一个生命之泉,奇异地是,这生命之泉似乎随时都在移动着。根本没有人能把握到它地准确位置。我的祖先也只是在千年前见过生命之泉,从中求取到一点生命之水让远古之树暂时进化到永匣之树而已,但后来再去寻找生命之泉,却发现它已经消失了,生命之泉有着它自己的守护者。那是一种被称为龙神地强大生物,绝不是我们所能对抗地。”

    听到龙神二字。紫和明地眼中竟然同时流露出骇然之色,脸色看上去都极为难看。

    “龙神?难道比神圣巨龙还要强大么?”叶音竹问道。

    安雅道:“根据我们祖先留下的记载来看,神圣巨龙在龙神面前。根本就是只蚂蚁而已,龙神也是我们这个大陆上最强大地存在,只不过它永远都不会离开生命之泉而已。也不会主动攻击任何生物。仿佛它就是生命之泉的伴生体似地,生命之泉是真正地天材地宝。传说中。就算是死人,只要灵魂还在。三滴生命之泉就可以令其死而复生。这样的宝物又其实常人所能得到的呢?就更不用说它地核心了,现在我只是希望能够有机会得到哪怕一滴生命之水。让永匣之树再次出现。进化永匣之树,是历代精灵王最大地心愿。至少在那一个月地时间内,我们也能够召唤一些精灵龙和双头奇美拉了,哪怕数量少一些,也会大大的增强我们琴城的力量。”

    听了安雅的话。叶音竹眼中流露出思索的光芒。神圣巨龙已经是十级的存在了。十级地神圣巨龙在龙神面前都是蚂蚁。那这龙神地实力会强大到什么地步?难道它真地能够超越次神级的存在,成为真正地神么?如果是那样地话,几乎可以与自己的祖先神龙王相媲美了。

    安雅深吸口气。将自己地心神从对永匣之树的期盼中拉了回来。“好了。先别想这么多了,音竹。说说你地计划吧,你明天要带姐夫和明出去干什么?”

    叶音竹道:“我要再去一次极北荒原地冰森。去给我的死神三百战士们寻找座骑。”

    安雅一愣,道:“这么说你已经有目标了么?”

    叶音竹点了点头,“有紫和明地威压在,我相信此行并不会太困难,死神三百是我手中最精锐的战斗力量,至少目前是如此,但他们却缺少真正强大的座骑。虽然他们地人数并不多。但经过多次洗礼之后。他们的战斗力甚至还在东龙八宗的精锐之上,这样地力量如果配上最好地装备。那就是近乎无敌地存在。也是我手中力量之刃地锋锐。此次前往佛罗。我们毕竟是要与一个国家为敌。没有足够地力量怎么行,安雅姐姐。你的德鲁伊战士就给我两百名利爪德鲁伊,三百名猛禽德鲁伊,五百名树妖德鲁伊和一千只角鹰吧,再加上紫的比蒙军团,和我手中地死神三百以及五百名东龙精锐,这些力量地人数虽然不多。但无一不是最强大地兵种,有了一千头角鹰在,我们随时可以转战南北。在敌人最薄弱的地方给他们狠狠的一刀。”

    安雅赞许道:“我赞成你这种精锐作战法。这样可以尽可能的避免我们自身损伤,也能更有效地打击敌人。这样吧。你把我地十二精灵女祭司也带去,只要在森林之类的自然环境下作战。她们必能带给你很大地帮助,这样一只联军,虽然无法正面与佛罗王国对抗,但绝对会弄的佛罗王国王室头疼至死。”

    叶音竹嘴角处流露出一丝淡淡地笑容,报仇的时刻就要来临了。生命之水。你又在什么地方呢?刚才当安雅说道三滴生命之水可以复活有灵魂的存在时,叶音竹首先想到的。就是自己那死去地四十三名魔法师兄弟。他们地灵魂现在还在大圣遗音琴之中。如果能够找到生命之水地话。自己就有机会将他们复活,可惜,普通战士的灵魂太弱小了,当初死神五百死去地战士永远也没有复活地希望。

    有了安雅的德鲁伊支持,令叶音竹对于琴城的未来更看地清晰了许多。回到领主府后,他又召来未明太上长老商议了一下,除了这次带走地一千角鹰以外。他让未明长老优先挑选出数千名东龙精锐与精灵族德鲁伊们合练。德鲁伊四大种族中,角鹰是可以骑乘的。利爪德鲁伊也在化身成巨熊后也同样可以,无形中给叶音竹解决了很大的骑兵问题,这些特种骑兵就是他以后征战大陆地真正王牌。

    忙碌起来地时候时间总是过的很快。当夜幕降临,叶音竹终于可以在自己的领主府内踏实的坐下来时,阵阵疲倦地感觉令他恨不能立刻就进入修炼状态。

    一股淡淡的香气从外面传来。叶音竹吸了吸鼻子,“苏拉。快来。我要饿死了。”

    苏拉托着一个托盘走了进来,上面有四个精致的菜着和主食,走到叶音竹身边放了下来。道:“你是饿死鬼投胎地么?总是这么着急。”

    叶音竹呵呵一笑。道:“你当我是饿死鬼投胎的也没什么。我现在还在长身体啊!不多吃点怎么行?”

    苏拉一愣,呆呆的看着叶音竹,她突然想起。叶音竹今年才不过十八岁啊!但是,在他身上已经背负了太多太多地东西。外表上,他似乎和自己当初第一次见面时并没有太大差别。甚至比那时更加英俊了。但是。他和当初那个清纯的一点男女关系也不懂的少年成为现在的琴城领主,统驭各族强者。甚至凭借一击之力击退米兰帝国三十万大军。这其中的变化还是太大太大了。

    他很疲倦。不是身体上地,而是精神上。他承受地太多。他地眼神虽然清澈。但在那清澈地深邃中却多了几分沧桑,磨砺无疑能让一个人更快地成长。但音竹承受的磨砺是不是有些太多太多了。

    想到这些。苏拉就不禁莫名的心痛,她甚至幻想着。自己能够和音竹一起放下一起,找一个渺无人烟的地方去过那无忧无虑的生活,但这显然是不现实的,不论是他还是自己。都有太多的放不下,更何况,自己的生命和灵魂都已经……

    “苏拉。你怎么不吃?很好吃啊!”叶音竹的话将苏拉从思绪中拉了回来。

    她勉强一笑。道:“你喜欢吃就好。我不饿,多吃一点。”一边说着。她夹起一块音竹最喜欢地糖醋排骨放到他碗中。

    “音竹。”正在这时。海洋突然从门外走了进来,正好看到苏拉夹排骨给叶音竹的一幕,那一刻她觉得自己似乎有些眼花了,因为她从苏拉眼中看到了太多地温柔,心中升起一丝不安地异样。快步走到叶音竹和苏拉面前。

    “海洋。你吃饭了么?来,一起吃吧。”叶音竹热情的招呼着海洋。

    海洋摇了摇头。道:“不了,你吃吧,苏拉的手艺还是那么好,我是想到了一个更好锻炼我和蓝精灵姑娘们神音魔法地方法。想和你商量一下。”

    叶音竹一边吃着美味地饭菜。一边微笑道:“那你说吧。”

    海洋深吸口气,将刚才心中那一丝异样尽量收敛。“音竹。我打算与长老们训练新兵的时候进行合练,我们主要通过弹奏《培源静心曲》来提升自己的魔法力,这样一来。我们的乐曲也能同时帮助战士们。让他们更快地恢复。也能有更好的训练效果。”

    叶音竹眼睛一亮。“这真是个好主意,不但有你说的这些好处。还能更快的让你们的神音魔法与战士们融合,不错。我赞成。”

    海洋得到叶音竹地赞许,心中明显舒服了许多,拉过张椅子在叶音竹身边坐了下来。

    苏拉看了海洋一眼心中暗叹,他毕竟还是她的,自己终究只是一个过客而已。站起身,道:“你们先吃吧,音竹我去收拾一下东西。明天好出发。”

    叶音竹奇隆的道:“你有什么好收拾地,我没记得你还有什么行李啊!”

    苏拉有些尴尬地看了海洋一眼,没说什么,但还是走了出去。叶音竹这才明白过来。她似乎是不想打扰自己和海洋。

    “苏拉好像有点隆。”苏拉走出去后。海洋低声向叶音竹说道。

    叶音竹一愣。“你指什么?”

    海洋摇了摇头,道:“我也说不好。只是觉得他好像和以前有点不一样了,刚才我看到他看你地眼神,那似乎并不是朋友之间的注视。他似乎很关心你。甚至……”说道这里。她停了下来,她当然相信叶音竹不是有那种爱好地人,她怕的是苏拉……

    叶音竹早已不是当初那个单纯的小男生了,顿时明白了她话语中的意思。笑着用筷子在海洋头上轻敲一下,“你想什么呢?我和苏拉是好兄弟。海洋,你地心可不纯洁了哦。”

    海洋噗哧一笑。道:“也不知道是我们谁不纯洁了。我可什么都没说,是你自己乱想吧。明天真的要你亲自去么?”

    叶音竹点了点头。道:“没有人比我更熟悉死神三百,只有我知道他们需要什么样地座骑。不亲自去一趟我不放心。”

    海洋想说什么。但又忍住了。低下头,轻靠在叶音竹肩膀上,“一路小心,音竹,我……”

    叶音竹似乎意识到了她要说什么,“海洋。时间也不早了,你先去休息吧,我吃完饭就要修炼了。身体虽然恢复,但上次强行使用超神器,还是令我的精神本源收到了一定地损伤,需要一段时间才能修复过来。”

    海洋抬起头,看向叶音竹,叶音竹也正在看着她,两人目光相交。叶音竹的目光立刻闪开,重新落在饭菜上,更快地吃了起来。

    海洋心中暗叹。音竹,你是在逃避我么?还是你根本就……。她不敢想下去,但心中那种担忧的感觉却更加深了几分。不过。她很快就释然了,自己早已经做出了决定。就算他真地不要我,我的心也已经是他的。也只会是他地,心中略微有些凄然。隐去脸上那层白光,露出绝美容颜。低下头。凑到叶音竹脸庞,当叶音竹感受到那淡淡地香气时。只觉得脸颊上微微一惊。海洋已经像受惊似地小兔子一般跑了开去,“音竹,明天我不送你了,我怕我受不了……”

    摸着自己脸上刚才被海洋亲吻地地方。叶音竹心中一阵迷茫。没有人会不喜欢温柔的女孩子,他也不例外,对于海洋。他始终有着一种莫名地感情。是怜惜或者是其他什么。他知道。自己是喜欢海洋地。但这种喜欢达到了什么样地程度他自己也不清楚。

    对不起,海洋。我还没准备好。我还不能真正的接受你的感情,或许。是我经历的事情太多太多了吧。我还没时间去考虑这些,想到这里。叶音竹眼中流露出的光芒已经变成了歉然,他知道,在感情上,自己是亏欠海洋的,爱是深深地喜欢,喜欢是淡淡地爱。或许,什么时候自己对海洋地喜欢升华到爱的那个层次时,也就是自己真正和她在一起地时候了吧。不知道为什么,在这方面。自己似乎一直在等待着什么,或者说是心里多了什么,可自己却始终抓不住那种感觉。而当初在遇到黑凤凰之后。这种感觉就变得越发强烈起来。也更加清晰,只是和黑凤凰在一起的时间还是太短了,令自己无法真正抓住这种感觉中的奥秘。

    “苏拉?”叶音竹抬头时,正好看到苏拉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大厅门口,她地脸色略微有些苍白,正呆呆地看着自己。却一言不发。

    “我打扰你们了么?”苏拉轻声道。

    “不。当然没有。”叶音竹吃掉最后的几口饭菜。

    苏拉走到叶音竹身边坐了下来,“为什么还不接受海洋地感情呢?她是一个好女孩儿。我看得出,她的心早已拴在了你地身上。”

    叶音竹苦笑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始终觉得,自己心中似乎还有什么。阻隔着我去喜欢海洋似的,似乎还有一个更重要地女人在我内心最深处。只是。我说不出这是为什么。真的是黑凤凰么?可是。在七国七龙排位战之前,我从来都没见过她。”

    苏拉突然抬起头,似乎决定了什么似地注视着叶音竹,道:“音竹,你真的喜欢我师姐么?如果是地话,我想,我可以给你做媒。”

    “啊?”叶音竹一呆,“不。苏拉。我不知道,黑凤凰是蓝迪亚斯公主。她怎么可能和我在一起。更何况。她还是法蓝的人。她不会选择我的,我甚至不知道还能不能再见到她。”

    苏拉有些激动地道:“这些都不是问题。我只是问你,你是不是真地喜欢黑凤凰。喜欢我那位师姐。”

    叶音竹低下头,他突然发现自己的心牵动了一下,“我想。我是喜欢她地,那种一见钟情的感觉令我刻骨铭心,但我却不明白为什么会对她产生这种喜欢。我有些茫然,而且,海洋在我心中占据着重要地地位,我也是喜欢海洋的。我甚至不知道我喜欢她们二人谁更多一些。”

    苏拉气道,“你们男人总是这样,见到美女就都会喜欢。”

    叶音竹摇了摇头,道:“不,不是地,那种喜欢和你说的喜欢不一样。

    比如香鸾学姐,她很美,米兰魔武学院第一美女,我也喜欢她。但对她的那种喜欢是一种欣赏的喜欢,安雅姐姐也很漂亮。我也喜欢她,但对她地喜欢却是姐弟之间的亲情。只有海洋和黑凤凰。带给我的是那种异样的感觉。或许这就是爱地感觉吧。可她们两个也不一样。海洋就像可以滋润一切地水,慢慢地浸入我的心。浸入我身体地每一个地方。而黑凤凰却像是烈火。瞬间燃烧着我地一切,那刻骨铭心地感觉来到地更加强烈,也更加猛烈。”

    苏拉咬了咬牙,“音竹,那如果在师姐和海洋之间让你选一个的话。你会选谁?”

    叶音竹苦笑道:“我不知道。或许,我会选择海洋吧。因为我并不知道黑凤凰对我是什么感觉。或许我对她只是一厢情愿的单相思。但海洋却是我绝不能伤害的。对于海洋的喜欢。更多地是怜惜和呵护。我会用一切力量去保护她不受到任何伤害,我自己就更不能伤害她了。”

    苏拉叹息一声。但她眼中却并没有流露出失望,因为她知道。这是叶音竹能给出最好地答案,如果他因为只见过几面的黑凤凰就决定放弃海洋。那他就不是叶音竹了。一个男人,如果连一点责任感都没有。那他还是一个真正的男人么?“音竹。师姐是喜欢你地。就像你对她地一见钟情一样,她对你也是一样。但是。你的选择是正确的,你应该选择海洋。因为师姐有太多的苦衷无法和你在一起。她地生命和灵魂。早已不属于自己。”

    “什么叫生命和灵魂不属于自己?”叶音竹愣了一下,回想着黑凤凰眼中地冰冷。和那偶尔流露出地伤感。他地心突然剧烈地疼了一下,胸口处仿佛哽着什么东西似地说不出地难受。

    苏拉摇了摇头,道:“别问了。有些事情你还是不知道的好。”

    叶音竹突然道:“苏拉。替我和你师姐做媒吧。”

    “你,你说什么?”苏拉吃惊地看着叶音竹。“你刚才不是还说,你会选择海洋么?”

    叶音竹眼中流露着执着地光芒,“不论你说我滥情也好,骂我其他地也好。我希望能够同时和海洋、黑凤凰在一起。我突然想明白了。不知不觉中,黑凤凰在我心中已经占据着越来越重要地地位。虽然只有那数次见面,但那一见钟情地感觉我怎么也无法割舍,如果我试图去忘记她和海洋在一起。对于海洋来说反而更不公平。我地心。在与黑凤凰分别前地那一刻。已经分割成了两部分。我不知道这样做到底对不对,但我不希望海洋伤心。也更不希望黑凤凰痛苦。但我却明白。这两份不同的感情都是我无法割舍地,既然如此,与其痛苦的去抉择。去伤害一个人。还不如让她们都和我在一起。如果她们有任何一个人不愿意的话。我宁可终身不娶。”

    叶音竹是在苏拉告诉他黑凤凰也喜欢他的情况下才做出这个决定地,从苏拉的语气中他听出了黑凤凰地无奈,感受到黑凤凰必然有什么不妥地地方。一见钟情,这个词汇地存在是有它地意义的,叶音竹深信自己的第一感觉。不会错的。自己真地爱上了黑凤凰。

    苏拉眼中流露着震惊的光芒。半晌才恢复了平静,有些嘲弄似的看着叶音竹,“现在是两个。那你以后再看上第三个女人的时候。会不会又变成了三个、四个甚至更多?”

    叶音竹摇了摇头,“我的心已经封闭了,苏拉,你知道么。每当我想起这方面的事情时,我就会有种很特殊地感觉,我想尝试着去爱,可是。我真地没时间去爱啊!难道你认为。成为现在这样的琴城领主之后,我还有心力去招花惹草么?今天我对你说地这些,只是我一厢情愿地想法,或许我有些冲动吧,但这真地是我能想到的最好的结果,可能是因为我还小吧。海洋和黑凤凰地年纪世.都不大,或许。再过些年我们之间的关系还会有一些变化,现在说这些还都是太早了。”

    苏拉低下头。没有开口,她地心有些茫然,和海洋一起都嫁给他?自己给自己做媒么?只要能和他在一起。自己还会计较那么多么?可是,现在自己连与海洋共享他的机会都还没有啊!音竹、音竹,你可知道,你可知道我比你更要痛苦十倍么?

    叶音竹回到自己的房间中修炼。苏拉就住在他隔壁。或许是因为两人曾为室友地关系,音竹一直对苏拉都非常信任。

    盘膝坐在自己的床上,叶音竹嘴角处流露出一丝苦笑。“今天自己这是怎么了。竟然和苏拉说要同时娶两个妻子地话,这是不是太可笑了?虽然娶多个妻子在大陆上任何国家都是允许地,可是。海洋和黑凤凰真地会同意么?在感情方面。谁不是自私地呢?但自己又能如何选择?算了,不想了。现在想这些有什么意义。或许,当自己下次再见到黑凤凰的时候,这些问题就会迎刃而解吧。”

    叶音竹不知道的是。当下一次,他再见到黑凤凰的时候,这个问题却变得更加复杂和混乱了。而且那时地他才明白什么是爱地痛苦。

    清晨。叶音竹没有再通知任何人,当紫和明来到领主府后,他立刻发动了当初刻画在这里的传送法阵。

    淡淡地紫色光华虚悬于领主府大厅半空之中,紫光缭绕。将叶音竹、苏拉、紫和明四人地身体笼罩在内。达到了紫微琴心二阶之后,现在再使用这魔法阵对于叶音竹来说已经构不成任何负荷,紫光闪烁之中。下一刻。他们已经悄悄的消失在领主府内。

    “杀——”伴随着西多夫前指地长剑。米兰大军}凶涌的朝蓝迪亚斯军队扑去,战争在数天前终于开始了。或许是因为准备的时间太长太长。从战争一开始。就进入了白热化状态,伴随着米兰帝国和蓝迪亚斯帝国的正式开展,战争已经蔓延到龙崎努斯大陆每一个国家的边境之中,就算是阿卡迪亚王国。也在蓝迪亚斯地要求下派遣出了自己的军队加入到蓝迪亚斯地阵营之中。

    谁都知道。这场战争地时间并不会短,是一场真正地消耗战,而各国所结盟地龙城也很有默契地并没有参与到这场人类地战争之中,当然,龙骑将除外。

    蓝迪亚斯帝国的军队数量并不比米兰帝国多。但装备上却要比米兰帝国还要精良,除了法蓝以外。整个大陆都陷入了一片混乱之中。突然爆发的战争,遭殃的是平民。

    生灵涂炭随处可见。尤其是各国边境的一些城市,此时都已经进入了战争特有地慌乱之中,平民的大迁徙。各种军队地不断调配,令整个龙崎努斯都乱了起来。而谁也没有注意到。就在这席卷大陆地混乱之中。北方那片大山中地琴城,正像一颗新星般冉冉升起。

    “极北荒原还是这么冷。”叶音竹呼出一口白雾。通过传送法阵,他们四人已经出现在了幽冥雪魄居住的洞窟之内,不过,现在寒冷对于他们来说,已经构不成什么威胁了。四人中。以苏拉修为最弱,至少叶音竹是这么认为的。所以在出发之前。他特意找了一件厚实的裘皮大衣送给苏拉。

    “参见琴帝、紫帝两位大人。”冥辉、冥月夫妻正好在洞窟之内。感受到传送法阵的能量波动。他们就知道是谁来了,赶忙上前拜见。

    叶音竹微微一笑,道:“两位前辈不必客气。”

    苏拉冥辉夫妻是见过地。但明他们却还是第一次见到,虽然明已经收敛了自己地气息,但冥辉夫妻都是九级魔兽,又是幽魂类魔兽。对于气息的感应极其敏锐,他们明显发现明的气息不在紫之下,冥辉试探着问道,“琴帝大人,这位是?”

    明憨厚地一笑,人形状态的他独目变成双目,和普通人并没有太大地区别。“你们好。我叫明。”一访说着。他脸上的双目缓缓合拢。一道雷电的光芒从其上闪过,顿时令这冰窟内亮了一下。

    “山岭巨人——”冥辉夫妻同时惊呼出生。下意识地退后两步,“参见明帝大人。”他们怎么也想不到,在叶音竹身边居然会又多出一位神兽,而且从明身上散发地气息来看,明显是成年的山岭巨人。这个消息对他们来说实在太震撼了。

    在魔兽们眼中,神兽就是最高地存在。哪怕是九级魔兽,看到十级地神兽也只有点头哈腰地份。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琴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