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三章 法蓝监察官(上中下)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琴帝

    听叶音竹如此痛快的就答应了自己的条件,妮娜顿时笑了,“好孙子。现在我真正相信你地诚意了,努力建设你地琴城吧,在某些装备上,只要米兰富裕,我甚至可以偷偷帮助你们,现在对你们来说,最重要地是十年之后法蓝开启封闭之后你们将如何对付。六道之决可以维持六年地时间,六年后你甚至可以再来一次六道之决。将这个时间拖延,但当法蓝封闭期结束。他们是不会放过东龙帝国和你这琴城的。十年时间。能否与法蓝抗街。就要看你们的发展了。从我的角度来看。我到希望米兰永远与琴城结盟。至少在我看来。琴城比佛罗那样的王国还要好地多。”

    “法蓝。”听到这两个字,叶音竹眼中的光芒明显变得强盛起来。他知道。恐怕没有人看好琴城的未来。十年地时间虽然不断,但琴城真的能够发展到可以和法蓝抗街的实力么?这几乎是不可能的。法蓝七塔地七位塔主,那可都是次神级地实力啊!法蓝十二圣骑士军团,更是一支可以横扫龙崎努斯大陆的军队,但叶音竹不服,他知道,自己并不是完全没有机会地。

    眼中寒光缓缓收敛,叶音竹脸上重新出现一丝微笑,主动握住妮娜地手,道:“奶奶。现在正事谈完了。您是不是也该坦白了?您瞒的我好惨啊!”

    妮娜笑道:“你是说我的实力么?别说是你不知道。就算是秦殇也不知道我真正地实力如何。要不是这六道之决,恐怕我还会隐藏下去。”

    叶音竹道:“不止是您地实力。我还要听您和秦爷爷地故事。你们既然相爱,当初为什么不能在一起呢?”

    妮娜叹息一声。道:“有很多事情是身不由己的。并不是相爱就一定能在一起,在爱的同时,还有许多我们无法控制地事,即使实力再强。也无法避免这些身不由己地麻烦。”

    站在一旁地苏拉轻轻的点了点头。似乎在赞同着妮娜地话。只不过现在叶音竹和秦殇的目光都集中在妮娜身上并没有注意到苏拉地表情。

    仿佛陷入了回忆之中,妮娜缓缓的道:“今年我六十九岁,你秦爷爷七十六岁,故事要从六十年前说起。在说这个故事之前,我先告诉你我另外一个身份吧,到了现在。也没有什么好隐瞒地。法蓝有七塔,在外界看来,法蓝七塔塔主就是法蓝地主宰。但他们却并不知道,法蓝真正地统治者是八个人。除了七塔塔主之外,还有一名与七位塔主地位等同的监察官。而这位监察官身兼另一个职位,那就是法蓝十二圣骑士团团长,名义上掌握所有法蓝除魔法师外的武装力量,我就是这一代地法蓝监察官。”

    “什么?”叶音竹目瞪口呆地看着妮娜。就连一旁地苏拉也惊呆了。只有秦殇还能暂时保持平静。

    原本叶音竹在见识过妮娜地实力之后还以为除法蓝之外外界还有次神级强者。可此时看来,连妮娜也是出身于法蓝的,而且还是地位崇高地监察官,一时间。无数疑问出现在他脑海之中。

    “什么都不用问,我慢慢告诉你。还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就遇到了我地老师。也就是法蓝上一任的监察官大人。法蓝十二圣骑士团团长,师傅他老人家对我非常好,本来我在皇宫中是一个无忧无虑地公主。是师傅的到来。让我接触到了武技真正地奥义,在我九岁那年。师傅认为我已经有了足够的根基。就带我回法蓝。进行十年地闭关修炼。十年时间眨眼流逝,当我离开法蓝地时候。已经十九岁,师傅命我返回米兰帝国,从此开始在外面的历练,那时候的我还远远没有现在这样地实力。就算和你相比也有所不及。你才是真正的天才。你也去过法蓝。应该知道在法蓝修炼对于魔法师来说有着事半功倍的效果。同样地,在法蓝一些特殊地方修炼。对武士同样有着极大地好处。”

    叶音竹心中微动,看看妮娜再看看秦殇,“您就是那时候遇到秦爷爷地吧。”

    妮娜脸色微红。瞥了身边地秦殇一眼。“可不就是在那时候遇到了他,那时,他像一个吟游诗人,一袭白衣一张古琴……”说到这里。她明显有些羞涩地说不下去了。

    秦殇嘿嘿一笑。道:“你秦爷爷年轻的时候还是很帅地。我们如何在一起这段你就不用听了。反正就是我们俩情投意和。彼此看上了对方。那时候,我们都不知道彼此地身份。我更不知道妮娜隐藏中地法蓝身份。”

    听着秦殇地话,妮娜仿佛又回到了当初,有些迷蒙的道:“那是我有生以来最快乐地一段时间,大约一年左右,秦殇陪我一起回到米兰城。我并没有告诉他我在米兰的身份。每天他都弹琴给我听。而我也是因为他地关系真心喜欢上了音乐,选择最适合与琴合奏的箫作为我地乐器,每日琴箫合奏,每日看那日出、夕阳,我们游遍了米兰城周围所有地景点,我发现。我已经爱他爱的无法自拔。终于,有一天我忍不住告诉了他我在米兰地身份,可就在那第二天,他却走了,只给我留下了一封信。”

    妮娜恶狠狠的瞪了秦殇一眼。右手用力地掐了他一下,秦殇的神色顿时变得古怪起来,但在叶音竹和苏拉面前又要维护自己的面子强忍着不让自己叫出来。

    “这老混蛋在信中说,他只是一介平民而我却是米兰公主,他虽然心中爱我,但却高攀不起。我们并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之类云云,当时我险些被他的留信气死。难道我爱他还会在乎他地身份么?我对他地爱会因为我们之间地身份差距而改变么?”

    一边说着,妮娜狠狠的等着秦殇,眼中寒光闪烁。将自己心中地话都说了出来。

    秦殇苦笑道:“你现在应该知道,当初我说的身份差距也只不过是个借口而已,我是东龙八宗地人,而你却是米兰帝国公主。再怎么说米兰帝国也是当初西龙帝国分裂地产物。如果我和你在一起,作为琴宗宗主,我怎么向其他各宗和太上长老们交代?我也是没办法,你以为当初我选择离开地时候自己心里好受么?”

    妮娜地脸色略微缓和了一些。“如果那一次你离开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在我面前的话,说不定。我们也就那么过去了。毕竟,时间是可以冲淡很多东西的,至少在那时候我们之间地爱还算不上刻骨铭心。”

    秦殇颔首道:“是啊!我正是因为看到这一点,才下定决心长痛不如短痛。斩断我们之间的感情,可谁知道后来却又发生了那么多事。”

    叶音竹忍不住追问道:“那后来又发生了什么呢?”

    妮娜道:“随着时间地过去。距离我当初和老师约定返回法蓝已经越来越近了,于是我决定到大陆各国去游历一翻,一方面是增长见闻,另一方面也是让自己尽快将这个负心汉忘掉。于是,我从米兰城出发。第一站就去了阿斯科利王国,或许真的是命运将我们拴在了一起吧,当我来到阿斯科利王国仅仅三天地时候,就又见到了他,见到了这个老混蛋。”

    “啊?”叶音竹愣了一下。看着秦殇和妮娜。一时间说不出话来。两人之间地关系,还真是复杂。

    秦殇低着头不吭声。似乎是知道自己对不起妮娜似的。

    妮娜继续道:“这一次我再见到地。却是重伤的秦殇。原本在遇到他之前。我曾经想过许多许多要对他报复地办法。也发誓放弃对他的爱。这样胆小如鼠。面对困难就选择放弃的人。根本就不值得我去爱。我地性格一向是刚强的。可是。当我看到他在一圈人的围攻下倒在血泊之中。看着他那濒死时依旧流露出的优雅。看着那折断的古琴时。我的心却软了。”

    “妮娜,是我对不起你。”秦殇深深的叹息了一声,他的声音已经有些因为哽咽而颤抖了。

    妮娜看着秦殇眼中深深地愧疚。轻轻的摇了摇头。“我提起这些并不是要再责怪你。现在一切都已经过去了,我们好不容易才终于可以抛下一切重新在一起,我告诉你这些,也还是要告诉你一个秘密。你也继续听下去吧。”

    秦殇有些茫然地点了点头。

    妮娜道:“我救了秦殇。就在当时阿斯科利首都旁地一座小村庄中暂时租了一件民房住了下来。那次,他伤的真是很重,就算是最好地光明系法师也无法治好他的伤势,只能依靠他的身体素质慢慢将养,当他从昏迷中清醒过来地时候,已经是十天之后了,那时,他看到救了他的人是我,竟然拒绝治疗。我好不容易才劝说他。好像当初他不辞而别受伤害地反而是他似的。要不是看在他当时有伤地份上,我真想一走了之。”

    秦殇偷看了妮娜一眼,道:“可你还是舍不得我。”

    妮娜没好气的道:“是,是我舍不得你,谁让我……。不许再插话。否则我就把你轰出去。

    “好。好。我投降。”

    妮娜道:“他养伤整整养了三个月才完全恢复过来。我们也在那民居中整整住了三个月,从最初地尴尬,到恢复以前的一切。甚至到后来更加刻骨铭心地爱恋,终于。在一个雷雨交加的夜晚,在喝了些村民赠送的米酒之后。我们偷吃了禁果。”

    站在一旁地苏拉有些好奇地问道:“妮娜主任。禁果是什么果?”

    妮娜脸色大红,“你这小子。回头问音竹去。”

    音竹挠了挠头,道:“是啊!奶奶,禁果是什么果?我也没吃过。”

    妮娜实在有些无语。扭头看向强忍着笑意的秦殇。怒道:“你解释给他们听好了。”

    秦殇嘿嘿笑道:“所谓禁果。指的就是男女之间发生那最后一层关系地意思。”

    叶音竹和苏拉这才明白过来,两人对视一眼,叶音竹有些尴尬。而苏拉地脸色却已经是一片通红。

    妮娜毕竟年纪大了。虽然心中也有些羞意,但并没有年轻人那么明显。“可你们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吗?当我第二天一早醒来,本应该沉浸在甜蜜中地时候。却突然发现,秦殇这个老混蛋又走了。又给我留下了一封书信,这一次。他甚至连原因都没有说。只是让我自己多保重。”

    “啊?”这一次,连叶音竹都觉得自己地秦爷爷有些过分了。

    秦殇轻叹一声,道:“你以为我想走么?其实,我那时候虽然深深地爱上了你,但一直都把持着自己不敢与你发生过于亲密的关系。可是。那天晚上喝醉了心中积蓄地感情如同山洪倾泻一般爆发出来,与你还是发生了关系,就在我打算放弃一切。甚至不管八宗中人的眼光和责怪。甚至放弃这琴宗宗主也要和你在一起地时候。你却在朦胧中说了一句让我怎么也无法接受的话。”

    妮娜愣了一下。“我说了什

    秦殇道:“你在梦里说,要带着我一起回法蓝去,去见你在法蓝的老师。让他为我们主婚。”

    “什么?”妮娜震惊的看着秦殇,她终于明白为什么秦殇会在刚与自己发生了如此关系之后还选择离开了,就算他能接受自己米兰帝国公主地身份,可怎么也不可能接受自己出自法蓝地来历啊。东龙八宗的真正目标就是法蓝,怎么说。秦殇身上也流淌着属于东龙地血液。

    “原来是这样。原来竟然是因为我说了这样一句话你才离去,我那时还以为你真地是一个无情地人,那一次。你也伤透了我的心。你说地这些我都不知道。在心如死灰之下,我回到了米兰。距离和老师约定返回法蓝地时间。还有整整一年,秦殇。你知道我要告诉你地秘密是什么吗?就在我返回米兰不久。我发现,自己怀孕了。”

    听到最后一句话。秦殇猛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眼中充满了不敢置信的光芒。看着妮娜,他的全身。无一处不在颤抖。“你。你说什么?”

    妮娜似笑非笑地看着秦殇。“你是我唯一地男人。你说我在说什么?本来。我根本不打算将这件事告诉你,因为我没想到我们还真地能走到一起,但现在,这个秘密已经没有再保存下去地意义了,音竹。苏拉。你们要记住,这件事无论如何也不能说出去,因为这关系到米兰皇室的声誉。更是米兰皇室一个更为重大的秘辛。”

    秦殇突然如同泄了气的皮球一般坐了回去,苦笑道:“是我害了你。难怪你终身不嫁,原来竟然出了这样的事。我可以想象你的父皇在发现自己最喜欢地女儿竟然未婚先孕后地神情。你一定受尽了屈辱和苦难,妮娜。我对不起你。也对不起我们的孩子。让他那幼小地生命还没有来到这个世界就已经夭折。”

    秦殇看着妮娜。眼中尽是痛悔地光芒,脸上老泪纵横,他那一向因为弹琴而稳定的双手此时已经颤抖的如同筛糠一般无法控制。

    “秦殇,别这样,谁告诉你我们地孩子没有来到这个世界上就夭折了?何况。我也并没有受过什么屈辱和折磨。”妮娜看着秦殇悲伤地样子心中是又高兴又心疼,高兴地是他心中真地如此在乎自己,可看他如此悲伤,妮娜又怎么会不心痛呢,从怀中摸出一块手帕温柔地替他擦着脸上的泪水。

    “你。你说什么?难道你将我们的孩子生下来了么?不。这不可能,你父亲他怎么会允许有这么一个孩子出现,对于皇室来说。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秦殇呆呆地看着妮娜。嘴上虽然这么说,但在他心中却也还抱有万分之一地希望,毕竟。他今年已经七十多岁了,谁不希望有一个自己的孩子。

    妮娜轻叹一声。道:“是地,我将那个孩子生下来了。在回法蓝之前,我从未对你说过关于帝国皇室地事,我地父亲一生中只爱我母亲一人,却只有我和两个姐姐三个孩子,就在我怀了你的骨肉那年,父亲经过御医检查,确定已经无法再生育,当也就是那年。父亲对外宣布了母亲怀孕。这件事,恐怕你并没有注意,音竹和苏拉还小。就更不可能知道了。但是。在十个月之后。当父亲对外宣布。米兰皇室终于有了继承人。西尔维奥出世就被立为太子地消息时。也正是我踏上前往法蓝路途的一刻。”

    秦殇有些不明白妮娜的意思,“你刚才说生下了我们地孩子,又说返回法蓝?难道你带着他去了法蓝么?”

    妮娜有些哭笑不得的看着秦殇。“你这个傻瓜。所谓关心则乱。你难道还不明白么?非要让我将帝国皇室的秘密亲口说出来不成?”

    一旁的苏拉突然用极其震惊的口气说道:“妮娜主任,难道。难道西尔维奥大帝并不是您的弟弟。而是您地……”

    这一下。秦殇和叶音竹几乎同时惊呆了。苏拉的大胆猜想联系妮娜所说的话,令他们吃惊的合不拢嘴。他们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如果如苏拉所说的那样,那这真的是米兰皇室最大的丑闻和秘辛了。

    妮娜叹息一声,“幸好西尔维奥像妈妈。继承了我地头发与眼眸颜色。如果像你地话。他就真地无法活下来了。当初。在我回到皇宫后发现怀孕时。很快就被父亲得到了消息,父亲并没有愤怒,他问我孩子地父亲是谁,我没有说,因为我根本不想提起你地名字,父亲后来给了我两个选择。一个。是立刻打掉这个孩子。我当然不同意。虽然我恨你。但孩子是无辜的,那是我在人生中的第一次或许也是最后一次的时候,和我唯一的男人爱地结晶,父亲给出的第二个选择却是我没想到地,父亲坦白的告诉我他膝下无子。在我们三姐妹中,我的两个姐姐根本没有任何能力,而我也在当初和师傅进入法蓝之后不可能继承他地皇位,于是父亲就说,当我生下这个孩子之后,必须立刻离开皇宫回法蓝去。而这个孩子不是我的儿子。而是我的弟弟。也就是未来米兰的继承人。毕竟。他身上流淌着我的血脉。”

    叶音竹失声道:“难怪我叫西尔维奥叔叔叫您奶奶。您从来就没有反驳过,原来我这样地称呼并没有错。那这么说,香鸾就是您和秦爷爷的亲生孙女,费斯切拉就是你们的孙子了?”

    妮娜苦笑着点了点头,“秦殇,我们有个孩子。他是米兰大帝。他身上流淌着米兰皇室的血脉,也同样流淌着属于你们东龙的血脉,退一步讲,现在地米兰帝国甚至可以说是半个东龙人在掌权。”

    秦殇木然道:“西尔维奥,他,他知道么?”

    妮娜点了点头。“当父亲将皇位传给他地那天,也是我重回米兰地那天,父亲将一切告诉了西尔维奥。并且告诉他,不论什么时候,都要听我地话,我从法蓝归来。将是米兰永远地支柱,在西尔维奥继位之后。在我全力的帮助下,将父亲那些野心勃勃地兄弟子侄全部排除在外,帮助西尔维奥成功继承了大统。他也没有让我和父亲失望,这么多年以来。励精图治,将米兰发展地井井有条。虽然这次面临的危机来自整个大陆。但我相信,米兰一定能够撑过去。”

    听了妮娜地话。叶音竹是彻底明白了现在米兰皇室高层的关系。西尔维奥是帝王,可眼前地妮娜奶奶就可以说是太上皇了。难怪她可以直接答应自己刚才提出地六个条件,没想到。在自己身边的人身份竟然如此复杂。先是海洋成了东龙皇室血脉唯一地继承人。东龙帝国地女皇。现在香鸾又成了秦爷爷的嫡亲孙女。这还真地让人有些难以接受呢。

    泪水再次从秦殇脸上滑落。“原来。我一直都不是孤单一人,原来我也有亲人,有为我含辛茹苦生下儿子地妻子。还有成为了一代帝王的儿子和孙子、孙女。人生如此。夫复何求。妮娜,你给我的太多太多,请受我一拜。”一边说着,秦殇站起身,不理妮娜地阻挡,固执地向妮娜拜了下去。

    妮娜很明白秦殇地脾气,也并没有强行阻止他。眼看着他这一拜结束才将他抉了起来,“傻瓜。你以后只要不再不辞而别。我就满足了。回头我回米兰的时候你和我一起走吧。我带你去看看我们的儿子,西尔维奥不知道问过我多少次自己的父亲是谁。我始终都没有告诉过他。现在。也是时候让他见见你了。”

    秦殇苦笑道:“我不配做他的父亲。我……”

    妮娜皱眉道:“行了。不要说了。让音竹看笑话么?你并不知道西尔维奥的存在。这也不能全都怪你。”

    秦殇道:“那后来呢?后来你回了法蓝之后发生了什么?我记得,我们再见面地时候已经是十多年之后了。”

    妮娜道:“你应该能想象的到当时我回到法蓝时是什么心情,怀着西尔维奥的时候,我地心情就没一天好过。或许。这也是为什么现在西尔维奥地身体情况并不好。甚至生下时大部分外貌都取了我们两个的缺点吧。当我生下他离开米兰城回法蓝地时候。身体已经处于最虚弱地状态,甚至比一个普通人还不如,回到法蓝。当老师看到我地样子时痛心疾首。老师说。他怎么也没想到这几年的历练会让我变成如此模样。在我离开的时候他只是认为我地实力足够去历练了,却忽略了人最重要的情关。老师并没有责怪我,在他的精心照料和开导下,我才逐渐恢复了生气。那时。老师已经四百多岁,马上就要步入半神级最后地关卡。走到生命尽头去了,老师说。监察官这个职位必须要有人继承,而我是他唯一的传人,但是因为我经过这次磨难元气损伤地太厉害,想要凭借自己的力量修炼成长已经错过了最好地时候。更何况我已经破了童身。就在我以为老师会放弃我再寻找一个弟子地时候,老师他却……”

    说道这里。妮娜地眼睛红了起来,“老师他将自己地全部斗气用一种特殊的方法传入到我体内,凝聚成一团。帮我重塑根基脱胎换骨,但他却因为失去了半神级斗气而离开了这个世界。是老师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和眼前这强大的力量,十五年,我用了整整十五年地时间才将老师传入我体内地斗气全部吸收。当我再次出现在大陆上地时候。回到米兰的时候,已经快四十岁了。回到米兰。我过了几年平静的生活。我那时候本以为已经忘记了你,可谁知道,当我再次遇到你的时候。我却发现,你在我心中烙下地身影从来都没有淡化过。”

    秦殇道:“那次。我是去米兰城只是向找个机会偷偷看你一眼。十多年过去了。我想,你或许早就将我忘了,也应该嫁人了。可谁知道,你竟然还是单身。”

    妮娜道:“你知道么,那次我再见你时。甚至想将你杀了,或许只有那样才能将你从我心中抹杀。可是。我实在下不去手,那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吧。也是从那时开始。我进入了米兰魔武学院当一名老师。一名神音系的老师,也是从那时候开始,西尔维奥逐渐成长起来。在我地帮助下渐渐成为了米兰最有权力地帝王。”

    秦殇哽咽道:“如果那时候我再多一些勇气。看到你的时候能放下心中所有地包袱,或许我早就知道儿子的存在了。这一切都是我地错。都是我地错。”

    妮娜抓住秦殇地手。“过去地都已经过去了。五十年了。风风雨雨五十年了。我们终于能够在一起。秦殇。你要是再敢不告而别。……”

    “不,不会地。就算你打我这次也不能将我赶走了。虽然我无法像你那样活上五百年,但是我会用自己人生最后地几十年一直守在你身边,偿还我当初欠你地一切。我想通了。我一切都想通了,只要你不嫌弃我,我甚至愿意为你脱离东龙八宗。哪怕只是永远守护在你身边。”

    妮娜笑了。眼含热泪的笑了,她知道,自己终于完完整整地得到了这个男人,虽然时过境迁。虽然错过了五十年地岁月。但是,他们也终于走到了一起。

    叶音竹和苏拉在一旁都没有开口。因为他们不想破坏眼前的气氛。叶音竹面露微笑。静静地为两位老人祝福着,而苏拉心中却升起更多地酸涩。虽然有些区别。但是。自己和当初地妮娜是多么相像啊!甚至自己还比不上她。至少她和秦殇还是彼此相爱的,而自己呢?在音竹眼中。自己只不过是他的好朋友。他甚至还不知道自己是女人。妮娜主任。您知道么?其实您是幸运地,至少您还有一位为您付出了生命的老师。可我的老师,却……

    想到这里,不知不觉中,泪水也同样布满了苏拉的面庞。叶音竹虽然看到了。但他自然认为这是苏拉被秦殇和妮娜地故事感动所致。并没有多想什么。

    二老不胜唏嘘,良久他们地情绪才逐渐平静下来。

    “好了,我们之间地故事也已经说完了,音竹,就在你清醒的三天前,蓝迪亚斯、波庞、波利三国已经正式向我方宣战,佛罗王国态度暖昧,虽然并未跟随他们一同宣战。但此时国内军队调遣异常。同时。兽人三大部落同时发动了攻势。不同地是。这次佛罗王国没有成为攻击的目标,战神要塞地兽人与雷神之锤部落融合在一起,同时攻击我北方军团,现在已经进入了鏖战状态,马尔蒂尼带领北方军团形成防御战线。坚守不出。不用问,这场战争是蓝迪亚斯早已经预谋好地,我甚至可以断定,蓝迪亚斯和兽人族也有勾结。否则兽人又怎么会这么巧地同时发动攻击还放弃了比米兰要弱小许多地佛罗呢?”

    叶音竹点了点头,道:“奶奶。这场战争的时间恐怕不会短。不过,您既然是法蓝的监察官。这次法蓝封闭。您为什么没有回到法蓝呢?而且,法蓝倾向于蓝迪亚斯。您应该早知道才对吧。”

    妮娜叹息一声。道:“我这监察官地身份说白了就是检查法蓝七塔塔主的作为是否按照法蓝最初的法则进行,表面上我是十二圣骑士团总团长,但实际上我根本无法调动圣骑士团一兵一卒,想要调动圣骑士团的兵力。必须要由七塔塔主和我。一同投票决定,虽然我作为监察官可以占两票,但七塔塔主却有七个人,那七个老家伙从来就没把我看在眼里。当然。他们也并不知道我原本是出身米兰,更是米兰帝国地公主。这次事发突然。法蓝封闭在我意料之内。但我却没想到法蓝竟然第蓝迪亚斯会如此支持,这点让我有些想不通。不过,只要有我在。蓝迪亚斯就别想越雷池一步。稍后我要先到北方军团前线去一趟。兽人太张狂了。我必须要给他们点教训。然后就去完成你所提出的六个条件,佛罗王国那边我会派兵暂时以防守态势拖住,你刚才说一个月是吧,一个月后。就看你的了。”

    叶音竹颔首道:“奶奶,一个月后。我一定会带领适合地人手出现在米兰与怫罗边境,您放心吧。六城地东龙血脉人类迁徙也麻烦您尽快进行。”

    秦殇和妮娜走了,他们显然有很多话要说。毕竟过去了这么多年,明天,他们就会离开这里。秦殇已经向叶音竹正式表示不会再管东龙八宗事务,琴宗本就只有他们师徒二人。由叶音竹全权做主就可以了,秦爷爷好不容易得到了来之不易的幸福。叶音竹自然全力支持他的选择,将一切责任都扛在了自己肩上。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琴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