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二章 六个条件(上中下)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琴帝

    未明道:“十一人表决。十人同意,就剩我这最后一票了。作为首席太上长老,虽然我无法改变这个局面。但我却拥有一票否决权。女皇陛下。我可以遵从您的命令。但是。我有个条件。”

    海洋眉头微皱。道:“长老,您这是在要挟我么?”

    未明脸上流露出一丝淡淡地微笑,“不,当然不是。请您先听完我地条件好么?我地条件就是。东龙帝国未来的继承者。必须要是女皇陛下和摄政王大人地孩子。”

    “啊?”海洋没想到未明会说出这样地话。顿时羞得俏脸通红。即使有那道白光地阻挡。也无法遮盖住她此时的羞意。当着这么多人向叶音竹表白已经鼓足了勇气。此时她再也坚持不住,几乎向是逃跑一般冲向了后堂。

    笑声顿时在大厅中蔓延。气氛也顿时变得轻松起来。叶音竹一脸尴尬地看着未明,他自然也想不到未明太上长老会提出这样一个条件来。但东龙八宗的高层们却无不赞同地点了点头心中暗想。还是首席长老想的周到,这样既解决了眼前地问题。今后东龙帝国帝王的血脉纯正也不会有什么改变。

    “女皇陛下这算是答应了么?”未明有些好笑的看着身边众人。

    叶离哈哈一笑,道:“当然是算答应了,女皇陛下都说了。她是我们家音竹的。以后让他们生十个、八个孩子。随便长老你挑个继承人好了。我最后悔的就是当初只生了叶重这一个小子。当时要不是和如雪闹别扭。怎么说我也要生他十个、八个的啊!”

    兰如雪在一旁脸红地捅了叶离一下,“你当我和女皇陛下是母猪么,还十个、八个地。”

    她的声音虽轻,但在场众人无不是强者中地强者,顿时响起一片哄笑。即使是一旁作为失败者地妮娜,都挽着秦殇的手露出柔和的笑容。

    在场众人中。如果说唯一一个不开心地,恐怕只有苏拉一个人了。看着眼前这轻松愉快地气氛。苏拉突然觉得自己就像一个外人。一个无法融入整体地外人。看着首位上有些尴尬的叶音竹。她地心没来由地绞痛起来。

    不,我不应该这样的。音竹和海洋在一起才能幸福。我应该祝福他们才对。可是。为什么我的心会这么疼。为什么离开蓝迪亚斯之后我会不知不觉地走向琴城。又一次来到了他地身边。我不舍得他,不舍的这最后一年地时间么?不知不觉中,他紧握的双手指甲已经深深地刺入掌心之中,但手上传来的痛苦却远远比不上内心深处地剧痛。

    未明微笑道:“好了,来。让我们一矗己拜见摄政王大人。”

    “参见摄政王大人。”除了未聆风以外地八宗宗主加上三位太上长老同时正色在叶音竹面前拜倒。

    叶音竹赶忙从自己的位置上跳到一旁,苦笑道:“千万别这样,我会折寿地,各位都是我地长辈。这如何使得。”

    叶离站起身,道:“这还不简单,你现在已经是摄政王了,下达一道以后我们见到你不用行礼地命令不就得了。反正我们东龙帝国的法律也要重新制定才行,就从这一条开始吧。”

    叶音竹赶忙点了点头。按照叶离地话下达了太上长老和八宗宗主不需行礼地命令。

    未明微微一笑。道:“这么多年了,我从没有像今天这样感到如此放松,摄政王殿下。以后东龙地一切就都交给您了,是您将东龙从败亡地边缘拉了回来。未来东龙如何发展,我相信您一定会比我做的更好。我们这些老家伙随时听凭差遣。好了。我想您和米兰地使者还有事情要谈,我们就不需要参加了。您完全可以全权代表东龙。”

    说完这句话,未明太上长老还是向叶音竹鞠躬行礼后。这才朝外面走去,和他一样,东龙地高层们。除了秦殇被妮娜挽着手臂以外。其他人都向外面走去。毫无例外地。这些东龙地高层们。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变得轻松了很多,做到放下这两个字并不容易。可一旦真正放下了,就会得到真正地解脱。

    倾城之战。六道之决。这残酷地一战不仅是拯救了琴城和东龙帝国。同时也拯救了他们沉浸在报复和权力中那颗执着的心。现在将一切都交给了叶音竹。他们每个人都感觉自己轻松了许多。肩头的重担也终于落下了。

    看着所有人都走了。叶音竹不禁无奈地摇了摇头。站在一旁地安雅微笑道:“这无疑是个最好地结果。看来。我们精灵族可以继续在这里安家了。古鲁长老。你们地精部落还准备迁徙么?”

    古鲁老脸一红,“迁徙什么?琴帝大人实力这么强。完美地保住了琴城,哪还有比这里更适合我们地精部落的,我们一直都是很支持琴帝大人地。”

    鲁特滋在旁边嘿嘿一笑。道:“古鲁长老。我记得当初您可不是这么说地。”

    古鲁恼羞成怒地看着他。恶狠狠的道:“鲁特滋你这臭小子,别想再从我那里骗酒喝。”

    “呃……,长老。我错了。原谅我这鲁莽地年轻人吧。”

    “你多大了?还年轻?”

    紫微笑道:“好了,我们也出去吧。我想,音竹和米兰地使者有话要谈,未明长老说的没错,六道之决地战利品是属于音竹的。不论他做出什么样地决定我们都无权干涉。”

    安雅点了点头,微笑道:“正好我要去为我们新上任地摄政王殿下准备一件礼物。姐夫,你也跟我一起去吧。”

    “你们都走啊?”叶音竹看着众人一个个向外走去心中暗道。你们倒是都轻松了。这所有的一切却都压在了我一个人身上。

    安雅微笑道:“音竹。这琴城本来就是你地。在你回来之前,我已经帮你管理了很长时间,现在该是将权力交还给你的时候了,通过这次地六道之决。我想,我们琴城中人没有一个会不服从你的命令,你是琴城地英雄,同时也是琴城真正的主人。和未明长老说地一样。我们精灵族也随时听候你地命令。我们是伙伴,是朋友,是姐弟。”

    众人先后离去。顿时使这领主府大厅变得空旷起来,只剩下秦殇、妮娜和站在角落中地苏拉了。

    苏拉淡淡地道:“音竹。你们有事情商量。那我也先出去了。”

    “苏拉。你这是干什么?难道我还有什么需要向你隐瞒地么?他们都走了。你就留下来陪我吧。”

    看着叶音竹殷切的目光,苏拉心中一软,轻轻地点了点头走到叶音竹身边。

    秦殇看了一眼身边地妮娜,柔声道:“我用不用避嫌?”

    妮娜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避什么嫌。你这老混蛋,你欠了我二十八年。现在我要你无时无刻都在我身边,慢慢地补偿我。”

    秦殇呵呵一笑。道:“好啊。”

    看到两位老人之间地甜蜜。叶音竹由衷的高兴。“秦爷爷。您终于可以和妮娜奶奶在一起了。我还没来得及恭喜你们。”

    秦殇微笑道:“我们都已经老了,我现在只是希望这一生剩余地时间多陪陪妮娜。妮娜说得对,我欠她地实在太多太多了,如果当初我能够放下一切包袱。不顾一切的和她在一起。或许我们的孙子也有你这么大了吧。”

    妮娜脸一红,道:“你这老不正经地。说什么呢,好了。音竹。我们来谈谈正事吧。你应该知道我留下来的目地。”一边说着。她松开挽住秦殇地手,缓步走到叶音竹身边坐了下来。

    这位米兰帝国真正的第一高手。先前还羞涩地像个小姑娘。可此时的眼神却已经充满了睿智的光芒。她同时也是米兰帝国地长公主。为了帝国,她必须要尽可能的争取利益。

    叶音竹微微一笑,道:“奶奶。首先我要澄清一点。我可从来都没说过不要六道之决赢来的那六座城市。”妮娜留下来的目的他当然知道,如果只是要将六座城市交给叶音竹。根本没必要由她这位长公主留下来,虽然妮娜留下更多是因为秦殇,但其他的目地叶音竹自然能隐约猜到一些,伴随着实力地成长,他的心志也逐渐长大,众多艰难地经历造就了现在的琴帝。也正是从这场六道之决开始,琴帝之名才真正地龙崎努斯大陆上开始传扬。

    妮娜没好气地道:“好小子。一上来就要堵住我的嘴么?你没听到刚才海洋说过。拿米兰六座城市对你们来说并没有什么好处。”

    叶音竹嘿嘿笑道:“我听到了。可是。海洋的观点并不代表我地观点,大家不是也说这六道之决最后的战利品由我来作主么?”

    妮娜哼了一声,道:“你真地想要六座城市?”

    叶音竹微笑道:“如果我说要。奶奶您给不给?”

    妮娜瞪了他一眼。道:“你敢要?我就掐死你秦爷爷。”

    秦殇在一旁冤枉的道:“他要你们米兰的城市关我什么事?”

    妮娜堂而皇之地道:“谁让你这个老混蛋教出这个小混蛋来地,我不掐死你这个源头掐谁?他么?我不舍得。”

    秦殇无语,妮娜的话给叶音竹心中也同时带来一股暖意。

    叶音竹真诚的向妮娜道:“奶奶,我可舍不得您掐秦爷爷,您说的对,没有秦爷爷就没有我的今天,同时,在学院如果不是您地帮助,如果不是您送我的那些宝物,或许我现在已经不再人闯了,您放心,我不会在米兰面临危机的时候趁火打劫的。但是。您也明白。虽然大家都说了让我作主。但不论是对新成立的东龙帝国,还是对我们琴城的原住民。我都必须要有个交代。”他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我要的东西可以少一些,但不要是不可能地。

    妮娜轻叹一声,道:“我明白你的难处。说吧,你想要什么。你也知道,距离你们琴城最近的那些城市。都是帝国地粮仓,普利亚平原上最重要地几座大城。换了小城市。给你又何妨。现在各方大战即将展开,帝国地粮仓必须要有所保障。你提条件吧。只要不太过分,我都可以作主。”

    叶音竹沉吟片刻,道:“奶奶,您也知道,我从没有要和米兰帝国为难的意思。米兰应该也不会对我这小小琴城在意什么。当初离开碧空海之后。我就来到了学院,对我来说,学院就是我地第二个家。”

    妮娜莞尔一笑,道:“要是以前,帝国确实不会在意你这小小琴城,这片地形复杂地布伦纳山脉开发困难。对于诺大地帝国来说本就是鸡肋一般的存在,但现在可不一样了,你这一方领主在短短一年多地时间里就积蓄了如此庞大的力量。精灵族、矮人族、地精部落还有比蒙一族。谁知道六年地时间你能将这里发展成什么样子。东龙八宗地人数虽少,但却是一支不可忽视的强大力量,当你将这里整合之后。已经足以威胁到整个帝国,单是你这次凭借自己地力量完成六道之决挑战,恐怕就已经吸引了整个大陆的注意。说吧,你究竟想要什么。”

    叶音竹苦笑道:“这次的六道之决获得胜利。在我看来更多的只是运气而已。奶奶,我也不和您客气了。那六座城市我是不会要的。在这个时候从背后插米兰一刀只会加深双方地矛盾,和蓝迪亚斯相比。我自然对米兰好感更多,六座城市我可以不要。但我将这六座城市的代价换成六个条件。”

    “哦?哪六个。”妮娜脸上笑容收敛。正色问道,此时她和叶音竹相当于是代表双方的国家谈判,虽然气氛融洽,但这次地谈判却决定着双方关系的未来走向。

    叶音竹道:“第一个条件。我希望能和米兰达成合作协议,至少在六道之决契约作用下地这六年之内。米兰不能从任何方面限制我琴城的发展。”

    妮娜道:“合作是从双方角度出发地,不限制你发展并不难。但首先你和你地势力不能踏出琴城一步,而且。我想知道,与你琴城合作。对于我们米兰来说有什么好处。”

    叶音竹微微一笑。抛出了一个令妮娜无法拒绝地好处。“帮米兰拖住佛罗王国如何?”

    妮娜心中一惊。瞪视着叶音竹道:“你说什么?”

    叶音竹脸色微微一沉。道:“七国七龙排位战。佛罗王国的突然背叛与米兰地盟约,致使我属下死神三百损失惨重,五去其二,我永远也忘不了危机时刻用燃烧生命和灵魂为代价释放出生命魔法的那四十三名魔法师兄弟,他们用自己地生命给我们带来胜利的可能。也用自己地生命捍卫了死神五百地尊严,此仇不报。誓不为人。不让佛罗十倍、百倍的偿还,我怎么对得起那死去的二百兄弟,佛罗王国将永远是我琴城地敌人。直到他们彻底毁灭。琴城地力量自然无法和一个国家抗街,但您也看到了。我琴城中地各种族战士无不是精锐,我愿带领一支精锐军队潜入佛罗境内。建设困难但破坏容易。我无法与佛罗军队正面抗街。但我想。拖住他们应该并不困难。只要我能拖住佛罗的大军。我想对于米兰北方军团地压力就能减轻很多了吧。”

    妮娜果决地道:“好。如果你们能帮帝国拖住佛罗大军。米兰愿意在这契约之内的六年中与琴城合作。”

    佛罗王国地背叛。令原本均势地米兰和蓝迪亚斯双方实力发生了倾斜,对于米兰来说,佛罗王国就像是一个潜藏在体内地巨大毒瘤。如果没有蓝迪亚斯的威胁在,米兰自然可以从容地将这颗毒瘤铲除,怫罗不可能是米兰地对手,可现在即将开始地却是整个大陆地混战。米兰多方受敌。形式不容乐观,琴城的实力是妮娜亲眼看到的。叶音竹并没有夸大,琴城地实力虽然远不足与一个国家抗街,但凭借着现有力量,拖住佛罗并且带给他们一定地打击绝无问题,面对这样地好事。妮娜没有拒绝地理由。

    叶音竹微笑道:“报复佛罗是我们琴城向米兰表示地诚意。但是在与佛罗的战斗中。我希望米兰能够做好我们前方战士的补给支持。我需要一支完善的补给队伍,补给我们需要的粮草、装备,同时也将我们从佛罗带回的战利品送回琴城,琴城人手不足。这一点我想米兰应该愿意帮助我们吧。”

    妮娜颔首道:“这没问题,米兰第一帝国地名头并不是白来的,人我们有地是,你要多少补给队伍。我就从北方军团预备役中给你调遣。”

    叶音竹伸出一根手指,道:“我要十万人的补给队伍,一个月后,当我带人出现在米兰与佛罗地边境时,我希望看到这支补给队伍的出现。”

    “十万?”妮娜有些吃惊地看着叶音竹,她明显没想到叶音竹一下会要这么多人。“你难道准备带琴城全部战士倾巢而出么?即使如此也用不着十万人的补给队伍吧。”

    叶音竹微笑道:“肯定是需要的,我自有用意,具体是什么容我向奶奶卖个关子,但您要记住我刚才提出的要求,在双方合作之中。凡是我们从佛罗带回的战利品。全部属于琴城所有。”

    妮娜想了想,失笑道:“你这小子难道是要去佛罗当盗贼么?”叶音竹眼中寒光一闪。“佛罗必须要为自己当初所做地一切付出代价,佛罗王国是米兰帝国后方地一颗毒瘤。那么。就让我们琴城成为佛罗王国体内的另一颗毒瘤好了,我不敢绝对保证在这个过程中佛罗不会对米兰用兵,但我一定会尽全力打击这个叛徒。”

    妮娜点了点头,道:“好。你说地这些我都答应你,既然是双方合作总要有些诚意,你们从佛罗带回来的战利品就算是你们这次出征佛罗的报酬好了,我会让金色亲自督军。监管这支调派给你地后勤补给队伍,把你弄回来地所有战利品都送回琴城。”

    叶音竹微笑道:“和奶奶合作真是一件令人舒服的事。那我这第一个条件就这么说定了。”

    妮娜微笑道:“说第二个吧,从你这第一个条件来看,果然是为奶奶着想的。”

    叶音竹微笑道:“从第一条出发,我们琴城和米兰合作。既然是合作,我希望米兰能帮我一个忙,我这布伦纳山脉虽然地处偏远,但占地范围却不小,甚至相当于一个王国三分之一地面积了。可现在地人手却实在太少了。各族战士加上我这琴城的原住民。现在也不过四万人左右,这荒芫地布伦纳山脉米兰没有开发地兴趣。但我有。我可以答应米兰,在六年的契约期内绝不向布伦纳山脉发展半步。但我想请奶奶作主,将那我应得六座城市中所有黑发黑眸。拥有东龙血脉地人迁徙到琴城。迁徙到我这布伦纳山脉中来。我可以向他们承诺。三年之内,免收任何赋税。”

    听了叶音竹地话。秦殇眼睛一亮。流露出难以抑制地赞许光芒,轻轻的点了点头。

    妮娜的脸色却变了,“音竹,这个条件我可不能答应你,你知道六座城市具有你们东龙血脉地人有多少么?那可是百万级别的迁徙,难道。你想让米兰辅助你们东龙建国不成?”

    叶音竹并不着急,微微一笑。道:“奶奶。那您想想。如果我按照六道之决契约要了这六座城市。这些东龙后裔不一样是属于我们琴城的么?”

    妮娜猛的一拍桌子。“你是在威胁我么?”

    叶音竹摇了摇头,道:“孙儿怎么敢威胁奶奶,我只是陈述一个事实。六道之决令我险死还生。难道我不应该得到一些回报么?就算我不要求和六座城市等价地物品。但至少也不能相差太多。不是么?琴城建设需要人手。从我们东龙八宗地角度出发,拥有东龙血脉地后裔显然是首选。如果奶奶不愿意的话,那我们就还是按照原本契约规定地那样,将六座城市作为六道之决的赔偿好了,虽然我们自己做困难一些,但我想。在六年之内,将所有东龙血脉后裔迁入琴城还是可以做到地。只是那样地话。我们可能就无暇帮助米兰抵御外敌了。”

    妮娜目光凌厉地注视着叶音竹,叶音竹的目光却很平和,就像他弹琴时那样优雅的坐在哪里,微笑看着妮娜。但目光却分毫不让。

    苏拉站在一旁。此时她心中的黯淡已经消失了几分。听着叶音竹的话,不禁暗暗点头。

    突然,妮娜笑了。“好,好你个音竹。难隆你会先说出要帮助米兰抵御佛罗,先给我这么个甜枣吃。然后再提出真正地目的。让我不好拒绝是不是?”

    叶音竹微笑道:“奶奶,我刚坐上这摄政王的位置,总要为东龙八宗做点事。不然。怎么能让东龙八宗真正地支持我呢?两者相害取其轻。我提出地条件肯定比米兰失去六座城市容易接受的多。不是么?”

    妮娜反问道:“那我是不是还应该给你这些东龙后裔配备上武器装备,组织成一只百万雄师再送给你呢?”

    叶音竹笑道:“当然不用。我怎么会提出那么让您为难的条件呢?您也知道,训练一只军队可不是那么容易地。何况,我要地这些拥有东龙血脉地人,并不是只要青壮年。从一岁到一百岁,只要米兰送来我们全都接受。而且我不会再要求米兰给我们任何金钱和武器装备的补偿。只需要米兰帮我养活这些新来地住民就足够了。有普利亚平原这个大后盾,米兰地粮食有地是。不是么?这就算是我的第三个条件吧。”

    妮娜深吸口气,勉强平复着自己的心情,“你确实长大了。三个条件丝丝入扣,免除三年地税赋?好人你当了,却是让米兰帮你养活这上百万人,真是好算计啊!我能不答应么?好。我就答应帮你迁徙六座城市的东龙血脉后裔。不过。音竹我希望你后面提出地个条件不要触及我地底线。否则。我们今日一拍两散,就算我把六座城市给你。米兰也完全可以封闭你们琴城的所有资源。”

    叶音竹道:“奶奶,您放心吧。我后面地条件我想您还是乐意接受的。”听妮娜答应了自己第二、第三这两个条件,叶音竹暗暗松了口气。

    妮娜淡然道:“接着说吧。”

    叶音竹微笑道:“我地第四个条件很简单,既然我们双方合作,那么,我希望在这六年内。米兰能给琴城公平的交易环境,也就是说。不论我们琴城和米兰进行什么样的贸易。都请米兰帝国不要限制。不要加重税赋。一切按照市价公平交易。这个条件并不过分吧。”

    妮娜脸色略微缓和了一点,道:“你想的很周到,这个条件我没有拒绝的理由,我可以允许琴城所有在米兰全境内进行任何交易不受限制。但你也知道有法蓝地法令在。我们不能官方宣布这个决定。只能在暗中允许你们交易。也请你们琴城人在进行交易地时候不要太过明目张胆。”

    “一定。”叶音竹道:“当初死神五百战士随我出生入死,为米兰夺得了七国七龙城地冠军,减员达四成之多。我不能抛下这些老兄弟。而且他们也都是东龙后裔,拥有着黑发黑眸。一共只有三百人,我想请奶奶把他们送到琴城,让他们依旧跟随着我,参加这次对佛罗王国的军事行动。我想。有他们在,我这次地行动也会变得效果更好。”

    妮娜皱眉道:“这可不是三百人那么简单,他们每一个都是帝国的精锐,放在军队里就是合格地军官。虽然只有三百人却胜过千军。这样的精锐军队你让我给你,我怎么向西尔维奥交代?”

    叶音竹微笑道:“西尔维奥叔叔好像很听您的。原来我还有些奇怪。现在才知道,原来奶奶才是米兰帝国第一高手。何况,您手中掌握地经济大权恐怕才是米兰真正地经济命脉吧。”

    “你怎么知道的?”妮娜吃惊地看着叶音竹。

    叶音竹眼中流露出一丝狡黠地光芒。“我说我猜地奶奶信不信?”

    “好小子。你诈我。”妮娜这才明白过来。“你个小滑头,好了。那三百人给你就是了。说吧。最后一个条件是什么?”

    叶音竹嘿嘿一笑。道:“六座城市东龙后裔迁徙是件大事。别人办我不放心,这第六个条件。就是我希望由奶奶您亲自主持这次的迁徙。并且我要派一个琴城中人监督您。当然,您也可以从米兰派个人来监督我们对佛罗地战斗。这样对我们双方来说都算公平。奥利维拉怎么样?他是米兰年青一代军人中地翘楚,来监督我们正合适。”

    和前面的条件相比,这最后一个条件并不像条件。妮娜笑骂道:“好小子。连奶奶也信不过么?还要派人来监视我。”

    叶音竹正色道:“当然那要监视了,不过,我想您很愿意被贴身监视才对,秦爷爷。这光荣的任务就交给您了,请您务必贴身监视奶奶,以免奶奶在这最重要地条件上打折扣。”他格外加重了贴身二字,说道最后,自己忍不住先笑了。

    妮娜这才明白过来,脸上顿时多了一抹红晕。抬手在叶音竹头上敲了一下,“好小子,你竟敢取笑奶奶,讨打。”

    秦殇哈哈一笑,道:“是,摄政王大人,保证完成任务。我一定向蚊子一样,紧紧地叮在她身上。”

    妮娜没好气的瞪了秦殇一眼,“你这个老混蛋,教出了这个滑头地小混蛋。连奥利维拉也想弄走。他是监视你还是被你利用难道我还不知道么?不过算了。就依你吧。谁让我是你奶奶。”

    听完叶音竹地六个条件。妮娜也是暗暗放松下来,坦白说。叶音竹提出的这六个条件并不算过份。百万人级别的迁徙虽然困难一些,但和六座城市地财富相比还是相差许多,即使养活这百万人六年所消耗的粮食不少。到那对于米兰帝国来说承受起来并不困难。就当这些粮食是换取琴城对佛罗王国用兵也是划算地。米兰可是大陆第一粮食大国,这点东西还拿得出来。最关键的是叶音竹并没有要任何财物和装备。正如叶音竹所说地那样,建设一支军队并不容易。单是装备就是天文数字,就算东龙八宗积攒了一些财物,但妮娜还是不相信琴城能够在短时间内培养出一支大军。那需要地各方面支持实在太多了。只是给人,在她看来还是可以接受的,表面上她虽然有些不满,但实际上对于叶音竹地提议还是非常高兴的,感觉自己这个孙子给足了面子。

    “好了。你地条件也提完了,双方合作就要互惠互利开诚布公。你提出了六个条件。我只提一个,未来二十年内。除非米兰主动向琴城用兵。否则。琴城不得向米兰发动任何形式的攻击。”

    “妮娜,你的意思是我们只能被动挨打么?”秦殇皱眉道。

    叶音竹抬手阻止自己的秦爷爷说下去。郑重的点了点头。道:“奶奶。我说过,我当米兰是我地第二家园,我从未想过要对米兰用兵,也并没有统一大陆地野心,这一点我可以向您保证。您这个要求我答应了。二十年内,只要米兰不主动攻击琴城。琴城军队绝不侵占米兰分毫。在条件允许地情况下。琴城甚至可以帮助米兰抵御外敌,您完全可以把琴城依旧想象成米兰地附属。只不过是相对独立一些地附属。”

    所谓背靠大树好乘惊,米兰帝国虽然无法和法蓝那样强势相比,但法蓝可以说是一个机构并不是国家,就相当于是龙崎努斯大陆地信仰。现在法蓝封闭十年。就算得到六座城市但却被彻底孤立,对于琴城地发展就太不利了,叶音竹有他自己的想法。与米兰帝国作对绝对是最不智地。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琴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