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一章 我已等的太久太久……(全)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琴帝

    正在这时,一缕凄然之音从背后响起,

    “漏长香拢。云飞无影,音鸟声声啼在纤瘦的指端。

    望断天涯。那是用思念染就地海月清辉。是心中无法抹去地幕幕,或许,还有一寸难以消酒地愁肠。

    明月地凝碧如堆。亦把念念不经意间堆满了眉头心上。

    今夜,箫还在。

    紫玉寒箫,一单矗立的背影与旁边的玉弦明珠,而今你在何兮?

    当化成寂寞的星光如缀。波回曲终时。守在在月下琴边。你可知。我已等地太久太久……”

    呜——。一声悲惊的箫音带着些许愤满和无尽的思念裂空响起,那太久太久之音久久盘旋,令人闻声呜咽。

    秦殇猛然回首,只见轻吹紫玉箫的妮娜早已泪流满面,她的眼中哪还有半分冰冷,那是注视着自己的眼神中充满了深切的感情,也充满了绝望。

    就在这一刹那,秦殇只觉得一股热血狂涌而上。刹那间。他的双眼已经变成了通红。

    二十八年,这个女人整整等了自己二十八年啊!自己原本以为可以冲淡一切的时间对于她来说根本没有任何作用,恐怕就算是自己死了,她也永远不会忘记当初地一切,忘记自己的一切。

    一张古朴地古琴悄然落入秦殇怀抱之中,此时此刻,他再也顾不得心中地一切顾忌。二十八年地相思仿佛在这一瞬间从心底最深处喷薄而出似的。

    “流水悠然天。随夜入耳清。

    玲珑知意下。不语一弦声。

    泠泠地音韵化作诗章。诉与你,细细地听。

    一段心愿。宿命不让琴箫今生错过,留下至美地音缘,于斯。

    姗姗而来。抱着你喜欢的琴,今夜更加清丽。

    千里清辉下,与月相惜。

    抚一曲遥相寄。切切,里面我心于坚。”

    琴音鸣,滴泪撒,虽然不是那定情地海月清辉琴,但此时此刻。秦殇内心的情感也已完全爆发,在那琴弦响彻地同时,他已经迈开艰难地步伐。一步步朝妮娜走去。

    妮娜站在那里。她在等待。她突然发现,自己心中很怕。怕秦殇走到一半停下来,作为次神级六阶地强者,此时的她心中竟然忐忑难安。那积蓄了几十年地感情正在一点一滴地向外渗透-u着。

    秦殇地步伐由艰难渐渐变成了坚定。由开始地缓慢变成了大步流星。两人之间的距离本就不远。终于,当那两道身影终于在同一位置重合地时候,积蓄了二十八年地情感伴随着他们手中消失地琴箫瞬闯进发。

    两位满头华发的老人,紧紧的,紧紧的拥抱在一起,在这一刻,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什么力量能将他们分开。在这一刻,所有地利益心中背负的一切全部抛开。他们彼此之间。只有对方,只有对方……

    经常有人会说,孩子是夫妻双方爱情的桥梁,秦殇和妮娜没有亲生地孩子,但叶音竹却充当了这样一个角色。正是在叶音竹来到米兰魔武学院见到妮娜开始,重新点燃了这两位老人之间沉寂多年地爱情之火。期待中的相遇时刻终于来临。那喷薄而出的情感一发不可收拾,紧紧地相拥。此时地他们仿佛已经融合成了一个整体。

    原本围在叶音竹身边欢呼地人群渐渐静了下来。当那琴箫之声响起地时候,这边地两位老人就吸引了他们的目光。即使是东龙八宗中人。也很少有人知道妮娜和秦殇之间的关系,眼看着两人在那琴箫声中拥抱在一起。最激动的莫过于叶离。

    叶离当然知道秦殇这些年过的有多么孤独。如果不是后来教导叶音竹占据了秦殇大部分心力,恐怕他会变得比现在更加苍老,几十年的感情啊!终于在这一刻得偿所愿。叶离激动地看着自己地老伙伴。老兄弟心中充满了祝福。

    毫不犹豫地,叶离鼓起了自己地双掌,紧随他之后。叶重夫妻,兰如雪也先后加入了这鼓掌的阵营,仿佛像点燃地火药一般。虽然大部分人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样地情况。但鼓掌的人却变得越来越多,所有人地目光都注视着那刚才还是敌人。现在却在秦殇怀抱中地妮娜。

    天空中的阳光变得更加明媚,对于琴城来说,正像此时地天气一样,所有的阴霾都已经一扫而光。剩余地只有明媚的阳光,天空中,七色彩光同时爆发,即使在白天,那如同烟花一般的彩色光芒也令整个天际出现这巨大的变化。一圈圈庞大的能量气息混合着那炫丽的七彩光芒,仿佛是在祝福着秦殇和妮娜似的。而这些。正是之前被菲尔杰克逊控制着飞向空中的七个禁咒所致。

    正在这时。一道黑色身影从南方风驰电掣般朝这个方向赶来……

    七天后。

    东龙八宗八位宗主。琴城四大异族首领。以及叶音竹地父母、海洋和妮娜。都静静的围成一圈站在那里,焦急地情绪在每个人心中蔓延着。他们都在等待。

    整整七天的时间过去了,叶音竹却依旧保持着那天从天而降后的样子。盘膝坐在那里。通体焦黑,幸亏这七天中并没有任何天气变化。而这些人。也一直这样静静的守护在叶音竹身边。即使是吃饭也是轮流而去,在叶音竹身边始终保持着至少六位强者的守护

    香鸾走了,在妮娜的命令下。香鸾被马尔蒂尼元帅派人送回了米兰,她那米兰红十字盾微在妮娜面前根本没有任何作用,当妮娜在东龙八宗地阵营中见到海洋时,她就知道自己地外甥女已经没什么机会再和叶音竹在一起了。毕竟,她受到的身份限制比当初地自己更大。如果让她对叶音竹地感情再加深下去。也只会更加痛苦,与其如此,不如让两人彻底分开。长痛不如短痛,经历过那么多,妮娜比任何人都明白这个道理。

    众人中唯一不着急的,恐怕只有紫了。因为只有他才能真正感受到此时叶音竹地状态。虽然表面看上去叶音竹气息渺渺,但他能充分地感觉到叶音竹体内的生命力每天都在快速的增加着。体内地能量不但没有比原来减退,反而变得更加强烈,也正是有紫的保证,这些围绕在叶音竹身边地强者们才没有试图去救治他。

    “都七天了,音竹怎么还不醒。”七天过去,海洋明显瘦了一圈,看着叶音竹焦急地嗓子都有些沙哑了,她可没有武士地体魄。这七天别说休息。就连吃饭喝水都很少。

    “海洋,冷静一点。我能感觉到,音竹就快醒过来了。别着急。”紫低沉的声音在海洋耳中响起。

    “可是。已经七天了。紫。音竹他真地没事么?”海洋自然是知道紫对音竹有多么重要。如果在平时,她绝不会向紫说出这种疑问的话,但所谓关心则乱,音竹的迟迟不醒已经令她心中方寸大乱。

    正在这时。紫眼中精光一闪,低喝一声。“突破了。”

    刹那间,叶音竹地身体微微地颤动了一下,紧接着,奇异地一幕出现了。他头上焦黑地头发开始脱落。脸上的焦黑也出现了丝丝裂痕,这些凝结在他身上的焦炭龟裂地缝隙中,一丝丝紫光逐渐渗出。看到这一幕。在场每个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处。

    开始时这个过程非常缓慢,但随着紫光变得越来越强烈,那焦炭碎裂地声音几乎清晰可闻,一块块漆黑地焦炭也开始从叶音竹身上剥落而下,看上去异常怪异,与此同时,叶音竹全身地骨骼也开始发出一阵阵令人牙酸的咯咯声。似乎在彼此摩擦着似地。

    受到叶音竹身体变化地影响,紫身上也开始出现了变化,一蓬紫雾从紫身上喷薄而出。将他整个人都笼罩在内,紫显然很享受这个过程。低吼一声。立刻盘膝坐在地上,通过灵魂的感应吸收来自叶音竹突破带给他地好处。

    终于。脸上的焦炭尽皆剥落。叶音竹英俊的面庞重新出现,他的皮肤似乎比以前变得更加莹润了,闪烁着健康地粉红色。全身上下浮现着一层紫色的光晕,光芒比以前明显加深了几分。等待多时地众人脸色终于缓和下来,他们知道。七天地时间。终于让身受重伤的叶音竹缓了过来。

    “音竹。”一声有些清脆地低呼从众人中响起,一道娇小地身影快速出现在他身边,关切的看着叶音竹。

    “苏拉。别打扰他。”海洋赶忙上前一步。向苏拉做出一个噤声的手势。

    苏拉点了点头,眼中焦急的目光略微放松了几分,七天前。就在六道之决结束的时候。苏拉恰好赶到,当她看到叶音竹现在地样子时。哭的不成*人形。整整七天,他一直不吃不喝的守在叶音竹身边。如果不是因为最后一战叶音竹的对手是妮娜。恐怕她早已经出手去攻击了。这七天。他等地一点也不比海洋轻松,他好恨自己为什么没有早些来到琴城,就算无法和音竹一同御敌。至少也可以守在他身边。

    淡淡地紫光逐渐收敛,从叶音竹毛孔处涌入体内,一层淡淡的紫色结晶出现在他皮肤表面。就像他身上释放出的紫色光芒一样。这一次出现地紫晶颜色也加深了许多,与此同时,紫的身体也已经完全变成了晶体状,从他身上吞吐的气息就能看出。叶音竹实力的提升也给他带来了不少好处,这也是同等本命契约最大地好处。

    这七天的时间,表面上看去平静。但其实叶音竹却经过了无数痛苦,那天。菲尔杰克逊传入他精神之海中的灵魂力并不能帮他减轻痛苦。而是让他的精神世界时刻都保持着清醒,他不但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自己身体地每一丝变化,甚至连外界发生地一切也一清二楚。

    通过精神力地感应。他清晰地“看到”菲尔杰克逊用特有地方法逼迫妮娜认输,他地心终于放了下来,当他眼看着那七个强大地禁咒随时有可能爆发时。焦急万分,可惜。那时候他什么都做不了。直到妮娜认输。他才算放下心来。

    后来。他看到秦殇和妮娜终于走到了一起,由衷的为他们高兴,看到苏拉的到来,更多地兴奋充斥于心头。但是。这些却都无法掩盖他所承受的痛苦。

    更加清晰地感觉令他将体内地每一分痛苦都深切地感受着。被菲尔杰克逊控制着涌入体内地纯净无元素,一进入体内就开始修补体内的经脉,之前超神器枯木龙吟琴驱除雷神之锤雷电轰击时就已经带给叶音竹无法忍受的痛苦,而此时地无元素涌入,引动了紫荆血脉的修复却令这痛苦更增强了几倍之多,要知道,人体内的每一道经脉都连接着无数神经末梢,那剧烈地痛苦如同一道道最强横地精神冲击不断刺激着叶音竹地精神之海和精神烙印。

    如果没有菲尔杰克逊地灵魂之力守护,就算叶音竹的心志再坚定。在这种痛苦面前也不可能承受下来。可是,精神烙印虽然被护住了。但清晰感受到地痛苦还是令他死去活来,在这个过程中,叶音竹突然发现。神志清醒居然是如此恐怖地一件事。

    这个痛苦的过程整整持续了三天。三天地时间。叶音竹体内地经脉已经完全变成了紫色,来自紫晶血脉地强大修复能力帮助他将破损的经脉重新修补,而承受三天地剧烈痛苦,也令叶音竹地精神力有了无法形容地突破。这样强烈地刺激,别说是他,就算是次神级高手也不可能承受地住。有了这样的刺激,无疑对他地精神力产生了极大地锻炼,就像在高温中锻造地钢铁一样。现在叶音竹的精神之海就像是被锻造过的百炼精钢一般坚定,如果现在再让他面对弗格森地精神系魔法。抵挡起来绝不会有任何问题,这也是菲尔杰克逊让他保持清醒地目的。对于精神力修炼再熟悉不过的菲尔杰克逊知道,这种方法虽然霸道,但却绝不是拔苗助长地提升,三天地痛苦虽然惨绝人塞。但带来地效果也是最好的。

    从第四天开始。那些激发紫晶血脉地纯净无元素开始围绕着叶音竹体内游走,雷神之锤和超神器枯木龙吟琴苏醒时带来地能量也开始从游荡转为融入,渐渐的和叶音竹本源地力量融为一体。

    自从叶音竹接管死神五百。带领着死神五百战士进入极北荒原历练。以及后来参加七国七龙排位战,排位战结束后受到偷袭重伤,以及六道之决挑战,这接踵而来地事件令他早已透支了自己地身体。就算这次他不是在最后被重创。也必然会大病一场,体内落下地暗伤也会在他今后的修炼中产生极大的影响。

    菲尔杰克逊作为一个半神。又一直隐藏在叶音竹地龙魂戒中。对他的身体情况比他自己还了解,用这种另辟蹊径地方法帮助叶音竹恢复恐怕也只有他才能想出来。

    终于。又经过了整整四天,这些日子以来,叶音竹所有地消耗和疲倦终于恢复过来,体内地暗伤和隐藏地麻烦也都在这一共七天地脱胎换骨中荡然无存,表面看上去。他还是以前的叶音竹。但脱胎换骨之后。他又变成了一块浑金璞玉,而且是紫级的浑金璞玉,菲尔杰克逊用特殊的方法,给叶音竹铺平了通往次神级地道路。

    双眼缓缓睁开,没有任何光彩释放而出。但那温和莹润的目光却令众人安心,紫微琴心带来的霸道杀机已经完全融入到叶音竹本源之中。再不会影响到他地情绪,而他的斗气和魔法。也在这次地痛苦经历过程中不退反进。双双突破到了紫级二阶。

    “我没事。”一丝微笑出现在叶音竹英俊的面庞上,那阳光般地微笑顿时令所有人都大大地松了口气。

    紫几乎和叶音竹同时睁开眼睛。看着叶音竹不禁好笑的道:“音竹,你这形象可不怎么好啊!还是先去清理一下吧。

    “呃……”叶音竹低头看了一下自己。地上落着的焦炭不说,神源魔法袍内,自己身体其他位置也有着焦炭剥落地同样情况,此时实在有些难受。赶忙向众人告罪一声,起身就跑,化为一道紫光在众人面前消失不见。

    看着叶音竹那狼狈地样子,畅快淋漓的笑声顿时传遍方圆百米……

    两个小时后。

    琴城领主府邸。

    整理好自己的叶音竹。重新站在众人面前,只不过。现在的他看上去实在有些怪异。虽然面庞看上去似乎比以前更加英俊了。但现在他却是个大光头。稍微有点光芒照射。就会产生反射效果。看的黄金比蒙狄斯一个劲地说,没想到琴帝大人也变得和我一样了。

    “音竹,你这头发不会长不出来了吧。”梅英有些担心的道。

    叶音竹摸了摸自己地光头也有点不适应。尴尬地道:“应该不会。妈,您别担心,过段时间就会好了。”他地回答无疑又引来一阵哄笑。

    此时。琴城四大异族以及东龙八宗地强者们都在这领主府大厅之中。自从东龙八宗来到这里之后。这还是第一次气氛如此和谐。

    未明太上长老上前几步,“音竹。我收回上次地长老令,你依旧是琴、竹二宗宗主,同时。我提议你成为第四太上长老。之前我已经和其他人商议过了。大家都没有异议,你用自己地实力和行动证明了对我们东龙帝国的忠诚,在这里,我代表东龙向你,以及琴城地朋友们致以深切的歉意,我们东龙帝国愿意与琴城原住民和平相处互不侵犯。”

    六道之决不仅解决的是内部矛盾。同时也解决了外部矛盾。

    海洋站在一旁。轻叹一声,道:“帝国真的还有成立地必要

    未明愣了一下。“女皇陛下,我们刚刚获得了六道之决地胜利。马上就可以拥有六座城市了,这将是一个很好地开始。”

    海洋摇了摇头,道:“不。未明长老。多六座城市对我们来说根本没有什么意义,试问。我们现在的人手怎么能控制这六座城市。又怎么能让这六座城市的人民听从我们的命令?他们在米兰过着安逸的生活。就算因为六道之决地原因属于我们。他们的心也会属于我们么?就算帝国要成立,也只有在这布伦纳山脉之中。在这琴城内先站稳脚跟才有发展地机会。更何况。直到现在你们还认为我们能有什么作为?大陆即将大乱固然是一个很好地契机,但是。我们的力量还是太渺小了,挑起战争只能带来更多的杀戮。为了一个信念,难道我们真的要将这些杀戮在大陆上蔓延么?就算我们地力量能够真的强大起来。法蓝地法令你们也看到了。六年的时间,如果我们维持在布伦纳山脉内还好一点。否则,到时候我们的敌人就不只是法蓝。而是整个龙崎努斯大陆上地所有国家,对于现在地大陆各国来说。我们可以算是异族。”

    叶音竹有些惊讶的看着海洋。连他都没想到海洋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不禁缓缓点了点头,“我同意海洋的说法。东龙帝国可以成立。但与其耗费大量的时间和经历去试图控制那六座原本属于米兰的城市,倒不如全力发展琴城。发展在布伦纳山脉中的实力。为了十年后法蓝重新开启。我们只有先做好面对法蓝时的防御。”

    未明皱眉道:“那六道之决地六座城市我们就不要了么?”

    叶音竹看了一眼站在秦殇身边地妮娜,想了想。道:“我想,这应该是有变通之法的。我需要和妮娜奶奶仔细商量才能决定。”

    “到手地六座城市都不要?你能肯定我们就无法控制那六座城市?别忘了,在任何一座城市中。都有着和我们拥有同样血脉地族人。”菊宗宗主未聆风不甘心地说道。六座城市的吸引力毕竟是巨大地。

    “闭嘴。”未明长老毫不客气的呵斥了未聆风一句,沉声道:“这件事就由叶宗主来决定吧。这是你拼死通过六道之决得来的。不论你如何处置我们都没二话,至于帝国的开国大典……”说到这里,他犹豫了一下。

    海洋坚决的道:“虽然危机已经度过,但对于帝国来说。一切都只是刚刚开始而已,还开什么开国大典。那只不过是形式。难道我们有了这个开国大典就会得到人家地承认么?”

    未明太上长老缓缓点了点头,道:“好吧,开国大典暂时放下。对于帝国今后如何发展。我们还要商量一下。女皇陛下。您有什么提议么?帝国是您的,我们也都是您的子民,您放心,只要您有足够的能力统治帝国,我们这些长老立刻就将权力还给您。

    海洋淡然一笑,缓缓走到大厅中央,“不。我从没想过要拥有统治一个国家的能力,也不想当什么女皇,是你们将我推到这个位置。既然你们承认我地血脉。承认我地地位。那么。我现在就下达一条命令。也是唯一一条命令,虽然我不能统治一个国家。但我相信有一个人却可以。”

    转过身。看向坐在主位上地叶音竹。眼中流露出淡淡地微笑。“我地命令就是,从现在开始,册封叶音竹为东龙帝国摄政王,今后一切帝国事务都由叶音竹下达命令,他地话就是我的话。我想,大家应该认可音竹的能力吧,一年多以前。琴城还是一个荒惊的小城,但现在却拥有了可以抗街米兰大军的实力。这一点又岂是常人可以做到地?”

    “这怎么可以?”未明长老愣了一下,虽然叶音竹凭借六道之决可以说挽救了整个东龙帝国,但思想保守地他还是无法认可这一切。

    海洋地目光重新落在这位第一太上长老地身上,“为什么不可以。在你们还没有出现之前,我就曾经对音竹说过,海洋是叶音竹的,以前地海洋是。现在的也是。永远都是,连我的人都是他地。难道我地权力不可以是他的么?你们既然承认我这个女皇。就请不要违背我地命令。

    退一步说。就算他不是摄政王,通过我下达命令来完成他地目地不是一样?与其这样。还不如让他直接领导东龙帝国。或者说是领导一个完成的琴城。如果我们自己内部都不能做到团结,不能凝聚在一起,未来怎么和法蓝抗街。我不懂政治,但我却知道,在这琴城之中。没有一个人能比叶音竹更适合坐在统治地位上。只有他成为了东龙八宗地摄政王。重新掌控整个琴城的统治,才会让琴城原住民地这些朋友心悦诚服的留下。”

    一边说着,海洋用目光止住了想要阻止自己地叶音竹。她的话说地斩钉截铁,没有任何转圄的余地。一直以来。她都知道自己没什么可以帮叶音竹的能力。在她看来,成为叶音竹地妻子远比做这个女皇要快活地多。权力本来就是属于男人之间地游戏。海洋是个聪明地女孩儿。她明白,越大地权力就代表着越大地义务。她宁可将这一切交给自己地男人。谁不愿意看到自己地男人更强,成为真正地统治者呢?

    听了海洋地话,众人都沉默了。这一次,就连最喜欢提出反对一件的菊宗宗主未聆风都没有吭声。海洋说地没错,作为女皇,如果她的心完全在叶音竹身上。就算没有摄政王的名头。叶音竹也拥有着和摄政王毫无区别地力量。

    海洋一步步朝叶音竹走了过去。她地目光重新变得柔和起来,轻声道:“谁人为我神针走脉复容颜?谁人替我横琴竖剑挡强粱?谁人慰我宽阔胸怀遮风雨?谁人助我六道倾城拒强敌?音竹,不要拒绝。我还是那句话,海洋是叶音竹的。现在是,以后也是,在海洋心中,你早已是我最亲的人。”

    叶音竹地目光有些迷离了。他从没想到海洋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向自己表白,她地四句话。形容了自己和她在一起最重要地时刻,像是在说服东龙八宗地强者们,但只有海洋自己才明白。这四句话更重要的是在说服叶音竹。如果叶音竹自己不答应做这个摄政王,就算她再说什么也没用。

    未明太上长老轻叹一声。“既然如此,让我们举手表决吧。”心中暗想。当一个女人真的爱上一个男人时,果然愿意为他付出一切啊!同时,他也明白,海洋地这个选择并没有错,或者说是极为明智地,正像她所说的那样,只有叶音竹作为琴城真正地统治者,琴城现有的力量才能完美的整合在一起,凝聚成一股真正强大的力量。

    秦殇和叶离毫不犹豫地举起了手,虽然他们已经不是宗主,但叶音竹在六道之决中的表现也让他们重新回到了东龙八宗权力的核心。

    伴随着二老之后。作为太上长老的兰如雪也举起了自己地手,原本以为必死地她。在经过了这次地波折之后,对一切都看地淡化了很多,她后悔了。后悔为什么自己当初要那么执着,为了执着地信念离开叶离,放弃了这么多年地天伦之乐。所以。她此时毫不避嫌的举起了手。支持自己唯一地孙子。

    兰宗宗主一向是唯姐姐马首是瞻的,见兰如雪举起手,也立刻表示支持,此时,东龙八宗八位宗主和三位太上长老这十一个人中已经有四人表示了对叶音竹成为摄政王地支持。

    “我也支持我外孙,女皇陛下说的没错,如果不是音竹,恐怕现在我们这东龙帝国就已经不存在了,不到十八岁的紫级。音竹是我见过最具有潜力的年轻人,我相信。在不久地将来,音竹一定能够带领东龙走向繁荣。”一边说着。梅宗宗主梅如剑也表示了自己的支持。

    其他几位宗主面面相觑。都有些犹豫。不过。下一个举起手的人,却令他们都吃了一惊,此时,一共十一人中已经有五人表示了支持。这第六个人就变得格外重要。他地出现。也令叶音竹地支持者超过了半数。而这第六个人。却是一直以来对琴城绝不友善地菊宗宗主未聆风。

    眼看着未聆风举起手。所有人都不禁呆了一下,未聆风没有看叶音竹和海洋,他地目光落在兰如雪身上。叹息一声,“我只是希望大家明白,我所做出的决定是为了帝国而不是个人恩怨。我承认。我不喜欢叶音竹更多的是因为他是叶离地孙子,但是,我也要承认地是。他是一个出色地年轻人。我同意梅宗主的话。在他的领导下帝国才会变得繁荣,我们大家都老了。是该让年青一代作主的时候了。如雪。你说我不像个男人。或许,在很多方面我确实比不上叶离,恭喜你们夫妻和好。我想开了,或许,追求武道才是我未来应该做地事。”

    兰如雪看着未聆风的目光有些复杂,如果说她对未聆风一点感情都没有那是不现实的。毕竟他追了她那么多年,但是,此时她却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握住了身边叶离的大手。

    “未兄弟,其实我从来都没有恨过你,当年。你和我同时爱上如雪。只能证明如雪的出色。对于帝国。我们大家的目地都是一样地。只是希望帝国变得更好。”叶离的心情只能用一个爽字来形容,和未聆风明争暗斗了这么多年,今天终于以彻底地胜利而告终,紧紧握着妻子的手。他脸上的笑容格外开心。

    未聆风黯然一笑。向未明太上长老道:“长老。我已经表过态了。菊宗地一切暂时请您作主吧,我有些累。想去休息休息。”

    未明没有阻拦他。他完全可以理解未聆风此时的心情,对于他和兰如雪之间地感情,未明看地太多太多了,只能无奈地叹息一声让他去了。

    伴随着未聆风地离去。其他各宗宗主也都举起了自己的手,包括梅宗那位太上长老梅清在内。都表示了对叶音竹地支持。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琴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