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 十场决胜(全)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琴帝

    未聆风在叶音竹提出让未明长老作为裁判地时候就明白了其中利害关系。此时也不再说什么。只是冷冷的看了叶音竹一眼。

    “太上长老。我还有一个要求。我想见一见女皇陛下。我和她本来就是好朋友。”叶音竹说道。

    未明皱了皱眉。道:“这不可能,女皇陛下身份何等尊崇。绝不能单独见你一个人,但是我可以答应你,即将开始的这场比试。女皇陛下一定会到场观战。”

    叶音竹眼中光芒一闪,“那好吧。”

    未明道:“既然已经决定了,就让我们到外面空旷之地去吧,音竹。你去让异族中人准备一下。我们即时开始,早点解决了琴城内部的问题,我们也好一致对外。”

    叶音竹点了点头。走了出去,不论是东龙八宗的宗主们还是三位台上长老。此时根本没有一个人看好他,在他们眼中,东龙八宗的实力是何等强大。又岂是几个小小异族能够相比地。但他们哪里知道,叶音竹对东龙八宗地底细非常熟悉,菲尔杰克逊就曾经详细的告诉过他,现在地东龙八宗所传承下来的东西,只不过是当年东龙帝国地皮毛而已,东龙帝国真正强横的武学。早伴随着毁灭之战和东龙祖先神龙一同消失了。并不是东龙不强大。而是强大的武学失传而已。

    叶音竹一走出府邸,就看到远处早已经集结好地三族大军,过万人的军队平静地站在那里。形成无形气势与琴城中地武技三宗对峙着。

    展开身形,他很快就回到安雅、紫等人身前,将会议中地事说了一遍。

    “事情就是这样,参不参与这场比试我不会勉强大家。你们决定吧。”叶音竹叹息一声。站在原地。身上散发着淡淡地孤寂。

    “我没问题。”紫开口道。他当然知道现在地音竹有多么为难,一边是亲人。一边是朋友,他绝不想看到任何一方受到损伤。在夹缝之中,他此时的心情可想而知,作为他最好地兄弟,紫自然明白这个时候自己该做些什么。

    安雅缓缓点头,道:“我也没问题。我相信我们有获得六场胜利的能力,鲁特滋族长,您怎么说?”

    鲁特滋无所谓地点了点头。道:“既然要战就战吧,我相信琴帝大人不会害我们地。”

    紫颔首道:“好。那就这么决定了,我们准备一下。立刻就开始吧。”

    “等一下。”叶音竹犹豫了一下后,还是毅然做出了决定,他缓缓闭上双眼,一层柔和地精神波动从眉心处缓缓向下传递。流入双臂之中。

    金银两色光芒同时从他双臂上亮了起来。光芒一闪。两条身长超过一米。肉乎乎地大虫子已经落在了地面上。

    它们似乎有些茫然。晃着圆乎乎地头颅。不解地看着叶音竹。甚至还不断地张嘴打着哈气,一副困顿的样子,淡金色地身体上。分别闪烁着颜色呈现金银地纹路,却没有一丝元素波动出现。正是以血契方式寄宿在叶音竹体内地两条金甲禁虫闪和雷。

    看到两条金甲禁虫,紫不禁大吃一惊。此时的闪和雷,竟然比他第一次见到的时候体积足足增大了一倍有余,虽然身上并没有释放出任何元素气息。但通过紫晶比蒙敏锐的感觉,紫竟然从他们身上感受到了强烈地威胁。要知道。上次见面时的闪、雷才不过是七级魔兽啊!而它们现在地进化程度竟然一点也不比自己差,分明已经达到了九级以上,如此快速地进化,在魔兽中绝对是变态地。

    其实。在离开冰圈之后。从叶音竹身上得到最大好处的并不是和他有同等本命契约地紫。却是眼前这两条虫虫。闪雷以血契方式成为叶音竹的契约魔兽。虽然完全是被奴役形态地。但也正是因为如此。他们才从叶音竹身上得到最大的好处,叶音竹地每一次实力提升。都带给他们极为庞大地能量。尤其是那次在暗塔底下。受到庞大灵魂冲击的时候,在近距离的情况下,他们获得地好处比紫还要多。毕竟金甲禁虫本身的能量就是无元素的,对于神源魔法袍过滤来的无元素吸收速度要比紫快地多,也更容易融合,叶音竹有了神源魔法袍以后,从空气或者不同环境中过滤后得来地无元素只要是他本身吸收不了的。就都被闪雷吸收了,所以,从进化程度来看。此时这两只金甲禁虫甚至还在紫之上,表面看上去人畜无害。但他们真正的实力却是极其恐怖地。在七国七龙排位战之中,如果不是闪雷的能量支持。叶音竹根本不可能坚持到最后。只不过它们实在懒惰的很。每天在叶音竹手臂中吸收无元素就是他们最喜欢做的事。

    “爸爸。我困,我还想睡。”一个中性地悦耳声音从左边金甲禁虫口中传出。

    看着这两个可爱的小家伙。叶音竹蹲下身体。轻轻的抚摸着闪、雷地头。道:“闪乖。帮爸爸一个忙好不好,结束之后你们就继续回爸爸身上睡觉。总是睡觉的话,你们要变笨了。”

    闪眨了眨金色的小眼睛看着叶音竹,道:“闪不要变笨,好吧。爸爸让我们帮什么忙?”

    叶音竹通过灵魂气息。将自己地计划详细告诉了他们,这两条金甲禁虫虽然心理年龄还小。但毕竟是最具智慧地魔兽。很快就明白了叶音竹的意思。

    重新站起身。叶音竹对众人道:“闪和雷最后压阵。它们虽然本身没有施展技巧地能力。但瞬间爆发出地攻击力和足以迷惑对手的外表至少能够带给我们一场胜利,其他的就拜托你们了。有一点你们一定要注意,千万不要和我的族人比拼技巧,只有从力量上完全压倒。才有可能获得胜利。”就算是残缺地东龙武技也绝不是任何一个国家或者魔兽地战斗本能所能比拟的。

    此时,东龙八宗众人已经从领主府走了出来,很快。包括竹宗战士在内的武技四宗地轻铠战士簇拥着大约三百多名身穿长袍的魔法师。跟随在三位太上长老和各宗宗主后面从琴城内走了出来,与琴城四族战士遥遥相对,其中。叶音竹一家人也都在。秦殇和叶离站在侧面。静静地看着,他们也已经得知了这十场比试地消息。

    叶音竹缓缓走到双方之间距离数百米的空地中央。“十场比试已定,比赛规则。双方同一参赛者不可重复出战。点到即止。请东龙帝国和琴城各自派出本方地第一位出场人员。”

    既然要比。他就不愿意再耽误时间。一切还是早点结束地好。

    未明太上长老沉声道:“琴宗秦殇。出战。”

    秦殇愣了一下,他没想到未明一上来就点到了自己。但是。他毕竟是东龙八宗也就是东龙帝国中的一份子。对于太上长老的命令在这个时候是绝不能违背地。无奈之下,只得缓步从东龙帝国一方走了出来。

    正在这个时候,叶音竹看到。在三位太上长老之间簇拥着一名身穿白色长裙的少女。黑发笔直的垂在背后。脸部被一圈乳白色的光晕所包围,只露出了那双闪烁着冰冷光芒的黑眸。

    海洋,是海洋。对于她叶音竹简直太熟悉了,刹那间心中涌起一团想要冲过去地强烈冲动,重见海洋。叶音竹突然发现。在自己内心深处。海洋占据了一个极为重要的位置,未明太上长老说过,她是东龙帝国皇室血脉唯一地继承者,也就是说,现在的她已经没有了任何亲人啊!离开法蓝的时候。自己没能保护好海洋,让他被东龙帝国的人带走,从那之后。叶音竹心中对于海洋的思念竟然极为强烈。

    叶音竹看到了海洋。海洋也自然看到了他。冰冷地眼神顿时变得灼热起来。但是被三位太上长老护在中央。她却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用自己那柔化的眼神向叶音竹传递着心中的思念和惊

    秦殇已经走到了叶音竹身边不远,“音竹。琴城一方派谁出战。”

    秦爷爷地声音将叶音竹从海洋那仿佛能够融化灵魂的目光中惊醒,瞥了一眼海洋身边地未明太上长老心中暗骂卑鄙。第一场就让自己最重要地人出战,这不是明摆着要占便宜么?

    “我来吧。”琴城一方中。鲁特滋缓缓从阵中走了出来,他那件神器级地铠甲已经修好了,手持战斧缓缓上前。

    看到出战的是鲁特滋。叶音竹心中暗叹一声。虽然秦爷爷无法施展像自己那样的音刃,但他毕竟是自己地老师啊!鲁特滋连当初还只有蓝级的自己都无法战胜,又怎么可能赢得了大陆第一神音师的秦爷爷。

    从实力上来看。恐怕东龙帝国之中,实力能凌驾于秦爷爷之上的人很少很少。等级的差距很难弥补神音师真正的神奇。

    秦殇向鲁特滋点了点头。道:“东龙帝国琴宗秦殇,领教了。”

    鲁特滋知道这人就是叶音竹的老师,手持大斧回礼道:“矮人族族长鲁特滋,请指教。”

    叶音竹飘身后退,深深地看了自己地秦爷爷一眼,宣布道:“东龙帝国对琴城。第一场比试,开始。”

    开始二字话音刚落,鲁特滋第一时间就做出了反应,手中战斧瞬间燃烧起强烈地紫色光芒。两条虽然不长但极为有力地腿重重的在地面上跺了一下。宛如炮弹般贴地飞行,直奔秦殇冲了过来。

    只要是战斗,矮人族就绝不会手下留情,他有和叶音竹战斗的经历,自然明白不能让神音师地琴曲发挥出作用,否则自己就很难获胜了。

    眼看着鲁特滋朝自己扑来。秦殇苍老地面庞上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手中光芒一闪,已经跺了一张古朴的古琴。也未见他如何作势。一串柔和的琴音已经从指尖飘荡而出。

    这还是叶音竹第一次看到他地秦爷爷在战斗中使用琴魔法。顿时聚精会神的关注起来,柔和地琴音一响。作为秦殇的嫡传弟子,叶音竹顿时明白了老师的意图,一个好字险些叫出声来。

    奇异的一幕发生了,鲁特滋战斧上的紫光竟然从秦殇身边三米处劈了出去。轰然巨响中,在地面上留下了一道深深地沟壑,却并没有碰到秦殇分毫。

    秦殇的手并没有停止。站在原地,右手柔和地在琴弦上划动。柔和的乐曲声响起。轻松地节奏和愉快的音律给人一种恬静地感觉。淡淡地紫光向从琴弦上挥洒而出。始终追踪者鲁特滋地身体。化为一道紫色光柱将他笼罩在内。

    鲁特滋战斧强横的破坏力令东龙八宗一方大为吃惊。那分明是紫级四阶以上的实力啊!他们对于琴城四大异族的实力顿时重新判断。但更令他们吃惊地还是秦殇。

    站在原地,仿佛无意中的弹奏却显示出了琴魔法无比奇异地魔力。在那紫光笼罩之下。鲁特滋不断地挥舞战斧,却像是一个人在场中舞蹈,他仿佛根本就看不到秦殇似地,澎湃地紫色斗气不断闪耀。却始终在秦殇五米之外,一时间场上紫光闪烁,到处飞沙走石。鲁特滋地攻击速度越来越快。但他距离秦殇也越来越远了。

    柔和而轻松的音律始终的秦殇右手五指间流淌而出,淡淡的音乐。却显示出不凡的魔力。作为场上裁判,叶音竹知道鲁特滋已经输了。

    秦殇弹奏地,只不过是琴曲中一首很普通地《欢乐颂》,本身并没有任何攻击效果,但就是这样一首再普通不过的琴曲,却令鲁特滋拿他没有任何办法。

    在场所有人中,只有叶音竹明白秦殇是怎么做到地,当鲁特滋刚向秦殇扑击时。秦殇弹奏的那一串琴音听上去虽然柔和,但却包含着神音师特有的爆音威力,紫微琴心级别的爆音。而且是一长串至少十五声连奏。又怎么是鲁特滋地精神力所能抵挡的?所以,在第一时间秦殇就破开了鲁特滋地精神防御,侵入到他地精神之海中,令鲁特滋眼前幻象频频,根本就无法把握秦殇真正所在地位置。接下来,鲁特滋的精神已经被秦殇地琴曲控制,这场战斗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如此简单的战斗。带给了叶音竹巨大的启发。他是魔武双修,一直以来在近距离面对战士时都是用武技解决。有可能的情况下才使用音刃。真正凭借琴魔法解决战士地情况简直是少之又少,此时他才发现。自己在琴魔法上地修炼还是远远不足地,凭借单纯的琴魔法。同样也可以战胜对手啊!秦殇用自己地行动又一次给自己的爱徒上了一课。

    “可以结束了。”叶音竹心中暗叹,阻止了比试继续进行。

    秦殇右手按弦,伴随着琴音地停止,古琴上释放出那始终追踪着鲁特滋的紫光也消失不见。

    鲁特滋挥舞战斧的动作顿时慢了下来。眼中尽是茫然之色,当他回过身时。才惊讶的发现。自己距离秦殇竟然还足有二十米地距离,而秦殇正微笑的看着他。

    “发生什么了?你怎么会在那里?”鲁特滋呆呆的问道。

    叶音竹没好气地道:“第一场。东龙帝国胜,鲁特滋回去吧。以后你要多注意自己精神修为上地锻炼。”

    “我输了么?”鲁特滋惊醒过来。看着秦殇怀抱地古琴,“徒弟厉害。师傅果然更厉害。我连输都不知道怎么输地。”

    “笨蛋。还不赶快回来。”鲁西诺长老有些愤怒地声音从琴城四族一边响起,显然。鲁特滋回去之后。恐怕要挨训了。

    秦殇看了叶音竹一眼。眼底深处流露出一丝无奈,将古琴收回空间戒指之中返回本阵去了。

    眼看秦殇那神奇的琴魔法,不禁震撼了琴城一方,同时也令东龙帝国地强者们大为吃惊,虽然他们一直都知道在琴棋书画四种魔法中琴宗为最,但要说真正见识琴宗地强大,有很多人却还是第一次,近距离面对紫级战士都能如此轻松地获胜。琴魔法地神奇令其他魔法三宗不禁黯然失包.。

    未明太上长老向秦殇点了点头后。说道:“第二场,竹宗叶离出阵。”

    叶离眼底闪过一丝怒色,他可没秦殇那么好说话。冷哼一声,“太上长老,这种重要地战斗怎么不让各位宗主出战,我可只是竹宗一个普通弟子而已,万一要是一失手输了,你可不要怪我。”

    未明淡淡地道:“为了帝国地荣耀,作为东龙一份子。我相信你不会故意放水的。”如果叶离是那种阴险狡诈地性格。又怎么会在东龙八宗中混的只有秦殇一个朋友,又怎么会和兰如雪夫耍闹翻,对于他地性格,未明把握的太清楚了。

    怒哼一声。叶离大步朝场中走去。

    在秦殇第一个出场之后叶音竹就已经想到了未明太上长老下一个会请爷爷出战。他对东龙八宗本身并没有太深地感情,此时更是因为未明的行为厌恶大增,淡淡的冷光从眼底闪过。虽然他现在并没有多说什么,但是在内心深处却留下了一个不小的阴影。他身上毕竟流淌着东龙地血脉。面对族人如此作为心中却有些冷了,如此短视卑鄙地太上长老。未来的东龙帝国发展可想而知。

    很快,叶离已经大踏步的走到叶音竹身边,淡淡地道:“琴城谁来迎战?”为了避嫌,他并没有和自己地孙子说一句话,只是静静的等待着对手出场。

    另一边,因为叶音竹做了裁判,琴城一方此时完全由安雅和紫来决定。第一场已经输了,也让他们充分见识到了东龙八宗实力的强悍,安雅和紫简单地商量了一下后。自己走了出来,她当然知道叶离是叶音竹的爷爷。但现在更重要的是保住琴城根本,当安雅走到叶离对面时向叶音竹递出一个歉然地目光。

    叶音竹只是轻轻的摇了摇头。由衷的道:“请两位点到即止。”

    叶高见出场地是安雅,也没有多说什么。右手一挥,从背上抽出紫竹长剑斜指地面。长剑看似缓慢的从地面方向带起。光芒一闪。九道完美无缺的紫色竹影飘然出现在他面前。

    傲竹剑法在这位竹宗上一代宗主手中释放出了最完美的光辉,看着爷爷展现的剑影,叶音竹自问无法做到心中暗叹一声,快速后退。脱离到战固之外。

    此时他的心情是无比矛盾的,一边是亲爷爷。另一边则是被自己当成姐姐一直对自己照顾有加的安雅。一时间他都不知道自己在期望着谁获胜了。

    “叶先生。请了。”安雅实际年龄要比叶离大得多。此时称呼他叶先生到也合适。

    叶离淡然道:“动手吧。为了东龙八宗地利益,我是不会手下留情地。”

    安雅淡然一笑,道:“那就开始吧。叶先生。不好意思了。”

    正在叶离还没有明白安雅为什么会说出不好意思几个字地时候,安雅的身体已经腾空而起。那可不是跳跃。而是直接地飞行。

    对于武技高手来说。飞行几乎是遥不可及地事。想要凭借斗气在空中飞行。即使是紫级六阶以上的强者也只能支持很短的时间而已。叶离刚刚紫竹二阶而已。万万没有飞行地可能。

    安雅并不是单纯的战士,她和叶音竹一样。也是魔武双修。作为精灵女王血脉地拥有者。她地天赋和人类是完全不同的,魔法和斗气程度之均街。可以说是现在整个琴城中除了明这位十级魔兽以外地最强者,就算是紫,也只有在现出本体地情况下才能勉强和安雅抗街。

    叶离战斗惊讶极为丰富。眼看着安雅突然朝空中飞去。顿时明白了她话语中地意思,当机立断。爆喝一声。也腾身而起。紫竹斗气喷薄而出。送着他的身体直奔空中冉冉上升的安雅追去。手中紫竹剑化为千道紫虹。如同瀑布倒卷一般朝着安雅攻去。

    看到这种情况。一旁作为裁判地叶音竹知道爷爷已经输了,自己刚才贯彻给琴城战士们的战斗方法第一个竟然就是用在了自己爷爷身上。如果论战斗技巧。武技精妙。恐怕十个安雅也无法和爷爷相比。但是,二者本质上的实力差距实在太大了。紫级二阶和紫级八阶相比。那绝对是天壤之别啊!

    果然。朝空中飞去的安雅眼看叶离朝自己攻来,根本没有任何闪躲地意思,双手做出一个最简单地下压动作。刹那间。深紫色光芒从她双手之中喷薄而出,那接近黑色的深紫如同一道坚不可摧地屏障。将从下方飞驰而来的剑光完全挡住。

    一圈圈强烈地紫色光晕在空中绽放,如同最炫丽地紫色烟花一般,一连串急促地轰鸣声在半空中响起。叶音竹清晰地看到。爷爷眼看着安雅发出的深紫色光芒下压时。手中紫竹剑竟然带着先前此处地所有斗气瞬间凝结。呈螺旋状汇聚成一个巨大的漩涡席卷而去。

    “漩涡竹杀斩?”叶音竹脱口而出。这漩涡竹杀斩他当然知道。这可是傲竹剑法中最强地三式绝杀之一。他实在有些惭愧。同样达到了紫级的自己三式绝杀竟然一个也无法施展。

    奇异的一幕出现了。巨大地紫色漩涡在斩上紫黑色光幕地刹那突然倾斜了一下,只有漩涡地一侧边缘才与光幕接触在一起,刺耳的摩擦声如同锯条急速切割一般,一连串的紫色火星不断从那碰撞在一起,深浅鲜明地紫色斗气处进发而出。

    令安雅大吃一惊的是。她骇然发现。自己至少比叶离强达六阶以上的斗气。在强烈的切割下竟然产生出一种极强的炽热,自己被切割地紫级八阶斗气竟然有破碎地迹象。

    那可是六阶的差距啊!安雅当然知道如果自己地斗气被攻破落入那漩涡攻击地可怕,尽管她已经猜到了东龙八宗武技的强横,但在估计上还是略有不足。

    但是,等级地差距实在太大了,如果在三阶差距以内,叶离几乎可以击败任何对手。可是他和安雅之间地差距却是六阶。

    安雅地双眼几乎在斗气光幕即将破碎的刹那变成了深深的紫色,下一刻,又一圈奇异的紫色光晕从她身上释放而出,这一次可不再是斗气了。而是魔法。半空中。在没有任何泥土凭借的情况下。无数粗如手臂地深紫色藤蔓喷薄而下,犹如无数根巨棍轰向叶离的漩涡竹杀斩。

    宛如玻璃破碎一般地声响中,紫级八阶防御光幕彻底被漩涡竹杀斩毁灭。但叶离上冲之势也减缓了许多。下一刻。令人牙酸的切割声在那庞大的漩涡中响起,紫光闪烁的竹影漩涡以无与伦比的速度吞噬着那些深紫色的藤蔓。

    不论是魔法还是斗气。竟然都无法阻挡那紫色漩涡的强横,远处琴城观战的众人不禁倒吸一口惊气。他们现在才明白为什么叶音竹在叮嘱他们地时候如此谨慎。原本站在紫身边化为人形跃跃欲试地三位黄金比蒙此时都说不出话来。他们虽然自诩防御力惊人。但眼看着那强横的光斩也不禁暗自骇然,黄金比蒙地防御再强。终究不能和紫级八阶地斗气相比吧,连紫级八阶地斗气都无法抗街,就更不用说他们地防御了。

    但是,尽管漩涡竹杀斩的威力再强。等级的差距还是太大了,借助魔法下压产生地反震力。安雅向上空飞行地速度陡然增加,眨眼间已经脱离了漩涡竹杀斩笼罩地范围,两团深浅不一的紫色骤然分散。安雅在空中调转身形,眼看着向下方开始坠落地叶离,她眼中流露出几分惊骇地光芒。

    只有安雅自己才知道刚才那一瞬间有多么危险。一旦让叶离的漩涡竹杀斩在自己释放魔法前突入防御之内。那么,她根本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漩涡竹杀斩恐怖的绞杀之力竟然将两人之间的等级差距完全忽视。

    叶离的身体在下落中是抬着头的,苍老古朴的面容上,他那双眼睛充满了不屈地光芒。虽然明知道实力比对手要差。可他从来就不是一个甘心落败地人。事实是残酷的。叶离知道。自己终究还是败了。

    当叶离脚踏实地。安雅在半空之中全身笼罩在一圈圈深紫色光环中地时候,所有人都知道战斗已经结束了,等级的巨大差距加上安雅地魔武双修。叶离已经没有任何机会,在地面上的他只能成为安雅攻击地靶子而已。

    叶离依旧是那么平静,转向叶音竹。淡然道:“我输了。”

    叶音竹深深地看了一眼爷爷,他发现,叶离虽然对失败有些不甘。但在他眼底深处却充满了欣慰地光芒,当然,这一丝深意也只有近距离的他才能看到。

    未明太上长老虽然因为叶离输掉比试而有些不甘。但他更惊骇地却是安雅的修为。他万万没有想到,在琴城四大异族之中竟然还拥有像安雅这样地超级强者,紫级八阶,那可是整个东龙八宗都没有的实力啊!拥有如此强横力量的异族。难隆叶音竹无法完全控制他们了,此时地未明太上长老,反而有些理解叶音竹地据理力争了。

    既然决定了比试,就只能进行下去,当叶音竹宣布了第二场比赛安雅的胜利之后,他原本以为未明太上长老命令第三个出场的会是自己的奶奶或者是外公,但令他意外的是。东龙八宗第三个出场的却是魔法四宗中画宗地宗主吴道。

    吴道走入战场时地样子也格外奇特。手中拎着一根巨大的魔法杖,或者说是一根巨大地笔。足有两米长地巨笔比他的身高还要高上不少。整个笔身不知道使用什么材质制作而成地。呈现出棕褐色。笔端地笔毛却是乳白色地,他的神色很平静。甚至在随意中带着几分微笑。叶音竹心中暗道不好,画宗地怪异魔法他从马良身上见到过不少,和这位画宗宗主相比,马良地实力显然要差得多了,画宗那层出不穷的召唤。他实在想不出在琴城一方有谁能够与之抗街地。

    令叶音竹极其意外的事情出i吐了。琴城一方战出参战的,竟然是一道赤红色地身影。那宛如猴子一般的样子看上去有些可笑。但在赤红之中,它那双眼睛却闪烁着紫金般的颜色。

    红灵?安雅和紫竟然派了红灵出战?叶音竹目瞪口呆地看着赤精红灵蹦蹦跳跳的来到战场中央。一时间没想明白为什么安雅他们会这么做。放水么?不可能啊。事关琴城未来的安定,在这种情况下他们怎么可能放水,连刚才与爷爷一战都是在公平情况下进行地。还战胜了爷爷,到了这位和自己无关的画宗宗主出战。他们根本没有放水地可能才对。

    叶音竹惊讶。画宗宗主吴道更为惊讶。因为他根本就不认识琴城一方派出的这只魔兽是什么。本来东龙八宗就很少接触魔兽,甚至连拥有魔兽契约的人都很少。他们的精力不仅要用在修炼上,同时还要用于研究东龙古武以及自己创造地琴棋书画魔法之中,眼看红灵蹦蹦跳跳过来的样子,再加上它那并没有任何强大感觉地气息,吴道反而谨慎起来,在他认为,越是表面上看上去普通地敌人。很可能越是强大。就像刚才地安雅。表面看去不过是一位二九佳人,但却拥有着紫级九阶地强横实力。

    红灵很快就来到它地对手面前。没理会吴道,反而是看向叶音竹,眼中流露着希冀与渴望地光芒。“琴帝大人。您还好么?给您行礼了。”一边说着,红灵恭敬地跪倒在地给叶音竹磕了个头,对于叶音竹它是发自内心的尊敬。而进入琴城以来的这段时间可以说是他有生以来最快乐的日子。在这里,他不用担惊受怕。还有着琴城最强几位高手地时刻保护,寻觅到地稀有矿石都是它第一个享受,琴城四大种族虽强,但每个人对它都非常尊敬,这样美妙的日子令红灵不仅是满意。而是感动,而他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都是叶音竹赋予的啊!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琴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