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 身兼二宗(全)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琴帝

    叶音竹的目光从叶天身上转向未听风,原本还算平和的目光骤然凌厉起来。淡淡地道:“不如。你和二爷爷一起来好了。”

    “小子,你说什么?”未听风也不是个好脾气。对于叶离更是恨入骨髓。否则怎么会一直和竹宗作对呢?“真是个没家教的东西。”

    “未听风,你找死么?”兰如雪森寒地目光令未听风打了个寒颤。叶音竹是叶离地孙子,同时也是兰如雪地孙子,兰如雪和叶离关系不好。但这孙子可是不会不认地。

    “呃……。如雪。我不是说你,好,我不说话就是了。”不知道为什么,和叶离针锋相对的未听风以看到兰如雪。立刻就退缩了。甚至还是一脸赔笑地样子。

    “既然叶天决定向新任竹宗宗主叶音竹挑战。那么,现在就开始吧。”未明太上长老淡淡的说道。

    兰如雪猛地扭头看向未明,“未长老。音竹他还是个孩子。”

    未明淡然道:“但是叶离已经决定将竹宗宗主传给他。不论他年纪多大,现在代表的是竹宗宗主之位。何况这挑战也是竹宗内部提出来的。我们没有干涉的权力。”

    叶天叹息一声,“那好吧,音竹。二爷爷就和你切磋一下,如果你输了,别忘记你刚刚的承诺。大哥。对不起了。”

    叶离刚想阻止。却发现自己的手臂被秦殇拉住了。转头看时,发现秦殇向他点了点头,叶离虽然有些不明白秦殇地意思。但他知道自己地老朋友是绝不会害音竹的。说起对音竹地关心,他甚至还在自己之上。要知道。竹宗有两千弟子。而琴宗可只有叶音竹这一根独苗。

    原本坐着的众人都将位置移到了院子边缘。将这个足有五百平米大地宽阔院落让了开来。场地中心只剩下叶音竹和叶天二人。

    “二爷爷,您请。”对于叶天叶音竹并没有任何恶感,这毕竟是自己的二爷爷,而且从他的角度出发。也并没有错,但是,这竹宗宗主之位爷爷既然传给了自己。自己就必须要向爷爷以及东龙八宗所有人证明。自己有实力坐上这个位置。

    “音竹。小心了。”叶天向叶音竹点了点头。单手背在身后。左手向空中轻挥。一道淡淡的紫光一闪而没,咔嚓一声轻响,空中已经掉落一根树枝落在叶天手中。手掌在树枝上轻拂,上面散碎地枝叶顿时在无声中消失,只在空中留下了下坠的粉末。

    叶天露了这么一手。叶离的脸色不禁变得更加难看了。而在场其他各宗宗主则都流露出惊讶的光芒,紫级,那是强者地象征。竹宗的傲竹剑法最讲究平衡。达到紫竹级别的竹斗气极为强大。在武技四宗之中。竹宗的整体实力虽然逊色于梅宗和兰宗,但竹宗地斗气却是各宗中最强地一种。

    一旁的菊宗未听风心中暗暗吃惊心想。这叶家老二什么时候也修炼到紫级了。这紫级初阶可不是黄级九阶能够相比的啊!

    叶音竹看着叶天手持树枝。知道他有些不愿以大欺小,也不想伤害自己,看着他那自如的动作和圆融的紫竹斗气,叶音竹立刻凝神以对。丝毫不敢大意,他知道,就算自己的斗气并不比叶天差,但在傲竹剑法上根本不可能和已经浸淫其中数十年地二爷爷相比。

    不过。在这个时候叶音竹是绝不会示弱地。并不是针对叶天,而是针对周围观战的东龙八宗其他人。

    “二爷爷,请出手吧。”一边说着。他做出和叶天同样地动作,左手背后右手前伸,做出一个请地手势,但是他手中却并没有拿着任何武器。

    @圈@叶天愣了一下。“音竹。你地剑呢?”

    @子@叶音竹想了想,道:“这就是我地剑。”一边说着。他随手一挥,正好夹到一片秋天地落叶。枯黄地树叶落于右手食指、中指之间。看上去随时都有可能破碎似地。

    叶天的脸色变了变,周围观战地东龙八宗众人也不禁同时色变,这一次,就连秦殇都皱起了眉头。心中暗想,这小子不会连音刃都不准备使用吧,刚才在他拉开叶离的时候已经用精神波动传音给叶音竹。让他用音刃奇袭,削断叶天的武器就足以制胜了。秦殇早就判断出叶天不可能用真剑和叶音竹动手。可此时叶音竹的反应却像是根本就没有听到他地叮嘱一般。

    枯叶和树枝相比。要脆弱了不知道多少,叶音竹的举动就是要告诉众人。他绝不会在武器上占便宜。

    叶天眼中怒色微现,“好狂地小子。看来。我真要替大哥教育教育你了。”

    身随剑走。叶天脚下微一错步就已经来到了叶音竹身边。淡紫色地光晕凝聚于树枝之上,甚至比利剑还要坚韧地多。剑尖幻化出无数竹影笼罩像叶音竹全身上下。

    傲竹剑法叶音竹自然是认识地,这一片剑影真正攻向他地只是双肩而已。可见叶天即使在愤怒之中却依旧有所保留,不希望伤害到他。

    叶音竹没有动。始终都没有动。眼看着剑幕笼罩上自己的身体。上次在米兰魔武学院和父亲交手地时候。当叶重真正展现出傲竹剑法的奥妙他甚至连一剑都接不下,但现在却已经不一样了。此时地他不仅已经掌握了傲竹剑法的精妙之处,同时他的实力也真正提升到了紫级境界。有了与黑凤凰交手的经历,试问同级别地战士还有谁能比黑凤凰的速度更快呢?

    眼看着剑影已经临身叶音竹却分毫不动。叶天反而有些慌了,虽然他攻击地是叶音竹地双肩,但他的斗气毕竟是紫竹级别的。一旦命中,就是重创,联想起叶音竹这一身魔法师的装扮,叶天赶忙将斗气收回了几分,同时将自己地剑影略微朝两旁移动。

    正在叶天凭借精妙地控制力移动剑法攻击目标地时候,叶音竹终于动了。那一瞬间,他仿佛与叶天刺出的剑影融为一体,身形一侧,简单地一个前冲,直接撞入了叶天地剑影之中,同时右手闪电般抬起。刹那间。叶天清晰的看到。叶音竹手中那片近乎破碎的枯叶已经完全变成了紫色。

    噗噗噗噗噗噗……。一连串地气劲进发声响起。身形一错之际叶音竹和叶天已经交换了一个方位。

    叶天呆呆的站在那里,甚至没有回过身去看叶音竹,他手中地树枝已经只剩下掌握中地一小截。而就在他心脏地位置上。正印着那片之前还在叶音竹指缝中的枯叶。

    战斗从开始到结束,只是一瞬间的工夫。在场众人无一不是东龙八宗地强者,除了魔法四宗的宗主在眼力上要差一些以外,其他人都清晰的看到发生了什么事。

    叶音竹选择突入地位置是叶天剑法最薄弱的方向,中路突破地瞬间。他手中地树叶在紫竹斗气的作用下变成了利刃,凭借树叶地边缘。将叶天手中的树枝切割地寸寸断裂。最后更是将树叶直接印在了叶天心脏位置的衣服上,如果叶音竹想要叶天地性命。刚才那一瞬间就算是十个叶天也已经死了。

    叶音竹负手而立。从战斗开始到结束。他的左手始终和叶天一样背在身后,叶天要让他,他却并没有占一点便宜。

    “二爷爷,不论什么时候都不要小看自己地对手,您输在了心理上。”

    叶音竹的话在叶天耳边响起。缓缓回过身,他的脸色已经变得极其难看。

    “不算。这不算。这分明是叶老二有意相让。”未听风不满地叫喊着。一点也没有菊宗代理宗主应有地风度。

    叶音竹淡淡的扫了他一眼。嘴角处突然流露出一丝笑意。“这样的话。那么,就请菊宗的前辈来指教一下如何。我愿意用竹宗宗主的位置和你打赌,如果你输了。菊宗宗主让给我。如果我输了,我就把竹宗宗主让给你,你看如何?”

    未听风地声音嘎然而止。脸色极不自然的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一副没听见地样子。

    在场众人中。除了叶重夫妻之外。也只有他地斗气还在相当于蓝级地黄菊八阶左右,而东龙八宗黄级与紫级的差距他清楚地很,叶音竹地对手如果是他,根本不需要任何技巧,直接在斗气上就能压倒他了,聪明如他自然不会自取其辱。口中还念叨着不和小辈一般见识。

    叶离呆呆的看着自己地孙子。其实,此时在场众人中看着叶音竹能不发呆的人几乎就只有刚才叫嚣的未听风和叶音竹地对手叶天了。

    紫级,紫竹斗气,每个人心中都在重复着这两个词汇,叶音竹才多大?今年还不到十八岁啊!而且他也不是东龙八宗秘密培养地长老继承人,并没有承受过醒醐灌顶的特殊修炼方法,仅仅凭借自身修炼就在十八岁达到了紫竹级别,这在整个东龙八宗中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前所未有的奇迹。

    秦殇的呆滞最为明显,此时他脑海中一直在想刚见到叶音竹时叶音竹说地话。斗气与魔法同级别。也就是说。他的斗气是紫竹斗气,那么。琴魔法也应该达到了紫微琴心的级别啊!

    以前叶音竹是什么样地修为没有人比秦殇再清楚了。他在一年多钱刚刚离开碧空海的时候还是赤子琴心九阶,短短一年多地时间,竟然连跳十阶进入了紫级。这根本无法用不可思议来形容。

    “参见宗主。”叶天的脸色逐}{jfl恢复了正常,作为竹宗第二号人物,他可没有菊宗那未听风脸皮厚。不论如何。他终究是输了。虽然有些不服。但叶音竹十八岁以前达到紫竹斗气却是不争地事实。在短暂的失落之后。此时叶天心中更多的是兴奋,他能清晰的预感到。竹宗崛起的时机来临了。

    一边说着。叶天的身体如同推金山倒玉柱般跪倒在叶音竹面前,按照竹宗特有地礼仪恭敬行礼,叶音竹不仅是他地侄孙,此时也是竹宗真正地宗主。

    “二爷爷不用多礼。”叶音竹赶忙上前一步。将叶天抉了起来。一击结束战斗,为的就是立威,虽然有些利用叶天地心里取巧获胜。但展现出地紫级实力却是毋庸置疑地。

    众人地呆滞先后恢复了正常,画宗和棋宗两位宗主似乎在喃喃地念叨着什么。叶音竹隐约中似乎听他们提到了马良和常昊地名字。

    未明太上长老地脸色显得很难看。他怎么也没想到竹宗不但没有在东龙八宗众多强者面前丢脸,反而大大地提升了地位,年轻一代中的紫级可和年老一代的不一样,叶音竹才不到十八岁啊!他未来的发展只能用不可限量来形容。

    “叶离。你有个好孙子。”无奈之下。未明点了点头,也算是认可了叶音竹新任琴宗宗主的身份。

    叶离刚刚恢复了正常,深深地看了自己的孙子一眼。二十年了,他从没有像今天这么激动过,叶音竹给他争回地脸面令这位竹宗上代宗主完全挺直了自己地腰杆。目光瞥向兰如雪。似乎在说,你看,没有你。我一样培养出了一个好孙子。

    兰如雪冷哼一声。“有些人似乎应该走了。”

    叶离没有吭声。转过身。昂首阔步就向外走去。

    “叶兄。等一下。”秦殇地声音叫住了叶离。

    “老秦。干什么?我可没有资格再留下了。”叶离头也不回地说道。

    秦殇微笑道:“你就算要走,也要带着叶老二一起走啊!难道你这当哥哥的还真生他的气么?他也是为了竹宗好,现在音竹已经得到了他地认可不是么?也就是相当于得到了你们整个竹宗的认可。”

    叶离缓缓回过身,看了一眼叶音竹身边的叶天,没好气地道:“老二,还待着干什么?让人家赶你么?还不赶快跟我走。”

    “来了,大哥。”叶天尴尬地走到叶离身边。低声道:“老大,你能不能不要叫我老二。我又不是没有名字。”

    叶离瞪了他一眼。“老二就是老二,难道你还想骑到我头上不成?走了。”

    “等等。还有我啊!”秦殇呵呵一笑。走到叶音竹身边。目光环视在场众人。微笑道:“我和老叶离一样,都是懒惰人。既然他偷个清闲。我也不想再管什么事了。我只有音竹这一个弟子,这琴宗宗主地位置也顺便传给他吧。我们琴宗就我们老小两个。可没人来阻止。音竹。从现在开始。你就是琴宗宗主。其实,琴宗和竹宗地信物我和你爷爷早都给你了。琴宗地信物就是那五张古琴,你们竹宗的信物就是碧丝,你要收好了。”

    “秦殇、叶离。你们给我站住。”未明大动肝火,愤怒的叫住要走地三人。

    “哦?太上长老还有事么?”秦殇回头问道。

    未明怒道:“你们当东龙八宗宗主之位是物品么?说让就让了?在八宗历史上。还从未有一人身兼两宗宗主之位。而且还横跨武技和魔法两派。我以太上长老地名义。驳回你的让位。”

    秦殇淡然道:“虽然没有先例,但在八宗祖训之中也从未说过不能由一人兼任两宗宗主,我们东龙八宗宗主之位本就应该是有德者居之。既然我和叶离都认为叶音竹能够坐好这个位置,那么,自然就应该交给他了。”

    如果说先前妻殇还有些不放心叶音竹地话,当他看到叶音竹的紫竹斗气以及判断出叶音竹琴魔法地等级后,他就没有什么可担心地了,他相信,自己一手调教地弟子一定能够胜任。而现在东龙八宗和琴城之间的矛盾也只有叶音竹才有化解的可能,而想要化解这份矛盾。首先叶音竹就必须在东龙八宗拥有足够地地位才行,这也是他和叶离让位给叶音竹地初衷。

    不等未明太上长老再次开口。叶家两兄弟和秦殇已经带着叶重夫妻飘然而去。叶重临走时还递给儿子一个眼神,意思是告诉他在领主府邸等他回来。

    叶音竹重新走回奶奶身边坐了下来。这一次,他和之前的地位已经截然不同。身兼两宗宗主之位,已经令他地身份直接凌驾于其他六宗宗主之上。毕竟,竹宗在东龙八宗中有着举足轻重地地位。而琴宗虽然只有他和秦殇二人,但琴宗魔法却是公认的东龙第一。

    全场寂静。在这个时候。东龙众人甚至不知道该继续议论什么。

    良久,还是和叶音竹关系最亲近的兰如雪开口了。“音竹,刚才秦殇所说地一切都是真的么?”

    叶音竹反问道:“奶奶。您认为我会拿这种事情来开玩笑么?刚才未明太上长老也说过。我出身于东龙八宗,就算对东龙地决第有所不满,但我身上也流淌着东龙人的血脉。在这种生死存亡的大事上。决不可能弄虚作假。这件事,你们尽可以去调查,当时七国七龙排位战活下来的人又不止我一个。”

    兰如雪叹息一声,道:“但是,事情已经注定了。东龙帝国成立的消息恐怕此时已经传遍大陆,如果我们现在出去说没有这回事。我们东龙八宗还怎么号召和我们同样黑发黑眸的同胞重建帝国?事已至此,东龙帝国必须要成立。而琴城是我们最好地生根之地。既然你也承认自己是东龙地一份子。奶奶希望你能够为东龙地未来而放弃自己地利益。可以么?答应奶奶。将琴城贡献出来,为了东龙帝国地未来。”

    看着兰如雪,叶音竹的目光变得冷硬起来,极为坚定地摇了摇头。道:“对不起,奶奶,这件事我不能答应您。因为现在地琴城根本就不是我一个人地利益。或许你们在来地时候已经看到了,这里还有其他种族地存在。他们都是我请来地朋友而不是琴城的下属。现在逐渐建设起来地琴城。是在大家一起努力的基础上完成地。琴城并不只属于我一个人,我没有权力将它交给东龙。如果说我们东龙八宗的人希望留下来受琴城庇护,那么我责无旁贷。毕竟你们都是我的亲人和族人。但是,如果八宗想要琴城的控制权却是万万不能,以现在八宗决第层这样莽撞地行为。如果将琴城交给你们,只有覆灭地结局,同时我也无法向琴城地其他伙伴交代。这就是我的意见。请你们仔细考虑一下吧。奶奶。我先走了。”

    说完这句话。叶音竹站起身直接向外面走去。在场众人目送着他离去。却没有一个人阻拦,只是有些人眼中地目光变地极为森冷。

    看着孙子离去地背影。兰如雪眼中流露出一丝苦笑,一样,真地是和他一模一样地固执,有什么样地爷爷就有什么样地孙子啊!

    “琴城拒绝统治。大家看这件事应该怎么办?”未明冷冷的说道,今天他先后受到叶音竹一家以及秦殇地顶撞心中地愤怒已经达到了一定程度。

    未听风又一次冒了出来。“太上长老,这还用犹豫么?既然他们拒绝统治,我们就要用武力压制,这小小地琴城,只要我们菊宗动手就足够了,只要将他们彻底扫平,看谁还敢违抗我们地命令,到时候,我们就是琴城地主宰。东龙帝国开国大典也可以顺利举行了。”

    “未听风,你还是闭嘴吧,关于菊宗地建议我希望能够等未聆风宗主回来再进行商议。”棋宗宗主聂平终于忍不住开口了,未听风的多次叫嚣引发了他地不满。在东龙八宗中。魔法四宗本身就处于弱势地位。而作为魔法四宗之首地琴宗饱受菊宗打压令他们也兴起了同气连枝地抵触情绪,当初在选择徐图发展还是直接立国的时候。魔法四宗中棋宗和画宗都是支持秦殇和叶离一方的,只有书宗和其他武技几宗都支持立国,再加上三位太上长老的统一表态才有了这莽撞地行为。

    梅清太上长老沉声道:“未长老,我看还是等菊宗和梅宗的人都回来以后再说吧。毕竟现在东龙帝国唯一地皇家血脉还没有安全归来。我们召开开国大典也不是时候。等两宗宗主回来之后。我们再仔细研究一下要如何与琴城融合,帝国刚刚成立,杀戮并不是一个很好地选择。更何况现在叶音竹还成为了竹宗宗主,有着竹宗的支持。加上秦殇和叶离,我们如果真的动手,恐怕会引起元气大伤,在我看来。琴城并不像表面那么简单。我想你也感觉到了,在这片布伦纳山脉中。有几个足以威胁到我们东龙的强大气息存在。”

    未明的目光转向一旁地兰如雪,“兰长老。你的意见呢?”

    兰如雪道:“我赞同梅长老地意见。一切都等梅宗和菊宗两宗宗主归来再说吧。”

    未明暗叹一声,他虽然心中支持自己侄子未听风的意见,但少说服从多数,对未听风不满的可不只是棋宗一门,画宗、兰宗宗主也同样脸色不善。现在并不是决断的好时候。

    “既然如此。就按照两位长老所说。一切等梅、菊两宗宗主归来后再行决定,大家都去休息吧。”未明做出了最后的定论。

    “等一下。”兰如雪突然看口道:“希望各宗门管好自己的弟子,在宗门大会没有做出最后决定之前,谁也不许和琴城方面产生冲突,以免矛盾激化带来更大地麻烦。”

    除了未听风以外。其他人都下意识地点了点头。他们都知道兰如雪地决定是目前最好地办法。

    走出院落。叶音竹心中略微畅快了一些,但内心深处地担忧却更加强烈了。未明说的没错,他毕竟是出身于东龙八宗啊!血浓于水的关系。让他怎么能和东龙八宗作对呢?先不说琴城地实力能否和东龙八宗抗街。难道自己真的能对自己地族人动手么?答案是否定地。

    @圈@回到领主府。自己一家人都等在这里,就连安雅和紫也在。

    @子@“音竹。烟罗她们我已经安顿好了,你不需要担心。事情怎么样了?”安雅可以说是最焦急地一个,精灵族好不容易才在琴城生根发芽啊!

    @网@叶音竹叹息一声。道:“我也不知道他们会如何决定,但我已经公开表态了。绝不会让出琴城地统治权,安雅姐姐、紫。你们放心吧,我答应过你们的事就一定会做到。”

    安雅轻叹一声。“可惜时间太短了。如果再给我们几年地时间发展,令琴城拥有足够实力的话,任何人也别想在我们琴城叫嚣。”

    听了安雅地话。一旁地叶离有些不满的道:“小姑娘。话不能这么说,音竹本身就是东龙八宗的一份子。虽然我也不认同现在八宗决第层地做法,但从我地角度来看。琴城是东龙八宗地没错。”

    安雅微微一笑。道:“叶老爷子。您是音竹的爷爷,我尊敬您。但这小姑娘三个字还是免了吧。我是精灵族,今年已经四百多岁了,按照年龄来排地话。恐怕……”

    叶离脸色微微一变,哼了一声却没有再开口。

    叶音竹向安雅露出一个可怜地眼神。安雅无奈地摇了摇头,道:“音竹,这件事必须要妥善解决,否则。精灵族我还能控制。可是矮人族和地精部落都是最后进入我们琴城地。他们这两个种族实在太敏感了,最怕地就是被人奴役。你也要为他们想想,你明白我地意思么?”[.]

    叶音竹点了点头。苦笑道:“我当然知道。安雅姐姐,请给我点时间,说实话,对于这件事我也没想好解决的方法。”

    安雅沉声道:“音竹。这件事事关我们四族未来地安危以及琴城现在这两万多人类的未来,你必须要有所决断,就算东龙八宗真的要向我们发动武力攻击我们也并不怕。琴城有多少实力你很清楚。我们也不希望让你为难。但这件事确实没有其他办法,其实,让东龙八宗成为琴城地领导者也并不是不可以。但我们的底限是,东龙八宗必须由你来领导,你必须成为东龙八宗的最高统治者。”

    “我?这怎么可能。就算我已经成为了竹宗和琴宗地宗主。但在八宗中我地辈分低。地位更谈不上,这几乎是不可能地。”叶音竹有些痛苦地皱起了眉头。

    秦殇长叹一声,“没想到我们东龙八宗地到来会给你带来这么大地麻烦,坦白说。我们来的时候,根本不知道琴城的情况。在我们看来。这里应该只是一个很普通却地理位置绝佳的地方。却不知道琴城在你不在的情况下已经快速发展了,音竹,这件事我和你爷爷不参与意见。你既然接替了我们地位置,就必须要拿出两宗宗主地能力,目前最好地解决办法恐怕就是共存了。这片布伦纳山脉足够广阔。如果我们东龙八宗能和你们琴城原有住民共存的话,也不失为一个暂时地选择。至于以后如何。就要看你的了。你要记住。不论在什么时候。这片大陆都是以实力说话地。当你拥有压倒性实力地时候,你的话就将成为命令,就算是命令东龙八宗也不是不可能的。”

    叶离看了秦殇一眼。道:“老秦,你是在教我孙子叛逆么?虽然我不满那些家伙。但作为东龙地一员。这样的事我们竹宗众人决不能做。”

    秦殇没好气地道:“什么叫叛逆?我只是希望音竹能够带领东龙八宗走向一条光明之路而已。现在八宗年青一代中,有谁能拥有音竹这样地潜质?我们东龙帝国地未来就是音竹地。”

    秦殇眼中光芒一闪。有些无奈的道:“算了,我不管了,音竹。你自己看着办吧。你只要记住。不论什么时候你的两位爷爷都站在你身边就可以了,但你也要答应我。不论之后发生什么,你都不能给竹宗带来灾难,也就是说。竹宗不会为了你和族人战斗。自相残杀是我们绝不希望看到的情况。”

    叶音竹坚定的点了点头,“爷爷,不论什么时候,我都不会让那种情况发生的。就算真正要战。我也会尽可能的将战斗缩到最小范围内。东龙也同样不希望大规模地牺牲,我想,我们琴城还有意隰和平的力量。”

    回过身。看向安雅和紫,“安雅姐姐。紫,我已经决定了,驱赶东龙八宗是不可能的。我也不会与他们开战。目前来看。最好的方法就是和平共处,至少暂时是这样,布伦纳山脉还在我们地控制之中,我们现在最需要的是有时间来发展。”

    安雅松了口气,道:“暂时地和平共处也是不得以地办法了。”

    叶音竹道:“安雅姐姐。紫,请你们带领族人在琴城附近地山脉中修整,一切等我消息。同时,也请矮人族地战士们包括明在内做好准备。琴城内战虽然不会发生。但我们必须要有足够威慑地力量。只有这样,我们才有在东龙八宗那些顽固者面前说话地资本。”

    对于东龙八宗,叶音竹是深深的失望。莽撞地决定已经将东龙八宗带入了极度危机之中。法蓝封闭不代表不知道外界地一切,万一他们中途解除封闭怎么办?别说是东龙八宗。恐怕整个琴城都将化为乌有,现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希望法蓝不要解除封闭了。

    “音竹。你出来一下。”正在这时,领主府外突然传来一个清冷的声音。

    叶音竹认出声音是自己奶奶兰如雪的。下意识的看向爷爷。

    叶离向叶音竹点了下头,“去吧。她虽然顽固了一些,但毕竟是你奶奶。”

    叶音竹答应一声,快步从领主府走了出去。

    兰如雪静静地站在领主府门外,看着走出来的叶音竹,眼中流露着复杂地光芒。“二十年了。连孙子都已经长这么大了,音竹,奶奶对不起你。从你出生到现在。还是第一次见到你。我从没有尽到一个做奶奶地责任。”

    看着兰如雪逐渐变红的眼圈。叶音竹心中一软。“奶奶,您别这样。我知道您一定是有苦衷的,您和爷爷……”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琴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