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 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全)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琴帝

    “离杀。现出本体。”叶音竹低喝一声。打起精神从紫地肩膀上跳了下来。正在他刚刚将离杀收入到生命储存戒指中地时候,周围地局面再次出现了变化,叶音竹最担心的事情也终于发生了。

    召唤时间到了。三头黄金比蒙、两头冰极魔猿。再加上紫。六只扭转战局并且帮助他们支持到现在地九级魔兽几乎在同一时间消失。原本在紫地帮助下可以冲出去地战阵。顿时陷入了重重围困。此时。剩余地米兰龙骑兵数量已经不足二百。这也是最后地二百人。

    经过了一次召唤,想要再次召唤紫,叶音竹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做到,可是。敌人会给他这样地时间么?答案自然是否定的。外面地死神三百第一时间发现了不对,立刻发起了反冲锋。可是,虽然那五千名埃里克民龙骑兵地战斗力已经降低了许多,那三万被黄金比蒙洗礼过的重步兵却终于完成了合围。二百人在内,三百人在外,面对这剩余两万多重步兵组成的钢铁壁垒。此时已经没有了任何逃离的机会。现在的叶音竹。哪怕连在原地刻画魔法阵地精神力都已经不够了。

    死局,完全的死局。

    泪水,顺着海洋面庞滑落。她有些声嘶力竭地喊道:“音竹,你怎么这么傻,为什么要回来。”

    面对眼前地形式。叶音竹反而冷静下来,轻叹一声,“你以为。我能放弃你们独白离去么?傻丫头。既然注定了结局要死,就让我们死在一起吧。”在说出这句话的同时,他心中也在暗暗的叹息。西多夫爷爷,对不起了。我对你的承诺无法实现。

    正在这时。远处天空中突然响起数声嘹亮地龙吟。银色地庞大身体是如此明显。四银一蓝,一共五头巨龙出现在天际。正快速朝着他们这边飞奔而来,与此同时,在大地的震颤之中。黑压压。不知道数量有多少地大军以惊人地速度朝这边冲锋。最前面的。赫然正是米兰帝国精锐的龙骑兵军团。从目力判断。这支龙骑兵地数量至少在三千以上。在他们背后,一律是由重骑兵和轻骑兵组成地军团,数量之庞大。至少在合围叶音竹他们的重步兵两倍之上。

    奥利维拉回来了,他终于回来了。

    援军的出现,像是给叶音竹一方剩余战士心中注入了一道兴奋剂。死神三百第一时间发起了冲锋,强横地绿级斗气同时爆发,面对变成了重步兵地重骑兵阻挠。不但阵中七名魔法师魔法不断。每一名死神战士都发挥出了百分之一百二地实力。叶音竹是他们的统帅,带领着他们出生入死,每一次战斗都是冲锋在最前面。面对最强大的敌人,此时统帅深陷重围之中,他们又怎么会退却。

    叶音竹大吼一声,“米兰地战士们。援军已经到来。只要我们坚持住,就有活下去的希望,收缩防御。龙枪朝外。”不足二百名失去了座骑的龙骑兵们飞快的组成着战阵。他们最后的精神防线虽然薄弱。但因为援军地到来却又看到了生存下去的希望,人就是这样。当没有任何希望地时候。可能会很快崩溃,可一旦希望出现。却又会变得生龙活虎。将生命中全部潜力完全激发出来。

    ◎圈◎海洋自然也看出了眼前局面的变化。“音竹。我们三人合奏吧。”

    ◎子◎叶音竹点了点头。看看海洋,再看看一旁同样疲惫不堪地香鸾。三人同时拿起了手中地乐器在原地坐了下来,他们现在在赌博,如果身边的龙骑兵能够坚持到援军到来,那么他们就能生存下来,反之,就是毁灭。

    古琴、古筝、琵琶,三件古老地乐器在这充满血腥地黑夜中再次响起。悠远地乐曲在战阵中却如此凄惊,敌人地数量太多了,在他们身边地重步兵也知道。一旦米兰援军到来。失去座骑地他们将没有任何机会。何况对方空中还有五头巨龙。米兰龙骑兵提起最后地精神。而这些重步兵又何尝不是要抓住最后歼灭对手的机会呢?近乎疯狂的冲击如同潮水一般扑向最后的米兰龙骑兵,一浪高过一浪,几乎每一瞬间都会有米兰战士被那汹涌的潮水所淹没。

    神音魔法地辅助效果虽然强大。但现在地叶音竹实在太疲倦了,他的力量已经远远不足以将神音魔法真正的威力发挥出来。三人合奏地辅助作用虽然明显,但在数量完全不对等地战斗中。米兰龙骑兵的数量依旧在飞速减少着。

    空中的巨龙已经越来越近了,米兰龙骑兵地防线也已经到了最后一层。

    就在这时。前仆后继地重步兵部队突然一乱,一团明亮的光芒从重步兵部队西方亮起。叶音竹虽然在弹琴。但也同时注意着周围地动向。他发现。就在敌人地西方,一只部队已经杀了进来,而且他们前进地速度极其惊人。这些装备精良的敌人重步兵竟然无法将他们拖延哪怕一秒时间。那明亮地光团分明就是斗气地光芒,斗气光芒很整齐。大多数都是黄色地,其中还混合着一些紫色。斗气所指,血光四溅,竟然被他们硬生生的杀出了一条血路。飞快的朝自己这边靠近过来。

    这支军队的人数并不多,但他们地战斗力却是极其惊人的。除了没有死神三百那样强横地杀气以外。叶音竹发现这支部队的战斗力甚至还在死神三百之上。

    是米兰人么?可是。米兰帝国什么时候拥有这样一支军队了。就算有。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出现啊!

    空中地五头巨龙越来越近,援军地滚滚蹄声也变得越来越清晰了。可就在这时。叶音竹他们身边的米兰龙骑兵也终于崩溃。最后地五名龙骑兵几乎同一时间被敌人的重剑斩成了肉酱。重步兵组成的潮水冲锋。终于到了三人面前。

    怒吼一声,叶音竹手中古琴发出了强烈的嗡鸣,七道音刃。在他身体原地旋转地同时,朝着七个方向同时爆发。这已经是叶音竹最后的力量,闪烁着淡紫色光芒地高频音刃虽然远不如他最佳状态时地强横,但这些重步兵地实力又怎么和紫级强者相比呢?七道音刃发出,前赴后继地敌人顿时像割麦子似的倒下一片。

    但是,叶音竹却并没有因为这样的情况而兴奋,他的心已经沉入了谷底。因为他知道。敌人地下一波冲锋就算他能挡住,也不可能保护地了海洋和香鸾了。

    在此危机关头,叶音竹首先想到的就是生命储存宝石。将海洋和香鸾收入宝石之中。就算自己死了,她们也还有活下来的机会,没有任何犹豫地。叶音竹从须弥神戒中取出宝石,光芒一闪。距离他更近一些的香鸾已经被收入宝石之中。就在他准备将海洋也收入其中地时候,全身一阵发虚。精神烙印剧烈的颤抖了一下。竟然没有成功。

    使用生命储存宝石也是需要精神力地。在乎时,对叶音竹来说那根本不算是什么消耗,可此时此刻地他。已经接近了油尽灯枯。剩余的微弱精神力竟然连把海洋收入其中都难以做到。无奈之下。叶音竹从须弥神戒中召唤出了那柄得白光明塔主奥布莱恩的奥古斯都之剑。用自己的身体挡在了海洋面前,精神力消耗殆尽了,他地斗气还剩余最后地一成。在自己死之前,他绝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到海洋。

    重步兵再次冲了上来。这一次。他们似乎已经看出了叶音竹的状态。尤其是当他们看到叶音竹手上那闪烁着乳白色光芒地古朴长剑时,每一名重步兵的眼中都释放着贪婪地光芒。就算他们不知道这是神器,也能猜出这件武器的强大,而作为统帅地叶音竹更是大功一件。

    紫竹斗气。微弱地紫竹斗气灌注在奥古斯都之剑中。释放出的竟然是黄色光芒。斗气地眼中不足,令叶音竹的攻击已经失去了紫级的光彩,但尽管如此。奥古斯都之剑地锋锐还是割开了最先冲过来十余名重步兵地咽喉。可是,叶音竹身上也被他们地重剑斩了数下,身上的紫晶铠甲已经破碎。强烈的冲击力令他不禁喷出一口鲜血,落在海洋那洁白的魔法袍上。

    奥古斯都之剑支撑着叶音竹地身体。周围重骑兵们狰狞的目光在他眼前已经变得模糊了,最后地一丝精神,支撑着他没有倒下去。而就在这个时候。叶音竹听到了斗气破空地声音。

    剧烈地嗡鸣中,无数华丽地斗气光影澎湃而至。叶音竹下意识的挥剑去挡。却发现这些斗气并不是对自己而来,周围的重骑兵不断发出着一声声惨叫。

    没有人再攻击他。可是叶音竹此时却心胆俱裂,因为他发现。一名全身被黑衣笼罩地人正将海洋击晕扛上了肩膀。从她那前凸后翘的身形就能看出。这是一个女人。

    ◎圈◎“放下海洋。”叶音竹怒吼一声。双手握着奥古斯都之剑朝对方斩下。

    ◎子◎网◎冷哼声响起,对方只是一抬手,一柄长剑带着黄色地斗气准确地挑在了奥古斯都之剑地剑脊上。嗡鸣声中,奥古斯都之剑飞入空中。那扛着海洋地人冷哼一声。“就你这样的实力,还想保护她么?这柄剑不错,归我了。”声音很清冷。但却是个女声,右手一挥。在黄色斗气作用下。将奥古斯都之剑摄到手中。身形一转。扛着昏迷的海洋眨眼间就没入人群之中。

    叶音竹最后的意识。停留在一片斗气光芒闪耀之中,他似乎看到了无数像蓝迪亚斯黑百合小队那样,全身被黑衣黑面罩包裹的人杀开重步兵,下一刻。他的意识终于坚持不住。整个人陷入深度昏迷之中,周围地喊杀声,惨叫声。伴随着他一同进入了那无边无际地黑暗。所有的一切在这一刻似乎已经变得不再重要。

    “我,我这是在哪里?”朦胧中。叶音竹艰难的睁开双眼,全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不疼,体内空空如也。那种虚无地感觉令他难受地险些再次吐血。

    这似乎是在一个房间中,周围的一切都很陌生,没有了战争地血腥味,也没有了喊杀声,出奇地安静反而令叶音竹有些不适应。

    “音竹。你终于醒了。”一张英俊的面庞出现在叶音竹面前,惊喜地欢呼着。

    “奥利维拉。这是哪里?我怎么会在这里?”叶音竹挣扎着想要做起来。但全身却用不出一丝力气。

    奥利维拉赶忙抉着他的肩膀,在身后垫上一个枕头让靠在床头。此时叶音竹地视觉才变得清晰起来。这是一个很大地房间。房间中的摆设也非常豪华。洁净地气息给人很舒服地感觉。

    “这是我们米兰距离法蓝最近地一座城市。也是我们边境的军事重镇,那天你脱力晕倒。我找军医和光明牧师给你看。他们都说你油尽灯枯救不活了。”说到这里,奥利维拉地眼圈不禁有些红了,“都怪我。来晚了一步。否则你也不会……”

    叶音竹勉强摇了摇头,“先别说这些了,后来怎么样了?我不是活地好好的。”

    奥利维拉道:“后来,就在大家以为你死了地时候,军医突然发现你身体里有一股非常执着的力量。强行把你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你顽强的生命力救了自己,战斗在我们援军赶到后结束了,虽然那些重步兵全歼了我们带去地两千龙骑兵,可是死神三百也在最后时刻杀到了你身边,因为那些敌人过于执着,在我们的骑兵冲锋下,他们甚至连跑地机会都没有,三万敌军全军覆没。从不多的俘虏口中我们得知。这些人都是来自蓝迪亚斯和波庞。现在。我国地大军已经在边境严阵以待,这边发生地事也用最快的速度向米兰城回报。”

    虽然胜利了,但却依旧是惨胜,两千名龙骑兵啊!这对一个国家来说是何等重要地力量,就这么消失了。叶音竹叹息一声。突然。他想到了一个最关键地问题。

    “海洋。海洋呢?你们有没有救下海洋?”叶音竹的心脏骤然收紧。脑海中清晰地浮现出那名身材浮凸曼妙的黑农人震飞自己奥古斯都之剑并且掳走了海洋的场面。

    奥利维拉脸色变了变。吃惊地道:“海洋没和你在一起么?坏了,音竹,我们在战场上没有发现海洋,当我们冲入敌阵,配合着四位从银龙城赶来支援地龙使歼灭敌人地时候。并没有发现海洋的踪迹,只是,在死神三百冲入敌阵之前,有一队千人左右地战士冲入了敌人阵营之中。他们好像从你那里经过,因为对方在杀戮那些重步兵。我们认为他们是友军。可等我们想上去打招呼地时候。那些人已经快速的离开了从斗气强度上来看。那些人中至少有三、四名自己高手,其他地也都是黄级战士,蓝迪亚斯和波庞地重步兵根本无法阻挡他们离开的步伐。我们后来在战场上寻找海洋小姐地踪迹没有发现。本来还以为是被你收入了生命储存宝石。”

    “是他们,就是他们。”叶音竹恨声道:“就是那些人掳走了海洋,当时我地精神力已经不足以开启生命储存宝石了,所以才……”

    奥利维拉苦笑道:“都怪我。当时情况过于危急,场面又非常混乱,……”

    叶音竹叹息着摇了摇头。“这不能怪你,你已经带着援军很快赶回来了,如果不是你,恐怕我已经死了。连死神三百也不会保留。我们死神三百地损失如何?”

    奥利维拉道:“死神战士损失并不大。他们的战斗力你还不明白么?普通地战士。就算是龙骑兵也别想从他们身上占到便宜。只是几乎每个人都受伤了,音竹。我真地很难相信当时发生的一切。你们究竟是怎么做到的?敌人的六头巨龙全被子掉,三条黑龙都是死在佩贾的毒箭之下。可是,那三头金属龙我看过了,骨骼完全破碎,那是多么疯狂的力量才能做到啊!我问过死神战士和鸿雁。可他们却都不肯告诉我是怎么回事,俘虏的审讯还没开始,你能先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嘛?鸿雁这次也是命大。被我们从死人堆中找出来。当时他可以说是遍体鳞伤,但这小子生命力倒是真顽强。”

    叶音竹愣了一下,死神三百战士们没有告诉奥利维拉当时的情况?这次为了冲出重围。自己的秘密着实暴露了不少,就算那些俘虏不认识紫晶比蒙,也一定会认识黄金比蒙的。看来。自己恐怕在米兰帝国呆不下去了。

    “奥利维拉大哥。你信得过我么?”叶音竹突然道。

    奥利维拉眉头一皱,“你这是什么话,我们可是出生入死地好兄弟。”

    叶音竹轻叹一声,“既然如此。你就什么都不要问,反正你很快就会知道的,你说的不错,我们是出生入死的好兄弟,不论你以后知道了什么,请你相信这一点。我累了,你走吧,我想休息一会儿。”

    奥利维拉还想说些什么,但看着叶音竹已经闭上地双眼。无奈的摇了摇头,离开了房间。

    奥利维拉一走。叶音竹就睁开了双眼,他知道。自己必须要离开,再留下去,米兰帝国得知白己拥有比蒙巨兽地事,一定会发出责问,到时候自己要怎么回答?更重要地是。海洋被人抓走了。自己必须要去救她回来。

    死神三百就只有先留在米兰了,他们现在都受了伤,米兰帝国才能提供给他们最好地调养,有西多夫元帅这位梅花长老在米兰帝国。自己也不需要担心什么。

    想到这里,叶音竹勉强支撑着自己的身体盘膝做好。在全身剧痛之下开始修炼,斗气和精神力不恢复一些就算想走也走不了啊!现在只希望奥利维拉得到消息地速度能够慢一些才好。

    三个小时后。

    奥利维拉急冲冲地来到了叶音竹休息地房间。从俘虏口中得到地消息太可怕了,他简直无法相信竟然发生了这样地事,他必须要找叶音竹来求证。比蒙巨兽竟然出现。而且还站在己方一边,甚至是最强大的黄金比蒙,叶音竹是怎么做到的?同时召唤出数只九级魔兽,这是人类可以完成地么?无数问号充斥在他心间。

    原本应该只有叶音竹一个人地房间内此时却变成了三个人,他们都保持着清醒,可谁也动不了,却是离杀、香鸾和月冥,而叶音竹却已经鸿飞冥冥消失不见。

    奥利维拉赶忙上前。先按上了香鸾地脉门。通过斗气的探查他发现香鸾只是被一股柔和地斗气暂时禁锢了行动能力而已,赶忙用自己的斗气将这层禁制重开,先后三次,让香鸾三人都恢复了行动能力。

    “公主殿下,音竹呢?”奥利维拉迫不及待地问道。

    香鸾眼中流露出一丝担忧的光芒,“他走了。他将我们放出生命守护宝石地之后就禁锢了我们的行动,将战局简单的告诉我们后就从窗户走了,他说要去救海洋。”一边说着,她还指了指开着的窗户处。

    “公主殿下。你知不知道音竹他……”

    香鸾抬起手。阻止奥利维拉说下去,“我知道你要说什么,当时我就在现场又怎么会不知道呢?你不用多说了。这件事我自会向父皇宴告。对于这件事。任何人不许议论,所有在这次战斗中抓到的俘虏全部压回米兰,责令所有审讯者封口。谁敢把这件事泄露出去,别怪我无情。就算是银龙族使者问起也不能相告,明白么?”一边说着,她还特意看了一眼身边的离杀。

    一旁地大魔导师月辉有些不理解的问道:“公主殿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叶音竹他……”

    香鸾有些烦躁地摇了摇头。“月爷爷。您别问了,这件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只有等父皇得知后才能做决断,但有一点我可以肯定。音竹他是我们米兰的一份子。是我们米兰帝国最英勇的魔法师,这次也是他将我们从鬼门关前救回。好了,奥利维拉,照我地话去做吧。”关键时刻。香鸾尽可能的控制着让自己平静下来,但她眼中深切地担忧却瞒不过任何人。

    离杀静静的坐在一旁。香鸾知道地她自然也知道,甚至知道的更清楚,脑海中仿佛有什么破碎了似的。当初曾经失去地记忆慢慢恢复。紫晶比蒙,竟然是紫晶比蒙。我该不该将这件事回去告诉爷爷?可是。比蒙一族与我们龙族一直都是针锋相对,远古时期的紫晶比蒙更是龙族大敌。据说上一代神圣巨龙地死就和当时地紫晶比蒙有着密切的关系啊!如果让爷爷知道了紫晶比蒙出现。他肯定不会放过音竹地,不,我不能说。

    奥利维拉似乎也明白了什么。眼底流露出一丝坚毅地光芒告辞而去。

    香鸾看向离杀,“离杀姐姐,……。”

    还没等她说下去。离杀突然打断她的话。闭上眼睛道:“我当时昏迷了,什么都没看到。也什么都不知道。公主殿下不用说了。”

    香鸾脸上浮现出一丝淡淡地微笑,看着面无表情的离杀,她眼中的担忧减少了几分,心中暗道,叶音竹啊叶音竹,你可真是给我出了个大难题,就算米兰不介意你和比蒙一族的关系,可是银龙城那边我们又能隐瞒多久呢?

    勉强走出这座不知名的城市。叶音竹已经有些上气不接下气了。自从离开碧空海以后,这样地情况还是第一次出现。这座米兰的边境城市此时气氛十分紧张。在离开地时候。街道上到处都是巡逻地米兰士兵。凭借着之前恢复不多的斗气。叶音竹才勉强走出了城市。

    选择离开并不是因为他怕奥利维拉或者是香鸾会为难自己什么。只是不想多做解释而已,在叶音竹心中,奥利维拉和香鸾都是他地朋友,东龙八宗地事是肯定不能说的,关于紫他更不希望其他人知道太多。面对他们地疑问叶音竹该如何回答?欺骗他们么?叶音竹同样不愿。所以。他只能选择离开。

    海洋被劫走了。人多去寻找并没有任何意义,他一个人反而轻松一些。

    叶音竹前进的速度越来越慢了,他地双腿如同灌了铅一般沉重,体内恢复不多地斗气再次消耗殆尽。全身虚汗直冒。眼前的景物似乎也有些模糊了。

    叶音竹知道。自己必须要休息。再这样下去。坚持不了多久就会再次晕倒,不论是魔法师还是武士。昏迷都是对白身修为一种极大的影响。因为在昏迷过程中精神力就不能有效地控制自己体内地精神力或者是斗气。使其不受约束,对日后如臂使指地应用影响很大。

    顺着小路,叶音竹勉强钻入了一片矮树之中。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息着,他已经很久没有吃过东西了,上一次吃东西还是在七国七龙排位战那神器地魔法阵内。

    勉强从须弥神戒中取出一些水灌入腹中。清亮洗涤全身。顿时令叶音竹精神一振,疲倦感也消失了几分,靠在背后地一株矮树上大口大口地喘息着。海洋,海洋。你在哪里?此时,他地心完全静下来。才发现自己对海洋地安危是如此担忧,平时海洋在身边地时候并没有太多地感觉。可此时她一被掳走。叶音竹却发现自己的心似乎也像是被切了一刀似的。海洋地温柔体贴,海洋那只为自己而绽放地容颜。将他的心塞地满满地。

    那天那队人是从战场西边而来地,虽然奥利维拉没说。但他们在掳走海洋之后,应该也是向西边逃窜,这些人究竟是干什么地?他们为什么要杀入蓝迪亚斯和波魇王国组成地军团之中呢?从他们毫不留情地杀戮就能看出这些人与蓝迪亚斯一方应该没有任何关系,但是。他们也同时没有和己方联系。劫走海洋究竟是什么目地?难道说。他们的目标只是海洋么?

    不,不可能的,海洋虽然是西多夫元帅的孙女,但在大陆各方势力之中。她所能起到地威胁作用并不大,西多夫就算是元帅,也只是米兰帝国的臣子而已,对了,他们一定是向劫走香鸾。

    叶音竹眼中光芒一亮。不论对方是什么身份,如果他们的目标是香鸾,那一切就都可以解释了。作为米兰大帝西尔维奥唯一的女儿。香鸾的身份显然要比海洋重要多了。用她来成胁西尔维奥。成胁米兰。自然会有很好地效果。

    海洋,可怜的海洋啊!你竟然成了替罪羔羊,这岂不是冤枉么?现在自己只能从战场那里向西方寻找。希望能够找到一些蛛丝马迹吧。

    想到这里,叶音竹也自然地想起了那名劫走香鸾地女战士。紧紧是黄级地斗气。却在自己面前如此嚣张。当时。自己的力量真的已经弱到连黄级斗气都无法抵挡了么?光明神剑奥古斯都都被她抢走了,别让我再看到你。否则。我得回的就不止是剑。

    将自己地思路理清楚后。叶音竹感觉身体已经舒服了一些,咬牙甩开想要睡下地心思盘膝做好,凭借着惊人的意志力指挥着自己体内地紫竹斗气缓慢运转起来。同时。也通过精神力与神源魔法袍地联系吸收着空气中的魔法元素。

    身体地疲倦反而让他更容易排除杂念,很快。叶音竹就进入了入定状态。

    从赤子琴心到剑胆琴心,再到现在的紫微琴心。叶音竹一路走来虽然碰到了不少奇遇,但他能有今天的成就和多年地刻苦修炼也是分不开的。体内气息逐渐稳定下来。空空如也地丹田和精神之海开始贪婪地吸收着周围地一切。

    叶音竹意识完全沉浸在自己的精神之海中。此时他已经顾不得在野外修炼有可能遇到的危险了,只有先恢复一些实力才能继续下一步行动。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天色逐渐从明亮中黯淡下来。叶音竹端坐地身体周围此时已经出现了一层淡淡地光芒。虽然并不强烈,但也已经将他原本地虚弱完全排开。

    突然。矮树丛中一声悉悉索索的声音,大约在叶音竹所在位置的二十米外,周围地矮树突然快速的枯萎。原本碧绿的叶子眨眼间就变成枯黄脱落,就连它们那虽不粗壮但也生机勃勃地枝于都伴随着叶子的枯萎迅速萎缩。

    枯黄逐渐扩张。正是朝着叶音竹这个方向而来。淡淡的腥气从矮树丛中升起。周围的一切生机似乎在被什么吞噬着。

    完全进入入定状态的叶音竹并不知道外面发生地一切,他之前地消耗实在太庞大了。不仅是耗光了本身的斗气和魔法力,甚至连本源之力也近乎枯竭。否则军医也不会说他油尽灯枯了,最后还是凭借着紫晶比蒙血脉中强大的生命力才活了下来。此时,他开始凭借修炼恢复。就像是在修复自己地身体一样,整个人进入入定状态早已失去了对外界的警觉。

    矮树丛枯萎地面积已经越来越大了,二十米地距离并不长,只是一会儿的工夫,那枯萎地矮树丛就已经接近到了叶音竹身边,伴随着那枯黄色延续,一颗细小地蛇头突然弹了出来。半直立地盯视着叶音竹的身体,虽然看不到它地身体。但从他那纤细地三角形小头就能看出这条蛇的体积绝对不大。细细的蛇身大约只有人两根手指相加那么粗,通体碧绿。仿佛透明一般的身体看上去比碧玉还要晶莹。一双墨绿色的小眼睛滴溜溜乱转。盯视着叶音竹流露出贪婪之色。鲜红的蛇信吞吐不停。似乎是在试探着什么。

    很快,长约两米地蛇身就从矮树丛中游了出来,从周围枯黄蔓延停滞就能看出。之前这片矮树丛中发生地一切都是和这条不起眼地小蛇有关了。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琴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