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血光之灾血色卫队(上中下)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琴帝

    雨越下越大,视线也变得越来越不清晰了,阵阵冰冷的感觉从暴雨中传入每一个人体内,再灼热地鲜血只要从体内涌出。下一刻也会被这冰冷的雨水冲刷子净。

    死神五百战士地攻击是强悍的。而庞贝巨汉们的反击同样凌厉刚猛。这种只会依靠力量的强大战士第一时间选择了狂化,他们手中那巨大地狼牙锤挥舞起来。一旦落在身上。就算是死神战士这样地强者也会被第一时间击飞,不过。他们的战斗技巧和数量都已经落在了下风,在战斗经验极其丰富。杀气逼人地死神五百战士面前。这些庞贝巨汉已经完全被压制。至少从冲锋交手到现在。死神五百战士中只有伤者。还无一死亡,儿庞贝巨汉却已经死伤接近三分之一地数量。即使他们的伤者还能继续战斗。在两条金属龙重重砸入地面地瞬间,整个战局就已经变得不可逆转。

    而就在此时。佛罗王国血色卫队和空中那两头失去金属龙压制后重新恢复活力地风系八阶巨龙也终于来到了战场上,所有地一切,都向着米兰帝国最有利的方向发展着。

    手按琴弦。叶音竹嘴角处流露出一丝满意地微笑,《平沙落雁》琴宗九大名曲之一,效果:禁空,即使是九级巨龙,在自己达到紫微琴心之后想要飞在空中也决不可能,那种掌握全局的感觉令他分外舒爽,他甚至已经感觉到最后地胜利在向自己招手。

    但是,叶音竹流露出的这一丝微笑在下一瞬间却突然僵硬。深邃的眼眸瞳孔瞬间收缩,整个人都在这一刻僵持了。因为,眼前出现的这一幕对于他来说,绝对是难以想象的。

    叶音竹看到了什么,他看到了,那原本应该冲向敌人,彻底击溃波魇王国庞贝战队的血色洪流居然从侧面直插死神五百战士地阵型之中,半空之中。两团风系高级魔法旋龙斩同时落下。重重地轰在了得意非凡地冰极魔猿阿大身上。

    一碰碰血雾般的魔法元素疯狂的从血色卫队中释放开来。每一个被其笼罩的怫罗王国血色卫队士兵。眼中都释放着疯狂的嗜血光芒。他们手中的重剑如同屠刀一般。挥向了死神战士。

    “不——”叶音竹狂吼一声。整个人第一时间冲了起来,朝着战场地方向冲去,在这一刻。他的大脑已经陷入了一片混乱,为什么佛罗王国血色卫队出现地时候阵容会如此完整,比波压王国和蓝迪亚斯帝国的人还要完整。在这一刻他已经完全明白了。

    佛罗王国背叛了自己地盟友米兰帝国,在这场七国七龙排位战中,不论他们遇到己方三国还是遇到蓝迪亚斯一方地国家。都不会受到任何攻击。他们只需要全力去应对大白然灾害就足够了,而就在现在,就在死神战士们以为他们可以在佛罗王国血色卫队帮助下以最小的代价歼灭波魇王国地时候,整个占据出现了巨大地变化,谁能想到。佛罗王国会突然背叛,原本米兰一方地二对一。瞬间变成了蓝迪亚斯一方地二对一。而且还是最阴险的偷袭,在没有任何防备地情况下。整个战局顷刻间逆转。叶音竹在腾身而起。朝战场上奔去的时候。甚至看到战场后方那被砸出的两个深坑中。两团巨大地身影正在逐渐爬出来。

    完了。一切都完了。雨水令叶音竹眼前变得一片朦胧。为什么会这样?这都是自己地失误。固然佛罗王国的反叛谁也没能想到。但作为主帅。自己没能从蛛丝马迹中判断不妙。哪怕让死神战士们不要冲地那么快。晚一点再与波魇王国碰撞也不会如此被动,懊悔,愤怒,杀机,各种复杂地情绪几乎同时在叶音竹脑海中进发。

    一碰碰血光在战场上进发而出。在两团巨大的旋龙斩下。阿大口中发出不甘地怒吼,大蓬大蓬的血雾从他身上喷薄而出。将他那原本洁白地长矛染成了红色,他那愤怒的双眼不甘地看向空中那两头风龙,强撑着不让自己地身体倒下去,先后几名庞贝巨汉的狼牙锤重重地落在阿大身上。但他地身体却依旧屹立不倒。

    鲜血同时也在死神五百战士中释放着。在第一时间,血色卫队的重剑就砍在了他们身上,再好的制式铠甲也不可呢在如此近地距离内完全防御对手充满了斗气,蓄势待发地重剑啊!十余名死神战士第一时间倒在了血泊之中。他们甚至连遵从叶音竹的命令高喊法蓝退出战场地机会都没有。

    血色卫队首先选择地目标。就是死神战队最后面的魔法师们,魔法师无疑是最脆弱的。在到达战场上,他们也在队伍地最后方。长矛战士将他们放下投入战斗后。这些原本应该最安全地魔法师们此时却突然面临着敌人的攻击。

    死神五百久经战阵。在极北荒原甚至曾经面对过兽人十数万大军地围剿,战斗经验何等丰富。他们那强大的战斗力直到此时才完全发挥出来,那率先被砍倒地十几名战士并没有白死。他们在对手重剑砍入自己身体地同时,第一时间用身体挡住了对手前进的路线,在自己生命达到尽头地同时给伙伴们争取更多地时间。

    死神战士们顿时反应过来,此时此刻,没有人能够去想为什么盟友会突然变成了偷袭地敌人。他们只知道。谁攻击自己,就必须要将对方杀死。但是,此时他们正面面对的波魇王国庞贝巨汉们也在瞬间发挥出了更强地战斗力,死死的托着死神五百战士大量的精力、时间,战士们需要时间。而这时间从何而来?

    “魔法师,脱离战场。”大脑混乱只是瞬间就消失了,叶音竹第一时间做出最正确的反应,如此近距离面对对方精锐战士的攻击,魔法师根本没有任何反抗的可能。他们那些低级的瞬发魔法在大雨之中恐怕连用出来都困难,就算真地用出未了,又怎么能攻破对手地重铠呢?

    三十到血色激电第一时间笼罩了死神五百中三十名魔法师的身体。那是佛罗王国血法师地特有技能魔力汲取,这三十名火系魔法师地魔法力顿时宣泄而出,如果不能阻止那些血法师。他们甚至会被抽于。血法师身前有血色卫队保护,可这些死神五百中的魔法师面前有什么?什么也没有,眼看着。那一柄柄血色巨剑就朝他们地身体落了下来。

    如果在第一时间选择脱离战场,高喊法蓝,终究还是来得及的。毕竟,血色卫队是从侧面冲过来。那牺牲的十余名死神战士还是拖延了他们前进地步伐。所以说叶音竹做出了最正确地选择,但是。那四十三名魔法师在这一刻却没有一个喊出那两个字,这也是他们成为死神五百之后。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违背了叶音竹地命令。

    冰冷而死寂地光芒从每一名魔法师眼中亮起,眼看着那如同血色洪流冲击而来的血色卫队,感受着血法师正在不断抽取着他们的魔法力,四十三名魔法师毫无预兆的异口同声发出了震慑全场的咆哮。

    “死——神——不——灭一

    手中地魔法杖高高举起,所有地魔法师在这一刻仿佛进入了一个疯狂的境界,一团团碧绿的光芒从他们身上瞬间燃烧。在面对即将近身地重装甲血色卫队。他们竟然如同自杀一般。向对方发起了反冲锋。

    “不——”叶音竹狂吼一声。但此时还没有冲到战阵的他却怎么也无力阻止眼前这一幕的发生。

    四十三名魔法师,没有一个脱离战场。没有一个还停留在原地。他们瘦弱地身体在这一刻腰杆挺得笔直。就在这时,那些正在吸取着他们魔法力的血法师们骇然发现。自己竟然再无法从那四十三名魔法师身上汲取到哪怕任何一丝元素波动,在数百名血色卫队战士面前,原本应该脆弱到不堪一击的魔法师们。竟然带给了血色卫队一层深深地恐惧。

    碧绿。那是炫丽多彩的碧绿,下一刻,这碧绿却已经化为滔天巨焰。在这片广袤地大草原上,在狂风暴雨交加之中,那碧绿地烈焰却如同一团永不熄灭地灵魂之火瞬间释放。

    那是由四十三团火焰组成地碧绿烈焰,直径三百米内,原本无比充盈地水元素在这一刻竟然全部消失,有的只是暴怒的火,疯狂地火。绝望的火,牺牲地火,无尽地火……

    碧绿席卷。最先消失的就是那挺得笔直的四十三道身影,没有犹豫。也没有哪怕是一丝地后悔。那碧绿色的火焰燃烧的不仅是他们地**。同时,也是他们心甘情愿牺牲的灵魂。

    四十三名大魔法师啊!同时燃烧起的四十三团最坚定地灵魂,那是何等的火焰,碧绿席卷,那最美的绿色火焰之花如同横梗在极北荒原边界处的雷神之锤要塞一般,死死地挡住了血色卫队地去路。

    对于死神五百地战士们来说,这是死神的愤怒之火。是来白天堂之火,但对于佛罗地血色卫队来说。这确实毁灭之火,吞噬之火。

    顷刻间。上百名血色卫队地精锐重甲步兵被那炫丽地碧绿火焰完全吞噬,顷刻间。那三十名血法师的灵魂灰飞烟灭,烈火燎原。这才是真正地烈火燎原,但这燎原的确实死神之火。真正的死神之火。

    四十三名魔法师,四十三名真正的勇士,用他们的生命为代价,给这时间留下了最美丽也是最后地炫丽色彩。他们用自己的行动给其他死神战士们带未了生的机会。那足以媲美禁咒。甚至更胜于禁咒地强大魔法。只是一瞬间就将血色卫队冰消瓦解。在那碧绿地吞噬之中。能够剩下的血色卫队成员已经不足百人。

    碧绿地火焰就要熄灭了,暴雨重新侵占着曾经被它们笼罩的空间。四十三道身影,连带他们所有的一切,就要伴随着这最后地尾焰而消失。

    就在这时,一缕激昂的琴音瞬间响起。带着悲鸣,带着不甘。带着深深的懊悔。一圈光彩夺目地紫色光环从天而降。将那最后地碧绿笼罩在内,风雨再不能侵袭。而那一抹碧绿也如飞翔地灵魂般,伴随着那紫色地护卫朝疾驰而来的琴帝飞去。

    叶音竹怀抱中换了一张古琴。不再是刚才的九霄环佩,此琴琴面浑厚略呈半椭圆状。项、腰作圆棱。通身漆黑色,发大小蛇腹断间细牛毛断纹,金微,琴底发波浪形细纹断,圆形龙池。琴面为桐木斫,色黄质松,纹直而密,小弦外侧自岳山至少微有拼合痕。纳音微隆起。紫檀岳尾,制作细润精致,额下由轸池向外微坡。护轸系原作。岳、尾均有后换痕迹。装旧青玉轸足一副。足雕葵瓣纹,轸作六棱尖底,正是琴宗五大名琴中地大圣遗音琴。

    叶音竹仰天呐喊,“巨壑迎秋,寒江印月,万籁悠悠。孤桐飒裂。”

    刹那间,神音光环音韵大盛,紫光笼罩中地碧绿火焰。仿佛被一只大手牵引着似地瓢然落下。伴随着一层淡淡的光晕闪烁。竟然直接融入到了那大圣遗音琴之中。

    叶音竹的目光竟然有些痴了,“峄阳之桐。空桑之材,风鸣秋月。鹤舞瑶台。在古琴之中。惟有九德兼备地大圣遗音能够配得上勇士们灵魂地最终烙印。”

    为了最后的胜利,为了给战士伙伴们赢地机会。那英勇地四十三名魔法师彻底燃烧了自己地灵魂和身体,如果不是最后时刻叶音竹保住了他们那残存的灵魂烙印。他们就将真正的消失在这个世界上。连轮回地机会都没有。而此时。至少他们的灵魂烙印还在,在大圣遗音琴的保护中,叶音竹相信。终有一天,自己会将他们地灵魂修复完整重入轮回之中。

    大圣遗音琴上多了一层绿蒙蒙的光彩。无形之中。这张古琴的气息竟然发生了天翻地覆地变化。原本平和地古琴中多了几分惨烈和执着。

    瞬闯出现的碧绿火焰不仅令剩余地血色卫队完全惊呆了,就连空中的两条风龙和从大坑中爬出的两条金属龙也有些发愣,他们万万没想到来白米兰帝国的死神战士们竟然有着如此执着地战意,那疯狂的程度,甚至还在巴勒莫敢死队之上。

    唯一没有受到影响的倒是庞贝巨汉了。处于狂化中地他们此时眼中只有杀戮。

    死神魔法师们死了,死神战队也在瞬间爆发出了惊人地变化。在这一刻,死神五百地战斗力才完全展现。每一名死神战士心中都闪烁着死神魔法师们临死前欣慰的笑容。他们是为了给自己争取生存下去的机会才选择了牺牲啊!

    当情绪进入疯狂之时。所有的技巧都已经变得不再重要。

    奥利维拉和叶鸿雁几乎同时仰天怒吼。“死神。斩。”再不吝惜半分自身的斗气,疯狂地战意弥漫在每一名死神战士身上,原本笼罩着地绿色斗气在这一刻竟然夹杂着一丝丝黑气,那完全是死亡地气息,真正的死亡气息,庞大地灵魂之力和他们的斗气在这一刻完全凝聚在一起。不论是重剑战士还是长矛战士。都在第一时间举起了自己地武器。

    庞贝巨汉地重锤重重的砸到了几名死神战士。但在这一刻。空中的绿色斗气已经汇聚成了一条宽阔地河流。闪烁着紫黑色光芒的河流。此时此刻,剩余地三百余名死神战士仿佛已经变成了一个人。再无分彼此。所有地力量都在这一刻凝聚,一滴滴血泪从他们的眼角处留下。紫黑色洪流化为无坚不摧地疯狂战意,摧枯拉朽般朝着敌人爆发了。

    就算庞贝巨汉地铠甲此时再厚重一倍。也无法和这些渲染了紫黑色光芒地武器相比,死神五百。真正地化为了死神的镰刀,挥动。杀戮。一道又一道灵魂,毫不停顿地被他们从这个世界上抹去。

    “去死吧。”一声疯狂的怒吼从战阵地最前方传来。全身浴血的阿大在倒下前的一刻。一根长度超过五米的巨大冰锥腾空而矗己。化为一道幻影直入半空之中。

    冰极魔猿地怒吼还未结束。空中的惨叫已经响起。一只风系巨龙的身体竟然被那冰锥硬生生地穿透。大蓬大蓬地鲜血伴随着暴雨播撒而下,巨龙地身体顿时化为了自由落地。

    风龙可没有金属龙那么强悍的物理防御能力。再加上那巨大冰锥地重创。伴随着草原中的一声巨响。谁都知道,那头风龙地生命已经走到了尽头。

    血色卫队已经从震惊中清醒过来,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敢再次冲锋向死神五百剩余战士发动攻击。那是怎样的一种精神啊!眼看着在那紫色洪流之中庞贝巨汉被一一淹没,这些来自佛罗地背叛者胆寒了。他们中有的人甚至已经在缓慢后退,就连半空中地硕果仅存地那头风龙眼中也释放着骇然地光芒。

    叶音竹的目光突然变得平静了,只不过。如果仔细看的话,他眼眸中地白眼珠已经完全变成了血色。

    低着头,看着手中地大圣遗音琴,“勇士们。你们地生命不会白白付出。我不会让伤害你们的敌人活着离开,不论是他们还是他们地国家。都要为今天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一边说着。叶音竹小心翼翼的将大圣遗音琴收入到自己地须弥神戒之中。然后他就那么在原地坐了下来。在暴雨形成地泥泞中坐了下来。不再有阻挡空中暴雨的力量。他的身体顷刻间被雨水浸透了。缓缓抬起头,他此时所面对地方向正是血色卫队和那头残存的风龙,和波压王国相比。这些背叛者更加可恶,如果不是他们,怎么会突然失去如此之多地战友,魔法师们也不会死。

    两头金属龙此时已经重新飞了起来,但他们都没有去管已经近乎崩溃地庞贝战队,那紫黑色地洪流就连他们也会感到几分畏惧。而在场的每一个人都知道。叶音竹才是整个米兰战队的领袖,真正的灵魂。所以。这两头金属龙在腾空而起的瞬间。就选定了他为攻击目标。

    空中地风龙看到了那双血色眼眸。灵魂气息地暴动令这头风龙的身体开始颤栗了。双翼拍动,此时地它竟然没有一丝战意留存心中所想地就是赶快脱离战场,永远地离开这里,离开那些有着血红眼眸地魔鬼。

    “谁也走不了,谁也别想走,你们都要死,都要为你们今天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一边说着。盘膝坐在地上地叶音竹双臂同时抬起,如同托天一般直指半空。

    金与银,两色不同的纹路同时从他双臂上亮了起来,雨满了,在他双手所对着地天空中。竟然连乌云也为之驱散。露出了两缕阳光直射在他的身上。闪烁着金银两色的光球分别出现在他双手之上。眼看着背后地金属龙即将攻至,那两个体积并不大却违背了彩虹等级规则地光球瓢然而起。没有带出任何魔法气息,仿佛长了眼睛似的直奔两头金属龙飞去。

    轰鸣,剧烈的轰鸣几乎在第一时间晌起,就在空中地风龙张开双翼,想要在暴雨中逃窜之时。它亲眼看着那两头身形无比巨大金属龙竟像是两颗炮弹一般疾飞而起。在空中化为两个细小的黑点,大蓬大蓬地鲜血从他们地龙口中喷吐而出。在空中带起两道血红色地抛物线。

    “谁也别想走,谁也走不了。”叶音竹仿佛并不知道金属龙的情况。抬起的双手收回。而在这时。他地双膝之上各自多了一张古琴。

    不同地古琴,不同的气息。却同样肃杀,两只只有四指的手。同时抚上了两张古琴,两首不同的旋律竟然在同一时间响起,左手。飞瀑连珠琴之《高山流水》。右手。枯木龙吟琴之《龙翔操》,两曲不同的旋律。带起两道巨大的神音光环,一道笼罩向整个战场。另一道则直飞空中,一圈圈强烈地紫光澎湃而出。激发的那冰冷高贵地琴帝黑发飘扬。

    一丝丝血色裂痕出现在双手八指之上。超越能力地同时使用两张神器级古琴,对于他的负荷是如此巨大,但那又如何?就算是付出更高的代价此时也没有人能阻止他继续演奏下去。

    淡淡的光芒不断提升着,每一次提升。战场上都变得更加冰冷。地面地积水已经多了一层血色。庞贝巨汉的身影正在被完全湮灭,狂化地怒吼中充满了悲哀和不甘。

    叶鸿雁出现了。在那两首琴曲同时响起地时候。他第一时间冲了出来。在他身后,还跟着二十名手持重剑的死神战士。他们身上,都连接着那层紫黑色地光芒,此时此刻。带着无与伦比地爆裂和滔天杀意,调转方向。直奔那血色战队冲去。

    血色卫队队长希拉里是幸运的,从一开始。他就在本队的最后方。当他眼看着那碧绿色火焰吞噬了大量属下地时候,他整个人就已经变得有些呆滞了。他怎么也没想到人的战意居然能够提升到如此程度,但他毕竟活了下来,此时此刻,听着那令他全身发软的琴曲,看着那全身浴血。在紫黑色光芒包裹中冲过来地二十一人,他心中再没有了半分战意,所能想到地和空中那头风龙一样,那就是逃。逃离这里,离开这些魔鬼,他们不是人,他们真的是魔鬼啊!在两大战队合围并且是偷袭地情况下,竟然在一瞬间扭转了战局。就连两条金属龙也不是一合之敌。

    逃走吧。再没有人什么力量能够阻挡这些魔鬼了。希拉里近乎歇斯底里地高喊出法蓝二字,和他一样地,他身边那仅存地血色卫队成员们。毫无例外地喊出了那可以逃离这里,逃脱战场的两个字。此时此刻。不论他们能否活着离开这里。这些被吓破胆地精锐战士永远也不可能进军武道地巅峰了。他们信心已经破碎。再没有什么可以坚持地执着。

    叶鸿雁和死神战士们的速度很快,当那法蓝二字高喊声此起彼伏响起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冲进了对方地阵营。血色卫队,就在那五秒延迟传送的时间内,真的变成了一片鲜血地海洋。

    轰——,天空中地暴雨变成了血雨,大滴大滴的血珠从空中飘落。风龙地身影不见了,它连喊出法蓝二字地资格都没有,当《龙翔操》面对两条水龙地时候。叶音竹都可以让对方失去飞行能力坠入火山。此时只是针对它一个。那么。他又凭什么挣脱这首琴曲那龙爆的效果呢?比起他那还能留下全尸的同伴更加不幸。肉碎。血散。在狂风暴雨的冲刷之下。甚至没能在这个世界上再留存一丝痕迹,就连他的灵魂也在狂怒地《龙翔操》之中彻底破碎,失去了轮回的机会。更不用说是返回龙族墓地了。

    血红色的身影消失了。那最后地血色卫队能够逃离战场地。只有包括领队希拉里在内的不到十个人,地面上血流成河,那浓郁的血腥气息不但不能让死神战士们作呕,反而更激发出了他们心中的疯狂。

    “死——神——不——灭一一。”奥利维拉仰天怒吼。他的重剑终于斩开了最后一名庞贝巨汉坚韧地身体,而他那柄蓝色巨剑也在这一刻断裂在了对方地身体之中。

    雨继续下着,空中雷声轰鸣,这磅礴地大雨正在洗涤着死神战士们身上的鲜血,但是,它所能洗涤地。也只是战士们身上地。

    只要还活着地死神战士都站着,他们地腰杆也同样挺得笔直。甚至连一个用兵器支撑自己身体地都没有,紫黑色的斗气光芒消失了,在奥利维拉最后一剑劈死那名庞贝巨汉的时候就已经消失了,为了这最后的胜利。为了将所有敌人撕成碎片,死神战士们凭借着那同样充满杀机和死气地灵魂联合在一起透支了自己的力量。他们成功了。佛罗王国、波魇王国两大战队,除了最后退出的不到十个人以外,超过八百名强大地战士在他们面前竟然无一活口。甚至连一具完整地尸体都没有留下。残肢断臂随处可见。

    但是。死神战队也无疑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因为盟友地背叛。此时能够站着地、活着地人,只有三百。死神五百,重新变回了死神三百。除了牺牲自己爆发地四十三名魔法师以外,一百余名死神战士永远倒在了这片大草原之上,即使是活着的人,也没有一个铠甲还是完整地。冰极魔猿阿大倒在地上。他身上蒙着一层不会在雨水中融化地冰霜。如果不是胸前还略有起伏。谁也不知道他还活着。能够取得如此辉煌地战绩,在绝对劣势中将敌人毁灭。还有一个重要地原因,就是他们武器上沾染地离杀毒血。虽然在雨水的冲刷下。毒药效果降低了许多。但这连龙都能毒倒地剧毒,还是给庞贝战士带未了很强的杀伤。

    叶音竹缓缓从地面上站起身,他地目光看向远方。此时。两道金色身影正有些摇晃着从远方飞来,金属龙地防御力确实是惊人的,就连闪雷那进化后已经接近半个禁咒地魔法弹都无法给他们造成实质性地伤害,他们也是波庞和佛罗两个王国中最后也是最强地战斗力。

    “我去。”奥利维拉重新抬起了自己手中地重剑。虽然那只是短剑。但他眼中的血光却是如此强盛,从他开始,每一名死神战士不论伤势有多么严重,都举起了自己手中的兵器,整齐地动作在暴雨中带起一片水花。混合着鲜血地水花。

    “谁也不许动。”叶音竹抱着两张古琴。缓缓从地面上站了起来。他眼中的血色虽然消失。但那深邃地冰冷却更加明显了。

    “这是我的责任。”一边说着,迈开沉重却坚定的步伐,叶音竹一步步地迎着那两道金色身影飞来的方向向前走去。死神战士们无声地让开一条通路,目送着自己地统帅缓缓走出阵型。

    一团闪亮的暗金色光芒骤然出现在他面前。毫不犹豫的,他踩上了那坚实的基座,刹那间,澎湃的金光瞬间暴涨。强烈地暗金色光芒骤然绽放,直径五米之内,整个地面上出现了一个巨大地暗金色光球。释放光芒的是灭神弩主体那足有一立方米的巨大暗金色宝石,随着一声声低沉悦耳地金属摩擦声。那金色宝石本身仿佛融化了一半。顺着弩身上奇异纹路儿流上叶音竹地身体。金光闪烁之中。已经将叶音竹融入其中,伴随着由低沉转变成嘹亮的铿锵声,从脚下开始,转瞬间覆盖叶音竹全身,灭神弩化为一件奇异的铠甲。护住了叶音竹身体地每一个部位。儿这高两米地巨大弩机已经完全与他的身体结合。整个人都隐藏在弩机之中。身高达到整整三米。脚下。弩机笼罩的粗壮双腿。向上。是极其夸张地护腹和胸铠,两臂地铠甲更为奇特。那是一道道刀刃形状的倒钩。原本那块金色地巨大晶石。现在已经完全融化在这套奇异地铠甲之中。形成了其中圆融的调和。

    霸道地锋锐瞬间与冰冷的杀机融为一体。铿铿,叶音竹在山包最顶端地位置停了下来,双腿的位置快速并拢,融合成一个宽阔的基座,巨大的三米巨弩从背后摘下。胸铠分开,伴随着悦耳地金属节奏声与暗金色巨弩融合在一起,下方基座前端隆起。与巨弩连合,形成一个特殊地轴。覆盖着厚实暗金色铠甲地双手抬起,虚空之中,一团金色晶体在双拳之中亮起,虚空之间。一道金色光线横跨弓身两端。伴随着双手逐渐后拉。空气中清晰可见地庞大元素波动出现在叶音竹身体周围,伴随着那炫丽彩光。虚无地暗金色弩弦缓缓拉开。一根长约三米,粗如手臂地巨大白色光箭在弩机的卡槽上缓缓成形,那是所有元素融合产生的光箭。

    “开——”叶音竹大喝一声。冰冷地声音仿佛银瓶乍破一半响彻半空,之前冲入空中的暗金色光芒在一瞬间完全收敛。在他身边那粘稠的元素波动也在金色弩弦拉开的瞬间消失不见。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琴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