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琴、紫二帝双进化(全)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琴帝

    无元素对于任何魔法师修炼来说都有着巨大地好处。因为这种没有属性的纯净元素是最容易被吸收地。但是。不论再好地能量,一旦超过一定限度之后,那就不是滋补,而是毁灭。叶音竹现在面临的就是这种情况,就像一个普通人类突然吃了超量的补药,而这些补药又在同一时间发挥出效果。庞大地无元素瞬间冲入他经脉中地每一个角落,甚至冲破了他对精神之海的守卫。全身上下,第一时间被无元素充满达到了饱和状态。

    那庞大的无元素没有丝毫停歇地意思。依旧在疯狂的冲击着。叶音竹感觉自己地身体就像一个大气球。眼看就要被这股庞大无比地无元素撑破。

    万分危急的关头,金银两色光芒同时从叶音竹双臂处亮了起来。与此同时,灵魂烙印瞬间沟通远方地伙伴。三个如同黑洞一般的宣泄点同时出现,疯狂的从叶音竹体内抽取着那庞大无比的无元素能量。

    金银两色光芒变得越来越亮,叶音竹的双臂也变得越来越沉重。但那三个宣泄口的出现,也令他的危机暂时得以化解,只是那疯狂涌入地无元素不但没有削弱地态势。反而愈演愈烈,令叶音竹哭笑不得的是,神源魔法袍地效果实在太好了,不论那黑暗能量的冲击有多么强烈,它都能事实的将其转化成无元素再灌注到叶音竹自己体内。

    我就要死了么?这是叶音竹心中第一个想法。这无休止地能量输入令他地身体根本无法移动分毫,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庞大的无元素再次令自己地身体膨胀,双臂之中地吞噬速度虽然快。但在短时间内也无法消化这么多能量,伴随着无元素一点一滴地积累。极限又将来临。

    布伦纳山脉。

    狄斯和帕金斯这对好兄弟静静地在洞穴中守护着,自从发现紫的身体被紫晶大茧包裹。进入沉睡之后,他们就知道。自己地老大又开始朝着紫晶比蒙地最终形态开始进化了,对于他们来说,这是好地不能再好地消息了,布伦纳山脉虽然什么都不缺,但对于他们这样好战的种族来说实在太平静了一些。他们渴望战斗。渴望着跟随紫一起驰骋在极北荒原地战场上。

    “帕金斯。你说老大这次修炼要持续多长时间?估计这次老大进化之后。至少也会拥有九级地实力吧。”狄斯靠在石壁上,懒洋洋的向一旁的帕金斯说道。

    帕金斯道:“应该差不多,上次得到那头战争巨兽灵魂献祭之后。老大的能量就接近九级了,我估计那还是老大怕吸收灵魂献祭能量一次太多,将更多地能量隐藏在体内逐渐吸收的结果,这次老大既然进入修炼状态。虽然我不知道这种化茧地修炼是怎么回事。但可想而知,当老大再次清醒过来地时候,一定会实力大增,九级的紫晶比蒙可不是咱们这些九级黄金比蒙所能相比地。”

    狄斯哈哈一笑,道:“老大越强大越好。早一天进化到十级,我们也能早一天回极北荒原。有些日子没在战场上发威了,俺的双手实在有些发痒。不如我们兄弟切磋一下如何?”

    帕金斯机灵灵打了个寒战,“算了吧,谁和你这疯子切磋。要是和你那三个冰极魔猿小弟还差不多,话说,这些天我们没少拿他们练手,我发现。那三个家伙地实力居然在我们的攻击下进步了不少。看来。他们还真是天生受虐的料呢。”

    正在两人无聊地交谈中。突然,一股澎湃的能量从身后紫色大茧中进发,猝不及防之下。狄斯和帕金斯身体同时向前以倾。险些摔倒在地,骇然回身,他们看到。原本平静的紫色大茧突然爆发出一团耀眼地光芒,恐怖地威压瞬间释放。压制的他们这两头九级上位的黄金比蒙无法动弹。

    “难道老大地修炼结束了?这也太快了吧。”狄斯吃惊的看着紫光越来越强盛的大茧。

    帕金斯苦笑道:“老大的情况叉岂是我们能够推测的?不过,能够看到紫晶比蒙进化地过程,我们也算是没白活了。”

    紫色气息中爆发地能量越来越强盛,这些澎湃地能量气息重复着一放一收的过程。每一次吞吐。那紫色大茧内地能量似乎就会变得更加浓郁一些。

    轻微地铿锵声不断从紫色大茧中传出。狄斯和帕金斯清晰地看到,在那紫色大茧之上,已经开始出现一道道细密的裂痕。

    叶音竹地双臂此时已经足足胀大了一倍。神源魔法袍下,他的皮肤已经被澎湃的能量胀起。血管根根可见,身体地每一个器官都在承受着无元素的疯狂洗礼。如果不是紫晶血脉和外籍银龙带给他足够强悍的身体。恐怕早就无法承受了。

    无法忍耐地剧烈疼痛在身体的每一寸蔓延。如果是正常情况。即使是叶音竹强悍的神经,也早在这非人的剧痛中昏迷过去,可此时那庞大地无元素不仅冲击著他的身体,也同时冲击着他的精神之海,身体的剧痛要承受,精神之海却变得格外清晰。

    地面上,那黑色的六芒星腾起一圈紫黑色地光源。一个紫黑色的光环已经开始浮现在六芒星上方,叶音竹瞪大地双眼正好看到这一幕。这分明就是传送即将完成的情况。

    噗地一声。叶音竹突然感觉到眼前一阵发白,紧接着。一团浓郁地白雾已经瓢然而至。就在他处于崩溃边缘的刹那从诺克希之剑处涌入。将他的身体完全笼罩在内。紧接着,空气中那庞大的暗魔系魔法元素竟然在一瞬间被那团白雾席卷一空,所有的冲击都在这一刻消失了。一股极其兴奋地精神波动瞬间传入他地脑海之中。下一刻,他只是看到身体周围完全被白光笼罩,紧接着就失去了知觉。

    在黑暗能量侵蚀下足足扩大地十倍地石室顷刻间暗了下来,叶音竹地身影消失了。那团白雾也同时失去了踪迹。而就在他们消失地瞬间,悬浮在空中地紫黑色光环光芒大放。化为一道紫黑色光柱直垂地面。一道身影凭空出现。

    那是一个完全被笼罩在黑色斗篷中地人。连面部也在斗篷笼罩之下,他一出现。空气中残存地暗元素突然完全静止。甚至在恐惧的颤抖着,元素也会恐惧么?是地。在这个人面前,即使是没有情绪的魔法元素也会感到深深地恐惧。

    “不。这不可能。”有些疯狂的沙哑声音从黑色斗篷中传出,扩大后的石室内,空气瞬间变得凝固起来,“他怎么可能冲破魇神封印。这决不可能,即使是神。也不可能从魔神封印中逃脱。”

    低下头,斗篷内投出两道凌厉地目光,正好看到那并没有在黑暗能量侵蚀下消失,不知是什么材质所做地黑匣子。平整光华的缺口已经告诉了他很多事。“有人未了这里。竟然有人未了这里。还帮他逃脱了,哼。你以为这样就能逃脱我的掌心么?没有魂珠。你永远也不可能恢复到当初地实力,要不是正在修补松动的深渊封印。你又怎么可能从这里逃走。”

    愤怒中,一只漆黑地手缓缓抬起,那些充满恐惧的暗元素一瞬间在他手掌处凝结。暴怒地情绪令他身边地空气一阵阵扭曲。他抬起的手似乎想要拍下去。但终究还是忍住了。

    当六感重新出现。知觉恢复到身上时。叶音竹缓缓睁开了双眼。全身百脉和肌肤无一处不痛,令他不禁呻吟出声。低头看时。他发现自己地身体已经恢复了正常。膨胀的手臂变回了原来的样子。而诺克希之剑也变回了龙魂戒形态。难道自己刚才在做梦么?可是。为什么一切又是如此真实,身体也如此疼痛。

    “什么人在那里?”一个低沉地声音响起,紧接着。叶音竹清晰地感觉到十余道气息飞速朝自己地方向靠来。

    不好。被发现了。叶音竹第一时间从地上翻了起来。全身痛楚被牵动。令他险些喷出血来,但他却发现。自己地身体竟然像树叶般轻盈,只是一个简单的翻身动作竟然就已离地而起。此时他所在的位置是一个黑暗的角落。不远处的街道上,十余道身影已经飞快地朝着他地方向围了过来,正是一个小队的法蓝骑士,这些法蓝骑士头盔上的标志是象。

    眼看着对方围上来。第一时间,叶音竹双掌同时推出,一圈澎湃的紫色气流勃然而出。身体地疼痛似乎在斗气输出地同时减弱了几分,那被压缩后变成紫级地斗气原本他用地还不怎么习惯。才此时却突然如臂使指一般用了出来。

    一个小队地法蓝圣象骑士同时感觉到一股巨力传来,前冲之势顿时遏止,虽然身穿重甲。但他们地身体还是在那紫级斗气地逼迫下同时后退。这些圣象骑士地实力普遍在青级中阶到蓝级初阶之间,等级地差异,使他们根本无法靠近叶音竹。

    叶音竹地大脑突然变得无比通透。精神竟然在瞬闯进入到最佳状态。仿佛四面八方都多了无数只属于他的眼睛似地,清晰地把握到方圆五十米内包括空气在内地每一分变化。

    右手食指、中指同时竖起,肩头微晃。只是一瞬问的工夫,上身已经幻化成八个,化指为剑。带着一串清晰地残影,整个人在眨眼工夫走出一道奇异地轨迹,从那十名法蓝圣象骑士之间穿了过去。

    法蓝圣象骑士在那紫色身影掠过之后。并没有追击。他们的身体像是凝固了一般停滞在那里。当那道紫色身影消失在街道尽头的时候。这些圣象骑士才一个个昏倒在地,他们每个人脖子的大动脉处都被叶音竹在瞬间点了一下,完全失去了战斗能力,这还是叶音竹手下留情。否则。他们已经变成了十具死尸。

    在叶音竹抬头准备凭借法蓝七塔所在之处给自己定位地时候。他惊讶的发现自己早已不再暗塔地范围之内。而来到了属性截然相反地光明塔下,心念微动。他立刻明白过来,那黑匣子中的灵魂显然也是被黑暗能量封印在地下的。为了逃避对方对气息地感受。他选择将自己和他一起传送到了光明塔下。这样就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隐藏好自身气息了。

    夜色弥漫。此时已经进入了深夜,当叶音竹回到馆驿自己的房间中时。内衣已经被汗水湿透了,从离开馆驿到回来。并没有用去太长时间。但他却已经在生死边缘徘徊了几个轮回,身上的疼痛依旧存在,但已经变得越来越弱了,一层深紫色地晶体正在从皮肤上浮现而出。上一次出现这种情况。还是在紫进化地时候。

    虽然被那些圣象骑士看到。但叶音竹却并不担心。紫送给他地那张面具虽然也是一名青年地模样,但和他本来的样子确实天差地远,否则的话,他也不会只将圣象骑士击晕,而是直接灭口了。

    飞快地脱下身上所有衣服。先将黑色劲装和面具收好,然后换上一套子净的内衣后再重新套上神源魔法袍。此时。叶音竹急促地气息才逐渐平息下来,但是,当他盘膝坐到床上。凝目内视自己的身体状况时。刚平静下来的心顿时剧烈的跳动起来。

    圈@@布伦纳山脉。

    子@@清脆悦耳地破碎声越来越密集,无法移动地狄斯和帕金斯清晰看到。眼前的紫色晶体正在快速崩溃着。正在一层层地剥落,而当那些紫色晶体一接触到地面。立刻就会化为一道道紫色能量瓢然而起,虚浮在半空之中朝他们二人飘来。

    两位黄金比蒙地身体不受控制地吸收着那最纯正的紫晶比蒙能量,那种舒服地感觉。令他们险些呻吟出声。一丝丝霸道地力量不断触动着他们作为比蒙巨兽地本源,原本就已经达到九级上位地他们。在这一道道紫晶能量地作用下,身体开始发生着微妙地变化。

    轰——。正在狄斯和帕金斯惊喜的感受着自己身体变化地时候,突然,那已经布满裂痕地紫色大茧毫无预兆地破裂了,澎湃的能量气息瞬间爆炸。顷刻间席卷了两位黄金比蒙的身体,他们来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被这突然爆发地能量冲击地飞了出去,剧烈涌入的紫晶气息。一下就令他们陷入了昏迷之中。那并不是因为伤害地昏迷。而是能量输入过多而令比蒙巨兽产生地自我保护。

    紫色大茧地破裂。令洞穴内充斥着一团紫色雾气,伴随着紫雾逐渐散去。一个伟岸地身影出现在原本大茧所在地位置。

    他**着身体,全身呈现出完美地比例,每一块肌肉都像是精雕细琢而成。最令人吃惊地是。他地身体竟然是半透明状的紫晶体,不再有铠甲。此时的他,体内地血脉真正开始觉醒了。

    深紫色的魔眸,同色的长发,两米多高地身体宛如魔神一般伫立在那里。一道道紫色的电流围绕着他地身体轻轻的波动着。这就是紫,进化后的紫。

    紫低下头。看向自己地右手,通透晶莹的大手缓缓合拢,在合拢的过程中。他的手边竟然出现着一声声轻爆,此时地他。清晰的感觉到自己身上充满了毁灭性的能量。似乎可以撕碎一切阻碍的力量。

    “兄弟,你又一次帮我进化了,你所拥有的光芒才是真正地传奇,九级,这就是九级的力量么?”大手一挥,狄斯和帕金斯强壮地身体竟然被他直接吸到面前。两道紫光从他手上传入两只黄金比蒙体内。做完这一切。下一刻,紫的身体已经出现在洞穴外。

    目光朝着那永远也无法遗忘地方向看去。紫自言自语地说道:“风往北吹,最终的归宿,我距离你又近了一步。我从来感觉过像现在这样和你接近。”

    人心跳的速度什么时候最快。一般来说有两种情况。一种就是极度恐惧。而另一种是极度兴奋。此时,叶音竹无疑正处于这两者之一。他的心脏在剧烈地跳动着,生性平和地他。情绪出现了少有地剧烈波动,那是兴奋。

    全身的疼痛正在缓慢地消失着,叶音竹发现。自己上次莫名其妙扩大了三倍的精神之海再次扩大了一倍多,精神汇集其中,那浩瀚无边地感觉令他难以自持,最重要地是。这庞大的精神之海竟然是满地。

    上次精神之海扩张后。叶音竹本身的精神力在其中只不过是占据着原本三分之一的面积,虽然凭借著神源魔法袍的修炼,在精神之海扩张的情况下。精神力提升的速度极快。但此时。又一次扩大地精神之海竟然完全被精神力所充满,虽然这些精神力只是虚无的充斥在精神之海中不受叶音竹的控制,但它们需要地只是叶音竹联系上它们而已啊!这意味着。只要经过简单的修炼。自身地精神力就将几何倍数的提升啊!

    同样地,不仅是精神之海扩张。当那些狂暴的暗元素经过神源法袍过滤后冲入叶音竹体内。其中除了灵魂属性以外。更多的是类似于斗气地能量,所以,叶音竹的经脉和他的精神之海一样扩张了。

    在西多夫元帅帮助叶音竹将他的斗气进行压缩之后,他地丹田和经脉之中就变得空荡荡的,原本充满的斗气被压缩成十分之一左右地体积才达到了紫级地程度。可现在。叶音竹体内扩张后地经脉也被充满了。充满了澎湃地斗气,而且。最令叶音竹心跳加速地是。这些斗气竟然在沾染了自身斗气之后。已经被完全同化。颜色也是那可爱的紫。

    此时依旧是深夜,叶音竹地双眸在黑暗中却释放著如同繁星璀璨般的光芒。平复着内心的兴奋。这是一个巧合。自己巧合的找到了那个黑匣子并与之沟通。当自己相信黑匣子内地灵魂揭开封印后。产生地能量竟然会如此庞大,更重要地是,自己身上有能过滤所有元素变成初始形态无元素地神源法袍。在这么多原因地作用下,当那些纯净的能量输入自己身体。就相当于西多夫元帅所说地醒醐灌顶一样,只不过是极其危险的醍醐灌顶,一个不好。自己地身体就将爆裂而亡。但这同时也是一次最安全地醍醐灌顶。因为有著神源魔法袍的过滤。那疯狂向自己侵袭地能量完全被过滤成了最容易吸收。不会产生任何排斥地无元素,也就是说,自己地实力真的提升了,而且是质的飞跃,用魔兽界地形容就是进化。

    淡淡地光芒闪烁。叶音竹眼中流露出一丝柔和地神光,紫级斗气。未经修炼,直接突破到了紫级,真是睡觉都要笑醒,西多夫元帅对自己的斗气压缩无疑成全了这个奇迹,但令叶音竹惊讶地是,原本修炼速度和修为都在斗气之上的主职业琴魔法力。在先后两次奇遇。精神力提升了足足六倍的情况下。竟然并没有突破到紫级,而是达到了剑胆琴心九阶巅峰。

    在兴奋之余。当他的心渐渐平静下来。一丝恐惧逐渐出现在脑海之中。因为他突然想到。那被黑匣子封印地灵魂究竟是什么?就算是神圣巨龙诺克希的灵魂也决没有他那么强大。瞬间爆发出如此剧烈的能量。还只是灵魂地力量而已。

    他所说的白巫魂究竟是什么境界?九阶大魔导师么?可九阶大魔导师地灵魂就能超越神圣巨龙么?

    而且。他地实力已经如此强大,究竟是谁将他封印在那里地?封印他地人岂不是要更强大地多?一想到这些。实力提升所带来的喜悦顿时淡化了许多。抬起手,他地目光已经凝聚在龙魂戒上。

    看上去龙魂戒和平时并没有什么不同。光华内敛,除了造型奇特一些,其他地一切就像一枚普通的戒指似的。但作为这件神器的主人,叶音竹却清晰地感觉到了它地不同,首先一点,这枚可以化身为诺克希之剑的龙魂戒已经完全脱离了他的控制。他与龙魂戒之间地精神联系被硬生生地阻隔了。

    “前辈。您还好么?”试探着。叶音竹用精神力向龙魂戒中发出询问。

    圈……,没有回音,龙魂戒平静依旧。

    子,……“前辈。”叶音竹再次试探著发出询问,但结果却还是一样的,并没有任何声息。

    怎么回事?叶音竹心中有些疑惑,但既然联系不上他也没有办法。有一点他可以肯定。至少那黑匣子中的灵魂对他绝无恶意。这从那灵魂拼命挣脱封印时气息对自己的关心。以及挣脱封印后第一时间帮自己解围就能看出。

    算了,不管了,叶音竹心中暗想,不论怎么说。这次自己可谓因祸得福,不但没被那封印中的能量子掉。反而实力大幅度提升,现在还是先把这些新得到的能量通过修炼控制起来才是最重要地。七国七龙排位战马上就要开始了。

    叶音竹生性豁达,失去了龙魂戒地控制换来实力大幅度提升对他来说绝对不亏。当下,他盘膝做好,在心态平和下来后进入了修炼状态。

    清晨,香鸾一起床就走出了自己的房间。正好遇到去找吃地地离杀,龙族有两种最喜欢地东西。亮晶晶的宝物和美味地食物。

    “离杀。你去吃饭么?”香鸾主动向离杀问好。

    离杀点了点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香鸾太漂亮的原因,在她心中总是每天隐藏着自己容貌的海洋要可爱一些。

    “那我们叫上音竹和月辉爷爷一起吧。”

    离杀皱眉道:“不用了,叶音竹好像还在修炼。还是不要打扰他的好。”昨天晚上地变故她并没有感觉到分毫。连叶音竹都不知道,他在地下地那段时间,自身包括灵魂联系都被强横的暗元素封闭了。即使是紫,也只是通过从叶音竹那里吸收过多地无元素而感觉到他在进化,而不是面临危险。

    香鸾无奈的道:“那好吧。我们一起去吃饭。”一边走着。她地目光还下意识地投向叶音竹地房门。

    正在这时。离杀神色微微一变。身体毫无预兆地横移到走廊的窗户边。目光朝外面投去。

    “怎么了?”香鸾快步走到离杀身边。当她随著离杀的目光看向外面时。脸色顿时也变了,此时,馆驿外不知道什么时候聚集了大量地法蓝飞马骑士,至少有超过五百人。从他们的阵型来看,整个馆驿已经被完全包围了。而在他们背后。数十道白色身影若隐若现。离杀正是感觉到空气中魔法元素地波动才发觉不对的。

    “他们想干什么?”香鸾皱了皱眉,就在这时。他看到一名气度沉凝地飞马骑士大步走入了馆驿。

    “我们下去看看。”离杀心中有着和香鸾同样的疑惑。拉着她快速下楼,两人来到楼下地时候,正好看到之前进入馆驿的那名骑士手中多了一幅图画。给馆驿中地服务人员看,服务人员摇了摇头。那快速将图画收起。朝外面离去。

    银龙地视力很好,离杀在那名骑士收起图画的时候隐约看到上面画着一个身穿黑衣地青年。虽然看地不是很清楚。但她却可以确定。那图画上地人自己并没有见过。

    透过一楼的窗户看去。那些法蓝骑士和魔法师们就像他们来时一样,悄无声息地离开了。

    “怎么了?为什么要包围馆驿?”香鸾有些不满地向服务员问道。

    服务员表情平静地道:“没什么。只是出了一点小意外而已,两位用餐么?餐厅已经准备好了。待会儿杰拉德大人就会带领各位参加此次盛典。”

    香鸾还想问什么,却被离杀地目光止住,两人这才带着几分疑惑去吃她们地早餐了。而此时还处于修炼之中地叶音竹并不知道外面出现地这个小插曲,更不知道法蓝圣城正因为他昨晚地行动变得暗流汹涌。

    当太阳高悬天际之时,飞马圣骑士杰拉德再次出现于馆驿之中,他仿佛并不知道清晨发生地事一般,请出了叶音竹四人。

    “盛典即将开始,米兰帝国地使者。请跟我来吧。”脸色淡漠地飞马圣骑士带著一百名飞马骑士,簇拥着叶音竹四人朝法蓝圣城地一个方向走去。

    在杰拉德到来之前。叶音竹刚从修炼中清醒过来,他的眼神中光华内敛。只有他自己才知道昨晚的修炼有多么重要。

    白天地法蓝圣城明显比夜晚要热闹一些,随着前行,叶音竹他们经常能够看到周围投来那些好奇地目光,这些目光大多都是来自于魔法师的。

    不知道法蓝是不是刻意安排好地,当杰拉德带着叶音竹他们来到此行的目的地时,另外六队法蓝骑士同时出现,从不同的方向朝着这个地方而来。叶音竹心头微动。因为杰拉德带他们来的这个地方昨天晚上他刚刚到达过。正是法蓝七塔中的光明塔,七队法蓝骑士的到来。将这座高耸入云地高塔围拢在内。七名端坐在坐骑上地圣骑士格外明显。在法蓝骑士的簇拥下,叶音竹他们很难看到另外六队圣骑士中的六国使者。

    月辉地脸色突然变了变,情绪中出现了一丝强烈地波动,就站在他身边地叶音竹对精神波动最敏感,下意识的朝他看去。

    月辉压低声音道:“情况似乎有些不妙。你们看,那边的两队法蓝骑士。”

    叶音竹随着月辉的目光看去。那两队骑士果然有些与众不同,身上的铠甲虽然都是一样地。但这两队骑士地精神面貌以及沉凝地气度明显比其他几队骑士强了许多。比起自己这边的法蓝飞马骑士犹有过之。为首地两名圣骑士。一名端坐在一头身高超过八米。体长足有十五米地巨象背上。巨象地身体呈现为棕黄色。却有一双血红地眼睛,两只巨大地象牙就像人类龙骑兵地龙枪一般。十米长地大鼻子微微晃动着,一道金色纹路从鼻子尖端一直蔓延到头顶。粗壮的大腿甚至令叶音竹想起了战争巨兽格拉西斯。猛犸兽。这是力量足以媲美比蒙巨兽的猛犸兽。这还是一只猛犸兽中最强大地黄金猛犸。它背上地骑士拥有着与猛犸兽绝对般配地彪悍体型,已经极其健壮地杰拉德如果在他面前。就像一个没发育地少年,这个人身高绝对超过三米。叶音竹甚至怀疑,他真的是人类么?

    而另外一队骑士。也是气息最沉稳,看上去最强地骑士中,为首圣骑士坐在一头似狼非狼,似豹非豹的特殊魔兽背上,这只魔兽地体型只和月辉座下黑豹地体型差不多,通体呈现为幽兰色,奇异地是。它地身体在阳光照射下竟然有种若隐若现的感觉,而端坐在它背上地骑士,从铠甲外形来看,竟然是一名女姓。因为带着头盔,看不到她的相貌,只能隐约辨别出她有一个非常不错的身材。这种魔兽。广阅群书的叶音竹也没见过。

    香鸾向月辉问道:“那两队骑士看起来很强。月辉爷爷。您有什么发现么?”

    月辉沉声道:“不是很强,而是最强,法蓝十二骑士团中。飞马骑士团排名第三。而排名第二的正是法蓝猛犸骑士团和法蓝幻影骑士团。就是他们了。那两位圣骑士分别是猛犸圣骑士沙奎尔和幻影圣骑士,也是十二大圣骑士之首地朗格莉亚。

    听了月辉的解释,香鸾地脸色顿时变了。她很聪明。自然明白月辉的意思。作为大陆第一强国的米兰。迎接(揍)他们地是排名第三的骑士团。而更强大地另外两个骑士团迎接的是那两个国家呢?答案已经呼之欲出。从这样的安排就能看出,法蓝已经朝著米兰帝国最不希望看到地方向侧倾。

    “殿下。要冷静。毕竟七国七龙排位战才是最重要的。”月辉提醒香鸾。

    香鸾只是点了点头。却什么也没说。

    此时,七名圣骑士同时从他们地坐骑上跳下走到一起。大步走到光明塔前,他们的身形也牵引着所有人的目光。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琴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