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前往法蓝(全)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琴帝

    清晨,米兰城。这座龙崎努斯大陆人类第一大城,早早的就从沉睡中苏醒过来。

    伴随著冉冉升起地朝阳,米兰城南门突然开启,伴随着令大地震颤地隆隆巨响,两队埃里克敏龙骑兵从南城门中冲了出来。一过吊桥,两队埃里克敏龙骑兵立刻兵分两路呈燕翅排开,这两队埃里克民龙骑兵至少又两千以上,龙骑兵们盔甲鲜明。手中龙枪斜指天空。说不出地威武。

    在埃里克敏龙骑兵之后。是两诺铁龙骑兵。他们没有埃里克敏龙骑兵那样地速度,却拥有着埃里克敏龙骑兵远远无法相比地沉稳,连铁龙本身都覆盖着沉重地铠甲。在低沉的脚步声中缓缓出城,形成两个方阵。在埃里克敏龙骑兵燕翅阵型内侧排开。

    紧接着。是两万名皇家禁卫军。象征米兰地红黑两色铠甲鲜明,迈着铿锵有力的脚步护卫着中央方阵缓缓出城,米兰城卫军至少出动了超过三万人负责维持秩序,米兰城的平民们只能在远处看着这壮观地一幕。

    在两万余名精锐战士地护卫下,米兰帝国皇帝,西尔维奥*贝鲁斯科尼端坐在自己地銮驾之上。在群臣拱卫之下缓缓出城。在他身边。分别是又米兰之盾称号的帝国元帅马尔蒂尼和米兰帝国第一高手,帝国元帅西多夫。有这两位紫星龙骑将地护卫。试问还有什么人能够伤害到西尔维奥大帝呢?

    跟随在銮驾之后的,是二十辆华丽的马车。从马车上地六芒星图案和米兰红十字盾微标志就能看出。这是米兰帝国宫廷魇法师,二十辆马车,至少有一百名宫廷魔法师跟随着西尔维奥大帝出城。

    这种层次地仪仗,而且是以帝国皇帝为首的仪仗,在米兰城已经很多年没有出现过了,无数得到消息地平民从城内地四面八方涌来。想要看看,究竟是什么事能够惊动西尔维奥大帝亲自出城。

    米兰城南城门十里外。一队与米兰城内涌出仪仗不成比例地骑兵静静地列阵在那里。方形阵前。三名青年静静地等在那里,左侧一人。跨下八级水系巨龙。一身星蓝战铠在阳光的照射下烁烁放光。手中龙枪横于马鞍侧,腰杆挺的笔直。头盔下,俊伟地容颜上,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

    右侧一人。身穿与背后数百战士相同地米兰帝国最上等制式铠甲。淡淡地银色光芒在甲面上流转,背后斜背着一柄长度达到两米地超级重剑,跨下是进阶的埃里克敏龙王。这可是一只五级魔兽,比普通地四级埃里克敏龙不论是强壮还是速度都要好得多,与左侧青年地兴奋相比,他地神色就显得极为平静。眼神直视前方并没有因为逐渐接近的米兰帝国皇家仪仗而出现任何变化。

    在两人中央。是整个队伍最显眼的所在,那是一头银色地巨龙。即使匍匐在地面上。也要比身边那头八级的水系巨龙身体高大许多。炫丽的圆形鳞片在阳光地照射下反射出道道毫光。一双紫眸开闰之间似乎在引动着空气中地魔法元素波动,使身上反射的太阳光在空气中形成一层层轻微的扭曲。

    银龙背上,一名气质雍容高贵的年轻魔法师端坐其上。乳白色地魇法袍虽然简单,但却无法影响他那与众不同地优雅,他的眼神很平静,神色间既不同于左侧青年地兴奋。也不同于右侧青年的冰冷。嘴角处始终带着一丝淡淡地微笑,看上去给人一种很容易亲近地感觉。

    在这三名青年背后。是五十名身穿火红色长袍地魔法师,他们的装备完全一样,包括手中的魔法杖也完全一样。长柄法杖顶端,镶嵌着鸡蛋大小地红色宝石,这样地魔法杖出现一根绝不会令人惊讶,虽然品质不错,但还算不上是极品,但同时出现五十根这样地魔法杖,感觉则完全不同。即使在那有魔法龙支撑的银龙背后。那五十根魔法杖共同形成地火元素波动也使那五十名魔法师身体周围闪烁著一层淡淡地红光。最令人惊讶地是。这五十名魔法师竟然端坐在埃里克敏龙背上。要知道。龙骑兵一向只是属于战士地。因为魇法师地身体一向脆弱,可这五十名魔法师端坐在埃里克敏龙背上却是那么的稳定,跨下的埃里克敏龙也极为驯服。并没有不妥之处。

    五十名魔法师再后。一共四百五十名同样铠甲。与叶鸿雁相同的制式重铠闪烁着魔银特有的光芒,虽然在他们的铠甲中只掺杂了极少量的魇银。但这样的铠甲恐怕也只有米兰和蓝迪亚斯这样地大帝国才舍得铸造了。

    整齐的方阵。一共五百余人,竟然没有发出丝毫声响,包括他们跨下的座骑在内。

    端坐在银龙上的正是叶音竹,离杀在他们回来三天后就已经从极北荒原返回了米兰。西多夫地银龙伙伴亚修斯已经回西多夫身边去了。而在叶音竹两边地自然是奥利维拉和叶鸿雁。带着身后的死神五百整装待发。虽然昨天西多夫告诉过他们今天西尔维奥大帝将亲自给他们送行,但他们却也没想到送行地队伍会如此庞大。

    转眼间,在龙骑兵和皇家战士们地护卫下,西尔维奥大帝已经在两大元帅和帝国百官地陪同下来到了叶音竹他们面前。远处,城门在西尔维奥大帝离开后解除封锁,大量的平民正在看着这庞大的场面。

    西尔维奥大帝的銮驾停下,西尔维奥在两大元帅地陪同下缓缓从銮驾上走了下来。

    “下龙。”叶音竹大喝一声。身边的奥利维拉、叶鸿雁,以及背后的死神五百战士们。都控制着自己坐下龙骑匍匐而下,从龙背上跳了下来。说来也奇怪。这些埃里克敏龙在到了死神五百战士们手中之后,并没有经过普通龙骑兵需要经过地征服过程。在死神五百战士们手中非常驯服。

    众人之中。只有叶音竹依旧端坐在离杀背上。那是因为他此刻代表地是与米兰帝国合作地银龙城。

    “您好。西尔维奥叔叔。”叶音竹微笑着在离杀背上向西尔维奥大帝行礼。

    西尔维奥深深地看着叶音竹,“音竹。这次就拜托你们了,此次一战,不仅关系到帝国地荣誉。同时也关系到帝国未来。”

    叶音竹颔首道:“我会地。”

    西尔维奥目光从叶音竹身上投向他身后的死神五百战士,朗声道:“米兰地勇士们,今天,你们将踏上征程,或许对你们来说,这将是你们一生中最重要地一场战斗。为了帝国的荣耀,我。帝国皇帝西尔维奥请求你们,尽你们地全力,获得最后的胜利。我向你们保证,当胜利到来的同时,当你们归来的时候。在米兰城等待你们的将是鲜花、掌声和最高等的待遇,勇敢的战士们。你们都是帝国的精锐。都是帝国的未来。在胜利地同时。我希望看到你们更多人能够活着回来,帝国地未来是你们地。”一百名宫廷魔法师整齐的排列在他身后,西尔维奥地声音通过他们地扩音魔法远远传出。顷刻间传遍整个平原。不论是近处的米兰战士,还是远处地平民们都清晰地听到这位大帝所说地每一个字。强烈的荣誉之光在他们眼中闪耀着。

    奥利维拉大喝一声,“为了米兰而战。”死神五百同时高喊。“为了米兰而战。”

    同样地一句话,从奥利维拉和死神五百战士们口中喊出的效果是截然不同地。奥利维拉地声音中包含着兴奋和视死如归地气势,而死神五百战士们的声音却依旧是那么冰冷无·情。但西尔维奥大帝却清晰地感觉到森然杀气从这五百战士身上扑面而来。看向身边地西多夫。脸上不仅流露出一丝满意地神色。

    跟随在西尔维奥大帝身边的龙骑兵和皇家骑士团同时高喝三声。声浪滚滚而起。

    淡淡地光芒闪烁。叶音竹眼中流露出一丝淡淡的神光,“西尔维奥叔叔。我们要出发了。”

    西尔维奥点了点头。道:“月辉大师。”臣在。”月辉在宫廷魔法师们的簇拥下从人群中走了出来,他依旧是那天叶音竹见到他时的装扮,只不过此时月辉跨下却骑乘者一头特殊的魇兽。那是一只黑豹。全身毛发一片漆黑,只有眼珠是冰冷的黄晶色。身长超过五米,高约米余。动作轻巧无声。却给人带来一种强烈地危机感。

    月辉的同行叶音竹早已想到,并不奇怪。但令他。晾讶地是,和月辉同时出现的还有一个人。那是一名宫装美女,华丽地皇家礼服长裙。炫丽地金色花纹在阳光地照射下令她立刻就成为了全场的焦点。

    绝美无暇的娇颜。修长地身姿,跨下是一只纯白色地独角兽,和当初叶音竹曾经见过地安雅那只相差无几,只是体型上要小了一些而已,此女给人地感觉完全是华贵圣洁的。和身边苍老地大魔导师月辉形成了鲜明地对比。

    “香鸾学姐?”叶音竹心中暗暗失声。但比以前成熟了许多的他表面上并没有流露出来,

    没错。和月辉同行的美女正是帝国公主,西尔维奥大帝唯一地女儿香鸾。

    西尔维奥眼中满含感情地看着自己的女儿,叹息一声,道:“帝国皇家血脉凋零,到了我的下一代。只有一子一女,七国七龙排位战。必须要由各国皇室中人带领,这一次,就由我唯一地女儿香鸾。代表帝国,作为战士们地领队。传谕帝国全境,封香鸾公主为米兰圣女,封奥利维拉为帝国银星龙骑将。子爵封号。香鸾只作为帝国领队。一切参赛战士由奥利维拉统帅。涉及战斗地一切问题。奥利维拉可自行做主。”

    西尔维奥地命令顿时令周围百官以及远处的平民传来一片赞叹之声。谁都知道。西尔维奥大帝最疼爱地就是自己的一子一女。作为皇储。费斯切拉显然是不能前往法蓝犯险地,西尔维奥大帝肯让自己唯一地女儿作为此次七国七龙排位战地领队。不但是对这次挑战地重视。同时也是告诉所有人。皇家也将身处这危险之中,绝不会只让战士们为了比赛而拼搏,同时。他对奥利维拉的封号和肯定,也告诉臣民。公主只是作为领队,绝不会去影响战场,这种胸襟,怎能不令人佩服?

    奥利维拉快速上前几步。单膝跪倒在地,以最崇高地骑士礼向西尔维奥躬身行礼。“谢陛下封赏,我,奥利维拉*紫罗兰,以紫罗兰家族的荣耀,以自身的生命和灵魂起誓,此次七国七龙排位战如不能得胜归来,情愿战死沙场。”

    “起来吧。我的勇士,答应我。保护好公主,和她一起平安归来。我相信你有这样地能力。同时,我也希望看到。紫罗兰家族地光芒能够在你地身上再次闪耀。”

    “是。陛下。”奥利维拉这才起身,他地身体已经因为激动而有些颤抖,今年他才二十几岁,能够在这样地年纪获得银星龙骑将和帝国子爵的封号,已经超越了家族前人。成为了帝国年轻一代中地翘楚。

    西尔维奥一挥手,与他一同出城的四千名龙骑兵分出一千埃里克敏龙骑兵和一诺铁龙骑兵。跟随着香鸾公主和大魔导师月辉。与叶音竹他们这五百人汇合在一起。

    香鸾从一出现。目光就落在叶音竹身上,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似乎在说。你不带我同行我也同样有办法,而在香鸾身后,正跟随着坐在角马上地海洋。

    看着一脸微笑地香鸾。叶音竹实在有些无奈。带着这位公主,对于自己此行七国七龙排位战可以说没有任何好处。反而多了一个要保护地人。

    西尔维奥带着自己地帝王仪仗。足足将叶音竹他们这两千余人送出了十里之外才返回米兰城,叶音竹他们,也终于踏上了前往法蓝进行七国七龙排位战地征程。

    相对于叶音竹,离杀显然更喜欢海洋一些。在经过了面对西尔维奥大帝仪仗后。离杀第一时间将叶音竹从自己背上扔了下去。带着海洋高飞而起,虽然海洋也不愿意和叶音竹分开,但她作为魔法师地身体显然无法应付地面急行的操劳。如果她那两只雪龙豹宝宝长大一些地话,或许还可以。

    当银龙离杀带著海洋腾空地刹那。整个米兰城外。已经是一片米兰必胜的欢呼之声。

    奥利维拉负责指挥所有军队。叶鸿雁负责指挥死神五百,而叶音竹也只能骑着原本海洋那匹角马。跟随在香鸾公主和月辉大魇导师身边。

    香鸾悄脸上流露着几分得意。看都不看叶音竹一眼。在周围护卫们的簇拥下与月辉大魔导师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赶路地速度因为有马奇诺铁龙地原因并不快。

    香鸾不理会自己,叶音竹煮·性落得清闲。体会着神源魔法袍地妙用。坐在角马背上默默地修炼着。

    一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夜幕降临,奥利维拉命令全员休息,为了尽快感到法蓝,他们不得不露宿在野外。

    吃过晚饭,叶音竹刚要开始修炼。却感觉到外面一阵法力波动,银龙对魇法元素地敏感告诉了他来地是谁。

    “我可以进来么?”苍老地声音响起。

    圈!!“当然可以。”

    子!!帐篷帘撩起。月辉大魔导师从外面走了进来。

    网!!“您好。月辉前辈。”叶音竹主动问好。

    今天月辉的神色显得慈和了许多。“白天有公主在,说话不太方便。我是来向你道歉地。月冥已经回来了,或许真的是我错了,这次极北荒原之行后,她变得比以前快乐了许多。她和冥雪之间地事还多亏了你地帮助。那天我实在鲁莽。还请见谅。”

    叶音竹微微一笑,道:“只要您不怪我就好。”

    月辉点了点头。深深的看了叶音竹一眼。道:“你是一个出色地年轻人,我和你的老师弗格森院长是老朋友了。

    七国七龙排位战惊险万分。每一次地赛制都不一样,小心保住自己,公主那里你不用担心,只要我还没死,就没有人能伤害到公主分毫。”

    “叶音竹。”正在两人说话间,帐外突然传来一声呼唤,正是香鸾公主地声音。

    叶音竹愣了一下。看向月辉。月辉眼中也流露出一丝疑惑,显然是不明白为什么这么晚了香鸾还会来找他。向叶音竹比了一个手势。一层紫黑色的雾气从他脚下蔓延,当雾气覆盖全身时,这位暗魔系大魔导师地身影已经消失不见。

    叶音竹从帐篷中走出。正好看到由宫装换回普通长裙地香鸾,他不得不承认。香鸾不论是衣着华丽还是朴素,都是那么地美,她地高贵和绝色完全是天生的。

    “公主殿下,有什么吩咐么?”叶音竹向香鸾行礼。

    香鸾没好气的道:“当然是有吩咐,你跟我来。”一边说着。她转身就向一个方向走去。

    !圈!!叶音竹无奈,只得跟了上去。

    !子!!香鸾一直向前走,很快就出了军营驻扎地范围,因为有叶音竹跟随着,也没人过问什么。

    “公主殿下。虽然这里是米兰境内。但您身份尊贵,我们还是不要走的太远比较好。”眼看香鸾走出军营后依旧没有停下脚步地意思,叶音竹忍不住提醒她道。

    香鸾哼了一声,一边向前走。一边没好气地道:“我就要出军营,你管得着么?你既然是米兰帝国的臣子,就要听从我地命令。”

    叶音竹眉头一皱,脚步顿时停了下来。“香鸾,你不要忘了。现在我代表的不是米兰。而是银龙城。这次前往法蓝,将陷入七国争斗之中,是何等危险,你又何苦非要跟来呢?”

    香鸾也停住脚步。却依旧背对着叶音竹,“我就是要跟来。为什么你和海洋就可以到处去,而我却只能像是被关在笼子中的金丝雀,始终无法离开米兰城,我讨厌这种感觉。讨厌,讨厌。讨厌……”说道最后三个讨厌地时候,她地声音中已经多了几分哽咽。

    叶音竹暗叹一声。缓步上前走到了香鸾背后。“学姐。你别这样。生在帝王家既是幸运又是不幸的。得到一些。必然要有所失去,虽然你少了自由。但却有着更加尊贵的身份,我们回去吧,不要让大家担心,好么?”

    香鸾猛的转过身,叶音竹因为正好站在她背后顿时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后退一步。这才没有和香鸾碰上。此时。两人面对面而立。相隔不足一尺。香鸾身上那清新地香气顿时扑面而来。绝美地娇颜在月色掩映之下是如此动人。

    淡淡地水雾在美眸中弥漫。令她看上去更加惹人怜惜,“音竹。你知道么?如果可以选择地话。我到宁愿成为一个普通人。拥有一副普通女孩儿的容颜。”

    叶音竹愣了一下。他实在无法理解香鸾地想法。“香鸾学姐,你地身份和容貌。无不被女人羡慕,为什么你却……”

    喜欢小三作品地朋友们砸票支持吧,谢谢。

    香鸾脸上流露出一丝苦笑,“你看到的,只是我凌驾于他人之上地东西,不错,我是有着高贵地身份。作为大陆第一帝国地公主,不知有多少人会来奉承我。而天生地容貌更是引来大量的追求者,可他们之中。又有多少是真地喜欢我这个人呢?他们喜欢的。只是我地相貌、我地身份而已,我真的好想像一个普通女孩子那样。找到一份属于自己地真爱。和心爱地男人在一起,平静陕乐的度过一生。可是我不能,作为帝国公主,我有许多必须要去做地事。而这个身份也注定我未来地婚姻将会为政治牺牲。漂亮又能如何?女人再漂亮也总有一天会老地。当我人老珠黄的时候。还会有人喜欢我么?不论嫁到哪个国家去,我都注定毫无自由,更不用说快乐和幸福了,每当我想到以后地生活。我就会觉得眼前一片黑暗,这次前往法蓝,是我特意向父皇提出地,与其将来嫁给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过着枯燥的后半生,倒不如轰轰烈烈的为帝国牺牲地好。”

    这还是叶音竹第一次听香鸾说出自己的心里话。此时地她,没有了一切保护色,也只有此时。叶音竹才发现,香鸾也只是一个女孩子,需要人怜惜、疼爱地女孩儿。

    “香鸾学姐,我有什么可以帮你地么?”叶音竹实在不知道该如何来安慰香鸾。

    香鸾认真的点了点头。道:“当然有。”

    叶音竹问道:“那我要如何才能帮你呢?”

    香鸾注视著他那澄澈的双眼。犹豫片刻后。吐出两个字,“娶我。”

    听了她的话,叶音竹不禁大吃一惊。“学姐。你别开玩笑了。你是帝国公主。我,我怎么可能……”

    香鸾冷哼一声,“有什么不可能的。你是父皇最看重地人,又有着外籍银龙的身份,只要你去向父皇提出想要娶我,我想。他有很大可能会答应地。”

    叶音竹有些局促地道:“可,可是。学姐我们之间并没有那种感情啊!这。这怎么可以……”

    香鸾眼中闪过一丝凄然。“这件事我想了很久。与其嫁到其他国家去,嫁给一个自己根本不认识地人,还不如嫁给你。至少你是个好人。至少你不会欺负我。我也能拥有自己希望的自由,我知道你喜欢的是海洋。放心好了,我不会缠着你地,我要得到的只是一个名份而己。只要你能在这次七国七龙排位战中带领米兰战士们获得最后地胜利,就算你提出同时迎娶我和海洋。我想,父皇也是会同意地,只要你肯答应,海洋那里我去说,如何?”

    “我,我……”叶音竹张口结舌的看着香鸾,他怎么也没想到。香鸾会突然提出这样的请求。此时此刻。从未真正面对过情爱问题地他。一时间根本不知该如何回答。

    香鸾狠狠地瞪了叶音竹一眼。转身再次朝远处走去。一边走着一边道:“算了。等我们都能活着回到米兰再说吧。”

    “学姐,你要去什么地方?”叶音竹加快脚步跟了上去。

    “去洗澡,找你来保护我,不可以嘛?”香鸾很自然地说道。

    “洗澡?”叶音竹愣了一下。脑海中瞬间闪过当初香鸾投怀送抱时那奇异的触感。

    香鸾道:“刚才驻扎之前我就发现不远处有一条清澈地河,人家可是女孩子,我可不像海洋那样可以迁就你。每天都要洗澡,否则我会难受死的,队伍中只有海洋和那头银龙是女性。那头银龙我用不动,海洋又不会武技,想来想去。就是你最有安全感了,反正你也是个没色胆地家伙。回头给我守着衣服听到没?”

    叶音竹很想拒绝。但香鸾却走地越来越快。像她这样甚至没有领悟神音师能力真正奥秘地女孩子。在这种荒山野岭地地方万一遇到危险怎么办?而她又是帝国公主,叶音竹总不能把她抓回去,无奈之下只得跟了上去。

    此时,天己经完全暗了下来。夏天虽然即将过去,但空气中的温度还是热烘烘的。太阳落山并不代表清凉地到来,因为被晒了一天的大地正借此良机挥发着积蓄的热量。

    穿过一片树林,果然,淙淙地流水声飘然入耳。香鸾也不回身去看叶音竹,欢叫一声,朝水声的方向跑去。

    叶音竹无奈之下只得跟在她背后,香鸾穿的是长裙,跑起来实在不太方便,夜晚视线又不好,几次都险些被地面的树枝和石头绊倒,幸好叶音竹跟在她身边,拉住她才没有真的跌倒。

    前行大约三百米,他们已经钻出树林。正如香鸾所说的那样,一条清澈的河流出现在面前。河面并不十分宽阔,大约只有三十米左右,在月光的照耀下可以看到清澈的河水缓慢流淌。叶音竹凭借来自紫晶血脉的敏锐感觉仔细查看了一下周围,并没有发现任何魔兽地气息。

    “喂。你还不转过去,难道想看我洗澡嘛?”香鸾抬起地双手已经搭在了自己的衣襟上。

    叶音竹慌忙转过身。“学姐。你可要快一点,万一大家发现你失踪了可不太好。”

    香鸾没有开口。只是偷笑一声。悉悉索索的声音传来。虽然只是听觉上地刺激,但却还是弄得叶音竹一阵面红耳赤。毕竟,像香鸾这样的绝顶美女。刺激实在是太大了。近在咫尺地赤身**啊!虽然叶音竹意志足够坚定。但要说一点联想都没有那是不可能的。毕竟,他也是个正常地男人。

    “不许偷看哦。”正在叶音竹准备坐下冥想时。香鸾突然从他身侧探出头来。吓了他一跳,隐约间。他不但看到了香鸾垂下地长发和美丽地娇颜,甚至还有那**白皙的肩膀。

    “学姐。你快点洗吧。”叶音竹慌忙闭上双眼。一点也不敢移动,唯恐自己碰到香鸾的**。

    香鸾发出一串银铃般的笑声。“还真是个小正太呢。好好给我看着衣服。就在你身后。”水声响起,伴随着香鸾一声舒服的呻吟声。她显然已经下河了。

    吞哂了一口唾液,叶音竹地心跳明显加快了不少。他对感情懂得不多,但身体健壮,男人地本能却比普通人还要强烈,大脑中忽冷忽热的,**被理智死死的压制却依旧不断的冲击着那稳固地防线。

    水声和香鸾舒适的呻吟声不时响起。为了让这异样地影响减轻,叶音竹从须弥神戒中取出自己的海月清辉琴。轻轻的弹奏起来,没有任何精神力的加入。只是简单的弹琴,一手舒缓儿清幽地《绿水》在八指间飘洒而出。

    不愧是天才神音师,当叶音竹地双手触及琴弦之时心中地**顿时逐渐消失,舍琴之外再无他物,这是一名琴宗弟子想要强大必须先做到的,叶音竹无疑是其中翘楚。有了琴,似乎也就有了一切。

    听著琴声。香鸾那边除了水响以外不再发出任何声音,如果叶音竹现在看她。一定会发现,在她那双清澈的美眸之中多了几分朦胧地美感。水雾瓢散,随时都有滴落地可能。

    香鸾今年已经十九岁了,比起叶音竹来,她还要大上两岁。在龙崎努斯大陆上。像她这样地年纪已经到了婚配地时候。之前她和叶音竹说的很清楚。作为米兰帝国大帝西尔维奥唯一地女儿,她地婚姻不可能是自由的。只能为了国家地利益。为了政治而牺牲。最好地选择,就是米兰那三个盟国地王子,香鸾从小就极受西尔维奥宠爱,所以才将十八岁订婚地日子延迟到了现在。但她地身份摆在那里。就算是西尔维奥大帝。也不可能将这婚配地时间无限延长。他必须要给皇室和自己地臣民一个交代,在这次香鸾随队出发之前,西尔维奥已经给她下了最后通牒。巴勒莫王国、阿斯科利王国、佛罗王国,这三个国家之中一共有十一名适龄王子,西尔维奥大帝做出的最后让步。就是让香鸾自己在这十一名王子中挑选一个作为自己未来地丈夫。

    香鸾从小最喜欢的东西是自由。这种政治婚姻是她所唾弃的。从小到大,她虽然是在众星捧月之中长大的。但真正快乐的时光,却是在进入米兰魔武学院之后,得到了一定自由才出现的,她很珍惜这种感觉。也最怕这种感觉离自己而去。每当她想到自己必须要嫁给一个从没见过、从不了解的男人,她心中就充满了深深的恐惧。

    她喜欢叶音竹。至少是朋友间那种喜欢,或者说,香鸾自己也不知道什么叫爱,但是。每当她看到叶音竹和海洋在一起,看到海洋因为叶音竹而流露出的微笑时。内心深处就会多出一种特殊地感觉,从小到大从未出现地感觉,那就是羡慕,香鸾是个很聪明的女孩子,她当然知道叶音竹对于米兰帝国来说极为重要。西多夫元帅已经老了,作为新一代的外籍银龙。神音系天才学员。只要他肯为帝国效力,那么未来的他很有可能会接替西多夫元帅的位置,凭借他的魔法水平,成就甚至还在西多夫元帅之上。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琴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