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魔法袍神源(下)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琴帝

    有了这件神源,叶音竹今后修炼就不需要去考虑外界魔法元素的影响,而且还可以通过吸收其中的气息更快的提升自身实力。

    妮娜轻轻摇了摇手,“不要问了,这些都是我和他之间的事。不论我们两个之间如何,你都是我们的孙子。你也不用让他来见我。如果他真的愿意来找我的话,他自然会来的。否则勉强又有什么意义。”

    “奶奶,您和秦爷爷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叶音竹忍不住问道。

    妮娜叹息一声,“如果我们之间仅仅是误会那么简单的话,你以为以我们的聪明会无法冰释么?孩子,去吧,还有那些战士等着你。我会请弗格森院长暂时封锁咱们神音系宿舍一定范围。不过,你们只能在学院中逗留一天。你要记住,不可在任何人面前脱下神源,你穿着它,外人就无法感受到神源的奥秘,只会把它当成一件最普通的魔法袍,可一旦让人发现内层的情况,觊觎者必定会给你带来巨大的麻烦。”

    正如妮娜所说的那样,叶音竹和死神战士们只在学院内逗留了一天,当众人的身体都恢复了一些,海洋也从昏迷中苏醒过来时,他们就在弗格森院长的安排下悄悄离开了米兰魔武学院。

    西多夫没有来,而是在死神三百的军营等待着他们的到来。当叶音绣将须弥神戒中的两千余只狮人耳朵呈现在他面前的时候,西多夫并没有说出任何赞扬的话。而是直接下达了一个似乎不近人情的命令。命所有战士,包括奥利维拉和叶鸿雁在内,在清理身体治疗伤势之后。立刻在营地之中紧闭,而这个紧闭地时间是十天。

    “听说,你是通过传送法阵带他们回来的。”看着脸色苍白的叶音绣,西多夫淡淡的说道。此时在这座能看到军营的山包上只有他和叶音绣两个人。

    叶音竹点了点头,“在那种情况下,想要保住所有人,我只能那么做。”

    西多夫道:“你是不是很奇怪,为什么你们完成了任务,我却让他们全部紧闭?”

    “您自然又您的道理,在练兵上。我又怎么比的上您呢?”

    西多夫冷声道:“音竹,你要记住。作为一名统帅,如果想要完美的驾驭自己的属下。首先你就要做到,永远不要让属下知道你内心真实的想法。我让他们紧闭,一是为了让他们休息,恢复自身实力。其二,是让他们更好地消化在这次任务中得到的和失去地东西。让他们明白什么才是生存真正的意义。经过这一次,虽然无法令那二百人真正成为像死神三百那样地战士,但以他们更好一些的天赋。至少能够与死神三百配合。音竹。你发现没有,在我挑选出的那二百人中。除了奥利维拉主动请缨以外,从米兰魔武学院出身的人很少。”

    叶音竹愣了一下,“西多夫爷爷。您的意思是……”

    西多夫道:“我挑选出的这二百人,大多是出身于军人世家,本身在米兰帝国没有任何根基,最重要的是,他们都是孤儿。军人后代,还要是孤儿,又有着不错地天赋。这二百人地挑选并不比培养死神三百容易。为了让他们能够更好的发挥自己地天赋,所以我才没有过早对他们进行死神三百那样的训练。你没让我失望,这次的任务,与其说是对他们地考验,到不如说是我对你的考验,死神三百变五百,才是我真正想看到的。记住我的话,七国七龙战,对于我们东龙八宗来说没有任何意义,胜负无所谓,但你每多带一个人活着回来,你未来能够掌握的力量就会增强一分。我老了,我看好你成为我的继承人,在东龙八宗年青一代之中,你是目前看来最适合的人选。不论不久之后发生什么事,你记住,带着海洋和死神五百回琴城去,保护好海洋和你自己。你们是我们东龙八宗最后的希望。十天后我会再来。”

    紫光闪过,西多夫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

    叶音竹站在原地,陷入了深深的思索,西多夫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死神五百他给了自己可以理解为是为了东龙八宗的未来和保护海洋,但从他话语中的意思来看,似乎不久的未来要发生什么事似的。究竟会发生什么呢?为什么从西多夫眼中自己看到的是一往无前的坚定?

    突然,叶音竹的眼神变成了骇然,联想到昨天妮娜对他说的话,他似乎明白了一些。法蓝即将封闭,大陆八国之间的战争随时又可能发生,乱世即将展现,马良曾经说过,东龙八宗最希望的就是出现乱世。那将是崛起的机会。难道东龙八宗也已经得到了消息,想要利用法蓝封闭,龙崎努斯大陆大乱的机会趁势而起么?

    想到这里,叶音竹心中顿时一片冰凉,对于未来只有茫然。从小修炼赤子琴心,对于东龙八宗的情况只是从父亲口中有些最简单的了解而已。东龙八宗的实力究竟达到了什么程度,具体情况如何更是一无所知。如果趁乱行动,会发生什么事现在还很难预料。或许大陆八国对于东龙八宗没什么概念,可法蓝封闭之后,真的就是完全的封闭么?爷爷是东龙八宗竹宗宗主,一旦东龙八宗发生什么,自己一家将责无旁贷。秦爷爷更是魔法四宗最强一宗之首,这混乱的局面实在难以想象。对于东龙八宗的目的和未来,他并没有多想过,但叶音竹却绝不希望自己的家人出现什么问题。想到这里,他不禁大为头疼起来。一时间,真想赶回碧空海去,向自己的爷爷问个清楚。

    站在山头上,叶音竹呆立良久,心中复杂的思绪却怎么也无法理清。正在他思索着的时候,精神之海突然波动了一下,那是成为外籍银龙以后赋予他敏锐的元素感觉。一丝厌恶的情绪出现在灵魂深处,下意识的一个转身,体内剩余不多的竹斗气已经凝聚到右手处随时准备应变。

    那是一名魔法师,皮肤干瘪褶皱没有一丝光泽,满头白发带着一层死灰色,但深陷的眼窝中却有着一双深沉内敛的眼眸,虽然眼珠是灰色的,但隐约中流露的深邃却令人胆寒。瘦长的身上罩着一件黑色魔法袍,与他那一头白发形成鲜明对比。从哪个角度看,他那摇摇欲坠的身体都像是能被风随便吹倒似的,但从这名魔法师身上,叶音竹却感到了一种压迫式的恐惧,那是发自灵魂深处的恐惧。

    “你是谁?”叶音竹不动声色的问道。但他已经做好了召唤紫的准备,以他现在的身体情况显然是不可能和眼前这名深不可测的魔法师对抗。

    “你是叶音竹吧。找到你可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很久没有看到过像你这样出色的年轻人了,能够感觉到我的存在,不愧是外籍银龙。”苍老的魔法师声音有些沙哑,从他那满布褶皱的脸上很难看出现在的表情。一边说着,他已经走到了距离叶音竹不足二十米的位置,他走的很慢,但却没有一丝声息。

    叶音竹淡然道:“我们似乎不认识吧。”

    老魔法师道:“是的,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我的名字叫月辉。”

    月辉?听到这个名字,叶音竹眼神顿时波动了一下。心中想到了一串头衔,月辉家族族长,米兰帝国魔法师公会会长,魔法实力凌驾于自己的老师弗格森和紫罗兰家族族长马尔蒂尼之弟马特拉奇之上的紫级六阶大魔导师,魔法界的顶级大师。同时,他也是月冥的爷爷。

    知道了月辉的身份,叶音竹反而放松了一些,“原来是您。您好,尊敬的大魔导师。”

    月辉深深的看了叶音竹一眼,“我不好。很不好。一个失去孙女消息数月的爷爷怎么会好呢?我经过无数的调查,才查到与我孙女同时消失的人中有你。而你回来了,我的孙女却依旧没有消息。在我想找你的时候,你却又消失了。你是否应该告诉我些什么呢?和你们一起消失的还有四个人,但在你们这几个人中,我只听到我那孙女提起过你的名字。”

    月辉是为了月冥才找上自己,叶音竹心中犹豫了一下后,道:“是的,月冥是和我一起离开的。她没有告诉您要去什么地方,应该是怕您反对。”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琴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