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东龙护法,梅花长老(上、中、下)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琴帝

    西多夫心中同样惊讶,就像亚修斯所说的那样,他很欣赏叶音竹的勇气,但是,面前的年轻人还不到二十岁,以他的修为,自然没将叶音绣放在眼中。所以从zhan斗一开始,他就维持守势,为的就是想看看叶音绣实力究竟如何。

    暗黄色的斗气,产生的压力却绝不是黄级能够带来的,尤其是碧丝在绣斗气催动下产生的强烈震荡力,连西多夫也不得不将护体斗气增强几分。为什么颜色会和他的实力不成正比?心中的疑惑越来越强,西多夫对叶音竹不得不另眼相看。

    “西多夫爷爷,小心了。”叶音竹提醒一声,手中碧丝借助瞬间在西多夫护体斗气的反弹力之中身体腾空而起,碧丝回到手腕上,而枯木龙吟琴却已经出现在他怀抱之中。面对紫级强者,叶音竹不敢有丝毫保留,左手抱琴,右手飞快的在枯木龙吟琴上弹动,七声低沉的嗡鸣几乎同时响起。

    七音连爆。以接近神器级的枯木龙吟发出七音连爆,奇异的情景出现了,在叶音竹的七音连爆作用下,海洋演奏的《倩女幽魂》曲瞬间受到牵引,强烈的青色光芒从古筝上释放而出,伴随着叶音竹的七音连爆,顿时幻化出七道紫色光晕。

    叶音竹的琴艺早已经达到了大师级的水准,想要进步已经很难很难,所以他只能在施展琴魔法的技巧上寻求突破,而合奏显然是最好的选择。他可以在烟罗四女弹奏的同时凭借一个音符令她们的乐曲瞬间融合,自然也能够在此时借助实力更强地海洋力量。这就是叶音竹研究出的,神音借势。

    七道紫色光晕。伴随着凄美的琴音瞬间飘荡,神音系魔法是绝对成立的,因为那是对敌人心灵的攻击。正准备向叶音竹发动攻击的西多夫,在这紫级爆音的影响下,身体顿时迟滞,脑海中陷入了短暂的空白。幸亏他也是外籍银龙,自身精神力在当初成为外籍银龙的时候就已经提升到了一个可怕的层次。所以,这短暂地空白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在下意识的作用下,他护体地紫色斗气瞬间提升到了极限。紫光莹然。足以防御叶音竹的任何攻击。

    就在七声爆音响起地同时,七道光刃同时从枯木龙吟琴上的七根琴弦上弹射而出。这并不是单纯的魔法。也不是斗气,而是叶音竹研究出的高频音刃。受到枯木龙吟琴本身的影响。再加上叶音竹本身斗气与魔法的融合,这七道音刃发出时,闪烁的竟然是七色光芒。

    分别代表着水、火、土、风、黑暗、金属与融合元素七种不同气息地音刃,同时朝着西多夫胸前射去。

    受到爆音地影响,西多夫根本无法做出闪躲,幸好丰富的实zhan经验令他将自身斗气释放到了最大程度。七种属性地光刃瞬间轰击在紫色斗气同一个位置上,强大的切割力产生出极其刺耳的摩擦声。空气中地魔法元素顿时变得狂暴起来。就像点燃的炸药桶一般,在西多夫胸前的护体斗气处。

    轰然巨响之中。巨大的反震力同时侵袭向西多夫和叶音竹两人。而就在那反震力升空,直奔叶音竹而去的时候,他的身体却诡异般的消失了。没错。就是凭空消失了。

    西多夫胸前的紫色斗气,产生出一道道强烈的光晕波动,闷哼一声,这位米兰帝国第一强者,竟然后退了一步,脸上涌起一层紫气。

    高频音刃,才是叶音竹最强的攻击手段,仅次于全力施展的琴宗九大名曲,七音连爆配合七刃齐发,对和叶音竹实力相差无几的对手来说就是毁灭性的噩梦。即使西多夫实力极其强横,但面对高频音刃那混合着七种魔法元素的强烈切割,护体斗气也险些被冲散。再加上爆炸力产生的冲击波,才使他后退一步,七种元素带来的影响令这位元帅一阵气血翻涌。

    在西多夫后退的同时,之前消失的叶音竹又在原本空中的位置出现了,正好躲过冲击波对他的洗礼。没有任何停顿的,一道接一道音刃飞射而出,朝着西多夫的方向攻来。

    七音连爆配合七刃齐发固然强悍,但对于叶音竹来说,那也是极为强烈的消耗了。所以他此时只能一道道的发出高频音刃,斗气和魔法力完全提升到了顶点。而最令西多夫惊讶的是,原本只是弹奏那凄美乐曲的海洋,古筝上释放出的青色魔法力一到叶音竹身边,在他弹出高频音刃的同时,顿时与爆音完美结合,释放着一圈圈淡紫色的光晕。莫名的悲伤情绪,以及精神力的不断冲击,顿时令西多夫气势大降。亚修斯目瞪口呆的向离杀道:“这,这是怎样的攻击手段?为什么这小子一弹琴,小海洋弹奏的乐曲就完全变了?”

    离杀无奈的道:“我也不明白。这可能是他们神音师的秘密吧。但我觉得海洋的古筝曲完全是在叶音竹的调动下才能释放出那样的威力。这种类似于精神系魔法的攻击,达到了紫级的程度后真是可怕。试想,如果这样的精神魔法作用在数百人的zhan场上,会产生什么样的效果呢?”

    亚修斯叹息一声,“现在我算明白,为什么霍华德大人会让叶音竹和你一起去参加这次的七国七龙排位zhan了。看重的,恐怕就是他这神器的音乐魔法啊!”

    面对紫级魔音的影响以及叶音竹那攻击力强横的音刃,西多夫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精神,精神力内敛,在凝神之下,尽可能的让那曲《倩女幽魂》的影响降到最低。手中树枝幻化出一道道光影,总能后发先至,击碎叶音竹发出的音刃。

    此时,西多夫已经收回了护体斗气,那种释放的方法是最耗费斗气的,而现在他已经不再轻视眼前这年轻的对手,凭借着手中树枝发出的紫色斗气,完全挡住了叶音竹的音刃攻击。

    叶音竹凝神注视着,西多夫,右手也越弹越急,高频音刃不断从不同方向发出攻击,爆音一个接一个响起。此时他不禁心中暗叹,自己的实力还是不够啊!如果自己在发动高频音刃的时候,也能成曲。那么,就算比自己高出如此多阶的西多夫,也要受到巨大的影响。可惜,那是要到紫微琴心以后才可能完成的。

    其实,他此时完全可以自豪了,凭借着自己研究出的高频音刃,配合神器级枯木龙吟琴发出的攻击,绝对不亚于一名紫级高手。斗气与魔法的相辅相成,加上神器的增幅,以及每一道音刃释放出时产生的不同魔法属性,足以令任何强者头疼。外籍银龙还是有好处的,至少全系魔法的基础,令他能够真正发挥出枯木龙吟琴上七根龙王龙筋的威力。当然,如果那超神器枯木龙吟琴能够使用,效果就不是现在这么简单了。

    低喝一声,西多夫终于移动起他的脚步,紫级六阶大zhan师,不动则已,一动则如风雷突变,树枝完全变成了紫色,五、六道高频音刃在一瞬间被绞的粉碎,下一刻,西多夫的身体已经如同幻影一般朝着叶音竹冲了过去。他的速度之快,几乎和短距离瞬间转移相差无几,低吼刚刚响起时,人就已经来到了叶音竹面前。硬拼,叶音竹这蓝级魔法加上接近蓝级的斗气,又怎么可能是紫级六阶的对手呢?

    叶音竹的大脑很清醒,眼看着西多夫朝自己冲来,却做不出任何闪躲的动作。他骇然发现,西多夫那并不是简单的前冲,在他身体移动的同时,周围所有的空气都被他释放出的强大斗气限制住了,左、右、后,三方同时被封锁,唯一的通道,迎来的却是紫级六阶的攻击。

    那看似纤细的树枝,此时却像是死神的镰刀一般,树枝上释放的斗气光芒已经变成了深紫色。当初在面对安琪时的那种无力感再次出现。叶音绣知道,自己和这种绝世强者之间,还是有着不可逾越的差距。

    正面硬碰当然不行,有差距并不代表认输。枯木龙吟琴瞬间收起,叶音绣没有取出自己最强的攻击武器诺克希之剑,因为亚修斯在,他可不像离杀那么好糊弄,一旦被发现自己竟然拿着用神圣巨龙角制作的长剑,那么,很可能自己要面对七龙城无止境的追杀,所以,叶音竹不敢冒险。

    怎么办?发动生命守护来承受这一击么?不,那是最后的凭借,绝不能轻易用出。所以,眼看着那紫色树枝来临的时候,叶音竹的身体又一次消失了。他的第一次消失,西多夫正处于七音连爆的影响下,大脑一阵空白,并没有注意到,但这一次却是如此真实。光芒一闪,叶音竹人已不见,西多夫连人带树枝,从他原本所在的位置处一掠而过。用错力的感觉使这位紫级大zhan师一直冲出十米才稳定下身体,胸口处一阵烦闷。而就在他冲势未尽之时,充满切割力的音刃却已经到了背后。

    亚修斯和离杀看的最清楚,叶音竹的消失只是一瞬间,但就是那一瞬间的工夫,令他躲过了西多夫的攻击,当他再次出现时,正好在西多夫背后,音刃再次从枯木龙吟琴中弹出。

    西多夫的实zhan经验极为丰富,面对突然转变的劣势并没有慌张,甚至连身体都没有回转过来,手中树枝反手挥出,一道道紫光闪烁,摧毁了叶音竹的高频音刃。受到音刃的影响,他不禁再次闷哼一声,眼中的光芒已经充满了寒意。

    突然消失,这种能力叶音竹当然没有。但是,他和紫的同等本命契约却可以完成。自从紫通过叶音竹的生命力重生之后,两人之间的同等相互召唤就打破了zhan斗中无法召唤的限制。正是凭借着精神上的联系,让紫的两次召唤,才使叶音竹先后躲闪过冲击波与西多夫的攻击。他没有召唤出紫来参加zhan斗,因为他要凭借自己的力量得到西多夫的认可。

    当初面对父亲的攻击时,叶音竹也曾产生过无法抗衡的感觉,但父亲叶重凭借的却是技巧。而眼前地西多夫,却是绝对的速度与力量。

    当这位紫级大zhan师再次回过身的时候。他已经不再手下留情,身形一闪,只是转瞬间,就已经来到了叶音竹面前。这一次,西多夫故意留了几分力,身体在来到叶音竹面前的时候硬生生的停了下来,树枝从上方劈落。

    叶音竹知道,同样的方法绝不能在一位强者面前使用两次,同等召唤最大的缺陷就是当他通过召唤再回来的时候,位置还是先前消失的地方。他可不想在自己回转的同时直接迎接紫级斗气。所以。这一次叶音绣并没有再消失,他选择了正面迎击。

    眼看着树枝劈落。叶音竹抬起了自己地右手,枯木龙吟琴随之消失。而就在那一刹那。他的右手已经被一层厚厚地紫色晶体包覆。同时,一团金光从手臂中喷涌而出,将那紫色晶体渲染成了紫金之色。正面迎上了西多夫的树枝。

    西多夫这一次地攻击,本来是要仔细观察一下叶音竹究竟是凭借什么消失的,不敢将力量用尽,保留了几分斗气准备随时应变,可他却没想到。叶音竹就是选择了这么一个时机。全力以赴的发动了攻击。

    紫金色的光芒迎上了树枝。在碰撞的瞬间,一个耀眼的光球与西多夫之间亮起。没有轰鸣之声。却发出了一声刺耳的撕裂。

    一团耀眼地光晕,呈放射状骤然释放。

    西多夫手中树枝寸寸碎裂,他地人虽然没有动。但脸上却又一次涌起了一团紫气,叶音竹是从下向上迎向西多夫攻击的,此时,他地身体已经齐膝没入了地面坚硬的花岗岩之中。英俊面庞一片潮红。

    叶音竹的动作很快,即使在小腿陷入地面地情况下,他依旧没有停止自己的动作。因为,他与西多夫碰撞后产生的紫色光晕,是无差别的朝周围释放而出的。这种程度的冲击波,离杀和亚修斯自然不会受到影响。但作为神音师的海洋却不行。

    所以,在被轰入地面的同时,叶音竹的左手也挥了出去,一团耀眼的银色光芒亮起,比那挥发的紫色光晕早了一步冲到海洋面前瞬间爆发,形成一层银色的光盾。紫色冲击波冲击到这面光盾之上,也只能消于无形之中。令闪身到海洋身边,准备帮她挡下冲击波的亚修斯微微一愣。

    西多夫手中的树枝碎裂了,但他还有比树枝更可怕的攻击武器,那就是他的手。叶音竹的动作他当然看到了,但是,既然是zhan斗,在结束之前他就不会停止。难道敌人会因为你去救人而停下攻击么?所以,亚修斯的右拳,在叶音竹发出那一道银光的同时,已经来到了他面前。此时,叶音竹小腿还在地面之下,自然不可能闪躲,左右双手同时发出强横的攻击,他的身体在力量的作用下,此时还是歪着的,就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却依旧没有放弃,之前与西多夫碰撞后,右手上的紫色晶体已经全部破碎,此时他的手甚至还在颤抖,但就是这样,他依旧挥出了自己的右手,从下方点向西多夫的手腕。

    西多夫没有闪躲,因为他根本就不认为叶音竹的手能够影响到自己挥出的拳头。面对这一zhan叶音竹强硬的抵抗,这位大zhan师已经被激起了争胜之心。

    一道奇异的光芒从叶音竹身上释放出来,由于距离过进,西多夫甚至没有看出那光芒的颜色,那好像是叶音竹的身体整体亮起似的,而下一刻,他的右拳仿佛攻击到一个柔软的身体,从叶音竹身边一滑而过。轰然巨响之中,旁边的地面顿时多出了一个深坑。

    叶音竹的左手,也就在这时印上了西多夫的胸膛。随着一声爆响,西多夫原地未动,而叶音竹却被他护体的斗气震得飞了起来。当然,他的双腿自然也从地面下拔了出来。

    在空中一脸三个翻滚,叶音竹才落到地面上,接连向后退出七八步,他才勉强稳定住自己的身体,硬生生的控制着没有摔倒。哇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

    琴帝的目光冰冷而平静,深吸口气,他勉强压制着自己体内翻腾的气血,一股热气从四肢百骸中涌出,淡淡的紫色晶体,开始从他肌肤处浮现而出。是的,他还有zhan斗力。闪、雷的力量固然强大,但它们毕竟还没有成年,叶音竹借助它们的力量,也只是勉强挡住了西多夫的攻击,可体内经脉却也受到了剧烈的震荡。紫级六阶大zhan师的攻击力又岂是那么好抵挡的?

    “音竹。”海洋的古筝在刚才第一声轰鸣之后就已经无法演奏,因为她根本无法静下心来与音乐相融。眼看着叶音竹吐血,顿时想要冲过去,却被亚修斯一把拉住了。

    西多夫站在原地没有动,双手背后,看着叶音竹,他眼中流露着复杂的光芒,“告诉我,你是用什么方法化解我那最后一拳的?”

    叶音竹平静的道:“借助守护三件套发动的斗转星移。”是的,他没有使用生命守护,其实,在刚才那一瞬间,他是有制胜可能的,但是他却放弃了。如果他拍在西多夫胸前那一掌,是用诺克希之剑刺出的,或许结果会变得不同。紫级六阶的斗气能否挡住神器级的刺剑,叶音竹不知道。但他没有试,因为西多夫是海洋的爷爷。

    西多夫看了一眼那边依旧在燃烧,却已经接近尾声的香。“小子,你认为你还能抵挡我下一次的攻击么?”

    叶音竹淡淡的道:“那要试过才知道。我还站着。不是么?”

    西多夫笑了,这还是叶音竹第一次看到他的笑容。但是,下一刻,西多夫却已经挥出了他的拳头。

    从已开始面对这位紫级大zhan师,一直到此时身受重创,从未有过神色变化的叶音竹,此时脸色终于变了。因为,西多夫这一次挥出的拳头却不是向他,目标却是海洋。

    那是深紫色的拳头,带着一往无前气势的拳头。紫级大zhan师全力挥出的拳头。空气再次凝固,就在海洋身边的亚修斯却腾身而起,落向另一边拉住离杀。

    空气已经被斗气锁定,海洋那纤细娇柔的身体,在西多夫紫级斗气的拳头面前,看上去是如此的渺小,如此的软弱。此时的她,目光甚至还在叶音竹身上,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危险。

    “不——”

    血液沸腾了,不论是来自东龙八宗纯正的血脉,还是紫晶比蒙的血脉,就在这一刹那完全沸腾了。叶音竹脑海中,根本没有任何思考的空间,连西多夫为什么会攻击海洋这么一个简单的问题也没能去想。这一切,发生的太快太快,就算他想要召唤紫,也已经来不及。

    或许是发自本能的,一团紫色的火焰瞬间从他体内燃烧而出,皮肤上覆盖的那一层紫色晶体此时完全成为了这紫焰的燃料,空气中的阻碍再也不能成为阻挡他的力量。下一刻,他的身体已经横扑而出,用自己宽阔的后背,挡住了海洋的娇躯。

    叶音竹看到了海洋的眼睛,海洋也正好看到了他的,海洋的目光是惊慌失措的。而叶音竹此时的目光却变得无比坚定。他用自己有力的双臂,抱住了海洋,也就在那一瞬间,他手腕上的生命守护手镯,落在了海洋的手腕上。紫级六阶的拳头,不是那么好挡的,叶音竹知道,即使是自己拥有紫晶血脉的身体,也未必能够完全挡住这一拳。只有将生命守护给了海洋,才能保证她真正的安全。如果生命守护在自己身上,那么,当致命攻击来临的时候,自己的身体就会变成虚幻,免疫那攻击,可海洋呢?在自己身前的海洋却会在自己面前破碎。叶音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因为他答应过要保护她,她是他的。他一直没舍得使用的生命守护绝对防御,就是要留在最后应变的。

    海洋抱在怀里的感觉是如此真实,在这种绝望的形势下,各种念头不断从他脑海中涌出,如果自己能将生命储存宝石握在手中该多好,那样的话就可以将海洋暂时保护其中。

    生命储存宝石使用的条件,是对方完全同意进入其中才能发挥效果。海洋自然不会拒绝。但是,现在想什么都已经晚了。

    海洋被叶音竹抱入怀中的那一刻,整个人都已经呆滞了,当她意识到叶音竹要干什么时,又怎能扭转此时的局面呢。叶音竹清澈的目光近在眼前,他眼中燃烧着那紫色的火焰,那焦急和义无反顾的神情是如此清晰。

    抱着海洋的感觉实在很舒服,她那柔软的娇躯完全嵌入叶音竹怀抱之中,淡淡的香气传入鼻端,柔弱无骨的纤细腰肢是如此舒适。可惜,现在叶音竹是处于视死如归的紧张情绪中,实在没心情去欣赏。

    后背紧绷的肌肉有些僵硬了,怀中的人儿依旧是那么温软,想象中地重击怎么还没有出现?叶音竹呆呆的站在那里抱着海洋。一时间愣在那里。

    “喂,臭小子,你还想抱着我孙女到什么时候?”西多夫那低沉的声音从叶音竹背后响起,这位元帅的语气之中竟然多了几分戏虐。

    “啊?”叶音竹这才反应过来,赶忙松开抱着海洋的双臂,下意识的转过身,却依旧用身体挡着海洋。

    西多夫和亚修斯都在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一旁的香早已经燃尽了,离杀的目光看上去有些怪异,从她眼中。叶音竹竟然看到了羡慕的感觉。

    西多夫瞥了海洋一眼,海洋此时全身发软。半靠在叶音竹后背处低着头。如果没有那白光当着,众人一定能看到此时她地俏脸早已变得通红。而泪水却顺着羞红的娇颜悄然滑落。

    “时间正好到了。算你过关。”西多夫淡淡地向叶音竹说了一句,大步从他身边重新走回正堂而去。

    亚修斯嘿嘿一笑,向叶音竹伸出大拇指,“小子,你行啊!不过,你是真的忘了还是故意装蒜。海洋可是西多夫最疼爱地孙女,他怎么会想自己的孙女下手呢?哈哈。哈哈哈哈。”大笑之中。他也跟着西多夫一起回了正堂。

    离杀瞪了叶音竹一眼,冷哼道:“英雄救美么?抱着人家很舒服吧。”

    叶音竹一阵无语。回头再看海洋时,却见她稳稳的挽住自己的手臂,脸上白光中露出的美眸已经用目光告诉了他很多东西。

    “音竹。这个手环好漂亮。”海洋看着戴在自己右腕上的生命守护。

    亲手戴在人家女孩子手上的东西又怎么可能收回,叶音竹微微一笑,“你觉得它漂亮,那就送给你吧。这是三件魔法物品套装,当初妮娜奶奶在我刚进入神音系地时候送给我地。你爷爷说得对,在面对真正强敌的时候,我想保护你并不容易。我把这守护三件套送给你,你地安全也能够得意保障了。”一边说着,叶音竹摘下自己脖子上的心灵守护,很自然的戴在海洋修长地脖子上。

    火红色的宝石垂在胸前,与海洋白皙的肌肤交映生辉,看的叶音竹不禁有些呆了。“这件月神守护法袍永远不会变脏,稍后我再脱给你。它的大小是可以靠魔法力来调整的。”

    海洋没有拒绝,自己的男人送给自己的东西,有什么理由拒绝呢。她只是觉得,这一刻自己已经是全天下最幸福的女人。

    “音竹,你把它们给了我,那你自己呢?”

    叶音竹微笑道:“放心吧,我有和紫的同等本命契约,遇到任何危险,我都可以通过精神联系让紫将我召唤到他身边。何况,我的力量虽然不足以与真正的强者抗衡,但自保还是没什么问题的。走吧,我们进去。”重新进入正堂,西多夫已经又坐回了主位,只是他的脸色有些发白。叶音竹的数次突然发动,以及高频音刃的袭击和金甲禁虫的辅助攻击,还是给这位紫级大zhan师带来了一些伤害。西多夫爷爷,如果您觉得我不足以带海洋前往法蓝的话,那就让她留下吧。刚才是我输了。”叶音竹是绝不会耍赖的。在西多夫发动最后一击的时候,他还清晰的记得那根香依旧在燃烧。是西多夫手下留情才让自己坚持了下来。

    西多夫深深的注视着叶音竹,却并没有开口。他那犹如实质般的目光却并没带给叶音竹任何慌张的感觉,只是平静的与西多夫对视着。

    “我想和叶音竹单独谈谈,亚修斯,麻烦你。”

    亚修斯微微一笑,向自己的老朋友点了点头,拉着不愿离开的离杀走出了正堂。海洋自然也明白爷爷的意思,她知道,通过了爷爷的考验,现在的叶音竹已经得到了爷爷真正的认可,不会再有问题了,带着羞涩和甜蜜,直接朝后堂而去。整个宽阔的正堂大厅之中,只剩下叶音绣和西多夫二人。

    “叶音竹,你究竟是什么人?”西多夫传音说出的第一句话就令叶音绣心头一沉。

    “我是米兰魔武学院神音系的学员,来自阿卡迪亚。这些西多夫爷爷您不是都知道么?”保持着平静。虽然没有心灵守护在了,但以叶音绣现在的精神力强度,就算是紫级强者也无法轻松突破他的心灵防线。

    “魔武合一,能够修炼到你这样程度的,人类中极为罕见。只有精灵族那种天生亲近自然的种族或者是强大的龙族才能做到。黄级斗气,却能发挥出接近紫级的威力。混合了你那音乐魔法之后,威力甚至超过了紫级初阶。你隐藏的还真是深啊!你是不是应该向我解释一下,为什么黄级会发挥出蓝级的威力呢?你应该明白,这在法蓝,是违犯彩虹规则的禁忌能力。参加七国七龙排位zhan,你首先要担心的是你自己才对。”西多夫冷冷的传音道。

    听了西多夫的话,叶音竹不禁如同醍醐灌顶一般,全身一冷,是啊!自己只顾着想去看看法蓝是什么样子,却忘记了这最简单,也是最关键的问题。东龙八宗的能力等级,在紫级之前,是完全违反彩虹等级规则的。骗骗米兰魔武学院的那些学员还容易,可到了法蓝,那里无一不是顶级的强者,又怎么可能隐瞒的过去呢?一旦被发现,法蓝的人怎么会放过自己?想到这里,他额头上不禁出现了一层细密的冷汗。

    看着叶音竹那有些呆滞的表情,西多夫突然笑了,威棱四射的压力瞬间消失,他的笑容竟然令他整体的气质从之前的冷硬变成了慈祥。

    “秦殇那老不死的真是收了个好徒弟,叶离那老家伙也有个好孙子。真是羡慕他们啊!”

    “啊?”叶音竹呆呆的看着西多夫,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的话,心跳瞬间加速。眼中光芒顿时变得锐利起来。灵魂深处,第一时间联系上了紫。

    “傻小子,别紧张。如果我要杀你的话,以你现在的力量,根本没有抵抗的可能。从你之前展现的能力来看,应该已经达到剑胆琴心七阶和黄绣六阶与七阶之间的水准了吧。真是难以想象啊!东龙八宗年轻一代中,你绝对是排名第一位的。”

    叶音竹下意识的后退几步,惊疑莫名的看着西多夫,“西多夫爷爷,你认识我的两位爷爷?也知道东龙八宗?”

    西多夫淡然一笑,道:“你说呢?你看我的头发和眼睛,不也是和你一样的黑色么?”

    是的,海洋是黑发黑眸,西多夫也同样是黑发黑眸。

    “您也是……”叶音竹心中已经猜到了什么,但他却实在不敢肯定这是真的。

    西多夫缓缓点了点头,道:“不错,你猜对了,我也是东龙八宗的成员之一。出身于梅宗,说起来,你妈妈还要叫我一声大伯。东龙八宗四位东龙护法长老中的梅花。”

    梅花?叶音竹突然有种想笑的感觉。梅花长老?这四个字用在西多夫身上,又怎么会不可笑呢。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琴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