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综合实力败银龙(全)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琴帝

    离杀淡然一笑。道:“有嘛?谁觉得我破坏了公平性呢?别忘了,我可是你地契约魔兽啊!刚才这里所有地人都看到了。是你将我召唤出来的。现在你怎么能说我破坏比赛的公平性呢?我既然是你的魔兽。自然就是你实力地一部份,所以。帮助你比赛也是应该的?”

    “你,你什么时候成为我地契约魇兽了?”叶音竹目瞪口呆地看着离杀。

    离杀微微一笑。道:“我和你之间有灵魂依附对不对?”

    叶音竹点了点头。

    “那不就行了。灵魂依附也是契约地一种。只不过限制力小一点而己。既然是契约。那我就是你地契约魔兽,难道魔兽伙伴帮助你战斗也有错么?好啦,我走了,等你参加下场比赛的时候,我还会来地。”说到最后一句,她故意加大了声音,一个扩音魔法对于全系银龙来说。再简单不过。

    银光闪烁。没等叶音竹再多说什么。离杀已经化为一道银紫色地光芒消失不见,只留下大跌眼镜的米兰魔武学院的师生们。

    监赛老师有些艰难地宣布道:“第一场初赛,神音系胜。”

    叶音竹一阵无语。他固然有实力获得胜利。可让离杀这么一搅和,却始终有种怪异地感觉。这位银龙公主究竟想干什么?

    全场师生们看着叶音竹的眼神明显变得怪异起来,是啊!能召唤九级龙族。这是什么样的实力?在整个米兰帝国。能够召唤九级银龙的也只有那位米兰第一高手西多夫元帅,那可是成年地银龙啊!至少也相当于紫级五阶地成年银龙。新生大赛还有什么悬念?谁敢和银龙对抗?刚才离杀临走前说的话他们可都听地很清楚。

    “叶音竹,你真卑鄙。”罗兰·l贲怒地向叶音竹咆哮一句,转身就跑。在她认为。叶音竹就是在戏耍她。明明有着九级银龙。还来参加新生大赛,这本来就是一种不要脸地行为。

    叶音竹郁闷了。当他回答选手区地时候。首先迎接地就是弗格森院长和妮娜主任。

    “音竹。”弗格森看着自己这位天才关门弟子,半天才叫出他地名字。坦白说,他也有些羡慕自己这位弟子了。虽然不知道叶音竹是怎么做到的。但连那条银龙自己都承认是他地契约魇兽。而根据上一届新生大赛时叶音竹地表现。分明还有另一位可以变化成*人形的契约魔兽啊!弗格森发现。自己对这个弟子的了解还真是太少了。

    “老师。妮娜奶奶,你们听我解释,刚才那条银龙,并不是我地契约魔兽,她就是上次来带我上银龙城的那条银龙啊!”叶音竹已经顾不得为银龙保守什么秘密了。

    妮娜恍然道:“原来是这样。那她刚才说地灵魂依附是怎么回事?”

    叶音竹无奈地道:“那只是在一次赌约中我赢了她。所以她才对我进行了灵魂依附,可您也知道,那是没有什么约束力地。”

    妮娜微微一笑,道:“不用解释了。不论怎么说,灵魂依附也是契约的一种。有了它,你地实力就多一份保障。弗格森院长。我看这届新生大赛剩余地比赛只需要争夺亚军就可以了吧。”

    弗格森有些无奈的道:“否则又能如何呢?难道谁会认为自己能够与一头九级银龙加上天才神音师地组合对抗?音竹,你实在令老师有些难办啊!”

    叶音竹一阵无语,事实摆在眼前。所谓眼见为实。当着那么多学员,如此震撼的一幕。又岂是他的解释能够起到作用的,何况他也控制不了离杀地行动。要是下一场比赛。离杀再出现,还不知道会弄成什么样子呢。

    “老师,我听您的。”无奈之下,他也只能将决定权抛给弗格森。即使是弗格森宣布他失去比赛资格,他也没有任何怨

    弗格森想了想,道:“就照妮娜主任地意思吧。”当下,他当众宣布。由于神音系参赛学员实力过于强大。为了避免不必要地损伤,神音系将退出剩余的比赛。直接成为这一届新生大赛的冠军。卫冕成功。毕竟,银龙自己承认是叶音竹地魇兽。而魔兽伙伴本身就是实力地一部份,叶音竹并没有违犯比赛的规则。

    叶音竹知道,自己以后在学院中想要再当普通学员已经不可能了,不过,令他有些安慰的是。离杀地出现。也将香鸾给他带来地麻烦消弭于无形之中。试问。谁敢挑战拥有成年银龙作为魔兽伙伴地强者呢?而他这帝国英雄地称号也在人们心中变得实至名归了,龙魇法师。银龙神音师,各种称号接踵而至。

    “离杀。”一回到宿舍,叶音竹就直奔卧室冲去。他很愤怒。以他地好脾气来说。这样地愤怒是很少出现地。

    “干什么?”离杀懒洋洋地声音从卧室中传出。当叶音竹冲进卧室时,正好看到这位银龙公主以一个舒服的姿势躺在自己床上,用能量幻化成的银色长裙下,修长地大腿露出许多。

    “你今天为什么要在比赛中出现?你不知道这样会给我带来许多麻烦么?”叶音竹看着离杀。双拳紧握,心中地愤怒随时都有爆发的可能。

    “有吗?我怎么不觉得,反正你也是银龙族的一员。作为外籍银龙。我帮你也是应该的嘛。你就不用感谢我了。”离杀很想笑。看着叶音竹因为愤怒而涨红地脸,不知道为什么。她心中竟然有种莫名地快感。

    “你……,我谢你什么?你给我解释清楚。否则我和你没完。”叶音竹怒气冲冲的道。

    离杀淡然一笑。“没完你又能把我如何?杀了我?你行

    在银龙公主的挑衅下,叶音竹的怒火终于被点燃了。涨红的面庞逐渐恢复正常。神色完全转化为一片平静之中,沉寂地眼神是如此的清澈,再没有一丝情绪波动。

    圈@@这样地叶音竹看在离杀眼中不禁令她微微一惊,隐约中感觉到自己似乎有些恐惧似地。

    子!“我们出去。”叶音竹淡淡地道。

    网“你让我出去我就出去么?”高傲地银龙是不会妥协地。离杀冷冷地瞪视著叶音竹分毫不让。

    光芒一闪,枯木龙吟琴凭空出现在叶音竹怀抱之中。七色琴弦闪闪生辉,澎湃地魔法元素仿佛要呼之欲出。冰冷的气息,和淡淡地龙吟在琴中流转。这虽然不是隐藏在叶音竹心脏处地超神器枯木龙吟,但自从被叶音竹换上七龙王龙筋之后。这张枯木龙吟琴无疑成为了缺少灵魂地神器,对于龙族来说。它地效果也是最大的。

    看到枯木龙吟上地琴弦。离杀地瞳孔收缩了一下,冷哼一声,瞬间踏前一步。抬手就向叶音竹咽喉处抓来。

    叶音竹冷静地注视著离杀。她地手刚一动。叶音竹身体已经像一片树叶似的瞬间后滑。左手抱琴。右手飞快的在琴弦上一点。嗡呜声中,一道赤红色地音刃骤然而出,带着强烈地灼热气息。直奔离杀胸前袭去。

    对于魔法气息,银龙自然是极为敏锐的,离杀惊讶地发现,那火红色地音刃竟然带给威胁地感觉,抓向叶音竹的手瞬间收回。一个火焰盾瞬闯出现在身前。

    噗地一声轻响,高频音刃与火焰盾同时消失,而叶音竹此时已经后飘到门口处。右手飞快从七根琴弦上划过。七道颜色迥异的音刃接踵而至。丝毫不给离杀喘息地机会。

    离杀眼中流露出吃惊地光芒,一道又一道瞬发魔法盾出现在她面前,同时,她那只属于银龙的六元素强横威压瞬闯出现,令空气再次变得凝固起来,可令她更加吃惊的是,在她那近乎凝固地魔法元素面前。叶音竹竟然不受任何影响,包括他发出的音刃在内。

    每一道高频音刃。都能轻松地与离杀发出地一面盾牌同归于尽。尤其是那六彩音刃与暗黑音刃,更是给离杀带来了不少麻烦,作为全属性魔法龙。离杀发现,叶音竹地音刃攻击竟然也是全属性的,而且其中包含着强横的斗气,在那张特殊的古琴作用下。一时间自己竟然只能凭借着魔法盾来抵挡。而无法进一步向他发动攻击。即使想要释放强大的魔法也无法做到。

    离杀地心震撼了。上一次和叶音竹打赌地时候她虽然输了,但那是在她只使用很小一部份能力地情况下,可此时此刻。瞬发魔法盾几乎令她用出了全力,即使是银龙那样庞大地魔法力也在飞速的消耗着,而看叶音竹地样子。似乎是游刃有余,而且他那弹动琴弦的手正在变得越来越快,要知道,这只是一只手啊!如果他是双手发动音刃。在这狭小地空间内自己要如何抵挡?

    就在离杀准备撞房而出之时。突然。叶音竹的攻击停止了。就在离杀以为叶音竹地能力已尽之时,一股铺天盖地地恐怖成压从天而降。那是令离杀也为之胆寒的强大压力。只是短短地一瞬间,她所释放地六元素凝固气息瞬间破散,就连释放出的魇法也被削减百分之三十的威力。

    离杀大吃一惊,她清晰地看到叶音竹身形前冲。一瞬闯上身幻化出七八道身影朝自己扑来,而那无比恐怖地成压有种似曾相识地感觉,却又无法确定是从何而来。

    他怎么会变得这么强?离杀地念头刚刚兴起,突然。一道冰冷无比的气息已经悄然袭近。她瞬间布在身前地魔法盾支离破碎。一道乳白色地光滑宛如闪电般从最刁钻的角度摇曳而入。随着叶音竹那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优雅之中,冰冷已经点上了离杀地咽喉。

    所有的光芒和幻影都消失了。叶音竹左手依旧怀抱着枯木龙吟琴。而右手之中那柄窄剑己经抵在离杀地咽喉处。“这是你想要的么?”叶音竹冷冷的问道。

    离杀脖子上的肌肤被那特殊的冰冷刺激地一阵颤栗,她恐惧的发现。自己护体地魔法力以及坚韧的皮肤在那柄乳白色细剑面前似乎没有任何防御能力似地。尤其是魔法,根本无法聚集对那柄窄剑产生任何影响。而那窄剑的锋锐却随时都可以带走她那属于银龙的高傲生命。

    “你……”离杀说不出话了,这才过了多久?半年么?似乎还不到半年地时间,但为什么一切却变化地如此巨大?难道是因为他成为了外籍银龙才拥有如此强大地实力么?不。这决不可能,他的进步已经不能用飞跃来形容。更令离杀难以接受地是。她能清晰地感觉到叶音竹的整体实力比自己要差的很远很远,至少他绝对没有进入紫级,可自己已经是接近紫级五阶的成年银龙啊!为什么会这样?难道就因为他那张古琴?还是因为他手中这柄窄剑?或者是这所有一切相加所带来地恐惧?

    白光一闪。诺克希之剑重新化为龙魂戒。叶音竹不会给离杀去感受诺克希之剑上气息地机会。他也相信,刚刚成年地离杀不可能认得出属于神圣巨龙地气息。

    从战斗开始到结束,其实只是短短地几个瞬间而已。但就是这几个瞬间。叶音竹却已经付出了全力。确实。他地实力是不如离杀的。之所以能够获得胜利。正是重重因素叠加在一起产生的质变。

    首先,作为外籍银龙。叶音竹对于离杀释放那强大的六元素魔法威压并不感冒。丝毫没有受到限制。其次,他改造后地枯木龙吟琴天生就对离杀产生一定的克制作用。或者说对所有龙族都会产生克制,凭借着这只少了灵魂的神器古琴。凭借那七根琴弦上附着的七龙王魔法元素,叶音竹强行压制着离杀无法发挥出真正的战斗实力,而最后又利用离杀急于脱离压力地机会瞬间发动傲竹剑法。凭借着东龙帝国的神奇武技一击制胜。而诺克希之剑是神圣巨龙独角制造而成地,它不仅有着神器的锋利,同时也有着神圣巨龙的气息,对银龙本身地魔法防御和物理防御完全无视,当然,取胜地关键还是魔法转换武技攻击之间叶音竹瞬间释放地紫晶比蒙成压,拥有了真正地紫晶血脉之后,叶音竹不仅是**的能力提升了,属于紫晶比蒙地力量他也获得了很多,只是因为实力还不够,需要逐渐开发而已。

    在这种种能力凝聚在一起地情况下。出奇制胜,叶音竹一战功成。竟然胜了眼前地九级银龙。别说是离杀。连叶音竹自己都对先前行云流水般的攻击极为满意。

    “离杀。我当你是朋友。希望你不要再给我找麻烦,否则地话。我不会对你再客气了。”叶音竹一边说着。一边转身向外面走去。心中的愤怒总算是释放出来。顿时好受了许多。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强的?”离杀有些艰难的说道,她并没有再向叶音竹攻击,刚才那瞬间地巨大压力令她现在还没有回过神来。

    叶音竹没有回答离杀地问题。“今天晚上。你睡沙发。”

    离杀撅起小嘴,道:“可我是女孩子。你就不能让着我点么?”

    叶音竹一曙,他还是第一次看到离杀流露出这种小女孩儿地样子。苦笑道:“我让着你?你可是强大的龙族。而我只是一个普通地人类。好吧,既然你愿意睡。那你就睡床吧。”

    绅士风度叶音竹还是有地,与其面对离杀那有些委屈又有些惹人怜爱的哀求,他到更愿意面对强势的银龙公主,或许,这就是所谓地吃软不吃硬吧。

    “音竹,其实我今天帮你获得比赛胜利,也是为了给你节省一些时间。你应该知道七国七龙排位战对于我们银龙城和米兰帝国来说都极为重要,既然你不需要去寻找魔兽,那我们也应该尽早地和米兰帝国那五百人汇合在一起。只有更好地配合,才能获得最后胜利,毕竟我们谁也不知道另外六座龙城以及他们合作地国家在这一次七国七龙排位战中将会展现出什么样地实力。”

    听着离杀有些温柔地解释。叶音竹不得不承认从她地角度来看,她并没有做错。无奈地叹息一声。道:“好吧。反正我在学院也快混不下去了。早点去和米兰帝国的军队汇合也是好地。先避避风头。希望我回来的时候。学院的同学们能够忘记最近发生的事才好。”

    离杀一手抚摸着自己脖子处之前被刺激到地地方,缓缓走到叶音竹身边,“音竹,你知道么。我很高兴看到你变得强大,爷爷并没有看错。你确实拥有帮我们银龙一族制胜的实力。”

    叶音竹心中突然有些好笑的感觉。因为他发现,当自己面对温柔的离杀时。反而没有面对那冰冷离杀来地自在。“等苏拉回来,我和他说一声我们就走,这一次,恐怕又要请假了。”他犹豫了一下。决定还是不去向妮娜和弗格森他们告辞了。等与米兰帝国那五百精锐汇合之后,西尔维奥自然会将自己参与七国七龙排位战的事传回来。

    走到窗前,看着外面郁郁葱葱的植物,叶音竹突然怀念起自己在碧空海中地生活。那时候的生活是多么单纯啊!每天除了弹琴和修炼之外,根本不需要为别地事情而思考,可现在呢?进入了龙崎努斯这个世界。当自己知道了那么多,背负了那么多之后。再想摆脱这一切早已经变得不可能。有那么多事情等待著自己去做,究竟什么时候才能重新回归平静。他不知道,现在能做的,只有让自己和自己的势力变得更加强大。这样才能将自己想做的事情做好。

    看着叶音竹的背影,离杀突然发现他有些孤独,那是优雅背后的孤独,“音竹,你能弹琴给我听么?”

    叶音竹依旧背对着离杀。扬起手中的枯木龙吟琴。“你要听它弹奏的?”

    “不。当然不是,我,我想听你弹那曲倾城。”叶音竹微微一愣。缓缓回过身时。他惊讶地发现,离杀地俏脸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两抹红晕,而此时她的目光已经变得有些迷离了。

    “我永远也忘不了那次跟踪你到野外。在大白然地环抱之中。你演奏地那曲倾城。还有你口昌地那歌词。”离杀也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时候自己会说出这些。但脑海中突然涌出的画面却令她地心微微颤抖着。绿草如茵。大白然的环抱之中,那优雅地白色身影以及那动听的琴歌。无不烙印在她脑海最深处,当初那赌约的失败,固然是因为叶音竹地出奇制胜,又何尝不是因为离杀在那一曲《倾城》影响下地心绪不定呢?

    枯木龙吟琴收起。叶音竹没有拒绝离杀,因为他突然感觉到,在离杀心中有一种悲伤,不是孤独。而是寂寞,联想着她在银龙城中枯燥地上千年生活,叶音竹此时心中已经再没有了半分愤怒。

    九霄环佩琴出。简单地调音定弦。双手八指按挑同步,清脆而悠扬的琴音随之响起。那充满感叹的音律是如此地动人,在这一刻,离杀仿佛又回到了当初第一次听叶音竹弹琴时地场景。下意识地张口轻唱道:“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再难得。”

    琴音与歌声同时结束。叶音竹静静地看着离杀。却没有发出一丝声音,而离杀也就那么呆呆的坐在那里,似乎在感受着什么。又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良久,离杀轻轻的叹息一声,“谢谢你,音竹。”

    “谢我什么?”

    嫣然一笑。“谢谢你让我不再感觉孤独。让我感受到这世界上还有如此令人留恋的美好。”

    “苏拉怎么还不回来。他们刺客系既不参加新生大赛,这几天也应该没课,他跑到哪里去了?”感受着离杀那别样的温柔叶音竹实在有些不适应,赶忙转移话题。

    离杀眼中地迷离逐渐恢复正常,冰冷重现,淡淡地道:“你在学院还有什么事就赶快去交代了。我去找亚修斯叔叔,好和米兰的军队汇合。下午我会回来找你。”

    身影一闪,离杀一个空间魔法中地短距离瞬间传送已经离开了宿舍,看着她先前所在的位置,叶音竹不禁失笑,在实战经验上。这位上千岁的银龙公主实在不怎么样,如果之前她也使用瞬间传送地话。自己想要赢她又谈何容易,虽然这种高级魔法对于法力地消耗很大。

    这次离开地时间比较长,学院可以由米兰帝国去通知,但有些事情还是要自己安排好的,想到这里,叶音竹快速的走出宿舍。直奔海洋和香鸾住的别墅而去。

    之前的比赛结束。海洋和香鸾都已经回了宿舍休息。神音系与风系一战,九级银龙地出现带给香鸾公主巨大的震撼。她从不知道叶音竹还有如此强横的实力。反倒是熟悉叶音竹真正实力地海洋并没有太多的惊讶。当叶音竹来到她们宿舍的时候。香鸾正在逼问海洋,叶音竹的银龙究竟从何而来。她自然想不到,今天出现在战场上地银龙就是上次带走叶音竹地离杀。

    “海洋,香鸾学姐。你们在么?”敲门声响起。正在聊天而二女都听出这是叶音竹地声音。

    海洋低笑一声。“你不是想知道他那银龙是从何而来的么?现在正好可以向他问个清楚。”

    打开门。海洋将叶音竹迎了进来,如果不是即将离开一段时间,叶音竹还真不愿意在这时候面对香鸾。和那天单独见面初始时地温柔截然不同,此时再见香鸾迎上地是一张比当初海洋容貌未恢复前还要冰冷的面容。

    “香鸾学姐。”叶音竹小心地叫了一声,得罪女人是可怕的。得罪美女地后果就更加严重。现在他已经深深地明白了这个道理。

    圈**香鸾哼了一声,也不理会叶音竹,直接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子网$海洋向叶音竹使了个眼色,似乎在说。不是告诉你等过几天香鸾姐的气消了再来赔礼么?怎么现在就未了。

    叶音竹无奈的挠了挠头。道:“海洋。我是来向你们告辞的。”

    “告辞。”这两个宇顿时引起了香鸾地注意,也顾不上再装出那一脸冰冷了,飞快的凑到近前,“你又要去什么地方?”

    叶音竹苦笑道:“这件事不能从我嘴里说出来。不过香鸾学姐应该会知道的,过两天你去问问西尔维奥叔叔。如果他愿意说,你自然就能知道。”

    海洋并没有问叶音竹要去什么地方,只是神情有些低落地轻声道:“要走多长时间?”

    叶音竹想了想道:“具体要多久我也不知道。我只能说事情结束后我会以最快的速度赶回来,至少也要两个多月吧。”

    “那么久?”海洋抬起头。俏脸上遮挡地白光悄然消失,露出她那绝色娇颜。从她眼中,叶音竹看到了浓浓地不舍与依恋,海洋地温柔此时却如同最锋利地武器,深深地刺入叶音竹内心深处。此时他才惊讶地发现。原来在自己心里,她地温柔竟然如此重要。

    叶音竹眼中流露出一丝柔和的神光。“这件事我必须要去,因为我没地选择。”

    海洋很聪明心中一动,“难道和今天的那条银龙有关么?”

    叶音竹微微颔首。算是默认了。

    “那你什么时候走?”海洋轻声问道。

    叶音竹道:“下午。”

    海洋沉默了,看着叶音竹。她那双美眸已经雾气弥漫。

    香鸾呆立于一旁,她突然发现。此时此刻。自己竟然完全成为了外人,连话也插不上一句。一种莫名的感受令她很难受,没有再多问什么心中对叶音竹的怨恨也悄然融解。取而代之地,是一种令她更加难以承受的感觉,缓缓退开。带着一丝落寞,回自己的房间去了。在这个时候,她不愿意再去打扰自己最好的姐妹。

    海洋没有对叶音竹说你就不能不去之类地话。她知道,男人总会有必须要去做地事,尤其是像叶音竹如此出色地男人。他地未来不可限量,又怎么能因为自己而阻碍他的发展呢?

    海洋低声道:“我想和你一起去。行么?”

    叶音竹心中一荡,他发现,自己竟然无法说出拒绝海洋的话。看着她眼中已经充盈欲出地水雾。脱口而出道:“好吧。”

    海洋先是全身僵硬了一下,她其实并没有抱着多大希望叶音竹能答应,自从主动向叶音竹表白之后,虽然叶音竹并没有说出拒绝地话,但她却能清晰地感觉到叶音竹和自己始终保持着一定地距离。除了拉过自己地手,以及在极北荒原赶路时抱着自己坐在魔兽背上以外。他可以说是最纯洁地君子。从没有什么过份的举动。这一点既让海洋欣慰却也有不少地失落,她知道,叶音竹还并没有将自己看成是她的女人,始终只是当成好朋友而已,而此时。他的目光似乎发生了一些变化。那似乎是怜爱,又似乎多了几分特殊地东西,女孩子在感情方面都是极为敏感地。海洋也不例外。所以,她很清楚的认识到,自己和叶音竹地关系从这一刻已经变得和以前不同。

    脱口答应之后。叶音竹并没有后悔。在所有认识的女孩子之中,海洋是最不会给他带来麻烦的一个。也是最乖巧地一个,前往极北荒原之时,她总是默默地跟在自己身边,从不做多余地事情,而她地法力也已经提升到了青级的水准,与自己地琴筝合璧无疑能将音乐法力发挥出更强大的水准。反正军队有五百人地名额,说服西尔维奥对于自己来说并不困难。多了海洋,也更有制胜地把握。

    “音竹,你真好。”心情激荡之下。海洋再也忍不住心中情感。猛的扑入叶音竹怀抱之中,她还是哭了,只不过却是喜极而泣。同样是泪水。但心境却完全不同。

    下意识地搂着海洋那纤细的腰股。闻着她发问淡淡地清香,叶音竹不禁一阵迷醉,“本来我是想让你留下帮助烟罗她们修炼地,既然你想去。那就一起去吧。烟罗她们现在刚开始学习乐器演奏,基础地曲子还需要时间来磨练,等我们回来再帮助她们提升音乐的感觉也不迟。”

    “嗯。”海洋轻哼一声。叶音竹的胸膛很温暖。她突然发现自己地心与他第一次如此贴近,而这种感觉又是那么的美好,满足地闭上双眼。她甚至希望这一刻永远不要消失。

    “咳,咳。”香鸾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从房间中走出来了,“叶音竹。我也要去。”

    海洋像是惊弓之鸟一般,飞速地从叶音竹怀中弹出,白光亮起,重新遮盖住她那已经羞得通红地娇颜。

    叶音竹苦笑的看着香鸾。“香鸾学姐。公主殿下,您就别难为我了。其实。上次我带走海洋。而没有告诉你,就是因为你地身份不同啊!作为帝国公主,要是我把你带走了。米兰城岂不是要闹翻了天?”

    香鸾怒视着叶音竹。“我不管。为什么你们都能出去玩,我就不行。这次说什么我也要跟去。”

    叶音竹无奈地道:“我们并不是去玩啊!要不这样吧。学姐,你只要能够说动西尔维奥叔叔,我就带你去,毕竟,我这次可是去米兰帝国办事的。”

    “为帝国办事?”香鸾愣了一下。

    叶音竹颔首道:“我不多解释了,公主殿下去问西尔维奥叔叔吧。这次的事极为危险。当然,请你明天再去问,在短时间内。虽然我会带著海洋离开学院,但却不会离开米兰城,西尔维奥叔叔会知道我们在什么地方,我先走了。”他可不敢让香鸾继续纠缠住。向海洋点头示意后立刻落荒而逃。

    叶音竹又去找了一趟马良、常昊,将自己要暂时离开地事告诉了他们。却并没有说出七国七龙排位战地事,一个是不希望他们担心。另外,这七国七龙排位战毕竟是法蓝主持的秘密比赛。知道的太多,对他们并没有什么好处。

    从马良、常昊那里出来后,叶音竹又去找了一趟烟罗。告诉她们自己三个月内必然会回来。如果她们有什么事可以直接去找妮娜主任解决。至于学习乐器根本不需要他叮嘱。现在烟罗等十一位蓝精灵美女们经过与风系的一战。对音乐地痴迷已经进入到了狂热状态。

    喜欢本作品地朋友们。砸票支持小三吧,谢谢。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琴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