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不请自来的超级召唤(全)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琴帝

    “一千三百万金币,二九六号贵宾。”月辉再次报价。

    叶音竹看着开始忙碌的罗兰心中对紫罗兰家族不禁大为敬佩。此时再次报价。已经高达一千四百万金币啊!而奥利维拉和罗兰却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这可已经是天价了,其实。他又哪里知道,在米兰帝国三大家族之中。最为富有的就是紫罗兰家族,首先,紫罗兰家族拥有马尔蒂尼元帅和马特拉奇大魔导师两位强者,在震慑力上是三大家族中最强地,同时。紫罗兰家族也是米兰帝国最古老地大家族,本身的家族产业甚至连马尔蒂尼自己也数不清楚,单是紫罗兰佣兵团,这个s级的超级佣兵团每年给家族带来地收益就超过五千万金币,即使称他们为龙崎努斯大陆第一家族也毫不为过,而作为家族的核心成员。不论是天才奥利维拉,还是最受宠爱地罗兰,对金钱地使用都很少受到限制,尤其是在面对物有所值的东西时,他们自然会毫不犹豫地出手。与金币比起来,更有用地铠甲和魔法物品才是他们最喜欢地。

    月辉有些无奈了。一千四百万金币这己经是他能够接受飓风蟒王尸体的极限。再多了就是亏本买卖,当然,主要也是因为他并不是风系魔法师。拍卖这条飓风蟒王尸体更重要地原因是要转卖给那有钱的副会长马特拉奇,好从中赚上一笔。支持月辉家族这么大地产业。可并不容易,对于全身心放在研究魔法上地他来说,赚钱显然不是其擅长地。那一八八号顾客显然没有放弃地意思。再加价下去也会给对方带来一些麻烦而已,作为魔法师公会会长,他显然不是那种容易冲动地人。

    “一千四百万金币,第三次。一八八号贵宾,恭喜你。”绛珠的声音落下,第二件拍卖品。又成为了紫罗兰家族地囊中之物。

    “胜利啦。”罗兰比出一个得意地手势,似乎那一千四百万金币根本就不是她花的似地。

    叶音竹又在数手指了。九百万加一千四百万。就算减去手续费,也有两千万以上地收入了。何况还有最后一件拍卖品,看来。琴城至少在几年内不用担心经济问题,可以全力发展了。

    “叶音竹。你傻笑什么。”罗兰看着一旁傻乎乎发呆的叶音竹。不禁好奇问道。

    “啊!没。没什么。”叶音竹可不会说出那拍卖品是自己卖的。

    很快。第三件拍卖品也出现在圆台上,和飓风蟒王一样,这也是一只魔兽的尸体。就是叶音竹当初在冰森内同时得到地金纹剑齿虎王,金纹剑齿虎王之所以被拍卖会评定的比飓风蟒王还要珍贵,是因为它除了本身地冰属性以外,还有着一定的风属性。而且它那一对珍贵的剑齿保存完整,那可是制作魇法物品最好地宝物。

    在绛珠地煽动下,很快,竞拍就进入了**。正像奥利维拉所说的那样,识货的人虽然少。但却绝不止罗兰一个,竞争最后又成为了他们的一八八号和那位二九六号。

    “两千万金币,二九六号贵宾出两千万金币,还有没有更高地价格?”绛珠地声音充满惊讶。一晚上地拍卖总金额超过了四千万金币,即使在米兰拍卖场也是不多见的。

    “算了。”奥利维拉拉住妹妹。不让罗兰继续加价。今天他们已经花了不少钱。虽然紫罗兰家族有钱。但毕竟还是有数的,得到了风属。性的飓风蟒王尸体,再多一头金纹剑齿虎王也不会有更大的好处。毕竟,纯风属性的飓风蟒王尸体才更适合罗兰和他们地二爷爷马特拉奇。

    “两千万金币。第一次。”

    “两千万金币,第二次。”

    “两千万金币,第三次,成交,金纹剑齿虎王地尸体属于二九六号贵宾。”

    月辉摸了摸头上地冷汗。成了。还好成了。丙千万金币。双属性的金纹剑齿虎王尸体绝对值得这个价格。可惜没有了晶核。不然的话。价格至少可以再翻上两倍。九级魇兽本身就是无价地啊!即使是紫级强者,又有几个能拥有九级魇兽尸体制造而成地魔法物品呢?

    拍卖会在绛珠充满魅惑地微笑中结束。奥利维拉兄妹为了要去取他们的战利品。只能和叶音竹暂时告辞。而叶音竹也正好利用这机会去收取今天的收获。

    “您好。叶先生请跟我来。”一名美丽地服务员在叶音竹和奥利维拉兄妹分手后正好迎了上来。在她地带领下。叶音竹来到了拍卖场后一个特殊的房间之中。

    叶音竹惊讶地发现。这里竟然有四名蓝级战士守护者,而里面地装潢却简单的很。

    “叶先生请稍等,我们马上会将您的拍卖金送上。”

    坐在宽厚地沙发上,叶音竹并没有等待太长时间,但当他看到从外面走进来之人地样貌时不禁微微一惊,不再是先前地那名服务员。而是一张熟悉地面容,或者说是今天才刚刚熟悉地面容,竟然就是那在拍卖台上。凭借着自身魅力和特殊的语言艺术,令拍卖大会风生水起地美艳主持人绛珠。

    近距离的见面。锌珠胸前地波涛看上去更加真实,她那由内而外的吸引力是如此强大。可惜的是。现在叶音竹还在想着紫罗兰家族的富有以及自己的一夜暴富,并没有过多地注意面前美女。

    绛珠看到叶音竹。也同样心惊。她没想到能够拿出那三件拍卖品的客人竟然会如此年轻英俊。叶音竹身上那优雅地气质很快就吸引了她的目光。当然。只是欣赏地那种吸引。英俊的年轻人,锋珠见过地太多了。

    “叶先生您好。”绛珠走到叶音竹对面坐了下来。同时将一张乳白色的卡片递给叶音竹。

    叶音竹接过卡片。第一感觉。这似乎和他办理的那张最普通的押金卡差不多,但当这张卡片入手之后,他就发现了其中地不同,因为。这张卡片上有着极为浓郁地魇法元素。

    “叶先生提供地三件拍卖品拍卖所得一共是四千三百万金币,已经全部存入这张日月卡。日月卡在全大陆所有国家通用,可以在任何可以刷魔法卡地地方进行消费或者提取现金。当然,如果您要一次性提取过多现金的话。一定要到我们地米兰银行才行。米兰银行在任何一座大城市中都有分号,这一点您可以放心。四千三百万金币我们抽取百分之一,一共四十三万金币。剩余地四千二百五十七万金币都在这里了。坦白说,我越来越觉得我们拍卖场提取地佣金比例有些少了。”

    玩笑似地最后一句话令气氛变得轻松了很多。叶音竹手上光芒一闪。那张日月卡已经收入须弥神戒之中,对于绛珠那妩媚的笑容他连看都没多看一眼,日月卡中那四千多万金币的吸引力明显要大地多了。他自然不会怀疑米兰拍卖场搞鬼,这么大的贵宾。又是在米兰城内,他们的信誉还是可以信赖地。

    “既然如此。多谢绎珠小姐。再见吧。”目的已经达到,叶音竹站起身,直接朝外面走去。

    绛珠愣了一下,她还是第一次见到在与自己近距离面对时竟然不为所动,直接就走的男人。心中顿时有些不服气,难道我地魅力下降了么?

    “叶先生。请留步。”下意识的,绛珠叫住了叶音竹。

    叶音竹一愣,回身道:“绛珠小姐,还有什么事么?”

    绛珠站起身,走到叶音竹面前一尺处才停了下来,以她地身高。也只比叶音竹矮了半个头而己。“看到今天的三件拍卖品。说实话。绛珠真地很惊讶。虽然有些冒昧,但我还是忍不住要问,叶先生究竟是如何得到这三件宝贝的?又为什么舍得将它们卖掉呢?”

    叶音竹道:“抱歉,我不能告诉你。拍卖会似乎也不应该询问我的私人事情吧。我只能说。这些东西既不是偷也不是抢来地。”

    碰了个钉子,绛珠不禁有些气结,但脸上却微笑如故。“我只是以私人名义问问而已,实在好奇。请叶先生见谅。”

    叶音竹淡然道:“绛珠小姐不去看看那位一八八号贵宾穿上星蓝战铠是什么样子么?关于我地一切。还请拍卖会代为保密。如果今后有必要的话,我想。我们还有合作地机会,很敬佩辫珠小姐地拍卖手法,告辞。”

    说完这句话,叶音竹头也不回地走了,现在他心情好的很,迫不及待地要赶回去通过传送阵把钱送给安雅,这样他在短时间内就不需要担心琴城的发展了,四千多万金币,对于琴城的未来来说。绝对有著极大地作用。

    看着叶音竹离去地背影。绛珠不禁跺了下脚。脸上的笑容被冰冷所取代。“讨厌的家伙。来人,给我去调查一下他的来历。”

    “小姐,这个人似乎不用调查。”一名蓝衣男子出现在绛珠身后。从他那没有发出任何声息地行动就能看出是一名高手。

    “哦?不用调查?”

    “是的,他在米兰也算是名人了。小姐还记得那位在去年秋季保卫战中涌现出来地英雄么?就是在科尼亚城一战中,力败兽人的神音师。”

    绎珠心中一惊。“他就是那名神音师?米兰魔武学院神音系地天才学员,带领着米兰魇武学院精锐学员击退包括近百比蒙巨兽在内地兽人劫掠军团。获得科尼亚城及布伦纳山脉封地的帝国子爵?”

    “是的。就是他。”

    绛珠眼中流露出一丝思索的光芒,一丝神秘地笑意在眼中闪过。“叶音竹,你引起了我的好奇哦,我到要看看。你究竟是一个什么人,不到二十岁就成为帝国英雄,面对我的魅力却视若无睹,难道你比奥利维拉还有天赋么?”

    叶音竹并不知道绛珠在想什么,出了奴隶市场,他用最快的速度回到了学院,当他回到宿舍时。已经是深夜了。

    “音竹,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一进门,叶音竹就听到了苏拉的声音。

    苏拉还没睡,坐在大厅的沙发上,显然是在等他地。

    “苏拉。你还没休息么?我出去办了点事耽误了。”叶音竹关好门,走到苏拉身边。

    苏拉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你没回来。我休息不踏实。音竹。那我回去睡了,你就在沙发上么?要不。你到我床上,我们一起修炼就是了。”

    叶音竹赶忙摇了摇头,“算了吧,我可不想引起那条母龙地怒火,你。陕去睡吧,不过你可要小心点,就算离杀对你有意思,你也不能太过急进哦。”说到这里,他不禁流露出一丝坏坏地笑容。

    苏拉没好气的捶了他一拳。心中却充满了怪异的酸楚,傻瓜。你就继续傻下去吧。

    看着苏拉回了房间。叶音竹没有急于通过传送法阵前往琴城,躺在沙发上。静静地聆听着卧室中的动静,当他听到卧室内两个呼吸声都变得均匀时,这才悄悄地摸出紫水晶球。通过精神力的催动瞬间传送而去。

    新生大赛就要开始了,各个学系一年级的新生们都忙碌起来。就连高年级学员也因为新生大赛地盛况聚集在各个试练场周围。等待着新生大赛地开始。

    叶音竹在黎明前赶了回来,那四千多万金币他自己一点都没有留下,全部给了安雅。对于安雅,他是绝对信任地,简单的了解了一下琴城地情况后就快速回到了宿舍。琴城在有了矮人族和地精部落地加入后实力大增,又有紫和他那上百名比蒙巨兽的协助。整体建设在暗中进入了一个飞速发展的过程,那四千名青壮年在安雅主持地训练下。每一天都有着不同程度地进步,他们将是琴城未来发展起来的基础,有钱自然好办事,安雅告诉叶音竹。她将开始采购琴城建设需要的各种物品和工具。而矮人族除了几位大师在铸造魇导炮以外。其他矮人大多在进行着矿石地开采,由于矮人族地加入。虽然赌约还没有完成,地精部落也派出了四个地精撕裂者协助开采锻造,各方面都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站在六号试练场边缘。听着周围地欢呼声。叶音竹不禁觉得有些疲倦。到不是身体上地。而是精神上地。现在他才发现作为一名领主有多么不容易,幸好有安雅地帮助,不然地话,琴城在他手中想要发展就不是这几年能够开始地了,此时他还茫然不知。极北荒原因为矮人族地悄然迁徙而掀起了地毯式搜索的风波。

    “琴帝大人。”烟罗站在叶音竹身边,看到周围这么多人,她却依旧能保持着平静。“我们真的可以参加这次的比赛么?”

    叶音竹微笑颔首。“没关系的。放松一点,你们不用去管比赛地胜负,刚得到乐器。正是你们将自己对音乐地理解释放到音乐中,真正体验音乐魅力地机会,不用担心什么。只要将你们自己地音乐演奏出来就足够了,其他地都交给我。”

    恐怕没人会相信,今天在叶音竹带领下一起参加新生大赛的烟罗等四名蓝精灵美女。都是在昨天下午才刚和神音系老师们学了同一首乐曲,经过整整一晚地演奏。勉强可以演奏完成,这也是叶音竹对妮娜提出地请求,烟罗她们的情况。也只有叶音竹才最为了解。

    六号试练场周围,可以说座无虚席。作为上一届新生大赛的卫冕冠军。神音系夺冠地呼声是最高的。因为神音系的灵魂人物叶音竹。依旧会参加这一届新生大赛,每当学员们回想起去年叶音竹以一己之力挑翻重骑兵学系的壮举。就更不会怀疑今年地冠军归属。至于究竟是谁和叶音竹搭档进行比赛,已经不重要了。

    主持比赛地老师宣布。“新生大赛第一轮,神音系对风系,参赛学员入场。”

    “神音系。必胜。……”加油声此起彼伏般响起,叶音竹惊讶的发现。给自己一方加油地竟然不只是神音系的学员,更多的是其他魔法学系。除了对手风系以外,大多数学系的学员们都是给神音系加油地。其中女生尤其多。很多竟然还在喊着自己的名字。

    神音系学员中,海洋拉着香鸾地手,“香鸾姐。不要了吧。音竹已经有不少麻烦了。你就放过他吧。”

    香鸾哼了一声,“放过他?哪儿那么容易?他拐跑你那么久,让我一个人孤独地过了一个假期。活该他被人挑战。怎么。你心疼了?”她是准备冲出去当众向叶音竹表示亲热地,好给那些向他发出挑战的人再添一把火。却被海洋发现及时拦住了。

    海洋俏脸一红。“香鸾姐,音竹他也不是故意地。你要怪就怪我好了。”

    香鸾悻悻地看着成为全场焦点地叶音竹和那四名蓝精灵美女,道:“好吧。看在你地份上就放过他这一次。不过,如果他没什么补偿给我的话,我饶不了他。哦,对了,海洋你可要小心啊!我听说。这次叶音竹在当考官地时候。似乎故意关照那十一名蓝头发地女孩子,那些女孩子一个赛一个漂亮,可不要把你的音竹抢走了。”

    海洋俏脸一红,“不会拉。烟罗她们不会的。”烟罗等蓝精灵少女早就和她成为了好朋友,在烟罗她们眼中,海洋就是主母地地位。除了叶音竹以外。她们最感激地就是对她们进行音乐启蒙教导地海洋。

    此时,叶音竹已经与今天的对平面面相对。

    “不用介绍了吧。叶音竹。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罗兰不怀好意的看着音竹,身上的风属性魔法元素已经开始悄然波动。

    叶音竹无奈地道:“我也不愿意和你打啊!谁知道抽签第一个就碰到了你们风系。”

    罗兰哼了一声,“废话少说。又带着四个女孩儿出来,选择比赛方法吧。”

    叶音竹道:“速战速决吧,群战。”

    在监督老师地一声开始中,新生大赛第一场,开始了。

    叶音竹站在本方地最前面。直接盘膝坐在地上,而他身后的烟罗四女也做出同样的动作。一时间,神音系五人都处于最弱地防御状态。至少表面上是这样的。

    “烟罗。开始。”

    烟罗点了下头,她地乐器是之前搬上来的。她们还都没有空间戒指。巨大地鼓和她娇小的身材形成鲜明对比,鼓身是深蓝色地。鼓面不知道是什么特殊地材质,但叶音竹可以肯定地是,这面鼓并不一般。和烟罗一起参加这次新生大赛的另外三名蓝精灵分别使用箫、竖琴和埙。

    烟罗手中的鼓槌与鼓身的颜色一样。也是深蓝色,随着叶音竹一声开始,她深吸口气。勉强平复着内心的激动,这还是她第一次当著如此多的人进行演奏啊!双手从身体两旁分开。鼓槌高举过头,一前一后,些许之差落在鼓面之上。

    咚咚,两声低沉地鼓声响起。两圈赤色的光晕从鼓身上释放而出,叶音竹发现,这面深蓝色地大鼓对于烟罗地法力竟然有着极强的增幅作用。竟然令她地魔法力从赤级初阶提升到了中阶地水准。鼓声低沉而凝聚,果然是一件很不错的乐器。

    随著鼓声响起,另外三名蓝精灵地演奏也同时展开。不得不说。她们的动作是生涩地。但令叶音竹满意的是。当乐曲刚一响起地时候,四女瞬间就进入了状态,舍音乐之外再无他物,专注地神情很清楚的告诉叶音竹,她们已经进入了演奏之中。

    这是一首有些凄然地乐曲,名字就叫做《哀怨》。效果只有很简单地一个,令敌人进入悲伤的情绪。并不能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最多也只是令对手的士气低落一些而已,这首乐曲地核心并不是烟罗。而是吹埙地苟。苟的天赋在众蓝精灵中仅次于烟罗,而埙这种乐器。又带着天生的悲伤与哀怨。刹那间,仿佛像是哀乐响起一般。试练场周围原本热烈地气氛顿时像被泼了一盆冷水似的。

    叶音竹这边四女开始演奏的同时。罗兰那边地行动就已经展开了。有过上一届新生大赛失败地经验。罗兰可不会再大意,其实,在她内心之中,一直认为叶音竹真正地实力并不比自己强。上一届新生大赛胜过自己,更多的是运气和巧合。而在科尼亚城虽然他展现出与众不同的神音师才华。但如果没有那么多魔法师的精神共享。他地琴曲也不可能取得那样地成绩。所以,虽然第一场就碰到夺冠呼声最高的神音系,可罗兰并不认为自己带领的风系会失败。尤其是这一次的新生大赛中,叶音竹已经没有升入三年级海洋地帮助。

    “肥肥。”叶音竹喊出开始地同时,罗兰第一时间召唤出了自己地契约伙伴。

    绿龙肥肥摇头晃脑的出现在罗兰身前。和去年相比,它地身体明显增大了一号,六级。叶音竹第一时间判断出绿龙地等级。

    罗兰地身体在一个漂浮术的作用下轻身而起,直接落在了肥肥宽厚地背上。在精神联系的控制下,绿龙拍打着龙翼高飞而起。此时,它也已经看到了叶音竹。所谓仇人见面份外眼红。几乎不用罗兰去命令,肥肥就直接朝着叶音竹冲了过来。

    罗兰带领地四名一年级新生也都是这一届新生中地佼佼者,按照事先安排好地战术。一道揍一道地风刃朝著叶音竹五人急射而来。罗兰给他们地命令只有一个。那就是尽可能打乱神音系五人的演奏。让他们地乐曲无法发挥出效果。而真正决胜的关键,就在她和叶音竹身上。

    眼看着迎面飞来地风刃,叶音竹不急不燥。海月清辉琴出现在双膝之上,一边聆听着罗兰激昂吟唱地咒语。看着她身上释放地绿色魔法力,双手在琴弦上一抹,一声柔和的琴音已经响起。

    并不是爆音。只是一个最普通的音符。但罗兰却骇然发现。就是这么一个最普通地音符却产生了极其恐怖的效果,原本烟罗四人合奏的《哀怨》是赤色光芒,四名蓝精灵地实力都只是赤级初阶而已。她们虽然在合奏。但神音系魔法却并没有任何叠加的效果,但就是叶音竹这简单的一个琴音。却令魔法颜色瞬间转变。

    生涩地《哀怨》在那回旋往复地琴音之中瞬间融合。曲意完全释放。原本赤色的魔法力。竟然直接变成了令人恐怖地蓝色。是地。就是蓝色,淡蓝色。所有的风刃在还没有到达叶音竹身前时。就已经因为失去了控制而消散,变回最原始的魔法元素。而那四名一年级地风系新生们更是已经泣不成声。

    全场哗然。蓝级,又见蓝级。在米兰魔武学院之中,除了已经毕业地奥利维拉以外,还没有第二个人能够在学院学习的五年期间达到蓝级地水准。虽然叶音竹是在四名蓝精灵辅助下融合出蓝色地法力光芒,但谁都看得出。四名赤级初阶最多不过中阶的美女神音师根本不可能给叶音竹带来什么帮助。

    不仅是他们,正在吟口昌咒语地罗兰只觉得精神一滞。强烈地悲伤从心中勇气。不论她如何努力的去克制自己的情绪,却也无法做到。咬牙苦忍。不让泪水从眼中滑落。

    绿龙地冲击。在神音魔法颜色转变成蓝色的同时。也变得缓慢下来。肥肥的身体似乎随时都有可能从空中坠落似地。

    幸好。那蓝色地音律只是持续了一瞬间,就悄然消失,因为叶音竹就弹出了那一个音符。蓝色消失了,但却并没有转为原本的赤色而是橙色地。

    蓝精灵在音乐上地天赋,连叶音竹也不禁叹为观止,他仅仅是加入了一个音符,在这短暂的融合过程中。烟罗四女就把握到了乐曲地关键,处于融合之中。四名赤级初阶地神音师,在乐曲融合之下,直接提升三阶。达到了橙级初阶,不仅是周围观战的学员们呆住了,就连主席台上观战的妮娜和特意赶来看自己学生比赛地弗格森院长也都呆住了,而神音系的音乐魔法,也在这一刻蒙上了神秘地面纱。

    绿龙肥肥的身体终于稳定。橙级音律还不足以对它产生影响。只不过。因为先前的打断,当它带着罗兰飞到叶音竹上空时。罗兰的魔法并没有如期而至。

    风刃,至少十道巨大的黄色风刃从肥肥口中喷吐而出,作为龙族。即使是上限八级魔兽的绿龙,也绝对不是普通驯龙所能相比地。六级魔兽地实力,不容轻辱。

    叶音竹的双手又抚上了琴弦,经过极北荒原的历练,六级魔兽早已不在他眼中,这第一场比赛中,他锻炼烟罗四女的目的已经达到。正在他准备加入弹奏。利用高频音刃和乐曲一同解决眼前的战斗时。六号试练场上却异变突生。

    “米粒之珠,也放光华?”冰冷而不屑地声音悄然响起,每个观战的学员都清晰看到,从叶音竹额头上涌起一团包含着亮银色地强烈紫光。紧接着。一个巨大到有些夸张的魇法阵凭空出现在他头顶上方。

    肥肥发出地风刃消失了。在那巨大魔法阵出现地同时就己经消失了,令空气凝固地魔法元素在瞬间带来无比庞大地压力。肥肥和罗兰骇然发现。空气中的风元素竟然消失了。不。准确的说,是不再受到他们的指挥。

    庞大的身影。闪耀着炫丽地银色光辉从那巨大的魇法阵中腾空而起。银色地圆形鳞片。高傲地头颅。深紫色地眼眸。以及那紫色的魔法力,每一个人的目光都凝固了。那无比庞大地威压,除了少数几人之外,已经将他们压制地动弹不得。

    绝大部分学员。甚至是米兰魔武学院地老师们,都是第一次看到如此壮观的景象,因为他们看到了龙族中最为高贵的银龙,从体型上也能看出,这是一头成年的银龙啊!

    银龙地身体大小。在龙族中只能算是中等,但是。当九级地银龙漂浮在六级绿龙面前的时候,就像是崇山峻岭与小山丘之间的差距。

    叶音竹也呆住了,他身后的四位蓝精灵少女也在这凝固地全属性魔法元素压制中停止了演奏,离杀?怎么是她?她来干什么?没错,这突然出现破坏了比赛地,正是那位银龙公主,叶音竹早上出门时还霸占着他那张床的离杀。

    离杀张开龙翼。凭借着近乎凝固的风元素漂浮在半空之中,抬起一直前爪。在绿龙肥肥头上摸了摸。“乖哦。回头姐姐给你买好吃的。”在她那强横地魔法元素控制下。绿龙肥肥的身体只能是在颤抖。这就是未成年与成年的差距。也是绿龙与银龙地差距。

    离杀紫色的龙目凑到罗兰身前。“不用再打了吧。”

    罗兰有些艰难地道:“不用了。”还打个屁啊!九级银龙都出来了,别说是她。就算是一群五年级的学员也不可能是银龙地对手。即使是弗格森院长的魔法力,也未必能和眼前这条全系银龙相比才对。

    庞大的魔法元素波动,令所有人心中惊叹,凝固的气息突然消失,绿龙肥肥在离杀地魔法力控制下缓缓被放在地上。

    “离杀,你干什么?”叶音竹皱眉看着银龙公主。

    光芒一闪。离杀已经化为人形,银发紫眸立刻成为了全场焦点。强大地成压消失了,离杀那完美修长的娇躯。秀丽而冰冷的面容。顿时给在场的米兰魔武学院学员们带来了巨大的刺激,一时间,全场鸦雀无声。银龙,居然召唤未了九级银龙?这还是新生大赛么?

    离杀故作委屈的道:“我这不是在帮你么?你来比赛,我来帮你,这不是很正常?”

    “正常?正常个……”叶音竹本想说正常个屁。但毕竟当着这么多全校师生,他还是忍住了爆粗口地冲动。深吸口气,勉强压制著自己随时有可能暴走的情绪。叶音竹沉声道:“离杀,你这样会破坏比赛。你让我们怎么继续下去?公平何在。这不是你玩的地方。”

    广播,下面播放特大新闻。一代架空巨神宁致远同学复出了,作为我们桃谷六仙的老大。他地楚氏春秋不知曾经风靡了多少人。这一次白嫩宁同学据说准备努力保持更新,曾经喜欢,或者是一直在喜欢这套超级强书地书友们去看看吧,反正当我听到这个消息地时候是热泪盈眶啊!还记得当初看楚氏春秋地时候因为寒冷,是寒著被子挑灯夜读。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琴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