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琴、紫二帝融合之超神器展现(中)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琴帝

    那是怎样的一张琴啊!七声弦响,七声龙吟,也是七个禁咒,被乳白色光晕包裹的叶音竹,此时此刻看上去是如此的不可思议。白色法袍,高贵优雅的气息,星辰般璀璨的眼眸,以及全身释放而出的乳白色光晕,此时的他给人的感觉,正如他所在的位置一样高高在上。

    七个禁咒,完全融合在一起的七个禁咒,即使是格拉西斯也为之颤抖,十级神兽,也终有他防御的极限。禁咒免疫,并不代表如此强大的全系混合禁咒也能免疫。七个音符就是七个禁咒,如果是一首琴曲,那将面对的是什么?

    一滴滴巨大的鲜血从格拉西斯口中滑落,七声嗡鸣,不禁创伤了他的精神烙印,也重创了他的心脉。他很清楚,就算没有那七个禁咒的威慑,如果同样的声音再出现七声,或许他的精神烙印就将失守。发自内心的恐惧,已经令他无法再保持精神烙印的完美防御了。

    没有人发现,叶音竹双手上的金银光芒在那七声弦响之后已经消失不见,抱起身前的古琴,居高临下看着战争巨兽那巨大的身体,叶音竹淡淡的道:“臣服还是死亡。”

    清朗与低沉的合成音在空中激荡,惊醒了苏拉等人,也惊醒了战争巨兽格拉西斯。

    混合禁咒,即使是生存了数以千年计的格拉西斯也是第一次看到如此恐怖的全系混合禁咒啊!那无形锁定的威严气息,仿佛神一般存在的威压,令他连喘气都变得困难。即使对自己的防御再有信心,他也不敢肯定是否能够抵御住这七个禁咒的强大存在。他的气息变弱了,因为他发自内心的恐惧了。能够瞬发七个禁咒,还控制着禁咒悬浮在半空之中不下坠,这是什么样的力量?难道眼前的这个人类真的是神么?除了虚无缥缈地神,格拉西斯想象不出还有什么生物能够拥有这样的力量。

    叶音竹似乎并不在意格拉西斯的回答,只是低头看着自己怀中那闪烁着乳白色光彩的古琴,眼中流露出沉思之色。

    “这……,能不能,能不能给我一次机会,我愿意永远留在冰圈之下,永不出世……”格拉西斯内心中还有几分侥幸。

    或许是不屑于开口,叶音竹只是抬起了自己手中的古琴,双手缓缓按于弦上,空中那七个光芒闪耀的单体禁咒几乎在同一时间下落,朝着空中的一点凝结。稍微有魔法常识的人都知道,混合魔法,一旦元素混合在一起,这个魔法就将变得不可逆转。

    “臣服,我服了。”格拉西斯的心剧烈的颤抖着,几乎用疯狂怒吼来表达了自己的忠诚。

    七个单体禁咒,几乎在即将接触的瞬间停了下来,彼此之间光影掩映,似乎已经产生出了一些颜色的变化。但它们就那么硬生生的停了下来。同时操纵七个禁咒,需要多强的精神力?而且还能同时精准的控制,在它们同时落下的时候瞬间停滞,这一次,格拉西斯是真的服了。

    黑色气流瞬间收缩,庞大的战争巨兽身体悄然消失,剩余在地面的,只有那三米高的壮汉。只不过,此时的他脸上再没有一丝嚣张的气焰,剩余的只是惨白。他甚至不敢去抹嘴角处地血渍,恐惧的站在那里,注视着那七个随时都有可能降落的禁咒不敢吭声。

    “既然选择了臣服,你应该知道怎么做。”叶音竹的声音变得冰冷起来,从他那清澈的眼眸中,格拉西斯看到了一丝冰冷的杀意。

    作为最强大的防御魔兽啊!格拉西斯是多么的不甘心,不甘心于臣服,但此时此刻,他却不得不为了自己地生命而做出艰难抉择。他不想死,生命只有一次,是何等的宝贵。对于他来说,十级神兽地尊严再高傲,也无法与只有一次的生命相比。眼前的这个人类和他怀中的古琴,实在太可怕太可怕了。

    一咬牙,格拉西斯有些恭敬的道:“您是要我贡献血契,还是献祭灵魂之火。”

    两种选择,一种是针对人类的,另一种则是针对魔兽。叶音竹甚至没有考虑,淡淡的道:“献祭你的灵魂之火。从今以后,你将成为紫晶座骑,忠心不二的护卫。”

    “是。”既然已经选择,格拉西斯不敢犹豫,深吸口气,眼中闪烁着无尽的不甘,张开嘴,一团耀眼的乳白色火焰从口中飘荡而出,朝着叶音竹的方向飞去。其实,他虽然心中不甘,但却并没有多少憎恨,在魔兽的世界中本就是强者为尊的,不论是成为叶音竹这个强大到他也无法预知人类的奴仆还是成为紫晶比蒙的座骑,对于他来说都不算委屈。

    格拉西斯的灵魂之火,不知道要比冰极魔猿的凝实多少,但是那乳白色的光芒,就远远不是九级魔兽所能相比的。

    就在那乳白色的火焰即将漂浮到叶音竹身前时,奇异的一幕发生了,叶音竹高大的身体突然在空中一分为二,先前融入他体内的紫,竟然就那么从他身上分离了出来。

    紫的身体是**的,双眼紧闭,全身散发着一层强烈的紫气,花岗岩一般的身体上那些恐怖的伤痕都已经消失不见,每一块坚实的肌肉在那紫色光芒的渲染下都闪耀着强横的色彩。

    张开嘴,那乳白色的火焰直接被他吸入口中,一蓬更加耀眼的光辉从紫身上绽放开来,在他胸腹之间那团乳白色的火焰似乎在燃烧似的,围绕在身体周围的紫色烟雾顿时变成了紫晶铠甲,将他的身体牢牢的包裹在内。

    格拉西斯的身体剧烈的颤抖一下,脸色变得更加苍白了,献祭灵魂之火,对于魔兽本身就是巨大的打击,越强大的魔兽,承受的痛苦就越多,加上之前心弦被震,此时他伤上加伤,不禁又喷出一口鲜血,险些坐倒在地。

    得到了十级神兽强大的灵魂之火,紫的双眼缓缓睁开,他没有去看下方的格拉西斯,充满情感的紫色双眸凝视着自己对面的叶音竹,叹息一声,“音竹,你这又是何苦呢?”

    在气机的牵引之下,叶音竹身上也升腾起一片紫色光芒,微微一笑,“紫,你不是说过么,我们的生命是联系在一起的,如果一方死亡,另一方也将受到巨大的伤害。”

    紫苦笑道:“那是我骗你的啊!是为了怕你遇到危险时不召唤我保护你。可谁知道,却让你付出了如此巨大的代价令我复活。”

    叶音竹哈哈一笑,“所谓兄弟同心,现在我们不但同心,甚至也同体了,你得到了我一半的生命,我不是也得到了你更多的紫晶血脉么?既然是兄弟,就不用说什么感激的话了。还记得我们刚刚离开碧空海的时候么?那时我就对你说过,我会保护你的。”

    一边说着,叶音竹抚琴的右手轻挥,空中那七个无比强大的禁咒就在他手掌轻挥之间消失不见,空气中的魔法元素恢复复了正常,所有的压力都在顷刻间化为乌有。

    两人的身体缓缓飘落地面,叶音竹怀抱中的古琴光芒一闪,化为一道乳白色的光晕完全融入到他身体之中。至少从表面上看去,此时的叶音竹毫发无损,就连精神也恢复到了最佳状态。

    紫冷冷的看着格拉西斯,格拉西斯却不敢抬头看他,献祭了灵魂之火,即使是十级神兽,也要完全听从主人的控制,如果紫想要他死,只需要精神上一个很简单的控制就足够了。再强大的防御也无法破除来自灵魂上的控制。

    “主人。”格拉西斯三米高的身体发出嗫嚅的声音实在有些搞笑。

    紫冷哼一声,右手一挥,一个紫色的六芒星凭空而出,笼罩住格拉西斯巨大的身体,光芒一闪,他已经消失不见。当的一声,苏拉的天使叹息掉落在地。

    随着格拉西斯的消失,叶音竹在微笑中软倒,紫大手一紧,一把抓住他的肩膀,小心翼翼的将他放在地上。

    “音竹。”苏拉和海洋的惊呼声同时响起,加上反应过来的常昊,三人立刻围了上来。从叶音竹魔化开始,一直到后来发生的这些,其实一共也没有消耗多长时间,他们都不太明白,在叶音竹和紫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紫摇了摇手,“不要打扰他,让他休息吧。海洋,麻烦你照顾音竹。”一边说着,他将音竹扶到海洋怀中。只有他才真正明白都发生了什么,甚至比叶音竹本人还要明白的多。

    缓缓站起身,感受着那重生的美妙,紫心中暗叹,音竹啊音竹,我欠了你一条命,我的生命本来就是属于你的。从现在开始,我们之间的契约已经不再平等。作为紫晶比蒙,我以自己的灵魂为代价发誓,终此一生,绝不违背你任何意愿。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琴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