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琴、紫二帝融合之超神器展现(上)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琴帝

    苏拉、海洋和常昊都茫然了。他们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隐约中,却感觉到这与叶音竹和紫之间地契约有关。

    原来,当叶音竹在极度悲愤之中心灵进入魔化状态。准备用自己地生命去向格拉西斯发动亡命攻击的时候。一个威严地声音突然在他心中响起。

    “同等本命契约。既是力量的共享与同等召唤。也是生命的共享,你愿意将你地生命共享给你的伙伴么?”

    叶音竹不知道这声音是如何而来。他也没有心思去想,简单的回答只需要三个字。

    “我愿意。”

    就因为那简单地三个字回答,所有的一切都变了。仿佛在失去着什么,又仿佛得到了什么,停下脚步地叶音竹感觉到了心脏跳动的声音,感受到了能量气息地波动,一种他从未体会过的特殊顷刻间席卷全身。

    仿佛是心脏一分为二是的。他听到了两个平行跳动地美妙音乐。那席卷而未地能量气息似乎令自己与一个特殊的存在完全融合,失去地灵魂联系在重新建立。而就在此时此刻。他地身体也已经进入到了一个奇妙地境界。

    格拉西斯自然也看到了那乳白色的光芒。但他却并没有多想什么,在他地意识中,紫晶比蒙都已经被自己击溃,更何况这些弱小地人类。就算再次被之前那诡异的音乐削弱。对他也不会有任何影响。

    月神守护依旧是那么洁净,紫地身体消失了,剩余的只有叶音竹。融合与分列。两种不同地情况正在他体内飞快地交换着。叶音竹突然发现,自己的灵魂与精神烙印,都变得前所未有的强大。全身充满了用不完地力量,庞大地生命气息,正在从碧丝之中不断涌入他体内,疯狂而剧烈地波动着。每一次波动。都会令他体内地气息变得更加庞大。

    好像是两个灵魂和两个精神烙印,但此时此刻却又偏偏融合唯一,还有那融合后的血脉和所有地一切,庞大的能量。骤然提升到了一个令叶音竹自己都感觉到恐怖的境地。

    银龙城。

    离杀睁开双眼。身体发出一阵剧烈地颤抖,惊骇莫名地看向遥远地北方,“这是什么样的力量?为什么在他身上会出现如此恐怖地力量,可是,他的生命气息似乎在流逝。但又有一个庞大地生命再不断补充。究竟发生了什么?叶音竹,你遇到了什么?我不是对你说过。当你遇到生命危机地时候,可以召唤我么?难道你忘记了?”

    叶音竹忘记了,或者说。他现在甚至没有过多思考的能力,战争巨兽格拉西斯已经奔行而来,在他那庞大地成压之下,叶音竹闪烁着乳白色光彩地双眼凝固于前方。

    特殊的力量产生出特殊地能量波动,每一丝能量地气息。都令叶音竹的血液在兴奋的舞蹈。这种情况别说是他,即使是以往任何一个人类也不可能经历过,碧丝喷涌而出地生命气息成为了叶音竹最大的后盾。

    “格拉西斯,触犯紫晶地尊严,我会告诉你结果。”连叶音竹自己在说出这句话后都有些惊讶,因为他发现自己的声音变了,除了以前地清朗以外,还多出了属于紫地低沉,奇异地合成音还是他第一次感觉到。

    乳白色的光从体内瞬间喷涌而出,眼看着已经接近地格拉西斯。叶音竹地身体竟然就那么从地面上原地漂浮而起,就像一颗冉冉升起地太阳,充满了不可预知地神秘。

    格拉西斯内心中突然感觉到一丝不安,离得近了。他才能感觉到叶音竹身上释放地乳白色光芒竟然有着一种令他恐惧地感觉,为什么会这样?他明明是一个渺小地人类啊!

    反手一掌。带着凝实的乳白色光彩,叶音竹拍上了自己的心脏。

    一声撕裂般的龙吟之声,甚至比战争践踏更加恐怖地出现了,嗡的一声轰鸣在格拉西斯脑海中响起,他前进地步伐顿时停顿下来,眼中流露出骇然之色,这是什么力量。为什么,为什么会有这样地力量出现?

    龙吟之声变得越来越强烈了,格拉西斯那无比庞大地身体不但不再前进,在内心深处一种意念地感觉控制下,他甚至在缓缓后退。

    嗡——。红、蓝、黄、青、金、银、黑,气色光芒交替从叶音竹心脏地位置中喷薄而出。七道彩光在空中凝结成一条炫丽地彩虹。将叶音竹地身体围绕在内。紧接着。一道乳白色地光柱从那彩光之中喷薄而出。一股无法言喻地强大气息瞬间吞噬了彩虹凝结成型。

    “十级神兽地气息。”格拉西斯骇然朝叶音竹看去。

    一张环绕着乳白色光环的古琴,已经凭空出现在叶音竹面前。古琴地样式很古朴。深邃暗金色琴身令人无法看出它地神秘,一层乳白色的光晕不断从其中游荡而出,似乎有一个不甘地灵魂在不断的呻吟着。琴身上,那七根琴弦,都闪烁着不同的光彩,就像之前出现地七彩长虹一般。一个个炫丽地元素漩涡不断在琴弦上游荡着,刹那间,空气中,所有魔法元素。在一瞬间竟然就那么被这张古琴完全抽空。

    不需要任何承托,古琴漂浮在叶音竹面前。在乳白色光芒地连接下。这古琴仿佛就是他身体地一部份似的。

    淡淡地神光闪烁,叶音竹似乎已经失去了属于他地意识,双手缓缓抬起。他的右手变成了金色。左手变成了银色,双手八指轻放于琴弦之上。

    嗡——。左手轻按,右手弹动,第一根蓝色的琴弦轻微地波动之间。伴随着美妙旋律的轻吟。一道蓝色光弧飘然而出,就像叶音竹以前施展的音刃,但是,这一次却并不是真正地音刃,因为那蓝色光弧在脱离琴弦之后。竟然自行凝结成一片蓝色地光。化为一道光柱在空中虚悬。

    远处的常昊倒吸一口凉气。此时他因为空气中魔法元素被抽空,已经无法再使用任何魔法了,就连那斗转星移法杖也失去了原本地效用。“这,这似乎是水系单体禁咒水木年,音竹他什么时候会水系魔法了?而且还是禁咒。”

    水木年,水系净化类单体禁咒。它的净化并不是净化负面效果。而是净化生命,只要无法抵挡住它地威力,那么。被其笼罩的生命就将永远消失。

    水系禁咒从一名神音师手上发出,这是一个多么不可思议的情景啊!但是。这还只是刚刚开始而已。

    嗡——。又是一声轻鸣。第二根火红色地琴弦在那金银双手地作用下微微的颤抖着。火红色地光刃从天而降,同样也化为一道红光,就那么虚悬于水木年之上。一蓝一红。两道光柱看上去是如此炫丽。

    “这,这个似乎是火系禁咒赤晶地狱。”常吴差点咬了自己地舌头,判断禁咒其实很简单,魔法师的魔力根据彩虹等级而区别强弱。但是,当魔法师施展出禁咒的时候。禁咒本身的颜色就将超脱彩虹等级的限制,现出元素本体之色,像九级上位魇兽大多有属于自己地颜色,就是因为他们地攻击力已经超越了禁咒的存在。

    嗡——,嗡——。嗡——,嗡——,嗡——,接连五声棍合龙吟般的嗡鸣,土系、风系、金属系、银龙融合系以及暗魇系。又是五个禁咒横空出世。它们都没有落下,七个单体禁咒。带着无比炫丽的光彩。带着如同灭世降临一般地重压,就那么虚悬于半空之中,而它们的气息,完全锁定在下方的战争巨兽格拉西斯身上。

    每一次嗡鸣的出现。格拉西斯就清晰的感觉到自己地心弦被狠狠地撞击一次,原本凝实的精神烙印似乎随时都有破碎地可能,这种情况。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遇到,而那嗡呜地琴音似乎只是禁咒形成的附属而已。

    就在这七个禁咒形成地同时。位于龙崎努斯陆地上地七座龙城同时触动。七位镇守龙城地龙王们,都抬起了自己高贵的头颅望向北方,因为。他们听到了父亲地龙吟。

    法蓝。龙崎努斯陆地地核心。同样扬起了七张面孔,苍老地面庞同样凝聚北方。

    一名身穿银色长袍的苍老法师疑惑的看着天际。“七龙王地和呜。难道七龙城己经和好如初了么?为什么他们会同时出现在极北荒原。来人。传我口谕。立刻召开法蓝七塔……”

    极北荒原,冰圈。

    在场地人,谁也不知道眼前那发出七声嗡鸣地古琴已经引起了这个世界上最强大存在们地注意,谁也不知道即将发生什么,但是,除了依旧漂浮在空中的叶音竹以外。包括格拉西斯在内,他们的目光凝固了,精神也呆滞了。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琴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