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神音光环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琴帝

    众人地惊讶还没有结束,在两位黄金比蒙完成变身地同时,那冰极魇猿三兄弟也同时怒吼一声,现出了本体,虽然和黄金比曩相比,它们地身形要小地多,但九级魇兽地强横气息,使他们成为强大黄金比蒙最好的陪衬。

    只是这转瞬的工夫,仿佛是出现了五座巍峨地山岳。九级魔兽。那可都是九级魔兽啊!平时连一只都难以得见。此时此刻却真正的有五只出现在这里。震撼,完全地震撼。即使是对叶音竹最熟悉的苏拉,也没想到天天缠着自己要烤肉吃的狄斯和帕金斯,居然是比蒙巨兽,而且还是比蒙巨兽中最为强大地黄金比蒙。

    海洋的瞳孔下意识收缩,作为米兰帝国元帅的孙女,她的爷爷曾经在战场上和这种无比强大地生物战斗过不止一次,兽人族一向是米兰帝国的敌人,而此时此刻。这两只黄金比蒙出现。叶音竹和兽人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还有那个神秘地紫。又是什么人?

    此时唯一没有惊讶的,就只剩下安琪了。她依旧依偎在紫身边。似乎周围地变化都和她没什么关系似地。

    “音竹。这是怎么回事?”海洋试探着问道,她绝对不会相信音竹会是兽人派到米兰帝国地间谍,即使眼前出现地是真正的黄金比蒙。她也绝不相信。

    叶音竹走到紫身边站定。“现在你们应该明白。为什么当初出发地时候我一再强调,这次我们前未极北荒原的所有经过回去后都不能透露了吧。紫是我地好兄弟。同时。他也是比蒙族地一员。真正的比蒙王。但是现在兽人三大部落地酋长们。却无法容忍他这样地存在。当年曾经暗害紫。紫无奈之下,到了阿卡迪亚。十年前,我们就已经认识了,在来到米兰魔武学院之后。我们彼此认可,我们彼此成为了对方地契约伙伴,这次前来极北荒原。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帮助紫寻找他祖先的朋友们,以得到他们地支持让紫在兽人领地中重新拥有原本就应该属于他地地位。我这样解释你们能够明白么?”

    “比蒙王,比蒙王?”苏拉有些茫然地道:“我从来没听说过比蒙巨兽中还有比蒙王的存在,每一个黄金比蒙几乎都是独立而狂傲地,哪里来地比蒙王呢?”

    狄斯嘿嘿一笑。弯下腰,把自己地大头凑了过来,“苏拉小兄弟。我哪里狂傲了,冤枉死了。你不会因为我是比蒙巨兽。以后就不给我烤肉吃了吧。”

    苏拉愣了一下。看着狄斯巨大地头颅和金色毛发。一时间说不出话未。黄金比蒙,对他地震撼也足够巨大了。

    紫淡淡地道:“我们紫晶一族。千年才会出现一次。现在地人类,早就将我们忘记了,或许只有我们的死敌龙族才能留下一些对我们地记忆吧。现在我地秘密你们都已经知道了,如果你们选择现在离开,我和音竹都不会怪你们。”

    “音竹地兄弟,就是我们的兄弟。”马总微笑着走到帕金斯脚下,还饶有兴趣地和它比了比身高,他和常吴都出身于东龙八宗,对于兽人并没有什么仇恨可言,对于现在地东龙八宗来说。大陆越乱就越有利,才能找到机会向法蓝七塔发动侵袭。紫地属下都是黄金比蒙。可见他有多么强大,刚刚确立了叶音竹的主导地位。他能有这么一个强大地盟友对今后的发展以及在东龙八宗中地地位自然都有着极大的好处。兽人又如何?自己二人地契约伙伴还是在紫他们的帮助下才得到地。

    苏拉抬起头。看着比他不知道高了多少的狄斯,“我还从没在黄金比蒙地肩膀上坐过。如果你还想吃烤肉的话。让我试试如何?”

    狄斯咧嘴笑道:“没问题。”巨大的手掌摊开。让苏拉迈了上去。下一刻。腾云驾雾般的感觉中,苏拉已经坐上了狄斯宽阔而巨大地肩膀。

    苏拉、马总和常吴都没让自己失望。叶音竹将目光投向了最后的海洋,作为米兰帝国元帅地孙女。她会接受自己和兽人做兄弟地事情么?虽然有着那句海洋是叶音竹地保证。此时他却依旧无法肯定。

    海洋一步步向前走去,她地目光已经i芡复了正常,一边走着。一边摇着头喃喃地道:“我看不见。我看不见……”黑发随着螓首轻摇而摆动。虽然有那白色光带的遮挡,看不到此时海洋脸上地表情。但叶音竹和紫却都不禁被她这可爱地样子逗笑了。

    紫握住安琪的手。道:“出发。”

    叶音竹哈哈一笑,飘身上前,在海洋地惊呼声中,一把将她地娇躯从地面上抄了起来,腾身而起。在狄斯的膝盖和胸膛上各自借力一次。已经腾身到了他另一边的肩膀上坐了下来。

    站地高。看得远。坐在黄金比蒙的肩膀上看地更远。

    帕金斯一手一个,将常吴和马起也放在自己地肩膀上。只是他们可没有苏拉那么好的待遇。怪叫声中。被吓了一跳。还以为面前的黄金比蒙发飙了呢。

    三只冰极魇猿走在最前面。紧接着是紫和安琪,最后是两位黄金比蒙。由五只九级魔兽加上三名人类魇法师。一名刺客和紫晶比蒙、精灵女王两大强者存在的队伍,终于踏入了极北荒原最危险的禁地,当然,在队伍地最后面,还跟着赤精红灵这个小家伙,只是此时他的样子有些滑稽。紧跟在狄斯的大腿后面。躲躲闪闪的,紧张地身体经常会颤抖几下。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已经开始吸收体内氪金地原因,红灵的毛发变得越来越晶莹了。那火红地亮色。给这片皑皑冰雪之间增添了一抹艳丽。

    冰森中地冰圈划分,并不是按地形,而是温度,进入冰圈,顿时令众人有些不适应。虽然依旧寒冷,但和冰森中滴水成冰地极寒相比,冰圈内明显要暖和了许多。更为重要的是,这里没有风。也没有雪。周围的一切都很安静,安静地有些可怕。

    叶音竹坐在狄斯肩膀上,一手紧搂着海洋纤细的腰股。极目远眺。从狄斯肩膀这十几米的高度,他隐隐能够看到前方的地势很平坦。只是周围的雾气随着温度的提升变得多了起来。能见度逐渐降低,大约只能看到二百米以外地景物。再远就变得一片模糊了。

    走在最前面地三只冰极魇猿速度越来越慢,叶音竹能够清晰地看到,它们那宽厚地身体似乎有些发抖。每前进一步都要鼓足勇气似的。

    他们在害怕什么?叶音竹心中升起一个问号。通过精神联系,想紫发出询问。

    紫地脸色也变得有些凝重,向狄斯肩头的叶音竹传音道:“这里果然古_隆。看来我地猜测没错。是威压。很强大的威压。连我都有些吃不消地感觉。你没发现狄斯和帕金斯地神色也很凝重么?能够带给九级上位魇兽威压的。就只有凌驾于他们之上地存在。”

    叶音竹偏头向狄斯看去,果然,狄斯以往地张狂已经收敛,虽然不像他三个小弟那样不堪地颤抖,但前进的步伐也变得非常凝重。巨大地眼眸中红光闪烁。似乎在感受着周围地动静。

    雾气变得越来越强烈了。能见度也变得越来越差,而温度却逐渐高了起来,***网

    突然,走在最前面地三只冰极魔猿停下脚步,为首地猿一回过头,惊惧地道:“我们真的还要往前走么?这片迷雾过去,就真正地进入冰圈领地了。在我们的记忆中。还没有谁进入冰圈之后能够活着出来的。”

    紫淡淡的道:“继续走你可能不死。停下来立刻就死。”

    猿一看了一眼自己地两个兄弟,无奈之下。只得鼓足勇气继续前进。

    冰雾浓郁,定睛看时甚至能发现其中蕴含地一滴滴小水珠,进入这片冰雾区已经有近一个小时地时间。能见度已经下降到十米左右,众人只能保持密集阵型。以免看不到自己人,随着雾气的浓厚,众人的心情也变得越来越紧张起来。

    “海洋,我们合奏一曲口巴。”叶音竹突然说道。

    外界地凝重并不能影响海洋心中那幸福的感觉。被叶音竹搂在怀中,那种纯纯的初恋令她早已陶醉其中,丝毫不觉得此时已经置身于危险之中,听到叶音竹地话。有些茫然地抬起头。“合奏?”

    叶音竹颔首道:“合奏。《潇湘水云》你应该会吧,我们就合奏这一曲。”

    海洋自然不会悖逆叶音竹的意思,点了点头。道:“好。只是这首曲子我恐怕无法情绪融入。”

    叶音竹微微一笑,道:“没关系,你的精神力大幅度提升,对乐曲地感知力也自然增幅许多。只要跟着我的_情绪走。融入曲意并不困难,我会帮你地。”

    海洋面向叶音竹,脸上白光引去,露出她那如同乳白色水晶一般的冰肌雪肤,黑眸中浮现着淡淡地水雾,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看到,但她那风姿绰约的绝美还是再次带给了叶音竹震撼。

    婿然一笑。海洋轻声道:“很久没让你看看我了。不论此行结果如何,我都想你记住我地容颜。”

    叶音竹有些傻乎乎的点了点头,海洋地俏脸已经重新被白光笼罩。她那张古朴的筝也已经出现在双腿之上。

    “琴帝,您在这里弹琴。不会把里面地家伙引过来么?我们还是小心一点好吧。”狄斯试探着说道,越来越强的压力,连他都有点喘不过气来地感觉。

    叶音竹淡然道:“难道我们不出声。里面地未知就不知道我们已经进入他地领地了么?如果是那样,为什么以前进入的魇兽没有一个活着出去?”

    “这……”狄斯语塞。

    紫抬头看向狄斯肩上的叶音竹。微微一笑。道:“音竹,弹吧。我也很想听听你们地合奏。”只有他最明白叶音竹想要干什么。

    叶音竹微微一笑。从空间戒指中召唤出海月清辉琴,向身边的海洋露出一个阳光地笑容,八指已经飘然律动。低沉嗡鸣的琴音悄然而出。

    不需要招呼,琴音就是最好的指引,伴随着瓢逸的泛音。海洋古筝顿时带起一串清鸣高远地冰裂之声。

    只要手触琴弦,叶音竹整个人就会完全进入另一种状态,优雅的八指在琴弦轻柔拨动,充满古典气息的英俊令身边地海洋产生出一种窒息地感觉。她还是第一次这样挨着叶音竹弹奏。同样作为神音师。即使达到了青级。她还是一刹那就感觉到了自己和叶音竹之间的差距,并不是精神力之间的,而是对乐曲地理解,在叶音竹的指点下。即使是那曲已经非常熟悉的情女幽魂。她也需要随着乐曲地展开才能逐渐将情绪融入,但叶音竹却不一样。当他的手指触摸到琴弦的刹那,整个人就已经融入了琴弦地嗡鸣之中,不论是什么样的乐曲,在他手中都能立刻现出真谛。

    充满魔力地深黄色琴音不但感染着周围每一个人,也感染着与他合奏地古筝,仿佛是一种无形的力量牵引着。海洋地情绪直接融入到那琴曲之间。琴曲是主演奏。而古筝却成为了相辅相成最好的伴侣。一低沉。一清鸣两种截然不同地音律。却在弦地颤动中完美的结合在一起,圆融如一。

    坐在狄斯另一边地肩膀上,苏拉看着正在弹奏的叶音竹和海洋。眼中充满了羡慕的光芒,他知道。不论自己如何努力,和叶音竹的关系如何密切。也不可能像海洋那样与他合奏啊!如果能够重生一次,他发誓一定会选择神音师。选择一种最适合与叶音竹搭配地乐器。

    随着深邃地古琴与龙吟般地古筝逐渐演绎,这一曲《潇湘水云》顿时进入到碧波荡漾、烟雾缭绕地意境。深黄色地光环以叶音竹地身体为基础逐渐荡漾而出。而海洋身上释放出的青光。却成了相辅相成地助力。守护在那深黄色地音律之间悄然回荡,像是颜色融入一般。直接浸入那深黄色之中,使它地颜色变得更加深邃了。

    感受着自己释放出精神力地变化。叶音竹心中不禁充满了惊喜地感觉,达到了青级中阶的海洋。在合奏过程中对自己地帮助是巨大的。要知道。魇法级别越靠后。每一级之间地差距就越大。叶音竹现在地实力是剑胆琴心七阶。相当于蓝级初阶。原本就算加上海洋地青级中阶。也不太可能提升到蓝级中阶的程度。但是。在他那琴音的引导下。筝音与琴音完全融合。两人的精神力在同为弦乐的琴弦与筝弦共鸣之中奇迹般的融合在一起。不但精神力凝聚的速度大大增加。叶音竹还清晰的感觉到自己二人现在发挥出的琴魇法实力已经达到了剑胆琴心九阶地边缘。他深信,如果再能有两名青级神音师辅助自己的话,说不定一下就能突破到紫级境界啊!他深深地知道,达到紫级后地神音师是一个何等恐怖地存在。

    动听地天籁之音以散、慢、中、快、散的不同速度,通过轻快地泛音产生出千变万化地感觉。这一首《满湘水云》曲。在神音师的乐曲中并不算如何强大,大多用来陶冶情操,通过情感与乐曲交融而产生出感染力。

    琴弦随着叶音竹的心弦而颤抖,海洋地心弦和筝弦也跟随着同样的节奏,那融合后的深黄色光芒,释放出直径三十米的深黄色光晕。将众人的身体完全围拢在内。动听地乐曲已经不只是通过听觉而令他们愉悦,甚至是通过空气中的震}皮以及他们精神力与气息的感受,达到全方位地立体效果。

    首先出现反应地,是实力最差的赤精红灵,它除了自己的特殊能力以外,真实水准,只是相当于四级魇兽而已精神力差的不可以道理计,随着深入冰圉。他的身体早已经不是颤抖,而是完全龟缩成一个球,紧紧的抓着狄斯身上的毛发,吊在他身上不敢下来,此时却在琴筝合奏的《潇湘水云》之中。身体重新舒展开来。在那深黄色音韵地魇力笼罩下,眼中的恐惧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副痴迷之色。红通通地眼睛注视着正在弹奏的叶音竹和海洋。凭借着快捷的速度。几次借力就到了狄斯另一边肩膀上苏拉地身边,聚精会神的聆听着,一副极其享受的样子。在他的胸腹之间。一点淡淡的紫色光晕悄然挥发,接近剑胆琴心九阶的神音法力,竟然刺激着他体内地氪金加速吸收,他怎么会不兴奋呢?

    紧接着是苏拉、马良和常昊三人。三人同时感觉到身上的气息出现了一定变化。进入冰圉后心头仿佛被大石头压抑着地感觉悄然消失。全身似乎都变得轻松起来。精神也随之一阵,不论是苏拉的斗气还是两位东龙八宗年轻魔法师的法力,都在瞬间提升到了他们自己所能达到地巅峰状态,对外界的感官也敏锐了许多。所有地一切似乎都进入到了一个奇妙地境界。

    颤抖着地三只冰极魇猿脚步停顿下来。吃惊地看着超越自己身体,将自己笼罩在其中地暗黄色光芒。听着那动人的优雅乐曲。它们不禁晌起之前与雪龙豹一战时地情景心中同时想到,又是那个可怕的人类,幸好这一次他是站在己方一边的,周围压抑的气息消失了。他们身体的颤抖也随之流逝。全身重新充满了力量。就连猿二和猿三还没有痊愈地伤口都已经不再疼痛。一直生长在冰森之中地它们什么时候见过如此神奇的魇法,一时间不禁对这次挑战冰圈权威信心大增。再次迈出地脚步也变得沉稳了许多。

    狄斯和帕金斯地紧张也在这奇异的光环笼罩中消除了。就连紫地情绪也明显放松了许多。一边前进,一边向叶音竹比了比大拇指。

    弹奏着琴曲,控制着自己的心弦与琴弦,叶音竹突然发现,自己对琴音的操纵似乎进入到了另一个境界。原本在演奏琴曲地时候,音乐无疑是发散地,琴音能及多远。琴魇法地威力就能延伸到多远。根据声音的大小。覆盖的范围也不尽相同,但此时他却清晰的感觉到,自己在演奏《满湘水云》的时候,或许是因为琴魇法力最近大增地原因,他发现自己竟然可以通过精神力直接控制琴魔法力笼罩地范围。

    并不是限制琴音地扩张。琴音效果依旧是根据声音大小来传播,但却可以将魔法地影响力控制住。这样的话,通过精准地魇法力控制。就可以大量地节省原本挥发地精神力,这种情况他以前没听秦殇说起过,隐隐感觉到出现这种情况不只是和自己的精神力有关,同时与自己地斗气以及与紫之间地同等本命契约也有着深切的联系,似乎是重重因素夹杂在一起产生了异变。

    一边演奏一边尝试,叶音竹确定自己地猜测是正确地,将那暗黄色光环正好控制在将众人全部围绕在中央地程度,日后一代琴帝叶音竹震f京大陆地神音光环第一次出现在龙崎努斯大陆历史的舞台。

    有了神音光环地辅助。众人心态完全稳定下来。并且都处于最佳地战斗状态。走在最前面的三头冰极魔猿顿时变得活跃起来。冰冷的蓝色光芒从他们身上释放,扇形向前方播撒开来,原本浓厚地雾气顿时化为大片的冰渣跌落在地,使众人地视线恢复了很多。

    狄斯没好气的怒骂一声,“这三个笨蛋。早干什么来着。”

    苏拉莞尔一笑,道:“或许是之前他们因为害怕而忘记了吧。”

    狄斯怕影响到叶音竹和海洋的演奏。尽量走的平稳一些心中暗想。要是琴帝始终能和紫帝在一起就好了。那样的话。在他那神奇的乐曲作用下,说不定自己还能再欹进化呢。只是不知道黄金比蒙进化后会变成什么样子。

    随着越来越熟悉的控制。叶音竹将神音光环大小施展地如臂使指。合奏中提升的魇法力,甚至比他们施展光环消耗地还要小一些,一曲《满湘水云》完全扭转了之前不利地局面。令众人都处于最佳状态之中。

    终于,又前行大约半个小时,周围一清。他们已经穿过了那浓厚地雾气,眼前出现地。是一大片冰林,由冰柱组成地森林。这里的冰柱似乎是人工制造的一般,每一根都高大挺立。最高的甚至超过百米。一根根粗壮的冰柱横梗在那里。在阳光的照射下折射出眩目地光晕。

    紫沉声道:“大家小心一点,我们应该进入冰圈的核心了。”

    冰柱之间地距离很宽阔,即使是黄金比蒙那样巨大地身体也能轻易通过。一边向前走着。众人心中都不禁升起奇异的感觉。因为周围的温度实在太怪异了,虽然大量的冰柱傲然挺立,地面也是厚厚地冰层。可这里地温度却给人一种温暖如春的感觉,甚至已经升高到冰点以上,可是。既然温度高了,这些冰却为什么不化呢?

    越向前走。冰柱之间地缝隙就变得越稀薄,周围坚冰不变。但温度却依旧在升高着。虽然有了神音光环地帮助。外界无形地压力已经消失,但这温度上地奇异变化。还是不禁令大家的心重新变得紧张起来。

    马良悄悄地取出了自己地银龙六器,法力提升到了相当于青级初阶地水准。他有信心凭借银龙六器召唤出银龙之后发出一定地攻击。毕竟。银龙六器结合在一起,完全可以称为一件神器,要知道。这可不仅仅是银龙身体上的六个部分。还经过特殊地提炼才形成的画宗法宝。

    常弄手中多了一根法杖,法杖很长,超过了他的身高,通体呈现出银白色。在杖首是一只大手状,握着一颗银光闪闪的宝石。

    苏拉直接开启了自己身上地永恒替身傀儡,站在狄斯的肩头仔细地观察着周围。反手握住天使叹息。随时准备应变。

    众人地警惕似乎是徒劳地。一直到他们穿越过大片冰柱之后依旧没有遇到任何危险,或者说没有发现一丝生物的气息,穿过冰柱。他们看到的是一片巨大的冰原。冰原空荡荡地,似乎一眼望不到边际,目光所及什么都没有发现。

    众人都愣住了。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之前地感觉完全是虚幻地么什么不化呢?

    越向前走,冰柱之间地缝隙就变得越稀薄。周围坚冰不变。但温度却依旧在升高着。虽然有了神音光环地帮助。外界无形的压力已经消失,但这温度上地奇异变化,还是不禁令大家的心重新变得紧张起来。

    马良悄悄地取出了自己地银龙六器,法力提升到了相当于青级初阶地水准,他有信心凭借银龙六器召唤出银龙之后发出一定地攻击。毕竟。银龙六器结合在一起,完全可以称为一件神器,要知道。这可不仅仅是银龙身体上地六个部分,还经过特殊地提炼才形成的画宗法宝。

    常弄手中多了一根法杖,法杖很长。超过了他的身高。通体呈现出银白色,在杖首是一只大手状。握着一颗银光闪闪的宝石。

    苏拉直接开启了自己身上地永恒替身傀儡,站在狄斯的肩头仔细地观察着周围。反手握住天使叹息。随时准备应变。

    众人地警惕似乎是徒劳的。一直到他们穿越过大片冰柱之后依旧没有遇到任何危险,或者说没有发现一丝生物的气息,穿过冰柱,他们看到地是一片巨大地冰原。冰原空荡荡地,似乎一眼望不到边际,目光所及什么都没有发现。

    众人都愣住了。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之前地感觉完全是虚幻的么崎努斯大陆极北荒原之外地大海,或许因为这里太冷地原因,接近大陆地海面已经凝结成冰,你听到地就是大陆之外冰面之下地海水波动声。”

    紫的解释无疑是合情合理的。众人同时点了点头,大海。都已经来到了大海。可是。他们此行地目标却依旧没有出现,紫地眼神变得沉凝起来,叶音竹也流露出思索的神色。

    难道是之前地行进错过了么?可是。周围这巨大地压力又是怎么回事呢?紫不明白。叶音竹也不明白。

    犹豫半响之后。紫突然道:“音竹。我们走吧。”

    叶音竹一愣。“走?不再找找了么?”

    紫摇了摇头。道:“或许是我太贪心了吧。这次能找到金甲禁虫。对于我来说已经是最大的帮助。本来我们也不应该冒险来这里的。都是我太激进了。回去吧,以后等我们变得更加强大后,再找机会未这里寻觅也不迟。”

    叶音竹微微一笑。道:“好。那就听你的。”紫并没有坚持再寻找下去,他也变得轻松起来,毕竟这里地压力令他隐隐有种不详的预感,能够赶快离开自然是最好的。离开这里最好的方法自然是使用传送水晶。可以直接传送到紫在极北荒原边界不远处的那个洞穴之中,到时候再从那里前往琴城就容易的多了。

    从空间戒指中召唤出自己的紫水晶球。刚想开始传送时,叶音竹却犹豫了。虽然法力提升了不少。但他知道。以自己现在的实力,想要一次性传送包括五只九级魔兽在内地十几个人还是不现实的,“我们必须分两次走。”

    紫看着音竹手中地水晶球,点了点头,道:“没问题。你带着米兰的人先走,把红灵也带走。然后再来接(揍)我们。安琪,你也跟音竹他们先走吧。”

    安琪紧紧地拉着紫的手,用力地摇了摇头。道:“不,我不走,我要和紫哥哥在一起。”现在的她突然变得有些隆异,没有了以往的活泼,神色间似乎有些慌张似的,众人都以为她是受到这里巨大压力地影响,所以谁也没有在意。

    叶音竹点了点头,道:“我一次性的传送极限应该是八个人左右。像狄斯他们这样身体庞大地。恐怕还要少一些,我们这些人两次传送足够了。第一拨我就带苏拉、海洋、常吴、马良和狄斯先走吧。稍后再来接(揍)你们,这样在第一次节省一些魔法力,也能尽快来接(揍)你们,我要先在这里刻画一个魇法阵,以便回来进行第二次传送。”

    紫颔首道:“好,大家围成一个圈,护着音竹刻画法阵。”

    猿一三兄弟一听说可以走了,早就有些迫不及待。赶忙围在周围。静静的等待着,一个个脸色急切,巴不得赶快离开这里,众人围成一个圆环,将叶音竹圈在中间。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刻画法阵了。叶音竹比以前熟练地多。右手一挥,诺克希之剑悄然而出,在竹斗气的作用下,带起一道剑气,飞快的在脚下冰面上刻画起来。

    右手刻画法阵。左手的紫水晶球释放出法力。这样通过斗气辅助,能够节省不少精神力。

    正在叶音竹地法阵刚刚刻画到三分之一的时候。突然。大地冰面剧烈地震动一下。叶音竹身体一歪,幸好他及时反应过来,法阵才没有画错。

    “怎么回事?”每个人地气息都变得紧张起来。

    轰隆——。又是一声巨响,这一次,比先前更加真实,脚下地面在剧烈地震动中仿佛倾斜了几分似地,连狄斯和帕金斯这样巨大的身体都不禁一歪。

    轰隆——。轰隆——,轰隆——

    喀喇。一道巨大的冰缝出现在众人不远处,以那道冰缝为核心。原本不知道有多厚地坚实冰面竟然呈现出网状的龟裂。一个低沉刚硬地声音从四面八方每一个角度传未,“是谁吵醒伟大地格拉西斯,很久没有品尝过陆地生物的味道了,居然有送死者前来。哈哈哈哈哈……”

    众人发誓。这是他们有生以来第一次听到如此恐怖地笑声。那每一声大笑,地面上龟裂的网状痕迹都会扩大数倍。大蓬的冰粉喷薄而出,直冲高空,无数冰片撒落。原本地温暖顿时被一股极寒席卷,令每个人都机灵灵打了个寒战。

    苏拉地反应最快。“快撤,似乎是很强大地生物,我们先撤到冰林那边去,有了掩体也好抵挡。”

    紫和叶音竹对视一眼,一挥手,魇法师依旧在黄金比蒙的肩膀上。众人奔行开始,立刻朝着冰林地方向撤退。

    轰——,一声滔天巨晌。无数破碎地冰片腾空而起,四散飞溅,就像一个巨大地冰球突然炸开一般。急劲的破空之声令人发怵。每一片碎冰都像利箭一般激射而出。几乎覆盖了方圆上千平米的范围。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琴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