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金甲禁虫(全)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琴帝

    此时紫正在想着其它的事,考先他想到的,就是白己被红灵骗了红灵之所以返回来,并不事中了白己欲擒故纵之计,而是因为偷了极北

    荒原最大势力的氪金,为了生存,不得不依附于白己等人。而他想到的另外一个问题则更为重要。氪金,如此巨大的氪金,绝对是无价之宝,究竟是什么人会送给雷神部落呢?

    氪金叶音竹收下了,是赤精红灵的衷求下收下了。而他们此行的十人也变成了十一人。

    击溃狼骑兵虽然并不困难,但紫和叶音竹商量之后,立刻决定改道。狼骑兵的消息传回去,很可能会引来雷神部落的大军,虽然这里距离雷神之锤要塞已经有一段不短的距离,我爱张以若我爱你安徽医科大学。但小心一点总走好的。极北荒原很冷,一点也没有春季的感觉,越向北走,这种感觉就变得越明显。补给对众人来说并不是问题。极北荒原的各种野兽数量极多,因为寒冷环境的影响,这些野兽大多脂厚肉嫩,而积雪未化之地也足以提供给他们充足的淡水。

    这一路上,他们尽量绕开极北荒原中的各个兽人部落,专门选择偏僻的荒山野岭行进。这时,马良的作用就完全显示出来,不论在什么样的地形,他都能够凭借白己的召唤术召唤出最合适的坐骑,使众人前进的速度始终不受影响。

    衣幕降临,已好是进入极北荒原后的第五天了,众人翻过一座不高的山峰后,在山脚下暂时扎营住了下来。

    住的地方简单的很,在有山的情况下,事先准备好的帐篷根本就用不到。帕金斯和杜斯一人一拳,在山壁上开个大洞,就足够令众人遮挡寒风了。这两兄弟对紫的尊敬完全走发自血脉的。不用紫吩咐,在准备好住的他方后立刻就出去寻找野兽。这五天以来一直都是如此。所

    有的食物几乎是他们包办了。

    又走一天的赶路,众人都已经有些疲倦了,尤其是魔法师们,进入临时开启的洞穴后,立刻投入到冥想之中。叶音竹和紫坐在一起,安琪伟旧靠在紫身边。经过这些天的赶路,她精神烙印中那两团精神力伟旧非常平和,一点也没有发生冲突的意思。每天都缠在紫身边,甚至连晚上睡觉时也不愿意远离紫。虽然偶尔紫会流露出一些不耐烦之色,但叶音竹却清晰的感觉到,紫在看着安琪的时候,目光已经变得越来越温柔了。“紫,还要多久我们才能进入极北荒原深处,”叶音竹问道。

    紫想了想,道:“按照距离来看,我们至少还要十五天,才能完全穿过各个兽人部落聚集的范围,进入极北荒原的冰森范围。冰森走整个

    dalu最北端的地方,那里常年积雪,不论春夏秋冬,始终温度极低。以冰森为中心,占据差不多极北荒原三分之一面积的地方,都是我们这次

    搜索的目标。我听帕金斯说,雷神部落的人曾经在冰森附近见到过山岭巨人的足迹,但后来倾部落之力前去寻找却依旧没有发现什么,反而被

    冰森中的魔兽们攻击的溃不成军。能够在那种酷寒之地生存的魔兽,等级至少也在七级以上。”

    叶音竹点了点头,道:“我听说过这个他方,据说冰森是整个dalu几大禁地中最危脸的一处。无所不在的强大魔兽,随时都在准备着吞噬生命。“

    “冥雪的家就在冰森。当初爷爷就是在那里把她带回来送给我的。”月冥的产音突然想起,她从冥想中睁开双眼。五天的跋涉,对于她这样的少女来说实在辛苦了一些,即使有召唤坐骑,跋涉的辛苦也令她神色憔悴了许多。在几位魔法师中,最辛苦的就要属她了。魔法师里只有她和海洋是女孩子,而海洋每天前进的时候,不但穿着厚实的裘皮,还可以堂而皇之的窝在叶音竹杯中,赶起路来就比她轻松的多。月冥一句很高傲,性格也很倔强,所以即使辛苦,她也从没说过一句。

    “月冥,你怎乡样,身体没问题目吧”叶音竹回身问道。

    月冥摇了摇头,走到两人身边坐下,“爷爷说过,冰森里非常危险,全dalu最强大的冰属性、风属性魔兽,几乎都在那里。即使是九级魔兽幽冥雪魄,在那个地方都不是最强大的存在。当初他前往冰森的时候,走为了寻找一些特殊的魔法材料,顺便抓了冥雪回来。以爷爷紫级五阶的实力,都数次险死还生。我们大家的力量,不知道能否和那些九级魔兽抗衡。”

    叶音竹微笑道:“放心吧,等我们一进入冰森范围之内,第一件事就先帮你寻找冥雪父母的下落。我想,冥雪对自己的家一定非常熟悉那时我们反而要让她来带路呢。

    眼中流露出一丝不舍,月冥点了点头,道:“希望如此吧。这些给你们,或许会有些帮助。是爷爷座的暗冰符。”十余个黑色的玉符出现在她手中。玉符很小巧,通体呈现灰色,由于叶音竹身为外籍银龙的原因,本身对各种魔法元素的极为敏感,立刻就发现这玉符之中,存在着冰与暗魔两系魔法元素。这些元素按照一些特殊的顺序排列着,不知是干什么用的。

    月冥将暗冰符放入叶音竹手中,解释道:“佩戴它者,可以使自己身体周围产生出一层类似于冰的毛息,在通过暗元素的作用,将我们的气息进行双重隔绝。这样就不容易被魔兽发现了。冰、风两系魔兽对于生物的气息都很敏感,如果我们贸然进入,可能灰引来大量魔兽的攻击。”

    紫从叶音竹手中拿过两枚暗冰符,眼中流露出几分赞赏的神色,“谢谢。”一边说者,他自己收走一枚,将另一枚塞入到安琪手中。安琪好奇的将暗冰符放在白己掌心处,似乎发现了什么似的,一层淡淡的紫光从她手心中冒出,光芒一闪,那枚暗冰符竟然瞬间光芒大盛起来,一圈圈暗蓝色的光晕围绕着她的身体旋转,循例的光芒令她嘻嘻笑了起来。

    月冥吃惊的道;我爱张以若我爱你安徽医科大学。“好强的魔法波动。她,她是紫级暗、冰双系大魔导师?”同样的情况,她曾经看到爷爷做到过,但魔法元素似乎还不如眼前这个看上去有年纪不大的少女。叶音竹苦笑道;“不,她不只是暗冰双系,走自然与黑暗双系。所有白然序列的魔法元素加上暗元素她都能够控制。不要打听她的身份,对你没好处理的。”

    月冥沉默了,在这一刻,她感觉道自己的力量是如此渺小。正在这时,狄斯和帕金斯已经从外面回来,一个手中提着两只巨大的豪猪,另一个则抱着众多干木,用来当柴禾。把东西往地方一放,狄斯立刻凑到不远处正在盘膝修炼的苏拉身边,谄媚的道:“苏拉小兄弟。东西我弄回来了。醒醒,醒醒。

    绿色斗气光芒收敛,苏拉睁开双眼,看着狄斯那颗在自己眼前亮闪闪的大光头,不禁流露出一丝笑意,“来吧,给我打下手。

    一行十一人中,会做饭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苏拉。虽然每天都是烤肉,但苏拉的烹任技术,却得到了所有人的认可。他烤的肉,吃了这几天,竟然没有一个人感到厌烦,反而在赶路的过程中大多都会期待。这其中就以两位黄金比蒙为最。作为兽人族中最强大的存在之一,他们以前虽然也吃烤肉,但兽人族的调料和烹饪技艺,又怎么能和人类相比呢?自从第一次吃过苏拉做的烤肉之后,两位黄金比蒙对他的尊敬顿时提升到了与叶音竹和紫平等的位置。可以说,苏拉的存在,也是他们每天去寻找猎物最大的动力。

    在苏拉的指挥下,狄斯和帕金斯开始清理两头豪猪。看着他们忙碌的样子,叶音竹从空间戒指中取出自己的海月清辉琴,轻拔琴弦,弹奏起来。

    苏拉的烤肉和叶音竹的琴曲,都是每天枯燥赶路之后,众人最喜欢的东西。白衣、古琴,在双手接触到琴弦的时候,叶音竹的气质总会恢复到最优雅的样子,不论在什么地方,不论在什么情况下,只要是弹琴,都会出现这样的情景。似乎琴与他早已不分彼此,也只有在他手中,古琴才能完全绽放出自己应有的光辉。

    双手同时动了起来,左手轻暗,右手微拔,一曲动人的旋律飘然而出,琴音是细腻含蓄的,指法不动声色地控制着轻缓急重。轻快的节奏,带着回旋往复的缠绵,散发着侵入内心深处的吟哦。黄色光芒随着他双手的律动从那近乎透明的琴弦之上悄然散发,正是一曲《绿水》。

    在这冰天雪地里,倾听着仙乐般的清音,顿时令产生**心明的感觉。

    紫的目光变得专注了,把玩暗冰符的安琪也将目光落在了叶音竹身上,修炼中的几位魔法师先后睁开了眼睛,叶音竹的琴音,不但代表着即将开饭的信号,同时,也是令他们心神放松最好的旋律。

    忙碌着的帕金斯感叹道:“人生最美妙的乐趣是什么?”

    狄斯嘿嘿一笑,低声道:“自然是苏拉的烤肉加上琴帝的琴曲,跟着紫帝,外面果然有福了,回头,说什么也要将那些老兄弟们都拉到紫帝身边,有福同享嘛。”能被他成为兄弟的,只有同级比蒙。

    一首首不带有精神力的琴曲不断响起,众人中最通音律的自然是海洋,但此时的她,却丝毫不敢加入到演奏之中,因为她怕自己的筝音会破坏眼前的一分和谐。与叶音竹合奏相比,其实她更愿意在一旁痴痴的看着他弹琴时的样子。

    洞穴内升起的篝火给一身寒意的众人带来了许多温暖,倾听着和谐的琴音,闻着篝火上烤肉渐渐散发的香气,每个人心中都产生出一种温馨的感觉。五天的赶路,大家在一起虽然说的话并不多,但随着个人的能力逐渐展现,再加上每天都会重复的眼前情景,令整个特殊的团队凝聚力变得越来越强起来。

    呜——,正在众人期待着烤肉转化成金黄色的时候,一声低沉的咆哮突然从洞穴外传来,众人定睛看时,不知道什么时候,在洞穴门口处突然多了两双眼睛。

    肉乎乎的身体看上去有些蠢笨,身长不过一米左右,一双淡金色的小眼睛,闪烁着淡淡的光彩,它们的身体是乳白色的,如果放在积雪之中,绝对无法发现。看上去,倒像是两个大号的虫子,此时,它们那淡金色的小眼睛都看着叶音竹,头部最前端,那像是鼻子的可爱小白点则正在不断的抽*动着,刚才那一声低吼,似乎就是它们其中之一发出的。

    “咦,这是什么东西?”帕金斯好奇的看向那两只虫子,在极北荒原中,他不认识的魔兽非常少。眼前这两个虫子并不像是魔兽,因为它们身上并没有出现元素波动,可是,黄金比蒙的气息对于任何野兽来说都是恐怖的,难道它们并不惧怕自己和狄斯的气息么?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帕金斯将转动着的烤肉交给狄斯,让他两只手都忙碌起来,转身朝洞口处走去。

    两只大虫显然感觉到了帕金斯的靠近,原本注视着叶音竹的目光顿时转了过来,淡金色的小眼睛光芒闪烁,竟然同时shiwei似的向帕金斯咆哮一声。

    没错,之前的咆哮就是它们发出的,那些有些怪异的低吼,似乎充满了威胁之意,小眼睛也尽是恐吓的神色。

    哈哈,这小东西竟然在威胁我,只是不知道这种大虫子能不能吃。”作为黄金比蒙,帕金斯怎么会在意两只虫子呢?弯下腰,探出自己的两只大手,分别向两只虫子身上抓去。

    就在他即将抓到两只虫子的时候,突然,两只虫子的上身同时扬了起来,它们的身体在同一时间释放出乳白色的光芒,通透如玉,身体似乎从尾部膨胀了几分,那膨胀的位置迅速前移。

    紫本来并没有在意两只虫子的出现,受到那乳白色光芒的影响才将目光投了过来,脸色瞬间大变,大吼道:“不好,狄斯、帕金斯,挡住它们。”一边说着,他右手飞快的将安琪甩了出去,左手推开叶音竹,一团耀眼的紫光从他体内爆发而出,形成一层紫晶般的屏障挡在众人之前。

    两只乳白色虫子口中吐出的,只有两个看上去不大的乳白色光球,而且光芒非常稀薄,听到紫的提醒,帕金斯第一时间收回了自己抓出的双手横挡于面前,狄斯也已经扑了出来。凭借两人巨大的身体,将洞口处几乎全部挡住。

    看着那两团小的可怜又非常稀薄的乳白色光球,两位黄金比蒙都有种啼笑皆非的感觉,正在他们以为是紫神经过敏的时候,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那乳白色的光球本身并没有任何魔法元素波动,但是,当它们从两只虫子口中吐出之后,突然,风云变色,以两颗乳白色光球为中心,周围方圆百米之内的魔法元素同时变得狂暴起来,以无比惊人的速度朝着那两团乳白色光球瞬间冲去。当这些狂躁的魔法元素冲入乳白色光球之后,并没有使它的体积胀大,反而在剧烈的压缩。

    两只虫子此时显得很萎靡,淡金色的小眼睛中却流露出绝望的神情,似乎它们自己也无法承受这两颗乳白色光球爆发后所产生的后果。

    叶音竹被紫一掌退开,正好到了洞壁边缘,从两位黄金比蒙身边的缝隙处正好看到两只虫子眼中的绝望。不知道为什么,当他看到两只虫子眼中的光芒时,想起了自己在龙域中遇到上千骨龙的一幕,同样是绝望。只有面临真正的死亡时,才会有这样的眼神啊!心中没来由的涌起几分同情,右手一抖,两道银丝从手掌中射出,在竹斗气的作用下,眨眼间横跨空间,就在那疯狂压缩的乳白色光球即将爆发的一瞬间,缠绕上了两只虫子,将它们强行拉到了自己身边。

    紫的惊呼令叶音竹感到了他的恐惧,在抓过两只虫子之后,他第一时间反身扑出,一只手将海洋搂入自己怀里,另一只手拉过苏拉,体内斗气疯狂运转,月神守护全力发出,用自己的背部朝向洞口的方向。

    轰——,那声轰鸣,已经无法用剧烈来形容,只是那一瞬间,包括两只黄金比蒙在内,每一个人都暂时陷入了失聪状态。剧烈的震荡,强悍的能量波动,叶音竹只是曾经在当初黑龙夜星栩与银龙公主离杀的禁咒对撞时才感受过。

    这是何等恐怖的实力?

    剧烈的爆炸,令整座山峰都颤抖起来,周围瞬间陷入一片剧烈的飞沙走石之中,两头黄金比蒙如此强悍的身体,竟然在那一声爆炸中向炮弹一般倒飞而回,第一时间撞上了紫所不下的防御紫晶结界。

    一道道恐怖的裂痕出现在紫晶结界之上,随着一声爆响,在恐怖的冲击波作用下,紫全力发出的结界根本无法挡住两位黄金比蒙倒飞而回的冲势和那强悍无比的冲击波。结果作为点带你紫光完全破碎了,而下一刻,两位黄金比蒙巨大的身体以及狂暴的气流混合着无数石块碎屑像是箭雨一般喷射而入。要知道,在洞内,除了叶音竹和苏拉身体上还有一定抵御能力之外,剩余的都是身体脆弱的魔法师啊!

    就在这万分危机的关头,一道纤细的身影挺身而出,澎湃的紫色光芒仿佛一个巨大的漩涡一般涌起,紫光在第一时间笼罩上了两位黄金比蒙的身体,她那纤细的小手竟然就哪么托住了狄斯和帕金斯的身体,漩涡般的紫光澎湃而出,先后七道结界几乎在以瞬间横梗在洞穴之内,随着一阵强烈的撞击,洞壁周围开始出现恐怖的裂痕,但是,那股冲击波所产生的攻击**也终于被挡住了。

    最为狼狈的就是两位黄金比蒙了,虽然有着紫的提醒,但那两只虫子之前实在难以令他们产生警惕的感觉。所以并没有用出全力,甚至连自己黄金比蒙本源的力量都没有用出。此时两人都变得一副灰头土脸,身上的衣服更是变成了条条装。但他们不愧是黄金比蒙,拥有着无比强悍的身体,即使在这种级别的狂暴攻击之下,身上竟然没有一丝伤痕,但之前被震飞时强烈冲击却也令他们愤怒的双眼通红,一从地上爬起来,立刻就去寻找两只虫子的踪影。

    那及时出现,力挽狂澜于既倒的,即不是叶音竹也不是紫,紫的实际能力还要逊色于两位黄金比蒙。在那种情况下,就算他有心透支自己的力量出现本体也来不及了,站在两位黄金比蒙身后,用双手托住他们的,正是安琪。其他人都被震倒在地,只有她还站在那里,美丽的墨绿色眼眸中闪烁着迷茫般的光芒,双手依旧抬着,似乎在思考着什么,原来跟在紫身边后眼中出现的纯真不见了。

    紫灰头土脸的从地上爬起来,正好看到两位黄金比蒙起身,眼中闪过一丝怒光,沉声道:“你们没听到我的提醒么?为什么不用全力?”

    “紫帝,我……”两位黄金比蒙眼中愤怒的红色在感受到紫的愤怒时立刻消失了,一时间,他们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唯唯诺诺的站在那里,不知该如何是好。

    紫无奈的摇了摇头,心中暗叹,幸好没有铸成大错,如果自己的实力能够再强大一些,也不会这样了,大步走到安琪身边,看着保持着双手前托样子的她,赶忙抓住她的一只手,去探寻她的状态。

    当紫碰到她的手时,安琪眼中的茫然逐渐消失了,纯真重新出现,一把搂住紫是的手臂,有些惊讶的道:“紫哥哥,刚才是怎么了,我,我怎么了?”

    紫怜惜的摸了摸她的头,“没事了,都已经过去,是你救了大家,否则恐怕外面有不少人都要受伤了。”

    “大家都没事吧。”叶音竹一边从地上爬起来,一边问道,不,准确的说,应该是他从苏拉和海洋的身体爬起来才对。在剧烈的冲击波作用下,他那月神守护的防御立刻破碎,还好他本身实力惊人,再加上外面有安琪抵御住了绝大部分冲击力,这才没有造成伤害,

    苏拉和海洋的身体压上去感觉都很软,他本来还担心她们受伤,但站起身后,看着她们从地上爬起,脸上不禁多了一丝笑容。

    苏拉和海洋都没有受伤,因为她们被叶音竹压倒的时候,并不是直接倒在坚硬的洞穴之中。在她们身下被压的变形的,是那两只被叶音竹及时以备用琴弦就过来的大虫子,两只身长一米的大虫子在她们身下正好成了最好的缓冲垫,只是它们却被压的呲牙咧嘴,一边蠕动着一边不满的哼唧着。

    月冥的运气也不错,在冲击波出现的时候,马良和常昊正好在她身边,三个人虽然同时倒地,但因为他们在洞穴的最深处,承受的冲击波也最小,所以虽然摔的全身疼痛,但却都没有受到什么伤害,只是那两只已经烤的七成熟的豪猪,却滚落在地上,占满了灰尘。

    此时,每个人都是一副灰头土脸的样子,身上除了灰尘就是之前燃烧篝火中的灰烬,只有身体蜷缩在一起的赤精红灵还好一点,自从进入极北荒原之后,这还是他们五天来最狼狈的一次。

    两只大虫子似乎一点也没有觉得刚才的一切似乎自己造成的,两只沾染了灰尘的豪猪正好在它们身边不远处,缓慢的蠕动了一下,它们就能够到了。非常心有灵犀的张开嘴,同时咬了上去,也不嫌脏,竟然就那么吃了起来。

    “好哇,原来这两个小东西在这里,我干掉你们。”两只虫子从叶音竹三人身边爬出,正好被狄斯看到,一个箭步,他就蹿了起来,金黄色的光芒充斥全身,被弄成如此丢人的样子,狄斯早已经愤怒异常,对紫他自然不敢发作,但发现了始作俑者又哪里还忍得住呢?

    “狄斯,别动手。”叶音竹大喝一声,碧丝一圈,将两只正在啃着豪猪的虫子拉到自己身边。

    “琴……,您别阻止我。这两只虫子险些害死大家,连晚饭都没有了,我要干掉它们。”

    叶音竹挡在两只虫子面前,苦笑道:“你就不怕它们再来一次么?何况,这山洞随时都有倒塌的危险,难道你想让大家都活埋在这里不成?”以狄斯的实力,这充满了黄金气息的一脚咬真是踩下去,恐怕石洞是保不住了。

    狄斯愣了一下,这才悻悻的收回自己释放出的金色光芒。

    吱吱——,两只大虫子分别叫了一声,叶音竹只感觉双腿被柔软的东西碰触着,低头看时,好笑的发现,那两只大虫子竟然分别在自己小腿上蹭着,淡金色的小眼睛中,尽是一副讨好的样子。

    海洋道:“它们好像没有敌意呢?”蹲下身,小心翼翼的摸了摸抱住叶音竹左边小腿的大虫子。大虫子的身体柔软的像棉花一样,摸起来温软爽滑,非常舒服。而它也似乎被海洋摸得很舒服,一副享受的样子,甚至还闭上了眼睛。

    紫拉着安琪坐了过来,他身上的衣服也破损的厉害,紫发上都是灰尘,脸上也是,叶音竹第一次看到他狼狈的样子,不禁笑了出来,“紫,你没事吧。”

    紫竟然也在笑,而且笑得明显比叶音竹还要开心,“我当然没事,而且好的不能再好了,音竹,不知道是你运气好,还是我运气好,还没有到达冰森,我们竟然就遇到了此行的目标之一。”

    “啊?”叶音竹惊讶的看向脚下的两只大虫子,心念电转,立刻回想起紫曾经对他说过的兽人另外三大上古神兽,寻觅上古神兽,就是他们此行的目的。

    两只虫子显然不可能是zhan争巨兽和山岭巨人,唯一可能的,就只有金甲禁虫了,可是,金甲禁虫不是应该身上覆盖着金甲的么?

    紫显然不想让和叶音竹同来的其他人知道这两只虫子的来历,向音竹道:“它们应该是被你的琴音引来的,对你很有好感,先带上它们,我们离开这里,换个地方再说。”

    两人有着同等本命契约,自然心意相通,叶音竹明白紫的意思,点了点头,一手一个,将两只大虫子抱了起来。它们的份量可不轻,虽然看上去只有一米长,身体直径在三十厘米左右,但抱在怀中,每一个都有上百公斤的重量,当然,这点重量对于叶音竹来说并不算什么。

    简单的弹去身上的灰尘,众人狼狈的离开了这满是裂痕的石洞,出了洞穴,寻找另外一个安身之处。

    极北荒原是寒冷的,在夜晚中尤其如此,刚开始赶路的时候紫就曾经说过,在极北荒原,夜晚赶路是不现实的。因为这里的夜晚,温度要比白天低上一倍,在洞穴内的时候还没太觉得,但这一出来,众人顿时感觉到寒意袭人,几名魔法师都有些受不了了。

    苏拉右手在胸前一按,银光亮起,银币被他放了出来,经过这段时间吸收逆鳞中能量的成长,小银币的身体已经生长到约有三米长了,由幼生期进入到了成长期,成长的速度也减慢起来。当然,这是和它自己相比,如果和普通银龙比起来,它这种成长速度极为惊人,这就是签订契约后,魔兽成长大幅度提升的优点。

    突然看到银龙出现,虽然是条小龙,但狄斯和帕金斯也立刻警觉起来,挡他们注意到是苏拉的契约魔兽时,脸上神色才放松了几分。

    银币现在还飞不起来,胖墩墩的身体一跳一跳的跟在苏拉身边,在苏拉的命令下,一圈红色的光环出现在众人身体周围。正是火系低级魔法抗拒火焰,当然,此时这抗拒火焰的作用并不是防御,而是用来取暖的。

    在抗拒火焰的作用下,寒意驱除几分,众人也舒服的多了。

    叶音竹跟在紫身边,两位黄金比蒙一前一后,出了山洞后,他们就发现刚才那座山峰龟裂的并不只是山洞里面,整座山峰都出现了极大的破损,所以,他们必须再寻觅一个地方。如果找不到合适的山丘来打洞,那就只有用帐篷在野外露营了,但那样却很承受极北荒原的寒冷。

    “紫,你说它们是金甲禁虫么?”叶音竹传音向紫问道。

    紫点了点头,同样传音道:“没错,除了金甲禁虫以外,还有什么生物能够瞬发无属性的强大攻击呢?刚才那一下,虽然没有达到禁咒的威力,但两个无属性元素弹却令我们这么多人都险些葬身石洞,如果我看的不错,你怀里这两只虫子就是我们要寻找的金甲禁虫幼生状态。以它们现在的能力,似乎只能发动一次元素弹,而且威力还不算太大,这都是你那琴音的功劳啊!找到了它们。就算这次我们的冰森之行没有任何收获都是值得的了。”

    叶音竹道:“难怪你会那么高兴,可是,我觉得它们似乎有些太危险了,要是再来这么几次,天知道会发生什么。”

    紫道:“不会的,因为是幼生期,所以它们的智慧还有限,甚至还不能口吐人言,只有在遇到威胁的时候才会发动攻击。而这时候的金甲禁虫应该是最容易接触的,它们明显很喜欢你的琴音,凭借它们对你的依赖,以后就不会发生什么问题。我想,它们也一定感觉到你的琴音能够促进它们的成长了。待会儿我们找到地方休息之后,你可以尝试着与它们交流一下。”

    叶音竹道:“上古神兽成长的速度应该很慢吧。只是幼生期,它们什么时候才能帮的了你呢?”

    紫微微一笑,道:“这么多年我都等了,还在乎多等些时间么?我们的运气已经非常好,不能再苛求什么,或许,这两只金甲禁虫,是整个极北荒原中最后的两只吧。何况有你的琴曲,它们的成长速度会如何,谁说的好呢?随着你琴魔法的进步,琴曲对魔兽的作用也会变得越来越强。就让它们一直跟着你吧,等到它们拥有足够的实力时,你再带着它们来帮助我就是了,可惜你与我签订了契约,不然趁现在这个时候,它们对你的依赖,你完全可以让它们之一成为你的契约魔兽。”

    叶音竹微微一笑,道:“你不是说我们不能奢望太多么?我已经有了你这四大神兽之首的紫晶比蒙做好兄弟,还苛求什么呢?”

    对视一眼,两人不禁都笑了起来。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琴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