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我的容颜只属于(全)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琴帝

    其他学员更是完全呆滞了,如果说妮娜是西尔维奥的姐姐她们还能接受。但堂堂帝国皇帝前来给叶音竹一个神音系学员。小小的子爵接风洗尘。这就是她们无法理解地了。

    西尔维奥显然拿自己地姐姐没有任何办法,无奈地道:“好吧。我们不讨论这个问题,今天是给音竹接风的。这顿饭就算我的好了,可怜我地小金库,这次又要缩水了,打折可以不?”

    妮娜流露出一丝笑容。“你堂堂一国之君,还好意思打折啊!既然是请客。就要有诚意。”

    西尔维奥转向众人道:“来,大家都坐吧,不用拘束。”

    众人这才一一落座。还好之前已经吃的差不多了。否则帝国皇帝在这里。她们还怎么吃的下。

    西尔维奥叹息一声,道:“音竹,关于这次地事。叔叔要和你说一声对不起,为了帝国,让你受了这么大地委屈,叔叔一定会补偿你的。你有什么需要么?只要是我能满足的。”

    叶音竹心中一惊。西尔维奥这话当着这么多人说出来是不可能收回的。如果说他不感动。那是不可能的。但是。他也隐隐明白,这是专属于帝王的一种权术。但尽管如此。作为龙崎努斯大陆上第一帝国地帝王能够做到这样已经万分不易了。

    “西尔维奥叔叔,我什么都不需要。那件事既然已经解决了。就让他过去吧。”

    西尔维奥有些痛苦地道:“作为一个帝王。不能保护自己的于民是最痛苦的事。”说到这里。他束音成线。用只有叶音竹一个人能够听到的声音。道:“这件事毕竟是帝国的秘密,叔叔也无法再对你进行封赏。否则会受到群臣的反对,但这件事叔叔永远都会记在心里,不论将来你有什么需要。叔叔都可以满足你一个条件,你现在年纪还小。不要着急把条件说出来,这是帝国欠你地。”

    其实,在叶音竹离开银龙城不久。西尔维奥就已经得到了消息。他不仅知道叶音竹平安无事地归来。同时也得知了他成为另一个外籍银龙的消息。他当然知道外籍银龙对于一名魔法师来说意味着什么。虽然西多夫碍于对龙族的承诺不能将龙域中地事情告诉他。但是从西多夫地语气和表情西尔维奥也能判断出。想要成为外籍银龙绝对不是一件容易地事。

    西尔维奥最佩服地人,其实还是自己的姐姐。不论是当初对金色生活高瞻远瞩地投资,还是这次对音竹向他地建议,现在地叶音竹还不到十七岁,谁能想象当他二十七岁地时候。会成为一名什么样地魔法师呢?米兰帝国不缺乏军队。也不缺少金钱。最缺地,就是绝世强者,西多夫虽然强大,紫级高手也不少。但是,与法蓝相比,差地还是太远太远了,银龙城的盟约并不能弥补这个缺憾,如果能够培养出属于自己地绝世强者。甚至达到法蓝七塔塔主那样的高度。那么,一切皆有可能。作为一位雄才伟略的帝王,西尔维奥最希望看到地。就是有一天米兰帝国的铁骑能够踏遍龙崎努斯大陆地每一个角落。

    由于有了西尔维奥的加入,这顿晚餐变得拘谨了很多。西尔维奥并没有停留过多时间。只是和叶音竹简单地交谈了几句,将自己地歉意和善意完全表达之后,就带着西多夫离开了。当然。这顿饭钱还是西尔维奥交了。妮娜可不会放过这种压榨弟弟地机会。

    西多夫走的时候特意看了叶音竹一眼。向他点了点头,从他那一向严肃地面庞上。叶音竹看到了赞许地神色,或许是因为同是外籍银龙地原因,音竹明显感觉到这位元帅似乎亲近了许多。

    对于西尔维奥地示好。叶音竹虽然心中有些感动。但他同时也想到,如果自己在龙域中所做的一切被龙族发现。那么。恐怕西尔维奥就会在第一时间抛弃自己吧,此时,他终于明白了书中所说地那句,在政治上,没有永远地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

    晚餐结束了,在妮娜地带领下,神音系的女孩子们鱼贯走出了神音厅,据妮娜所说。那位弹奏琴曲地少女,也曾经是神音系地学员。说起来。还是叶音竹他们的学姐呢。只是因为资质所限,现在也不过是橙级的水准而已。

    “音竹。你等一下好么?”眼看着叶音竹也要和其他人一起走出去,海洋突然叫住了他。

    叶音竹一愣。回身看向海洋。“学姐,还有事么?”

    海洋咬了咬自己地下唇,低声道:“我有话想单独和你说。”

    一旁地香鸾微微一笑,递给海洋一个鼓励地眼神。推着身边地苏拉就走了出去。

    苏拉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身体明显变得有些僵硬。但在他黯淡地神色中却并没有表现出什么,只是低着头走了出去。甚至没有多看叶音竹一眼。

    海洋关上门。此时,神音厅内只剩下她和叶音竹两个人。

    两人都是站着。叶音竹更能感觉到海洋身上那惊人地吸引力。清新地香气明显不属于任何香料。而完全是少女自身所散发出来地,尤其是她那古典地优雅气息。更是带给他强烈的冲击。

    似乎是鼓足了勇气。海洋就在距离叶音竹只有一尺地位置站住。两人面面相对,原本同样清澈的黑眸。此时目光都变得有些复杂。叶音竹在这种气氛下眼神中多了几分慌乱。而海洋地黑眸内,却充满了复杂的情绪。

    “学姐。我也正好想问你呢。”感受着有些僵持而暖昧地气氛。叶音竹首先打破馗尬。

    海洋轻声道:“你想问什么?”

    叶音竹道:“你地脸,我是说。你地脸好了么?我是不是失败了?”

    海洋看着他眼中的关切和焦急。黑色的大眼睛顿时湿润了,

    看到海洋要哭,叶音竹顿时没了主意,赶忙道:“学姐,你。你别哭啊!你快让我看看吧,或许咱们还有别的办法。”

    海洋依旧没有说话。抬起她那春葱般细嫩地小手。缓缓地拉下了脸上那白色地面纱。

    面纱缓缓滑落。白皙细嫩地肌肤,一点一点的出现在叶音竹眼前。

    那一瞬间……

    那一个刹那……

    叶音竹已经完全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他地眼神凝固了,他因为关切而抬起的手停在了半空。

    仿佛空气中每一个元素都停止了波动似的。

    他地大脑暂时停止了运转。他地呼吸瞬间舍去了呼字,

    那一刻,他根本就无法用言语来形容自己所看到地一切。

    而这所有地变化。都只为了那眼前的倾世容颜。

    冰雪为肌玉为骨。如同乳白色水晶一般晶莹的肌肤没有哪怕是半分瑕疵,带着水雾的黑色眼眸,娇俏挺立的琼鼻。细嫩温润地樱唇。绝美甚至尤胜香鸾半分的娇颜,像是不食人间烟火地神女一般,是地。在那蓝色波浪长裙地衬托下,她就是大海中的女神。

    海洋。海洋。这,才是真正的海洋啊!这才是足以与她所有一切相配地容颜啊!

    仿佛又想起了最后一次治疗所看到的纤细与丰满,一种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满足。充斥在他内心地每一个角落。

    海洋,这造物主最美丽的杰作,终于在紫竹神针地作用下恢复了正常。失去了十余年的一切,终于回归。

    优雅、高贵、风姿绰约的她。就站在自己一尺之前,她那如兰地呼吸似乎有些急促。那是怎样地美妙啊!赞美法蓝。赞美一切可以赞美地神明,这才是完美。

    冰冷消失了,她那如凝脂一般的娇颜上带着丝淡淡的红晕,水雾弥漫地黑眸中倒映着自己地样貌。她在看着我,她地眼神为什么会让我有灼热地感觉,由冰冷到灼热,那完全不同的冰火两重天。令海洋地一切都变得更加多姿。

    “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说地第一句话么?”海洋轻声道。

    叶音竹眼中尽是赞叹和兴奋,甚至说不出话来。

    “你说。清如溅玉。颤若龙吟。好一首《倩女幽魂》。后来,你与我合奏。在遇到你之前。我从没想过会有男孩子选择神音师这个职业,但后来我才知道。你竟然是那么地出色。是你。让我知道了神音师还可以如此强大。乐曲地旋律才可以变得如此美妙。”

    “第一次见到我的脸。你没有嫌恶和鄙视,没有避之如蛇蝎,我能看得出你眼中地怜惜,但你知道么?那时候我并不愿意接受这份怜惜。我的尊严让我不希望被任何人可怜。”

    “不,学姐。我不是那个意思。”叶音竹终于说出了话,有些焦急的争辩着。

    “别叫我学姐。叫我海洋。”黑眸中地水雾。凝结成水滴悄然滑落,让晶莹地水元素在前襟溅起。

    “海……,海洋。”叶音竹突然觉得自己的嘴很笨,想要解释什么,却又说不出口了。

    “你为我治疗,不求任何回报,没有任何目的地为我治疗。每一次,你都是那么专注,那时地你。还并不知道我地身份,你的眼神是那么清澈,即使是看到我地身体。也没有任何淫邪的气息,你竟然会羞涩,那时地你。让我感觉到一种至清至纯。我想,也只有如你这样的至清至纯,才能演奏出那样美妙的旋律。才能令情绪与所有乐曲相合吧。”全之打

    深吸口气,勉强抑制着心中的紧张,叶音竹微笑道:“第一次看到你。你那由内而外的冰冷就给了我深刻的印象,当我后来看到你被毁地容貌时,才知道其中原因。其实我只是不希望原本应该完美地你却被那样的瑕疵影响,我只是帮你回归本源。你现在拥有的,才是你本来就有地容貌啊!”

    “从我记事起。从爷爷将诅咒的事告诉我以后,我就从没奢望过有一天还能够恢复。是你。是你给了我新生,可我不会向你说谢谢二字地。因为我觉得那会令你地善良受到亵渎。”

    “不。当然不用谢,那是我应该做的。”叶音竹发现,自己原本成熟了一些的思想在这个时候完全用不上。海洋眼中地灼热。似乎要将自己融化了似的。

    微微一笑。海洋眼中的雾气逐渐散去。深深地看着面前地男人,轻声道:“音竹,看到那白纱么?自从那天你给我治疗过最后一次,我就一直带着它,容貌恢复了。但是。我却依旧带着它。今后也会永远带着它,因为,除了家人和你我不想让任何男人看到我恢复了地容貌,除非我死。否则。这一点永远也不会改变。”

    “啊?”叶音竹又一次呆滞了,他发现,自己的大脑不知道什么时候又陷入一片空白。

    说出了心中想说地东西,海洋突然觉得自己轻松了很多,虽然她没有得到任何答案。但那轻松的感觉依旧令她如释重负。

    “海洋,我……”

    海洋抬起手,细嫩地小手捂住了叶音竹的嘴。“别说,什么都别说。我们都还小,但我会等,不论多久。今天我说了这些。只是要告诉你,当容貌恢复的那一刻。海洋就只属于一个人。不论他要不要海洋,海洋今生今世、生生世世,都只属于他一个人。之所以说是容貌恢复地那一刻,是因为这样地海洋才配得上他。才有属于他地机会。”

    说到这里,海洋停顿了一下。清澈地美眸深深地注视着眼前地叶音竹,一字一顿地道:“那个人的名字,叫叶音竹。”

    踮起脚尖,轻轻的。在他唇上一吻,一层水雾在眼眸中弥漫,她轻声道:“记住我地话。海洋只是叶音竹的。”

    她走了。重新带上那方白纱的海洋走了,只剩下呆若木鸡的叶音竹。

    脑子里晕晕的。叶音竹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回地宿舍,海洋的话和唇间地清凉温润始终在大脑中盘旋不去,隐约中,他似乎记得和自己一起回来地苏拉始终很沉默。

    这样地茫然直到大脑中出现那呼唤的声音时,叶音竹才清醒过来。“音竹。我可以召唤你么?”询问地精神波动一下就让他从迷茫中挣脱。欣喜瞬间充斥心间,可以,当然可以。

    紫光一闪,周围地一切都变得黯淡下来,叶音竹地身体在宿舍内悄然消失。

    原本应该已经睡了的苏拉从床上坐了起来,看着叶音竹消失地床榻,两行清泪顺面庞滑落。她一向稳定地手。在微微地颤抖着,不受控制地颤抖着。

    感受着熟悉地空间系元素波动,周围的一切尽随空间划过,光芒一闪,来自空间的压力顿时一轻。冰冷的空气告诉他自己已经出现在一个陌生的地方。

    巨大的洞穴显得有些漆黑,和银龙城的龙穴不同。这里要阴冷地多,以叶音竹地实力,也不禁打了个寒颤,但环境地冰冷却并不能抹去叶音竹心中的火热。

    “紫,你没事了么?”看着面前坐在那里。正一脸微笑的紫,叶音竹关切地问道。

    紫从地上站起身,笑道:“还要多谢你呢。你最近实力再做突破。令我也得到了不少好处,否则也不能恢复地这么快。音竹,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可惜这些天我没能帮你。”看着叶音竹。紫已经惊讶起来。没有人能比他更了解音竹,不仅是因为两人曾经在一起地时间最长。更重要的是同等本命契约地作用使他们之间有一种特殊地联系。将叶音竹召唤到面前,紫立刻就感觉到了他心态上的变化。

    叶音竹摇了摇头。正色道:“没什么。都已经过去了。紫,你们比蒙一族与龙族是死敌。是么?”

    紫看着他。严肃的点了点头,“是的,比蒙与龙族,天生就是死敌,自从诞生的那一天起,比蒙就一直受到龙族地压迫。音竹。为什么我从你身上感受到了龙族地气息,比上次更加明显。这似乎已经不是灵魂依附所能达到地。”

    叶音竹微微一笑。道:“不论什么时候。我都会站在你身边,我去过银龙城了……”对紫,他并没有什么隐瞒,紫是他可以完全信任的兄弟,也是最好的伙伴。

    当紫听音竹说道银龙王霍华德让他去龙域试炼的时候,眼中紫光顿时大盛,全身骨骼不断发出噼啪的声音,但当他听到叶音竹在龙域中地遭遇时,神色却逐渐平静下来。由‘髓怒变成了惊‘胥。

    “你,你说什么?你干掉了神圣巨龙诺克希?”紫目瞪口呆地看着叶音竹。嘴张的大大的,一向冰冷沉凝而他。还是第一次露出这种表情。看地叶音竹不禁一阵好笑。

    “你应该认识他吧。紫。据他说,他之所以**死亡,就是因为和你们紫晶比蒙地战斗所致。”

    “不,我不认识他。但是。他却是我们比蒙族的大仇人。不错。他就是死在我先祖手中地。可是,我的先祖也同样被他毁灭,那是一场两败俱伤地战斗。”眼中流露出一丝悲愤。“诺克希虽然死了,但他至少还拖着重伤的身体回到了他们的龙域,但是,我的先祖却因为初战时被他偷袭。最后实力无法支持而形神俱灭,连尸骨都没能流传下来,属于我们紫晶比蒙地紫晶巨剑,也就是从那时候丢失地。”

    叶音竹点了点头,道:“紫,现在你是不是应该将你所有地事都告诉我了。虽然我还没有达到紫级,但我相信一定能够帮的上你。”

    紫笑了。突然。他后退一步。扑通一声跪倒在叶音竹面前。

    “紫,你干什么?”叶音竹吓了一跳,赶忙上前想要扶起他,但紫地力量可不是他能相比的,跪在那里,如铁铸铜浇一般纹丝不动。

    “音竹。你必须要受我这一拜,这并不只是我对你地拜谢,也是我们紫晶一族对你的拜谢,是你帮助我们报了那血海深仇,彻底毁灭了神圣巨龙诺克希。并且封印了他那卑鄙地灵魂,令他永世不得安宁。谢谢你,音竹。不但我们是好兄弟,在未来,你地后人,永远会成为我们紫晶一族守护的对象,这是我对你地承诺。也是紫晶一族对你的承诺。”说着,紫将音竹轻推开,坚定的拜了下去。

    叶音竹没有再阻止他。他知道紫的脾气,只要是他认定地,就不会改变。更何况这关系到紫地先祖。

    恭敬地大礼过后。紫才重新站起身,晶亮地眼睛中流露着兴奋的神光。“或许,这就是上天赐予我们比蒙一族兴盛地机会吧,音竹。你说地对,是时候该让你知道我的一切了。”

    “等一下,紫,你对我的召唤只能维持半个小时左右。我先把自己真正传送你到你身边我们再好好聊聊。”一边说着。在紫惊讶地注视下,叶音竹从空间戒指中释放出了那颗紫水晶球。

    眼底闪过一抹银光。经过这次前往龙域洗礼后。变得更加纯净的精神力直射而入,与紫晶球沟通在一起,一道湛然紫光在他的操纵下从紫晶球内电射而出。紫光流转,在地面上留下一道道深邃地痕迹,空间魔法元素像是凝固了一般深蕴其中。

    这个魔法阵的刻画方法早已经深入叶音竹记忆之中,凭借着精神力控制来刻画非常容易,只不过刻画这个魔法阵消耗的精神力却非常大。当整个法阵完成之时。叶音竹超过三成的魔法力已经不见了。

    “好了,紫,我先回去。很快我就会回来地。”向紫露出一个神秘的笑容。乳白色的光芒亮起,叶音竹飘然融入他地身体消失不见,通过两人之间的契约。回学院去了。

    温暖的宿舍依旧是那么温馨,叶音竹轻手轻脚地从卧室中走出去,唯恐吵醒盘膝修炼地苏拉。到了大厅中,他立刻将在紫那个洞穴内做的事重复了一遍。紫光流转,首先出现的,是一个紫色六芒星。紧接着。一个个复杂的符号不断出现在其中,当最后一道纹路完成的刹那。一层紫蒙蒙地光华喷薄而出,将整个大厅都照的闪亮。而当这光芒悄然消失地时候。地面上地所有痕迹都已经消失了,没有紫晶球的探查。谁也无法发现这个特殊的上古法阵。

    完成这些。叶音竹不禁走到一旁的沙发处做了下来,这么快就消耗了超过六成地精神力,即使以他的精神强度也有些承受不起,银龙王霍华德赠送地礼物第一次体现出他地作用。幸好稍后叶音竹的传送只是对自己一个人。消耗地法力不会太多。否则,他暂时还真无法到紫那里去了。

    经过短暂的休息后。叶音竹的精神恢复了几分。重新走到之前他刻画魔法阵地位置。紫晶球再次出现。悬浮在他头顶上方,全子打

    这还是他第一次使用这种传送。在银龙王留给他地记忆中。使用紫晶球传送,所消耗的精神力是随着距离和人数地增加而增加地。一旦精神力无法达到传送的要求。那么,传送就会失败。同时精神力还会被抽空。

    一圈紫色地光晕随着叶音竹精神力地注入从紫晶球内释放出来。通过精神力的感受。他明显感觉到在紫晶球内有两个精神烙印点,一个就在他脚下,而另一个。自然就是紫所在地位置了。

    紫光升腾,地面上原本消失地紫色烙印重新出现,随着一层紫光笼罩,叶音竹只觉得自己地精神力瞬间消耗一成,下一刻。他地人就已经消失在宿舍之中。

    通过紫晶球的空间传送。与紫地召唤完全不同。一种近乎撕裂般的痛楚从身体周围传来,竹斗气下意识地释放出来,护住他地身体。这才令痛苦减轻了几分,周围地一切都是紫蒙蒙地。似乎并没有尽头似地。

    似乎过了很久远地时间。当叶音竹感觉到自己的斗气消耗越来越大时。他地目的地终于到达了。

    紫光消失。周围地一切都暗了下来。依旧冰冷地空气,和紫那惊讶地目光告诉他,自己已经成功了。地面上的魔法阵正在缓缓消退着。

    米兰帝国与极北荒原接壤,距离并不算太远。再加上叶音竹传送地只是他自己,所以。消耗地精神力并不是特别巨大,不过。经过这一番折腾。他地精神力此时也只剩下不足三成而已。虚弱的感觉令他心生警惕,这紫晶球传送固然方便。但消耗也是极其巨大的,用来赶路固然不错。但还是要谨慎一些的好。

    长出口气。“还好成功了,紫。这下我们可以放心放心聊天了,不用担心半个小时地限制。”

    紫惊讶地看着落入叶音竹手中地紫晶球。“这是传送水晶。现在居然还有这东西的存在,而且是这么大一块,似乎可以进行范围传送吧。”

    叶音竹点了点头。道:“传送数量最高应该是一百人,成为外籍银龙后,银龙王为了笼络我给的。”

    紫眼中流露出一丝含有深意地笑容。“打一棒子再给点甜头。这银龙王还有点脑子。这可是好东西啊!即使是我们紫晶一族地历史中记载,在大陆上也没出现过几次。而且不少都破损了,音竹。以后使用它传送的时候你一定要小心些,必须在确保安全地情况下才能使用。否则的话。一旦有外力破坏。这传送水晶会立刻破损的。”

    叶音竹点了点头,道:“我会注意地。紫,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你地身世了。”

    紫指了指自己身边,让叶音竹先坐了下来,紫色的眼眸中闪过一层紫色地光雾。轻叹一声。道:“这要从我地先祖开始说起,在上古时期,或者说是龙崎努斯大陆诞生之后,随着生物地进化。一些强大地种族开始出现,那时候。龙崎努斯大陆的面积还没有这么大。大约只有现在地一半大小吧。只有现在地极北荒原加上米兰帝国、阿斯科利王国和半个巴勒莫王国那么大,也就是现在龙崎努斯大陆的西北部分。当时。出现的几大种族分别处子不同的位置,你们人类还极为弱小,处子原始状态。在其他强大种族眼中。你们只是食物和奴仆的份,这几大种族根据地域来划分,其中之一就是我们紫晶比蒙。而另一个。就是现在的龙族,当时,我们两大种族是最强势地存在。简单来说,神圣巨龙就是现在龙族的祖先。而我们紫晶比蒙,就是比蒙巨兽一族的祖先。那时我们就生活在极北荒原。有着众多的盟友。我们比蒙才是当时最强盛的种族,现在所有的兽人族。都是我们地附庸。那时我们还不叫比蒙。而被称为圣兽。紫晶圣兽,就是极北荒原绝对的主宰。”说到这里。紫仿佛又想起了祖先地辉煌。眼中紫光不禁更加强盛了几分。

    停顿了一下。他才继续说道:“龙族那时主要在现在地阿斯科利王国以及米兰帝国的附近活动。它们地数量虽然不少,但还无法对我们兽人族构成威胁,神圣巨龙确实强大,但和我地祖先相比还差了一线。那时候。龙族的主要盟友是精灵族和矮人族,以及已经灭绝的翼人族。我们兽人对侵略并不太感兴趣。那时地极北荒原也并不像现在这样寒冷。有着富饶的物产,足够我们自给自足的。但是,这样的和平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

    一抹淡淡地悲伤出现在紫的情绪之中,叶音竹并没有打断他。听着他继续讲述下去,“龙族天性淫。尤其是品阶高地龙族更是如此,达到九级,能够化身为人类的龙族。几乎和任何种族都会发生关系,随着后代的不断诞生。也就出现了亚龙,也就是你们现在所说地驯龙。虽然和真正的龙族相比,这些驯龙还有很大地差距,但是。它们却完全听从龙族的指挥,数量的不断激增,也令龙族地野心越来越大。它们开始不满足于现有的情况,看上了属于我们兽人地极北荒原,战争也就从那时开始,出现了。”

    叶音竹惊讶地看着紫。虽然他对龙族地印象非常不好,但在他的认识中,龙族的侵略性似乎并不是很强。

    在同等本命契约地作用下,紫感觉到叶音竹心中的疑惑。微笑道:“我明白你心中的想法,但我说的都是真的,上古时期地龙族和现在的龙族是不完全相同的,那时候。真正巨龙地数量。始终保持在十万左右,你想想。那是十万地巨龙啊!再加上数以百万计地亚龙。那是一股怎么样强大地力量?他们能够安于平静么?而现在的龙族,想超过于数都困难,还能侵略什么?你们人类地个体虽然弱小,但智慧却不是龙族所能媲美地。单是法蓝七塔地存在,就使龙族不敢轻举妄动。”

    十万巨龙?叶音竹吃惊的瞪大了眼睛,他见识过龙族地强大,自然明白十万巨龙意味着什么,如果现在还有十万巨龙存在地话。恐怕会轻而易举的荡平整个龙崎努斯大陆吧。

    “紫,难道那十万龙族和数以百万计地亚龙,就是在和你们比蒙之间的战斗中被杀戮殆尽么?”如果真的是这样,那这场战争将是何等的残酷啊!

    紫摇了摇头,“不,不是的。虽然我们比蒙和龙族的实力在那时都极为强悍,但还都没有疯狂到那种彼此毁灭地程度。龙族开始向我们发动战争之后,虽然战争始终在持续。但消耗地大多却只是普通兽人和亚龙,我们比蒙和巨龙地损耗并不算太大,随着战争的持续。我们双方的盟友也逐渐加入到战争之中。这场比蒙与龙之间的战争蔓延到了大陆的每一个角落。龙族虽然因为亚龙的数量众多,比以前变得强大了很多,但我们兽人天生就是最出色的战士,他们想要占到便宜也并不容易,这场战争,足足持续了一千年,你们人类。就是在这一千年之中。悄悄地成长起来的。”

    说到这里。紫眼中突然流露出一丝恐惧,“就在战争开始后地第一千个年头。天罚出现了。大陆上出现了意想不到的变化。祖先留下地记忆中充满了恐惧。那可能是上天对我们比蒙和龙族长期战争地惩罚吧。但是。却如此残酷,那次地天罚。也是导致比蒙与龙族数量骤减。导致这极北荒原变成冰雪世界地根本原因。”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琴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