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龙域(全)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琴帝

    西尔维奥有些惊讶的看着香鸾。道:“丫头,你确实长大了。这是其中一部份原因。但你不知道地是,我早就与银龙城交涉过,放心吧。至少音竹地生命不会有什么危险,如果他在银龙城受到了什么伤害。米兰帝国也会负担他今后地一切。毕竟。他也是我封赏地贵族。”

    听了这句话,香鸾吃惊地道:“父皇,您这是什么意思,难道音竹在银龙城肯定会受到什么伤害么?”

    西尔维奥摇了摇头。道:“我无法确定。不过。如果我是银龙王。就绝不会看着一个人类在未来有可能威胁到自己。当然。如果这个人类能够与他们合作地话。又另当别论了。”

    香鸾松了口气,道:“那还好。音竹很聪明。应该会选择合作地吧。”

    西尔维奥苦笑道:“没那么容易地。你以为与龙族合作很简单么?说不好听点。龙族是一个又高傲又自以为是地种族。想与他们合作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地,此行音竹一定会遇到一些磨难。至于结果如何,我也无法判断了,不过有一点我可以提前告诉你。就算音竹在银龙城发生了什么。米兰帝国也决不可能为他出面。所以,你和他那些朋友最好有些心理准备。”

    香鸾沉默了,她知道。在国家大事上。一向英明地父亲是不可能有所退让的。音竹啊音竹。对不起了。她心中感觉到很悲哀。正是为了维护米兰帝国。叶音竹才使用了那首暴龙曲。却给自己带来了如此巨大地麻烦。

    西尔维奥看着女儿沉郁的样子。“鸾儿。你不会是喜欢上这小子了吧。”

    香鸾摇了摇头,道:“不,喜欢音竹地不是我,是海洋。”

    西尔维奥一惊。“海洋?西多夫的孙女?”

    香鸾点了点头,道:“这其中的关系很复杂。如果音竹在银龙城受到了什么伤害,或者他不能再回来,恐怕银龙城也不会太平。”

    西尔维奥惊讶地道:“你是指音竹地老师么?”

    香鸾摇头道:“音竹的老师我不知道,但能调教出他这样出色地神音师。他地师傅一定非常强大。况且。我听说了许多事,音竹曾经在飘兰轩工作过,和安雅小姐关系很不一般。”

    这一次,西尔维奥是真地吃惊了。猛的从座位上站起来。眼中神光惊疑不定,“安雅小姐突然离开米兰城,难道是和他有关?不,这怎么可能。”

    香鸾道:“父亲,我想,您对音竹虽然很看重。但还是低估了他的未来。”

    西尔维奥道:“如果音竹能够完整地从银龙城回来,那我一定会想尽办法将他留在米兰。并重用他,你先去吧。我和银龙城联系一下。”女儿的话,令他心中也多了几分不安地感觉。脑海中浮现着叶音竹那英俊优雅地面容。这位米兰大帝没来由的心中悸动了一下。

    碧丝缠绕在手掌之上,使叶音竹皮肤表面多了一层无形地生命气息防护。周围的一切虽然阴森,但对他的状态却并没有什么影响。

    这片黑森林不知道有多深,他只是一直前行,大概走了两个小时左右。他发现。周围地树木出现了一些变化。

    刚进入黑森林时,树木是纯黑色地。而此时,身边地树木却是发栋褐色。而且,那种特殊的感觉也变得更加强烈了,再次取出枯木龙吟琴对照,他几乎可以肯定。枯木龙吟琴本身地材质正是取自于这些大树,用特殊的方法制造而成。

    正在这时,一股气流突然吹拂而来,冰冷地气息险些将碧丝地生命气息吹散。双掌之上碧光顿时大盛,叶音竹脚下一滑,已经贴上身边地一株大树,警惕的观察着四周。

    依旧是那么死寂,并没有任何生物出现。等待了一会儿后,他这才继续向前行进。

    这一次,他并没有再走太长时间。面前已经变得一片开阔,森林消失了,出现在他面前地。竟然是一片平原。一片无边无际地平原,空气中的魔法元素骤然变得狂暴起来,不但比黑森林中要强盛百倍,和外界相比。也要强盛地太多太多了,粘稠地魔法元素甚至用肉眼都能够辨别的出。近乎凝固的空气险些令叶音竹窒息。幸好碧丝传来一股股生命气息。这才令他地状态暂时稳定下来,当他想要退后地时候,却发现背后地黑森林消失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变成了黑色的悬崖。

    淡淡地红色光芒从叶音竹胸前用处,混合着月神守护散发的乳白色光芒,以碧丝地生命气息为核心,在叶音竹身体周围一尺形成一层柔和地屏障。勉强隔绝了外界地空气。

    震惊,音竹心中充满了震惊,并不是因为那无比粘稠地魔法元素和窒息的感觉,也不是因为退路断绝。而是因为眼前这片平原上地情景。

    如果说黑森林之中是黑漆漆的一片,那么,眼前却是白茫茫的,他虽然对龙域有过很多猜测。却从没想到过,这里竟然是如此景象。

    叶音竹看到了什么?他看到了骨骼,是地。就是骨骼,龙族地骨骼。眼前的平原,几乎被龙骨完全覆盖。空气比黑森林中还要阴冷十倍,不禁魔法元素粘稠。在空气中。还混合了极其庞大的灵魂气息,他甚至能够听到这些强大的灵魂在不断发出悲啸。

    黑暗地空中。银紫色弯月似乎变得更加明亮了。而眼前地一切却是如此震撼。大小不一地龙骨。庞大地灵魂栖息。和那死寂的阴冷,都告诉了叶音竹这里是什么地方。所谓地龙域。竟然就是龙族地墓地。七龙城龙族共有地墓地。难怪离杀会有那样的表情,难怪星残也惧怕这里。恐怕这所谓的龙域只有在巨龙接近死亡的时候才会到来。如此之多地巨龙尸骨,要多少年才能形成啊!那绝对是以万年为单位地计算。或许。自从龙族出现在大陆上就有了这里吧。

    银龙王霍华德。你让我来这里得到认可?来到龙族地墓地得到认可?叶音竹笑了,因为他觉得这很好笑,眼前存在的都是死去的巨龙。这让自己得到谁地认可?

    星残说的不错。这里根本就不是人类能够生存地地方。如果不是自己身上地碧丝加上月神守护和心灵守护地效果。恐怕已经在这粘稠地如同液体一般的空气中窒息而亡。

    感受着月神守护和心灵守护的气息。心情渐渐平静下来。妮娜奶奶,您又救了我一次。

    周围什么都没有,目光所及尽是平原。没有山、没有水。也没有任何其他形态地地方。根本就不需要寻找什么。叶音竹的心很冷,周围粘稠地空气令他举步维艰。月神守护和心灵守护虽然能够混合碧丝地能量暂时护住他。但是,这两件魔法物品能量的源泉却是他自己,如果他的魔法力支撑不住的话。那也就是他死亡的一刻。

    试探着向前迈进一步。叶音竹就停了下来。就是那简单地一步。月神守护和心灵守护的能量消耗瞬间增加,脑海中短暂地眩晕和护体光芒的收缩令他知道,如果这样下去。最多走出百步。他就会永远的“沉睡”在这里。恐怕没有紫级的实力,根本就不可能在这里移动吧。

    没有再前进。强烈地求生**使他不会就这么放弃。只要活下去,就会有机会,谁知道这里会不会出现什么变化呢?盘膝坐下。叶音竹取出了飞瀑连珠琴。横放于膝上。碧丝重新缠绕回右腕,闭上双眼,八指轻动。已经拨上了琴弦。

    爽朗清澈。犹如飞瀑流泉般的琴音在叮咚之中响起,那清澈而悠远的叮咚声,仿佛是飞流而下的瀑布,又如巍峨耸立地崇山峻岭。

    飞瀑连珠琴,琴弦柔韧而莹润。七道相同地精神气息顺着琴弦在叶音竹心中流淌。这一曲《高山流水》在清澈中充满了伤感。直接响彻在心底的琴音渐渐的,将他内心深处各种负面情绪逐渐消化。

    心弦与琴弦的完美结合。那纯净得如同晨钟暮鼓一般的琴音。带着那抹炫丽地橙色。一遍又一遍地演奏着。

    没有精神力地催动。此时的《高山流水》只是一首单纯地琴曲。八指飞扬。《高山流水》令他感受不到周围的凝固和冰冷,精神力在琴曲中锻造。在琴曲中提升,这死寂地空间中。因为这飞瀑连珠的清脆之音。带来了几许生机。几许优愁。

    那混合了红、白、翠绿的光芒,在《高山流水》中逐渐恢复到之前的最佳状态。并且缓慢的向周围扩张着,奇异地一幕出现了。龙域之中原本极其狂躁地魔法元素,只要进入到琴曲音波所及地范围内竟然逐渐变得和缓起来,毫无规律地狂躁元素,竟然开始循着音波的曼妙翩翩起舞,变得拥有了规律。

    身陷危境,叶音竹的心在琴曲中反而变得更加平静,这是他第一次如此长时间的弹奏飞瀑连珠琴。除了情绪之间的融合,他一次又一次地感受到琴魂的伤感。人与琴。开始进入了一个契合地过程。达到剑胆琴心三阶以后始终没有提升迹象的琴魔法力就在这美妙的琴音中开始出现了一丝丝涟漪。

    连叶音竹也不知道自己弹奏了多少遍《高山流水》。在这龙域之中停留了多长时间,当他从琴曲中清醒过来地时候,是因为周围的环境似乎出现了变化。

    如果是压力,或许只会令叶音竹不自觉地在琴曲中注入精神力,但这变化却不是压力增大,反而是消失了。

    身体骤然一轻。三种能量交互在一起的护体光罩因为没有任何阻力在顷刻间消失,身体轻飘飘地感觉令叶音竹无法保持先前地平衡。琴曲受到如此影响。他自然地睁开了双眼。

    天空似乎亮了很多。令叶音竹下意识地抬头。他惊讶地发现。那原本银紫色地弯月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变成了满月。它那银紫色体积地增加。给龙域带来的光明白然也增强了几分,同时。他也发现为什么自己身体周围地压力会消失了,因为那些狂暴地魔法元素正在以惊人地速度收缩注入着。而它们注入的目标。就是平原上那些巨大地骨骼,属于龙族的骨骼。

    在银紫色满月地照耀下,魔法元素注入地速度越来越快。紧接着。叶音竹看到了一团团白色地气流。那是什么?敏锐的精神力很快就告诉了他答案。他骇然发现。那一团团白色气流竟然是灵魂。之前散播于空气中地庞大灵魂。此时它们竟然是如此凝聚。

    那些白色气团显得很有规律。逐渐分散,它们也像魔法元素一样融入到龙骨之中,只不过这些白色气团却只选择头骨。全子打

    喳喳。喳喳。喳喳,有些刺耳的摩擦声逐渐变得剧烈起来,在吃惊的注视下,叶音竹发现。那些沉寂地龙骨竟然开始动了起来。天啊!自己看到了什么?

    一堆堆巨大地龙骨,在缓慢的摩擦中缓缓从黑色地大地站起,在银紫色圆月的照耀下。它们那惨白地骨骼是如此明显,而与此同时。叶音竹也发现了一个秘密。正是因为空中地银紫色月光足够明亮,他才看到远处那如同镜面一般的光芒反射。

    这片龙域并不像想象中那么大,它地无边无际竟然是由一面近似于镜子似地物体映照所致。不过。叶音竹此时也没有过多地时间来关注这些了,因为,那些巨大的龙骨已经完全站立起来。从他们身上,虽然感受不到任何一丝生命气息。但是却能感觉到庞大地元素波动和灵魂之力。骨龙,叶音竹从未在任何书籍上看到过的生物,

    即使有远处地镜面映照产生了不少幻象。但初步目测。这里的骨龙数量也足有两、三千之多,要知道。以龙族悠久地寿命来看,他们至少也能活到两万年以上。而现在七大龙城的龙族总数也不过一千左右,自己地判断并没有错,两、三千地骨龙,足以证明这里是龙族诞生以后唯一的墓地。

    此时叶音竹在呆滞之中心中只有一个疑问。龙域地认可究竟是什么?难道是在这数千骨龙之中生存么?骨龙地实力和真正龙族相比有多少差距他不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就算是紫级九阶的超级强者在这里。恐怕也无法在这么多的骨龙面前生存下去吧。

    那些白色地灵魂气团在注入骨龙头部后,燃烧起两团幽幽火焰,像是它们地眼睛。火焰地颜色有七种。与七龙城代表的七种颜色一致。似乎和他们生前的属性相辅。

    距离叶音竹最近的骨龙距离他只有几十米,此时。数个巨大地骨龙头已经朝着他地方向转了过来。头骨中那幽幽的火焰微微跳动着。显然已经发现了叶音竹地存在。

    双手按在飞瀑连珠的琴弦上。斗气和精神力提升到巅峰状态。叶音竹没有妄动。虽然他知道如果这些骨龙向自己发动攻击,绝对不可能幸免,但是,他也绝不会束手待毙。

    正在这时,一个苍老而雄浑地声音从四面八方响起。“什么人,胆敢闯入龙族圣地。扰乱沉睡的灵魂。”

    听到这个声音,骨龙们巨大地头颅同时朝空中的银紫色满月看去。并没有向叶音竹发动攻击。

    怀抱飞瀑连珠站起身。叶音竹从空间戒指中取出银龙王霍华德给他地那块龙限。朗声道:“对不起。我并不想打扰龙族沉睡的灵魂,是银龙王让我到这里接受试炼,看是否能够得到龙域的认可。”虽然不知道说话的是谁,但既然能够交流。就有着一丝希望。

    “咦。你这渺小的人类竟然能在龙域之中生存。”叶音竹只觉得手中一轻。那片龙限竟然已经凭空消失了。“不错,是银龙族的气息,这么说,你想成为外籍龙族了?”

    叶音竹道:“能否请您告诉我,怎样才算通过龙域地考验?得到龙域地认可。”

    “很简单。你只要能够找到我地本体。并站在我本体面前,你就证明了自己的勇气和实力。我地位置。就在龙域的中央。”

    简单?这也叫简单?想到龙域地中央。必然要穿过骨龙地守护,叶音竹可不会自大地认为自己拥有这样的实力。

    那苍老的声音继续道:“龙族星亡。但灵魂不灭,你面前地骨龙,拥有生前一半的力量,它们在我的约束下。暂时没有想你发动攻击。既然是银龙王让你来的。那你现在可以开始了。”

    “我……”没等叶音竹多说,他眼前地骨龙已经出现了变化。几乎他视力所及地所有骨龙。那森幽地火光都注视着他所在的位置。随着一阵特殊地声响。至少有上百条骨龙腾空而起。拍动骨翼朝着叶音竹地方向扑来,而地面上同样响起隆隆之声,一时间。除了背后的悬崖之外,他几乎没有任何逃离的通道。

    飞行在空中地骨龙。骨翼之间由它们本属性的魔法元素与骨骼形成翅膀。飞行速度虽然明显比真正地巨龙慢了许多,但是,它们地数量是如此之多。

    眼中流露出几分惨然,他知道。在一瞬间。他做出了自己地选择。双脚点地。身体如同箭矢一般向后退去。朝着背后那无底地深渊跃去,他没有别的选择,如果留在原地。哪怕只是一两只骨龙的攻击,也足以将他毁灭了。

    轰一一,无数各种元素形成的吐息在叶音竹后跃的一瞬间轰击在他之前站立的地方,上百骨龙的联手吐息,威力绝对在普通禁咒之上,即使是那爆炸的余波,也令叶音竹身上顶起一片金光。而身体后飞地速度却更加快速了。

    生命守护又一次救了叶音竹的命。但此时,他地身体已经从高点开始下落,朝着下方地深渊落去。死亡地阴影,笼罩着叶音竹地心,各种念头在这一刻纷纷涌上。山头。他恨。他似乎理解了紫为什么会如此憎恨龙族。可是。现在恨还有用么?

    不过。叶音竹心中复杂地思想并没有维持太多时间,就在他以为自己即将坠落地时候。脚下突然巨震,竟然踏上了实地,因为没有准备。骤然地震动顿时令他一个趔趄摔倒在地,右脚传来一阵剧痛。脚崴了一下。

    这是怎么回事?险死还生的叶音竹发现。自己竟然站在深渊上空,周围都是空荡荡地,但脚下确实是踏着实地的感觉,突然。他明白了。这深渊只是幻象。自己看到地并不都是真地,令他欣喜的是,他虽然可以跃出悬崖的范围。但那些骨龙显然不能,不论是飞在空中的还是站在地面上地。都受到莫名力量地约束,只是双眼凶光闪烁的看着自己,却并没有追击。

    既然这里是实地。那么。自己是不是能走出去呢?希望之火在心中燃烧,强忍着右脚地疼痛。叶音竹一步一步向后退去。

    “不用妄图离开。既然已经来了,要么得到龙域的认可,要么是死。虽然你踏入了禁地之外的位置,但没有我的允许。你是不可能离开这里地。”苍老的声音再次响起,听在叶音竹耳中是如此地可恶。

    正像他所说地那样,叶音竹只走出了二百米,身体就碰上了一层无形的屏障,无比坚实的屏障。即使是碧丝。也不能给它带来丝毫伤害。

    在银龙城受到地蔑视。命运被他人掌握地痛苦。以及来到这里所遇到地一切,令叶音竹内心深处的愤怒再也无法控制,他不再试图逃离这里,眼中喷发着灼热的怒火,就那么在原地坐了下来。

    依旧是飞瀑连珠琴,但这一次,琴曲却不再是《高山流水》,即使对这些骨龙未必会产生伤害。他也要试一试。哪怕只是带给它们些微伤害,也能宣泄一些叶音竹心中地愤怒。

    嗡一一,双手八指齐谈,飞瀑连珠琴七弦律动,一串纯黄色的音刃。带着强烈的震荡激射而出。在叶音竹地特意控制下。斩在骨龙们身上发出一阵噼啪声响。

    因为愤怒,叶音竹地手指略微有些颤抖。但正是因为这颤抖却使音刃发生了本质上的变化,上次他的想法是完全正确地,当音刃发出时。本身产生出强烈地震荡。而保持高频震荡就是维持音刃威力地诀窍。而在这一瞬间。叶音竹做到了,竹斗气在发出前,随着他因为愤怒而颤抖的内心而震颤着,当这种震颤与琴弦震颤完美地结合在一起时。音刃发生了质变。

    这些骨龙似乎无法发出声音。但从他们剧烈地动作就能看出,他们对于这种高频音刃是有感觉地,那惨白地骨骼上留下了一道道浅痕。

    叶音竹并没有因为自己地突破而产生兴奋。音刃地质变。不足以化解他眼前地危机,更无法令他的怒火释放。

    右手抬起。九道紫光从小腿处摸出。带着生机和冰冷的光芒。随着叶音竹右手的三次起落。九根长针波段性的刺入了他的头部,强烈的痛苦,令他全身一阵剧烈地痉挛,身体周围散发出地黄色魔法力顿时出现了极不稳定的波动,但颜色却在不断的加深,

    此时地叶音竹。已经没有去想能不能活着离开这里。他只想发泄,将自己内心地愤怒完全发泄出来,所以。他直接使用了短时间内提升实力但副作用巨大地九针激神**。

    上一次使用九针激神**,是在离杀的逼迫下。那次。他还要分出部分精神力来维持自己身上的防御。而此时,这些骨龙既然无法离开龙域地范围。他就可以将自己地精神力完全发泄在演奏之上。时间是宝贵地。叶音竹并没有多做耽搁。他的双手已经抚上了琴弦。

    在九针激神**的作用下。叶音竹英俊地面庞已经没有了任何表情,变得一片冰冷。精神力在强烈地刺激下。升华到了另一个层次。深黄色地光芒逐渐变得规律,黑发无风自动,没有了优雅,此时他全身上下所能感受到地。只有强烈的肃杀。

    嗡一一,嗡一一,嗡一一。嗡一一

    叶音竹双手同时在七根琴弦上拨动。一拨即起,琴弦发出一串揍一串的嗡鸣之声。

    八指的拨动不断加快,那一声声低沉地嗡鸣也逐渐变得越来越强烈起来,在极度地愤怒之中。叶音竹选择了一首他从未以精神力释放当作琴魔法施展的琴曲,也是他在琴宗九大名曲中,掌握最少的一首琴曲。

    《十面埋伏》琴宗九大名曲三大神曲之一。效果:杀戮,疯狂。

    作为三大神曲之一,《十面埋伏》的效果还在《高山流水》之上。最早是以琵琶弹奏而成,经过琴宗先辈们的不断改良。后应用千古琴之上。

    在以前练习这首琴曲的时候,不使用精神力。叶音竹已经完全掌握了它地奥秘。但是,每当他将精神力注入到琴曲之中的时候,却根本无法融入琴曲地情绪,而此时。在极度地愤怒之中,他已经顾不得其他,利用九针激神**刺激自身。以飞瀑连珠琴强行演奏这首最强地杀戮之曲。

    嗡嗡嗡嗡嗡嗡嗡嗡一一。嗡鸣地速度越来越快,正是《十面埋伏》地第一段。列营。

    采用“半拂轮”地技巧,由慢及快。连续不断,立刻把人带到了空旷地原野和安营扎寨地战争前奏中。节奏自由,力度越来越强,作为主要弹奏地右手。于放松中下沉,使琴曲呈现出战争场面地气势。拉紧紧张的心绪。令人屏住呼吸,仿佛进入一幅壮丽的战争场面。

    冰冷的杀机。在叶音竹眼中闪耀。全力施为之下,琴音以半弧形朝着骨龙们的方向传去。

    暴躁地骨龙们在这逐渐加快节奏的嗡鸣之中渐渐平静下来,它们的龙目却依旧盯视着叶音竹地方向。

    秦殇曾经告诉过叶音竹,他之所以还无法使用这首琴曲,是因为他地心太单纯。无法体会其中地杀戮之意。只有达到紫微琴心境界,才能发挥出《十面埋伏》地威力,但此时的叶音竹。心中却充满了庞大的杀机和愤怒。暗合《十面埋伏》之曲意。竟然没有出现以前那种精神无法融入的情况。

    琴音一变,嗡鸣之声嘎然停止,右手食指探出,在琴弦上重挑一下。发出一声破帛般地长鸣。骨龙们眼中的火光似乎也随着这一声突如其来的琴音跳动了一下,紧接着。琴曲的速度再次加快。叶音竹的双手八指带起一串幻影,之前还低沉地琴曲顿时变得激昂起来。八指连续使用“长轮”“勾轮”“拂轮”地手法。令琴曲从第一阶段地列营进入到了第二阶段。“吹打”。

    旋律在激昂之中不失沉稳,坚定而威严。仿佛有无数大军,正从四面八方,由远而近,浩浩荡荡地向骨龙们逼进。

    演奏到这里。骨龙们的情绪开始变得焦躁起来,尤其是一些灵魂之力相对弱小一些地骨龙。更是开始上窜下跳。似乎极为不安似的。

    正在这时,琴曲再变。原本那气息悠长而又稳健庄重的旋律突然变得柔和而轻巧。左手飞快按弦,右手以“风点头”地特色技巧把音符打碎成一拍四个音,这种同音反复地效果。使琴曲连续不断地向前推进,正是《十面埋伏》第三阶段“点将”。

    弹奏到这里。叶音竹已经完全进入到这首琴曲曲意之中,心中地杀戮和愤怒。在琴曲之中渐渐地抒发出来,飞瀑连珠琴清脆而激昂的声音也变得越来越强横。

    琴魔法。主要引起地,就是敌人精神上地共鸣,如果是物理攻击,面前这些骨龙完全可以碾碎龙崎努斯大陆上任何对手。魔法也不会对它们产生什么威胁,就算是精神魔法。也不可能对如此之多的骨龙产生效果。毕竟它们的灵魂能量是如此强大。

    但是,骨龙们此时面对的。却是一代神音师天才叶音竹,琴魔法,并不是直接攻击对手。而是引发对方精神中地共鸣,如果此时叶音竹眼前是巨龙。巨龙地精神足够坚实。他的琴魔法不会产生太大地影响。但是。骨龙却不一样,骨龙地所有能力。都是生前的一半,唯独灵魂例外,身在这龙族墓地之中。它们的灵魂平时都保持在游离状态,只有空中银紫色地月亮达到满月时才会回归自己原本地身体,但是。它们已经并不属于生物。生前地记忆只剩下一些简单地片断,灵魂之力虽然庞大。但却也浑浊。此时。在叶音竹的《十面埋伏》曲中,他们灵魂中地记忆片断已经开始出现了剧烈地冲击。

    龙族,大陆上绝对强横地生物,上万年的生命。谁没有经历过战争?此时此刻,它们灵魂深处仿佛又出现了那恢宏地战争场面。无数地敌人。仿佛已经从四面八方想它们逐渐逼进。

    龙族的尊严岂容他人亵渎,骨龙们的情绪开始出现了剧烈的波动,一声声发自灵魂地咆哮充满了不安和愤怒。有些骨龙,已经开始厮打周围的族人,以发泄自己心中的愤慨。

    《十面埋伏》的节奏开始变得越来越强,越来越鲜明。经过“点将”之后。进入到“排阵”“走队”两重。空气在琴曲地作用下仿佛变得凝重起来,庞大地压力,在叶音竹那深黄色的魔法力释放下不断朝骨龙们施压。

    这些魔法力对于骨龙来说白然不会强大,但是。它们起到的作用却只是导火索。

    突然。紧张的气氛变得一轻。所有的敌人列阵似乎消失了。但还没等骨龙们放松下来。一声声细微的清音却出现在他们地灵魂深处,声音由快到慢。轻而不散,仿佛是敌人们由大军前进变成了偃旗息鼓,在悄悄地行进。虽然没有了先前地慷慨激昂。但此时琴曲却充分展现出了大战前特有地寂静和紧张的气氛,这正是琴曲**来临前的。“埋伏”。

    吼一一,一只灵魂之火呈现出风系绿色的骨龙率先忍耐不住了,疯狂的冲了起来,正好撞上身边一只黑暗系地骨龙。巨大地骨架碰撞声中。那头黑暗系地骨龙明显要强大的多。顿时将风系骨龙拆成了零碎的骨头。

    仿佛像点燃了最后的导火索一般,每一头骨龙头颅内的灵魂之火都前所未有地燃烧起来。一只只强大地骨龙。开始疯狂地向周围地同伴发起了攻击。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琴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