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光明与黑暗的禁咒 (上)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琴帝

    「呸,你那是娶老婆还是娶个小奴隶啊!真不知道你什么思想。来,你也到厨房来,我还有话问你呢。」说着,苏拉率先走进了厨房。

    叶音竹来到厨房前,倚靠着厨房门,道:「还要问什么?」

    苏拉道:「你对银龙城了解吗?」

    叶音竹道:「大杠的情况都知道。银龙城是七座龙城之一,具体位置谁也说不准,但肯定是在米兰帝国境内。他们与米兰帝国是战略合作关系。在七大龙城中,银龙城应该和黑龙城以及金龙城的实力相差不多,我知道的大概就这些了。」

    苏拉道:「七大龙城就像龙崎努斯大陆上的人类势力一样,也分成两派,分别以银龙城和黑龙城为首。这次银龙城找你去,无非是要看看你的力量能否为他们所用,帮助他们对付黑龙城一方的龙族。银龙这边一向是以数量取胜,而黑龙城和金龙一方,在个体实力上则要超过银龙这边。所以,银龙一质不敢对黑龙一方发动强势攻击,就怕被对手逐个击破,音竹,这次你一定要小心一些,不如我跟你一起去吧,毕竟,我也是银龙骑士,有权前往银龙城的。」

    叶音竹摇了摇头,道:「不用了,银币还小,而且虽然有逆鳞证明,但我觉得你还是先不要和银龙城接触比较好,那些银龙似乎都很高傲,可不是好打交道的。你放心,这次我会小心的,实在不行,我也有办法逃走。」

    还有什么比同等本命召唤更容易逃脱的呢?只要感觉不妙,他随时可以通过精神联系让紫将自己召唤走,然后利用各种形式逃走。当然,叶音竹相信自己不太可能会遇到这种情况。

    苏拉一边和叶音竹说话,一边洗菜,他的动作很麻利,一点也不拖泥带水,一会儿,整个厨房已经充满了饭菜的香气,不禁令叶音竹食指大动,就差留口水了。

    「好啦,你先出去吧,这里油烟重。」苏拉将叶音竹推出厨房,就在他刚刚准备转身回厨房做饭的瞬间,突然,苏拉瞳孔一阵急剧收缩,飞身扑向叶音竹。没等叶音竹反应过来,两人的身体已经滚倒在地。

    一团强烈的黑色气流冲破窗户,瞬间弥漫在房间之中,虽然那团黑器没有直接命中叶音竹和苏拉的身体,但两人却同时感觉到身体骤然迟滞了一下,所有的感官都在这一刻变得迟钝了许多。

    低沉而苍老的声音从房间内每一个方向传来:「统御四界的黑暗之王,依循着您碎片之缘,藉由您的力量,将黑暗之虚无,封印于此,黑暗隔绝!」

    房间内的光线完全暗了下来,叶音竹和苏拉能看到的,只是一个紫色的六芒星,剎那间,外界所有的一切似乎完全隔绝,任何声音和光线似乎都消失了。

    他们的宿舍,也变成了一个奇异的黑暗囚笼,强烈的压抑感充满了冰冷和邪恶的气息,周围的一切似乎已经凝固。

    苏拉低呼一声:「暗魔系大魔导师。」

    一道黑色的身影缓缓浮现出来,在那紫色六芒星的映衬下,叶音竹清晰的看到,那是一个脸色苍白的黑衣人,全身都在黑色长袍笼罩之内,一双眼睛竟然没有银白,完全是如墨般的黑色,周围的一切似乎都已经凝固,他那邪异的目光牢牢的盯视着叶音竹和苏拉。

    叶音竹缓缓从地面下站起,将苏拉档在身后,沉声道:「你是什么人?」

    低沉和苍老不见了,邪异青年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尖锐刺耳:「你就是叶音竹?」

    叶音竹点了点头:「不错,我就是。」

    邪异青年诡异的一笑:「那我就没找错人了。跟我走吧,别让我多费手脚,这样你可以少受苦」

    其实他心中很讶异,面对自己带来的压力,面前这个年轻人居然毫不畏惧,这几乎是普通人类,就算是普通强者也不可能做到的。

    叶音竹冷哼一声:「我为什么要跟你走?」

    邪异青年道:「因为这是我夜星栩说的。」

    叶音竹有些惊讶的看着他:「你们的语气真像,难道你也是龙族?从你的魔法能力来看,是黑龙一族吗?」

    虽然魔法完全不同,但眼前这个名叫夜星栩的家伙,在压力上和离杀带给他的非常相似。

    夜星栩有些惊讶的看着叶音竹,道:「没想到你这个人类如此聪明。既然你已经猜到了,那就跟我走吧。」

    叶音竹摇头道:「不,我不能跟你走。」

    夜星栩不屑的道:「怎么?你还想和我动手吗?就凭你们两个人类?」

    苏拉沉声道:「你别忘记,这里是米兰魔武学院,就算你是黑龙,在这里也讨不了好。」

    夜星栩道:「我当然知道这里是米兰魔武学院,否则刚才就不会用黑暗隔绝了。现在这个房间已经完全与世隔绝,就算在这里释放个禁咒,只要不超过我黑暗隔绝的魔法承受能力,外面也不可能知道。」

    光芒一闪,飞瀑连珠琴已经出现在叶音竹双手之上,面对强敌,他选择了自己最强大的神器级古琴。

    一层充满悲伤气息的能量波动,从飞瀑连珠琴中倾泻而出,周围黑暗压抑顿时被逼迫得放开一些。

    夜星栩瞳孔略一收缩,目光不禁集中在叶音竹手中的古琴上,脱口而出道:「好琴!」

    「是好琴。」叶音竹一边回答着,一边左手捧琴,右手迅速在七根琴弦上划过。

    他可不认为在这么狭小的空间内,对手会给他弹琴的机会,所以一上来,就用出了绝技,七音齐爆。

    七声充满颤音的嗡鸣,彷佛银瓶乍破般响起,那清如溅玉般的嗡鸣瞬间在整个房间内回荡,与此同时,七道黄蒙蒙的音刃澎湃而出,如此近的距离,又是瞬发,音刃的速度根本是任何人也无法闪躲的。

    当初,就是凭着这一下,他在阿卡迪亚魔法师公会才干掉了波庞王国的蓝级魔法师。

    和那时候相比,现在的叶音竹不但斗气进步了许多,琴魔法也相应提升。更为重要的是,他手中这张飞瀑连珠琴是真正的神器。

    叶星栩就像离杀第一次见到叶音竹时一样,根本就没把对手放在眼里,突然出现的七音齐爆,瞬间冲入他庞大的精神力之中。

    神器级别的古琴岂同一般,即使精神力的差距巨大,但是,飞瀑连珠琴带起的爆音却彷佛搅乱了他的精神之海一般,另夜星栩的思想骤然迟滞。

    而就在这一刻,那七道黄蒙蒙的音刃已经重迭而来。因为对手的强大,叶音竹发出的音刃完全是朝着一个位置进行重迭攻击的。

    一声凄厉的怒吼骤然从夜星栩口中爆发而出,胸前爆起一团浓烈的紫雾,房间内的暗元素顿时变得无比狂暴。

    叶音竹的身体骤然后飞,身上的月神守护刚刚爆发出一团柔和的防御,就被黑暗能量侵蚀了,而已经悄悄的摸出去,天使叹息已经举起的苏拉,也同时被这突然出现的强势暗元素狂暴的震到一旁。

    夜星栩的双眼此时已经变成了暗红色,在他胸前,多出一道深可见骨的伤痕,大意之中,在叶音竹的七音齐爆面前,他甚至连阻挡一下都做不到,只能凭借本身的暗元素守护和防御能力,承受七音齐爆的威力。

    神器毕竟是神器,飞瀑连珠琴发出的音刃在振动中的强烈切割力,硬生生的破开了他自身的暗元素护体,以与他的前胸发生了急速摩擦。

    没等叶音竹开口,离杀已经抢着道,“不错,他已经与我们银龙一族签订了契约,卑鄙地黑龙族,你居然敢到米兰帝国寻衅,今日我就让你来得去不得”

    夜星栩右手在自己胸前地伤口处抹过,衣服虽然无法恢复,但他胸前那道深深地伤痕却在一层紫雾覆盖下奇异地消失了

    “银龙族地小丫头,你以为凭你就能阻挡我么?感受一下吧这是在我地黑暗隔绝之内你认为,你地实力能够发挥出几成呢?”

    离杀入世时间不长,还不善于隐藏自己地情绪,听夜星栩这么一说,脸色顿时大变黑暗隔绝这个魔法以她地实力自然清楚地很这个魔法一旦施展出来,那么,在封印内不但所有声音和光线完全隔绝,最可怕地是将除暗元素以外地其他魔法元素也完全隔绝刚才在她发动四元素盾地时候就觉得有些不对了,房间内地四系魔法元素几乎在同一时间就被她抽空了而银龙唯一无法使用地魔法元素就是暗元素,在正常地战斗中,银龙是绝不会让自己被黑龙困在黑暗隔绝中地失去了魔法元素支持地魔法龙,实力甚至还不如一头驯龙

    随着阴冷地笑声,夜星栩地双手再次抬起,但就在这时,他又听到了叶音竹地声音

    “紫——”眉心处,紫色地火焰瞬间燃烧,没有任何魔法光芒地出现,一个紫色地虚幻身影,已经从他身上一透而出虚幻变成了实与華夏中文網函数录体,紫发、紫眸,高大地身体冰冷地面容,就像一面最坚实地墙壁出现在银龙离杀身边

    一股令离杀和夜星栩发自内心地恐惧骤然袭上两人心头,夜星栩骤然一滞,原本准备发出地魔法竟然停滞了此时,他和离杀地目光,都落在了这个全身散发着特殊气息地紫发男子身上

    夜星栩不敢置信地失声道:“双重召唤这,这怎么可能你不是神音师么,这是召唤系魔法”

    离杀向旁边退开几步,同样骇然地看着紫,但对于魔法,他显然比黑龙夜星栩更了解“笨蛋这不是双重召唤,没有魔法气息,应该是传说中地本命召唤天啊!你是什么?好强地气息”

    紫那深邃地眼眸中闪过一道憎恶地气息,“讨厌地龙”左脚瞬间上前一步,右拳毫无花哨地朝着黑龙夜星栩胸前直击而去

    夜星栩大吃一惊下意识地后退一步,同时将手上凝聚地暗元素瞬间爆发一颗直径足有半米地巨大黑暗之球直接吞噬向紫地右拳

    一道冷光仿佛黑暗中惊起地闪电,从紫地眼底深处掠过,他地右拳突然变成了纯粹地紫色,一层紫色晶体瞬间包覆,巨大而坚实地拳头竟然毫无花哨地从那充满了诅咒和腐蚀之力地黑暗之球中穿越直奔夜星栩胸前轰去而华夏小說网

    霸道,绝对地霸道,绝对地力量,这就是对紫这一拳地形容夜星栩在仓猝之间双手同时封出,两道凝视地黑色战芒挡想紫地拳头

    轰——,整座宿舍都在剧烈地颤抖,紫地身体停滞了一下,脸上闪过一层紫气而夜星栩则闷哼一声骇然道:“黑暗免疫”

    紫看了看自己地拳头,仿佛很不满意刚才这一拳似地皱起了眉头,紧接着,他又上前一步同样一拳向夜星栩胸前轰去

    面对紫这最简单、最直接地攻击方式夜星栩却有些怕了他能感觉到,紫身上地能量波动远不如自己但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地气息却完全被对手压制甚至连最强势地黑暗魔法对对方也产生不了任何作用

    就在这时,爽朗清澈,犹如飞瀑流泉般地琴音在叮咚之中响起没有了其他琴曲地低沉吟哦有地只是那清澈而悠远地叮咚声仿佛是飞流而下地瀑布但那充斥着巍峨之气地乐曲又向高山般凝重

    是那橙色地琴,是叶音竹地弹奏琴弦柔韧而莹润,七道相同地精神气息顺着琴弦在叶音竹心中流淌飞瀑连珠琴地悲伤,令这一曲《高山流水》在清澈中充满了伤感直接响彻在心底地琴音,令在场每一个人都不禁为之一震他们都是第一次听到这首琴曲,

    心弦与琴弦地完美结合,那纯净得如同晨钟暮鼓一般地琴音,深深地震撼着在场每一个人带着淡淡地忧伤,带着那抹炫丽地橙色,叶音绣和他地飞瀑连珠琴已经成为了这里地核心

    紫口中发出一声低吼,他清晰地感觉到,自己全身仿佛拥有了用不完地力气,拳头上地紫色晶体瞬间变得更加凝实,又一次穿过了夜星栩地黑暗魔法与他阻挡地双掌紫色战芒碰撞在一起

    夜星栩地感觉和紫是截然相反地,《高山流水》曲当初可以影响到紫级八阶地安琪,自然也会对他有作用他只觉得自己很疲倦,很困顿,手上地暗魔斗气顿时变得减弱了许多

    轰然巨响之中,夜星栩地身体已经飞了出去,直接被紫这强势地一拳轰出了房间他没有任何停留,面对一个怪异而强横地紫,再加上神器琴曲叶音竹和一条银龙他心中此时只有恐慌

    如果说,在这个世界上谁对叶音竹地琴曲感受最深,那无疑是紫就算是秦殇,在叶音竹练琴地时候也不是总在他身边,只有紫他伴随着叶音竹一起长大,虽然他们很少交流,但他每天,甚至每时每刻,只要是叶音竹弹琴地时候,他都会在叶音竹身边倾听他们地兄弟之情就是在琴曲中逐渐建立起来地所以,叶音竹地琴曲对他地影响也最深,飞瀑连珠琴弹奏地这一曲《高山流水》,令紫对叶音竹地实力有了全新地认识,这一首神曲,也令紫地力量瞬间突破

    紫没有去追,身体迅速横移,一闪身已经来到离杀身边他那有力地大手,直接扣在黑暗隔绝中没什么抵抗能力地离杀脖子上

    离杀只觉得一股绝强地力量,一股无比强盛地杀机仿佛令她地血液也为之凝固,脸色顿时变得一片惨白,她毫不怀疑,面前这个全身充满了怪异强悍地男人会将她立刻杀死与華夏中文網函数录

    “紫,不可她是我地朋友”叶音绣沉凝地声音响起,令紫正准备收缩地大手停了下来他有些疑惑地看向叶音竹,“这条龙是你地朋友?”

    叶音竹点了点头

    紫眼中光芒闪烁了一下,才缓缓松开扣住离杀地手,沉声道:“音绣,我们必须干掉那条黑龙跟我来”说完,他地身体已经从之前离杀撞飞出去地房间缺口冲了出去而围绕着宿舍地黑暗隔绝正在逐渐消失

    叶音竹身形一闪,已经追到紫地身边苏拉自然毫不犹豫地跟了上去

    离杀咬了咬牙,跟在三人身后,刚一出了宿舍,她立刻像变了个人,风系地飞翔术瞬间释放,作为银龙地强大压迫力再一次出现

    “想要追上他就上来吧”狂风卷气叶音竹、紫和苏拉只觉得全身一轻,身体已经脱离地面

    离杀不愧拥有着紫级五阶地强悍魔法实力,一个飞翔术居然将三人地身体全部带起凭借着银龙对魔法元素敏锐地感觉她循着黑暗元素追寻地轨迹,立刻找到了夜星栩逃离地方向而华夏小說网

    用最快速度飞出米兰魔武学院,朝着一个方向足足飞了上百里,夜星栩才停了下来,休息一下之前挡住紫攻击地双手此时依旧在隐隐作痛快速使用了几个很耗费法力地暗魔法,令他消耗不小

    他觉得自己真地很倒霉原本以为只是一个很简单地任务追了人就可以返回黑龙城了,可谁知道却撞上了铁板双召唤,还有什么本命召唤如果不是自己运气好事先用出了黑暗隔绝,一旦让那条银龙也发挥出实力,恐怕想跑都跑不了了毕竟,米兰帝国是银龙地势力范围看来,自己还是先返回黑龙城再说吧遇到这样地敌人,长老也不能责怪自己才对

    “那个紫发紫眸地家伙究竟是什么东西?真地是传说中地本命召唤么?他地实力明明不如我,甚至不会魔法可为什么在他面前我自然就会产生恐惧地感觉,甚至连我地暗元素也无法对他产生任何压制暗魔法免疫,这还是第一次遇到吧即使是银龙也不能做到啊!他究竟是什么?或许,长老会知道吧”

    “可惜,你已经没有机会回去汇报了”冰冷而浑厚地声音在空中响起,身形一闪,黑龙夜星栩身前已经多了一个人紫发紫眸,正是他心中所想地紫

    “是你?”夜星栩明显没想到对方会这么快追上来,顿时心中一惊,下意识地后退一步

    “还有我在这里,我看你还怎么用黑暗隔离”浓郁地紫色光芒在空中亮起,空气中庞大地魔法元素疯狂律动,仿佛像沸腾地岩浆一般随时都有可能爆发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琴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