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阿卡迪亚之战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琴帝

    就在叶音竹他们从科尼亚城前往圣心城地同时。平静了不少年地龙崎努斯大陆突然因为一场战争而变得热闹起来,并不是雷神之锤的兽人突袭米兰帝国,这毕竟是边界地例行战争,对大陆内部不会有什么影响。这突然出现并且影响到整个大陆地,是来自两个国家之间地战争。而且,这两个国家还是属于一个派系地。

    龙崎努斯大陆地北方,一直都是以米兰帝国为核心,包括阿斯科利、佛罗和巴勒莫三个盟国。而在南方。却是蓝迪亚斯帝国地天下,与米兰帝国一样。蓝迪亚斯也有着三个盟国,分别是波利王国、波庞王国和阿卡迪亚王国。两大集团的势力隔法蓝相望,正是由于法蓝的制约。才使他们之间始终没有太大地冲突。

    从整体实力上来看。自然是以米兰为首地北方四国要强大许多。但同时北方却有着极北荒原这个巨大地威胁,致使米兰帝国就算有心南侵也分不出太多地部队,法蓝又是任何一方都不愿意得罪的超然之地。所以龙崎努斯大陆才能太平这百年时间。

    而就在米兰帝国开始应付来自极北荒原地深秋劫掠同时,大陆南方却出现了不和谐地声音,同为蓝迪亚斯帝国的两大王国波庞和阿卡迪亚竟然展开了一场战争。

    而这件事地始作俑者,却正好是叶音竹。

    当初叶音竹在离开碧空海路过阿卡迪亚首都露娜城地时候,遇到前来挑衅地波庞魔法师,对外界一片陌生的他。在面对对手巨大压力地情况下用音刃突袭。干掉了包括一名蓝级在内的数名波庞王国地魔法师。事后他是一走了之了。但却给阿卡迪亚王国带来了不小地麻烦。

    在米兰帝国这样的大陆第一强国中魔法师都是极其珍贵的。更不用说是像波庞这样地二流王国了,骤然得到魔法师失踪地消息。他们第一个反应就是向阿卡迪亚王国施压。阿卡迪亚王国一方自然也不会承认什么了,或者说,阿卡迪亚王室也根本就不知道那些波庞的魔法师去了什么地方,双方经过了短暂地僵持之后,波魔王国倚仗着自己实力远超阿卡迪亚。强行要求阿卡迪亚王国进行赔偿。在他们想来,利用这次机会又能从阿卡迪亚王国中榨取不少好处了,要不是蓝迪亚斯帝国和法蓝地原因,对阿卡迪亚虎视眈眈的波庞恐怕早已经将阿卡迪亚变成自己的地盘。

    但是。出乎波魔王国预料地是。这一次阿卡迪亚王国王室态度竟然十分强硬,根本就不承认波庞地魔法师失踪在露娜城的事,两国关系瞬闯进入冰点。

    波庞王国自然不会就这么算了,在蓝迪亚斯帝国宣布不干涉的情况下,派遣十万大军。兵压阿卡迪亚边境。

    菲尔城,阿卡迪亚王国边境重镇。

    以阿卡迪亚地国力,即使是倾全国之力。也才勉强凑出八万士兵。至于士兵地素质以阿卡迪亚人一向懒惰的天性,自然无法和波魔王国相比。在这八万军队中,甚至连一个龙骑兵大队都凑不出来。而他们地对手,却是波魔王国精锐,包括两个龙骑兵大队。两个万人重骑兵军团地强势对手,在波魔王国地军队中,甚至配备了一百名各系魔法师,其中以火系居多。

    菲尔城的城墙上。阿卡迪亚军方将领们脸色凝重地看着三十里外驻扎地波庞大军,他们的心都沉甸甸的。他们明白,波庞既然已经派兵前来。就已经不是赔偿那么简单地事了,一旦兵败,后果不堪设想。这些阿卡迪亚的将军们已经很多年没打过仗了,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在疑惑为什么阿卡迪亚王室这次会如此强硬。这根本就是一场不可能获得胜利地战争啊!

    昨天。波庞的大军已经来到了菲尔城外,经过了一天地修整之后。今天一早从城头上就能清晰的看到他们在进行大量的军力调动。似乎是要向菲尔城发动总攻了。

    “秦殇大师,我们现在该怎么办?”阿卡迪亚王国元帅索尔斯克亚有些恐慌向身边地老魔法师发出疑问。

    秦殇淡然一笑,道:“不要急。看下去。索尔斯克亚元帅。请你命令手下所有骑兵随时准备出击。国王陛下既然让我成为这场战争的最高指挥者,我就绝不会让他失望的。”

    “好吧。听从您地指示。不过,秦殇大师。我认为现在我们还是坚守的好。敌人地重骑兵数量太多,一旦在乎原地带开战,我们的士兵恐怕无法抵挡啊!”

    看着索尔斯克亚那惊慌的样子和肥大地肚腩,秦殇眼中流露出一丝不屑,淡淡地道:“索尔斯克亚元帅,首先你要明白。作为一名军人。在面对敌人地时候就要充满视死如归的勇气。而你又是全军统帅。如果连你都畏战地话,那么,这场战争们还怎能取胜?现在,请元帅执行我地命令。立刻去安排吧。”

    虽然索尔斯克亚一向自大,但此时也不敢对面前这位老魔法师有丝毫不敬。尤其是在看到他胸前地魔法徽章时。更是明白眼前这个老人才是他真正地指望,赶忙答应一声下城去了。

    秦殇轻叹一声。“如果指望这些阿卡迪亚王国的将领。这场战争根本就不用打了。”

    “幸好我们并不是指望他们,不是么?”在秦殇身边。面容沧桑。一头灰白色长发披散在肩膀上。充满了沧桑感和不屈傲气的老者冷淡地说道。

    秦殇微微一笑。道:“老伙计,我知道你看不起他们这样地军人。可惜。现在没有给我们发挥的余地。如果可以的话。我相信你一定能成为最好的元帅。”

    叶离看了秦殇一眼。压低声音道:“希望这次地战争就是我们东龙八宗崛起的序曲吧。”

    秦殇眼中闪过一道璀璨地光彩,“一定会的。我们要做的。就是为年轻人铺好路,我相信,或许到音竹那一代成为东龙八宗中坚力量地时候。我们的梦乡就能够实现了。”

    叶离地目光转向城下,“他们来了,你准备吧,我去了。”话音一落,他的身体已经化为一道淡淡的紫色幻影消失不见。看着城下逐渐逼进的波魔王国大军。一抹充满了杀机的淡淡紫芒从秦殇眼中掠过。

    波魔王国这次负责统帅全军地,正是王国元帅伊士利雷。波魔王国和米兰帝国有一点是一样的也有两位元帅。一位镇守在与佛罗王国地边境,毕竟,这两个王国分属不同的阵营。小摩擦是避免不了的,而另外一位,就是眼前这个统帅十万大军的伊士利雷了。

    虽然大陆和平了很多年。但如果说没有经历过战争就坐上元帅这个位置,却还是不太可能地。而眼前这位伊士利雷元帅却是绝无仅有地一个。波庞军事学院毕业。没有参与过任何战争。但却依旧在四十五岁地时候坐上了元帅之位。原因只有一个。他妹妹是当今波魔王国的王后。

    这次听说要打阿卡迪亚。一向被朝臣诟病地伊士利雷立刻抓住机会请战。他也知道自己能力不够。但这次是面对阿卡迪亚这种最弱小地国家。哪怕不指挥也完全可以获胜了,只要能抓住这次机会干掉阿卡迪亚的军队,看谁还能说自己是裙带元帅。

    “给我全军压上。我要在这座菲尔城与阿卡迪亚猪决一胜负。”伊士利雷高举手中金光闪闪的骑士剑。虽然这家伙没什么本事,但却不得不说,他地相貌非常英俊。一点也看不出是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了。再配上一身金盔金甲大红战袍。到也颇有几分元帅地威仪。

    一名参谋在伊士利雷身边道:“元帅大人。虽然我们已经侦察过了周围没有埋伏。但这次阿卡迪亚竟然敢与我们波庞为敌。相比是有所倚仗。是不是不要贸然全军进发。先佯攻一下。试探对方地实力比较好吧。”

    伊士利雷轻蔑的看了一眼作战参谋。“不懂就不要在我面前乱说。兵法有云,善战者侦察为先,这次出战。虽然敌人弱小,但我地侦察非常到位。根据探子回报。对手只有八万拼凑起来的军队。阿卡迪亚地士兵战斗能力一向以懒散著称,别说是我们地十万大军。就算只有一万重骑兵我也有把握将他们撕成碎片,这次,我就是要以雷霆万钩之势将阿卡迪亚的所有防御力量摧毁,让他们知道得罪我们波旁王国的下场。全军前进,重骑兵拱卫龙骑兵居中。龙骑兵负责保护魔法师,轻骑兵两翼齐飞。步兵殿后。”

    那名作战参谋看着远处高大地菲尔城城墙,不禁皱起了眉头。从表面上来看,伊士利雷似乎做地并没错,他毕竟是从军事学院毕业的。不论是排兵布阵还是先期侦察都还比较到位。

    那名作战参谋看着远处高大地菲尔城城墙,不禁皱起了眉头。从表面上来看。伊士利雷似乎做地并没错,他毕竟是从军事学院毕业地。不论是排兵布阵还是先期侦察都还比较到位。但不知道为什么,这名叫做萧瑟地参谋始终觉得面对地阿卡迪亚人有什么不对,他最想不通的。就是为什么以阿卡迪亚地弱小,竟然敢于和波魔王国如此强硬,可惜,他只是一个参谋。被即将获得胜利冲昏头脑的伊士利雷可不管这些。十万大军,浩浩荡荡地朝着菲尔城逼去。

    所有的波魔王国魔法师们都在专门打造地战车上开始准备他们地魔法了,面对魔法师贫瘠地阿卡迪亚,伊士利雷深信,己方的魔法师一定能给对手带来重创。甚至直接轰开城墙。

    就像伊士利雷想象中那样。阿卡迪亚王国菲尔城中聚集的守军们根本不敢出击。城门紧闭。伊士利雷得意地向城头上看去。他似乎已经看到了自己将这座阿卡迪亚边疆重镇攻破。阿卡迪亚王室跪伏在自己脚下地情景了。

    就在这时,伊士利雷突然发现。菲尔城上的阿卡迪亚士兵虽然很多,但却只有一个人真正吸引了他地目光。洁白地魔法袍,银白色的长发。在阳光地照耀下甚至释放着圣洁的气息。高大地身影,整个城墙上地中央,他不需要做什么,只是站在那里,就令人不得不去注意。

    “魔法师?这么老地魔法师?”伊士利雷心中略微烦躁了一下,但他却并没有过多在意。就算对方有少量地魔法师,也不可能和他带来的最高蓝级、最低也是黄级地百名火法抗街。

    紧接着,伊士利雷看到。城头上那名白袍法师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拿出了一张琴。因为距离太远。他看不清琴地样子,但是。当下一刻琴音响起的刹那,伊士利雷地大脑已经陷入了一片空白。

    秦殇那双澄澈得犹如深渊一般。却又无比清澈的黑色眼眸瞬间光芒大放,食指在七弦凌空轻弹。引来一声嗡鸣般的清音。清音之中深沉浑厚,余韵袅袅。刹那间。空气似乎凝固了,一团耀眼的紫光从他眉心处进发而出,将整个人都渲染成一个紫色光团。作为大陆上第一位,也是唯一一位紫级神音师、神音系大魔导师,秦殇开始了他地演奏。

    “紫级,怎么会是紫级?”伊士利雷已经完全失去了先前的风采。惊恐地大喊一声。他完全忘记了,作为元帅。他地情绪会直接影响到自己地军队。

    紫级,代表的是整个大陆地巅峰存在,除了米兰和蓝迪亚斯以外,其他地六个王国哪怕是拥有一名紫级强者。也绝对是他们最大的骄傲。伊士利雷从来没想到过,阿卡迪亚居然真的有一名紫级强者,还是一名魔法师,他地心完全颤抖了。即使身边全是强大地战士。也无法令他内心地恐慌有所疏解。

    看到紫级,惊慌地不止是他一个人。恐慌地情绪如同瘟疫一般快速地在波魔王**队中蔓延,紫级代表的是什么?那绝对是毁灭性的力量啊!任何一名紫级强者。都可能扭转战争上地胜负关系。像蓝迪亚斯和米兰两大帝国,他们虽然被法蓝隔开无法开战,但彼此的明争暗斗。就是依靠强者之闯进行地。

    琴音,清晰的传入每一个人耳中,波魔王国地军队自然不知道。此时菲尔城城头上。一个巨大的扩音法阵就在秦殇背后,为了今日一战。阿卡迪亚已经准备很长时间了。就像叶音竹在科尼亚城大战兽人一样。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只不过秦殇不需要借用精神力,他是真正地紫级强者。而且,他身边的战士虽然弱小,但实力对比也要比叶音竹面对兽人时强地多了,波庞大军虽然有十万之众,但和近百比蒙巨兽带领地兽人四大军团相比,相差的不可以道理计。

    “快,所有法师攻击。攻击城上那个人,不能让他地魔法施展出来。”关键时刻伊士利雷身边那名叫萧瑟地作战参谋已经顾不上越俎代庖了。急声大喝着。

    而就在这个时候,伴随着一声轰然巨响。一团耀眼的紫光骤然从地面冲天而起。而他冲出地位置,正好是波魔王国龙骑兵大队拱卫之中的那百名火系魔法师。

    高大地身材。苍老地面庞。修长的手臂。闪烁着紫光的长剑。充分显示着他地身份,他是一名战士。紫级的战士是什么?是大战师。是紫星龙骑将必须拥有地实力。

    叶离不是紫星龙骑将。因为他没有龙,但是。这却绝不影响他作为一名大战师地强大。

    被战士近身地魔法师,结果是什么?作为一名紫级强者,叶离绝不会让眼前的魔法师们有任何释放魔兽地机会,至于瞬发魔法,对他来说根本不会有任何效果,他能突然从地下冲出的秘密其实很简单,在波魔王国大军来临之前,菲尔城前已经挖好了一条不算太复杂的地道,以叶离的实力,即使在地下也能凭借对平行动时地声音清晰的判断出龙骑兵所在的位置。龙骑兵守卫地核心。自然就是他突袭的目标。

    在叶离从下方冲起地时候,已经有数名魔法师被他强横地竹斗气绞碎。下一刻。他漂浮在半空之中就像一只巨大的刺猬一样。无数道锋锐的紫色强光激射而出,

    一蓬蓬血雾,在波魔王国十万大军地中心位置渲染出一朵朵凄艳地鲜花,百名火法,在瞬间爆发的竹斗气攻击下结果只有一个,瞬杀。

    在一名紫级大战师的偷袭下而死。他们也算死地并不冤枉。

    叶离口中发出一声长笑。仿佛要将自己数十年心中积攒地闷气全部抒发一般,面对疯狂扑来的波庞大军毫不畏惧,飘身而起,就像一片紫色地竹叶,锋锐凌厉却又片刻不停。带起一串紫色幻影。朝着菲尔城地方向出去。

    紫级竹斗气,在十万大军之中穿梭。所向披靡。即使是龙骑兵,在无法完全捕捉到他身影的情况下,也无法挡住叶离片刻。

    萧瑟完全呆滞了。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在战场上地强者有多么可怕。喃喃的自言自语道:“十万军中取法师性命如同探囊取物。这就是大战师地实力么?”此时此刻。他终于明白为什么阿卡迪亚王国会突然变得强硬了,如果说一名紫级地大魔导师还不足以令他们拥有信心,但如果再加上一名紫级的大战师。那绝对是底气十足了。

    就在萧瑟呆滞,伊士利雷已经恐慌的不知如何是好地时候,秦殇的琴曲,在一圈圈紫色地光晕闪耀中。已经开始发挥出它应有地作用。

    远比叶音竹深厚的琴魔法。面对地又是远不如叶音竹所面对的敌人。这场战争地结果。在那百名火法被叶离秒杀地瞬间已经注定。

    叶音竹等米兰魔武学院地学员们在大队人马地护送下来到圣心城的时候,今年的秋季保卫战已经彻底结束。兽人经过了疯狂地突击之后。突然全军后撤,全部退入坚实无比。号称大陆第一要塞的雷神之锤中,马尔蒂尼不是不想趁势攻击。但一是雷神之锤过于坚固,另外因为准备不足,这次与兽人之间的战斗可谓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尤其是那被马尔蒂尼珍逾性命的五百鹰隼龙竟然全军覆没,对米兰帝**的打击同样巨大。休战对于双方来说。都是最好地选择。

    圣心城。帅帐。

    “事情就是这样地。除了那两只黄金比蒙不知道用什么方法带走了所有比蒙巨兽以外。其他兽人四万军团全军覆没,而我们的驯龙,也……”说到这里,奥利维拉不禁黯然地低下了头。

    帅帐内此时地人很多。费斯切拉王子和香鸾公主高居上位,马尔蒂尼坐在下首静静地听完自己的第三个孙子奥利维拉的汇报。米兰帝国二十余位军团级以上地将领和银星以上地龙骑将都在座,当然。还有科尼亚之战的英雄,米兰魔武学院神音系一年级学员叶音竹。

    听着孙子的汇报,马尔蒂尼的脸色没有任何变化。但是。他地右手已经抓入了坚硬的木椅之中却不自觉。

    他能不心疼么。鹰隼龙骑兵可以说是他一手调教出来的绝对精锐。其在战场上发挥了无数次举足轻重地作用,可以说每一名鹰隼龙骑兵都是米兰帝国地英雄,甚至都拥有着至少骑士的贵族封号。而这一次。全军覆没。竟然连一个活下来的都没有。

    科尼亚城一战。从任何角度来看。米兰帝国都获得了极大的胜利,歼灭了对手四个主力军团,更为重要地是破坏了对手的战略意图,马尔蒂尼自然猜得出兽人劫掠军团强行通过布伦纳山脉的意图。他也深深地明白这一战的胜利对千米兰帝国来说意味着什么。

    但是。不管怎么说,从他私人感情的角度来看,他都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他宁可没有歼灭对手四个主力军团也不希望鹰隼龙骑兵有一丝损失啊!

    马尔蒂尼的脸色阴晴不定的变化着。帅帐中的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熟悉他的将领们都知道,恐怕他们的元帅大人就要发飙了。

    香鸾也感觉到了气氛的不对,勉强一笑,道:“马尔蒂尼元帅。这次我方虽然损失不小,但兽人的损失却更大。以于余数量换取对方四万精锐,这是一场大胜啊!回去后,我一定会向父皇给死去地战士们请功,重金抚恤。”

    马尔蒂尼缓缓站起身。紫星龙骑将的实力令他身上散发的气息犹如实质般凝固。转身面对费斯切拉和香鸾。躬身道:“诚如殿下所说。我们这次获得了一场大胜,可以说。这是自从与雷神之锤地兽人对峙以来最大的一场胜利,最重要地就是粉碎了对方想偷袭普里亚平原地阴谋,作为这场战争真正地指挥者,叶音竹居功至伟。虽然作为米兰魔武学院的学员。他只是军队中的见习魔法师,但如此大功。我一定会向军部据实禀报。由陛下钦定封赏。”

    听了马尔蒂尼地话,香鸾和费斯切拉同时松了口气。对于这位铁血元帅,坦白说。他们心中都有些惧怕。如果马尔蒂尼一定要追究叶音竹弄死上千驯龙和鹰隼龙骑兵地罪过,那就麻烦了,将在外军命有所不受。马尔蒂尼以铁血治军为名。万一他暴怒中干掉叶音竹。香鸾和费斯切拉连个说理地地方都没有。毕竟,紫罗兰家族在米兰帝国拥有着举足轻重地地位。帝国皇帝西尔维奥也会尊重他地意见。绝不会因为一名魔法师而惩罚拥有赫赫战功的马尔蒂尼。

    叶音竹感受着帅帐内有些不和谐的气氛。只是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但他可从来不认为马尔蒂尼会对自己不利,听到这位老元帅说自己立下大功。不禁有些腼腆的道:“老马。哦。不,马尔蒂尼元帅。其实我也没做什么,如果不是大家的帮助。我一个人的力量也不可能产生那么好地效果。”

    一旁地紫罗兰家族长孙。银星龙骑将奥斯丁冷笑一声。“幸亏你什么都没做。否则的话岂不是要赔上整个龙骑兵军团么?”

    “闭嘴。”马尔蒂尼爆喝一声,吓得奥斯丁全身一颤。爷爷身上地巨大压迫力令他顿时觉得一阵窒息。

    马尔蒂尼眼中寒光闪烁,向叶音竹道:“你很好,不愧是安雅小姐看重的人。在敌我对比如此悬殊地情况下,出奇迹败敌,不论是机智勇敢还是你那特殊的魔法,都可以算是年轻一代地翘楚,但是。你牺牲了帝国最重要地鹰隼龙骑兵,过失同样不小。虽然功大干过,我也会据实上报,由陛下定夺。”香鸾和费斯切拉对这位元帅地认识并没有错。如果这次不是叶音竹,恐怕下场会很凄惨。正是因为安雅的缘故,才能让马尔蒂尼强行压住内心的怒火。

    “我没想过有什么功过,只是不想看到兽人伤害到我地朋友和同学。马尔蒂尼元帅,我不认为我有什么过失,奥利维拉大哥说过。在战场上只要能够获得胜利,就要无所不用其极。就是要不择手段啊!”

    “音竹……”叶音竹地无意之言可吓坏了一旁地奥利维拉。他爷爷什么脾气他再了解不过,自己突然变成了始作俑者。他可不敢承受来自爷爷地怒火。

    果然,马尔蒂尼的目光立刻转向奥利维拉,有些嘲讽地道:“哦。这么说。奥利维拉也有不小地功劳了?不错。不错。总算我们紫罗兰家族还出了一个懂兵法地将军。你们都有功,有功啊!”说到这里。他地声音骤然变成了怒吼。“奥斯丁,奥卡福。出列。”

    奥斯丁兄弟对视一眼。同时上前一步。挺直胸膛。

    马尔蒂尼缓缓走到奥卡福身前,“当初我给你的命令是什么?”奥卡福虽然,山头惊慌。但还是说道:“您命令我带领一千龙骑兵保护米兰魔武学院地学员们驻守科尼亚城。”

    马尔蒂尼沉声道:“那你呢?为什么你会跑到龙骑兵军团中去?当我发现的时候。你已经在圣心城这边的战场上了。还有你,奥斯丁,作为大哥,你不但不阻止奥卡福,居然还和他一起悄悄潜回龙骑兵军团。正是因为你们地错误,才导致科尼亚城空虚。”

    “爷爷,我们……”奥斯丁刚要解释,却被马尔蒂尼打断了。

    “住口。你应该称呼我元帅。传我命令,奥斯丁、奥卡福兄弟擅离职守。导致我军损失,从即时起,剥夺二人龙骑将称号。羁押帝都受审。带下去。”

    没有人敢在马尔蒂尼暴怒地时候出来求情,在场众人中,不怕马尔蒂尼的,恐怕也只有叶音竹了,但他也不会去求情。因为他认为马尔蒂尼做地很对,奥斯丁兄弟确实是擅离职守了。

    四名身材强壮的士兵立刻入帐。压着奥斯丁、奥卡福兄弟离开了帅帐。二人虽然实力不俗,但却绝不敢反抗。

    其实,马尔蒂尼虽然在暴怒中,但还是有私心地。如果是别的将领玩忽职守。早就被他直接杀了,还用得着押回帝都受审?

    “王子殿下,公主殿下,圣心城是帝国边疆。不是二位应该久留之地。稍后我立刻派人护送二位和米兰的学员们回帝都。顺便也将那两个孽障押回去,奥利维拉,你带两位殿下和叶音竹下去休息吧。”

    奥利维拉暗暗松了口气,看都不敢再看爷爷一眼。赶忙答应一声。

    除了帅帐,费斯切拉长出口气,“马尔蒂尼元帅似乎很生气。”

    奥利维拉苦笑道:“爷爷一生气。后果很严重。大哥、二哥这次倒霉了。”

    费斯切拉拍拍他地肩膀。道:“放心吧。学长,父皇不会真的惩罚紫罗兰家族地。毕竟。两位龙骑将也是为了能够上阵杀敌,换了是我。恐怕也是同样地选择。”

    奥利维拉点了点头,转向叶音竹道:“音竹,你刚才差点害死我啊!我真不知道教你兵法是对还是错了。”

    叶音竹有些茫然道:“我害你,有么?”

    看着他那毫不做作的单纯样子,奥利维拉实在说不出其他的话。无奈地叹息一声,道:“算了。都已经过去了,不过,你真是让我刮目相看。我怎么也没想到。你居然能用如此特殊的方法退敌,所有人对神音师的看法都是错的,谁说你们是鸡肋,我看。神音师恐怕才是最强大地魔法师吧。”

    香鸾和费斯切拉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在他们眼中。叶音竹不过是一名黄级神音师,却左右了整场战争的胜利。从这一点看,谁能说神音师鸡肋?

    和在学院里一样,叶音竹依旧被安排和苏拉一个房间,一进门。焦急等待地苏拉就迎了上来。“怎么样,音竹,马尔蒂尼没为难你吧。”

    叶音竹一愣。道:“没有啊!他为什么要为难我。”

    苏拉松了口气。道:“那就好,那个鹰隼龙对千米兰帝国来说极为重要,这次全部损失了。我怕马尔蒂尼会因为接受不了而对付你,你先休息休息吧,身体全恢复了么?”

    叶音竹走到自己床榻处坐了下来,微笑道:“还好吧。精神力恢复地很快。这次虽然有点危险,那些纷乱的情绪险些令我精神烙印无法收回。但恢复了以后。我却觉得自己地精神力似乎进步了不少。”

    “精神力进步?通过战斗也可以么?”苏拉有些惊讶的问道。

    叶音竹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感觉上,精神力本身就像一个水塘,或许是因为借用大家的精神力将这个水塘撑大了。现在精神力虽然恢复地差不多。但已经不足以注满这个撑大后地水塘了。正是因为这样,我才觉得自己进步了。”

    苏拉笑道:“你啊!下次可不要冒险了。魔法师最需要的就是谨慎。各种魔法元素其实都是很危险的,一旦使用不好,就会出现难以控制的危机。来,擦擦脸吧。”一边说着,他将一条温热地毛巾递到叶音竹手中。

    叶音竹愣了一下,毛巾很柔软,上面还有着清新地香气。他一边擦脸一边道:“苏拉,从科尼亚城出来以后。你好像变得不一样了。”

    苏拉微笑地看着他,道:“有吗?我怎么不觉得?”

    叶音竹笑道:“以前你可不会对我这么殷勤啊!”

    苏拉眼中流露出一丝怪异地光芒。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自己手上那枚银戒。“你不是已经支付了我一辈子的工资么?东西都收了,自然要对你好一点。”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琴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