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东龙之画宗(一)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琴帝

    紫闭着双眼,刚毅的面庞上流露出舒爽的神情,谁也没有看到,此时此刻,他的双手掌心处,已经开始生长出一层淡紫色的晶体,叶音竹身上释放出的淡黄色魔法力,正在悄悄的侵入他的身体。

    同等本命契约,一旦一方实力发生质变形态的进化,那么,另一方的收益也将是巨大的。

    “啊——”一声惨叫突然从空中传来,令《平沙落雁》美好的意境出现了一丝瑕疵。

    内斯塔之前也已经完全融入到这首《平沙落雁》曲之中,但是,突然传来的强烈失重感令他清醒过来,他骇然发现,自己和红龙的身体正在瞬间下坠,朝着地面砸去。

    《平沙落雁》琴宗九大名曲之一,效果:禁空。

    听到此曲,演奏者上限三阶以内,一切拥有飞行能力的生物必将坠落。以叶音竹现在的魔法等级,青级初阶以下的飞行生物,都将受制于此曲。但作为琴宗九大名曲之一,《平沙落雁》需要他全心全意才能弹奏出来,有紫在身边,叶音竹才能在此时比赛中不受影响的发挥出它的最大威力。

    “紫,救他们。”《平沙落雁》并没有停止,但叶音竹却突然抬头看向从天空坠落的内斯塔。

    正在聆听琴曲的紫眉头微皱,但他的身体却依旧冲了出去,右脚骤然在地面上用力跺下带出一个直径一米的深坑,而他的身体也借助这巨大的反震力直飞而出,眨眼间已经来到红龙坠落的下方,双掌做托天式,当红龙正好落下之时,紫低吼一声,一托一推,顿时将巨大的冲势卸去,改为横飞之势,将内斯塔和红龙狄加甩了出去。

    红龙巨大的身体贴地搓出直到叶音竹面前十米外才停了下来,此时,内斯塔身上的重铠已经多处开裂,如果不是他右手死死抓住红龙狄加背后的鳞片,恐怕早就被甩出去了。

    《平沙落雁》曲,三起三落,在叶音竹的八指之间悄然结束,目光充满亲切的看着回到身边的紫,英俊优雅的面庞上流露出一丝会心的微笑。

    紫向叶音竹点了点头,“这里人多,我先走了。回头我会找你。”

    乳白色与紫色两种光芒分别在两人身上亮起,紫重新化为光影整体融入叶音竹体内消失不见。

    血魂枪戳在地面上,内斯塔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叶音竹,你赢了。”此时,他的目光变得异常冰冷,“只是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骗我,为了出其不意么?”

    “骗你?我没有啊!”叶音竹有些惊讶的看着他。

    内斯塔冷哼一声,“那我刚才让你召唤出魔兽时你说你没有魔兽,那刚才是谁?只有九级智慧魔兽或者是亡灵类魔兽才能幻化人形。”

    叶音竹摇了摇头,道:“我真的没有骗你,紫并不是我的魔兽,他是我的朋友,是我的伙伴。”

    “狄加也同样是我的伙伴,你这么说有什么意义?”内斯塔怒吼一声。原本叶音竹强大的实力已经得到了他的尊敬,但此时此刻,意识中认定的欺骗顿时令他对叶音竹的态度改观。

    “不,他没有骗你,他说的是实话。”在淡淡的紫色光芒围绕下,弗格森院长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两人身边。

    内斯塔看着他,愣道:“为什么?”

    弗格森道:“因为他所说的伙伴和你认识中的不同。或许,你的红龙也是你的伙伴,但是,你们之间却是主从契约。而叶音竹和他的伙伴,却是平等契约,单是这一点,你已经没有责怪他的资格。比赛过程毫无争议,叶音竹并没有违犯比赛规则,你已经失去了战斗能力,现在我宣布,今日一战,神音系胜。”

    武技部观战的学员们全都沉默了,而魔法部这边立刻爆发出如雷动般的掌声,他们知道,这一届新生大赛的冠军,又将属于魔法部了。虽然另一场半决赛还没有开始,但这一届召唤系的新生实力极为强大,绝不是武技部预赛第二名重剑战士系所能抗衡的。

    内斯塔目光转向叶音竹,对于弗格森的话他自然不会有丝毫怀疑,苦笑一声,“对不起,或许是因为我有些无法接受失败吧,才会给自己去找些客观原因。这次是你赢了。不过,当我认为自己有能力向你挑战的时候,我会随时来找你。”

    内斯塔的坦白令叶音竹露出了笑容,“好,我随时等你。你说的对,只有不断向强者挑战,才能令自己变得更强,刚才,我自己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内斯塔看着叶音竹清澈的眼眸哈哈一笑,“好,看来我们不但将会成为对手,同时也会成为朋友。我内斯塔,交你这个朋友了。”

    “好啊!”

    这时,弗格森突然脸色平静的道:“叶音竹,你跟我来,我与话问你。”

    半决赛第一场结束了,神音系这匹新生大赛的黑马再次前进,凭借着叶音竹一个人的力量,在所有人认为不可能的情况下强悍的杀入了决赛。一时间,神音师这个称号已经成为了米兰魔武学院最热门的话题。叶音竹也成为了整个学院中,被谈论最多的人。

    叶音竹跟随着弗格森,一直来到了他所居住的院长塔。

    “叶音竹,告诉我,你的魔法力为什么会突然从赤级提升到了黄级。”站在房间中央,弗格森神色有些怪异的看着面前的青年。

    叶音竹愣了一下,摇了摇头,道:“我不能说。”他虽然很单纯,但也知道,琴宗的秘密是绝对不能让外人知道的。

    弗格森笑了,“你这小子还真是坦白的可爱。不过,你知不知道,今天发生的事已经给你带来了不小的麻烦。”

    “麻烦?为什么?”

    弗格森道:“在所有修炼者中,任何人的修炼,都无法违背彩虹等级限制的规则。而超越这个规则存在的,就将被成为异端。必须上报法蓝七塔,由法蓝七塔处理。今天你的魔法等级突然跨跃橙级三阶提升,你说,我该不该将你送去法蓝七塔呢?”

    “法蓝七塔么?不,我不去。爷爷说过,那是一个很危险的地方。”叶音竹立刻摇头,他清楚的记得,每当自己的两位爷爷在谈论到法蓝七塔的时候,脸色都很难看。虽然他们并没有向自己解释过法蓝七塔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但想来不会是什么好地方吧。

    弗格森道:“但是,今天的比赛已经有很多人看到。如果你不想去法蓝七塔,就必须要有一个好的理由来解释。你让我如何堵住众口?”

    叶音竹挠了挠头,“我,我也不知道。”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琴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