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六十七章 一家团聚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龙王传说

    唐舞麟愣了一下,立刻就反应过来,是啊!传灵塔如果和圣灵教有关的话,他们无疑也是毁灭了史莱克学院的凶手之一,更是杀了擎天斗罗的凶手啊!

    “你父亲的情况比较麻烦,你该好好感谢你那几位仙草朋友。你父亲是受到了邪魂师的攻击,生命能量被抽取。本来是必死无疑的,是你那几位仙草朋友用本身的仙灵之气稳定住了他的身体,见到我的时候,才来得及救治。不过,他伤了本源,需要长时间的调养才行。生命无碍了。”

    唐舞麟大大的松了口气,他已经感觉到,绮罗郁金香和其他五大仙草就在隔壁的房间之中。父亲能够活下来,再看到沉睡中的母亲,此时此刻,他胸中所有戾气都被浓浓的亲情所替代。不禁感谢上天,上天还是眷顾自己的啊!过程虽然惊险万分,但结果终究是好的。

    圣灵斗罗站起身,来到唐舞麟身边,“你先陪父母吧。回头再详细说你的事。”

    “好!冕下,大恩不言谢。”唐舞麟向圣灵斗罗深深鞠了一躬。

    雅莉轻叹一声,“我这一生,救人无数,却没能救他,上天不公啊!等你父母恢复之后,我有话跟你说。”说到这里,她眼底不禁闪过一丝浓浓的悲意,拉门而去。

    唐舞麟心中暗叹一声,是啊!上天不公,擎天斗罗为了学院,陨落在史莱克学院,甚至灵魂都被抽离,现在只是希望,能够将他的灵魂救回来吧。

    悄悄的走到父亲床边,唐舞麟跪了下来,探手摸了摸父亲的额头。额头有些冰冷,气息明显比正常人虚弱很多,这是气血衰败的迹象,但总算生命体征还是稳定的。

    气血衰败对于他们这等修为的人来说总有治疗的方法,活着就好。

    十几年未见父母,他们都多了华发,明显老了许多。父亲的额头上已经有了皱纹,眉头始终紧蹙着,这十几年,自己一直思念着他们,他们又何尝不是在思念着自己呢?

    看看父亲,再回身去看看母亲,在母亲的面颊上轻轻的亲了一口,唐舞麟只觉得鼻子一酸,眼泪刚要涌出,胸前的清冷寒意顿时再次出现,让他激荡的心情又一次平复了下来。

    唐舞麟不禁有些哭笑不得,这冰神珠对自己来说固然帮助巨大,但同时这也遏制了自己的情绪变化啊!

    坐在床边的椅子上,唐舞麟静静的想要冥想,可脑海之中却不断的回荡着娜儿的话。

    她和古月竟然是一体的,一个人的两种人格,而古月娜才是她们真正的外表,也是她们真正的完整模样。可是,自己一直爱着的是古月,但娜儿呢,她是自己的妹妹啊!同样有着身后的感情。无论哪一个,都是自己割舍不得的。

    娜儿说自己继承了金龙王的血脉很奇特,可她们不也传承了银龙王的血脉吗?娜儿走了,她终究没有一直和自己在一起。虽然那天娜儿说了很多,为自己解除了不少疑惑,但同时也有更多的疑惑随之出现。

    譬如,古月究竟有什么苦衷?娜儿没有说,以她的实力,究竟是怎样的苦衷才会让她一直都无法和自己在一起,甚至是躲避自己,一度更是装成失忆来和自己在一起。

    想到这些,唐舞麟脑海中就如同一团乱麻,根本无法安静下来。

    但无论怎么说,父母毕竟是成功救出来了,最起码他们还活着。娜儿和古月的情况自己也了解的更多了,一切似乎都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否极泰来赶快来吧,自己一定要努力变得更加强大才行。

    那天爆发化为毁灭血龙之后,固然失控,但也让他自身的金龙王血脉又有提升。那似乎是一种纯化的过程,无论是自身血脉之力还是气场,都有着潜移默化的变化。

    默默地运转玄天功魂力,中正平和的玄天功催动下,在冰神珠浸**中,总算是渐渐的抚平了内心的浮躁,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他已经进入到了入定状态。

    一道道流光从门外涌入,悄然钻入唐舞麟的眉心之中,感受到他回来,众位仙草也可以归位了。

    这次血龙变对他的冲击很大,变化也很大,需要一定时间来消化吸收自己的变化,不是一蹴而就的事,但不可否认的是,他直接又向前迈出了一大步,如果单纯从修为的提升速度来看,还是大大的加快了,但金龙王后面封印的解封速度,也必然会随之提前。像古月娜所说的那样,如果未来的金龙王气息必然会将他带向毁灭之路的话,那么,这封印自然是破开的越慢越好。

    清晨,一声低低的呻吟声将唐舞麟从沉静的冥想中惊醒,他下意识的向身边的床铺看去。发出呻吟的是母亲,她已经翻过了身,双眼微微睁开,还带着几分朦胧。

    但她很快就注意到了坐在身边的唐舞麟,朦胧的双眼渐渐睁大,眼眸也渐渐变得有了光彩。

    “妈妈。”唐舞麟激动而尽量放轻声音的叫着,人已经拜倒在床边,紧紧的握住了母亲的手。

    眼泪顺着琅玥的双眸“唰”的一下就下来了,嘴唇嗡动而颤抖着,看着唐舞麟更是充满了不可思议。

    那天,所有的一切都只是一闪而过,她甚至没有看清儿子的容颜,还是后来听其他人说起,才知道救回自己的正是唐舞麟。

    此时,看到那似曾相识,却长大了许多,有着独特气质的英俊面庞,还有那一声呼唤,让琅玥还怎能控制得住情绪啊!

    十几年的分别,整整十几年了,她心中充满了愧疚与亏欠,他们当初被迫离开的时候,唐舞麟才只有十岁啊!一个十岁的孩子,却要独自背负、承担那么多、那么沉重。每当想起这些的时候,琅玥都会以泪洗面。

    她挣扎着起身,唐舞麟赶快扶住母亲,帮她坐了起来。琅玥一把搂住儿子,尽管她在此时的唐舞麟面前已经显得娇小,可那一瞬她内心之中的种种情绪却骤然爆发出来,放声痛哭。

    唐舞麟没有阻止母亲的失声,只是自行散发出一层魂力,将自己和母亲笼罩在内,不至于搅扰到身后的父亲。

    琅玥已经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唯有哭泣,才能让他的情绪随之释放。唐舞麟同样是泪流满面,感受着母亲身上传来的熟悉气息,还有冰神珠不断释放的清冷,一时间,他心头胀满,喉中哽住,只有泪水宛如开闸的洪水一般宣泄而出。

    良久,琅玥的情绪才渐渐控制住,她缓缓起身,泪眼朦胧的看向面前的唐舞麟,她的眼神有些呆滞,眸光始终不离他的面庞,仿佛是要在这一刻将他所有的一切都为之记忆,再也不愿放开孩子分毫。

    “妈妈。”唐舞麟轻声呼唤着。

    “我的孩子啊!”琅玥再次抱住唐舞麟,泪水又一次奔涌而出——

    这段写的很有感觉,后面会跌宕起伏,但也会更精彩,感谢大家的支持,求月票、推荐票。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龙王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