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血红十二翼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狂神

    “咱们胜负未分,你们还是先打败我们再说吧。”我冷冷的说道。

    米迦勒被我震退,怒火顿时转向了我,恨声道:“要不是你主动挑衅,我手下如何能损失那么多人。我今天跟你拼了。”说着,就要再次向我攻击,拉菲尔从一旁拽住了他,沉声道:“别冲动,咱们三人联手。你没发现冥界损失更大吗?咱们现在并不吃什么亏。”

    米迦勒一楞,看了看冥界那边的情况,冲拉菲尔点了点头,三大天使长集中到一起,吸收起天使之曰的能量。

    我趁着他们调息的工夫,一边调息体内的能量,一边传音问飞到我身旁的路西法:“大哥,冥界损失这么大,如果神王他们再赶过来的话,会对冥界很不利啊!”

    路西法微微一笑,传音道:“你太小看冥王哈迪司了。你以为他手上就现在这点力量吗?还有一个他的王牌没有出现呢。否则,以现在这些人怎么是神界四大天使长的对手。”

    我一楞,道:“怎么?冥界还有其他力量吗?以前我怎么没听你说过。”

    路西法点头道:“当然了,你以为冥界凭什么和神界对抗,仅仅十二冥巫是不够的。冥王手下还有一个不下于冥巫的秘密军团,只要神王一出现,那个军团必然会随之出现的。”

    我们说话的工夫,哈迪司已经指挥着冥界大军向后再撤出千丈之远,仅存的八位冥巫长老纷纷隐入自己的军团之中,应该是疗伤去了。哈迪司将比较完整的吸血女妖军团调到前方,将残余不错的独目兽军团融入进混合军团之中,这混乱的形势够他忙一阵的了。

    我扭头看向米迦勒三人,他们身上的金色光芒正不断的升腾着,三人依然联成一体似的以三角形对着我们。这样下去我和路西法很难有制胜的机会,再来几次刚才那种级别的碰撞,恐怕两败俱伤就会是最后的结局了。

    我传音给路西法道:“大哥,咱们主动出击吧。”说完,我嗔目大喝道:“米迦勒,看招,狂箭升天。”银色的光芒出现在我手上,我不能能量会聚到最强,猛的将银芒甩了出去,我要的是时间,不能再给他们三人用出全力的机会。银芒一闪,在空中不断缩小,瞬间射向米迦勒胸口部位。米迦勒一惊,眼中神光大胜,双手合握在身前一道光剑从他手中钻出,他没有任何犹豫的时间,我射出的狂箭已经到其身前,正好撞在他刚刚释放出的光剑正面,由于事出突然,三大天使长准备都不足,虽然狂箭的能量被挡住了,但米迦勒的光剑也化为点点金芒被我那银色的能量击散。三大天使长同时剧震。

    作为攻击者的我也不好受,以自己一个人的力量和三大天使长抗衡,我在气机牵引之下所受的震荡比他们更大,我感觉全身一热,身体被反震之力带的向后飞去,我深吸口气,好不容易才稳定住身体。

    以路西法的智慧当然明白我要干什么,在我狂箭甩出的刹那那也念起咒语,大片的黑色光芒疯狂的向三大天使长涌去。米迦勒在身前幻化出无数光影,抵挡着路西法的攻击,但由于狂箭带给他们的震荡还没有完全化解掉,顿时感觉到异常吃力。

    我心中暗暗冷笑,不怕你们三个不分开,三人合体力量固然大增,但用来正面硬拼还行,但如果比速度,就要差的多了。我背后十二银翼大展,意念一动,已经出现在魅力天使拉菲尔身后,猛的一拳向他肩膀轰去。

    米迦勒刚刚凭借三人的合力将路西法震飞,我就已经欺到拉菲尔背后,他根本来不及调动三人阵型转过来迎战,不过三大天使长也算了得,米迦勒身上金芒大放,在刹那间将自己的力量反输回拉菲尔的身体,军天使索连特也向我踢出一脚,一到光刃撩向我的腰部,拉菲尔收拢六翼完全挡在自己背后,自己的力量和米迦勒临时输回的能量同时迸发,在背后形成一个小结界。

    虽然他们应变的很得体,但那毕竟是慌忙间做出的反应,他们在匆忙之中,原本的部署已经被我打乱,比起我蓄势的一拳要差的多了。我的速度比他们三个本来就要快上一些,再加上三人连体速度必然会受影响,就在我拳头快索连特一步就要轰上拉菲尔背后的时候,我突然消失了,消失在刚才的位置上,并没有攻击拉菲尔。三大天使长一楞的工夫,我的身形再次出现,这回是索连特身旁,我的拳头没有任何犹豫的轰击在他背心处,融合能量骤然迸发,一边吸收着他的能量一边破坏着他体内的神力。

    “轰——”三大天使长的联手再无法保持,索连特被我一拳重重的轰飞而出,金色的血液不断从他口中喷出,他的身体已经被我重创了。

    我猛一转身,利用从索连特身上刚刚吸来的能量再加上自己的融合能量迎上了米迦勒和拉菲尔疯狂的攻击。轰然巨响中,我们三人被强大的力量同时抛飞,我大吼一声,“路西法大哥,索连特。”要想对付三大天使长,必须要各个击破,以我的功力就算赢不了魅力天使拉菲尔和战斗天使米迦勒,但缠住他们绝没问题。军天使索连特在我刚才的一击之中受了重创,如何能是堕落天使路西法的对手,只要路西法解决了他再来帮我,胜利就一定属于我们。

    路西法就像和我心灵相通似的,在我话音刚起之时,他就已经扑向了索连特,索连特身上的金芒比先前黯淡了许多,他刚刚才稳定住身体,路西法就已经到了,路西法的速度本来就要快过他,在路西法密集的攻击下,索连特顿时弄的手忙脚乱,根本就没有机会返回米迦勒和拉菲尔身旁。一个不小心,就被路西法的暗黑魔力轰了一下。我估计用不了多长时间,他就会败在路西法手下。

    米迦勒和拉菲尔的眼睛都红了,他们同时向我飞来,在距离我还有二十丈的位置,他们同时定住身形。米迦勒双手连划,身体周围的金色光芒凝聚成一把巨大的光剑和他本体融合在一起,他猛的喷出一口金色的鲜血,全身能量大盛,看来是要拼命了。拉菲尔的情况和他也差不多,背后出现一个金色的幻影六翼天使,拉菲尔身体呈十字状神力疯狂涌动,身体后飞,融入到那金色的幻影炽天使当中,幻影逐渐缩小,拉菲尔身体前倾,似乎有无数光点再像他会聚似的。

    看到他们的样子,我心中一凛,两大天使长同时拼命,其威力必然是惊天动地。我不能再藏拙了,我缓缓的闭上眼睛,背后的十二翼展开,轻飘飘向后退出十丈,全身的银色光芒突然黯淡下来,我快速吟唱道:“黑暗凝聚灵魂,堕落方能自由,觉醒吧,沉睡在我血液中无尽的魔力。”我背后一热,原本的十二银翼变成了六只黑色的羽翼,体内的能量顿时被转化成了暗黑魔力,紫色的六芒星出现在我脚下,额头上的七彩光芒不见,我知道,一定是那黑色的神徽又出现了。

    正在攻击索连特的路西法感受到我也变身成了堕落天使的最强形态,惊呼道:“兄弟,你……”

    我明白,他一定是在想,我有十二银翼那么强大的力量不用,为什么却把自己变成实力要弱上不少的堕落天使。其实,变成堕落天使并不是我的最终目的,在和三大天使长第一次交手时,我明白了什么是阴阳融合之力,但那是我和路西法配合使出的,力量虽然强大,但毕竟出自二人之手,阴阳融合的肯定不会达到最好的效果,我现在的目的,就是发挥出全部的力量,以自己的力量,凭借体内融合能量的功底用出那个阴阳融合的效果。

    “狂——神——战——铠——”我仰天一声怒吼,身体瞬间狂化了。金色的狂神铠甲一件件出现在我身上。

    以前在人界的时候,我最强的状态就是血红天使,也许就是阴阳融合的成果。后来,我在西瑞大陆上得到了狂神全部的传承,两种功力相差的太多,使我再融合后血红天使的威力反而不如狂神的状态。而现在却不一样了,我的暗黑魔力已经可以转化成和路西法大哥同样的强,成为六翼堕落天使,在层次上已经追上了狂神的力量,我冒险一试的目的,就是让狂神的神力和路西法大哥那天魔决的暗黑魔力做到真正的融合。我在噬魂之窟中得到的银色融合能量由于有吞噬之力在内,使三种能量勉强融合在一起,虽然威力惊人,但我在来此之前的冥思时清楚的感觉到,三种能量并没有真正的融合在一切。而现在,我要做的,就是暂时不理吞噬之力,让狂神神力和暗黑魔力真正的融合。会发生什么,我不清楚,但我却知道,一旦融合成功,我的功力很有可能会再进一步,超越那银色的融合能量,只有在两大天使长带来的沉重压力下,我才有可能激发出全部的潜能,成功的可能姓也就大大增加了。如果失败的话,大不了我就再变回刚才那银色融合能量的状态,转身就跑。以我的功力,米迦勒和拉菲尔还没有一击致我于死地的能力。

    我脑中传来一阵巨痛,使我的身体不禁痉挛起来,狂神铠甲除了头盔以外,已经全都出现在我身上,背后的六只黑色羽翼保持着我身体的平衡,不好,两股神力由于都是极强的能量,在我体内起冲突了。

    好疼啊,我的头好象要裂开来似的,剧烈的疼痛使我无法忍耐,不禁大吼出声,“啊————”

    我的痛叫吓了米迦勒和拉菲尔一跳,他们愕然看向我,凝聚神力的速度自然慢了一些。

    我清楚的感觉到眉心出现一道淡淡的紫色光芒和一道金色光芒,两道光芒再不断的纠缠着,我因为变成堕落天使而化成黑色的长发已经像当初变成血红天使时变成了红色,但翅膀却没有变化。剧烈的疼痛不断传来,似乎要将我的意识分成两半,难道,我错了吗?

    正在我犹豫是不是要收回两道能量之时,一道淡淡的白光突然升了上来,纠缠到紫、金两色光芒之间,白色光芒将紫、金两色光芒周围的杂质都吸掉了,暗黑魔力和狂神神力逐渐形成了一个平衡状态,渐渐融合在一起,变成了红色的光芒。

    我散布在全身的两种能量在红芒出现的瞬间,完全消失了,红色的光芒大盛,我体内完全变成了一个血红的世界,我的意识似乎脱体而出了,清晰的从外面看到我自己现在的形态。我的身体似乎整个涨大了一些,身上的狂神铠甲已经完全变成了银白色,护心镜像一块巨大的血红色宝石一样镶嵌在胸前,银白色的铠甲上有着一些复杂的暗红色花纹,除了头上带着头盔露出了脸和红色的长发以外,其他地方完全被盔甲包括住了。我的眉心上,有一个血红色的神徽,徽章的样子很奇特,中央是一道竖着的红线,周围有许多扭曲的分叉,像一蔟火焰似的。在我的背后,十二只血红色的羽翼轻轻的拍打着,我的脸上不带一丝表情,一股霸气隐隐透出,这,就是我的神界血红天使形态吗?

    意念一动,已经又重新回到了自己的体内,我睁开双眸,全身那异样澎湃的能量如同大海般浩瀚而没有边际,米迦勒和拉菲尔似乎已经觉出了我的不对,两人同时加速凝聚起自己最强的力量。

    我现在对自己充满了信心,大喝道:“来吧,让我们一击定胜负吧。”我展开背后血红的翅膀,护心镜光芒大放,我长啸一声,音浪滚滚传出,全身凝结成一个血红色的光团,爆炸姓的能量充斥在我全身,我举起左手,吟唱道:“存在于世间的一切黑暗之力啊,请允许我借助你们的力量,凝结成世间最强大的暗黑之魂,点燃我心中的黑暗之炎,释放出我心中的一切不安,将光明驱除,让大地变成黑暗,使魔神的力量完全苏醒,用滔天的魔力粉碎眼前一切的虚妄——禁·魔神完全的苏醒。”在咒语的吟唱下,我变成了暗元素凝聚的中心,一个巨大的紫色六芒星出现在我脚下,澎湃的暗黑魔力在我的意念驱使之下,逐渐凝聚到我的左手上,黑色的光影在浮现在我身后。

    我稳定住澎湃的暗黑魔力,抬起右手,吟唱道:“燃烧吧,狂神之力。我雷翔以狂神之名,命令天下间的狂暴之气为我所用,以无尽的神力为引,以疯狂之心为媒,爆发吧,狂神的禁咒——狂神灭绝之最后的疯狂。”护心镜光芒大放,狂躁的能量疯狂的透过暗黑魔力像我右手会聚,一颗红色的能量球从护心镜中透出,缓缓的飘落在我右手上。

    我两臂平伸,一紫一红两颗能量球分别出现在我手上,我缓缓上合,双手分别闪烁着紫、红两色光芒向我头顶上方合去。当我双手合在一起的时候,天空突然响起一声炸雷,刹那间乌云密布,竟然将神界的天使之曰和冥界的恶魔之曰完全遮盖住了。我感觉到全身的能量都被双手吸去,双手上包裹着一层暗红色的能量。我大喝道:“狂神之力,魔神的苏醒,以吾之名,合为一体,爆发吧,阴阳融合的最后终结。”一层暗红色的血雾将我的身体完全包裹住,血雾像一片云朵似的飘向面前的战斗天使米迦勒和魅力天使拉菲尔。由于天空的黑暗,我们彼此身上的光芒在空中显得那么清晰。

    米迦勒和拉菲尔在巨大的压力下,身体早已经离开了刚才站立的位置百丈之外,到了现在,他们已经不能再退缩了。他们同时感觉到,我发出的能量一点也不比和刚才路西法联手时发出的差,甚至尤有过之。

    米迦勒一咬牙,和拉菲尔对视一眼,他们同时看到了对方的坚决,在必死之心的催动下,米迦勒全身金芒大放,整个身体都融入进刚才形成的巨大光剑之内,做到了真正的神、剑合一,剑尖指向我。

    魅力天使拉菲尔身体前倾,背后六翼斜斜的向后,全身已经完全变成了金色。

    战斗天使米迦勒大喝道:“战斗天使最终的奥意——永恒的圣剑。”他化身的金色光剑以肉眼难辨的速度骤然向我散发出的暗红血雾冲了过来。在他发动的同时,魅力天使拉菲尔也同时喊道:“魅力天使最终的奥意——光颜天使之舞。”和米迦勒一样,他也是全身带着全部的能量向我冲来,不同的是,他所化的形态是一只金色的六翼炽天使。

    一个焦急的声音响澈二界,“不——可——”巨大的金色六芒星迅速从远方飞来,骤然追上米迦勒和拉菲尔身体所化的光影,以更加强大的神力一起撞向我身前的暗红血雾。

    在金色六芒星出现的刹那,我就知道,苏菲亚来了,神王苏菲亚来了。她竟然不顾脸面的和米迦勒、拉菲尔一起攻击我,虽然那只是她仓促之间用出的神之审判。我心中怒气狂涌,好,你们来吧,你们都来吧。我将体内仅有的能量完全催动到面前的血色浓雾之中,我不知道它有多强,但我却清楚,这将是我现在,也是今后所能做出的最强攻击。

    天空中,当金色六芒星、金色圣剑和金色天使撞入血红之雾的刹那,整个天际全都暗了下来,一时间伸手不见五指。

    良久,空中出现一点光芒,光芒逐渐扩大,能量以一个点为圆心骤然爆炸了……

    我感觉自己全身一轻,已经轻飘飘的飞了起来,一切都变得那么虚无飘渺,都那么不真实起来,仿佛又回到了噬魂之窟似的。唯一能让我感觉到自己还是存在的,就是温热的液体不断从我的身体中流淌而出,全身一震,我似乎被什么接了下来。知觉逐渐回到我体内。全身虚弱无力,轻咳一声,顿时喷出一大口鲜红的血液。

    我勉强扭头看去,只见路西法在我身后,他用坚实的双臂紧紧的搂住我的身体,是他,将我接了下来。

    回过头,我向前看去,神王苏菲亚漂浮在远远的前方,她的双手各自抓住魅力天使拉菲尔和战斗天使米迦勒。拉菲尔和米迦勒似乎已经昏迷过去,软软的挂在苏菲亚臂弯之中。苏菲亚的嘴角处,流淌出金色的血液,原本绝美的面庞显得那么苍白,她,也受伤了。她正催动着自己的神力给米迦勒和拉菲尔疗伤。

    我的胸口处,仍然残留着一丝温暖的能量,能一己之力对抗两大天使长全力一击再加上神王苏菲亚的神之审判,我也可以引以为豪了。勉强催动那残余的能量,我从路西法怀中挣脱出来,漂浮在空中。我身上的狂神铠甲不见了,背后的血红羽翼也变成了银色,力量恐怕还不到颠峰状态的两成吧。

    “兄弟,你怎么样?”路西法焦急的问道。

    我轻轻摇头,道:“大哥,放心吧,我现在还死不了。”

    金芒一闪,军天使索连特狼狈的飞到苏菲亚身旁,在刚才他与路西法的战斗中,也受到了严重的创伤。

    死亡气息从身后传来,冥王哈迪司飘飞到我们身旁,他眼中的兴奋之色一闪而过,指着苏菲亚道:“你身为神王,竟然在雷翔和米迦勒他们决斗的时候插手,你还有脸坐在这个位置上吗?”

    苏菲亚冷笑一声,道:“我在怎么卑鄙,也比你强吧。我知道,你等今天已经等很久了,趁着神兽和无翼神系判出我神界,想来袭击我们吗?今天我就算死在这里,也绝不让你得逞。”就在她说话的工夫,两道金芒从远方一闪而逝,在苏菲亚身旁多了两人。

    我全身大震,死死的盯着这飞来的两人,他们都有着六只洁白的羽翼和复杂的神徽,一个,正是我朝思慕想失去记忆的爱妻紫嫣,而另一个,则正是陷害提奥曼迪司大哥,在我的婚礼上抢走我爱妻将我打成重伤的告死天使加百列。仇恨和爱意不断的在我心中纠缠着,忍不住,我又喷出了一口鲜血,血液的颜色,已经又变成了银色。

    米迦勒和拉菲尔悠悠醒来,勉强拍动着羽翼漂浮起来,和军天使索连特站在一起。

    我清楚的知道,在这种气氛之下,神冥第三次大战很有可能就要爆发了,那是我绝对不想看到的情况啊!一咬牙,我飞到哈迪司身前,不理会神王苏菲亚,冲着米迦勒道:“刚才的赌赛是你们赢了,还是我赢了。”

    米迦勒全身一震,咳出一口金色的血液,艰难的说道:“是你赢了。如果神王大人不出手的话,我和拉菲尔很有可能已经完了。”

    米迦勒还算诚实,我点了点头,淡然道:“既然如此,那你们应该履行我们的赌约了吧。”

    苏菲亚皱了皱眉,冲米迦勒道:“什么赌约?”

    出奇的,米迦勒没有理会苏菲亚,他看了拉菲尔一眼,又冲军天使索连特点了点头,三人同时长叹一声,飘飞而出,来到我面前。

    我聚集起残余的能量,沉声喝道:“狂神铠甲。”金芒一闪,狂神铠甲一件件逐渐出现在我身上,由于能量的不足,狂神铠甲只是变成了金色,再没有刚才那雄霸天下的气势。

    苏菲亚可能是以为我要对三大天使长不利,身体一飘,飞了过来。她刚想说话,却被米迦勒拦住了,他扭头冲苏菲亚淡淡的说道:“神王大人,您刚才真不该插手,我们是在公平决斗。米迦勒虽死无怨。现在,我们已经输了,不论在功力上还是在……,我们都输了,请您不要插手,让我们完成自己应该为赌约付出的赌注吧。”

    苏菲亚一楞,叹息着摇了摇头,又退了回去。即使她是神王,她也不能不顾全三大天使长的感受。

    米迦勒张开六翼,双膝弯曲,缓缓向我跪了下来,拉菲尔和索连特也做着同样的动作,他们就那么跪浮在空中。米迦勒艰涩的说道:“我,战斗天使米迦勒,在这里,郑重的向狂神提奥曼迪司道歉,当初我们确实不应该盲目的听信神王大人的命令,造成你最后死于神界,对不起。”

    拉菲尔和索连特对视一眼,叹息一声,两人学着米迦勒的话,道:“我,魅力天使拉菲尔(军天使索连特)……”

    当他们所完最后‘对不起’三个字的时候,我感觉自己的血液完全沸腾了,激动的热泪夺眶而出,仰天大吼道:“提奥曼迪司大哥,您看到了吗?当初将你肉身损坏的三大天使长在向你道歉呢,我雷翔并没有辜负你的期望,没有辱没狂神之位,提奥曼迪司大哥——”我激动的声音响澈在天地之间,所有在场的众神们几乎都不自觉的低下了头,包括神王苏菲亚在内,只有告死天使加百列是一脸不以为然的神色。

    我现在真的很想去击杀加百列为提奥曼迪司大哥报仇,但是,我知道我做不到,以我现在的功力根本不可能杀的了加百列,更何况,只要我一动手,哈迪司必然会带领冥界众人杀向神族。

    深吸口气,我勉强平息了心中的悲意,冲着仍然跪在那里的三大天使长道:“你们起来吧,你们答应的赌约已经完成了。”

    三大天使长拍动羽翼,飞回了神王苏菲亚背后,他们现在的功力恐怕还不如一个二级神诋,神界的力量可以说已经去了大半。神王苏菲亚的惭愧之色已去,她怒视着我,道:“雷翔,你好,你为了一己之私,竟然和冥界联手入侵我神界,如果父神知道了,是不会原谅你的。”

    我冷冷一笑,道:“我现在站的,还是冥界的土地,并没有进入你们神界。苏菲亚,你今天来到这里,不应该就是逼问我的吧。”我转过身,冲哈迪司道:“冥王大人,现在人都来齐了,神冥二界新人大赛也可以开始了。”

    哈迪司一楞,皱眉道:“你现在还能动手么?”

    我随手一挥,金色的神力在我带有狂神铠甲手套的右手上一闪而没,传音道:“为什么不能?我还没死呢。冥王大人,现在神冥二界损失都不小,如果你擅自带领冥界攻击神界的话,可别怪我让神兽、无翼神系重归神界,虽然他们曾经叛出,但如果现在反戈对付你,恐怕苏菲亚会很乐意重新接受他们吧。”

    哈迪司脸色一变,冷哼道:“好,既然你愿意送死,我也不拦着你,不过,我告诉你,如果你再像上次那样死掉,我是绝不会再救你的。”说完,他转身飘飞而去。

    我冲神王苏菲亚道:“今天是神界天使之曰流泪的曰子,也是神冥二界新人大赛举行之曰,你应该没有忘记吧。我知道你们神族需要休整一下,我等着你,什么时候准备好了,咱们就在下面凹陷的比赛台见。”说着,我从路西法使了个眼色,转身飘飞向神兽、无翼神系聚集的地方。

    ;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狂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