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再遇梵日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狂神

    那些亲卫们见自己引以为豪的射线竟然没有任何作用,仍不死心的向我冲来,挥舞着手中的兵器砸向我的身体。

    我叹息一声,“自做孽,不可活。”双手外分,一道银色的光带从我手中撒出,冲向我的百多名独目兽亲卫在银光的照耀下全都停止了前进,一个个呆立在原地,我根本不去管他们,这些人已经没有一个可以再看到恶魔之曰那邪恶的光辉了。继续向前走着,阻挡在前的独目兽亲卫一个个倒了下去,他们的身体在接触地面时变成了齑粉,清风一吹,顿时消失无踪。

    所有在场的两族士兵全都被眼前的一切吓呆了,他们可能从来没有想到过,杀人竟然是如此容易的一件事。

    我依旧看着别克,一步步向他走去。别克现在已经没有了开始时的嚣张,他一把将芭芭拉扯到自己身前,声音有些颤抖的道:“你,你别过来。否则我杀了她。”

    我站定身形,看着他身后已经毫无斗志的独目兽军团,淡淡的说道:“放了她,然后你自杀,我就饶恕了你的族人。”

    别克扭头冲自己的属下凄厉的大喊道:“上啊,你们这群蠢货,快给我上啊,为我们死去的兄弟报仇。”他的喊声起了作用,还真有些不知死活的独目兽冲了上来,我无奈的摇了摇头,身体飘然而起,双手一合,大喝道:“想死还不容易吗?”一道比刚才巨大的多的银色光环从我的手臂上发出。凡是沾到银光的独目兽,立刻就会灰飞湮灭,银光过处,顿时空出一片,最起码有上千头独目兽在我奋力一击之下化为了齑粉。连我自己都没想到融合能量居然会有这么大的威力,独目兽的身体可是比兽人的比蒙巨兽还要强悍的。

    我淡淡的说道:“这是对你们最后的警告,谁再上前,结果相同。”

    所有的独目兽都被震住了,再没有人敢向前冲,整个独目兽军团多向后退缩着,在我的绝世神力的震慑下,他们怕了。

    我落到别克身前,冷冷的凝视着他,刚才我在攻击的时候故意漏过他,别克已经完全呆滞着,双手无力的下垂。芭芭拉的身体没有了他的钳制顿时向下倒去。我伸手一招,将芭芭拉搂入怀中,融合能量迅速将她体内的独目兽光线吸取出来,芭芭拉身体一软,顿时昏了过去。我将她的身体向后甩出。媚尔会意的把她接了下来。

    我走到别克身前,淡淡的说道:“以你的智慧,已经再不配做独目兽的首领了。”别克的身体已经被我牢牢锁住动弹不得,他眼中充满了恐惧,看到他的样子,我心中不由自主的升起一种快意,随手一挥,别克雄壮的身体顿时消失在我眼前。

    我看向眼前的独目兽军团,冷声道:“独目兽军团是冥界三大军团之一,你们效忠的只有冥王哈迪司大人,立刻返回你们的驻地等待冥王大人的调遣,否则,立杀无赦。”

    独目兽军团动了,他们在缓慢的后退着,我将功力注入到声音之中,沉声喝道:“我警告你们,如果今后独目兽军团再敢随便侵犯吸血女妖,那结果就只有一个——灭族。”我全身银芒大放,信手一挥,没有任何声响的情况下,地面上顿时出现一个直径十丈深三丈的大坑。

    在我的威胁之下,独目兽军团如同潮水般退了下去,一会儿的工夫,已经消失在视线之内。

    微风一动,媚尔·德古拉已经飘飞到我身旁,她呆呆的说道:“那就是你的力量吗?我怎么感觉比路西法还要恐怖。”

    我看了她一眼,道:“大姐,芭芭拉体内的独目兽光线已经被我吸取掉了,休息一下就会没事,你现在可以告诉我,当初她是用什么方法通知你了吧。”对于刚刚的杀戮,我心中并没有任何不舒服的感觉,这也许就是噬魂之窟中历练的结果吧,我的心早已经变得冷硬了。

    媚尔·德古拉道:“谢谢你雷翔。我们终于可以不用再顾忌独目兽了,没有几十年的修养生息,恐怕他们是无法再对我们构成威胁了。我们吸血女妖一族有一种特殊的用骨制的笛子,笛子吹动时可以产生一定的声波,只有本族中人才能听到。侦察营的人都配有这种笛子,芭芭拉就是用它来通知我的。在冥界,我们吸血女妖的侦察兵是最有效的。”

    原来是这样,我道:“大姐,既然这边的事已经解决了,我也要走了,神兽和无翼神系他们在哪里?”

    媚尔·德古拉的脸上流露出遗憾的神色,道:“你这么快就要走么?”

    我点了点头,道:“我还有许多事情要做,也许你还不知道吧,我就是代表冥界参加二界新人大赛的人选。”

    媚尔·德古拉一惊,道:“原来是这样,那我就不耽误你的时间了,以后有空,一定到大姐这里常来坐坐。神兽和无翼神系就在边界线南端的一个山谷里,你从这里一直向南飞,等到了那里,一定能发现的。”

    我点头道:“谢谢你大姐,我一定会在路西法大哥面前提起你的。再见吧。”说完,我冲天而起,朝着南方飞去。在我身后,留下了早已被我绝世实力征服了心的吸血女妖军团。

    “女王,这就是真正的力量吗?他是谁?”媚尔身旁的一名女妖问到。

    媚尔·德古拉叹息道:“他是路西法大人的兄弟,也就是刚刚那个我们以为是路西法大人的人,我现在也弄不清他到底是谁了。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他和路西法大人有着极深的渊源,而且功力也绝对不在路西法大人之下。没想到,我们冥界之中还有这样的高手。什么冥界三大种族,以我们的力量,根本无法和他这种程度的高手抗衡。走吧,回大帐。”

    …………

    飞在空中,我不断回想着媚尔·德古拉的话,路西法大哥一生孤苦,看来这回终于有个真心爱他的人了,有机会我一定要尽力撮合他们。

    正往前飞着,我突然感觉到前方有几团能量向我迎了上来,这边界线附近还真是热闹啊!

    “站住,不许再向前了,你是什么人?”一个尖锐的声音响起。

    我在空中停下身体向声音来源的方向看去,只见几只大鸟从下面飞了上来。它们身上有着蓝色的羽毛,眼睛是红色的,翼展达到两丈,都警惕的看着我。从它们身上的神圣气息看,应该是神兽。

    很快,几头大鸟已经飞到我身前,为首一只道:“前面是我们神兽的领地,不许在前进了。咦,你是无翼神系的么?”

    我点了点头,道:“我是啊!我是无翼神系中暗之神丝兰老师的弟子,听说了这边的情况,刚从远方赶来。你们是?”

    一听说我是无翼神系中人,那几只大鸟明显松了口气,刚才说话的那只道:“我们是神兽中的雷鸟,负责在附近巡逻的,既然你是无翼神系中人那也不是外人了。不过,你头上怎么没有神徽?”

    我佯装苦笑道:“我的功力太差,苏迪曼大人还没有给我策封神位呢,也许再修炼一段时间就能有了吧。你们看。”说着,我随手一挥,用融合能量幻化出一个由纯暗元素组成的能量球。能量球并不大,只是用来显示我的身份而已。

    雷鸟点了点头,道:“好吧,那你跟上我们。无翼神系的朋友们也在下面。”说着,几只雷鸟掉转身形向下投去。

    我跟着雷鸟不断下降,这里距离边界线大约有几公里的吧,下面是一个山谷,我清晰的看到山谷内盘踞着各种各样的神兽,在恶魔之曰的照射下,他们身上彩色鳞片反射着各种光芒,绚丽异常。

    那雷鸟道:“怎么样,这场面壮观吧,自从我们的梵曰天龙大人回来以后,众兄弟又聚在一起了。”

    我随着他们落了下去,刚一落到山谷之中,一个阴沉的声音响起,“雷鸟,谁让你们私自大人回来的。”

    我和几只雷鸟同时向声音的方向看去,暗红色的光芒闪过,一只四脚怪兽出现在我们面前,他头上有两只弯曲的角,全身闪烁着暗红色的光芒,正是当初我和梵曰天龙在神界所看到的暗血麒麟。

    暗血麒麟一看到我也是一惊,不禁疑惑的打量起我来,雷鸟一看到暗血麒麟,赶忙恭敬的解释道:“暗血老大,他是无翼神系的人,是来归队的,所以我就带他过来了。”

    暗血麒麟根本没有理会雷鸟,冲我道:“你,你是……”

    我微微一笑,道:“怎么,不认识了吗?我是雷翔,梵曰他还好么?”

    暗血麒麟眼中的目光依然有些疑惑,“你的气息怎么不一样了,你真的是雷翔吗?”

    我想起当初梵曰天龙曾经说过暗血麒麟有着极为敏锐的识别能力,相比是我身上的融合能量让他有些惊讶吧,我运转起体内的能量,身体上升大喝道:“狂神战铠。”金色的光芒顿时从我眉心处涌出,神徽取代七彩宝石出现了。狂神铠甲一件一件出现在我身上,闪烁着耀眼的白光。我冲暗血麒麟道:“我这狂神铠甲可是假不了的吧。”我身上散发出的强烈神圣气息顿时将那几名给我带路的雷鸟吓坏了,退出老远,吃惊的看着我。

    暗血麒麟大喜道:“你是雷翔,你真的是狂神雷翔,太好了,梵曰大哥一直在惦记着你啊!快,跟我去见他。”他也不理会一旁目瞪口呆的众神兽,瞬间变化诚仁形,拉着我就向谷内飞去。

    我对梵曰的感激之情根本无法用言语来形容,那天如果不是他的及时出现,我根本等不到冥王和路西法大哥赶到就要被神王苏菲亚他们给弄死了。梵曰天龙可以说是我的救命恩人,为了救我,还险些陪上了自己的姓命。

    暗血麒麟一直拉着我来到山谷尽头的峭壁前,一个巨大的黑洞出现在我们面前,暗血激动的看着我,道:“雷翔,你快进去吧,梵曰大哥就在里面,他可一直惦记着你啊!”他的声音有些颤抖,似乎他也像梵曰一样等待了我很长时间。

    我看了看激动的暗血麒麟,体内的血液也随之沸腾起来,我和梵曰天龙都是劫后余生,怀着激动的心情,我身体一飘,进入了洞穴入口。这里明显是人工制造出来的,洞穴入口处很大,一进来,我就感觉到比外面灼热的多的空气,这种感觉太熟悉了,正像当初在西瑞大陆囚禁梵曰天龙的岩浆火窟一样。温度虽然没有那时候高,但感觉却是一模一样的。

    我收敛身上神圣的气息,几个闪身已经来到了洞穴的最深处,转过一个弯,我看到了盘踞在那里的梵曰天龙。他正在睡觉,而且睡的很香甜,头上的长角对着外面,那螺旋状的角对我来说是那么的熟悉。梵曰天龙和以前有了些变化,身体的骨架比以前似乎要小了,同样是变化成两个人大小左右,但却比当初窄了许多,龙尾挡在身前,遮住了他的头,阵阵鼾声清晰可闻。

    我飘飞到梵曰身前,他就像当初冥王哈迪司似的,并没有感觉到我的存在,不知道那时的创伤是否痊愈了,我不自觉的向他头上的长角摸去。

    在我手接触到他长角的刹那,一股火热的能量顿时从角中射出,红光一闪,促不及防的我顿时飞了出去,整个人被深深的撞进了洞穴的墙壁中。在被梵曰的死亡波攻击的刹那我已经感觉到了不对,迅速用狂神铠甲挡了一下,然后变换成最强形态,想凭借吞噬的力量来吸收掉那股至刚至猛的能量。可我这回却错了,梵曰天龙的死神波像一把尖刀一样,直刺肺腑,我的融合能量根本来不及化解全部的力量,我感觉全身一热,顿时喷出一口鲜血,全力调动融合能量,拼命的化解那些四处乱蹿的火热之气。

    梵曰天龙低沉的声音传来,“什么人,竟然敢吵我清梦。”

    好不容易我才将梵曰天龙发出的能量全部转化吸收了,但身体却受了点轻伤,这是我从噬魂之窟出来以后第一次真正的受伤,体内的那股温暖能量不断在我全身游走,似乎在治疗着我的伤势。在受创的刹那我明白了一件事,这融合能量所能承受的也有一定的极限,像这种既尖锐又充满破坏力的能量在我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击中我,我还是同样会受伤的。

    调匀气息,我全身散发出银白色的能量,背后的十二翼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自动出来了,一闪身,我从石壁上钻了出去,苦笑道:“梵曰,我大老远的赶过来,你就这么对我吗?”

    梵曰天龙已经站了起来,正目光灼灼的凝视着我,当我一出现的同时,他全身顿时一震,我清晰的感觉到他已经处于准备战斗的状态。也许是我外表的变化太大吧,一照面的瞬间他竟然没有认出我,我赶忙接着喊道:“别动手了,刚才差点就要了我的命,我是雷翔啊!”

    梵曰天龙一楞,道:“雷翔?你,你是雷翔?”由于洞穴对他来说还是比较小的,无法张开背后的龙翼,他迈动腹下龙爪,快速上前几步。

    我控制着十二翼将我稳定在半空之中,将有些散乱的白发撩起披散在身后,道:“老梵曰,朋友见面,你就给我个死神波来款待吗?”

    梵曰呆呆的看着我,良久,他突然怪叫一声,伸出两只龙爪抓住我的肩头,道:“你,你真的是雷翔啊,你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

    我感受着他对我的浓浓友情,眼圈一热,道:“你以为我想变成这个样子吗?冥王和路西法大哥救了我以后,我的功力只剩二级神诋那么多了。实力不强怎么能和神王以及几大天使长抗衡,于是我就接受了冥王的建议,到一个很恐怖的地方去力量了一段时间,这不是一出来就跑来找你吗?我听路西法大哥说,你已经反出神界了。”

    梵曰天龙哈哈大笑,笑声震的周围洞穴的石壁不断的颤抖着,良久,他声音收歇,道:“太好了,好兄弟,我还以为你死了呢?当初和苏菲亚最后一击的时候,我就知道要完,最后关头我将自己的神识完全集中到尾部,迅速从本体分裂出来,这才保留得一条残命。后来路西法赶来,用他的暗黑魔力给我补充了些能量,否则我早就死翘翘的了。那时我以为你已经死了呢,可路西法告诉我说你还有一线生机,让我赶快自己修炼。一听你还有希望,我就放心了些,我的情况也很糟糕,再不修炼神识一散,我就完了。于是我开始闭关吸收冥界中的各种能量,以充实自己的身体。这一练上就停不下来了,一直修炼到恢复了大半功力。等我清醒过来以后,找到路西法,路西法说你虽然活了,但去了一个很危险的地方修炼,可能几百年都出不来。我心里那个气啊,这一切都是因为苏菲亚那老妖婆。当时我满心都是为你报仇的念头,就返回了神界之中,登高一呼,没想到原来的那些老朋友们还依然都支持我。咱们和神王的一战早已经传遍神界了。于是我就带着大家反出来了,他妈的,神族这群混蛋早晚我要给他们点厉害看看。雷翔,你怎么有了十二只翅膀,这不是和苏菲亚一样了么?”

    我长叹一声,道:“为了我一个人的事,麻烦这么多神兽背井离乡,梵曰,你还是太冲动了。我背后的翅膀连自己都说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不过我的功力到是增加了许多,应该有和苏菲亚一拼之力了。梵曰,我一从那个鬼地方跑出来就尽快过来找你,是因为我怕你和神界冲突起来,大哥啊,你难道不记得咱们当初去神界的时候我跟你说了什么吗?如果神兽和无翼神系都与神界为敌的话,最高兴的就是哈迪司,这样提供给了他千载难逢的机会,他就有可能一统三界了。”

    梵曰听了我的话似乎有些生气了,微怒道:“那这么说我带人给你报仇还是做错了。你哪儿那么多顾虑,哈迪司愿意统一三界就让他统一好了。我管不了那么多,我就知道神王苏菲亚不是什么好东西,我现在就想报仇。”

    我也觉的自己刚才的话有些急,梵曰天龙确实是一番好意,而且都是为了我,我黯然道:“对不起,梵曰,我说话太急了。现在我已经回来了,你也可以放心了。至于报仇的事就让我自己处理吧。我已经欠你太多了。”

    梵曰摇了摇头,道:“你并不欠我什么,咱们在一起的时间虽然不长,但这段时间我却过的很有意思,我有了你这么个朋友我真的很高兴。雷翔啊!现在你想不让我们插手恐怕也不行了。我们神兽和无翼神系都已经从神界反出来了。就算我们不对付神界,他们也早晚会收拾我们的。我和苏迪曼商量过了。我们都不愿意加入冥界,所以,等这里的事结束后,我们只想找个地方继续生活下去。既然你回来了,那咱们就又能在一起了,一起报仇,如果成功了,以后咱们还可以一起快乐的生活下去。”

    我心中一凉,梵曰天龙说的很对,为了我,他们已经从神界叛离了,肯定回不去了。身为高傲的神族,他们也肯定不愿意加入冥界。都是我,都是我的原因才让他们有家归不得,但我现在也没办法改变这种现状,我能做的,只是尽自己的全力来保护他们。

    我体内的伤这时候已经好的多了,我催动体内融合能量变成狂神的模样,冲惊讶的梵曰天龙道:“走,你带我去无翼神系那边看看吧。至于以后怎么样,也只能等到以后再说了。走一步看一步吧。”

    梵曰天龙点点头,我们一起出了洞穴,梵曰天龙一出来,山谷中的神兽立刻聚了过来,梵曰身上透露出一股威严的气息,确实有王者的风范,他环视众神兽一圈,道:“暗血,你安排一下,命令咱们的兄弟全都回到山谷之中,没有我的命令不要轻易出去,尤其不要和有翼神族或冥界的人打交道,明白吗?”

    暗血麒麟恭敬的答道:“是,梵曰大哥。”

    梵曰点了点头,突然昂首长吟一声,声音嘹亮直入天际,所有神兽的情绪都被他的龙吟带动起来,山谷内顿时响起大片的声浪。

    良久,声音收歇,梵曰天龙道:“我今天很高兴,因为我的好兄弟来了。他就是无翼神系的领袖,继承了狂神之位的雷翔。”说着,他将目光转向我。在刚才他命令暗血麒麟的时候,我真的很感动,傲慢的梵曰天龙还是采纳了我的意见,避免和神族冲突。他对确实没的说。

    我从地上飘飞而起,朗声道:“各位神兽朋友你们好,我就是雷翔,我和梵曰大哥是生死之交,以后不论神兽一族有什么事需要帮忙,只要我雷翔还活着,就一定会第一个赶来。”我身上散发出强大的神圣气息,顿时让这些神兽们叹服不已。

    梵曰天龙满意的看了我一眼,道:“走吧,我带你去见苏迪曼那老家伙,他们离我这里很近。”说着,他一展六翼,身体上升,从我脚下一掠而过,顿时将我托了起来,带着我向山谷外飞去。

    坐在梵曰厚实的背上,我问道:“梵曰,你的伤完全好了么?”

    梵曰天龙道:“就算是完全好了吧,只是短时间无法使用分裂的技能了。我的神识受了一点轻伤,还需要一段时间的修补。到了。”

    他虽然说的轻松,但我却明白,他的伤一定还没有完全好。我向下看去,原来无翼神系落脚的地方就在神兽山谷的另一面,梵曰天龙收拢六翼俯冲而下,落在地面上。光芒一闪,六大元素神同时出现在我们面前。

    “狂神大人。”

    我冲他们点了点头,道:“所有无翼神都在这里了吗?”

    苏迪曼激动的道:“是的,我们几个在离开神界的时候就将所有的无翼神族都召集起来,现在都在山谷中了,共三千七百于人,狂神大人您终于来了,太好了,有您的领导,我们就再不用怕有翼神系了。”

    我不自然的笑笑,道:“苏迪曼前辈,为了我的事而劳动大家,雷翔真是惭愧啊!记得我当初离开旬曰山的时候,曾经和你们说过,不论发生了什么事,你们一定不要和有翼神系起冲突,你们这是何苦呢?”

    暗之神丝兰激动的说道:“狂神大人,我们被有翼神系欺压的够久了,我们已经失去了提奥曼迪司大人,我们绝对不能再失去您了。当我们得知您被神王苏菲亚险些杀死的时候,根本不用我们聚集,所有的无翼神都自动集中到旬曰山上,大家的念头只有一个,就是保护您,不再让有翼神系伤害到您,请您原谅我们的抗命吧。我们不能没有您的领导啊!”

    我看着这些关怀着我的人,心中热了起来,豪气大升,道:“好,既然你们当我是无翼神系的首领,我也就却之不恭了。光神苏迪曼,传我命令,所有无翼神立刻集合,我有话要对大家说。”

    苏迪曼大喜,躬身道:“是,狂神大人。”六大元素神同时向天空中射出一颗本系的魔法弹,六颗魔法弹在空中分立六角,光芒闪烁,构成一个六芒醒,将整个山谷照的一片闪亮。山谷中的魔法元素顿时躁动起来,一会儿的工夫,大量无翼神飞了起来,向我们的方向集中了过来。当他们看到我的时候都是激动莫名,拜见狂神大人的声音充斥着整个山谷。没用多长时间包括光之守护神天云和无翼神系三花神在内的所有无翼神全部集中在我面前,看着这些支持我,不,应该说支持狂神的神诋们,我全身不禁热血沸腾。

    催动体内转化成神力的融合能量,我缓缓的飘了起来,停在离地面半丈左右的高度,让所有的无翼神都能看到我。这里除了参加过品果大会的以外,大部分无翼神都还没有见过我,但我身上的狂神铠甲对他们来说,却是再熟悉不过了,我朗声道:“大家好,我就是接替了提奥曼迪司大哥狂神之位的雷翔。我非常感激大家对狂神的支持。因为我个人的事让大家反出神界,离开了自己的家乡,我真的感到很惭愧。提奥曼迪司大哥当初是怎么被冤枉的,我想大家都应该很清楚,我也不想再多说了,我只想告诉大家,这个仇,我是一定要报的,这是我的使命。告死天使加百列和神王苏菲亚害死了提奥曼迪司大哥,他们就一定要付出应有的代价。我现在只想问大家一句,你们愿意奉我为新的狂神,毫无保留的支持我,并听从我的命令吗?”

    所有无翼神诋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的,同时呐喊着:“我们愿意,我们永远支持狂神,狂神大人万岁。”

    ;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狂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