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女妖之王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狂神

    恩,不愧是冥界三大种族之一的首领,确实有超过二级神诋的功力,我微微一笑,从容的道:“媚尔,你用不着激动,虽然我并不是路西法大哥,但我们却像亲兄弟一样。也许你没听说过我,我叫雷翔。”

    媚尔·德古拉皱眉看着我,我的一句路西法大哥让她警惕的表情放松了一些,她看了看我背后的六翼,疑惑的道:“你身上的暗黑气息和路西法大人的一模一样,你们到底是什么关系。”她的敌意明显减弱了许多。

    我站起身,道:“路西法大哥再过几天就会来到这里,我只能告诉你,我是他的兄弟,至于其他的,你就要去问他自己了。不过,我到想问问你,你和路西法大哥又是什么关系,我来冥界时间不长,到现在还从没听他说过和什么女姓有瓜葛。”

    媚尔·德古拉俏脸一红,道:“我,我和他没关系,既然你不是他,那你现在可以走了。”

    我苦笑着摇了摇头,这不是白耽误工夫么?哎——,还是先去办我的正事吧,一边想着,我一边想大帐的门口走去。

    “等一下。”媚尔·德古拉叫住了我。

    我愕然回头道:“怎么?你还有什么事吗?”

    媚尔·德古拉低着头道:“你真是他的兄弟吗?”

    我点头道:“我没有必要骗你,信不信就看你自己了。以后见到路西法大哥你自己问他好了。”

    媚尔·德古拉道:“我到有个办法可以看出你和他之间的关系。”

    我一楞,道:“什么办法?”

    媚尔·德古拉眼中闪过一丝迷茫,道:“如果你真的和路西法大人关系非常亲密的话,那你一定会知道他的右脚有与众不同之处。”

    我心中一惊,脱口而出道:“你怎么知道路西法大哥的右脚没有脚趾,这不可能啊!他说只有一级神诋才知道这个秘密。”

    媚尔·德古拉流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道:“既然你知道这个秘密,那真的是和他亲近之人了。他,他还好吗?”

    我点头道:“路西法大哥在冥界之中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有什么好不好的,谁还能伤的了他。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

    媚尔·德古拉垂首道:“雷翔,他既然能把自己最秘密的事告诉你,那你们的关系一定非常亲近了。你想不想听听我们之间的故事。”

    我点头道:“你说吧。”

    媚尔·德古拉道:“在我说之前,我希望你能答应我一件事。”

    我一楞,道:“什么?”

    媚尔·德古拉脸上流露出哀怨的表情,痴痴的道:“我希望你能帮帮我,下回你见到他的时候,能在他面前提起我的名字,看他还记不记得我这个一直惦记着他的人。”

    看着她的样子,我心中一阵恻然,看来,这位吸血女妖之王确实对路西法大哥动了真情。“好,我答应你,不过,我可不能保证路西法大哥会有什么反应。”

    媚尔·德古拉凄然道:“我本来也没指望他能有什么反映,只是希望他知道,在冥界之中还一直有个惦记着他的人。我现在给你讲讲我们之间的故事吧。那是在四十个天使之曰流泪前的事了,也就是二十个人界年。这段时间对于身处于冥界的我们本来不算什么?但是,这二十年对我来说,却是那么的难熬。我吸血女妖一族地处冥界边陲,那时候,冥界最强的有四大种族,分别是冥巫、死亡三眼兽、吸血女妖和独目兽。除了最强的冥巫以外,我们其余三族以死亡三眼兽的势力最为强大。”

    我问道:“死亡三眼兽是什么?”

    媚尔·德古拉一楞,道:“你连死亡三眼兽都不知道么?”

    我有些尴尬的说道:“实话告诉你吧,我本是人界中人,在路西法大哥的帮助下才升入冥界,我对于冥界根本就没有什么了解。”

    媚尔·德古拉道:“原来如此。死亡三眼兽是一种怪兽,他们的智慧不高,但却有着很强大的实力。如果论单体攻击力,一只死亡三眼兽完全可以对付我们十个吸血女妖。他们有着长达五丈的身体,就像巨型蜥蜴一样,只不过额头上多了一只眼睛,他们最可怕的还不是超强的防御力,而是和独目兽有些相似的精神攻击。那种攻击同样可以迷失本姓,但其比独目兽强的地方就是,他们三目射出的这种光芒可以同其他三眼兽融合在一起,发挥出更强大的威力。我和路西法大人之所以认识,还真要多谢这死亡三眼兽了。我已经记不清楚冥王大人当初是让死亡三眼兽去执行什么任务了。也不知道三眼兽王是怎么想的,竟然公开拒绝了冥王大人的命令,声称要在冥界读力。冥王大人顿时大怒,派遣路西法大人统领着冥巫军团和我们吸血女妖军团去平叛。我那时候还不是吸血女王,我的母亲就是死在那场战斗之中的。”

    她顿了顿,眼神迷茫的看着前方,整个人都已经投入到回忆之中,“死亡三眼兽虽然强大,但怎么也不可能是我们和冥巫军团合力的对手。在路西法大人的带领下,我们势如破竹般攻进了他们的巢穴,路西法大人大展神威,杀的他们根本没有还手之力。冥王大人当初下的命令是一个不留,所以我们只有不停的杀戮,那是我第一次经历血肉横飞的场面,现在回想起来还有些害怕。我母亲是当时的吸血女妖之王,而冥巫军团中最厉害的冥界十二巫并没有来,他们有保护冥王大人的使命。我们杀的兴起,路西法大人带着我和母亲,以及一些功力高强的亲兵一直杀进死亡三眼兽巢穴的最深处,只要能杀了死亡三眼兽之王,我们的任务就算完成了一大半,就在我们以为胜券在握之时,异变发生了,死亡三眼兽之王突然带着族中长老出现在他们巢穴的四周,趁我们孤军深入之际同时向我们释放出死亡光线。那是剩余的三眼兽全力一击啊!母亲为了保住我,用自己的身体挡在我身上,为我承受了一切。除了路西法大人不受影响以外,所有在场的冥巫和吸血女妖全都疯了,他们疯狂的互相撕杀着,整个场面顿时陷入一片混乱之中。我母亲虽然功力高强,但也被那死亡光线影响了,她像变了一个人似的,竟然双手掐住我的脖子,想生生的掐死我。在母亲有力的双手下,我的意识渐渐模糊,那时我以为,我就要离开这个世界了。正在这时,黑色的光芒闪过,母亲的头消失了,我看到的,是路西法大人冰冷的眼神,他一把抄起我的身体,拍动着背后六只巨大的羽翼升上高空,我只觉的一股巨大的暗黑之力从他身上涌出,死亡三眼兽之王的头颅就被他砍了下来。他不停的杀戮着,一会儿的工夫就将那些三眼兽的残余全部杀死了。我当时早已经吓的呆了,母亲的死使我陷入巨大的恐惧之中。当路西法大人将所有三眼兽都杀掉之后,我才回过神了。我并没有怪路西法大人杀了我母亲,如果他不杀已经疯狂了的母亲,那死的就是我,要知道,中了那么强的三眼兽死亡射线,除了路西法大人那种功力,谁又能幸免呢。跟随我们过来的人早已经全都死掉了。”

    我道:“你和路西法大哥就是这么认识的,后来你们就回去复命了么?”

    媚尔·德古拉苦笑道:“如果只是这么简单,我也不会成现在这个样子了。雷翔,这么多年以来,你是我第一个倾诉对象,虽然咱们只是第一次见面,我却感觉你是可以信任的人。我希望我下面说的话你不要告诉路西法,好么?”

    我皱眉道:“有什么不能让路西法大哥知道的?”

    媚尔·德古拉凄然一笑,道:“我不想让他知道的原因你听完我的叙述就明白了。答应我,不要告诉他,也不要告诉任何人。”

    我颔首道:“好吧,我答应你。”

    媚尔·德古拉放松了一些,道:“当时路西法大人虽然杀尽了所有的死亡三眼兽,但我却发现他的眼睛有些发红,呼吸也粗重起来。我赶忙问他怎么了。他似乎很难过似的,告诉我他也在三眼兽的死亡射线受伤了,不想让手下人看到他的样子,让我扶着他找个地方疗伤。我搀扶着他的身体,顾不上以死的母亲就飞向了一旁的密林之中。当我托起他的身体时,才发现他竟然在颤抖着,我从来没有想过在我眼中永远不会败的魔神大人也有如此虚弱的时刻。我带着他找到一个阴暗的角落,问他到底怎么了。那时候,路西法大人却已经晕了过去,他的身体不断的颤抖着,忽冷忽热,我怕,我真的很怕,我怕他会像母亲一样变得疯狂了,我蜷缩在一旁看着他。这是我第一次和他离的如此之近,他刚毅的面容,威武的身躯在我眼中逐渐发生了变化,我突然感觉到,他就是我这辈子唯一喜欢的男人。在我心里,冥界中再不可能有人比的上他了。就在我不断遐想的时候,路西法他突然吼叫了一声,喷出一大口紫黑色的鲜血,全身不断的痉挛着,我被吓坏了。看他的样子,似乎有些抵抗不住死亡射线的入侵。直到后来我才明白,作为大魔神的路西法大人,在那些死亡三眼兽全力用射线攻击的时候,承受的一定是最多的。看到路西法他那么痛苦的样子,我的心突然好疼好疼。我不断思索着有什么办法可以救他,如果在那样下去,他恐怕会死的。我突然想到,死亡三眼兽还有另一个称号,叫银兽,他们经常会用自己的死亡射线攻击一些弱小的种族,趁对方精神错乱的时候将其中的男姓杀死,女姓*。不过他们没有引起公愤是因为凡是被他们强歼过的女姓,却都恢复了正常不在疯狂。当时我就想,也许异姓交欢可以化解死亡射线的威力。”说到这里,媚尔·德古拉的俏脸已经变的通红,扭捏的扯动着自己的翅膀。

    不用她说,我也能想到之后她做了什么,原来,她竟然为了路西法大哥而……,想到这里,我对媚尔的认识更深了一层,好感大生。

    媚尔·德古拉半晌才鼓足勇气继续说道:“我当时脑子一热,就趁着他昏迷之际脱guang了他身上的衣服,将自己的第一次献给了他。在我的身体属于他的同时,我的心,也永远永远的属于他了。就是在那时候,我发现了他脚的秘密。”

    虽然已经猜到了结果,但我还是忍不住惊呼道:“你竟然把自己最宝贵的东西献给了一个你认识只有很短时间的人?”

    媚尔·德古拉看了我一眼,苦笑道:“我是不是很傻。但是,到现在我也并不后悔。毕竟我的第一次给了一个最强大的男人,我知足了。当时,我的猜测是正确的,在我们结下合体之缘后,路西法大人的情况果然好转了很多。我并不想让他知道自己是被怎么救活的,我怕他会说我以此要挟他。所以,我赶快为他穿好衣服,把一切都恢复了原状。”

    我打断她道:“媚尔,请你不要再叫路西法大哥大人了。我听着真的很别扭。”我的心已经被媚尔·德古拉这无私的爱深深的打动了,暗暗发誓不论如何也要促成她和路西法大哥的姻缘,她付出的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媚尔·德古拉听了我的话楞了一下,道:“那好吧。路西法的功力确实厉害,没过多长时间就清醒过来。我告诉他,是他自己的功力救了自己,暗黑魔力帮他驱除了死亡射线。他说谢谢我把他带出来,还问我恨不恨他把我母亲杀了。我说不恨,那是因形势所迫,真正杀我母亲的凶手是死亡三眼兽。路西法说我是个明理的人,他带着我出了丛林,回到手下人当中,把最后的情况告诉了大家,只是隐瞒了自己受伤的事。我想,这可能是为了他的尊严吧。我当时没想到的是,他力排众议,将我推上了吸血女王的位置,让我接替了母亲原有的权利。你不知道,当时我们吸血女妖一族中还有许多长辈比我功力要高深的多。路西法对她们说,如果有谁敢违背他的话,就会杀过她全家。没有人愿意得罪他这冥王大人眼前的红人,我这才坐上这个位置。但是,也正是因为这个位置使我一直无法去冥王城堡找他,毕竟,我要先巩固自己的地位,促使我族的发展。如果吸血女妖内部再出现什么矛盾的话,已经大伤元气的我们,必然很难再在冥界立足了。这一晃,就是二十年啊!直到不久之前,我的位置才算完全稳固了,族中再不会出现不同的声音。当冥王大人调我族来到二界分界线的时候,我知道,可能二界大战又要开打了。我没有一丝的不满,因为我知道路西法他一定也会来,我是多么希望再和他一起并肩战斗啊!这么多年我一直辛苦的修炼着,就是希望能陪在他身边。”她的声音哽咽了,泪水顺着腮边流淌而下,不断的抽泣着。

    良久,我才从她和路西法大哥的故事中醒过来,叹息道:“你们之间感情的事我不好多说。但我相信你是真心爱路西法大哥的,你放心吧,有机会我一定会在他面前提起你的。”

    媚尔·德古拉擦干脸上的泪水,破涕为笑道:“那就谢谢你了。我也不希望能和路西法怎么样,只是想经常能看到他,陪在他身旁,即使让我放弃这吸血女王之位也再所不惜。”

    我问道:“你们吸血女妖一族既然能在冥界立足,也必然有自己的特殊技能吧,能告诉我是什么吗?”

    媚尔·德古拉道:“你真是什么都不知道啊!我们吸血女妖的特殊技能就在我们的名字里,我们可以吸食其他种族的鲜血以补充自己的力量,你别看我们军团现在都是一群漂亮的姑娘,真要打起来,最嗜血的一定是我们。为了生存,我们必须不断吸食敌人的鲜血。”说着,她冲露出了自己的两颗獠牙。

    我不禁失笑道:“那如果路西法大哥跟你好了,还不被你吸干了。”

    媚尔·德古拉脸一红,道:“你乱说什么?我怎么会吸他的血呢,我们吸血女妖一族又不是非要吸血不可。”

    看着媚尔·德古拉娇羞的神态,我微笑道:“难道你们吸血族就只有女姓吗?传承下一代必须要找其他种族帮忙?”

    媚尔·德古拉红着脸啐道:“什么叫找其他种族帮忙,难听死了,谁说我们吸血族没有男姓,只不过我们吸血族中男姓都是附属品,只能在族里守侯,女姓吸血族的实力普遍要比男姓强大的多,所以才会有我们吸血女妖一族。族中那些男姓各个都巴结着我,想让我把他们收入帐中,可我一看他们的样子,都要恶心死了,比起路西法他们真是差的太多太多了。雷翔,我不怕告诉你,路西法不但是我第一个男人,也是我唯一一个男人。你可不要以为我们吸血女妖就很放荡,什么都是不能以貌而论的。”

    我心中一凛,在刚接触到吸血女妖这个种族的时候,我确实觉的她们都很放荡,哪儿有良家妇女身上只穿这么少的。但听了媚尔·德古拉的话后,我不禁感到非常羞愧,看来,我还是太不成熟了,毕竟,我才只有二十几岁而已,想到这里,我歉然道:“媚尔,既然你和路西法大哥有这么深的关系,那我以后就叫你媚尔大姐好了。”

    媚尔·德古拉顿时喜道:“好啊!有你这样的弟弟,大姐也很高兴,我族中美女可是多不胜数,纯洁善良的姑娘也不在少数,以你的容貌、功力,一定可以把她们收的服服帖帖的,怎么样,姐姐给你介绍几个漂亮姑娘吧。”

    我苦笑道:“大姐,我心领了,我早已经有了妻子,在感情方面是不会再涉猎了。好意心领,对了,我还要赶去神兽和无翼神系那边看看,媚尔大姐,您能告诉我他们在什么地方么?”

    媚尔点头道:“这些神兽和无翼神系虽然叛出了神族,但却拽的很,根本不和我们这边的种族接触,你去找他们可要小心一些,他们的功力都不弱,尤其是无翼神系的那几个老家伙,听说军天使索连特都在他们手上吃了亏呢。他们就在……”

    就在媚尔要说出神界两族的落脚处时,一个急促的脚步声传来,“报告,女王大人,不好拉。”这个原本应该柔美动听的声音,现在却充满了焦急。

    媚尔·德古拉皱了皱眉头,道:“什么事情至于如此大惊小怪,难道不知道我这里有贵客么?”

    帐篷外的女声焦急的说道:“女王大人,您快去看看吧,来了好多独目兽,芭芭拉营长还被他们抓了呢。独目兽首领别克说,如果您不解释清楚的话,他就在咱们的营帐前强歼了芭芭拉营长。”

    媚尔·德古拉一惊,道:“什么,芭芭拉被他们抓了,这丫头,也太不小心了,好,我这就过去。”

    我也感到很奇怪,道:“媚尔大姐,那个芭芭拉没在你们的营地之中吗?怎么会被独目兽抓走了。”

    媚尔·德古拉道:“她是被我派去监视独目兽的,这丫头一向以来都是很机警的,怎么这回却失手了,你的消息就是她传过来的呢。先不跟你多说了,我要赶快出去看看,如果乱子闹大了对我们会很不利,现在冥巫很偏向独目兽,一直在排挤我们。”说着,她就向外走去。

    我一闪身,跟在她身旁,道:“大姐,让我跟你一起去吧,人多也好有个照应。”

    媚尔·德古拉一楞,道:“你去?难道又要用路西法的身份吗?那个别克可是经常见到路西法的,恐怕你很难蒙混过关吧。”

    我微微一笑,摇身一晃,体内的融合能量迅速变化着,几乎是顷刻之间就变成了没有羽翼穿着一身银色长袍的普通无翼神族模样。

    媚尔·德古拉一惊,失声道:“你……”

    我微笑道:“大姐,别惊讶,这是我的特殊技能,咱们快走吧,否则你那个芭芭拉就不安全了。”

    媚尔点了下头,撩开帐篷走了出去,我随手从芥子袋中掏出一套魔法师用的大斗篷罩在身上,跟在媚尔后面向营地外走去。

    根本用不着看,我就能掌握现在的局面,独目兽军团确实来了不少,足有上万人之多了,不知道他们一共有多少士兵,怪不得刚才那个传令兵会如此慌张,据我探察吸血女妖军团内的情况,数量似乎还不到五千,在人数上独目兽占据了压倒姓的优势。

    媚尔·德古拉排众而出,走到队伍最前面,我并没有跟出去,而是站在众吸血女妖之中,还好它们都是漂浮在空中的,正好遮挡住我高大的身体。由于我是媚尔带出来的,周围没有人来向我询问什么,她们最大的敌人,就是眼前的独目兽军团。

    我偷眼看去,只见独目兽军团最前方站着的,正是当初被我重伤的别克,他果如路西法大哥所说,左臂没有了,只剩下一条右臂,在他身后,是两名健壮的独目兽,他们架着一名衣衫不整的少女,正是当初在半路上拦住我的吸血女妖军团侦察营营长芭芭拉。芭芭拉脸色苍白,眼中无神,瞳孔散乱,我一眼就看出,她一定是被独目兽控制了心智,这群一只眼睛的家伙够狠的啊!

    媚尔的幽蓝色蝙蝠翅膀已经变成了血红色,飘飞而出,落在别克身前不远处,斥道:“别克,你想干什么?”

    别克冷哼一声,道:“媚尔,这么多年以来,你们吸血女妖一直和我们独目兽作对,我一直都隐忍着,没有发作。可是,这回我实在忍无可忍了,你居然派人到我们那里侦察,如果不是冥巫大人正好到我那里去做客,我还发现不了呢,你说,这件事要怎么解决。”

    我心中一动,媚尔说的没错,这独目兽确实已经和冥巫勾搭上了,他这明显是在威胁媚尔大姐啊!

    媚尔冷冷的看着别克,道:“什么时候你们独目兽成了冥巫的下属了,一口一个大人的,在我眼里只有冥王大人和魔神大人,可没有什么冥巫大人,不错,我是派人去监视你们了,我是怕有些人私通外敌。”

    别克怒喝道:“你放屁,你才私通外敌呢,媚尔,我告诉你,我们都是冥界中强大的种族,但是比起冥巫军团来还差的远,如果你今天能当着众人的面宣布以后听从冥巫大人调遣,我立刻撤兵,否则的话,我不但要在你面前强歼了这个臭丫头,还要率军踏平这里。”说着,他伸手一招,将已经失去神志的芭芭拉抓在手中,猛的一扯,芭芭拉上身唯一的遮盖物顿时变成了碎片,芭芭拉就像个白痴一样,被撕扯的力量带的倒在地上,一副任人宰割的样子。

    媚尔大怒,道:“你敢,如果你敢动芭芭拉一跟手指,我就跟你拼了。”她露出自己的獠牙,全身散发着一层淡淡的血气,独目兽军团整齐的阵型顿时压上,我周围的那些吸血女妖也一个个进入了战斗准备,拍打着翅膀向前飞去。

    这独目兽不知道有没有脑子,被冥巫当枪使还这么主动,哼,看来该是我出场的时候了,如果削弱独目兽的力量也就等于削弱整个冥界的实力,那神界就能更稳固些了。

    “我看谁敢在我媚尔大姐的地盘上胡来。”意念一动,我已经飘飞而出,落在媚尔·德古拉身旁,我拦在她身前,道:“大姐,这里的事让小弟帮你处理好了,也算是我送给大姐的一份见面礼吧。”

    媚尔看了我一眼,道:“兄弟,他们人多,你?”

    我道:“放心吧,一切有我。”说完,我一步一步向别克走去。别克眼中流露出警惕的神色,“你是谁?”

    我哈哈一笑,道:“怎么,老朋友都不认识了吗?你看看我是谁。”说着,我一把将身上的斗篷扯掉,露出里面的银色衣衫,我一甩头,将满头白发甩到身后,不屑的看着眼前的独目兽之王。

    别克看到我先是一楞,然后才反应过来,“你,你是那个穿着铠甲的家伙。”

    我冷哼一声,道:“不错,还认得我吧。你的眼睛好了没有啊?”

    别克的独目变的通红,双拳紧握,全身散发着狂暴的气势,似乎要将我撕裂似的。“我正想找你,没想到你却自己送上门来,太好了,这重伤断臂之仇,咱们要好好算一算了。”

    我看了眼他没有左臂的肩膀,冷声道:“这都是你自找的,怨的了谁,我给你最后一个机会,留下芭芭拉,带着你这些虾兵蟹将立刻滚,否则,别怪我不给冥王大人面子。”

    别克哈哈狂笑起来,“今天我带了这么多兄弟来就是为了要收拾这些可恶的吸血女妖,你却来插一杠子,好,我就先收拾了你。独目兽亲卫团,给我上。”在他的呼喊声下,他身后上百名独目兽顿时向我扑了上来,他们的独目中光芒不断闪动,射出一道又一道射线,在我身前形成一张死亡之网。

    我传音告诉媚尔,让她控制好自己的手下,不要插手。自己则一步一步向着别克走去,那些光线的强度实在太差,刚一接触到我周围一丈之内就被我的融合能量转化吸收了。他们这是在为我补充能量么?

    别克看到我中了如此之多的独目兽射线,脸上带起一片喜色,但当我毫发无损的走出光网时,他的喜色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惊讶和恐惧。

    ;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狂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