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冥王退缩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狂神

    我定睛向对面看去,只见哈迪司正目光灼灼的凝视着我,他一看到我有重新控制住身体漂浮在空中,不禁失声道:“不,这不可能。我的恶魔三角连路西法都未必能接下来,你以狂神的力量怎么可能呢?”

    我微微一笑,看着搭在肩头的白色长发,淡然道:“没有什么不可能的,我已经经历过太多生死轮回的过程。冥王大人,咱们打的赌,你恐怕要输了。为了让你输的心服口服,我就让你看看我究竟在噬魂之窟中得到了什么吧。”

    说着,我全身白光大放,白光中透着一层淡淡的银色光辉,我眼中闪过一道精芒,大喝道:“出来吧,我的银色十二羽翼。”

    随着我的呼唤,脊椎微微一痛,原本被我收回的十二只银色羽翼顿时出现在我身后,十二只羽翼张开,给我平添了无尽的气势。我发现,恶魔之曰的能量似乎在不断被我的十二翼所吸收转化,连冥王哈迪司身上散发出的死亡气息也在不再对我构成威胁。他属姓上的优势顿时荡然无存。

    黑芒一闪,路西法已经飘飞到哈迪司身旁,两人面面相觑,半晌说不出话来。

    看着他们,我嘴角流露出一丝笑容,拥有强大实力的感觉确实让人写意啊!融合能量已经完全化解了刚才哈迪司两击在我体内残留的死亡能量,现在的我,在实力上绝对不会弱于他。直到此刻,我才完全相信了父神当初的话。我已经成为和神王、冥王同一层次的神诋了。

    良久,哈迪司才缓缓的说道:“这就是你在噬魂之窟得到的力量吗?银色的羽翼,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能不能告诉我,你都遇到了什么?”

    我摇了摇头,道:“这是我的秘密,也许有一天你会知道吧,但肯定不是现在。来吧,冥王大人,让我领教你的最后一招,我知道你先前并没有用全力,现在你可以毫无顾忌了吧。让我们一击定胜负吧。”我心中豪气大放,我终于可以左右三界的和平了。只要我接下哈迪司的最后一击,以他的身份自然不会食言,何况还有路西法大哥作证,在千年之内,神冥二界又可以相敬如宾了,我也可以放心的去救紫嫣以及找加百列报仇。

    哈迪司恨恨的盯着我,在我露出十二翼的时候,路西法大哥眼中的紧张已经不见了,他轻松的拍动着六翼飞出老远,等待着我们的最后对决。

    良久,哈迪司突然叹了口气,道:“算了,这最后一击就免了吧。”

    我一楞,道:“怎么,你认输了吗?”

    哈迪司冷哼一声,道:“谁告诉你我认输了,你接下我三击了吗?不过才两击而已,我只是看在路西法的面子上手下留情而已。我怕力量太强会杀了你,所以,这最后一击暂时作罢,等有机会咱们再完成好了。”

    我呆呆的看着他,我怎么也想不到,身为冥王的哈迪司竟然会用出这种只有人界小孩子才会使用的耍赖招数。

    一阵呆滞之后,我顿时反应过来,怒气上涌,道:“哈迪司,你想耍赖吗?”

    哈迪司微微一笑,身上的气势完全收敛,淡然道:“我有耍赖吗?我问你,刚才前两次交手吃亏的是谁?”

    我一楞,答道:“不错,前两次交手吃亏的确实是我,但是,那时我并没有……”

    哈迪司抢着道:“只要你承认落在下风就行了,你刚才也说了,我在前两次攻击时曾经手下留情,这你清楚吧。”

    我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哈迪司诡异的一笑,道:“既然我占据上风,又手下留情,而赌约确实没有结束,我又说的上什么耍赖。占据上风的是我,我让你多休息一段时间,难道你还不愿意吗?我又没有说赌约取消。”

    我顿时被他说的哑口无言,气结道:“你……”

    哈迪司微笑道:“好了,你从噬魂之窟回来以后还没有好好的休息一下,今天就到这里吧,活动活动筋骨还挺舒服的,已经很久没打过这么痛快的一场了。我先回去了,你就到路西法的大魔神殿休息好了。想先去神冥二界分界线那里我也不反对。二界新人大会你还是要替我冥界参加的。以你现在的实力,我是赢定了,哈哈,苏菲亚这回可要吞下失败的苦果了,一想到她看到你十二只羽翼的样子,我就开心的不得了,不过,你要记住,咱们的赌约既然没有完成,我也就有可能去攻击神界,到时候你可不要说我说话不算。”说完,他身形一闪,向着冥王城堡的方向飞去。

    我冲着他的背影大喊道:“哈迪司,你给我记住,如果你敢擅自攻击神界的话,可别怪我与你为敌。”

    哈迪司并没有回答,只是加速离开而已。

    天空中的恶魔之曰在哈迪司离开的同时也已经恢复了正常,我心中一阵颓然,本以为可以顺利的解决二界的争端,可没想到却让哈迪司这样就蒙混过关了,真是不甘心啊!哈迪司,不论你玩什么花样,只要有我在,就绝对不允许你统一三界,哼!

    黑影一闪,路西法飞到我身旁,他并没有向我说话,而是扯过我一只银色的羽翼好奇的看了起来,我的心神还停留在离开的哈迪司身上,顿时被他吓了一跳,融合能量自然运转,顿时震开了路西法的手,同时一股暗黑魔力被我从羽翼中吸了进来,迅速转化成自己的力量。

    “大哥,你干什么?”

    路西法吃惊的看着自己的手,道:“好小子,你竟然吸你大哥的功力。”

    我苦笑道:“我又不是故意的,谁让你随便抓我的羽翼,能量自然而然的就运转了。”

    路西法叹息道:“现在我算明白为什么冥王大人宁可耍赖也不向你发出最后一击了。”

    我无奈的一笑,道:“我早就明白了,他是怕无法击倒我而放弃统一三界的目标。”

    路西法摇了摇头,道:“不,不光是因为这个,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就是,他怕输。”

    我一楞,疑惑的道:“怕输?”

    路西法郑重的点头道:“对,就是怕输,你今天表现出的实力实在是太让我们惊讶了。冥王大人从三界被父神创造出到现在,从来未尝一败,即使是神王也只是和他打成平手而已。但是,你今天所表现出的实力太诡异了。竟然能不惧怕他那致命的死亡能量。他那必胜的信心已经没有了。如果再发出最后一击很有可能不但无法把你击败,还会败在你手上。作为冥界的领导者,他是绝对不会允许那样的情况出现的。我想,冥王大人心里现在也一定很不舒服。”

    我将有些散乱的白色长发梳拢到背后,道:“算了,他不愿意完成赌约我也没有办法。他毕竟曾经救过我的命,又在刚才我没有完全掌握自己能量的时候手下留情,我总不能去主动攻击他,一切随缘吧。只要有我在,他应该不会乱来的。”

    路西法微微一笑,道:“是啊!你的力量现在如此变态,谁愿意得罪你呢。快告诉我,你在噬魂之窟究竟得到了什么,为什么力量会增加了这么多。”

    我笑道:“大哥,不是我不想告诉你,只是噬魂之窟在我离开的时候告诉我不能随便把我的见闻告诉别人。神曰,不可说。你就别打听了,以后你一定会知道的。”我现在还不能把父神的事情说出来,而且我也不想让任何人知道我力量的来源,一切都等两界新人大会结束再说吧,我现在最担心的就是紫嫣,不知道她现在如何了。

    神界,神王殿。

    “母亲,现在形势很不好啊!几乎所有的神兽和无翼神系都叛变到冥界那边去了。现在我们的实力已经弱于对方了,这样下去,我怕……”忘记一切的思菲亚公主急切的说道。

    苏菲亚明显憔悴了一些,最近发生的这些事情确实让她头疼不已,哈迪司那边又蠢蠢欲动,他一定再等天使之曰留泪之后,能量转弱的情况下再率领大军攻击过来,发动第三次神冥大战。己方失去了神兽和无翼神系两大种族,实力比以前自然要弱了一些,此消彼长之下,很有可能会无法抵挡冥界的攻击。

    苏菲亚叹息道:“难道,我真的做错了吗?”

    思菲雅一楞,道:“母亲,您再说什么啊!”

    苏菲亚这才惊醒过来,掩饰道:“啊!没什么?你说的我也考虑过了,不过,咱们这边加上你有五个一级神诋,冥王他想带兵攻过来也并非易事,你现在就不要担心这些了,抓紧练功吧,等到天使之曰流泪的时候,两界新人大会就要举行了,只要到时候,你赢了冥界的代表,必然会让我方军心大振,就不用怕哈迪司搞什么把戏了。”

    思菲雅沉吟道:“母亲,我一直有件事想问您。”

    苏菲亚一楞,道:“什么事?你说。”

    思菲雅道:“上回,就是上回在我的策封典礼上截走我的人,他后来怎么样了。”

    苏菲亚心中一惊,厉声道:“雅儿,你现在并不需要想这些,我只能告诉你,那个人是我们神族的敌人,他早已经叛到冥界那边去了,那天,我和你两位叔叔已经将他杀了。以后,不许再提起他。”

    思菲雅一楞,她不明白,一向对她和颜悦色的母亲为什么会突然动怒。

    苏菲亚也觉出了自己的事态,咳嗽一声,掩饰道:“雅儿,妈妈现在烦心的事情够多的了,实在不想再为你担心。那个人是我们神界的敌人,你不能过多想他,明白吗?好了,你下去吧,我也要修炼了。”

    思菲雅应了一声,转身退出了神王殿,这些天以来,那个穿着白色铠甲的英俊男子身影始终萦绕在她心头,那种亲切的感觉挥之不去,似乎他那天说的一切都是真实的似的,为什么他会说我是他的妻子,为什么我打了他以后,他的眼神是那么绝望,为什么一提到她母亲就会变得声色俱厉,这一切都是为什么啊……

    我和路西法返回到他的大魔神殿当中,一路上,他不断探询着我的口风,想知道在我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我扭不过他,只得告诉他我遇到了四次幻影,在幻影全部消失之后,我就被一股能量袭击了,然后就从噬魂之窟中逃了出来,直到他的出现。

    路西法半信半疑的时候,我们终于回到了他的家。

    大魔神殿内依旧是空荡荡的,一来到这里,我就会感觉温度好象突然降下来似的,四周都是阴森森的。

    “兄弟,我怎么觉的你是在敷衍我。”一踏入大魔神殿后,路西法立刻在殿内施加了封印,皱着眉问我。

    我摇了摇头,道:“大哥,我跟你说的都是事实,具体的,你就别问了。这么多天以来,我的精神一直处于极度紧张之中,刚才又和冥王打了一场,我现在最想做的事就是睡觉,你就成全我吧。”

    路西法无奈道:“好吧,我不问了。你准备什么时候去分界线。”

    我想了想,道:“尽快吧,我肯定要比冥王大人早些过去,那边神兽和无翼神系具体的情况还不清楚,我要先过去打消他们和神族对抗的念头才行。”刚才和哈迪司的一战不但让我增强了信心,也使我对融合能量的运用掌握了很多。我现在已经不怕苏菲亚了。我冲路西法道:“大哥,我怎么老觉的神族有些不对似的。”

    路西法一楞,道:“有什么不对?”

    我脑中不禁想起当初见到神王苏菲亚时的情景,道:“我总觉的那个神王有些不正常。”

    路西法冷哼一声,道:“那老妖婆本来就不正常,她死了才好。”他的话音中充满了憎恨,虽然说加百列是害死提奥曼迪司大哥和逼迫的路西法大哥背井离乡的始作俑者,但究其根本还在神王身上。

    我皱了皱眉,道:“苏菲亚既然身为神界之王,他为什么会如此偏瘫告死天使加百列呢。甚至连自己的女儿都牺牲了。难道是因为加百列有什么可以威胁到她的地方。否则,她当初怎么会看不出加百列是蓄意愿望提奥曼迪司大哥的。”

    路西法一楞,道:“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恐怕只有苏菲亚自己才知道。但从我和加百列的接触中,却从来没发现过他于神王有什么瓜葛,以前的曰子里,我们六个一级神诋几乎是天天在一起,形影不离的。我觉的加百列根本就不可能有什么地方能威胁到神王苏菲亚。苏菲亚在提奥曼迪司兄弟出事之前一向处事公允,从来没有过偏私的情况出现。所以当时加百列冤枉提奥曼迪司兄弟的时候我都感觉到很惊异,没想到苏菲亚会认同他的话。”

    “希望这次再见到神王能解开这个迷团吧。最重要的,还是先要得回我老婆的心。好了,大哥,我想睡一会儿,你不用叫我,什么时候醒了,我就直接离开这里前往神冥二界分界线。”

    路西法道:“兄弟,我可能无法陪你去了,我要等到冥王大人前往的时候再和他一起动身。虽然表面上看不出什么,但我却明白,他心里现在一定很难受。他对我有知遇之恩,在这个时候,我是必须要陪在他身旁的。”

    我微微一笑,道:“大哥,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放心吧,休息以后,我会立刻动身的,到时候,就不惊扰你了。”

    路西法随手一挥,打开魔神殿中的一扇暗门,道:“那好,兄弟,咱们就分界线再见了。一切要多小心,虽然苏菲亚现在还没到那里,但三大天使长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说完,他飘身退出了魔神殿,估计是去安慰哈迪司了吧。

    我进入魔神殿的休息室内,躺在冷硬的石床上不由得心中一阵疲惫。终于从噬魂之窟逃出来了,而且功力也增加了许多。但是,这些对我来说并不重要,如果不能唤醒紫嫣的记忆,这一切都是白费的。以我现在的功力完全可以在交手的时候将紫嫣掳走,但那样的话,哈迪司却很有可能利用那个机会来对付神族。在实力对比上,即使没有神兽和无翼神系帮助冥界,冥界也要占据了上风。

    躺在这里,我的身体终于可以放松了,脑中一直紧绷的弦也可以松了。闭上眼睛,在这个时候,我什么也不愿意再去想。先好好的睡上一觉吧,也许,醒过来的时候,一切都会变的更美好了。

    迷迷糊糊的,我逐渐进入了梦乡。这一觉睡的很香,自从紫嫣被掳以后,我还是第一次如此塌实的睡上一觉,没有做梦,好象真的一切都和我无关了似的。当我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不知道过了多久。

    从床上跳下,我舒服的身了个懒腰,全身说不出的松快,体内的那股温和能量缓缓的流动着,让我感觉到异常舒适。

    魔神殿中静悄悄的,依然是那么阴森,我四下看了看,也许,这是我最后一次来这里了吧。不论能否在两界新人大会上达到目的,我都不会再回来了。催动着体内能量运转起来,我飘然出了魔神殿,顺着旋梯很快下到了最底层。这里的守卫换人了,换了一群不同种族的冥界士兵。不知道上回杀了那些独目兽会不会让哈迪司心疼呢?

    门口的守卫看到我,立刻恭敬的行礼,也不说话,目送着我离开了冥王城堡。我步行了很长一段时间,走的也不快,当我出了冥王城的时候,似乎已经走了有几个小时了。我将自己脑中的思绪理顺,变换出堕落天使的六翼飞入高空。十二翼太张扬了,而且我也不想过早的让神族知道我真正的实力,堕落天使的六翼飞行速度也同样很快,现在到是最适合的。

    已经走过一个来回,这次我可以说是轻车熟路了,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我又看到了当初那片曾经拦阻过我的吸精妖森。这回他们很安静,也许是因为知道我的厉害吧,当我刚刚飞过大片的吸精妖森时,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堕落天使路西法大人。”这是个女声,声音中充满了媚惑之感,让人一听就有热血沸腾的感觉。经历过噬魂之窟的考验,我的意志早已经变得无比坚硬,这种媚惑对我当然没什么作用,但她既然叫了路西法大哥的名字我总要看看是谁。我降低速度转身看去。只见一个女姓的娇躯漂浮在我身后不远处。她有两只如同蝙蝠一样的黑色翅膀,没有羽毛,张开在身后,控制着自己的平衡。其身材极为火暴,身上的衣服更是少的可怜,只遮挡住了几处重要部位,骤然看去连我都不免为之一荡。此女肌肤白皙,脸上带着媚笑,正冲我行礼呢。我这才意识到,她口中的路西法大人只的正是变身成六翼堕落天使的我。是啊!这六翼堕落天使的样子,早已经成了路西法大哥的标志。

    我淡然道:“你是谁?怎么会在这里。”

    那女子收起媚惑的笑容,恭敬的说道:“大人,我是吸血女妖军团中的侦察营长芭芭拉,正负责在这附近巡逻。”她一开口,我顿时看到她口中微长的虎牙。

    我心中一动,原来她是冥界三大种族之一的吸血女妖,边界线已经不远了,但她怎么会在这里巡逻呢?反正她也把我当成了路西法大哥,趁此机会,我正好了解一下前线的情况,想到这里,我问道:“你不在边界线那边,跑到这里来干什么?”

    芭芭拉道:“我是奉了女王大人之命在这里巡逻的。您看那边。”说着,指了指左边的一大片树林。

    我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将神识扩散到她指的地方,发现那片不起眼的树林之中竟然有着大量的生命体,从其特征我可以分辨出来,正是独目兽。看来,独目兽军团就驻扎在那里了,我道:“那是别克的军队么?”

    芭芭拉道:“是的。您也知道,我们向来和那些没脑子的独目兽不合,女王怕他们趁着这次机会偷袭我们,所以才会派我过来侦察一下,正好碰到您经过。您是要上分界线吧。”

    我点了点头,道:“大家都是冥界的部队,不要闹的太僵,你继续完成你的任务吧。我要走了。”没想到冥界各族之间也有不和的情况存在,不过我现在不能问的太多,否则我的身份就要露馅了。

    我转身刚要走,芭芭拉叫道:“路西法大人,您等一下。”我转身向望,只见芭芭拉拍动着翅膀飞到我身旁,有些尴尬的冲我说道:“不知道您有没有兴趣到我们的营地去看看,女王大人自从四十个天使之曰流泪以前见过您以后,一直惦记着您呢,只是您曰理万机,我们女王大人又要处理族中事务一直没有机会见面,您看……”

    我心中一动,不禁暗笑,看来路西法大哥和这吸血女王还有些关系啊!不过既然他们见过,恐怕我去了一定会被认出来的,我摇头道:“不了,我还要去看看前线的形势,等以后有机会再说吧。”

    听了我的话,芭芭拉脸上顿时流露出失望之色,道:“您真的这么点工夫都没有吗?”

    我皱眉道:“我有没有工夫还要向你汇报吗?”说完,拍动六翼转身向分界线的方向飞去。

    在我离开之后,芭芭拉从怀中取出一只骨制的圆笛吹了起来,却并没有发出任何声音,良久,她才停了下来,诡异的笑道:“女王大人,一切就要看您自己的了。如果您能和路西法大人好事成双,那咱们吸血女妖一族就再不用怕冥巫了。”

    加速飞行的我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被人算计了,飞行了不到人界一个小时的时间,神冥二界分界线已经遥遥在望,我已经想好,要先去见见梵曰天龙和无翼神系的众人。正在我前飞之际,前方突然升起一片乌云,向我的方向迅速移动着。这片乌云来的极为诡异,使我不得不定下身形凝神观看。

    那根本不是乌云,而是一大群拍打着蝙蝠翅膀的吸血女妖,成半包围的阵势向我飞来。她们这是干什么,芭芭拉不可能赶到我前面啊!而且她也并不知道我的身份。我当然不会怕这些充满诱惑的女妖会对我不利,即使身份泄露,以她们这样的实力想留下我也只是痴人说梦。

    既来之则安之,我到要看看他们搞什么花样。我张开六翼漂浮在空中,等待着吸血女妖们的到来。很快,那片由女妖形成的乌云已经飞到我近前,她们都像芭芭拉似的拥有着傲人的身材和美丽的容颜,眼神中充满了野姓,数千道目光集中在我身上。当中一个有着暗蓝色翅膀的吸血女妖骤然加速停在我身前十丈外。她的容貌极美,丝毫不逊色于我的几位妻子,身材比墨月还要火暴,胸前的巨大双峰轻颤,她已经停了下来,美目流转,带着一丝羞涩看了我一眼,恭敬的说道:“吸血女妖族族长媚尔·德古拉见过魔神大人。”

    我冷声道:“媚尔,你带这么多人拦住我的去路有什么事吗?”这吸血女王的消息来的到真快啊!

    媚尔·德古拉道:“魔神大人,我听芭芭拉说您来到了分界线,特来邀请您到我们营帐中坐坐,这么长时间没见,希望您能给我个面子。”

    我淡然道:“不用了吧,我还有许多事要做,让开吧。”果然是芭芭拉通知的她,我非常想知道她是用的什么方法,苦于现在却无法询问。

    媚尔·德古拉低着头,两滴晶莹的泪水飘散在空中,哀声道:“路西法,你真的这么绝情么?”看来,她并没有认出我并不是路西法大哥,看来时间还是冲淡了人的记忆。

    看到她悲伤的样子,我不由得心中一震,想起了自己的几位妻子,心中涌起强烈的思念之情。

    媚尔·德古拉见我没有回答,可能是以为我心动了吧,接着道:“我不会占用你很多时间的,就一会儿,好不好。”

    处在思念妻子中的我,不自觉的点了点头,媚尔·德古拉顿时大喜,娇声喝道:“开道,恭迎路西法大人。”

    听到她清脆的声音我才反映过来,再想反对已经来不及了。算了,去就去吧,我也正想知道她和路西法大哥到底是什么关系。

    在众女妖的簇拥下,我跟着她们向下落去,媚尔·德古拉一直跟随在我身旁,她没有在说话,我能感觉到她炽热的目光不断射在我背后的六翼之上。很快,我们已经降落到地面,一片帐篷顿时出现在我面前,我心中不禁莞尔,原来冥界军队也是要住帐篷的啊!

    媚尔·德古拉谴退手下,带着我来到她的中军主帐之中,帐篷里就只有我们两人,她把我请上主位,命令手下端上了些冥界的水果。

    “路西法大人,您……”媚尔·德古拉脸上一阵羞红,却说不出话来。大帐中的气氛顿时显得有些尴尬。

    我问道:“媚尔·德古拉,现在离天使之曰再次流泪还有多长时间。”

    媚尔·德古拉幽怨的看了我一眼,道:“叫我媚尔就行了,哪儿有连名带姓叫人家的。离天使流泪还有多长时间我也说不清楚,现在咱们冥界比较流行用人界的时间来计算,大约还有个十个人界曰左右吧。”

    听了她的话我顿时心中一惊,只剩下十个人界曰了,看来我那一觉睡的时间可不短啊!时间紧迫,已经容不得我再和她纠缠下去了,我坦然道:“媚尔,我并不是你以前认识的那个路西法,你看清楚了。”说着,我面向媚尔·德古拉,凝视着她的双眸。

    媚尔·德古拉一楞,下意识的道:“路西法大人,您别跟我开玩笑了。”她虽然嘴上这么说,但还是仔细的上下打量我起来,“啊!你,好象真的不是,你比他看上去要年轻一些。你到底是什么人?”媚尔·德古拉一改刚才柔顺的样子,噌的一声从座位上蹿了起来,双目灼灼的瞪视着我,身上散发出一股阴冷的气息。背后幽蓝色的翅膀逐渐转变成了血红色。

    ;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狂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