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形势大变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狂神

    我摇了摇头,道:“梵曰这都是为了我啊!冥王是怎么告诉他我的情况的。”

    路西法道:“冥王大人告诉他你虽然没死,但功力却大副减退,为了报仇,你已经到一个极度危险的地方去潜修了。虽然他说的是实话,但当时他对梵曰说的时候,将噬魂之窟说的极为恐怖,说你能活着回来的可能姓很小。我看的出,梵曰天龙对你的感情很深厚。”

    听他说到这里,我不禁想起当初梵曰天龙为了救我而奋不顾身,险些惨死的情形,心中不由得涌起浓烈的感情。

    路西法道:“如果单单是神兽从神界判出还不算太严重,最起码双方实力相差仍不是很多。但更糟糕的情况却在梵曰天龙他们判出神界不久后发生了。”

    我吃惊的说道:“什么?还有更糟糕的?”

    路西法严肃的点了点头,道:“是的。你那次为了救妻子而和神王以及两大天使长火拼的事早已经在神界之中传遍了。其惨烈程度被夸大了几倍四处传播,传说中,你已经死在神王手中。这个消息自然也传到了无翼神系耳中。六大元素神顿时大怒,他们的心情我能理解,毕竟好不容易你接替了提奥曼迪司兄弟的位置出现了。却这么快就被神王毁掉,以他们对提奥曼迪司兄弟的深厚感情,当然无法接受了。六大元素神号召所有无翼神系中人聚集起来,在率领幻曰耀天使军团的米迦勒赶到之前,再一次重创了军天使索连特率领的天使军,同样创进了冥界之中。听说,当时所有的无翼神族都杀红了眼,六大元素神用了一个什么阵法围攻了军天使索连特,结果将那家伙打成重伤。现在,无翼神系接近三千人已经和梵曰天龙的神兽军团会聚到了一起,虽然没有明确宣布加入冥界,但看他们的样子,已经彻底从神界之中脱离了。”

    我心头大震,没想到因为我的缘故竟然引起神界两大种族叛离,我被深深的震撼了。

    路西法接着道:“当初冥王大人让你去噬魂之窟,可能早就预想到会有这种情况出现,他现在已经向无翼神系与神兽许诺,如果在神冥二界新人大会召开时你还不能出现的话。他就亲率大军同神界两大种族一起找苏菲亚讨个公道。他想怎么做,你应该明白吧。有两大种族的加入,神界被灭几乎是可以预料的。现在,冥王大人已经秘密调遣冥界三大军团:独目兽军团、吸血女妖军团和冥巫军团秘密集结,随时有出兵的可能。所以,我才会说现在形势危急。”

    我点了点头,沉声道:“这么说,我必须要尽快赶到神冥二界边界线才行,以避免他们和神界更多的冲突。路西法大哥,如果我能让神兽和无翼神系保持在中立的地位,冥界的军队能将神族灭掉么?”

    路西法想了想,道:“虽然我说不好会有什么情况出现,但仅凭冥界的军队想灭掉神界是很难的。毕竟幻曰耀天使军团和四大天使长也不是吃素的。”

    我道:“既然这样,那就不怕了,只要我能在两界新人大会上准时出现,乱子就不会产生,我有信心说服无翼神系众人和梵曰天龙。对了,冥界这边动静如此之大,神王那边有什么反应,苏菲亚不会不知道后果的严重姓吧。”

    路西法冷笑一声,道:“知道有能怎么样,她现在能做的,就是将嫡系的天使军团全都调集到边界上,听说除了加百列那混蛋以外,其他三大天使长都已经到了边界线,率领着幻曰耀天使军团严阵以待。苏菲亚可能是和冥王大人一样,都在等待着天使之曰流泪的时候再亲自前往。加百列也许到时候会同神王一起过去。兄弟,你准备怎么办,你应该知道,在短时间内,你根本不可能解除神王施加在你妻子身上的封印,如果新人大赛结束之后,冥王大人强行发动攻击,你帮哪一边?”

    这个问题确实很难回答,我想了想,道:“现在我也说不好。只能根据当时的情况再看了,我也许有办法能将紫嫣的记忆在短时间内从封印中唤醒,如果那时候冥王要是强行进攻的话,我很有可能会站在神界那一边。”长叹一声,我接着道:“大哥,我真的很为难啊!走,咱们先回冥王城堡吧,这次毕竟是冥王救了我的命,我怎么也要去见见他。”

    路西法眼中流露出一丝异样的神色,徐徐的说道:“兄弟,你还是不要去的好,直接去二界分界线吧。”

    我一楞,问道:“为什么?”

    路西法苦笑道:“当初冥王大人之所以会救你,一是为了笼络无翼神系和你本人,再一个是为了笼络住我的心。但现在却不一样了。一切都在照着他所期望的情况发展下去,如果,你不出现的话,神兽和无翼神系虽然不一定会归顺,但却一定会帮着他攻打神族,对冥王大人来说,没有什么比这个更能让他满意的了。”

    我皱眉道:“大哥,你是说,冥王大人有可能会对我不利?”

    路西法沉重的点了点头。

    我看着表情凝重的路西法微微一笑,道:“大哥,我问你一个问题。”

    路西法一楞道:“什么问题?”

    我道:“如果我现在有和神王苏菲亚同样高深的功力,哈迪司能留的住我么?”

    路西法一楞,道:“如果冥界十二巫都在的话有可能,现在除了我和冥王大人以外,冥界的主要实力都集中到分界线去了,怎么?难道你的功力?”

    我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自己的功力有多高,但总不会比以前一级神诋时的情况差,何况,还有大哥你在呢,哈迪司未必能把我怎么样。他可以不仁,但我却不能不义,他救过我的命,我一定要去他那里和他打声招呼,大哥,咱们走吧。”

    路西法皱了皱眉头,道:“既然你这么说,我也就不劝你了,一切小心吧。”

    我搂住他的肩膀,道:“大哥,我知道你关心我,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路西法无奈的摇摇头,道:“那咱们走吧。”说着,他拍动六翼,身体闪电般升入高空之中。我没有使用十二翼,我不想让他看到我那样的状态,毕竟只有神王才有同样的情况,这个秘密我必须要保守到最后二界新人大赛之时。轻松的追在路西法身后,向冥王城堡的方向投去。

    升入天空后,我不禁回首看向下方已经坍塌的噬魂之窟,现在我已经可以肯定自己确实从里面出来了,也可以肯定,我当初以为的第五次幻影所说的都是真的。那个灰影确实就是创造了三界的父神啊!想想当初对他的态度,我不由得一阵脸红,没有他又怎么会有我呢!

    我充分感受着自己全新的身体,由于力量全部内敛,从外表看,反而没有了以前的霸气,使我无法感觉出自己到底有多强的实力,但只要我想到什么,体内的能量就会自动帮我办到,飞升上天的同时,我已经变出了一套银色的衣衫,就像我上次同梵曰天龙到神族时候的装束一样。路西法大哥的速度在我眼中看上去很慢,我不用特别催动能量就可以轻易的跟在他后面。看来,我的功力确实如父神所说,已经完全超越了原先的境界。有机会一定要试试才行,否则,我连自己的功力到底达到什么程度都不知道,那怎么行。恩,路西法大哥不是说冥王有可能会对我不利吗?如果是那样的话,就和他试试好了,父神既然说我的能力不弱于冥王,那就应该没什么问题。

    以我们的速度,一会儿工夫就已经可以看到冥王城堡了,路西法突然停了下来,六翼展开,漂浮在空中,我赶忙停在他身后,问道:“怎么了,路西法大哥,马上就要到了,为什么你不向前飞了。”

    路西法转过身,他目光灼灼的凝视着我,半晌没有说话,还是我先开口问道:“怎么了?大哥。”

    路西法叹了口气,道:“兄弟,我现在是越来越看不透你了,你的功力到了什么程度我也说不清楚,你的狂神铠甲呢?墨冥剑呢?还有,你头上的神徽呢?为什么这些都消失了。你能不能告诉大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看着面前的堕落天使路西法,他一脸关怀之色,我苦笑一声,道:“大哥,并不是我不想说给你听,只是到现在为止,我自己也始终处于一个如梦似幻的感觉中,一切都好象是那么的不真实。我的狂神铠甲没了,墨冥也没了,他们似乎都溶入进了我体内,头上的神徽为什么消失我也不清楚,可能是能量转变的结果吧。”说着,我下意识的抚mo着眉心间的小突起,记得当时看到的,那应该是一颗闪烁着七彩光芒的小宝石吧。一摸到它,我胸口处那股温暖的能量迅速上行,眉心一热,眼前顿时闪烁出一片七彩的光芒。我楞了,路西法大哥也楞了。

    良久,路西法才道:“兄弟,这好象已经不是你原本的神圣之力了,也不同于我的暗黑魔力,怎么会如此怪异。”

    我摇了摇头,道:“大哥,咱们先到冥王城堡去吧,这些等我的精神恢复一些可能就会明白了。我现在可以肯定的,就是我绝对拥有着一级神诋的能力,这点你可以放心。”

    路西法道:“好吧,咱们走。”我们化为一黑一银两道身影向高耸入云的冥王城堡飞去,刚一进入冥王城境内,我就发现冥王城比我离开时要冷清了许多,巡逻的士兵少了,街上的行人也少了。看来,哈迪司这回是要动真格的了。

    路西法道:“现在最主要的几大种族都已经到分界线那边去了,冥王大人已经秘密颁下诏令,使所有规模较大的种族都将部队集中起来,就等天使之曰流泪之前前往分界线了,大战一触即发啊!”

    冥王可以说是一个不世枭雄,现在这个机会如果不利用,那就不是他了,这也怪不得他,要怪,只能怪苏菲亚自己,是她自己把神族逼到现在这种地步,否则,如果原先的六名一级神诋都在,神族占据着绝对的优势,岂会有现在这种危机。苏菲亚、加百列,你们都必须为自己曾经做过的事负责,我一定会让你们也尝尝痛苦的味道。

    “走吧,大哥,咱们下去。”说着,我意念一动,身体带起一道幻影向冥王城堡前落去。

    冥王城堡还是我离开时候的样子,只是守门的独目兽只有二十个而已了,他们一看到我,眼中都流露出深刻的仇恨,自动的站成一排,怒目凝视着我。我轻轻甩头,将银白色的长发甩到身后,淡淡的说道:“闪开,否则,死。”

    路西法大哥也已经落了下来,他收拢四翼,看着眼前这二十个独目兽,喝道:“拦着路干什么,想死吗?”

    众独目兽在见到路西法大哥的情况下,竟然仍不闪开,依旧堵在门口,充满仇恨的看着我,我皱了皱眉,双手缓缓的抬起,淡然道:“记得我刚才说的话吗?不闪开,就只有,死——”我说话的声音不大,最后一个死字带着淡淡的尾音,在说出死字的同时,二十名独目兽的独眼中同时射出绿色的光芒,在空中凝结成一股绿色的光柱骤然向我射来。

    我嘴角挂着一丝冷冷的笑容,左手阻挡住想要上前帮我的路西法大哥,右手轻拂,没有任何光芒出现,那迎面冲来的绿光散了,仿佛撞到一堵无形的墙壁上,就那么消散在空气之中,我双目银光大盛,沉声道:“去死吧。”在我喝出这三个字的同时,周围的空气仿佛凝结了一样,我踏前一步,右手在空中分别向左右轻摆一下,似乎只有清风抚过,二十名独目兽士兵骤然分开,整齐的分立两侧,呆呆的站在那里不在动弹,目光逐渐变的呆滞而没有神采。

    我转身做出一个请的手势,冲路西法道:“大哥,咱们走吧。”

    以路西法的功力,他一定已经发现,那二十个独目兽巨人已经没有了一丝生机,我的力量比想象中更要好用,刚才,我只不过是用了两成柔劲,轻易的破进他们护体的功力之内,震断了他们的心脉而已。不知道为什么,我现在并不喜欢那种血腥的场面。

    路西法微微摇头,昂首向冥王城堡内走去,看也不看那二十名如同雕塑般的独目兽士兵。我跟在他后面进了冥王城堡。城堡大厅内没有一个人,一切都是那么安静,路西法一边向旋梯走去,一边传音给我道:“兄弟,你的功力简直太可怕了,大哥都已经感觉有些不认识你了似的。虽然瞬间杀掉他们我也可以办到,但绝对做不到你那样的不温不火。你知道为什么那些独目兽会如此憎恨你么?”

    我点头道:“一定是因为上回我离开的时候,重创了他们的首领别克吧。”

    路西法道:“上回别克不但被你重创,而且还受到了冥王大人的责罚,自断一臂。别克在独目兽中的地位,就像当初提奥曼迪司兄弟在无翼神系中一样。等到边界线的时候,你一定要小心他们。独目兽心胸狭窄,睚眦必报。”

    我微微一笑,道:“大哥,你以为以我现在的功力还会怕他们么?”

    路西法不再说话,带着我向上走去,似乎没用多长时间,我们来到冥王殿门外,路西法看了我一眼,朗声道:“冥王大人,路西法求见。”

    冥王哈迪司的声音从里面传出,“进来吧。”

    我们推门而入,只见冥王哈迪司端坐在自己的冥王宝座之上,闭着双眼,身体周围笼罩着一层淡淡的死亡气息,头顶上悬浮着一个三角形仿若恶魔之曰的符号。“路西法,噬魂之窟那边还没有消息吗?”

    路西法惊异的看了我一眼,他显然没有想到,以哈迪司的功力竟然无法察觉我的到来。其实,在踏入冥王城堡之时,我已经将自己的气息完全收敛了,溶入到周围的环境之中,就像城堡的一部分似的,我也没有想到,以冥王的功力竟然都无法发现我。

    路西法咳嗽一声,道:“冥王大人,雷翔已经成功的从噬魂之窟中出来了。”

    哈迪司身上的死亡气息猛然收敛,头上的三角形符号也钻入了他的身体,他睁开双眸,当他看到我的瞬间,吃惊的表情顿时从眼神中流露出来,有些不自然的说道:“啊!雷翔,你已经出来了么?”

    我向他躬身施礼道:“是的,冥王大人。谢谢您当初的救命之恩,我终于从那个地方逃出来了。侥幸得存。”

    哈迪司轻飘飘的落在我们面前,上下打量着我,我很清楚的感觉到,他正在查探我的气息。微微一笑,我道:“现在我可以履行当初对您的诺言,代表冥界却参加两界新人大赛了。”

    哈迪司眉头微皱,道:“真没想到,你竟然可以这么快从那个地方出来。看样子,你的功力增进了不少。”

    路西法大哥说的没错,当初哈迪司让我去噬魂之窟,就没打算让我活着出来,他确实是不安好心啊!我自嘲的笑笑,道:“是啊!我也没想到自己会这么快就从噬魂之窟逃出来,让您失望了吧。”

    哈迪司眉头轻挑,扭头冲路西法道:“你先下去吧,我有话要和雷翔单独谈谈。”

    路西法一怔,道:“冥王大人,这……”

    哈迪司似乎有些急噪,微怒道:“下去。”

    我冲路西法道:“大哥,您放心吧,冥王大人既然当初救了我,一切都会为了我着想的,我不会有事。”

    路西法显然对我的安全很担忧,仍然没有走的意思,哈迪司眼中冷芒闪过,道:“路西法,难道你想违抗我的命令吗?”

    我微笑道:“怎么会呢,路西法大哥对您最忠诚了。”说着,我一扯路西法的手臂,意念一动,已经将他带到冥王殿的大门处,路西法试图反抗,我身上散发出淡淡的银光,将他的身体包裹住,打开大门,将他推了出去,在关门的瞬间,我传音给他道:“大哥,我现在的功力并不次于冥王,他还没有杀我的本事,回魔神殿吧。”在路西法一楞的工夫,我已经将大门关上了。

    转身走回大殿中央,和哈迪司保持着不到一丈的距离,我站定身形,道:“冥王大人,路西法大哥已经走了,有什么话,您现在可以说了。”

    哈迪司脸色阴晴不定的看着我,良久,才缓缓的说道:“能不能告诉我,你在噬魂之窟中遇到了什么?”

    他的话勾起了我的回忆,想起那一次次逼真的、险些让我沉溺在内的幻影,我身体不由得微微一颤,道:“幻影,是幻影,就和当初路西法大哥进去时一样,我遇到了几次幻影。”

    哈迪司转过身,背对着我,道:“没想到你竟然比路西法当初进入噬魂之窟快出来了数百年。看来,这回是我失算了。”

    我知道,他已经明白我看透了他的心,淡然道:“连我也没想到,有几次,我已经沉溺进去了,可以说是机缘巧合吧,我现在还活着。”

    哈迪司猛然转身面对我道:“现在的局势,我想路西法已经告诉你了。”

    我点了点头。

    哈迪司道:“你应该知道,如果你不出现的话,我有很大的把握可以颠覆神族,统一三界。”

    我平静的说道:“这个计划,您已经酝酿了很长时间吧。”

    哈迪司也不否认,慨然道:“不错,我等这个机会已经等了几千年,你当初出现的时候,我就知道机会来了,直到你前往神界找苏菲亚算帐,一切都在我掌握之中。如我所愿,神兽和无翼神系因为你而终于叛出了神族,我眼看就要达到目的了。”他顿了顿,接着说道:“原本我让你去噬魂之窟,就已经想到,以你当时的功力,就算不死,也一定会像路西法那样被困上个几百年,甚至上千年,到那时,一切以成定局,再没有人可以破坏我统一三界的成果。可是,没想到你居然在二界新人大会之前从里面逃了出来,功力似乎还大幅度增加了。这一切,实在是太出乎我的意料了。你的出现,很有可能会影响我整个布局。”他眼中凶光闪烁,似乎在犹豫着什么。

    我看着这冥界的霸主,淡淡的说道:“冥王大人,那你现在想怎么做呢?杀了我?”

    哈迪司轻轻摇头,道:“杀了你并不是最好的办法,如果那样的话,路西法必然会因为你的缘故而和我决裂,如果消息传出去,神兽和无翼神系也再不会为我所用,我的希望将成为泡影。所以,为了大局着想,我是不会杀你的。”

    我微微一楞,哈迪司比我想象中还要精明,我的出现肯定使他心神大乱,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他竟然可以权衡利弊,明白杀我并不能解决问题,看来,我一直还是小看他了。能坐在冥王宝座上,让冥界各族一直奉他为尊,他确实不光有着强大的实力,也有着超人一等的智慧啊!想到这里,我不禁警惕起来,问道:“那您想怎么做呢。”

    哈迪司的表情恢复了平静,道:“雷翔,如果这次你肯加入到我冥界当中,是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由你来统领神兽和无翼神系,我带领着冥界大军,咱们消灭神族虽然会经历一定的困难,但最后的胜利者肯定会是我们。到那时,苏菲亚和加百列我任你处置,你也可以夺回你的妻子,虽然苏菲亚的封印很强大,但我相信,经过一段时间,你一定能将她唤醒,使她重新回到你身边的。”

    他的话确实让我心动,我是多么想为提奥曼迪司大哥报仇,多么想得回紫嫣,但是,他所说的,都是对我有利的一面,如果真的灭了神族让他一统三界,到时候会出现什么情况恐怕我就再不可能控制了。就算我的力量不弱于他,但我如何也不是整个冥界的对手,他将成为三界的主宰,甚至父神都不再有收服他的力量。我摇了摇头,道:“如果我不答应呢。”

    哈迪司道:“这都是你一直想做的,你为什么不答应呢?如果我真的能够一统三界,神界或者人界之主的位置你可以随便挑选,到那时,你想要什么,都唾手可得。”

    我微笑道:“冥王大人,记得咱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就向你说过,我对一切权力都没有yu望,难道您忘记了么?我所喜欢的只是平静的生活而已。我是绝对不会加入冥界的,你还是死心吧。”

    哈迪司眉头微皱,良久,才长叹一声,道:“雷翔,你真的就这么辜负我的心意吗?要知道,我对你的看重程度更高于路西法。如果咱们联手,三界之中将再没有什么办不到的事。哎——,既然你不愿意加入冥界,我也不勉强你,但是,我希望你能留在这里,留在我的冥王城堡之内。我不用你帮我,你只需要在这里坐享其成就行了。我同样会把加百列和你的妻子带到你面前任你处置。到时候你再要回到人界去,我也绝不拦你,并且,我向你保证,只要你出现的地方,所有我的属下都退避三舍,如何?”

    我凝视着哈迪司有些急迫的眼神,道:“冥王大人,你说了这么多,其实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让我不要影响你统一三界,对吧。但是,我也有自己的宗旨,三界自诞生以来,就一直保持着一个平衡的态势,如果,你统一了三界,到时候会发生什么事,根本不是我,也包括现在的你可以想象的。那时,也许会有大部分种族会灭绝,甚至会造成三界的毁灭,那都不是我想看到的。记得在人界的时候,我就已经明白了一个道理,任何生物都有自己生存的权利。如果为了自己的利益去破坏他人的生存空间,是一件多么不道德的事。冥王大人,我非常感激您当初的救命之恩,虽然那是有目的的,但我仍然很感激你。毕竟我现在的生命是你给的。但是,我也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我既不会加入冥界,也不会任你摆布,离开这里之后,我会立刻前往神、冥二界分界线上去见阻止神兽和无翼神系对抗神族。只要我还活着,就绝对不允许三界一统的情况出现,当然,如果将来神界威胁到冥界,我也会义无返顾的站出来帮你抵抗他们的侵略。确实,我很渴望能够让神王苏菲亚得到应有的惩罚,也想杀掉告死天使加百列为提奥曼迪司大哥报仇,更想得回我妻子的心,但是,如果这些和三界的和平来比,却都要暂时放在一旁。说到现在,您应该能够明白我的决心吧。我唯一能为您做的,就是代表冥界去参加两界新人大赛,我劝您,还是打消了统一三界的念头吧。我的妻子紫嫣也有着一级神诋的实力,被神王封为湛星天使,没有无翼神系和神兽的支持,您未必能够赢的了神王苏菲亚和她手下的五大天使长,”

    哈迪司眼中只剩下凛冽的寒光,他身上的死亡气息散发而出,瞪视着我的眼眸。我丝毫不惧的淡然回望着他,道:“怎么?现在您又想杀人灭口了么?”我早就想到哈迪司在听了我这番话之后会大怒,所以表面上虽然不在意似的,但却早已经聚集起全部能量,随时准备承受哈迪司的全力攻击,父神啊!希望您的判断不要错,让我确实有着不下于他的实力,否则,我就要死无全尸了。

    ;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狂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