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进入魔窟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狂神

    我接过一直陪伴我的墨冥,一股冰凉的气流从手中传入,顿时使我精神一振。

    黑芒一闪,我已经被路西法夹在腋下,眼前的景物飞速流转,根本无法看清。眼前一亮,我们已经出了冥王城堡,朝着一个无法辨别的方向快速前进着。我紧紧的握着墨冥,心中不断的呼唤着紫嫣的名字,我的妻子啊,你一定要等着我,等着我回来。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路西法的速度突然慢了下来,我向下看去,只见身下完全是光秃秃的一片,路西法曾经说过,噬魂之窟周围百里之内没有任何生命存在,应该是快到了吧。

    果然,路西法带着我落了下去,脚踏实地,他搬住我的肩膀,道:“兄弟,我再问你最后一次,你非要去吗?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看着他恳切而真挚的目光,我眼中一热,两行泪水顺流而下,“大哥,你别再劝我了,我已经决定了。放心,我不会有事的。”

    路西法叹息一声,道:“噬魂之窟就在前方千米之外,进入它范围百米,你就自然会被它吸引过去。兄弟,你要记住,如果按照我当时的情况来看,幻影应该会出现三次,不论出现的是谁,哪怕是我,是你的亲人、朋友,是你的妻子,都不要手软,一定要解决了他们赶快从洞窟内出来。那都是幻影,明白吗?”

    我点了点头,道:“谢谢你,大哥,我知道了,我一定会小心的。”

    路西法道:“还有,我会尽量在这里守侯着,一直等到你出来。你出来的时候可能会分不清幻影和真人,到时候你问我一个问题。”

    我一楞,道:“问你问题?”

    路西法凝重的点了点头,道:“对,你问我一个问题,你就问我,我的右脚有几根脚趾。”

    我呆呆的看着他,道:“为什么?”

    路西法道:“噬魂之窟的幻影都是根据你自身的思维而出现的,而你不知道的事,它也不会知道。我的脚很特殊,和常人不同。只要你见到我之后问我这个问题,就能知道自己是否还停留在幻影之内了。”

    原来是这个原因,他想的真是周到啊!“大哥,谢谢你。我记住了。”

    路西法再也忍不住内心的激动,泪水流淌而下,动情的说道:“我已经失去了提奥曼迪司兄弟,真的不想再失去你。一定要回来,一定要回来。大哥等着你回来。为了我,为了爱你的人,为了拯救你的妻子,为了替提奥曼迪司报仇,你都必须回来。”

    我上前一步,紧紧搂住他宽厚的肩头,强忍内心的激动,颤声道:“大哥,你保重。”说完,我松开双手,毅然向着噬魂之窟的方向而去。身后留下了呆滞的堕落天使——大魔神路西法。

    我坚定的向前走着,没有回头,我现在已经没有退路了,要么是死在噬魂之窟内,要么是实力大增的回来去唤醒紫嫣。这两个结果对我来说,并没有太大的区别,即使我实力大增,也不可能和整个神族为敌,即使能,我也不会去做,因为三界的和平不允许我那么做,我只有像冥王哈迪司说的那样,在短时间内唤醒紫嫣,而想做到这一点,只有一个办法。

    用力摇了摇头,将脑中的一切思绪全部打乱,我现在要做的,就是先从噬魂之窟活着出来。

    我默默的想前走着,突然,一股巨大的吸扯力从前方传来,我下意识的运用神力控制住自己的身形,心中一凛,知道自己已经到达了目的地。

    深吸口气,我骤然将全部神力收回,紧紧的握着墨冥任由那股巨大的吸力将我扯了过去。根本没有看清楚噬魂之窟的入口是什么样子,我的周围就已经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我感觉到自己被巨大的能量包围着,这些能量似乎并没有恶意,任由我的神力不断的吸收着它们,竟然在短短的时间之内,我体内的金色能量纯净了许多。我心中一松,看来,这个噬魂之窟也并不是那么可怕啊!我握紧手中的墨冥,等待着幻影的出现。

    出乎意料的,直到我脚踏实地,却依然没有出现任何变化,周围仍然是黑漆漆的一片,没有明显的出路,伸手不见五指。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和路西法大哥说的不一样呢。我蹲下身体,向地面摸去,那似乎是坑凹不平的石质地面,我用墨冥点地探路,向前走去,走了很久,却依然找不到尽头。不由得心中有些发急,虽然吸扯力没有了,但我现在已经无法辨别方向,周围又是如此之黑,根本不知道如何才能出去。就算幻影不出现,我出不去又有什么用呢?

    我心中一动,暗骂自己糊涂,洞里没有光线,我不会给它制造一些吗?想到这里,我立刻凝聚起体内的神力,伸出右手,用神力逼出一个能量球,光芒一闪而逝,但我却清楚的感觉到能量球还在,姓质也仍然是神力。但是,光呢?该有的金光为什么一闪就没有了。我心中涌起一个可怕的想法,光,被吞噬了。这噬魂之窟竟然连光也可以吞噬吗?

    我又试了几次,但结果都是相同的,到了后来,竟然连一闪的光芒都没有了。

    我虽然心里着急,但知道急也是没有用的,干脆找了块相对平坦的地方,盘膝坐在地上。周围的游离能量异常庞大,算了,有这么好的修炼地方,为什么我不利用一下呢,也许功力提高了,我就有出去的可能。

    想到这里,我不再犹豫,开始催动起体内的能量,不断的吸收着空气中的能量。

    噬魂之窟的能量不但庞大,而且源源不绝,在我的不断吸收之中,体内的神力不断的增加着,感觉上只用了几个小时的工夫,我体内的金色能量竟然变成了白色。照这个速度下去,我很快就能恢复一级神诋的能力了,看来冥王说的不错,我确实能在这里得到很大的提升。出于对能量的渴望,我继续不断的修炼着。

    虽然体外一片漆黑,但我体内的能量却越来越亮,所有的经脉,包括那颗金色的心在内,完全不见了,体内恢复到当初一片白茫茫的境界,巨大的能量充斥在我身体的每一部分,在修炼的过程中,我一直保持着头脑的清醒,我清楚的知道,来到这里也不过就是人界曰的三天左右,但我的功力却成倍的增长着。

    我仍然不断的贪婪吸收着周围的能量,我能充分的感觉到体内的神力已经膨胀的透体而出,自然而然的在我体表外凝结成一层厚厚的能量结界。

    当我修炼到第七天的时候,一股温暖的感觉从胸口传来,我发觉体内的白色能量突然暗了下来,一点金光从胸中升起,我微微一呆,那股能量已经升至我胸膛的正中,那温暖的感觉是那么熟悉,难道,难道是……

    我不断的将体内的能量向那点金光集中,随着金光逐渐转盛,我心中的狂喜顿时升起,因为,那点金光已经变成了狂神铠甲护心镜的模样。我清楚的知道,幻影是不可能出现在体内的,这确实是我的狂神铠甲啊!

    狂神铠甲是提奥曼迪司大哥留给我的,它一直保护着我,为我抵挡了不知道多少次的攻击,同时,它也是狂神的象征,我对它的感情已经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了。

    噬魂之窟内的纯净能量不断从四周涌入我的身体,再经过我体内的神力转换直接涌入到胸中的护心镜内,护心镜逐渐清晰起来,当我清晰的看到那充满裂痕的它时,心中不由得一痛,它是为了保护我才弄成这样的啊!一想到这里,我更加毫无保留的将功力输入进去。和我预想的一样,随着神力的不断进入,护心镜上的裂痕在慢慢的修补着,裂痕逐渐变细,再逐渐的消失着。

    终于,当护心镜又变成原来的完美模样之时,我全身一热,从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都涌出一股温暖的能量向护心镜会聚而去,眼前出现了短暂的失明,当意识完全恢复之时,我惊喜的发现,能量形态的狂神铠甲再次出现在我胸口的部位,虽然它们都是由碎片拼成的,但我现在却有足够的信心把他们完全修复。

    我先放松身体,将双手放在双盘的膝盖上,掌心朝上,身体挺的笔直,以五心朝天的行功方式坐好,深吸口气,我开始像海纳百川一样,用全力吸收起噬魂之窟那些纯净的游离能量,我将这些能量转化后,直接输入进护心镜之中。提奥曼迪司大哥曾经说过,护心镜是整套铠甲的力量之源,铠甲的其他部分都是由护心镜来提供能量的,我相信它一定能用我输入的庞大能量将狂神铠甲修复好。

    噬魂之窟的能量是源源不绝的,任凭我不断的汲取,庞大的能量使护心镜的光芒不断转盛,它周围的胸铠已经完全恢复了。由于不断的吸收庞大的能量,我逐渐失去了意识,再无法感觉时间的长短,以我现在体内蕴涵的功力,即使是面对神王,我也有信心拼上一拼。

    当我的意识从入定中清醒过来时,我惊讶的发现,自己竟然已经不再吸收周围的能量了,似乎我本身就已经是这些能量的一部分,内视体内的情况,兴奋顿时充斥着我的全身,那白色镶嵌着暗金色纹路的狂神铠甲完美无缺的漂浮在我胸口处,不断的散发着淡淡的神圣气息。

    大喜之下,我从地上跳了起来,在黑暗之中大喝一声,“狂神战铠。”

    “叮——”清晰的声响从我体内传来,能量形态的狂神铠甲骤然而分,向往常一样,朝着相应的部位前进着,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次他们运行的速度极慢,但是,其中蕴涵的能量也更为强大,那浓烈的神圣气息几乎是我以前无法想象的,只有从神王身上才感觉到过。

    护心镜第一个溶入我的血脉,胸口一热,那熟悉的感觉充斥着我的胸膛,我伸手去摸,护心镜已经重新出现了,巨大的能量波动不断从护心镜中发出,使我顿觉力量澎湃,随着铠甲一件件的出现在我体表,我清楚的知道,我已经把它恢复过来了。

    最后,头盔缓缓的上升到我头部,剧烈的灼热感充斥着我的大脑,我大吼一声,眼前一亮,意识已经进入了另一个世界。

    我愕然看向周围,只见身旁完全是一片白蒙蒙的,再看向自己,狂神铠甲已经全部出现在我身上,不断散发着淡淡的神圣气息。这是哪里?啊!在我刚得到头盔的时候似乎也曾经到过这个意识空间,在这里,我还曾经见到过……

    “兄弟,你终于完全发挥出狂神铠甲的威力了。”那亲切而熟悉的声音传入我的耳中,一个金色的身影逐渐出现在我身前,身影逐渐清晰,正是提奥曼迪司一脸微笑的看着我。

    我激动的叫道:“大哥,您,您怎么在这里?”

    提奥曼迪司微笑道:“当你的力量突破极限之时,我残存的神识被你从铠甲的头盔中激活了,自然能在这里见到你了。好兄弟,谢谢你,谢谢你又给了我生的希望?”

    生的希望?我心头大震,不可歇止的狂喜充斥着我的胸膛,我哽咽的说道:“大哥,大哥你是说,你能复员吗?”

    提奥曼迪司冲我点了点头,道:“兄弟,当你的能量达到一定程度之时,就可以恢复我的神识,等我神识完全恢复到以前的状态,你再帮我重塑金身,我就会重新复活了,就像冥王哈迪司救你时一样。”

    我心中一动,问道:“大哥,您的神识以前一直残存在头盔之中,还能感觉到外界的一切么?”

    提奥曼迪司苦笑道:“狂神铠甲头盔是整套铠甲的灵魂,所以才能残留住我的一点神识,在掉入囚禁梵曰天龙的洞窟之后,这点神识自然而然的陷入了沉睡当中,因为我的力量根本无法再支持下去了。刚才你足够强大的能量涌入头盔之后,才将我再次唤醒。兄弟,快,快帮我修复神识吧,等我恢复了以前的状态,咱们兄弟二人就可以一起去找告死天使加百列寻仇,一起将你的妻子救出来了。”

    我点了点头,微笑道:“好,大哥,我现在就帮你恢复神识。”说着,我运转神力,身体猛然前冲,双手握住墨冥带起一到炽热的白光,骤然斩向提奥曼迪司。

    白光一闪而过,提奥曼迪司的身影上出现了一道白色的裂痕,他呆呆的看着我,道:“为什么?兄弟,为什么你要这样做,难道你贪图狂神的位置怕我抢了你的么?兄弟啊,大哥都已经将狂神之位传承给你了,又怎么会和你抢呢,你也太狠心了,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啊!你破坏了我残存的神识,我将真正的死去啊!”提奥曼迪司的脸上充满着不可置信的神色,失望的看着我。

    我右手冷冷的提着墨冥,淡然道:“知道我为什么砍你一剑么?因为,你根本就不是我的提奥曼迪司大哥。”

    提奥曼迪司一楞,道:“为什么?为什么我不是,我确实是你的大哥啊!”

    我摇了摇头,道:“不,你不是,你有个破绽,你知道吗?”

    提奥曼迪司楞道:“破绽?”

    我点了点头,道:“是的,破绽。开始的时候,我也被你迷惑了,以为你确实是提奥曼迪司大哥,但是,后来我却知道你不是。因为,你刚才曾经说过,让我像冥王哈迪司救我那样,帮你重塑金身。可是,我后来问你,你的神识在没有被我唤醒之前能否觉察到外面的一切,你却说你不能。既然你不能,又如何得知我是如何被冥王哈迪司所救呢,这不是无法自圆其说么?”

    提奥曼迪司仍然是一脸凄然的看着我,却不再说话,光芒一闪,他的幻影消散了,我眼前一暗,又失去了意识。似乎只是转瞬之间,我的意识又恢复了,我睁开眼睛,发现自己仍然在噬魂之窟内,身边的地面仍然是坑凹不平的石头,我下意识的摸了摸身上,却发现狂神铠甲依然完全穿着,看来,刚才的一切也并不完全是幻影。我内视了一下自己的神力,发觉已经恢复到当初和神王以及两大天使长动手的程度了。但并没有过强的能量。

    我发觉,自己的冷汗已经流淌而下,这噬魂之窟太可怕了,真实中存在着虚幻,弄的我已经搞不清楚哪些是真哪些是假了。我来到这里之后,噬魂之窟的能量任由我汲取,是我恢复了狂神铠甲,但就在我兴奋异常之时,将我带入了意识之中,使提奥曼迪司大哥的幻影出现在我面前,我当时见到提奥曼迪司大哥的时候,早已经忘记了自己在噬魂之窟内,如果不是他言语中流露出破绽,恐怕我仍然沉迷在幻影之中无法自拔,厉害,真是太厉害了。这噬魂之窟完全利用了人的本姓啊!刚才的幻影应该是第一次的吧,还有两次,来吧,我再也不会被骗了。

    我紧了紧手中的墨冥,运转神力,使狂神铠甲发出一圈护体能量。正在这时,周围的游离能量突然躁动起来,它们似乎在旋转,不断的旋转,一股至强的能量向我吹来,我大喝一声,手中墨冥急挥,发出几道神力,试图抵挡这股旋风般的能量。但是,神力如同泥牛入海一样,消失不见了,似乎被吞噬了一样。就在我愣神的工夫,身体已经被旋风卷起,周围再没有着力之处,我冷静的随着旋风能量而动,将狂神铠甲的防御力催运到最强状态,保护着自己。

    旋风的能量越来越强,虽然它并不突入我的护体能量之内,却带着我的身体急速旋转起来,一阵阵晕眩的感觉不断传来,我努力的催动神力想让自己的速度慢下来。但却没有任何效果,这噬魂之窟的能量简直太恐怖了。随着速度越来越快,我逐渐失去了自我,眼前依旧一片漆黑,我的意识已经开始模糊了,它要干什么?难道幻影无法打动我,它想就这么把我分裂掉吗?带着这个想法,我终于在剧烈的旋转中昏厥过去。

    …………

    眼前一亮,我发觉自己站在一片树林之中,意识和感觉逐渐恢复过来。

    “老公,你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我扭头冲声音的来源看去,只见墨月正一丝不挂的俏立在我身前,一股温暖的水流正从天而降,冲洗着我们的身躯,我自己也是一丝不挂,右手高举在头顶,我抬头向上看去,只见一个兰色的水球悬浮在空中,似乎正被我的力量托着。我无意的放下手,水球轰然落下,顿时将我和墨月冲击的晃了一下,水珠四散分飞,溅的到处都是。

    “啊!”墨月惊呼一声,道:“老公,你这是干什么啊!洗的好好的,你怎么把水球弄下来了。哦,你是不是累了,伤还没有好吗?”她的声音中充满了关切。

    我呆呆的看着墨月充满诱惑的**,楞道:“你是幻影,对不对。”

    墨月扑哧一笑,道:“什么幻影啊!老公你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愣神,又变的傻傻的了。你摸摸,我是幻影吗?”说着,她拉起我的手,放在她温热的小脸上。那充满弹姓又无比滑腻的肌肤清晰的从触摸中传来,我顿时心头一热,一把将墨月搂入怀中。

    墨月痴痴的说道:“老公,我好爱你啊!我知道刚才的样子吓到你了,但我现在已经恢复了。时间紧迫,爱月儿吧,别让紫嫣姐姐她们等的太久。”说着,墨月如同软蛇一样的手臂缠上了我的脖颈,温软而甜美的芳唇贴上了我的。

    我再也忍耐不住心中的冲动,贪婪的吸吮着她的甜美,紧紧的搂住她充满弹姓的娇躯,我们的肢体交缠在一起,我一托她的翘臀,墨月会意的用大腿缠上了我的腰肢,我一边贪婪的吻着她每一处肌肤,一边找到花茎的入口,在墨月的长吟之下,破关而入,柔软而紧凑的花茎中早已润滑了,强烈的舒爽感不断充斥着我的身心。我搂着她的娇躯,以自己的手臂垫在她的身后,让她靠在树上,疯狂的率动起来。强烈的感觉不断从下体传来,真是好舒服啊!

    “月儿,月儿,好美,月儿,我爱你。”终于,在yu望的颠峰,我们同时爆发了。我的身体不断痉挛着,喷射着自己的精华,身心陷入极度的亢奋当中。

    良久,我和墨月才逐渐恢复过来,墨月脸红红的,低声道:“老公,咱们快回去吧,不要让两位姐姐等急了。”

    我恩了一声,道:“月儿,咱们这是要去哪里啊!”

    墨月抬起头,噗嗤一笑,道:“老公,你真的傻了吗?咱们要去魔族和兽人族提亲啊!然后返回要塞,你就要和我与三位姐姐正式成婚了。”

    我的内心激烈的搏斗着,我清楚的知道,眼前的一切都是幻影,但是,我却又不愿意承认,我是多么希望能再与心爱的女人在一起啊!噬魂之窟,你真的很明白我的心意啊!在这种情况之下,即使我知道自己是处于幻影之中,却不愿意清醒过来。

    “老公,你想什么呢?”

    我深吸一口树林中清香的空气,艰涩的说道:“月儿,走吧,咱们去见雪儿和嫣儿。”说完,我拉起墨月,将一旁的衣服穿好。

    在墨月的带领下,我们没走多远,就看到了一脸担忧的紫嫣和紫雪。

    紫嫣,紫嫣,我骤然飘身到紫嫣之前,一把抓住她的肩膀,颤声道:“嫣儿,嫣儿,你还记得我么?”

    紫嫣呆呆的说道:“老公,你这是怎么了,我怎么会不记得你呢!月儿妹妹好了么?”紫嫣的软言细语是那么的动听,但是,我的心却碎了。因为我清楚的知道,真正的紫嫣已经失去了记忆。对啊!我的紫嫣还在神族呢,我还要去救她,怎么能就此留恋在这里呢。不,不,不——,我大吼出声,在三女呆滞的目光中,骤然抽出墨冥急划而出。黑色的光芒同时扫向三女,红光暴射,似乎整片森林都被鲜血染红了。

    墨月断断续续的声音传来,“为……为……什么……,老……公……,你……为什么……要……杀……我们……?你……不爱……我们……了么?月儿……不……乖……吗?”我顺着声音看去,只见墨月伏倒在血泊之中,伸着沾满鲜血的小手,正痴痴的看着我。她的眼神中没有恨,只有对我浓浓的爱意,即使我杀了她,她依然是这么的爱我!

    墨冥当啷一声掉在地上,我,我到底做了什么,我竟然杀了自己最心爱的人,我,我这是在干什么啊!我痛苦的抓住自己的头发,悔恨的泪水夺眶而出,墨月已经咽气了,但她已经变成灰色的眼眸仍然在痴痴的看着我。

    “月儿——”我大吼出声,一切再次变回黑暗之中,墨月不见了,森林不见了,一切一切都不见了,我发现身上的狂神铠甲已经自动收回到身体之内,我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汗水完全浸透了。我粗重的喘息着,心神散乱,我,我竟然亲手杀了最爱的女人。直到现在我才真正体会到路西法大哥所说的那种感觉,看着自己最亲的人一个个死在自己手中,虽然是幻影,但却那么真实。墨月在我身下婉转承欢的感觉到现在我还能感觉到,她临死时充满爱意的眼眸深深的刺痛着我的心,好厉害,真是好厉害的噬魂之窟啊!

    良久,我的心都无法平静,这是第二次幻影了吧,那最后一次又将是什么呢?我能否从这里逃出去呢?现在我已经没有刚进来时的信心了。

    我催动着体内的神力不断冲击着眉心的紫色六角,阵阵清凉的感觉在眉心处散发着,顿时让我舒服了许多,神智也恢复了大半。既然已经这样了,我已经挺过去两回了,我一定要坚持到最后,一定要活着从这里出去,不论第三次幻影是什么,我都会毫不犹豫的将他们杀掉。我伸手在地上探摸着,终于在不远处找到了墨冥。

    当墨冥刚一入手之时,一股巨大的能量突然迎面撞来,我知道,第三次幻影就要来临了。我没有做任何抵抗,任由这股能量将我击的高飞而起,脑中一阵剧烈的刺痛,我再次昏厥了。在我昏到的瞬间,我依然紧紧的抓住手中的墨冥,我一定要靠它披荆斩棘,度过眼前的难关。

    一个声音将我唤醒过来,“雷翔,我问你,你愿意娶紫嫣小姐为妻,并终生保护着她,不论疾病、伤痛、年龄、容貌有任何变异,都不离不弃的守护她、爱她吗?”

    我睁开眼睛,只见天云正在微笑的看着我,而紫嫣,正在我身旁深情的凝视着我。我现在身处在圆台之上,周围众人都是我最熟悉和最亲切的,大家都面带微笑的看着我,等待我说出最后的誓言,这完全和我当初结婚时一样。

    紫嫣看我半天没有说话,有些着急了,悄悄的拉了拉我的袖子,眼神中流露着急切的神色。我突然惊讶的发现,自己的右手之中握着一样东西,低头一看,竟然是墨冥。在婚礼上,我怎么会拿着它呢!对,这一切都是幻影,都是虚幻的,我不能被虚幻所迷惑,我看着周围的亲人、朋友,心头不断的颤动,难道,我必须要杀了所有人才能冲破幻影的束缚么?噬魂之窟,你真狠啊!

    ;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狂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