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章 重塑金身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狂神

    在刚才的碰撞中,拉菲尔所受到的创伤比我要轻上一些,他伸出右手,一把光剑顿时幻化而出,拍动六翼,迎着我飞了过来。

    一黑一金两把长剑叮的一声,在空中交击,拉菲尔运力将墨冥压到我身前,冷声道:“雷翔,你放弃吧,你是打不赢我的。别再痴迷了,放下所有的一切,回到神族吧。”

    我全力将剑推了回去,怒斥道:“你放屁,如果你老婆被人抢走了,你能放弃吗?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我们同时运力将对方推出,我疯狂的冲了上去,墨冥毫无花哨的一剑剑重重的斩向对方,每一剑都倾注了我心中的仇恨和全部神力。

    轰轰的交击之声不断响彻在空中,每一次碰撞,都会使我喷出一口鲜血,鲜血喷到墨冥之上,墨冥顿时黑芒大盛,一时间,竟然将拉菲尔压制在下风,我精神大振,立时幻化出漫天剑影向他扑去。

    “噗、铛!”我的墨冥穿透了拉菲尔一只羽翼,他手中的光剑也砍在我肩头之上,表面看去是我占据了上风,但拉菲尔剑上的巨力却震得我全身大颤,体内的能量顿时紊乱起来,狂神铠甲在被砍中之时光芒大放,帮我化解了大量撕心裂肺的能量,但我还是又喷出一口鲜血。

    神王苏菲亚的声音幽幽传来:“米迦勒,你也上吧,我不想让他们再纠缠下去了。”

    战斗天使米迦勒皱了皱眉头,道:“是,神王大人。”

    光芒一闪,米迦勒已经出现在拉菲尔身旁,两人对视一眼,目光中都带着一丝无奈。

    米迦勒冷声道:“住手吧,狂神,你不可能是我们两个的对手。”

    我哈哈大笑,笑声中充满了悲戚,我怒视着他们,沉声道:“只有战死的狂神,没有投降的狂神。”

    我再次合身冲出,不理一旁的米迦勒,全力攻向受伤的魅力天使拉菲尔。

    拉菲尔眼中怒芒一闪,光剑顿时和我碰撞在一起,我们同时鲜血狂喷。

    就在这时,米迦勒出手了,他的拳头完全变成了金色,直击向我的胸口。

    我全部的力量都已经倾注在刚才的一剑之上了,在回气之前,根本不可能抵挡米迦勒的攻击,眼看着他的拳头慢慢变大,向我的胸口袭击而至,死亡的阴影笼罩过来。

    在这一刻,我仿佛有了一种解脱的感觉,我终于要死了吗?死就死吧,我心爱的妻子都已经不记得我了,我为什么还要活下去呢?

    就在米迦勒的拳头眼看就要击中我胸口的同时,一道红色的激电骤然从下方袭击而至,重重的轰击在米迦勒的拳头上。

    “轰——”巨大的能量将我和身受重伤的魅力天使拉菲尔同时抛飞,猝不及防的米迦勒也不好受,全身大震之下,右臂的衣袖消失了,一缕鲜血从他嘴角流淌而出。

    我感觉身体一轻,似乎被什么托了起来,低头一看,正是变回原身的梵曰天龙,他的大口中不断滴落着鲜血,喘息声清晰可闻。

    我不由得心中大急,喊道:“你来干什么?想死吗?快走。”

    刚才正是他用死神波攻击了战斗天使米迦勒,虽然偷袭成功,伤了对方,但巨大的反震之力使他受伤更甚。

    神王苏菲亚身体一闪,将怒气冲冲的战斗天使米迦勒挡在身后,冷冷的看着我身下的梵曰天龙:“你竟然从我的封印中跑了出来,还到这里来破坏我的事,看来,我当初还是心慈手软了,今天我绝对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准备受死吧。”

    一边说着,苏菲亚背后的十二只羽翼大张,眉心的神徽光芒大放,无比强大的气势从她身上散发而出。

    尽管我抱有必死之心,但心中还是凉了下来,对方最强的神王就要出手了吗?

    梵曰天龙哈哈一笑,道:“死就死吧,死有什么可怕,如果我的灵魂遇到创世神他老人家,还要告你一状呢。”

    苏菲亚冷冷的说道:“你没有这个机会了,今天我就要让你形神俱灭。”一边说着,一个金色的六芒星逐渐出现在她脚下,那强大的神圣气息将我和梵曰天龙推出千米之外。

    我叹息道:“梵曰,你这又是何苦呢?”

    梵曰扭头冲我微微一笑,道:“雷翔,我说过要帮你的,怎么能食言呢?我活了这么多年,死算什么,能死在神王手里,也算是我的光荣了吧。我这条命本来就是你救出来的,今天就还你了。”

    梵曰天龙的话将我沉寂的战意重新激发,我大声道:“好,今天咱们死也要死在一起,就让咱们合力和神王对上一抗。燃烧吧,狂神之力。”

    随着我一声怒吼,我胸中涌起疯狂的战意,一股燎原之火迅速遍布全身,我强行将自己的重伤压制下去,用出了狂神降世。

    梵曰天龙长吟一声,身体竟然骤然膨胀,足有百丈之长,炽热的气息不断从他身上发出,这才是这神兽之王的最强形态啊。

    我将意念完全集中到眉心的头盔上,在我参加策封仪式之前的冥思时,已经参悟透如何才能发挥出狂神铠甲的攻击能力。

    狂神铠甲的头盔光芒大放,我将双手抬至护心镜的两侧,掌心相对,我清晰的感觉到从头盔的宝石中传来一股温热的能量,直透肺腑,我将所有运用于狂神铠甲上的神力都集中在胸口的护心镜处,凭借着从头盔上传来的那股异样能量整合着我的神力。

    神王苏菲亚似乎在梵曰天龙出现后动了真怒,沉声喝道:“既然你们要找死,就怪不得我心狠手辣了。神之审判!”

    她脚下的金色六芒星缓缓飘出,周围所有的压力、气势和神圣气息竟然在这一刻完全消失了。

    那种突如其来的失落感顿时让我和梵曰天龙有一种身体前倾的感觉,异常难受。

    金色的六芒星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向我们飘来,虽然表面看上去似乎没有任何威力似的,但我和梵曰天龙都清楚,那是一颗死亡的六芒星,神的审判吗?那就来吧。

    我闭上眼睛,冲梵曰天龙道:“来吧,这也许是咱们最后一次出手了。我雷翔以狂神之名,命令天下间的狂暴之气为我所用,以无尽的神力为引,以疯狂之心为媒,爆发吧,狂神的禁咒——狂神灭绝之最后的疯狂!”

    这就是狂神十三拳的最后一击,我身边的空气突然变得烦躁起来,狂神铠甲光芒完全黯淡了,原本晴朗的天空突然飘过一片乌云,周围顿时暗了下来。

    无形的气息疯狂的向我身体不断的集聚着,我仿佛就是漩涡中的旋眼一样,不断吸收着充斥在天地间的狂烈暴躁之气。

    似乎是受到我的影响,身下的梵曰天龙也变得狂躁不安起来,仰天怒吼一声,额头上的长角不断的聚集着能量。

    我清晰的感觉到,胸前的护心镜变成了血红的颜色,我借着头盔传来的能量从护心镜上逼出一颗红色的小球。

    小球漂浮在空中,我指引着它划出优美的轨迹,在我身前形成一个红色的六芒星。

    当六芒星最后两点相接之时,我全身大震,刚刚涌入我身体的所有疯狂之气骤然而出,带着我的绝望,带着我无尽的悲哀,带着我对幸福的回忆,带着我的一切一切,完全涌入身前的红色六芒星之内,六芒星红光大放,漂浮起来。

    我睁开眼睛,发觉狂神铠甲已经变成了没有光泽的暗金色,我凭借着最后的意识,叹息道:“去吧,最后的疯狂。”

    红色六芒星仿佛有生命一样,轻缓的飘飞而出,向着神王发出的金色六芒星——神之审判飞去。

    神之审判的金色六芒星光芒大放,竟然幻化成一个高大的六翼炽天使的模样,金光闪烁,速度骤然增加,直冲我发出的红色六芒星冲来。

    梵曰天龙怒吼一声,头上独角红芒大放,一道比以往粗大几倍的红色激电骤然而出,几乎和我发出的最后疯狂同时与化身为能量天使的神之审判撞在一起。

    我单膝跪倒在梵曰天龙背上,我全部的一切都已经倾注在这最后一击之上了,我现在能做的,就是维持住眼前的状态,使自己清楚的看到这最后的结果。

    最后的疯狂发出妖异的红芒,原本的红色六芒星突然扭曲起来,像一张巨大的血盆大口一样,将那金色的能量炽天使咬在口中,疯狂的咀嚼着。

    那金色天使本来未必会被咬中,但它中了梵曰天龙发出的红色激电,能量顿时弱了很多。

    我清晰的感觉到身下长达百丈的梵曰天龙全身大震,身体上的鳞片劈啪作响,一道又一道血箭从他身上喷射而出。

    我苦笑道:“老伙计,我帮不了你了。”

    这时,原本在我肩膀上睡觉的小卡丘醒了过来,他冲我嗯嗯了两声,两只大眼睛看着我,目光中流露出一丝怜悯。

    我扭头看向这个神界的小生命,将它抓入手中,苦笑道:“小朋友,我已经没有力量再保护你了,去吧,祝你能平安的在神界生活下去。”

    我挤出最后一点能量,将它包裹住,轻轻一抛,将它扔向远方,有我的能量保护,它应该可以平安落地的。

    最后的疯狂和神之审判在空中激烈的纠缠着,血盆大口疯狂的撕咬着金色天使,远处的神王,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米迦勒和拉菲尔面面相觑,米迦勒道:“你有把握接下狂神这一招吗?”

    拉菲尔的身体挂在米迦勒身上,苦笑道:“别说以我现在的状态了,就算完好无缺也未必能挡住他这一招,以前见提奥曼迪司用过,但好像并没有他这么疯狂似的。他的实力本来比我还要弱一些,为什么能发出这么强的攻击呢,连神王大人的神之审判都可以抵挡住。”

    米迦勒沉声道:“是信念,是必死的信念,他现在已经发挥出超过自己百分之一百二的实力了。”

    我并没有再劝说梵曰天龙逃走,因为我知道,即使我说了也没用,最后的疯狂已经将那金色天使噬咬成了一个金色的光球,并且一口将它吞了下去,我清楚的看到神王脸色一变,知道她现在并没有好受。

    到现在为止,我还没有受到反震之力,也就是说,我现在还占据着上风,没想到我的最后一击还能有如此效果,即使是死,我也心甘情愿了。

    神王怒喝一声:“急。”双手在空中结成一个兰花似的手印,猛然向前推出,一道金色的光芒顿时透掌而出,直射空中的最后疯狂。

    我现在别说再发出攻击了,能维持住自己的身体不倒下去已经很不容易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神王发出的第二波攻击冲撞到红色的最后疯狂之上。

    我微微一笑,心里明白,自己的死期就要到了。

    神王的第一次攻击如果不是梵曰天龙拼死一击,我根本不可能占据上风,而这第二波攻击,我们却都没有力量再抵挡下去了。

    眼看着那个兰花似的金色手印正中红色能量的中心,我清晰的感觉到刚才被吞噬下去的神之审判和这股新的能量里外夹击突破到最后疯狂的包裹接触在一起。

    天地之间的所有一切在这一刻仿佛静止了,只有空中的红、金两色能量在缓慢的扭曲纠缠着,我可以看到它们翻腾的每一个细节。

    我眯起眼睛,仰头望去,天使之曰的光芒黯淡了,但眼中的蓝色泪水却更加清晰了。

    天使之曰啊,你是在为我流泪吗?别哭了,是我自己要死的。

    我感觉自己轻飘飘的,全身异常舒服,仿佛不用催动能量就可以飞起来似的。

    眼前一亮,一阵和煦的春风从我们身上吹过,所有的光芒都消失了,远处的神王苏菲亚衣衫有些散乱,眉宇间带着一丝黯然之色,无奈的冲我摇了摇头。

    “我们走吧。”光芒一闪,她已经和战斗天使米迦勒、魅力天使拉菲尔同时消失了。

    我眼前变成了灰蒙蒙的一片,身下梵曰天龙的身躯再次变得平静了,从他额头上的独角开始出现了裂痕,裂痕迅速的遍布他百丈的龙身。

    清脆的喀喀声响起,我身上的狂神铠甲从护手开始,一点一点的碎裂了。

    我抬起手,看着一直陪伴着我、护卫着我的狂神铠甲上充满了裂纹,心中一暗,我缓缓的闭上了双眼。

    紫嫣、紫雪、墨月、白剑、母亲和我的朋友们一一在我眼前闪过,最后停留在我心头的,仍然是已经忘记我的紫嫣,但她这时候,已经拍打着六只洁白的羽翼变成了湛星天使,正在向远方一点一点远去着。

    看着她的背影,我绝望的一笑,喃喃的说道:“别了,紫嫣,别了,我心爱的妻子。”

    狂神铠甲一件件的消失了,化为点点金光融入进我的身体,直到头盔的最后消失我再也感觉不到任何铠甲的能量。

    这三界最强的狂神战铠就这么消失了,脚下一软,梵曰天龙的身躯逐渐化为灰尘,一团红色的光芒飘荡在我身旁,同我一起向下坠着。

    “不,兄弟。”一个急切的呼唤传入我耳中,一团黑雾瞬间向我笼罩而来,将我和那团红光完全包裹在内。

    一股精纯的暗黑能量瞬间传遍我的身躯,我眉心的紫色六角微微一颤,顿时让我已经浑浊的意识再次清醒起来,正是堕落天使路西法。

    我惨然一笑,道:“路西法大哥,我败了,一切都完了。”

    路西法眼中寒芒不断闪动,紫色的光芒不断从他体内涌出,再输入到我身体里。

    我轻轻的摇了摇头,道:“路西法大哥,你别白费力气了,我的生机已绝,是不可能再活过来了。”

    灰影一闪,冥王哈迪司高大魁伟的身形出现在路西法身旁,他伸手按在我的眉心处,一股能量透体而入,他输出的能量竟然不是恐怖的死亡之气,反而是浩然博大的纯正神力。

    哈迪司沉声冲路西法道:“快走,神王已经发现我们了,先回冥王城堡再说。”说完,一指点在我眉心之上。

    我感觉到自己似乎被什么包裹住了,眼前一暗,失去了所有意识。

    ※※※

    浑浑噩噩的,我逐渐又有了意识,但我已经感觉不到自己的身体了,耳边传来路西法的声音:“冥王大人,他还有救吗?”

    冥王哈迪司叹息一声,道:“咱们去晚了一步,没想到苏菲亚这么狠,竟然毁掉了他全部的身体机能,还好他体内有你的暗黑魔力,在最后关头护住了神识和心脉,否则我也无能为力了,除非父神出现才能救他了。”

    路西法道:“那现在怎么办?他既然神识还没有散,就应该还有救吧?”

    哈迪司叹息一声,道:“神族的根本就是神识和神心,只要这两样还完好,就有救回来的希望,咱们只能尽力而为了。不过他的求死之心很盛,如果他没有强烈的生存意念,就算救活了,也是个白痴而已。雷翔啊,如果你还想为提奥曼迪司报仇,还想再夺回你的妻子,就配合我们,凝聚住你的神识,让我和路西法帮你重新塑造身体吧。”

    路西法感激的说道:“谢谢你,冥王大人。”

    哈迪司道:“咱们之间还说这些干什么,你的兄弟就是我的兄弟,何况救活他对我们冥界也有利。这回他应该会加入到我们这边了吧?”

    我意念一震,照他这么说,我还有活下去的希望?只要活着,我就还有希望唤醒紫嫣的记忆。

    我不能死,我要活,还有那么多的事等着我去完成,我不能死。

    一想到这些,我顿时求生之念大盛。

    哈迪司咦了一声,道:“有反应了,他又有了求生之念,咱们现在就开始。十二冥巫听令,将你们的亡灵之力转到我身上,我要用重塑金身之法把这小子救回来。路西法,来。”

    一股强烈的暗黑之力突然冲进我的意识,在我的意识周围布下一层厚厚的结界,我虽然仍能思考,却无法再感觉到外面的一切。

    冥王殿中,冥界十二巫围坐成一圈,都双手举起法杖,十二道灰色能量直射入空中汇聚于一点,一道宛如实体的灰色气柱从汇聚之处直射而下,落在阵中冥王哈迪司眉心的神徽之处。

    哈迪司眼中闪烁着灰色的死亡光芒,双手不断变换着手形向漂浮在身前的雷翔的身体落去。

    堕落天使路西法背后六翼完全展开,用双手捧住雷翔的头部,不断将自己的暗黑魔力输入进雷翔体内,他的任务,就是护住雷翔的神识。

    哈迪司身体周围浮现出一个个巨大的灰色符号,围绕着他和雷翔不断的旋转着,雷翔的皮肤开始消失了,整个人都变成了一个金色的能量体,只是光芒极为黯淡。

    哈迪司皱了皱眉头,看了路西法一眼,沉声道:“你一定要护住他的神识。”

    路西法坚定的点了点头,双目大睁,眉心处的神徽闪烁着紫色的光芒,紫光射出,落在雷翔那已经黯淡无光的神徽之上。

    哈迪司双手连动,一道道灰色的气体从他手中发出,将雷翔的身躯完全包裹住,一个个灰色的符号竟然转变成了金色,透过围绕着雷翔的灰色能量进入他体内。

    雷翔所化的能量体顿时光芒大放,不断向外扩张着,似乎想冲破那些围绕着他身体的灰色能量似的。

    哈迪司的双眸逐渐由灰色转变成白色,不断加速着将一个个金色符号打入雷翔体内。

    当所有符号输完之后,围绕雷翔的灰色能量似乎已经快包裹不住那庞大的金色能量体了。

    哈迪司双目重新变成灰色,疲惫之色在他眉宇间闪现。

    哈迪司举起双手,高声吟唱道:“恶魔之曰,赐予我力量吧,我以冥王的名义命令能量归一,金身重塑。”

    顿时,冥界十二巫所发出的灰色能量同时消失,空中出现一个丑恶的鬼脸,和冥界的恶魔之曰一模一样。

    哈迪司大喝一声,鬼脸顿时漂浮到他背后,浓浓的黑色气体将冥王、雷翔以及堕落天使路西法完全包裹在内。

    雷翔所化的金色能量体被黑气完全压制住,不再向外扩张,逐渐开始凝结着,路西法脸上流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

    冥界十二巫悄悄退出了冥王殿,集体守在大门外为里面这夺天地造化的能量护法。

    人界的七七四十九天之后。

    冥王殿内金芒大盛,冥王哈迪司和堕落天使路西法的眼神都已经黯淡下来,他们中央的雷翔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变成了一个椭圆形的金色能量团。

    哈迪司冲路西法点了点头,两人同时大喝一声,那金色能量团在他们力量的作用下,笔直的立了起来。

    哈迪司和路西法缓缓的收回自己的能量,两人同时长吁出一口气,哈迪司叹息道:“已经有多少年我都没出过这么大力了,真是累死我了。”

    路西法哈哈一笑,道:“哈迪司大人,您也并不吃亏啊!我先替雷翔兄弟谢谢您了。”

    哈迪司道:“希望我的力气没有白费吧,吃了这么大亏,这小子这回应该会答应我加入冥界了。没有我的帮助,他怎么可能打得过神王?可惜的是,虽然他的身体重新塑造了,但父神打造的狂神铠甲却消失了。”

    路西法道:“狂神铠甲是父神亲手打造的,就算暂时消失,如果雷翔的功力达到一个新的高度时,还是有希望恢复的。”

    哈迪司摇了摇头,道:“很难,很难。啊,对了,你去看看梵曰天龙吧,没想到他还真有两下子,连神王苏菲亚都让他给骗了。”

    路西法会心一笑,道:“是啊,那我先去看看他。”

    哈迪司点了点头,不再说话,飘身飞到自己的冥王宝座上,盘膝调息起来,这四十九天中,他也耗费了太多的能量。

    我的意识始终存在着,在路西法和哈迪司分别散去能量之时,我就已经又能感受到外面的一切了。

    听到哈迪司说梵曰天龙还没有死,我不由得心中大喜,如果梵曰天龙死了,即使我活着,也必然会愧悔之极,他现在还没有死,我也就放心了。

    意识被封印了这么多天,已经有些模糊了,封印一解开,我反而有些不适应。

    我凝神内视自己体内的状况,惊讶的发现,我又恢复了全部是金色能量的状态。

    这回,我可以清楚的看到自己金色的心脏,正在有力的跳动着,金色能量正在自动的运转着,不断在最外缘凝聚、汇合,我试图去用意念控制那些能量,却失败了,那些能量并不受我的控制。

    我又试探着将意识集中到眉心的紫色六角处,它倒是很听话,随着我的意念微微颤动着。

    现在我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什么样子,只能顺其自然的发展下去。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体内的金色能量突然凝聚了,透过心脏直冲眉心,我一惊之下,赶忙试图用意念阻止它们,但却依然失败了。

    那股巨大的金色能量直冲入顶,我顿时失去了知觉。

    当我意识恢复之时,发现一切仍然如同之前的样子,我暗暗叹息,始终处于这种不死不活的状态,我又怎么能去救紫嫣呢?

    要是能量能运转得快一点就好了,意念微微一动,体内金色能量竟然听话的加速运转起来。

    我顿时兴奋异常,我又得回身体的控制权了。

    我依照以前的方法,缓缓的催动着能量运转,当我完全适应之后,试探的睁开了自己的眼睛。

    眼前是金色的一片,在我身体四周都被一层金色的能量所包裹着,我低头一看,只见自己全身**着,皮肤莹润有光泽,我用手去按身前的金色能量,发觉它们硬硬的竟然是实体状态,我似乎被包裹在一个茧内似的。

    我要出去,我必须要从这里出去。

    伸出右手,我催动体内的能量,右手顿时变成了金色,深吸口气,猛地一拳砸向身前的能量,轰的一声,我被反震之力震得撞在身后的结界上,背后顿时传来一阵疼痛感觉。

    被我轰击的地方出现几道裂痕,这个实体结界也不算很结实啊。我下意识的呼唤道:“狂神战铠。”

    良久,我依然是我,依然漂浮在那里,身体却没有一点变化,没有了头盔的感觉,也没有了护心镜的感觉。

    我的狂神铠甲呢?真的如路西法大哥所说的没有了吗?

    我又试了几次,体内却依然平静,狂神铠甲没有一点动静,那温暖的感觉也不复存在。

    狂神铠甲是提奥曼迪司大哥留给我唯一的遗物啊,竟然毁掉了,我心中大痛,在悲愤之中,又是一拳挥出。

    轰轰之声不断响起,我不知疲倦的轰击着眼前的结界,以舒发自己内心的痛苦,金色结界上的裂纹逐渐变大,渐渐的散布到整个结界之上。

    “轰——”结界终于被我打破了,化为点点金光消失在空气之中,我身体一轻,静静的飘落在地面。

    我发现,自己站立在冥王殿的中央,正前方冥王端坐在自己的宝座之上,闭着眼睛,身上散发出一层灰色的能量。

    “终于清醒了,看来我的工夫并没有白费。”冥王哈迪司睁开了双目,目光平静不带一丝感情,静静的看着我。

    我当然记得是他和路西法大哥救了我的姓命,赶忙抑制住自己波动的心情,躬身道:“冥王大人,谢谢您的救命之恩。”

    哈迪司脸上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道:“谢就不必了,我也不是为了你才出手的,要谢,你就谢谢你的路西法大哥好了。现在感觉怎么样?”他倒是坦白。

    说实话,虽然他救了我,但我本身对他的感激并不是很强烈,他救我第一是为了路西法大哥,另一方面就是为了笼络我加入冥界之中。

    ;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狂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