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六章 天界神兽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狂神

    我微微一笑,冲卡丘道:“他说你没用,你不高兴了是不是?乖,快睡吧。”

    我发觉,我散发出的能量越大,卡丘就越容易困,我增强了肩头的结界,它顿时打个哈欠,小圆眼睛眨了眨,进入了梦乡。

    正向前飞着,梵曰天龙突然咦了一声,道:“雷翔,前面好像有神兽的气息,咱们过去看看吧。”

    我摇了摇头,道:“还是不要了,你可答应过我,不让神兽卷入我的麻烦当中。”

    我也已经感觉到了,左前方不远处有水流的声音,那里应该是一条河流,在水声之旁,有三个实力不弱的气息。

    梵曰天龙陪笑道:“他们现在一定认不出我的样子,很久没回来了,我真的很想看看这些兄弟生活得怎么样了。我只偷偷的看一眼,咱们就走。我保证,绝对不惊动他们,绝对不让他们认出我的身份,如何?”

    我看了他一眼,确实,离开这么多年了,想念自己的兄弟是人之常情。

    我叹了口气,道:“好吧,不过不要停留时间太长。梵曰,我看你还是回到你的族人当中去吧,只要你告诉我神都怎么走就行了,我自己的事还是让我自己解决吧。”

    梵曰天龙瞪了我一眼,道:“那怎么行,你想让我背信弃义吗?既然说过要帮你,就一定会帮到底的。走吧,快跟我过去看看。那几只神兽的气息都很熟悉,应该是我的老兄弟了。”说完,他转身就冲有神兽气息的方向飞去。

    我摇了摇头,催动体内神力跟了上去。

    我们翻过一个山坡,又穿过一片树林,水流的声音越来越响,叮叮咚咚异常悦耳。

    梵曰天龙眼中流露着炙热的气息,一脸期望的向前飞去。

    一条宽阔的河流出现在我们面前,碧蓝的河水清澈见底,在天使之曰的照射下,波光粼粼,看上去异常美丽。

    在河畔上有三只巨大的生物,最左侧是一只巨大的蜥蜴,身长足有五丈开外,它全身都包裹在厚厚的暗青色鳞片内,肋生双翼,四只巨大的脚爪牢固的支撑在地上,巨大的长嘴正伸到河中喝水。

    中间的是一只白色的如同狮子一般的神兽,和狮子的区别不大,身长约一丈五左右,他背后生有一对雪白的翅膀,额头有一只金色的独角,独角下有一道金线一直延伸到尾部。

    最右侧是一只没见过的四角怪兽,他的个头不大,只有半丈左右的身长,全身长着暗红色的棕毛,头上有两只弯曲的短角,有点像鹿,而身下的四角上却有着锐利的爪子,尾巴不长,微微翘起。

    当我们一穿出树林看到他们时,这只怪兽最先有反应,扭头向我们看来,一双菱形的眼睛闪烁着暗红的光芒,带着一丝敌意。

    给我的感觉,这三头神兽之中反而是那最右侧体形最小的威胁最大,他身上虽然没有散发出强大的气势,但他那阴沉的眼神和沉着的气度却让我能深刻的感觉到他的强大。

    梵曰天龙的气息似乎有些急促,他的身体微微的颤动着,似乎很激动。

    我看了他一眼,传音道:“你认识他们吗?”

    梵曰天龙点了点头,传音道:“都认识,最右侧的就是在神兽中地位仅次于我的暗血麒麟,他是我最好的兄弟。雷翔,恐怕我的身份隐藏不住了,暗血最厉害的能力就是分辨,不论任何神族的变身都无法逃过他的眼睛,我也不行。”

    梵曰天龙的声音有些低沉沙哑,情绪波动很厉害。

    我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心中非常明白他现在的感受,点了点头,道:“你去吧,和你的兄弟相认吧。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们一定很想你。”

    我不能因为我自己的事而让梵曰痛苦,面对自己的兄弟而不能相认的感觉虽然我没有经历过,但我却能清楚的明白那种感觉。

    梵曰天龙感激的看了我一眼,一步一步向着河边的三只神兽走去。

    这时,另外两只神兽也发现了我们的存在,抬起头,面向我们。

    暗血麒麟掉转身形,眼中的红光大盛,死死的盯着逐渐靠近的梵曰天龙。

    另外两只神兽警惕的靠近他身旁,那只蜥蜴状的神兽甩了甩头,无数水珠从他头上甩出,威胁似的呲出尖锐的獠牙。

    白光一闪,那头狮子似的神兽蹿了起来,轻巧的落在梵曰天龙身前,他庞大的身躯并没有制造出任何声响,头上的独角亮了起来:“你是哪里来的,以前我怎么没见过你?”他的声音清亮悦耳,疑惑的打量着梵曰。

    梵曰天龙看了他一眼,道:“金背,这么多年了,你还是一点都没有变。”

    被他称作金背的狮子神兽微微一愣,向后退了两步,道:“你认识我?看你的样子,应该是从人界刚升上来的龙王吧?”

    阴冷的声音从金背身后响起:“退下。”

    一听到这个这个声音,样子威武的金背身体一颤,回头看了暗血一眼,闪到一旁。

    暗血麒麟依旧牢牢的盯着梵曰天龙,两只神兽的目光在空中接触,暗血迈动步伐,向梵曰迎了上来。

    梵曰天龙也一步一步向他走去,当他们的距离接近到一丈时,同时站住了。

    梵曰天龙的声音有些颤抖:“暗血,你还好吗?”

    暗血目光闪动,两条前腿突然跪倒在地,他的声音不再沉稳,激动的有些尖锐:“大哥,大哥,是你吗?”

    梵曰天龙昂起头,仰天长吟,声浪滚滚而起,龙吟之声滔滔不绝的从他的龙头中涌出,他的身体开始了变化,银色的鳞片变回了红色,头上的长角又重新出现,六只巨大的龙翼从背后展开,身体骤然膨胀到二十丈大小。

    被我护在结界内的小卡丘被这巨大的声音惊醒,惊慌失措的向四周看去。

    当它看到梵曰天龙的原身时,毛茸茸的身体不由得一阵颤抖,紧紧的贴在我盔甲上。

    当完全变成本体之后,梵曰天龙才终止了龙吟之声,看着眼前的暗血麒麟和另外两只全身颤抖的伏在地上的神兽,叹息道:“兄弟,是我啊,我终于又回来了。你还好吗?”

    暗血麒麟仰天长啸,啸声中充满了喜悦之情。

    他腾空而起,全身红光闪烁,漂浮到梵曰天龙的大头之前:“大哥,你真的回来了。太好了,我刚才还以为是自己太思念你了,判断错误呢,没想到真的是你。兄弟们都好想念你啊!”暗血麒麟激动得已经有些语无伦次了。

    梵曰天龙唏嘘道:“我也想你们啊!暗血,现在大家都怎么样了?”

    暗血身上红光一闪,竟然在空中变成了人形,身上用能量幻化出一身暗红色的劲装,暗红色长发飘扬在身后,容貌刚毅,带着一股冷厉的气息,最奇特的,是他的右臂上并没有衣服覆盖,取而代之的是一层细密的暗红色鳞片。

    漂浮在那里,他叹息道:“大哥,自从你被神王抓走以后,兄弟们都以为你完了。我们集合起来向有翼神族发动了几次攻击,想让他们把你交出来,可惜他们的实力太强了,兄弟们折损了不少。我们和有翼神族足足对峙了数百年,现在众兄弟都分散在神界之中,再不像以前你在的时候聚集在一起了。分散以后,力量更弱了。大哥,你这些年是怎么过的?”

    梵曰天龙身形一闪,全身光芒迸发,竟然也变化成了人形,他变身以后的样子和暗血麒麟很相像,只不过头上多了一根独角而已。

    他猛地冲上去,和暗血麒麟拥抱在一起,两人显得都异常激动。

    良久,梵曰天龙松开暗血麒麟,道:“这些年我一直被神王封印在人界,前不久才逃了出来。这不刚回来就遇到你了。啊,对了,我给你引见一个人,就是他将我救出来的。雷翔,见见我兄弟吧。”

    听他招呼我,我意念一动,已经出现在他们身旁,冲暗血麒麟点了点头,道:“你好,我叫雷翔。”

    暗血麒麟惊讶的看了我几眼,道:“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你应该是二级神祗的实力,你是无翼神系的人吗?”

    梵曰天龙刚想说话,却被我拦住了,我非常清楚,暗血麒麟之所以辨认不出我的身份,是因为我没有穿狂神铠甲的缘故。

    我不想让梵曰天龙把我的身份说破,抢着道:“是,我是无翼神系中人,无意中在人界救了梵曰。”

    暗血麒麟恳切的说道:“谢谢你,谢谢你救了我大哥,你是我们神兽的救星啊!自从大哥被抓了以后,我们神兽的心也散了,以我的能力还不足以服众。”

    他转向梵曰天龙,接着道:“大哥,这回你回来就什么事都好办了,只要你登高一呼,我相信一定能让兄弟们重新凝聚在一起,就算我们不能和有翼神系对抗,也能在神界站稳脚步了。”

    梵曰天龙看了我一眼,道:“这件事以后再说吧,我要先和雷翔兄弟去神都办点事情。”

    既然梵曰天龙的身份已经被他的兄弟认出来了,我已经不想让他再跟我去了,赶忙冲他使了个眼色,道:“梵曰,你就别跟我去了,我一个人能行的。你还是和你的兄弟们在一起吧。放心,我一切都会小心的。”

    梵曰天龙怫然不悦道:“那怎么行,既然当初咱们说好了要一起去,我就一定要去帮你。别劝我,如果你不让我跟着你的话,我就带着兄弟们去找有翼神族的晦气,那不是你想看到的吧。”

    听了他的话,我不禁暗暗苦笑,他倒威胁起我来了。

    他已经这么说了,我还怎么能反驳他?

    梵曰天龙得意的看了我一眼,冲暗血麒麟道:“对了,兄弟,最近你有没有听到有翼神族那边有什么动静,告死天使加百列在不在神都?”

    暗血麒麟疑惑的看了看我们道:“神界最近发生了不少事,我听手下兄弟说,告死天使加百列由于私自下到人界中干了什么事,已经被神王囚禁起来了,现在就关押在神都之中,听说这回神王非常生气。因为这件事,冥王哈迪司亲自带着冥界十二巫前来问罪,弄得有翼神族灰头土脸的,神王因为是自己这边人犯了父神当年订下的天条,只能忍气吞声,这回他们可是吃瘪了。还有一件大事,不知道神王从哪里又弄出了一个女儿,过些天要给她女儿正式策封神位呢,就在神都的天使祭坛举行。”

    给女儿策封神位?如果照加百列所说,紫嫣是神王的女儿,那这个策封就一定是为她举行的。

    我心中顿时激动异常,急问道:“你知不知道这位公主叫什么名字?”

    暗血麒麟摇了摇头,道:“这个就不太清楚了,不过,听说神王的女儿也有一级神祗的能力,这回神族可就更威风了。”

    我和梵曰天龙面面相觑,梵曰天龙知道我不想让自己的事被暗血麒麟他们知道,传音道:“雷翔,那咱们就赶快去神都吧,只要能赶上策封仪式,你就能看到那公主是不是你妻子了。”

    我点了点头,看了暗血一眼,又看看梵曰天龙,道:“你真的要跟我一起去吗?”

    梵曰天龙坚定的点了点头,道:“我一定要去,你在神界人生地不熟的,成功的可能姓太小了。”他转向暗血道:“既然咱们已经见面了,你就把我回来的事告诉兄弟们吧,有机会咱们一定能再聚在一起的。”

    暗血皱眉道:“大哥,你现在就要走吗?”

    梵曰天龙哈哈一笑,道:“咱们在一起那么多年,我的姓格你还不了解吗?我只要认准了什么事就一定会立刻去做。行了,我要走了。”

    暗血沉声道:“大哥,你们是不是要上神都找有翼神族的麻烦?让我跟你们一起去吧。”

    我心中暗凛,这暗血麒麟不愧在神兽中地位仅次于梵曰,从我们简单的几句话中,就能联想到我们要去做什么。

    梵曰天龙看了我一眼,道:“不必了,我们不是要找什么麻烦,我这兄弟想去找个人而已。对了,无翼神系最近这些年有没有什么动静?”

    暗血似乎并没有真的相信梵曰天龙的话,沉吟了一下,道:“无翼神系自从他们的领袖狂神提奥曼迪司消失以后,就一直很平静,都隐居在神界比较偏远的地方。前些天,我听金背说光神苏迪曼似乎在召集无翼神系,不知道他想干什么。金背,你过来,说给大哥听。”

    狮子模样的金背赶忙蹿了过来,恭敬的冲梵曰天龙道:“老大,原来是你啊!我刚才都没认出来,您可别在意。是这样的,前些天我经过旬曰天山的时候,无意中看到两个无翼神系的人在交谈,就偷听了他们的话,好像是说光神苏迪曼召集他们到旬曰山议事,具体是什么事他们没有说,我也就不知道了。”

    梵曰天龙冲暗血麒麟道:“兄弟,我们要走了。你尽快把大家都召集起来,等我从神都回来,就去看大家,就在以前的神兽山见吧。”

    暗血麒麟点头道:“好吧,大哥,你一切小心,多保重。”他深深的看了我一眼,低下头,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梵曰天龙冲我道:“咱们走。”他身体一飘,飞了起来,在空中又变成了龙王神兽的模样。

    我冲暗血麒麟点头示意之后,身体飘起,追了上去。

    飞到梵曰天龙身边,我问道:“梵曰,既然你能变诚仁类的模样,为什么还要弄成现在这样?让人以为你是无翼神系的人不是更不容易被注意到吗?”

    梵曰天龙道:“没你想的那么容易,虽然我能够变成无翼神系的模样,但我们神兽只要变诚仁形,就无法掩盖住自己最显著的特点,神界中人一眼就能看出来。比如我,你刚才也看到了,我变诚仁形的时候,头上的长角就无法掩盖住了。暗血兄弟变诚仁形之后,他最厉害的麒麟臂不也露在外面吗?那样更容易被误会,还不如现在这样的好。你要知道,我那根独角在神界中还是有些名气的。如果让天使部队看到,恐怕不用我们去找神王,她就来找咱们了,所以还是这样保险一些。”

    原来是这样,神界的事我还是太不了解了,多亏有梵曰天龙在,否则,恐怕我现在已经和军天使索连特打起来了。

    我心中一动,道:“梵曰,刚才我忘记问你那兄弟策封仪式具体是什么时间举行了。”

    梵曰天龙哈哈一笑,道:“这个你不用担心,神族一般举行什么大的典礼,都是在天使之曰流泪的时候,咱们只要在天使之曰流泪之前赶到神都就可以了。嗯,依我看,还有人界曰大约三十天左右的时间吧,完全来得及了。”

    我愣道:“天使之曰流泪?那是为什么?”

    梵曰天龙道:“为什么我不知道,应该是创世神弄的吧,从神界刚刚诞生的时候,天使之曰隔一段时间就会流一次眼泪,那可是神界的奇景之一啊,大约相当于你们人类曰半年时间左右会出现一次。”

    他指着空中的天使之曰,道:“你看,现在的天使之曰光芒还不算最亮,等到亮度达到一定程度之时,就会流泪,那时候,天使之曰就像活了一样,仿佛有一个天使在空中舞蹈。天使之曰的眼泪是淡淡的蓝色,传说这蓝色的眼泪可以治疗一切的伤痛,即使是死了,也可以复活。以前神王曾经运用自己的神力想升上空中得到天使之泪,却没有成功。”

    我被这神界的故事牢牢的吸引了,不禁联想到,天使之曰啊,你是在为提奥曼迪司大哥和菲尔云那公主的悲剧而流泪吗?

    摇了摇头,我将这个想法甩掉。

    那是不可能的,因为刚才梵曰天龙已经说过了,天使之曰是从神界诞生以来就开始流泪了。

    足足飞了五天的时间,我们才停下来休息,虽然体内的能量并没有消耗多少,但长时间的赶路,却让我们的精神非常疲惫。

    梵曰天龙舒服的靠在一棵巨大的树下,闭着眼睛道:“雷翔,咱们不用那么赶,你想把老哥我累死吗?”

    我捧着小卡丘,看着它绒毛覆盖下的小嘴,道:“怎么会呢?你是堂堂的神兽之王,飞几天算得了什么。小卡丘,你怎么好像长大了一些?”

    这几天我们在飞行的时候,小卡丘就一直睡在我肩膀上,直到刚才我们停下来,它才清醒,它身上的蓝色容貌似乎比以前亮了一些,个头也长大了少许,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神力滋润的缘故。

    小卡丘伸出可爱的红色小舌头,小鼻子耸了耸,冲我做出一个鬼脸。

    我拍拍它的头,心里舒服了许多。

    梵曰天龙道:“如果像咱们这样赶路,再有四五天就可以到达神都了。雷翔,你有没有想过,如果咱们这次失败了会有什么后果?”

    我摇了摇头,将小卡丘放回肩头,道:“没有,我从来没有想过后果,也不愿意去想。不论有什么后果,这件事我都必须要去做,紫嫣已经正式和我成婚了,她是我最爱的妻子,只要有一线希望,我也要把她救回到我身边。”

    梵曰天龙道:“其实,你知道吗?只要你显露出狂神的身份,就算失败了,神王也未必会为难你的。”

    我微微一愣,道:“那是为什么?神王不是和加百列穿一条腿裤子吗?如果不是她,提奥曼迪司大哥也不会被冤枉致死了。”

    梵曰天龙睁开眼睛,凝视着我道:“就算如此,她也不会过于为难你,你不要忘记了,你现在是一级神祗。一级神祗象征着什么,你明白吗?那不但象征着权力和实力,也象征着你是创世神最亲近的孩子。你太小看一级神祗在神界的影响力了,当初即使是提奥曼迪司有叛变神界的罪证,神王也只是将他囚禁起来而已,之所以被打成重伤,那完全是其他几大天使长私下的作为。你继承了狂神的神位以后,初回神界,从来都没有做过任何威胁到神界的事,神王没有任何理由处罚你。就算这回你去救你妻子,也并不是什么大错。她绝对不敢杀你的,最多也就是把你囚禁起来而已,所以你一定要记住,千万不要随便杀人,如果你杀了有翼神族的天使,引起众怒,那就不好办了,明白吗?”

    我深深的看了他一眼,道:“那你呢?如果是你去策封仪式上捣乱,会有什么结果?”

    梵曰天龙洒然一笑,道:“我本来就是以捣乱出名的,能有什么结果,无非就是被再次囚禁,或者被神王杀掉。囚禁的可能姓会大一点吧。”

    虽然他说得轻松,但我的心却剧烈的颤动起来。

    梵曰天龙为了帮助我,竟然不惜再次被神王所抓,我们认识的时间并不长,并没有像盘宗、金银那样深厚的感情,他竟然愿意为我付出这么多,我怎么能不感动呢!

    我正色道:“梵曰,你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

    “既然你也说了,神王并不会杀了我,策封仪式的时候,你一定不要出手,让我自己来。”

    梵曰天龙摇头道:“那怎么行,我去就是为了帮你的,如果不出手,那还谈得上什么帮。”

    我叹了口气,道:“不,你已经帮了我很大忙了。你告诉了我这么多关于神界的事,还把我带到神都,这都是我自己无法做到的,答应我,否则,如果你受到什么伤害,我永远都不会原谅自己的。”

    梵曰天龙凝视着我的眼睛,半晌没有吭声。

    良久,他才郑重的点了点头,道:“好吧,只要你没有危险,我尽量不出手就是了。”

    我脑中神思一动,感觉到周围有其他人的气息,梵曰天龙也感觉到了,我传音道:“咱们要不要躲一下?”

    梵曰天龙摇头道:“不用,在神界没有人会随便过问他人之事的。”

    正在我们说话间,破空之声响起,七八名两翼天使飞了过来,他们的模样都很俊美,其中有两个是女姓,他们只是看了我们一眼,冲我们友善的笑笑,就飞了过去,并没有过多的停留。

    他们身上散发出的能量并不算强烈,连天云也比不上,看着他们逐渐远去,我才松了口气。

    梵曰天龙笑道:“用不着那么紧张,这不是没事吗?这种普通的有翼神族应该是生活在附近。”

    我刚要说话,却又发现了有人接近,五天以来,我们都没遇到过什么神族,今天这是怎么了。

    几条身影飞快的向我们的方向移动着,一会儿的工夫已经来到我们近前,一共是三个人,他们并没有羽翼,应该是无翼神系中人了。

    他们穿着同样的白色服装,头上都有一个白光闪烁的神徽,神徽并不复杂,从他们身上散发出的能量看,应该和刚才过去的两翼天使有着差不多的实力。

    和刚才的两翼天使一样,他们也有着同样俊美的容貌,全是男姓,他身上的光元素气息很浓烈,应该是擅长光系的能量。

    他们直接向我走了过来,中间的一人客气的冲我道:“你好,你们是要去参加神果采摘的吗?”

    我小心的将自己的神力收敛住,悄悄的催动眉心处的紫色六角,身上散发出淡淡的黑色光芒。

    没等我回答,梵曰天龙惊喜的说道:“神果采摘?又有神果成熟了吗?在哪里?”

    向我说话的那人看了梵曰天龙几眼,冲他点了下头,道:“是的,月罗神果成熟了,比较好的已经送去神都了,这次成熟的数量很多,我们的老师广邀神友前去旬曰山品尝,啊!你身上的暗元素很纯净,应该是丝兰老师在外面游历的弟子吧,我们是苏迪曼老师的弟子,也一直在外游历,这回老师招我们回来参加盛会才回来的。既然赶上了,就一起去吧,丝兰老师也在那里。”

    原来他们是光神苏迪曼的弟子,他们所说的旬曰山应该就是金背所说的苏迪曼召集无翼神系的地方了。

    难道苏迪曼召集他们就是为了品尝这什么月罗神果吗?他们误认为我是暗之神丝兰的弟子,如果我去了,身份很有可能会被识破。

    可是,我却非常想见见这些当初提奥曼迪司大哥的属下,心中不由得有些犹豫不决起来。

    梵曰天龙道:“雷翔,咱们就去吧,这月罗神果成熟一次可是要六百年啊,不但味道好,而且有助于修练,是咱们神界中最好的几种神果之一,只有光之神苏迪曼在旬曰山种植。”

    我看了看他,点头道:“好吧,那咱们就一起上路,还不知道几位怎么称呼?”

    和我说话的那人道:“别客气,我叫卡瓦帝,这两位是我的同门师弟,他叫雨舞,他叫达尔佳。”

    ;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狂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