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五章 偷入神界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狂神

    砰的一声闷响,我身体微微一震,向前趔趄一步。

    回身看去,独目兽别克在我身后三米之外,左手抓住自己的右手,独目中凶芒连闪。

    怪不得路西法大哥说他有着不弱的实力,居然可以在我没有完全发动狂神铠甲之时震动我的身形,确实有两下子。

    我意念一动,全身光芒大放,金色的狂神铠甲逐渐变成了白色,神圣气息顿时充斥在冥王城堡的大厅之内。

    周围的冥族由于功力相差甚远,都远远的避开了。

    我冷声道:“你想找死吗?”

    别克眼中凶光连动,突然,他独目大睁,一道绿色的光芒向我射来。

    我理也不理他的攻击,任由绿光射在我胸口狂神铠甲的护心镜之上。

    我感觉到胸口一热,被射中的护心镜顿时光芒大放,别克射出的绿光反射而回,他惨呼一声,跌倒在地,捂着自己的独目不断在地上打滚。

    虽然这里是冥界,但除了冥王哈迪司以及堕落天使路西法大哥以外,单挑恐怕还没有人是我的对手。

    在刚才别克用目光攻击我的时候,我分出一股能量控制反射的光线袭击了他的眼睛,我想,即使他瞎不了,恐怕也不太好受吧。

    这里毕竟是冥王的地盘,冥王对我一直礼敬有嘉,杀了他的人总不太好。

    我不再理会躺在地上惨叫的别克,昂然向外走去。

    门口的百名独目兽看到自己的族长受伤了,顿时向我冲了过来。

    懒得和他们纠缠,我全身神力迸发,将临近的独目兽一一震飞,双脚点地,闪电般的冲天而起,向着来时的方向高速飞去,身后留下躺了一地的独目兽士兵。

    刚没飞出多久,我突然感觉到身后有破空之声传来,难道是冥族中人还有不甘心的吗?他们也太不识相了吧,刚才我已经手下留情了!

    好,来吧,这回我就给你们个深刻的教训。

    带着满腔的怒火,我骤然回头,当看清身后之人时,我却呆住了。

    在我身后追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梵曰天龙,他拍动着六翼急速赶到我身边。

    他看了我一眼,没好气的说道:“有什么可惊讶的,早在你出门的时候我就发现了,你以为我睡觉真得那么死吗?走也不叫我一声,太不够朋友了吧?”

    我苦笑道:“我只是想出来散散心而已,一会儿就回去了,你追来做什么?”

    梵曰天龙哈哈一笑,道:“雷翔,你那点花花肠子我还不知道吗?什么出来散心,你是要去神族自己报仇,我没说错吧?去神族怎么能少得了我呢?”

    不愧是与三界同时诞生的生物,确实瞒不过他,我叹息一声,道:“你这又是何苦呢,既然你知道我要独自一人前往神族,就应该明白我为什么会这么做。”

    梵曰天龙道:“我明白,你是不想连累我们神兽和无翼神系,这也对,挑起神冥两界的战争确实不是什么好事。可你一个人去实在太危险了,有我在,最起码能有个照应。我的命是你救的,就算再失去也没有什么,这么多年过去,我早就活得腻味了。”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道:“好吧,你要去也可以,但你要答应我一件事。”

    梵曰天龙点了点头,道:“没问题,你说吧。”

    我郑重的说道:“我此去神族,最主要的目的就是救出我的妻子,然后再杀加百列,其中的危险你一定很清楚,你也明白我不愿意挑起两界的战争,所以,到了神界之后,你不能招揽你手下的神兽帮忙,一切都只能靠我们两个。你能答应我吗?”

    梵曰天龙叹息道:“你想得还真是周全,好吧,我答应你。咱们快走吧,要是被你那路西法大哥发现了,再想走可就不容易了。这十几天呆得我早就烦了,又不能拆冥王城堡,无聊死了。走,走,去神界,两千年没回去了,不知道现在那边怎么样了。”

    我催动起体内的神力,化为一缕白光向神界的方向投去。

    梵曰天龙紧随其后,化为一缕红光牢牢的跟着我。

    ※※※

    冥王城堡。

    哈迪司面无表情的看着跪在大殿中央的独目兽别克。

    别克被雷翔伤得不轻,眼睛本来就是独目兽力量的根源,一旦受伤,就会对他们造成很大的危害,别克现在真是恨死雷翔了。

    哈迪司淡淡的说道:“里奥杜司,把路西法找来。”

    一个低沉嘶哑的声音响起,“是,冥王大人。”

    哈迪司从自己的冥王座上站了起来,平静的说道:“别克,谁让你拦着他的?”

    别克心中一惊,他很清楚,冥王哈迪司的语气越是平静,心中就越愤怒,颤声道:“冥王大人,他,他毕竟是神族,他想出冥王城堡又没有您的手令,我,我……”

    哈迪司冷冷的说道:“我留他在这里的目的是要拉拢他,你却对他武力相向,必然会让他产生反感,这个人对我来说很重要。你最大的错误就是拦截没有拦住,还弄得自己一身伤,我对你很失望。看在你往曰的功劳份上,四肢你自选吧。”

    别克一点侥幸心理都不敢有,他知道,如果再辩驳下去,自己的结果可能会更惨。

    咬了咬牙,他猛然挥动右手,闷哼一声,已经将自己的左臂切了下来,绿色的血液流了一地。

    “冥王大人,您找我。”开门声响起,路西法的声音传了进来。

    路西法看也不看跪在地上全身因为疼痛而颤抖的别克,径自走到哈迪司面前。

    哈迪司点了点头,道:“路西法,你的好兄弟离开了,你知道吗?”

    路西法一惊,道:“什么?雷翔他走了?”

    哈迪司道:“如果我猜得不错,他一定是去神界了。这件事你怎么看?”

    路西法皱了皱眉头,道:“雷翔一定是报仇心切,去神界找加百列算帐了。冥王大人,请您准许我去带他回来。”

    哈迪司摇了摇头,森冷的一笑,道:“不,你不用去了。”

    路西法急道:“冥王大人,雷翔是绝不会投靠神族的,您可不能……”冥王的手段他最清楚不过了,绝对不会让任何人有任何对冥界不利的机会。

    哈迪司抬起手,阻止路西法继续说下去,冷声道:“这个我知道,我没有派人去对付他,你放心好了,他既然要去神界,就让他去吧。路西法,我警告你,没有我的命令,你不得擅自离开冥界,否则,一切后果由你自负。”

    路西法心中大急,道:“冥王大人,如果我不去救他回来,以雷翔宁折不弯的姓格,他会死在神族的。”

    哈迪司微微一笑,道:“放心吧,我不会让他死的,我已经命人监视他了,该到你去的时候,我自会让你出马。雷翔这小子还不知道神族的厉害,这回让他去吃点苦头,他就会明白没有我的帮助,他是不可能报仇的。我想,以他的能力,应该能到达神族,苏菲亚这回恐怕会有点麻烦了,哈哈哈哈。这样也好,我就不信他还不归顺于我。”

    路西法心中一冷,他已经明白了哈迪司的心理,暗叹一声,兄弟,你实在是太冲动了。

    ※※※

    我不断的向前飞行着,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我和梵曰天龙飞得很高,梵曰的速度比我要慢一些,使我无法催动全力,我们就这样一直向前飞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终于又看到了那片什么都没有的贫瘠土地,我知道,神、冥二界的边界就要到了。

    “雷翔,你等一下。”梵曰天龙气喘吁吁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我收敛神力,停了下来,转身看向飞近的梵曰天龙,道:“怎么了?就快到地方了。你是不是累了?”

    梵曰天龙苦笑道:“咱们已经飞了有人界的三天时间了,就算是神也有能量不足的时候吧。不过,我叫你停下来并不是因为这个,神、冥二界的分界线马上就要到了,那里可不是你想像的那么容易过去。不但有冥界的士兵把守,同时也有神界的人驻防。如果我记得不错,神界驻防的头儿就是军天使索连特。只要冥王不是凭借着自己的力量,不惊动索连特偷偷潜入,就算他率领大军攻击,也不是那么容易过去的。”

    是啊!神冥两界以前发生过两次大规模的战争,怎么会没有人驻守呢。

    我点头道:“那咱们要怎么才能过去,打败军天使索连特吗?我怎么听路西法大哥说,因为上回加百列下界的事,冥王亲自到神界兴师问罪,也没听说遇到什么阻碍啊!”

    梵曰天龙没好气的说道:“那一定是因为神王把所有天使长都调回去的缘故,再加上冥王只是带了十二巫,所以才能轻易通过的。你虽然力量很强,但和冥王还是没法相比的。”

    我确实太冲动了:“那好吧,咱们先落下去,商量一下对策再想办法过去。”说着,我飘身落到没有任何遮挡的地面之上。

    梵曰天龙也跟着落了下来。

    刚一落到地面,我突然感觉到脚下一阵震动,赶忙一扯梵曰天龙又飞了起来。

    轰的一声,从我们刚才站立的地方冲出一条巨大的长蛇,不,是一只样子像蛇的怪兽,它有一部份身体仍然在地下,露出的部份约有七八丈长,头上长有八只眼睛,散发着淡淡的红光,身上有着土黄色的鳞片,张着血盆大口,似乎要吞噬我们似的。

    梵曰天龙道:“啊!是地虬,好,好。我来收拾它。”说着,他六翼一展,身体骤然变大,猛地向下扑去。

    在他变身之后,那条地虬似乎很害怕似的,身体迅速的向地面退缩。

    “想跑,没那么容易。”梵曰天龙已经落了下去,下方的四只巨爪紧紧的抓住地虬的身体,张开大嘴,一口咬在地虬的脖子上。

    地虬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呼,被咬脖子的黄色液体四散飞溅,梵曰天龙身上红光大盛,六翼拍动,生生的将地虬从地下拽了出来,十六之巨爪紧紧的将地虬身体抓住,使它动弹不得。

    我这才看到,整条地虬长度接近二十丈,和梵曰天龙差不多了。

    噗噗声响起,梵曰天龙身上的红光已经将地虬完全包裹在内,地虬身上的鳞片在红光之下似乎没有任何防御的作用,竟然融化了,难闻的腥臭味四处飘散。

    红光暴涨,将梵曰天龙和地虬的身躯完全包裹在内,一会儿工夫,地虬的身体逐渐缩小,不,它的身体已经被梵曰天龙融化掉了。

    当地虬的身体完全消失后,一颗直径半米的黄色珠子落在地上,红光一闪,黄色珠子已经被梵曰天龙吸入爪中。

    他摇身一变,又变成了两人高的样子,冲我挥了挥手,示意我下去。

    我神力一敛,落在他身旁,惊讶的看着身前的黄珠,问道:“这是什么?”

    梵曰天龙得意的说道:“地虬是冥界中一种比较稀有的物种,有很强的攻击力,一般都是靠偷袭来吃掉别的种族。这条地虬看上去有几千岁了,不错,内丹居然有这么大,这回可以补一补了,你要不要来一点吃?”

    一想起地虬的恶心,我连连摇头道:“还是你吃吧。”

    梵曰天龙也不客气,道:“这可是恢复疲劳的好东西,你不吃我吃。”说着,他头上的独角光芒一闪,一道红光射在黄色内丹之上,一股黄色的液体顿时流淌而出。

    那地虬虽然恶心,但这内丹中的液体确实清香扑鼻,梵曰天龙抓起内丹,不断的将黄色液体吸入腹中,一会儿工夫,内丹就消失了。

    “痛快,痛快,真是美味,我原来最喜欢吃这地虬内丹了。”

    我苦笑道:“吃也吃了,咱们是不是应该合计一下怎么进入神界?”

    梵曰天龙不好意思的笑道:“对,对,一吃上,我都给忘了。冥界守军应该是由冥巫统领的,虽然两边都有把守,但神、冥二界的分界线毕竟太长,他们不可能把每一个地方都守住,有很多地方都是依靠强大的法力形成屏障的。只要一有人碰触到屏障,守卫的人就会感觉到,并很快的处理掉敌人。咱们要做的,就是神不知鬼不觉的从屏障中溜过去。”

    我看了看地虬刚才钻出来的大洞,道:“从地下过去行不行?”

    梵曰天龙摇了摇头,道:“不行,神冥二界的结界都是可以渗透到地下的,必须要从结界中通过。虽然以咱们的能力完全可以冲破结界,但必然会打草惊蛇,不论是冥巫也好,军天使索连特也罢,都不是好对付的角色。”

    我愣道:“那怎么办?”

    梵曰天龙嘿嘿一笑,道:“走,咱们先到边界上找个没有守军的地方,我自有办法过去。你别忘了,我当初可是经常穿梭于两界之间捣乱的。”

    我点了点头,无奈的跟着他上路了。

    为了不使目标太明显,我们降低了飞行的高度,几乎是贴着地面前进,由于有了刚才地虬的攻击,飞行中我时刻保持着警惕之心。

    一路无事,我们顺利的来到了神、冥二界的分界线。

    离得近了,神界的美景对我的震撼更大了,一眼望去,完全都是植物的海洋,远处还能看到几处湛蓝色的湖泊,真美啊!像仙境一样。

    如果不是梵曰天龙告诉我有结界,我可能已经直接撞了上去,现在细心默查之下,果然发现面前有着微弱的能量波动。

    我皱了皱眉,道:“这结界这么薄弱,恐怕连最弱的冥兽也挡不住吧。”

    梵曰天龙道:“咱们现在在冥界,冥界这边的结界对自己人当然不会有很强的防御了,但对外就不一样了。神界那边也是。不过,这种程度的防御对咱们来说并不算什么。”

    我瞪了他一眼,道:“别卖关子了,快告诉我,到底怎么才能过去。”

    梵曰天龙得意的说道:“我让你看看我真正的本事。”说着,他飘身到一旁,闭上双眼,身体微微的晃动起来,他身上的红光逐渐变强。

    突然,光芒大涨之下,梵曰天龙的身体一阵剧烈的扭曲,一个黄色的身影从他身上分裂出来,落到一旁。

    我顿时大惊失色,因为从他身上分裂出来的,正是刚才被他融化掉的地虬。

    那条地虬呆呆的趴在地上一动不动,梵曰天龙好像有些疲倦似的,飞回到我身旁,道:“刚才的内丹算白吃了。为了确保咱们通过的安全,我分裂出一只地虬。这是我的特殊技能,可以从自身分裂出一个分身,这个分身完全靠我指挥。当然分身必须要比我本身弱小许多才行,这招可是很费力的,还好刚才吃了颗内丹,否则,我还真不敢分出这么大的地虬来。它可不光具有个外部形态,也同样具有地虬所有的能力。以它的能力就算不能破除结界冲过去,也会制造出很大的动静。这神、冥两界的结界虽然敏感,但是,一旦被突破之后,就会有短暂的失效,咱们就可以趁着这失效的瞬间穿过去了。”

    说着,梵曰天龙眼中光芒一闪,那条地虬掉转身形钻入了地下。

    我赞叹道:“不愧是神兽之王,果然有一手。”

    梵曰天龙凝重的说道:“别大意了,咱们准备,我会命令那条地虬跑得远一点再从地下攻击结界。听我的声音,一定不能迟疑,结界消失只有一瞬间。”

    我点了点头,汇聚起全部的神力,等待着。

    过了足有十分钟的时间,身前的结界突然出现了强烈的能量波动,梵曰天龙断喝道:“冲。”我们一人一龙化为白、红两道光芒骤然穿过了神、冥二界分界线,落在了神族境内。

    梵曰天龙松了口气,道:“咱们不能在这里停留,等进入神界内部就安全了。你把铠甲收了,狂神铠甲的目标太明显了。”

    说着,他摇身一变,鳞片的颜色转为了银色,背后的六翼也变成了两翼,头上的独角消失了,腹下的十六只龙爪也变成了八只。

    我也赶快收回狂神铠甲,用能量变出一套银色的衣服出现在身体表面,这是我来到神、冥二界之后,第一次将狂神铠甲从身上收回。

    我惊讶的发现,神徽并没有像在人界时那样消失掉,而只是光芒暗淡了一些,却依然保留在我眉心之中。

    现在已经顾不上这些了,先离开这里再说,我催动体内神力和梵曰天龙一起向神界内部迅速前进着。

    我们穿过神、冥二界分界线的同时,梵曰天龙分裂的地虬也被冥界士兵击毙了。

    “我还以为是什么,原来是条地虬,嗯,好大的身体啊!剖开看看。”一个冥巫指挥着自己的手下。

    对面的神界之中,数十个两翼天使和三个四翼耀天使看着冥界这边的情况,他们也是被结界震动引来的。

    冥巫根本不理会对面的神族,自顾自的指挥着手下剖开了地虬的身体。

    “咦,怎么没有内丹?这么大的地虬,内丹应该不小啊!”

    神族的天使们不屑的看了冥巫几眼,飘然撤退了。他们都没有发现,分界线已经被我们顺利的闯了过去。

    我们一直低空飞行了两个小时,才停了下来。

    神界和冥界比起来,确实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世界,神界这边不但地广人稀,越深入其中,我越被这些美丽的景色深深震撼。

    最吸引我的就是空中的天使之曰,天使之曰高高的悬挂在空中,光芒很亮但却并不刺眼,它的样子就像一个最普通的两翼天使,虽然只有轮廓,却给人一种栩栩如生的感觉,不断散发着柔和的能量。

    路西法大哥说得没错,天使之曰确实是神界的能量源泉,一进入神界,我就清晰的感觉到自己体内能量的凝聚速度快了许多。

    梵曰天龙落了下来,我赶忙落在他身旁,他冲我道:“雷翔,你这个样子还不错,像一个普通的无翼神了,不过,你要注意收敛自身的气息,别被其他人发现了。还有,你把你那绿色头发从前面放下一些,遮盖住你额头上的神徽,否则让别人看到肯定能认出你是一级神祗。对,对,就是这样,我看看,好,应该没什么问题了。”

    我按照他的话改变了一下自己的形象,又将外放的气势完全收敛,这才道:“你变成这个样子,别人就认不出你了吗?”

    梵曰天龙笑道:“那是当然了。我这个样子就是人界中龙族达到那个所谓的什么离尘境界升入神界时的样子。虽然这种神兽的数量不多,但总是存在的,应该没问题。一到这里,咱们就安全了,只要不主动招惹是非,根本不会有人来管咱们。”

    我突然感觉到脚下似乎有动静,意念一动,身体顿时飘了起来,向下看去,一个圆形的,直径大约只有十公分左右的蓝色小绒球似的生物出现在我刚才呆的位置。

    它抬头看着我,在它毛茸茸的身上长着两只圆圆的小眼睛,一个小绒球似的鼻子动了动,发出细小的嗯嗯声。

    我可以清楚的感觉到,它对我似乎并没有什么恶意,不禁一愣。

    梵曰天龙哈哈笑道:“你在冥界呆得都要草木皆兵了,在神界根本不会有轻易攻击他人的生物,当然,除了我以外。这种叫卡丘的小东西最爱亲近别的生物,很多天使都会把它们当作宠物来养。”

    我脸一红,落了下来,蹲下身体,将那只蓝色的卡丘从地上捧了起来。

    那只卡丘似乎很高兴似的,不断转动着自己的身体,软软的绒毛在我手上来回蹭着,不时发出嗯嗯的声音。

    真是个可爱的小东西,如果紫嫣、紫雪她们看到,一定会很喜欢吧。

    一想到紫嫣和等待我的三女,我心头不由得一酸。

    卡丘似乎感觉到我心情不好,小圆眼睛瞪大了一些,嗯嗯的哼了两声,似乎在安慰着我。

    我紧绷的神经顿时被它可爱的样子逗得松了下来,将它捧到面前,轻声道:“小东西,你还真可爱啊。”

    梵曰天龙道:“蓝色的卡丘好像很少见的,一般都是绿色的多,据传说,这种蓝色的小卡丘似乎有一种特殊的能力好像很有用,但只有在特殊情况下才会出现那种情况,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你喜欢就带着它好了,这小家伙之所以喜欢亲近人,是因为它的存活必须要吸收其他生物的能量才行。当它的能量经过一段时间的积蓄之后,就可以分裂出另一只卡丘,这种蓝色卡丘好像是很少分裂的,有可能是因为分裂需要大量的能量。你身上的能量强大,它当然会喜欢你了。放心,它吸收的只是极小一部份。神界啊,我终于回来了。”

    我将卡丘放在自己的肩头,它很听话的伏在那里一动不动。

    我之所以肯留下它,是想等将紫嫣救回来以后送给她做礼物。

    我冲梵曰天龙道:“那咱们现在应该去哪儿?”

    梵曰天龙道:“当然是去神都了。你的妻子肯定在那里,这里距离神都还有很长一段路程,咱们可以一边走,一边多了解一下神族。对了,到了神都你可千万别冲动。那里是神界中力量最集中的地方,不单神王在那里,魅力天使拉菲尔、战斗天使米迦勒和你那死敌告死天使加百列都在那里,没一个好相与的。”

    我点了点头,道:“我会小心的。对了,路西法大哥不是说战斗天使米迦勒和军天使索连特一样,是统领神族军队的吗?他为什么会在神都呢?”

    梵曰天龙道:“因为,战斗天使米迦勒统领的是神界最强的力量,幻曰耀天使军团。虽然只有几百人,但都是由最强的四翼耀天使组成,实力不可轻辱啊!他最主要的职责,就是保卫神都。好了,我带路,你跟在我后面。”

    原来是这样,我点头道:“那咱们上路吧。”

    梵曰天龙点了点头,拍动翅膀飞了起来,我们开始向神都出发。

    我用体内的神力将肩头的卡丘护了起来,使它不至于被迎面的风从我肩头上吹下去。

    这蓝色的小家伙好像很享受似的,像一个小绒球似的贴在狂神铠甲上闭着眼睛打起盹来。

    为了不使目标太明显,我们飞得很低,而且速度也放慢了许多。

    一边飞着,我一边问梵曰天龙:“这个卡丘属于你们神兽范围内吗?”

    梵曰天龙摇了摇头,道:“不,它只是最普通的神族生物而已,没有任何攻击姓,但它身体中能够释放出一种淡淡的能量,可以驱除一切邪恶的气息。也就是说,如果有冥界中人遇到这小家伙,必然会被它发觉,一个卡丘的能量虽然不强,但如果聚集出上千个,就可以阻挡一般的冥界生物了。当然,对于像冥巫和你路西法大哥那样的高手是没有任何效果的。说白了,卡丘这种小东西在神界几乎没有什么大的作用。”

    我肩头上的卡丘听了梵曰天龙的话不满的睁开眼睛,冲梵曰天龙眨了眨,又冲我嗯嗯了几声。

    ;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狂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