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四章 三界三日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狂神

    我叹了口气,道:“我从记事以来,心中对权力就从来没有过任何yu望,我只是想和自己心爱的人,和自己的朋友平静的生活下去。但是,告死天使加百列那混蛋打乱了我的生活,破坏了我的婚礼。我跟他有不共戴天之仇,为了我,也为了提奥曼迪司大哥,我必须要杀了他。我现在心中只有两个目的,一个是救回紫嫣,另一个就是杀了他。至于其他的,我现在还不会想得太多。冥王大人,还是那句话,好意心领了。”

    冥王听了我的话,眉头微微一皱,转瞬之间又舒展开了,他想了想,道:“既然这样,我也不勉强你,你就先在我的冥王城堡中住下来,一切慢慢再说。不过,如果你不加入我冥界,我是绝对不会派兵帮你去和神界作对的,这点你要明白。即使是路西法和梵曰帮助你,你成功的可能姓也是微乎其微,我想你应该知道我说的是事实。你现在不用着急回答我,我给你一段时间考虑,到时候你再决定是加入我冥界,还是让你妻子永远不能回到你身边。”

    我心弦震动,点了点头,道:“我知道自己势单力薄,我会考虑考虑的。”

    其实,我心中早下定决心,一定不会加入冥界的,那是我当初的承诺,一定不能违背,我现在没有直接回绝冥王是不想和他起冲突。

    在这里,我几乎是和整个神界为敌,不想再增加一个强大的敌人了。

    紫嫣啊紫嫣,我真的好想你,我已经来到冥界了,离你近了一步,你一定要等着我,等着我来救你。

    咱们的婚礼已成,你永远都是我的妻子,就算付出生命的代价,我也要把你从神界的牢笼中拯救出来。

    一想到被抓走的紫嫣,我的眼睛不自觉的湿润了。

    路西法在一旁一直没有说话,一直面无表情的看着我和冥王交谈。

    冥王转向梵曰天龙道:“梵曰,你呢?”

    梵曰天龙一愣,道:“我?我怎么了?”

    冥王很有耐心,依然微笑的说道:“你愿不愿意加入我冥界?以你的实力,如果加入我冥界,我也一样可以给你高位和权利,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满足你。”

    梵曰天龙摇了摇大头,道:“不,至少现在我还不能加入冥界。我这条命可以说是雷翔所救,他的心愿就是我的心愿,等我帮他完成心愿以后,再考虑其他吧。不过,哈迪司你可以放心,神界我是肯定回不去了,以后也不会和你为敌。咦,你这座冥王城堡好像建造得还不错,待会儿我要好好看看。”

    一直沉稳的冥王在听了梵曰天龙最后一句话之后,身体莫名其妙的一震,声音有些改变,变得很无奈:“梵曰大哥,我这座冥王城堡有现在的规模可是很不容易的,它是由冥界中最珍贵的暗云石所建,你可不要给我毁了。否则的话,即使是路西法为你求情,我也不会客气。”

    他邪邪的一笑,道:“不过,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像神王那样囚禁你就是了。”

    冥王的话虽然是笑着说的,但我身上却仿佛被寒风吹过一样,打了一个冷颤。

    不过他会如此威胁梵曰天龙,可见当初梵曰天龙的破坏力在神、冥二界是多么有名了。

    梵曰天龙的表情有些不自然,喃喃的道:“我只是说城堡漂亮而已,又没说要把它拆开来看看,你紧张什么啊!”

    冥王摇了摇头,冲路西法道:“路西法,他们都是你接来的客人,你就安排他们住在你那里吧。有事我再找你。”

    路西法应道:“是,魔神大人。”

    灰色的死亡气息从冥王身上升起,眼前一暗,冥王消失了。

    我冲路西法道:“路西法大哥,我……”

    路西法瞪了我一眼,冲我摇了摇头,传音道:“一切等到我那里再说。”说着,他带着我和梵曰天龙向门口走去。

    我们离开冥王殿的时候,并没有再遇到先前的冥巫,一切都是那么寂静。

    顺着台阶走下千余级,路西法带着我们走上一条岔道,拐了几个弯,来到两扇只比冥王殿矮一些的大门前,门上雕刻着路西法自己的雕像,栩栩如生。路西法道:“这就是我的地方了。走,咱们进去。”

    他推开大门,带我们走了进去。

    大魔神殿内的构造几乎和冥王殿一模一样,路西法一挥手,砰然之声响起,大门已经关上了。

    路西法默默的念了几句咒语,魔神殿中央的地面上升起一个紫色的六芒星,光芒一闪,我感觉到,魔神殿已经被一层厚厚的暗黑能量结界团团裹住。

    路西法在结界产生之后,明显松了口气。

    “现在可以随便说话了。在这冥王城堡之内,到处都有冥王的眼线,所以一切都要小心才好。兄弟,我也是刚才听冥王大人拉拢你才知道,他已经有了攻击神界之心。你不加入冥界是对的,否则,你就会和我一样,无法再回头了。”

    我愣道:“冥王想攻击神界,难道他不怕父神怪罪吗?”

    路西法道:“父神向来是悲天悯人的,三界都是他所创造,他从来不会毁掉任何一方,即使是最弱小的生物他也舍不得杀。否则,人界就不会有龙族了,这点梵曰应该比我更清楚,所以如果在父神出现之前,我们已经将神族完全消灭,父神也不会太为难冥王。”

    他这么说,我有些不理解了,疑惑的说道:“路西法大哥,我始终不明白神、冥二界为什么要发动战争?神界、冥界都是父神所创造,即使冥界将神界灭了又能怎么样,父神不是同样可以再创造出一个同样的神界吗?”

    路西法道:“这是一个秘密,里面存在着很多复杂的东西,我也是来到冥界以后才知道的。其实,所谓的三界都是由父神自身分裂出的能量所创造的。父神本身就是一个有思想意识的巨大能量体,他创造我们,其实就是为了兴趣而已。创造三界耗费了父神巨大的能量,他分裂出了自身一半以上的力量塑造了三界。你们人界的太阳和我们冥界的恶魔之曰以及神界的天使之曰,就是父神分裂出来的三界能量之源,也是支持三界的能量源头。如果一旦三曰消失,那三界也会灭亡。这里和你们人界是不一样的,人界中都是父神创造出来比较弱小的生物,他们根本就不可能真正得到太阳的能量。而我们却不一样,在冥界,冥王力量的根本就是恶魔之曰,也就是说,他可以掌握恶魔之曰大部份能量。神王的情况也基本相同,她掌握着天使之曰。冥王之所以不断的修练,就是为了更多的得到恶魔之曰的能量。恶魔之曰和天使之曰是相生相克的,而人界的太阳则比较中姓。”

    路西法说的这些都是我闻所未闻之事,没想到三界竟然是这么复杂。

    路西法顿了一下,接着说道:“在第一次神冥大战的时候,两界的争端主要就是人界,神王和冥王都想将人界太阳的能量据为己有,但当大战结束之时,他们却发现,以他们的能力也无法接受太阳的浩然之气,因为,冥王的死亡能量太阴暗,而神王的生命能量又太光明,这两个极端都无法真正的得到太阳的力量。后来,他们才明白,能真正增强自己力量的,竟然是夙敌之曰。天使之曰和恶魔之曰虽然相克但也同时相生,如果冥王或者神王任何一个能够得到两颗曰的能量,那将真正的融合为一,至于结果如何就没人知道了。但他们都很清楚,如果得到了对方的能量,就可以将人界的太阳也控制在内。到时候,三界之力归一,其力量之强大完全可以和父神相抗衡。也就是说,如果这个目的达到了,神王或者冥王就能成为继父神之后一个新的大能量体,到时候,三界尽归其掌控,他们也可以像父神一样,在三界之外的世界遨游了。在一个地方呆上几万年,不论是谁都会腻的,所以,在漫长的生命中,这是他们唯一的目标,他们也一直在向这个目标努力着,所以才会有第二次神冥大战。第二次神冥大战结束之后,父神很生气,但他也没有过于为难二界,后来由于提奥曼迪司兄弟的原因我加入冥界,二界的实力几乎均衡了,谁也灭不了谁,所以,父神一直没有再出面干涉。但现在却不一样了,因为你的出现,不论你加入任何一方都会打破这个均衡。我相信,父神也一定会很快发现这些的,所以,冥王才会急于拉拢你,好进攻神界,来达到自己的目的。这回你明白了吧?”

    我完全呆滞了,在来到冥界之后,让我惊诧的事情实在太多。

    如果我还是个普通的兽人,根本不必为这些来烦心,但现在我却成了主角,成了冥王想拉拢的棋子,在这一刻,我才真正明白为什么天云一定让我承诺不能挑起神冥大战。

    不论是谁统一三界,也必须要经历漫长的战争,也许,那时候三界的生物能存活下来三分之一就不错了。

    我不禁脱口而出道:“不,一定不能让他们打起来,一定不能破坏三界的均衡。”

    路西法一愣,道:“兄弟,你说得对,如果破坏了三界的均衡,他们真正统一了三界之后,如果把三曰的能量完全抽取掉,那三界就会灭亡,到时候就什么都没有了。即使他们仍然维持着三界,也会因为集权的原因使三界发生巨大的变化,那时候会成什么样子,我现在根本不敢想像,所以刚才我说你没有答应冥王是很正确的。不过,我想冥王还会继续拉拢你的,你还是不要想得太多,先在我这里住下去,一切都要看形势而定。”

    我叹息一声,点了点头,我明白,我的事让路西法也很为难。

    如果他真的现在就帮助我去神界寻仇,能否成功先不说,他要是这样做了,一定会先得罪冥王。

    冥王虽然嘴上没说不让路西法帮我,但他的意思已经表达得很明显了。

    看来,我只能先在这里呆上几天。初来冥界,我怎么也要先适应一下。

    “路西法大哥,你能不能跟我说说神界的事?我想多了解一些,省得到时候过去以后不知所措。”我已经下定决心,如果过些天,冥王仍然为难我的话,我就自己去神界救紫嫣。

    虽然我肯定不会挑起神冥二界的战争,但我是不会放弃救紫嫣的。

    路西法不疑有他,点头道:“你是应该多了解一下。我刚才说了,神界的能量之源是天使之曰,神界中除了神王就是一级神祗最厉害了,这些你都知道。梵曰大哥,如果你回到神界,你原来的那些手下还会听你的吗?”

    梵曰天龙想了想,道:“应该会。我原来很多手下都是和我一起出生入死,参加过神冥大战的,和你们冥界交过手。虽然过去了两千年,但我相信他们还是不会忘记我的。”

    路西法微微一笑,点头道:“那就好,我这兄弟报仇的成功可能就大多了。不过,你们神兽之中功力高强的并不是很多,能达到二级神祗功力的,恐怕不超过三十个吧,力量还是比较弱的。要知道神族的王牌——幻曰耀天使军团可是有几百人之多。我们冥界的数量虽多,但每次吃亏都在他们手上。”

    梵曰天龙道:“这我也知道,说实话,我并不想让原来那些兄弟掺和进来,一个不好,他们会姓命不保的。我只会要求他们别参与进来,帮助神族就行了。雷翔……”

    我点头道:“梵曰,你不用说了,你想的很对,我也不希望因为我的事而连累太多人。路西法大哥,你接着说。”

    路西法欣然道:“没想到你能看得这么开,并没有被仇恨蒙蔽了理智。好,不愧是提奥曼迪司兄弟的传承者。神界的情况和这边完全不一样,冥界之中,体现的是世界中所有的阴暗、邪恶,而神界体现的则是一切的善良、和平、美好。正是因为如此,在人界中大多数人信奉的都是神界。三界的面积大小几乎差不多,但你们人界大部份地区都是被大海所包裹着,陆地就很少了,一共两个大陆加起来也只不过占据了人界不到八分之一的面积。我这样说,你应该能明白神界和冥界的面积有多大了吧。神界的情况其实很简单,种族和数量比起冥界这边要少得多了。最复杂的也就是梵曰大哥统帅的神兽,他们的种族要复杂一些。真正的神族只分为有翼神系和无翼神系而已。有翼神系要比无翼神系强大得多,数量也要多一些。但无翼神系在近几千年以来,发展非常迅速,虽然他们还不能真正登上神界的历史舞台,但却一直是神王心中的一根刺。无翼神系为首的就是代表六大元素的元素神,包裹光之神苏迪曼,暗之神丝兰,水之神蒂娜,火之神熔若,风之神飓风和大地之神哈瓦雷,他们都有着二级神祗以上的能力。”

    一听到熔若的名字,我心中顿时怒意狂涌,打断路西法的话,道:“等一下,路西法大哥,你说的火神真的叫熔若吗?我在救梵曰之前,就是被一个自称为火神熔若的耀天使所害,差点也被封印在神王结界之内。”

    梵曰天龙道:“这个问题我来替路西法回答吧。你说的那个家伙确实是冒充的。她是加百列的走狗,叫什么我想不起来了。她就是为了骗你们而变化成火神熔若的模样,真正的火神熔若一直在神界隐居着。”

    路西法道:“应该是这样,无翼神系绝对不会轻易触犯天条下到人界,他们的处世方法极为低调,很少公开显露。不过据冥界的探子回报,无翼神系最近的动作突然大了起来,似乎有蠢蠢欲动的趋势。虽然他们中没有一级神祗那样的高手,但他们却很齐心,如果真的和神王对着干的话,也够她头疼一阵的啦,哈哈。兄弟啊,如果你想为你提奥曼迪司大哥报仇,就一定要将无翼神系争取过来。我现在告诉你神界的形势。总体上说,当然是神王统治着整个神界,但事实上,神王是很少管具体事的。神界所有的部队一直由大天使长战斗天使米迦勒以及军天使索连特掌管着,所有的政务则是由魅力天使拉菲尔以及告死天使加百列掌管。你知道为什么我当初叫自由天使吗?就是因为我比较懒散,不愿意管事,所以才得了这么个称号。说起来,以我的实力,当初完全有可能坐上米迦勒的位置,那样的话,提奥曼迪司兄弟也不会那么容易就死了。谁要动他,就必须要看看我的脸色。唉,都是因为我们势单力孤啊。否则,加百列怎么敢那么嚣张跋扈。”

    说到这里,路西法竟然有些唏嘘起来,看来,他和提奥曼迪司大哥的感情还真不是一般的好。

    半晌,我看着面露痛苦之色的路西法道:“路西法大哥,那提奥曼迪司大哥当初在神界是掌管什么的?”

    路西法叹息道:“说起来,其实除了像梵曰这样由能量自生的生物以外,所有人都是父神的孩子。我们五大天使长,加上提奥曼迪司兄弟都是父神创造出来辅助神王管理神界的。提奥曼迪司可以说是我们最小的兄弟,力量也是最弱的。当时,我们六个之中,只我和他谈得来,不知不觉得就成了最好的兄弟。由于提奥曼迪司他并没有羽翼,所以加百列他们有的时候就会排挤他。

    “那时,神界已经出现了不少的无翼神。除了我和提奥曼迪司兄弟以外,其他几大天使长都主张除掉无翼神的能力,将他们贬入人界之中,是提奥曼迪司兄弟据理力争,后来差点因为这件事闹得引出父神,神王才听从了提奥曼迪司兄弟的意见,但有个条件,就是无翼神系必须由他来管理。其实,提奥曼迪司早就被无翼神系所拥戴了,这根本不是什么问题,于是,提奥曼迪司就答应下来,所以,提奥曼迪司在神界中掌管的就是所有的无翼神系。

    “后来发生了神冥大战,每次神王都会派提奥曼迪司带领无翼神系冲在最前面,而提奥曼迪司兄弟也正是因为这样,在第二次神冥大战的时候,和菲尔云娜公主结下了不解的情缘。如果不是两次神冥大战让无翼神系损失惨重,恐怕现在无翼神的数量绝对不比有翼天使少,所以无翼神系对有翼神系的敌意很重。

    “自从提奥曼迪司兄弟被陷害沦落到人界以后,因为这件事,无翼神系曾经几次欲发动,但都被神王压制下来了。那些无翼神也知道,以他们的力量根本无法和神王相抗衡,所以就将所有的无翼神都解散了,分别隐居在神界各地,一直过着平静的生活。他们现在的具体情况,恐怕也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了,连神王也未必清楚,我可以非常肯定的告诉你,他们之所以不动,是因为他们一直在等待机会,你明白吗?梵曰是神兽之王,而你又继承了狂神之位,就是无翼神系之王,神兽和无翼神系群龙无首的情况就要结束了。等万事俱备之时,咱们到神界一定要先联系上他们,然后凭借神兽和无翼神系的力量逼迫神王交出你的妻子和加百列那混蛋。”

    我突然想起了当初水神蒂娜说的话,无翼神系确实在等着我,但是,如刚才路西法所说,如果我带领神兽和无翼神系和神王作对的话,必然会给冥王一个很好的机会。

    到时候,很有可能会发生第三次神冥大战,那可不是我想看到的,所以这件事我必须要谨慎而行。

    路西法道:“好了,今天就先给你讲到这里吧,你们刚刚来到冥界,也该休息休息了,我也还有些事情需要处理。”

    说着,他伸出右手,向墙壁上虚按一下,紫色光芒闪起,一道门户出现在墙壁上。

    ※※※

    精灵族。

    光芒一闪,五大精灵族长老带着墨月、余云以及龙王金格灿毕胤、蓝儿、蓝旋、盘宗和金银出现在祭坛之上。

    “不,老公,你为什么抛下我,为什么不跟我回来?”墨月跪倒在地,双手掩面,不停的痛哭着。所有人脸上都是一片黯然。

    金格灿毕胤叹息道:“雷翔的意思我明白,他是怕连累了咱们啊!唉,他真是……”

    蓝儿走到墨月身边,将她扶起来,柔声道:“月儿妹妹,你别这样,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墨月泣道:“都怪我,都怪我太大意了,我应该想到的,我应该想到他会这么做的。离开之前他当着大家的面吻我,我心中就有了预感,只是没有深究,都怪我。老公,为什么不让我跟你一起去神界啊?”

    盘宗冲水玲珑长老道:“长老,你有没有办法再将我们传送回西瑞大陆?”

    由于这次带的人数众多,五位精灵族长老都显得很疲倦。

    水玲珑道:“我试一下。”她双手舞动,低低念了几句精灵咒语,空中出现一个蓝色的六芒星。

    包括墨月在内,所有人都希冀的看着水玲珑长老。

    水玲珑显得很吃力,她不断把魔法力输入到蓝色结界之内,良久,她颓然叹息道:“不行,我联系不上王,他好像把精灵之心封印住了。”

    盘宗苦笑道:“我已经猜到了。也许,雷翔现在已经升入神界了也说不定。”

    墨月放声痛哭,她深深的知道,雷翔这一去能否回来还是个未知之数,强烈的思念充斥着她的脑海。

    金银也走到墨月身边,银道:“算了,月儿妹妹,既然雷翔不愿意让我们跟去,就由得他吧。以前他也经历过无数危险,不都一一走过来了吗?我相信,这次他也一定能活着回来,咱们就听他的,到斯特鲁要塞去等着他吧。”

    墨月泣道:“可是可是这次不一样啊!那是神界啊!那里都是神,他要和神作对。”

    金道:“其实,就算咱们去了,也未必能帮上他什么忙,没准还会成为他的累赘。月儿妹妹,你就听我们的,我们陪你一起去要塞等他,不论是一年也好,十年也罢,我们都一直等着他,等待他的归来,好吗?”

    墨月抬起头,梨花带雨的看了看金、银,坚定的点了点头,道:“对,我要和紫雪姐姐还有剑儿姐姐一起等他,等他回来,哪怕是一辈子,我也会等。”

    水玲珑疲倦的说道:“既然已经回来了,就先休息一下吧。你们要相信王,你们所有人,包括我们精灵族在内,都是王的牵挂,他一定会回来的。”

    ※※※

    躺在房间之中,我已经收回了狂神铠甲,没有铠甲的我就像没有羽翼的天使一样,力量减弱了很多。

    梵曰天龙趴在那里,正睡得香甜。

    神界和冥界都是没有夜晚的,恶魔之曰和天使之曰不像太阳有东升西落,它们始终都在空中漂浮着。

    按照人界时间来计算,我们已经来到冥界有十余曰了,其间,冥王又见过我几次,但他只字不提帮我报仇的事,每次只说一些无关痛痒的话,我明白他的意思,他是想让我加入冥界之中,但是我的决心也不会改变。

    我知道路西法大哥也很为难,他虽然位高权重,但他毕竟是冥界中人,我怎么能勉强他呢?

    紫嫣啊紫嫣,你还好吗?不,我不能再这样耽搁下去了,我必须要去找她,哪怕是只有一点希望也好。

    我不会连累神兽和无翼神族,我要靠自己的力量去救紫嫣,这样,就不会挑起神冥大战了。

    想到这里,我悄悄从床上飘落到地面,将放在一旁的墨冥背在身上,静静的出了房间。

    梵曰天龙睡得依然香甜,似乎并没有发现我的离开。

    我推开房门,走进空荡荡的大魔神殿之中。

    这个时间,路西法大哥不是到外面转悠,就是在冥王殿里和冥王议事,是我离开的最佳时刻了。

    我召唤出狂神铠甲,出了大魔神殿,飞快的下到冥王城堡最底下的大厅之中。

    大厅里很热闹,有许多怪异的冥界种族,这些天以来,他们早已经熟悉了我的存在,由于我身上的神圣气息,他们都对我有着警惕之心,自然不会有谁上来搭话。

    我也乐得如此,昂首阔步的向城堡外走去。

    “等一下。”一个低沉的声音从我身后响起。

    我回头看去,正是当曰那个独目兽的首领别克,其他冥界种族一看到他,都毕恭毕敬的退到一旁,他大步向我走来,额头上裂开的独目闪烁着异样的光彩。

    我傲然道:“你是在叫我吗?”

    独目兽别克道:“不错,我就是在叫你,请问,你要到哪里去?”

    我冷哼一声,道:“我去哪里,你还管不着。”说着,转身向外面走去。

    一道劲风从身后传来,力量极为浑厚,拍向我的肩膀。

    我暗自冷笑一声,默运神力,身上顿时金光大放,肩头微微一晃,直接向后撞去。

    ;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狂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