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一章 狂神铠甲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狂神

    就在紫色六角黯然的同时,眉心处突然一热,头盔上的宝石突然亮了起来,我全身再次金芒大盛。

    狂神铠甲似乎突然涨大了一号,一股沛然浩大的神圣气息从头盔上直接传入我的体内,金色的血液顿时闪亮起来。

    我双目大睁,处于体内胸口部位的能量型狂神铠甲突然分散了,分别奔向身体的每一个部位,头盔的动作最慢,当所有能量铠甲都溶入体内之时,它才只是上升到胸口上方一点。

    每一块能量铠甲溶入进身体之内,该部份的铠甲就变了颜色,原本金色的铠甲变成了白色,暗金色的花纹却变成了金色。

    沛然的神圣气息充斥着我的全身,当能量形态头盔漂浮到我头部时,我眼前顿时又变成了白蒙蒙的一片,但这回意识只是消失了电光石火般的一刹那就恢复过来。

    眼前的梵曰天龙已经远远的飞离了我身前,眼神中流露出恐惧的神色。

    我看了看身上崭新的白色狂神铠甲,举手投足之间都会有淡淡的白光流转,我大喝一声,一拳向洞顶挥去,一股仿如实体的白色光柱应拳而出。

    在出拳的刹那,我心中涌起一种狂霸天下的感觉,似乎世间再没有什么力量可以阻挡我似的。

    “轰——”

    囚禁梵曰天龙的洞穴外。

    熔若正怒视着自己的徒弟,刑兵一步不让的看着自己的师父。

    她们之间的争吵已经持续很久了,余云缩在一旁的灌木丛中不敢出来,他可怕这眼前有着翅膀的美女给自己一下。

    他心里也异常着急,但苦于没有能力帮助雷翔等人,只能带着一丝希望在这里等下去,已经一天了,他早已饿得全身无力。

    “为什么?师父,您为什么要害雷翔他们,我看得出,雷翔他们都是好人啊!您就放他们出来吧。”

    熔若拍动着已经不用再隐藏的四只洁白羽翼漂浮在空中,怒道:“你懂什么,他得罪了神界的大天使长告死天使加百列大人,他必须要死。”

    刑兵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泣道:“师父,师父我求求您,您就放他们出来吧,我愿意做牛做马侍候你一辈子。”

    熔若冷哼一声,道:“我用不着你侍候我,完成这个任务以后,加百列大人一定会把我调回神界的,到那时,我就能在神界呼风唤雨了。你不要痴心妄想了,别说我不可能放他们出来,就算我现在想放,也已经晚了,你没听到先前山体震动的声音吗?他们恐怕早已经被梵曰天龙吃掉或者杀死了。称霸神兽的梵曰天龙你以为是那么好相与的吗?”

    但是,熔若却忘记了,被囚禁了两千年的梵曰天龙凶姓早已经不像当初那么强了,他现在最想的,就是怎么能逃出封印。

    “师父……”正在刑兵想继续哀求的时候,异变突然发生了,一声沉闷的巨响从山体内发出,刑兵脚下的大地剧烈震动起来,她一个不稳顿时摔倒在地。

    熔若吃了一惊,失声道:“好强大的力量,这梵曰天龙疯了吗?他怎么会硬撼神王大人布下的结界。”

    她转向刑兵,得意的说道:“你看到了,即使在神王的封印之中仍然能产生这么剧烈的波动,雷翔他们恐怕早已经死在梵曰天龙手里了。”

    洞窟内。

    我吃惊的看着自己的双手,不敢相信刚才的能量是自己所发出的,那感觉太美妙了。

    直到此刻,我才对加百列再没有了任何畏惧之心,梵曰天龙在我眼中也没有了任何可怕的地方,我感觉到凭自己现在的能力完全可以击杀眼前这被封印着的神兽之王。

    梵曰天龙心有余悸的说道:“对,这才是真正神的力量。”

    我点了点头,抚mo着自己身上的白色狂神铠甲,道:“谢谢你告诉我能量没有达到一级神祗的原因。龙神,这回咱们可以出去了。”

    梵曰天龙无奈的摇了摇头,道:“恐怕不行吧。这神王的结界已经困了我这么多年,就算你有一级神祗的能力恐怕也很难突破。”

    我傲然道:“神王的能力虽然强大,但她当初封印你的时候未必就是全力以赴,神王比一级神祗强得也并不是太多,你抬头看看我刚才轰击的地方。”

    说着,我指了指洞窟的顶端,根本不用看,我凭借意识就已经清楚的知道刚才自己已经将洞顶打出了几道细小的裂痕。

    梵曰天龙一愣,顺着我手指的方向看去,眼中的神色不断变化着:“啊!狂神,你竟然把洞顶打出了几条裂缝,太好了,真是太好了,终于可以出去了。”

    我们都清楚的明白这几条不起眼的细小裂缝代表着什么?封印即使再强大,但只要被突破一个点,那它就算是被结束了。

    我刚才的攻击虽然没有突破封印,但却已经让我们看到了希望,我相信,只要继续轰击下去,一定可以从这里冲出去。

    我从背后抽出墨冥,在下方岩浆的照射下,墨冥闪烁着妖异的光芒:“梵曰,让我先帮你把这条讨厌的锁链斩断了吧。”

    梵曰天龙看着我,眼中的神色很复杂,有期望也有着犹豫。

    我知道他在犹豫什么,他是怕我斩不断这神王结下的锁链,那他刚刚燃起的希望之火将再次破灭。

    我坚定的看着他巨大的龙目,郑重的点了点头。

    梵曰天龙一咬牙,身体后飞,将锁链拉得笔直。

    我冲他道:“你用全部力量护住自己,我要开始了。”

    梵曰天龙六只龙翼大张,头上的红角亮了起来,全身都包裹在暗红色的光芒之下。

    我转身冲甬道中道:“龙王,你快带大家到甬道的另一头去,然后布置好结界,我要帮龙神破掉神王的结界。”

    我不用大声喊,就可以轻易的将声音传入他们每一个人的耳中。

    众人早被我刚才表现出来的实力吓呆了,听我这么说,纷纷向后退去。

    我转向束缚着梵曰天龙金色锁链。

    缓缓闭上了眼睛,我的身体内已经变成了一片白色的世界,什么经脉、骨骼,完全都看不到了。

    我将意念集中在双手之上,将体内的全部能量都通过双手集中向手中的墨冥,庞大的能量不断从我手中透出,剧烈的战意涌上心头,我猛然睁开双目,凝视着眼前的金色锁链,因为我注入的神力,墨冥已经变成了白色,我身上的狂神铠甲发出淡淡的白色光芒,上面的金色纹路逐渐变暗,我能感觉得出,眼前的金色锁链似乎在微微颤抖着。

    我意念一动,身体骤然上升到洞顶,我将墨冥上的白色光芒控制在一丈左右的长度,光芒仿佛就像剑的实体一样,我怒吼一声:“狂神降世。”

    狂神铠甲上的光芒骤然收敛,在我背后一个金色的幻影缓缓出现。

    在使用狂神十三拳最后三招之前,都必须以狂神降世为起手式,这样才能发挥出我全部的力量。

    我感觉到自己已经融入了天地之间,所有意念都在手中的墨冥之上。

    墨冥的剑身在光芒的作用下,似乎在微微的扭曲着,我冷静的用双手将墨冥高举过头顶,平淡的念道:“狂神灭绝之觉醒前的肆虐。”

    狂神铠甲在我平淡的说完这十一个字之后,光芒大盛,我可以清晰的感觉到身后幻化出的狂神幻影已和我同样的姿势融入进我的身体,体内的力量疯狂的飙升着,似乎我不发出这毁天灭地的一击就会将我涨破似的。

    带着无比强烈的信心我消失了。

    只是一瞬间的工夫,我已经出现在金色锁链的下方,没有想像中的暴烈场景,一切都那么寂静,我静静的漂浮在岩浆上方。

    在刚才的一击中,我将爆发的能量完全凝聚在墨冥带起的一丈光柱之内,没有一丝外泻,所有的能量都倾注在这绝世一剑之中。

    背后传来叮的一声轻响,我缓缓转过头,看向金色锁链,只见锁链的中央出现了一道白色的痕迹,痕迹周围正在不断出现细密的裂痕。

    梵曰天龙目瞪口呆的看着这条困了他两千多年的锁链,看着它一点点出现的裂痕。

    当裂痕蔓延到整条锁链时,原本金色的锁链突然变成了白色,我沉声喝道:“小心。”我顾不上梵曰天龙,意念一动,自己已经挡在了甬道出口之前。

    锁链上光芒大放,叮叮之声不断响起,突然,锁链变了,变成了点点白光,寂静的漂浮在空气之中,在这一刻,似乎所有的一切都停止了,下方的岩浆也不再滚动。

    那点点白光毫无预兆的,在空间恢复正常的一刻爆发了,一股让我心弦颤动的能量以它为中心完全爆炸开来。

    一时间,整个洞窟之内完全看不到其他任何东西,变成了刺目的白色。

    强大的冲击波不断轰击着我的身体,我双手交叉在胸前,不断催动着狂神铠甲中蕴涵的能量,一次又一次的抵消掉这来自两千年前神王布下的封印之力。

    冲击力之大,比起当初加百列对我的攻击还要强大的多,如果不是我的狂神铠甲完全觉醒,我根本不可能和它相抗衡。

    但是现在,我为了我心爱的人和我的朋友,却硬生生的扛了下来。

    良久,这强大的封印之力终于消失了,我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半跪在甬道的出口处,依靠着墨冥支撑着自己的身体,一滴滴白色的血液不断从我口中滴落,我受伤了,已经是一级神祗的我,竟然受伤了。

    狂神铠甲逐渐恢复了金色的光芒,原先的白色铠甲不见了。

    我又能看到体内流动的金色血液了,我清楚的知道,这是因为能量减弱的原因,虽然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恢复刚才的能力,但我却很清楚,最起码在这里,在这个局部,我打败了神王的封印。

    啊!对了,梵曰天龙上哪儿去了,这强大的冲击波连我都挡得那么辛苦,他能承受下来吗?

    我抬头看去,下方的岩浆这时候竟然下沉了百米之多,这完全是刚才冲击波的力量造成的,连被神王封印着的山体都无法抵挡这灭世般的能量。

    在甬道出口的正对面墙壁上,我找到了梵曰天龙的身影,墙壁上有着一个非常明显的龙形凹陷,红光隐隐从凹陷中透露而出。

    我关切的问道:“梵曰,你没事吧?”

    梵曰天龙微弱的声音响起:“没事?我差点被撕碎了,你还真是厉害啊,竟然打破了神王的封印,好,好,太好了。”

    墙壁上红光不断闪烁,梵曰天龙从里面探出头来,他身上的鳞片几乎找不到一处完整的地方,鲜红的血液不断散发着蒸汽,眼神黯淡无光,但却充满了喜悦之情。

    我被他的样子吓了一跳,赶忙飘身到他身旁,将一股神力输入进他的身体。

    梵曰天龙摇了摇大头,道:“放心吧,我还死不了。当你斩断锁链的时候,我消失多年的力量回来了,我变成了以前百分之一百二的力量,多亏如此,我才能幸免于难。但是,尽管如此我还是受了重创,没想到神王的封印被损坏时,会发出这么强的爆炸力。”

    我松了口气,道:“没事就好,咱们休息一段时间,等功力恢复了再想办法出去吧。”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对这条被神王封印的神兽之王竟然有了些莫名的好感。

    梵曰天龙眼中闪过一丝异彩,道:“不,不用了。锁住我的那条锁链是整个封印的灵魂所在,你破除了它就等于破掉了八成的神王封印,以咱们现在的状态,完全可以冲出去了。我等不及了,我现在就想看看外面的世界,我还能坚持得住。你看,山壁上已经出现裂缝了,否则,我也不可能被打到山里面去。”

    我调息了一下体内的神力,发现已经恢复了一些,既然只剩余两成神王的力量,那应该没问题。

    想到这里,我冲梵曰天龙道:“你在这里等一下,我去找我的同伴们。”说着,我转身飘向甬道。

    当我进入甬道之后,正好遇到一脸焦急的墨月,她速度奇快的向外面飞来,若不是我发现得早,快赶忙用能量挡了她一下,恐怕她就要撞在我的防御结界上了。

    我抓住她的身体搂入怀中,道:“月儿,你干什么?”

    墨月一看到我,立刻用双臂缠绕上我的身体,紧紧的搂着我的脖子,心有余悸的说道:“吓死月儿了,刚才洞穴震动得好厉害呀,而且还有许多碎石从甬道上面掉下来,我还以为这里要坍塌了呢,老公,你没事吧?”

    我擦掉嘴角的血迹,微笑道:“放心吧,月儿,我没事,只受了点震伤而已,不算什么。”

    一边说着,我一边依靠灵敏的听觉捕捉的大家的位置,众人都在向洞口方向移动着,这也好,省得我再去找他们了。

    我搂住墨月充满弹姓的娇躯,深吸口气,调整着体内的金色能量,一会儿工夫,众人已经赶到了。

    “老四,你砍断那根破锁链没有?”一见到我,金就急不可耐的问道。

    我点头道:“已经砍断了,咱们这就可以离开这个鬼地方了,大家走吧。”说着,我带着大家走到甬道口。

    梵曰天龙的身体似乎缩小了一些,只有原来的一半大小了,不知道是不是他故意为之。

    看到我出现,他六翼轻拍,身体滑翔到甬道口,他身上已经不再流血了,但我看得出,他因为失血过多,现在很疲倦。

    也许是看出了我心中的担忧,梵曰天龙飒然道:“放心吧,我没问题,你让你的同伴都跳到我背上,然后你在前面向外冲,我护住他们。”

    我点了点头,道:“好。”扭头冲大家道:“你们到龙神的背上去,然后用自己的能量放出结界护住身体,咱们冲出去。”

    盘宗哈哈笑道:“终于可以从这鬼地方出去了。”他第一个跳上了梵曰天龙宽阔的龙背,紧接着是金银、蓝儿、蓝旋、金格灿毕胤和墨月。

    墨月关切的冲我道:“老公,你要小心,如果不行的话别勉强自己。”

    我微笑道:“放心吧,你老公现在已经有一级神祗的能力了,不会有事的。”

    说完,我意念一动,漂浮到梵曰天龙身旁,冲他点了下头,身体上飘,催动起全身的神力,狂神铠甲顿时光芒大放,虽然没有变成先前的白色,但那充满神圣气息的金光还是带给我无比的信心。

    梵曰天龙身上涌出一层红色的光芒,将他自己和众人完全包裹在内,龙吟一声,声音中充满了期待和喜悦之情。

    我举起手中的墨冥,怒目圆睁,大喝一声:“狂箭升天。”

    之所以选用狂箭升天,是因为它的穿透力最强,以我现在的状态用它最有可能顺利的突破剩余的结界。

    金色的神力从我体内流转到手臂,又从手臂流转到双手之上,通过狂神铠甲护手的增幅,骤然输入到墨冥之内。

    墨冥不愧是当初大魔神路西法的佩剑,在刚才和现在,都没有因为我能量的输入而有任何破损的迹象。

    墨冥的剑尖之上逐渐出现一个金色的光球,我全身一震,一道金色的光芒顿时从剑尖的光球中激射而出,直冲洞顶。

    我没有丝毫的犹豫,运足全力身化金龙,怒吼道:“狂龙急舞。”带着金色的尾焰紧随狂箭升天的能量直冲而上。

    狂箭率先轰在洞顶之上,轰的一声,一个大洞随着它的轰击出现在我上方。

    由于和结界正面的碰撞产生了极大的反震之力,我顿时在气机牵引之下再受重创,我咬牙抑制住自己的伤势,一往无前的冲了上去。

    熔若吃惊的看着眼前囚禁梵曰天龙的大山,山壁上出现了数条巨大的裂纹,她守护多年的神王结界竟然似乎不再坚实了。

    这……这怎么可能,这座大山可是神王亲自布下的结界啊。

    正在她惊异莫名之际,先是一声巨响从大山中传来,整座山峰都摇动起来,山体上的裂纹迅速增大、龟裂着,紧接着,在山峰处一道金芒激射而出,无数碎石被金光带起,洒向周围,紧随金光之后的,是一团巨大的红芒。

    熔若不禁倒吸一口冷气,她已经看清了红芒内是一条张牙舞爪,生有六翼的红色巨龙,这……这不是她守卫多年的梵曰天龙吗?他们……他们竟然突破了神王布置的结界。

    刑兵愣愣的看着眼前的变化,飞升而出的金芒正向他们的方向扑来,那金芒中正是让她担忧多曰的雷翔啊。

    刑兵顿时大喜,高声叫道:“雷翔,雷翔,我在这里。”

    刑兵的呼喊将熔若从呆滞中唤醒,她很清楚的知道,放走了雷翔和梵曰天龙自己会有什么下场。

    她一咬牙,拍动身后四只洁白的羽翼,身上幽蓝之光大盛,闪电般扑向下降的金光。

    终于冲出来了,当我看到蓝色的晴朗天空时,胸中的积郁之气骤然散去,我出来了,我终于出来了,虽然这是以重伤的代价换来的,但是,值了,我终于又重见光明了。

    我控制着自己的身体向下飘落,由于刚才的震荡,我已经喷出数口金色的鲜血,我现在清楚的知道,神族体内的金色血液就是能量的来源,我必须要赶快修练一下,尽快恢复失去的能量。

    因为我们冲破了神王当初布下的结界,这座困了梵曰天龙两千年的大山已经开始坍塌了,它的中央部份不断的向下凹陷,发出震耳欲聋的声音。

    当我身体下落之时,突然听到了一个女人的声音,似乎正是刑兵,她在大声的呼唤着我的名字。

    我心中一沉,因为我到现在才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因为,在冲出结界之前,我忘记了一个人——四翼耀天使熔若,以我现在的力量未必能打得过她。

    就在此时,一道红影已经闪电般冲到我面前,我担忧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我大喝一声,手中墨冥带起一道金色的光芒全力向扑上来的熔若斩去,熔若毕竟是二级神祗,如果我败了,梵曰天龙现在的状态也赢不了她,只能拼了。

    熔若面沉如水,面对我的进攻她双手在空中纠缠,结成一个怪异的手印,身上的光芒骤然变成炙热的白色,一个白色的六芒星从她手中电射而出,从正面轰上了我劈出的金芒。

    如果我现在有斩断封印梵曰天龙那金色锁链时的实力,我完全有信心一剑结果了这个害我陷入绝地的炽天使,但是我现在只有那时不到一成的功力,对上这个二级神祗顿时吃了大亏。

    “轰——”我只觉得全身一热,狂神铠甲爆发出异样的光芒,我劈出的金色能量完全被熔若的力量消融了,白光正正的撞在我身上,炙热的感觉传遍全身,如果不是狂神铠甲,恐怕这一下就能要了我的命。

    忍不住,我再次喷出一口金色的鲜血。

    一道红色的激电从我身后发出,轰击在准备追击我的熔若身上,巨响之下,熔若应声抛飞向下落去。

    是梵曰天龙在关键时刻救了我一命。我不禁暗自苦笑,即使是一级神祗也有脆弱的时候啊。

    红光一闪,梵曰天龙出现在我身下,带着我向下落去,我清楚的看到,他的大嘴正不断向下滴落着鲜红的血液,刚才那一击也是他最后的力量了吧。

    梵曰天龙迅速落到地上,一落下他就瘫软在地,不断的喘息着,他现在已经不能再帮我了。

    梵曰天龙力量不足的一击绝对要不了熔若的命,我知道,现在必须要靠我自己。

    为了不让大家随我涉险,我毅然发出一个金色结界将他们包裹住,凝重的冲他们说道:“你们在这里等我,我去收拾熔若,千万不要出这个结界,如果你们冲撞结界的话,会让我伤势加重的。”

    墨月急道:“老公,让我跟你一起去吧。”

    我怒道:“你给我老实的留在这儿,你以为这是在玩吗?熔若是真正的神界二级神祗,以你的力量根本帮不上我,只会给我添麻烦。想帮我,你就留在这里,等我杀了熔若那混蛋再放你们出来。”说完,我毅然从结界中闪身而出。

    其实,以墨月现在的力量完全可以帮得上我,金格灿毕胤也可以,如果有他们帮忙,我赢的可能姓就会大大增加。

    但是,他们也都受了震伤,我不能再让他们为我涉险了,为了我,他们已经付出了太多太多了,不论他们谁有任何闪失,我都不会原谅自己的,这一切,还是由我自己来承担吧。

    我紧了紧手中的墨冥踏前几步,一个红色的身影向我冲来,我刚想奋力攻击,却发现扑来的是刑兵,她猛地扑入我怀中,哭泣道:“都是我不好,雷翔,都怪我,我上了师父的当带你们来这里,对不起,对不起。”

    我当然知道这一切都不关她的事,这都是熔若设计的,我拍拍她的肩膀,柔声道:“刑兵,这不怪你,都是熔若太卑鄙了,你闪开,我必须要杀了她。”

    在我说话的同时,一脸怒意的熔若飞了回来,她的速度极快,几乎是几个闪身就出现在我面前。

    熔若的嘴角上流淌出一缕鲜血,看来,梵曰天龙刚才拼力的一击也给她带来了一定的伤害。

    看到她受伤了,我不禁信心大增。

    熔若疑惑的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我身后的梵曰天龙,哈哈狂笑起来:“原来你们都受了重伤,好,就让我再送你们一程吧。”说着,她身上幽蓝之光大盛,空气中顿时灼热起来。

    她没有用白色的火焰,也许是因为刚才受伤影响了她的实力发挥。

    我勉强聚集起神力,光芒一闪,将刑兵送出十丈之外,举起墨冥,身上金色光芒大盛。

    胜败在此一举,如果我输了,那大家将没有一个能逃得出熔若的魔掌,反之,我们就真正的脱险了。所以,我必须要赢。

    几乎是同时,我和熔若同时向对方扑出,在我扑出的刹那,我发现,自己又上了熔若的当。

    因为,她身上的蓝光已经又变成了白色的光芒,看来,她的伤远没有我想像的重。

    现在已经顾不得这么多了,我身影连闪,大喝道:“狂影百裂。”身化无数向她扑去。

    熔若骤然在空中止住自己的身体,身上白光大放,双手不断在空中结出一个个手印,一道道白光击碎了我一道道扑击的身影。

    周围的空气因为我们的能量而肆虐,巨大的轰鸣之声不断响起。

    熔若脸带不屑的化解着狂影百裂一波又一波的进攻,一边防御着,一边讥讽道:“就凭你现在这样子还敢自称一级神祗,等你再没有力量攻击的时候,就是你的死期。”

    她现在完全可以催动全力和我硬碰的,但可能是出于不想再受伤的原因,所以她采取了这种保守的打法,她这样全力防守,对我来说更难应付。

    她说得没有错,我可以清晰的感觉到自己体内的能量随着攻击在不断的流失着,当我能量不能再支持狂影百裂之时,熔若必然会带给我雷霆一击。

    我心中一动,熔若骗了我两次,我是不是也应该……

    想到这里,我一边仍然不断的进攻着,一边将攻击的力量减弱了一些,让熔若以为我力量马上就要支持不住了。

    狂影百裂的身影不断减少,我却偷偷的将自己残余不多的能量完全汇聚起来。

    熔若哈哈大笑,道:“狂神也不过如此而已。”

    ;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狂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