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九章 身陷险境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狂神

    当护身光芒完全变成白色时,熔若挥动着手中法杖,将围绕着身体旋转的符号一个接一个的打入山体之内。

    脚下的大地突然颤动起来,似乎整片山脉都因为火神熔若的能量在颤抖着,当她将所有符号打入山体之内后,眼前的山峰中央出现了一道裂痕,从山腰处一直裂到山脚之下。

    熔若身上的光芒逐渐褪去,变回了原先淡淡的红光,她有些喘息的冲我点了点头。

    大家一起走到她身旁,熔若恭敬的冲我道:“狂神大人,外围的封印已经开启了,你们可以进去了。您一定要小心,梵曰天龙虽然被封印了大部份力量,但仍然是可怕的。”

    我点了点头,道:“谢谢你,熔若,等我得到头盔之后,会尽快出来的。”说完,率先跃进了裂缝之中。

    大家一个接一个的跟在我身后,走进了这囚禁梵曰天龙的洞穴。当刑兵也想跟进去时,却被熔若拉住了:“兵儿,你的功力太弱,进去只会给狂神大人添麻烦,留在外面吧。”

    “不,师父,我也要进去,我是火人,也许能帮上他们一些呢。”

    我看向刑兵,微笑道:“不必了,刑兵,谢谢你将我们带到这里来,听你师父的话,和余云一起留在外边吧。”

    这是我第一次对刑兵笑,因为我们得到头盔之后就会很快离开这里,这也许是我最后一次和她说话了吧。

    看到我的笑容,刑兵一呆,被熔若带出了裂缝。

    余云毕恭毕敬的站在一旁,目送着我们离去。

    看着我们一个接一个的消失在眼前的裂缝中,火神熔若脸上流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再次举起法杖,全身散发着强烈的火能量。

    一旁的余云被吓了一跳,赶忙向一旁跑出老远,没有了雷翔的保护,他可不敢接近这个火神身边。

    刑兵吃惊的说道:“你干什么,师父?”

    熔若随手一挥,将刑兵送出百米之外,身上散发的红光再次转变成幽蓝之色,从蓝光又升级到白色光芒,随着她不断的催动,一个个符号打入山体之内,在地面的颤动之下,刚才的裂缝竟然逐渐合上了。

    当熔若身上的光芒转弱后,刑兵才冲了过来,急道:“师父,你怎么把山又关上了,这样雷翔他们怎么出来啊?”

    熔若瞪了刑兵一眼,道:“我的目的就是不让他们出来,你懂什么?你给我乖乖的在这里呆着,等我处理完他们的事再来奖赏你。他们竟然真的跟你来了这里,加百列大人,您真是料事如神啊。看来,我该和他们再交流一下了,哈哈。”

    熔若的声音已经不再柔和,听在刑兵耳中反而有些刺耳了。

    熔若身上光芒一闪,消失在原地,只剩下了刑兵一人。

    余云连滚带爬的跑到刑兵身前:“这……这是怎么回事?”

    刑兵茫然看向他,道:“我也不知道,师父她疯了吗?”

    ※※※

    走进洞穴之中,拐过一个弯眼前顿时暗了下来,我从怀中取出副水之心,蓝色光芒亮起,眼前顿时一亮。

    我谨慎的道:“大家小心一些,这梵曰天龙咱们谁也没见过,注意周围。”

    我话音刚落,地面突然震动起来,我心中一惊,难道是梵曰天龙有所动作吗?

    不对啊。梵曰天龙应该在里面,可地面的震动似乎是从身后传来的。

    我看向金格灿毕胤道:“老金,这是怎么回事?”

    金格灿毕胤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似乎是从入口处传来的震动,就像刚才火神熔若打开洞穴时似的。”

    “你们不用瞎猜了,是我封闭了洞口。”火神熔若的声音从洞穴顶端的墙壁中传来。

    我一愣,大声道:“熔若,你封闭洞口干什么?”

    熔若的声音再没有了先前的柔和,听起来有些阴沉:“干什么?你说呢?实话告诉你吧,我根本不是什么火神熔若,我是四翼耀天使,直属告死天使加百列大人坐下。你们也不想想,神王大人可能会派遣一个无翼神系的人来担负看管梵曰天龙的重任吗?你们等着去死吧,梵曰天龙最起码还有接近一半的能力,就凭你们几个,给他当点心还差不多,哈哈哈。”

    熔若的话使我们都惊呆了,我的心顿时沉入了谷底,拳头攥得紧紧的,可以清晰的听到骨骼发出咯咯声,怒道:“原来你是加百列那混蛋的手下,你怎么知道我们会来这里?”

    熔若不屑的说道:“你们算什么东西,你还以为你真是狂神吗?早在很久以前,加百列大人就发现狂神并没有死,并在这里找到了他的头盔,为了不让提奥曼迪司找回狂神铠甲最重要的部份,加百列大人才鼓动神王大人将梵曰天龙囚禁于此,而我就被派来守卫这里。那水神蒂娜没有告诉你头盔的位置,是因为她根本就不知道。不久之前,加百列大人从神界传来消息,告诉我你们有可能会来这里寻找狂神铠甲的头盔,让我留意,果然,没过多久你们竟然真的出现了。要不是我那傻徒弟引你们相斗,我还真无法辨认出你就是接受了狂神传承的人。”

    我看了看愤怒的大家,知道我们已经陷入了极度危险的境地。

    为了不让自己因为发怒而变得疯狂起来,我不断催动着体内的暗黑魔力保持着头脑的清醒。

    金突然怒喝一声,向洞顶发出一道金色的斗气。

    轰然巨响在洞穴中不断回荡着,但我却吃惊的发现,金的攻击并没有给洞穴造成任何伤害。

    熔若得意的笑声响起:“你们以为还能出得去吗?这个洞穴是神王大人亲自布置的结界,连梵曰天龙都逃不出去,更何况你们了。在这里,你们只有死路一条,就算你们真的杀了梵曰天龙,夺回狂神铠甲的头盔也不可能出得去。”

    我深吸口气,平复着内心的不安,沉声道:“这么说,那天你和我们说的,都是在骗我了。”

    熔若道:“是骗了你们,但也不全是谎话,狂神铠甲的头盔确实在这里被梵曰天龙当宝贝似的收藏起来。梵曰天龙的来历也是真的,看你们就要死了,我就实话告诉你们好了。以梵曰天龙接近五成的力量,即使是加百列大人亲自来,收拾他也需要费一番工夫,在米迦勒大人当初擒拿梵曰天龙的时候,也是费尽心力才成功的。他的能力已经非常接近一级神祗了,你们等死吧。”

    洞穴中突然又震动起来,整座山随着震动而不住的摇摆,似乎要倾倒似的。

    熔若得意的道:“刚才你们弄出的声响已经把梵曰天龙从沉睡中唤醒了,你们去死吧,哈哈哈哈。这回我可是立功了,加百列大人一定会将我调回神界的。”

    熔若的声音逐渐远去,大家面面相觑,一时间谁也说不出话来,洞穴的震动已经停止了,周围又恢复了寂静。

    良久,我们谁都没有说话。

    蓝儿率先打破沉寂,冲我道:“雷翔,咱们现在怎么办?”

    我痛苦的低下了头,我真是太大意了,早在当初询问熔若水神为什么没告诉我头盔下落的时候,我就应该注意到她的不对。

    一切都太顺利了,为什么我不多想想呢?我实在是太想得到狂神铠甲的头盔了,竟然忽略了这些,都怪我,都怪我啊!

    “对不起,对不起,是我害了大家,我对不起你们啊!”

    墨月拉着我的手,道:“老公,你别这样,这也不能完全怪你,我们也都没发现那个熔若的真实身份,你别自责了。”

    盘宗道:“月儿妹妹说得对,你现在自责有什么用,想办法出去才是。对了,咱们不是还能用精灵族的传送魔法吗?等咱们找到头盔以后,就直接用传送魔法出去,这样不就不会被困在这里了。”

    盘宗的话使我心中一动,对啊!还有水玲珑长老他们,最起码大家还是可以保证安全的。

    想到这里,我心情好了一些:“既然如此,我就先让精灵族把你们传送回晋元大陆吧,这梵曰天龙如果真的像那熔若说的那么厉害,恐怕会很难对付。”

    金道:“老四,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咱们可是要同生共死的。”

    我坚定的摇了摇头,道:“不,我不能再为了自己让你们陪我冒险了,这一切让我一个人承担就行了,你们必须要快离开这里。”

    金格灿毕胤叹了口气,道:“雷翔,你太天真了,你以为传送阵在这里真的有用吗?如果我猜得不错,这里根本不可能有任何魔法能量传得出去,精灵族根本收不到你的消息。”

    我心中一惊,赶忙吟唱道:“精灵之心,心收灵去。”

    光芒一闪,贴在我胸口的精灵之心顿时出现在大家面前,将甬道中照耀成五彩的颜色。

    我接着吟唱道:“精灵之心,心随灵动,空间之门,瞬间开放,水。”

    精灵之心在我咒语的作用下,迅速在空中划出一个蓝色的魔法六芒星,换作以前,在六芒星中央应该开始浮现出水玲珑的身影,但是这次却让金格灿毕胤说中了,竟然没有一点反应。

    我绝望的大喊道:“不——为什么会是这样?”

    我蹲在地上,想到大家就要因为我而丧生在这里,我痛不欲生的流下了悔恨的眼泪。

    金格灿毕胤拍拍我的肩膀,道:“雷翔,现在说什么也没用了,我们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打败梵曰天龙拿到头盔,这样大家才能有一线生机。至于怎么出去,我们只有再想办法了,你现在必须要振作起来。众人之中以你的功力最高,如果你始终这样的话,我们就真的要葬身在这里了。只要还没有死,我们就还有希望,不是吗?”

    金格灿毕胤说得对,梵曰天龙虽然厉害,但我毕竟是一级神祗狂神的传承者,未必就一定赢不了他。

    不论结果怎么样,我都必须努力,必须要尽最大的努力保护大家。

    想到这里,我擦干脸上的泪水,收回了空中的精灵之心,毅然吟唱道:“黑暗凝聚灵魂,堕落方能自由,觉醒吧,沉睡在我血液中无尽的魔力。”

    随着咒语的吟唱,我变身成了四翼堕落天使,我四翼轻拍,飞到最前面,转身冲大家道:“对不起了,这一切都是因为我而起的,那梵曰天龙想要伤害到你们,就必须要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你们一切小心,我先去了。”说完,反手抽出墨冥,闪电般向洞穴的深处前进着。

    墨月想要阻拦我,却被金格灿毕胤阻止了:“算了,让他去吧,这样他心里也会好受一些,咱们也赶快跟过去。”

    怀着悔恨的心情,我运转着体内澎湃的暗黑魔力,不断的向前飞速前进着。

    在曲折的洞穴中,凭借着我敏捷的身手转过了一个又一个弯,随着不断的前进,我发现周围的空气越来越热,如果不是暗黑魔力有着阻挡一切异种能量的功效,恐怕我现在已经汗流满面了。

    随着不断的前进,眼前突然亮了起来,红光从前面的拐弯处不断闪烁着,一声巨大的咆哮在这时响起,咆哮声中充满了愤怒。

    我知道,这应该就是梵曰天龙了。

    我并没有一丝的惧怕,毅然催动着自己的身体转过洞穴的拐角。

    刚一拐过来,眼前的情形着实吓了我一跳,周围豁然开朗,这是一个巨大的空间,我回首望去,发现自己竟然是从峭壁的洞穴中冲出来的,如果不是有着四只羽翼,我恐怕已经掉下去了。这个巨大的洞穴完全是火红色的,我向下望去,下方竟然是一片火海,不,那不是火,那是岩浆,这里竟然会是一座火山。

    很久以前,我还小的时候,奶奶曾经给我讲起过火山的样子,她说,这是对生物有着最大危害的自然现象,一旦火山喷发的话,里面的岩浆带着高温会毁灭周围的一切,没想到,我竟然在这里见到了传说中的火山岩浆,刚才和现在的高热正是这岩浆发出的。

    岩浆的温度我虽然不清楚,但从现在的感觉,我清楚的知道,即使是我穿着狂神铠甲,掉进这岩浆之中,恐怕也有很大机会被这灼热的液体融化掉。

    梵曰天龙,梵曰天龙在哪里?我怎么没看到他?

    我向四周看去,下方根本没有一点立足之地,完全都被岩浆覆盖了,洞穴异常空旷,一眼望去,几乎没有什么能逃得过我的眼睛,不但没有梵曰天龙的踪影,更没有头盔的影子。

    这里既然没有梵曰天龙,我还是先回去接大家吧,否则要是从甬道中冲出来掉下去可就麻烦了。

    我刚想转身返回甬道,异变发生了,下方的岩浆突然躁动起来,一个巨大的身影突然从岩浆中冲出,带得炽热的岩浆向我扑了过来。

    我根本来不及看清那身影的样子,下意识的迅速横移,闪到一旁,那巨大的身影从我身旁一掠而过,虽然我已经闪开了一定距离,但身上的衣服竟然燃烧起来。

    我吓了一跳,赶忙用暗黑魔力将火焰扑灭,那庞然大物在这时已经向岩浆中掉了下去。

    我定睛一看,不禁倒吸一口凉起,虽然只看到一条尾巴,但我却知道,这一定就是梵曰天龙了,他竟然生活在岩浆之中。

    他的尾巴是火红色的,上面有着细密的鳞片,尾部在落入岩浆之时用力一拍,顿时一大片岩浆向我漂浮的地方扑来。

    我大喝一声,手中墨冥幻出满天剑影,暗黑魔力透剑而出,在我身前布下一层屏障。

    哧哧的声音传来,我吃惊的发现,暗黑魔力的能量和这岩浆相遇竟然被岩浆的热量蒸发了大半,有几滴岩浆穿透了我布下的屏障,带着丝丝劲风和超高的温度向我飞来。

    我赶忙拍动四翼,身体一转,向甬道方向飞去。

    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来了还想走吗?”岩浆骤然喷发,无数股火岩浆像一条条火柱封死了我前进的线路,下方的岩浆似乎有灵姓一样,从四面八方向我扑来,根本没有闪躲的空间。

    我心中一沉,还没有见到梵曰天龙的面,难道我就要葬身在火海之中吗?不,绝对不行,我还要得到头盔,还要上神界去救紫嫣呢,绝不能轻易死在这里。

    我怒吼一声:“狂神战铠。”护心镜发出耀眼的金光,狂神铠甲一件件出现在我身上,我在召唤铠甲的同时迅速狂化了,变身成自己的最强形态——血红天使。

    耀眼的金光从我身上发出,我惊喜的发现,周围似乎不那么热了。

    我没有任何犹豫的时间,面对这一条条巨大的岩浆柱,我将狂神斗气运至极限,一层红色的光芒从我身上发出,我大喝一声:“狂战天下。”红金色的光芒应手而出,轰的一声,迎上了正面的岩浆。

    岩浆不光温度奇高,更为可怕的是其中蕴涵的力量,这是梵曰天龙的能量啊。

    一股澎湃的能量从岩浆柱内传来,轰然巨响之下,我不自觉的被撞得飞了出去,狂神铠甲上金芒大盛,化解了大部份冲力,我在到达墙壁之前稳住了身形,岩浆被我们对撞的力量轰击得化为满天火雨四散分飞,好厉害的梵曰天龙啊!

    我趁着他下一波攻击还没有发起之前,凭借着自己鬼魅般的速度迅速返回到甬道入口处,凝神注视着下方的岩浆。

    这时,众人已经赶到,金格灿毕胤道:“雷翔,发生了什么事?我刚才感觉到能量的剧烈波动。”

    我凝重的看了他一眼,道:“你们退后,别过来,前面都是岩浆,梵曰天龙就在岩浆之中。”

    我站在甬道口向岩浆中看去,岩浆似乎又恢复了平静。

    我心中一动,大声喝道:“梵曰天龙,我知道你在岩浆之中,我们来到这里也是被神族所害,我们并不想和你有任何冲突,只是为了拿回一样东西而已,你杀了我们对你也没有任何好处,何不彼此合作一起逃出这里?”

    也许是我的话起了作用,下方的岩浆突然躁动起来,像海浪一样沸腾了,墨月凑到我身旁向下看去,吃惊的捂住了嘴。

    我将体内的融合能量催动到极限,随时准备应变。

    我现在最怕的就是梵曰天龙将岩浆打入甬道之内,那我们大家将没有任何逃的希望,所以我必须要紧守洞口。

    正在我心潮澎湃之际,岩浆中突然出现了变化,一道火红的身影带着岩浆猛然冲了出来,我吓了一跳赶忙在身前用融合能量布下数层结界。

    那火红的身影并没有向我发动攻击,而是停在了半空之中。

    我凝神而视,不禁倒吸一口凉气,这就是梵曰天龙吗?

    在我眼前这个长达二十丈的庞然大物,样子和金格灿毕胤变身后很相像,只是他身上却散发着异常危险的信号,样子虽然像龙,但却有着不一样的地方,他背上有六只火红的龙翼,龙翼展开使他漂浮在空中,头上有一支长达半丈的暗红色螺旋状巨角,腹下有十六只巨大的龙爪,身上细密的鳞片一看就知道有超强的防御能力,能入岩浆而不伤,这种能力根本是无法想像的。

    一条金色的锁链连接在他长长的尾部,另一端则深入岩浆之中,他正瞪着一双凶睛看着我。

    梵曰天龙大口张开,同刚才一样的低沉声音响起:“小子,看你的样子应该是神界的一级神祗,怎么会被神族囚禁在这里?你骗谁,狂神铠甲?你是狂神提奥曼迪司,哈哈哈哈,我知道了,你是想得回狂神铠甲的头盔是不是?好啊!那你就要先过我这一关。”

    说着,他六只龙翼猛地一扇,下方的岩浆顿时兴起滔天巨浪向我扑来。

    我已经没有机会辩解了,赶忙催动起全部的融合能量,双脚在甬道口一点,四翼轻拍飘出洞口,双手在空中划出一个圆圈,一轮金光从我身上升起:“狂敛混元!”

    狂神铠甲护心镜光芒大放,和我护身的红色融合能量凝聚在一起,我双手汇合在胸前向外推出,强大的能量骤然喷薄而出,一道巨大金红色光柱迎上了扑面而来的岩浆巨浪。

    我的狂神诀已经修练到了第十层的境界,而天魔诀也已经超越了第八层,如此全力攻击,顿时使我感觉到全身一热,前所未有的澎湃力量从我身上发出,在这一刻,我再没有了任何恐惧,胸中狂意大涌,不禁大喝出声。

    “轰。”在我疯狂的一击之下,岩浆巨浪被从中直接贯穿,金红色光芒直接轰向梵曰天龙。

    梵曰天龙没有丝毫大意,他刚才的攻击似乎只是试探姓的,见狂敛混元的能量袭至,他双目怒睁,一道火红色的能量从眼中发出,接住了我的攻击。

    当两股能量在空中相接之际,我如同触电般的向后回飞,因为一股炙热的能量竟然透体传来,我的五脏六腑仿佛燃烧起来一样,胸中的能量顿时一泄。

    方才的岩浆虽然被我贯穿,但仍然有一部份向甬道扑来,我已经无法再抵挡了,危难之际,一道蓝色的光芒从我身后的甬道中射出,顿时将岩浆阻挡在外。

    啊!这是蓝儿用独角发出的能量。

    紧接着,我身后金芒大放,全身一轻,已经落在实地之上,正是金格灿毕胤变身相迎,在空中接住了我。

    我心中稍微一松,一口热血狂喷而出,血液竟然在接触空气后骤然蒸发了。

    这是因为我将梵曰天龙射来的火能量逼在一处,通过吐血的方法排了出来。

    热血喷出后,我顿时舒服了许多,赶忙将全身之力运转起来,时刻准备迎接梵曰天龙的下一次攻击。

    他的力量实在是太恐怖了,怪不得熔若会说我们要死在这里。

    “咦——”梵曰天龙并没有攻击,而是一脸惊讶的看着我身下的金格灿毕胤。

    金格灿毕胤身上金芒大放,有他在,我心里已经踏实了很多。

    梵曰天龙有些疑惑的说道:“龙?你是和我一样的龙?除了我以外还有龙存在吗?”

    听了他的话,我想起熔若曾经说过梵曰天龙是龙族的创造者,不知道他能不能看在金格灿毕胤是他的族人而放过我们。

    金格灿毕胤拍动着龙翼向后退到甬道入口,道:“当然有龙存在,我就是现在的龙族之王。”

    梵曰天龙不屑的说道:“什么龙族之王,你们都是我的后代,当初要不是我,怎么会有你们这个种族存在?哈哈,没想到我梵曰还有后代在人界,我还以为当初都被创世神灭了呢。太好了,让我看看。”

    他六翼一拍,向我们冲了过来,我和金格灿毕胤刚要准备迎击,梵曰天龙突然在空中定住了,因为,他身上拴的那条金色锁链已经拉伸到极限,限制了他的前进。

    梵曰天龙怒吼一声,疯狂的向那条金色的锁链发动攻击,爪撕嘴咬,无所不用其极。

    看来,他是怒急攻心了。

    我传音给金格灿毕胤道:“老金,咱们先退回甬道,你们这老祖宗恐怕是要发疯了。”

    金格灿毕胤应了一声,迅速变身诚仁形,退回甬道之内。

    我堵在门口,看着梵曰天龙发疯,洞穴内的岩浆因为他的疯狂不断的涌动着,但是,不论他如何攻击,那条金色锁链却没有一点要损坏的迹象。

    突然,梵曰天龙停滞在半空之中,眼中射出的寒芒看得我心中一冷。

    梵曰天龙头上的红角突然亮了起来,他仰天发出一声巨大的龙吟,红角光芒大盛,一道激电般的红芒从角的尖端射出,直奔金色锁链的中段。

    红光和金色锁链相碰,竟然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就在我愣神的工夫,整个洞穴中的岩浆骤然沸腾起来,完全澎湃而起升入空中,大股大股的能量岩浆仿佛爆发似的充斥着整个洞穴。

    我大惊之下,赶忙用融合能量在甬道入口处布下一层又一层防御结界,大家也一起帮忙。

    一时间,数十道结界密布在入口处,岩浆到了,最先轰击在我发出的结界上,只是一顿,我布下的六层结界如同摧枯拉朽般破碎了。

    气机牵引之下,我忍不住又喷出了一口鲜血。

    岩浆不断挺进着,那已经不是单纯的岩浆了,其中包含着异常强大的神力。

    金格灿毕胤等人拼命抑制着它前进的脚步,终于,岩浆在冲到盘宗布下的最后一层结界时停住了脚步,向下落去。

    我松了口气,但我的心也凉了,这是多么恐怖的力量啊。

    如果梵曰天龙用他角上发出的红光攻击我们,恐怕我们所有人合力也不可能抵挡得住,难道,我们真的要死在这里吗?

    岩浆逐渐落了下去,我定睛向洞穴内望去,只见,梵曰天龙愣愣的漂浮在那里,眼中的神采黯淡了许多,呆呆的凝视着身下仍然没有破损的金色锁链,流露出了颓废的神色,看来,他是拿这条金色锁链没有办法啊!

    大家都被他刚才表现出的实力震住了,我们的目光集中在梵曰天龙身上,等待着他下一个也许是取我们姓命的动作。

    良久,梵曰天龙缓慢抬起大头望向我们这边,淡淡的说道:“你既然是狂神,为什么力量这么弱,我心中的一级神祗可不是这样的,告诉我实话。”

    我微微一愣,没想到他会问起这个,回答道:“因为我根本就不是狂神,当然没有一级神祗的能力。”

    梵曰天龙有些惊讶的说道:“你不是狂神?不可能啊!除了狂神以外,根本没有人能够穿上这身狂神铠甲。”

    我苦笑一声,道:“你既然曾经是神界的神兽,那就应该知道提奥曼迪司和菲尔云那公主的事吧。提奥曼迪司大哥当初被打落人界之后,力量大减,如果不是凭借着狂神铠甲,他早就死在三大天使长的合击之下了,否则,他也不会把头盔掉在这里。虽然暂时保住了姓命,但他的伤实在太重,不但失去了**,连精神也受到了重创,无法再维持下去,他在自己临死之前,将自己的神位用传承之法传给了我,而他自己,却魂飞魄散而死。我现在是狂神的传承者,传承着狂神一脉的能力,当然可以穿上这身狂神铠甲了。之所以到这里来,我就是为了要找到铠甲最重要的部份——头盔,然后好到神界之中找告死天使加百列算帐,不但要为提奥曼迪司大哥报仇,也要为我自己讨个公道。可谁知道,我们来到这里之后被一个神界的小人所骗,进入甬道之后,她把这里又封印住了。我只能告诉你,我们根本就没有敌意。”

    打又打不过,我也只能看看能不能用言语打动这头最强大的龙了。

    ;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狂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