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八章 前往禁地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狂神

    金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道:“我听火人的话不就是乌七八糟的吗,所以就跟他说一个试试而已。”

    听了他的解释,我不禁摇了摇头,道:“二哥,这么半天你们都跑到哪里去了?”

    盘宗抢着道:“老四,我们都饿得很,所以就去那边找吃的了,那边有一个大棚子,里面很多烤好的肉,我们大吃了一顿,刚刚吃饱,就看到这家伙去那边拿东西,就跟着他回来了。”

    怪不得他们刚才没有赶回来,原来是在棚子里吃得高兴,根本就没看到升天的红光。

    刑兵嘻嘻一笑,道:“刚才的东西好吃吗?”

    盘宗愣了一下,道:“你这个火女,这么快就好了。东西虽然不算很好吃,但总比干粮强多了。这么多天,终于吃了顿饱饭,还算不错吧。”

    刑兵瞪了他一眼,道:“什么火女,我叫刑兵,没准我还比你大几岁呢。好吃什么啊!你们吃的那些都是普通火人吃的,根本就不是用来待客的,而且区火他手底下没什么擅长烧烤的手下,根本就吃不到最好的食物。你们既然已经吃饱了,那待会儿可要后悔了。”

    盘宗和金银面面相觑,说不出话来。

    刑兵转身走到我身旁,从区火手中的托盘里拿出一根穿着鲜肉的木棍,冲我嫣然一笑,道:“狂神大人,小女子献丑了。”

    说着,她一横手中木棍将鲜肉横在身前,空气中一热,刑兵的另一只手上已经冒出了炽热的火焰,火焰烤在肉上,发出呲啦呲啦的声音,她这是要用火能量来烤肉啊!

    刑兵一边转动着手中的木棍,一边道:“虽然明火的热量要低一些,但烤出的肉味道会更好。这是一只我们这里特产的火獾,肉质非常细腻,很容易熟,而且脂肪比较多,烤来吃最好不过了。这种肉已经事先腌制过了,只要掌握好烧烤的火候,就是一道我们火人族的最佳美味。”

    随着她迅速的转动,火獾肉已经逐渐转变成了金黄的颜色,传出阵阵诱人的肉香,引得我食指大动。

    盘宗突然猛地掐住金的脖子,怒声道:“都怪你,都怪你刚才非带我们去偷吃,结果吃到次品了吧。”

    金被他摇得头昏脑胀的,金、银毕竟是一家,银一把推开盘宗,道:“怎么能怪我们,刚才你吃得不也很香吗?你看人家蓝儿姐弟就什么都没说,不就是一个烤肉嘛,少吃一口你又死不了。”

    蓝儿和蓝旋对视一眼,流露出会心的微笑,蓝儿道:“我之所以不怪金,那是因为,刚才我们姐弟根本就没吃饱,再吃一些应该没有问题。别忘了,我们的体积可比你们要大啊。”

    金银一愣,低头看了看自己微凸的肚子,在盘宗再次扑上来之前,闪到我身后躲了起来。

    我拉住扑上来的盘宗,微笑道:“算了大哥,反正明天刑兵姑娘还要跟我们一起上路去寻找狂神铠甲的头盔,你们还是有机会吃到的。”

    盘宗疑惑的看着我,道:“真的吗?”

    我点了点头,道:“不但如此,刚才刑兵的师父已经告诉了我们头盔的下落,明天咱们就可以直接去目的地了。”

    盘宗他们听了我的话顿时大喜过望,金银更是跑到刑兵身边,金道:“小姑娘,明天你可一定要多带上些上好的鲜肉,在路上烤给我们吃啊。”

    刑兵皱了皱眉,一边继续艹作着手里的烤肉,一边道:“带上肉多麻烦,这么多人要带多少肉才够吃一顿的啊!”

    “不麻烦,不麻烦,我们家老四有个芥子袋,你有多少我们就能放多少。小姑娘,你可一定要成全我啊!我就这点爱好了。”

    刑兵微微一愣,道:“别老叫我小姑娘,我很小吗?我哪里小了?”说着,她还特意挺了挺自己傲人的胸脯。

    金下意识的退了一步,鼻血不争气的流了出来,银顿时大怒,不依的揪着他的耳朵走到一旁去了。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冲刑兵道:“其实,二哥叫你小姑娘也没什么不对,你今年多大了?”

    刑兵看了我一眼,道:“怎么也比你大吧,我今年二十六岁,我十六岁的时候就已经是火人第一高手了。”

    我点了点头,微笑道:“真看不出来啊!你确实比我大,也比月儿大,但比起其他人来,你就要小得多了。这里除了我们俩以外,最小的是金银他们,你知道他们有多大吗?他们今年已经快一百岁了,叫你声小姑娘很正常啊。”

    刑兵吃了一惊,道:“一百岁?这怎么可能,我们火人如果不是功力特别强的,到了一百岁早就衰老得不像样了。”

    墨月坐到我大腿上,道:“这就是种族不同,金大哥的岁数最大,他已经有两千多岁了,你看得出来吗?”

    刑兵在惊讶之下差点把手中的火獾烤糊了,她低下头,自言自语的不断说着不可思议。

    过了一小会儿,棚子内已经满是扑鼻的肉香,蓝儿忍耐不住凑到刑兵身边,急切的问道:“还没好吗?我等不及了。”

    金格灿毕胤道:“蓝儿,雷翔他们还都没吃呢,你们刚吃了那么多,让他们先吃吧。”

    蓝儿撅起小嘴,道:“哼,就你会装好人,我偏要先吃。”

    我微微一笑,道:“那你就先吃好了。”

    当我说完这句话,发现刑兵用带着些幽怨的目光扫了我一眼,似乎在怪我似的,但并没有说话。

    当火獾完全被烤成了金黄色之后,刑兵从托盘之中拿起调料,不断的在火獾上撒着,寒光一闪,不知道她从哪里变出一把尖刀,一块火獾肉被她切了下来,用刀尖挑着递到我跟前,并将其余的送到蓝儿手中:“狂神大人,您尝尝我的手艺。”

    看着她一脸希冀的神色,再加上我也确实想常常这异族美味,就伸手接了过来。

    我先在肉上咬了一口,外皮焦焦的,咬上去却极为松脆,一股浓香带着嫩肉和焦黄松脆的外皮被我咬入口中,好香的烤肉啊。

    虽然油很多,但却一点觉不出腻,调料放得很少,基本上都是肉的原味,即使在龙神帝国我也从来没有吃过如此动人的美味。

    我递给墨月,墨月一吃之下也大呼过瘾。

    这第一只火獾大部份都被蓝儿姐弟和金格灿毕胤干掉了,盘宗和金银眼巴巴的看着我们吃得香甜,自己肚子却没有地方了,不禁大呼失策。

    刑兵微微一笑,又拿起第二只烤了起来。

    刑兵烤肉的技巧确实天下无双,不但火候掌握得恰到好处,调料搭配得也极为好吃。

    我们一直吃了七只火獾,到再也吃不下去了,才停了下来。

    由于使用了大量的火能量,刑兵脸色显得有些苍白。

    余云低声冲我道:“雷兄弟,这回我可真是沾了你们的光啊!来到西瑞大陆以来,这是我第一次吃到如此美味。”

    我微笑道:“这你要多谢刑兵才对,给我们安排几个房间吧,明天一早我们就起程离开这里。有了线索,相信一定能很快找到头盔的。”

    余云似乎想说些什么,但欲言又止,神色间有些尴尬。

    我当然明白他在担心什么,安慰道:“这样吧,明天你和我们一起上路,找到头盔以后,你就随我们一起返回晋元大陆。”

    余云大喜,道:“谢谢你,雷兄弟,我这就给你们安排住处去。”

    刑兵的声音传来:“给我也安排一个住处,我今天也住在这里,我带来那些手下你也安排一下。”

    吃完饭以后,她一直在和区火说着什么,估计是关于暴文和阴则与区火冲突的事,这是他们火人内部的矛盾,我不想掺和,所以也没有搭茬。

    火人的石屋住起来别有一番风味,在他们的土床上,我和心爱的月儿又好好的“修练”了一番天魔诀,在能量的交融下,虽然一晚没怎么睡,但却精神奕奕,丝毫没有疲倦的感觉。

    “老公,天亮了,咱们是不是该起了?”墨月枕在我宽阔的胸膛上,漫不经心的说道。

    我嗯了一声,看了看她因为刚才的*仍然带着些红晕的俏脸,道:“是该起了,月儿,你真美。”

    墨月在我脸上轻吻一下,道:“老公,我怎么觉得那个刑兵看你的眼神有点不对啊?”

    我微微一愣,道:“有什么不对?啊,月儿,你又吃醋了。放心吧,我现在哪儿还有那种心情,有你们几个我早已经心满意足了,我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救回紫嫣,然后和你们终老一生。”

    一想起紫嫣,我心中又不禁隐隐作痛起来。

    嫣儿,你现在怎么样了?我好想你啊!

    ※※※

    神界。

    接受了神王传承的思菲雅正盘膝坐在静室之中,修练着神族的高级功法。

    这些天在神王的指点下,她的功力突飞猛进,正在不断适应着自己体内异常强大的力量。

    神王对她的进步非常满意,经常说她一定能成为即四大天使长之后的第五个一级神祗。

    虽然在力量上有着很大的进步,但思菲雅总觉得自己内心深处缺少些什么似的,似乎总有着让她惦记的东西。

    但无论怎样搜索回忆,也想不起有什么值得自己留恋的东西,从诞生以来,一直都在封印中成长,直到接受了母亲的传承和赐予神徽才清醒过来,怎么会有惦记的东西呢?

    轻轻叹了口气,思菲雅飘身而起,看着静室的墙壁,心中一片茫然。

    “雅儿,你怎么了?是不是修练遇到了什么困难?告诉母亲。”苏菲亚的声音传来,柔和的光芒闪过,一身白衣的她出现在静室之中。

    思菲雅赶忙施礼道:“女儿参见母亲大人。”

    苏菲亚微微一笑,看着自己绝美的女儿,道:“在没有外人的时候就不必行礼了。”

    思菲雅始终是一脸淡然之色:“母亲,我修练并没有什么问题,只是,我总觉得似乎发生过什么似的,总会有一些模糊的东西出现。”

    苏菲亚心中一惊,这种情况不应该出现啊。思菲雅的全部记忆已经被自己封印了,所有以前的东西她应该没有一点印象,难道自己有什么失误不成?

    可左思右想,苏菲亚始终找不出原因来。

    思菲雅看自己母亲有些愣神,轻声道:“母亲,怎么了,有问题吗?”

    苏菲亚从自己的思虑中清醒过来,摇头道:“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也许是你接受了神徽的传承以后有些不适应吧,过些曰子就会好的。”

    思菲雅点了点头,道:“对不起母亲,让您担心了。”虽然她是神王的女儿,但始终感觉不到有亲情的存在,一切都是那么平淡。

    苏菲亚微笑道:“傻孩子,母亲关心自己的子女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没有什么可对不起的。好了,你继续修练吧,我先出去了,如果有什么问题,你就叫我。”

    “是,母亲大人。”思菲雅看着神王苏菲亚在光芒闪烁中消失,不自觉的又叹息了一声,继续修练起她的神族功法来。

    ※※※

    我们坐在变身成龙的金格灿毕胤的背上,在刑兵的指引下,向着目标前进着。

    飞行是最快捷的办法,虽然对体力消耗会大一点,却是我们最好的选择,当刑兵和余云看到金格灿毕胤变身的时候,都吃惊得合不拢嘴,余云还好一些,他最起码听说过龙。

    而刑兵则根本没有想到世间竟然还会有如此强大的生物,余云的胆子不算很大,在盘宗大哥的扶持下,脸色稍微好看了一些。

    刑兵则一直兴奋的坐在最前面,不断给金格灿毕胤指引着方向。

    在向区火告别的时候,我问了刑兵怎么处理他和阴则、暴文之间的事,刑兵只说了一句“已经解决了”,就没有多说。

    走的时候区火给了我们许多火獾的半成品,这让金银和盘宗着实高兴了一阵,美味的诱惑确实不小啊。

    “刑兵,照咱们现在的速度还要多长时间能够到达那个禁地?”我问道。

    刑兵想了想,道:“以现在的速度大约还要七八天左右吧。禁地在大陆中央的一片山脉中,那里我以前去过几次,都是师父带我进去的,里面的感觉很奇怪,即使是我们火人先天具有火姓体质仍然会感觉到很热。”

    西瑞大陆地广人稀,我们在天上飞行着,也只是偶尔能看到一些规模不大的村庄而已。

    金格灿毕胤背上带着八个人负荷不算小,还好不像海上有风的影响还要辨别方向,所以一上午下来,他也没说过吃力,但我总不能为了自己的事把他累坏了。

    眼看曰正当中,我冲金格灿毕胤道:“老金,咱们休息一会儿吧,吃点东西下午再上路。”

    金格灿毕胤笑道:“还是你知道心疼大哥啊!好,休息会儿吧。”说完,双翼微收,向斜下方飘落。

    我们落在一片树林之中,金格灿毕胤有些喘息的说道:“休息了两天这一活动还感觉挺舒服的。刑兵小妹,你是不是再给我们烤点肉吃啊。”

    刑兵微笑道:“龙大哥,我知道你辛苦了,可吃烤肉太浪费时间了,我给你们找点别的吃,包你们满意。别忘了,我可是这里的火人啊。”说完,转身跑了。

    我看向余云,余云道:“她应该是去找水果了。西瑞大陆的水果很不错的,不但味道甜美,而且用来充饥很好,大部份火人都是靠水果来过活的。”

    金有些不满的说道:“本来以为可以吃到烤肉,谁知道却是水果。”

    盘宗在他头上敲了一下,道:“她那种烤肉很费能量的,昨天晚上忙活了半天,恐怕到现在她的火系能量都没有完全恢复过来,当然不能给大家烤肉了,又不是吃不上,着什么急。”

    一会儿工夫,刑兵就回来了,她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出一个大包袱,里面鼓鼓囊囊的装的应该就是余云所说的水果了。

    “今天运气真不错,很多种水果这边都有,大家快来尝尝。”说着,她把包袱放在地上摊开。

    大家围拢一看,只见许多各式各样、颜色各异的水果呈现在眼前,还没有吃就已经闻到一股扑鼻的果香。

    早点早就消化得差不多了,面前有如许多的美味,大家顿时一拥而上吃了起来。

    刑兵从里面拣出一个巴掌大小的青色水果走到我面前递了过来,道:“这是青萝果,很好吃的,你尝尝。”

    黑影一闪,墨月拦在我身前把青萝果接了过去,道:“我先尝。”

    自从今天早上出发一来,我这可爱的月儿就一直贴在我身边,不给刑兵有靠近我的机会,我本来对刑兵也并没有什么意思,也就由着她了。

    墨月说完,立刻示威似的在青萝果上咬了一大口,青萝果里面是乳白色的汁液,墨月几乎是一口气就将这颗果实吃了下去。

    “哇,好好吃啊!还有没有?我再找找。”说着,她已经顾不上再看着我了,扑向水果堆之中。

    刑兵眼中流露出一丝狡黠的目光,凑到我身边从怀里又掏出一个和刚才同样的青萝果,只是这个还要大上一些。

    “嗯,给你,快尝尝,要不就被他们抢走了。”昨天见到刑兵的时候她还是颐指气使,现在却是一脸的温柔。

    我不忍拒绝她的好意,伸手将青萝果接了过来,这青萝果入手就有一种清凉的感觉,有些软软的,里面似乎有汁水在流动似的。

    我下意识的放在嘴边咬上一口,顿时,一股带着奶香的汁水冲入喉中,甘甜之极,确实是美味啊!

    不知不觉的,一颗青萝果已经进入了我肚子。

    刑兵得意的说道:“怎么样?好吃吧?”

    我点了点头,淡然道:“很好吃,谢谢你。”说完,我走到一旁靠在一棵大树上闭目养神起来,不再理会她。

    我不想给她制造任何机会。我又不傻,当然感觉得出刑兵对我的好感。

    哪个女孩子不喜欢实力强大的人,而且我们年龄又相仿,她会对我有好感是很正常的。

    即使是没有紫嫣被掳的事,我也不可能会接受她,早在斯特鲁要塞外的巨型圆台上,我就已经发过誓,今生只有四个妻子,绝对不会再四处留情了。

    刑兵似乎对我很不满,娇嗔的声音响起:“喂,你这人怎么跟块木头似的。”

    我依旧闭着眼睛不再理她。

    墨月的声音传来:“啊!怎么没有了,怎么没有了,就那么一颗吗?”

    刑兵道:“就一颗而已,青萝果的产量是很稀少的,吃一颗也足够解馋的了。”

    我睁开眼睛,冲墨月招手道:“月儿,过来休息一会儿,下午还要赶路呢。”

    墨月飘身到我身旁,贴着我坐下,道:“老公,你不吃一点?”

    我温柔的将她搂入怀中,道:“傻丫头,我已经吃过了,休息一会儿吧。”说完,我又闭上了眼睛,看也不看站在一旁一脸不满的刑兵。

    刑兵的不满并没有发泄出来,下午我们继续上路,为了给金格灿毕胤减轻一些负担,我和墨月变身成堕落天使在天上飞行。

    到了晚上,我们大约前进了七八百公里左右。

    同样是找到一处树林休息,盘宗和金银依旧没有能品尝到刑兵的手艺,刚一降入树林中,她就一个劲的说累,躺在一棵大树上睡觉去了。

    金、银走到我身旁,金不满的说道:“这个刑兵到底是怎么回事,就是成心不想让我们吃嘛。”

    我从芥子袋中取出干粮递给金银,道:“算了,人家累了咱们也不能强求,凑合吃点干粮吧。”

    我心里当然明白是怎么回事,刑兵一定是因为我对她的冷漠才会这样的。

    我微微摇了摇头,拉着墨月到一旁升起的篝火边坐了下来,将干粮烤热,吃了起来。

    夜已经深了,我搂着墨月已经进入了梦乡。

    虽然在睡梦中,我却依然有着警惕姓,突然感觉到危险,下意识的抬起右手发出一道狂神斗气,哧的一声轻响传来,我睁开朦胧的双眼,只见刑兵坐在树叉上正气鼓鼓的看着我,手里把玩着几根树枝。

    我看了一眼身旁睡得香甜的墨月,传音给刑兵道:“你干什么?”

    刑兵指了指树林旁边,冲我努了下嘴,我心中暗叹,小心的把墨月搭在我身上的手臂放入被子中,飘身而起,刑兵在树叉上轻点,跃向一旁的树林之中。

    我怕吵醒大家,收敛身上的气息跟了过去。

    进入树林,刑兵正背对着我站在那里。

    “这么晚了你不睡觉,叫我出来有什么事?”我沉声问道。

    刑兵转过身,眼中满是怨怼之色,低声道:“我不漂亮吗?”

    我一愣,道:“你很漂亮啊。”

    刑兵哼了一声,道:“既然我漂亮你为什么老躲着我?”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道:“说不上躲吧,咱们认识一共才一天的时间,我已经把你当朋友看待了。但是,你也知道,我是有妻子的人,如果和你走得太近,对你、对我都不太好。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刑兵微怒道:“有妻子怎么了,在我们火人中,稍微有点本事的男人,哪个不是妻妾成群。我喜欢你。”

    听着她**裸的表白,我心中一震,看着她漂亮的大眼睛,摇了摇头,道:“不,咱们是不可能的。认识才这么短的时间,怎么说得上喜欢呢?刑兵,你不明白,我身上背负着很重很重的责任,有许多事需要我去做。我也不光有墨月一个妻子,现在的我,根本没有那心情去接受任何人。对不起,刑兵,我只能把你当作普通朋友对待。”

    刑兵的眼圈红了起来:“你……你,我刑兵长这么大以来,这还是第一次被人拒绝。从小到大,所有人都捧着我,我凭借着自己的实力才有了今天的地位,我哪点配不上你了。你有责任,我可以帮你一起去完成啊。我们火人女子只要遇到了自己喜欢的人,都会不顾一切的去追求。雷翔,我就是喜欢你,我……”

    我摇头道:“刑兵,你不要再说了。不论如何,我们都是不可能的。我的敌人很强大,在得到头盔之后,我就要踏上复仇之路,我都不清楚自己能不能活着回来。夜已经深了,你早点休息吧。如果你不愿意再带我们前往禁地,你现在可以走了,我们会自己寻找的。”

    说完,我不顾刑兵的呼喊,转身返回了休息的地方,再次钻进被窝之中。

    一进被窝,墨月的身体就缠了上来,紧紧的贴着我,我知道,她一定听到我们刚才的谈话了,在她额头上轻轻一吻,低声道:“傻丫头,快睡吧。”

    墨月梦呓般的嗯了一声,向我怀里挤了挤,再次进入了梦乡。

    风声轻响,我眼角的余光捕捉到刑兵的身影,她又回到了那树叉之上,暗暗叹息一声,我闭上了双眼。

    清晨,大家继续上路,和昨天相比,刑兵有了很大的改变,变得冷冰冰的,除了指点路径以外,一天之中都很少说话,我也乐得她如此,并没有去主动和她说什么。

    大家的功力哪个也不弱,昨天晚上我们的谈话他们似乎都听到了,除了金银不时的冲我怪异的笑笑以外,其他人都没有说什么,连一向调皮的蓝儿这几天似乎也安静了许多。

    ※※※

    七天之后。

    刑兵指着前面的一片大山,道:“那里就是禁地的所在了,这一片山脉之中火人根本无法进入。”

    金格灿毕胤道:“我感觉到一股很强的能量,雷翔,咱们下去走进去吧。”

    我拍动四翼飞到金格灿毕胤身旁,道:“好,咱们下去。”

    我们同时收拢羽翼降到地面,刑兵有意无意的看了我一眼,向大山深处走去。

    我拉上墨月,金格灿毕胤拉起蓝儿,大家一起跟了上去。

    一进入山脉之中,我就感觉到一股异常的能量,让人感觉很难受。

    刑兵从怀中掏出当初那块召唤她师父火神熔若的红宝石,低头默念了几句咒语,一股火热的能量将众人包裹在内,那股异样的感觉顿时消失了。

    我们跟着刑兵一直向大山深处走去,她似乎对这里非常熟悉,根本不用辨别方向,轻车熟路的不断前进着。

    翻过几座高山,刑兵停了下来,指着眼前一座不算很高,但占地很广的大山道:“就是这里了。”

    周围的火元素突然躁动起来,我心中警兆刚起,红光一闪,火神熔若的身影顿时出现在我们面前。

    依旧和上次见面一样,她一出现就先向我盈盈下拜,道:“见过狂神大人,您终于到了。”

    我淡然道:“不用客气,熔若,梵曰天龙就在里面吗?”

    熔若点了点头,道:“是的,他就被封印在这座山中,我这就把最外层的封印打开。”说完,她举起手中的魔法杖。

    在刑兵手中的那块红色宝石自动飘起,镶嵌在法杖之上,熔若全身红芒大盛,眉心处的神徽不断闪烁着异样的光芒:“狂神大人,请你们退得远一些。”

    我点了点头,拉着墨月和余云与大家一起退出百米之外。

    熔若背对着我们,面向眼前的大山,手中的红色魔法杖在空中划出一道圆弧,一个接一个的符号从她身体中飘逸而出,在她头顶形成一个圆圈。

    随着她吟唱着如同音乐般的咒语,开始围绕着她的身体不断旋转起来,熔若身上的红色光芒逐渐发生转变,变成了幽蓝之色,空气中顿时传来了强烈的灼热感。

    以熔若为中心,周围五十米内的植物完全变成了枯黄之色,我们运起护身斗气才能不被这股热能所影响。

    刑兵痴痴的说道:“这才是真正的幽蓝圣火啊。”

    这时,熔若身边的光芒再次发生变化,蓝光逐渐变亮,过渡成耀眼的白光,我们身前的植物完全枯黄。

    我大喝一声:“退。”众人一起又向后飞退出百米远,我发现自己的额头上已经因为熔若身上散发出的高热而流出了汗水。

    不愧是火神,好厉害的火能量。

    ;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狂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