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六章 火人首领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狂神

    余云显然被我们大家的身份惊呆了,毕竟,我们不论是谁,在晋元大陆上都是举足轻重的人物,一时间出现这么多,他确实很难接受。

    我调动起狂神斗气,眼中金芒一闪,刺入余云的眼底,他顿时全身颤抖一下,从惊讶中清醒过来。

    我淡然道:“余兄,我之所以告诉你我们大家的真正身份,就是要让你明白,这里的火人对我们来说根本不算什么。来这里的目的我也已经告诉过你了,就是为了寻觅一样东西。为了能不和火人发生过多的冲突,我希望你能成为我们在西瑞大陆的向导,帮助我们你放心,我一定保证你的安全,一旦我们找到需要的东西之后,会立刻离开这里的。”

    余云怔忪半晌,才说道:“没想到你们都是家乡的大人物啊。如果在晋元大陆上,像我这样的人,根本就不可能和你们接触。唉,其实就是你们身份普通,我也会帮你们的,毕竟大家都是晋元大陆上的种族。雷翔兄弟,我有一件事想求你。”

    我微微点头道:“你说。”

    余云沉吟了一下,眼中流露出期望的神色,道:“我知道你们拿到东西后会立刻返回晋元大陆。虽然我这个人没有什么本事,但是,我希望你们在走的时候能带上我。在这里,我生活得并不比在晋元大陆上差,从地位上来说,还要好上许多,但这里毕竟不是我的家。我今年已经四十多岁了,由于早年在海上漂泊,我的身体已经每况愈下,我想在自己的有生之年返回到自己的祖国,也算是落叶归根吧。”

    听了他的话,我心中不由得一阵感动,微微点头道:“带上你没有问题,但是,你也知道大海上的危险,难道你就不怕再遇到一次大风暴吗?你本身并不会武技,很可能就会葬身在大海之中的。”

    我这样说,只是想试试他回家的决心到底有多大,也好确认他对我们的帮助是否出自真心。

    余云道:“大海虽然是无法完全预测的,但凭借我多年的观察,已经大概知道什么时候会有一段很长的时间风平浪静,到时候咱们只要从火人那里弄一条好船,凭借我多年的行船经验,有极大的可能会安全返回晋元大陆。以你们的实力,弄条船应该没有任何问题吧?唉,这也许是我最后一次机会了,就算是死我也要试试。这里枯燥乏味的生活我早就已经厌烦了,我是多么渴望回到自己的家啊。”

    金哈哈一笑,大力拍了拍余云的肩膀,拍得他踉跄一下,险些跌坐在地上:“余老兄,你放心吧,你跟着我们一起回去不会有什么危险的,我替雷翔做主了,到时候一定带上你。”

    余云把目光转向我,我轻轻点头道:“只要找到我们需要的东西,回程时一定会带上你的,以我们在晋元大陆上的地位,一定能帮你重新在龙神帝国落足。至于怎么回去,容我先卖个关子,肯定比从海上走要安全得多了。”

    余云感激的冲我施礼道:“谢谢,真是太好了,我终于有回家的希望了。雷翔,咱们先到区火的村子去吧,你们在海上漂泊了这么长时间,一直也没休息好,等调整一下身体状况后,我再带你们寻找那个什么头盔。”

    一听自己马上就能回家了,他连对区火的称呼都改变了。

    我微微一笑,道:“咱们只是互惠互利而已,找到这件东西的重要姓对我来说,甚至比你回家的渴望还要大很多。带路吧。”

    我和余云并排向前走去,一边走着,我把手搭上了他的肩头:“余兄,你体内有一股积郁之气,而且体内的经脉也有多处受到了损伤,五脏六腑都有了不同程度的腐蚀,这应该就是你身体不好的原因吧。等到了村子里,晚上你来找我,看看能不能帮你治疗一下。”

    余云闻言大喜,颤声道:“我……我的暗伤还能治吗?”

    我点了点头,道:“我有八成把握可以帮你治好,没有一个健康的身体,你怎么能帮我们找到头盔呢?”

    余云刚要再说什么,前方一队火人向我们方向飞奔而来。

    眨眼工夫,这群火人已经来到我们近前,为首一人冲着余云大喊了几声火人话。

    余云道:“这些人是区火派来接你们的,他说已经准备好吃的,就等你们过去了。我估计,今天区火一定会拿出火人最高礼节烧烤大会来款待你们。烧烤大会是我翻译过来的,火人话的意思大概是火热的欢迎,其实就是烤制一些这里特产的野兽而已,所以我叫它烧烤大会。说实话,这里的食物比咱们龙神帝国可要差得远了。”

    金有些焦急的说道:“别管差不差了,这些天吃干粮吃得我嘴里都快淡出鸟来了,只要有得吃就行了,快走吧。”

    余云赶忙冲那群火人说了些什么,火人们将我们围在中央,一个个恭谨的簇拥着我们向内陆走去。

    一边走着,余云一边给我们指点着周围的景物:“雷翔,你们看,这是一片果子林,已经被区火划归自己的领地了,里面盛产一些不算凶猛的野兽和各种各样的果实,今天烧烤大会的主角就应该是从这里面抓来的。你们看,这边的这个小山谷里生活着几百户人家,都属于区火的管制范围,这里生活的火人主要从事海上作业,带回来的鲨鱼就送到这个村子里去处理,然后再分给区火管理的其他村落共同享用。你们看,那些女人在洗衣服,火人中的女人一般都不参加生产劳动的,只在家里照顾孩子和侍候自己的老公,一旦老公因为出事或者生病死去的话,她们一般都会立刻改嫁的。火人中男人就是天,一般对自己的妻子都不会有很强的zhan有欲,有的甚至拿自己的妻子和别人交换。”

    听到这里,我吃惊的道:“什么?交[***]子?”

    余云无奈的说道:“这就是火人的风俗了,一般只会发生在比较高级的火人身上,因为他们的妻子一般比较美丽。”

    我警惕的看了看四周的火人,将墨月搂在身旁,道:“月儿,你可不能离开我半步,看来,这些火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墨月扑哧一笑,道:“老公,你忘记了,我也有反抗能力啊!除了你以外,谁也近不了我身的。你的样子好傻哦!”

    墨月的话顿时逗得大家哈哈大笑起来,我也不禁有些尴尬,赶忙松开墨月。

    这种轻松的气氛使我心情开朗了许多,冲淡了不少因为失去紫嫣而带来的愁绪。

    余云道:“也不能说火人都不是好东西,他们还是很淳朴的,最起码比晋元大陆的种族少了许多阴险狡诈。只要你真心对待每一个人,同一村落中,大家就都会善待你。只要有吃的,都会有你一份。好了,前面就是咱们的目的地了。”

    我顺着余云所指的方向看去,果然,前面有一大片人家。

    这里的建筑都是用石头或者泥土建筑的房屋,大小不一,看上去充满了乡土气息,村子估计有几千户人家之多。

    在余云的带领下,我们走进了村子,周围很多人都向余云打招呼,当他们看到我们时,脸上多是惊讶和好奇的神色。

    我冲余云道:“村子里很热闹啊。”

    余云点头道:“当然热闹了,这里是区火领导的最大的村落,之所以热闹,第一是因为区火来到了这里。区火在这里的火人中是非常有凝聚力的,每个人都很尊敬他,是他带着大家过着吃饱穿暖的曰子。第二是因为家里的男人回来了,这次出海船上的船员几乎都是从这个村子挑选出来的。自己家的主心骨回来,当然家家都热闹起来了,就像咱们晋元大陆上过节一样。”

    原来是这样,转过几处石屋,眼前豁然开朗,在村子中央,竟然有一大片空地,空地中堆起了许多木柴,很多火人都在这里忙碌着。

    余云解释道:“这片空地一般是区火用来发布命令,召集村民或者款待客人用的。你看他们准备的木柴,就是为了晚上的烧烤大会,现在天色已经黑下来了,应该就快开始了,怎么没见到区火?真是有些奇怪,我本来以为他会在这里等你们的呢。”

    护送我们过来的火人已经加入工作的人群之中,一个个喜气洋洋的,丝毫没有因为工作有任何抱怨的表情。

    余云说得对,火人确实是淳朴啊!

    正在这时,一名火人跑到余云身边说了几句什么。

    余云脸色微微一变,扭头冲我道:“雷翔,看来今天的烧烤大会并不是你一个客人啊。”

    我一愣,道:“怎么?除了我以外还有其他人吗?”

    余云道:“是的,刚才那个火人告诉我,区火已经亲自去迎接另一个大势力的统领了,他的势力比起区火来还要强上几分。如果我猜得不错,肯定是阴则和暴文请来的说客,在见识过你的实力以后,恐怕阴则和暴文害怕了,怕区火报复他们,所以才请了这个人来。”

    我皱了皱眉,道:“说了半天,这个人到底是谁啊?”

    余云道:“这个人叫刑兵,是火人所有村落中最大的统治者,他统治着超过五万户的火人,在西瑞大陆上,可以说是呼风唤雨的人物,没有人愿意得罪他,不知道阴则他们用什么好处,把刑兵收买了。这个刑兵真的很厉害,在火人中有第一高手的称号,到现在为止,还没听说谁能够打败他。”

    我不屑的一笑,道:“他愿意来就让他来好了,我管他是第几高手,只要他不招惹我我也懒得理他,否则的话,哼!”

    余云叹息一声,道:“如果换作以前,区火肯定不敢怎么样,现在他恃着有你们在这里,肯定不会给刑兵什么好脸色看,很有可能会冲突起来,待会儿的烧烤大会上,你可要控制自己的情绪啊。”

    我微微点头,这个区火如果想利用我,那他就大错特错了。

    刑兵?他既然是西瑞大陆上最有权势的火人,说不定他会知道头盔的下落,嗯,待会儿要问问他。

    余云将我们带到一处大棚子中,道:“你们在这里等一下吧,我先去探听一下消息。”说完,转身离开了。

    金格灿毕胤道:“雷翔,和这些火人还是少接触的好,你不是说一到异大陆,你就会对狂神铠甲的头盔有反应吗?现在感觉到了没有?”

    我摇了摇头,在踏上这里的土地后,我曾经试探过几次运转狂神斗气催动铠甲来探询头盔的下落,但狂神铠甲依旧沉寂在我胸口的部位,并没有任何感应。

    看来,头盔不是在距离这里很远的地方,就是被封印住了。

    天色逐渐暗了下来,火人们已经点燃了周围一些小堆的篝火开始烤起肉来,扑扑的油脂滴落在火上的声音不断传来,伴随着烤肉的香味使我的味觉不禁有些发生了变化。

    金急得抓耳挠腮,如果不是我按着,不让他出去,恐怕早就去抢不熟的烤肉大吃起来了。

    伴随着嘈杂的脚步声,一大群火人向我们的方向走了过来。

    为首的赫然正是区火,他身旁跟着一个火人女子,身材高挑,样貌甚美,颇有几分姿色,看上去很成熟,却无法猜测她的年龄。

    她和区火并行在一起,不断发出爽朗的笑声。

    他们身后跟随着大量的随从,难道这个女人是区火的妻子,他不会用来和我交换月儿吧?

    余云从他们身后探出头来,冲我丢出一个小心的眼色。

    我坐在原处,并没有因为区火的出现而迎上去。

    区火显然并没有在意我的举动,带着那名火人女子走到我面前,先一脸崇敬的向我说了几句什么,然后又指着那女子说了几句火人话。

    余云赶忙翻译道:“区火说能邀请你参加烧烤大会是他的荣幸,这个女的就是刑兵。”

    我一愣,有些惊讶的说道:“什么?她就是刑兵?”

    在我的印象中,刑兵应该是个阴沉或者粗豪的火人汉子才对,怎么成了一个漂亮的姑娘。

    余云郑重的点了点头,道:“不错,她就是刑兵,你可不要被她漂亮的外表给迷惑了,我说她是火人第一高手绝非虚言,我曾经亲眼看到过她和区火动手,区火只是十几招就败下阵来。”

    我皱眉道:“你不是说火人中男人是天,女人是地吗?怎么她一个女火人却成了西瑞大陆上最大村落的统治者?”

    余云无奈的一笑,道:“在火人之中,毕竟是实力说明一切,火人早就不把她当成女人了,甚至有些火人已经把她当作神话了。刑兵的力量之强大,早已经驯服了火人的心。”

    刑兵显然对我们很感兴趣,一双妙目不断在我们身上扫来扫去,当她看到墨月之时,眼中爆发出异样的神采,我心中不禁暗凛,她不会是有那种爱好吧。

    我冲余云道:“你告诉区火,我们饿了,让他赶快开始这个什么烧烤大会吧。”

    余云点了点头,将我的话翻译给了区火。

    区火冲我做出一个请的手势,又指了指中央那团篝火,一脸希冀的神色。

    我看向余云,他解释道:“烧烤大会上一般都是由最尊贵的客人点燃中央的篝火,他这是请你动手呢。”

    原来是这样,点燃个篝火倒是不算什么,既然人家那么客气,我也不好再坐着了。

    我站了起来,冲区火点了点头,正要用不太熟悉的火系魔法点燃篝火时,刑兵突然伸出手拦在我身前,并且说了几句话。

    她的声音清脆动听,隐隐透着一丝威严。现在我才有些相信她是统治几万户火人的女首领了。

    余云道:“每次烧烤大会,只要有刑兵参加,一般都是由她来点燃篝火的,她说如果你想点篝火,就必须要赢了她才行。区火请你点篝火,恐怕就是要挑起你和刑兵之间的战斗。”

    我看向刑兵,她的身材极为高挑,和我鼻子齐平,比起月儿来还要高上一些,穿着一身火红色的长裙,胸前露出古铜色的肌肤显示出她健康的体魄,深深的乳沟透露着诱惑,她向我露出一个挑逗的神色,似乎在问我敢不敢接受她的挑战。

    她的挑衅激起了我的好胜心,刚要答应,墨月却突然走到我身旁,瞪了刑兵一眼,冲余云道:“你告诉她,我来替老公接受她的挑战好了。”

    余云愣了一下,道:“墨月姑娘,刑兵的功夫可不是闹着玩的。”

    墨月怒道:“谁和她闹,你以为她能打得过我吗?”

    余云无奈,只得将墨月的话转述给刑兵。

    刑兵脸上怒色闪过,声调提高了些,说了几句什么,并且傲然昂首,转向一旁。

    余云有些尴尬的说道:“刑兵说她不屑和你打,她说她从来不打女人。”

    墨月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侮辱,眼中寒芒一闪,娇声喝道:“不屑跟我打?不屑也不行,我就要跟她打。”

    我将墨月搂入怀中,道:“算了月儿,还是我来吧。”

    墨月眼中泪光隐现,道:“老公,你也看不起月儿吗?月儿一定行的。”

    “好吧,不过,你可别杀了她。”她已经这么说了,我也没有再阻止下去的道理,何况我对墨月有着绝对的信心。

    在我们这里,除了我和金格灿毕胤以外,可能就是墨月的功力最高了,即使是金格灿毕胤也未必能稳胜现在的墨月。

    墨月撅起小嘴道:“怎么?你看上她啦?”

    看着她一脸妒忌的神色,我微微一笑,道:“怎么会呢?我有你们几个已经很知足了。这里毕竟是火人的地盘,何况这个刑兵的地位不低,我还想问问她知不知道头盔的下落呢,让她知难而退就行了。她不是看不起你吗?你变身给她看看,让她知道你的厉害,她就会和你动手了。”

    让墨月变身是因为我唯恐她有失,变身后的墨月暗黑魔力比我丝毫不弱,即使是我,也必须要变身成血红天使才有把握胜她,对付这个刑兵应该是绰绰有余了。

    墨月点了点头,美目中流露出兴奋的神采,身体轻轻一飘,落到外面,娇声吟唱道:“黑暗凝聚灵魂,堕落方能自由,觉醒吧,沉睡在我血液中无尽的魔力。”

    随着墨月的吟唱,周围的篝火突然暗了一下,我可以清晰的感觉到空气中的暗元素在疯狂的向墨月的方向集中。

    墨月的眉心处紫芒一闪,一个紫色的六芒星顿时出现,闪烁着异样的光芒。

    她脚踏紫光闪烁的巨大六芒星缓缓漂浮在空中,黑色的美眸冷芒大盛,四只巨大的黑色羽翼没有任何预兆的出现在她背后,撑破了背后的衣衫,强大的气势透体而出。

    在场所有的火人都惊讶的呆住了,包括区火在内,眼神中都流露出恐惧的神情。

    “啊!原来你是堕落天使的传人。”清脆的声音响起,我吃惊的发现,这个声音的主人竟然是刑兵,她居然会说我们的语言。

    刑兵挑衅的瞥了我一眼,道:“很奇怪吧,小丫头。你们的语言有什么?”

    她身体一闪,飘落在墨月身前,冷哼道:“既然你会堕落天使变身,那就值得我出手了。你才是这些人中最强的吧,怪不得要抢着来。堕落天使有什么了不起的,今天我就让你知道厉害。”

    墨月同样冷哼一声,反唇相讥道:“我是没什么了不起,但打败你应该不成问题。”

    我看了看吃惊得张大了嘴的余云,看来他也不知道刑兵会我们的语言。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她无师自通吗?我传音给墨月道:“月儿,你小心点,这个刑兵不简单。”

    墨月微微点头,从身后抽出了自己的窄剑。

    刑兵的目光牢牢的盯在墨月身上,炽热的温度从她身上发出,使她的身体透着一层淡淡的红色光芒。

    我冲余云道:“告诉区火,让他叫火人都退得远些,省得被波及到。”

    余云翻译给区火,区火这才从惊讶中恢复过来,赶忙命令自己的手下人等向外散去。

    刑兵冲墨月道:“来吧,以前只是听说,这回真的见到堕落天使了,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厉害。烈火焚天!”

    她大喝一声,身上的红芒大盛,场地中央被她身上散发出的红光照得闪亮,好强的火能量啊!看来这个刑兵确实名不虚传。

    我将满脸难过之色的余云拉到身后,替他挡住扑面而来的热量。

    墨月冷声道:“那我就让你看看。”声音一落,她已经消失在刑兵面前,黑芒一闪,窄剑挑向刑兵的右肩。

    速度是堕落天使最擅长的,刑兵顿时大吃一惊,毫不犹豫直接向旁边倒去,但她毕竟还是慢了一步,仍然被窄剑上发出的暗黑魔力刮了一下,她身上的红色长袍顿时被挑出一条口子,一道血痕出现在她肩膀上。

    墨月得理不饶人,窄剑化为满天寒光向刑兵倾泻而下。

    刑兵身体就要倒在地面之时,左手猛地一撑地面,怒喝一声,竟然向墨月的剑影迎了上去。

    她全身的红色光芒突然收敛,双手幻化出无数掌影,红色的光芒如丝如缕般从她手上发出,勾织成一张红色的大网向墨月罩去。

    墨月显然对自己的力量极有信心,也不闪避,硬生生的迎了上去。

    气劲碰撞的声音不断从空中传来,在力量和速度上,墨月都占据着绝对的上风,胜负已经很分明了。

    两条身影一触即分,墨月反手倒提着窄剑傲然而立。

    而刑兵的脸上则充满了不可置信的神色,嘴角流淌出一丝鲜血,身上多处被窄剑划破,露出诱人的肌肤。

    我看得出,如果不是墨月手下留情的话,刚才最起码有七次机会可以取她的姓命。

    在场的火人没有一个想到居然会是这种结果,他们心中神一样的刑兵居然这么快就败下阵来。

    刑兵痴痴的说道:“不,不可能,我竟然会输了,这怎么可能?”

    墨月冷声道:“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一切都要凭借实力说话,以你的力量和速度是打不过我的。知道厉害了吧!”说完,还向我丢出一个得意的眼神。

    我传音给她道:“以你现在的功力,赢她是应该的,有什么可得意的。早在第一次出手你挑中她的时候就应该全力用暗黑魔力封住她的血脉,还用费这么大工夫。”

    墨月不满的嘟起小嘴,传音道:“我也知道啊!可是她身体里有一股奇异的能量,当我的暗黑魔力一渗透进她经脉时,就会被化解掉大部份,她的火能量很强大的,我的窄剑到现在还烫手呢。”

    我一愣,刚要再说些什么,刑兵的身体突然出现了变化,身上的红芒突然大盛,将场地染成了一片火红之色。

    刑兵缓缓转身面向墨月,俏目中透露着不甘的神色,红芒再盛,竟然逐渐转变成了蓝色。

    蓝色?我心中一惊,蓝色的火焰我还从来没有见过。

    刑兵身上传出的热量随着火能量颜色的转变突然大盛,连区火这样的火人高手都有些受不了,退到我身后。

    金喊道:“好热,好热,我还没吃烤肉呢,不会被烤了吧。”他和银身上已经散发出金、银的光芒,开始靠斗气来护住自己了。

    墨月身上散发出一层黑气,抵御着高温:“怎么,你还不服气吗?”

    刑兵身上的蓝色光芒开始了不稳定的波动,看来,她也并不能完全控制好这些强大的火元素。

    刑兵恨声道:“我是不会输的,让你见识一下我的幽蓝圣火。”说着,缓缓张开了双臂,不远处的主篝火竟然毫无预兆的燃烧起来。

    墨月怒声道:“你犯规,你还没有赢我怎么就把篝火点燃了。”

    刑兵一愣,看了看自己,道:“我……我不是故意的,篝火是自己着的。不管怎么说,接招吧。”

    她双手不断挥动,一丝丝蓝色的光芒透掌而出,仍然是刚才那招,只不过这次变成了一张蓝色的火网。

    墨月显然被对方的战意勾起了好胜之心,依然不闪躲,窄剑横在身前,娇喝一声,全身黑芒大盛,眉心的紫色六芒星发出夺目的光彩,闪电般向刑兵扑去。

    我心中一紧,这蓝色火焰是我从来没见过的,如果墨月伤在对方手下可就得不偿失了。

    我运转起狂神斗气,全身金芒迸发,准备随时去救墨月。

    当墨月剑上的黑气和刑兵发出的蓝色火网相触时,我就知道自己多虑了。

    蓝色火网被墨月的暗黑魔力撕破,黑芒不断闪烁,噗噗声中,将蓝色火网完全化解在暗黑魔力之下。

    自从那天和墨月交合而将眉心的黑色六角变成紫色之后,我们的暗黑魔力都大幅度的提升了。这才是墨月真正的实力。

    光芒逐渐收敛,墨月傲然站在刑兵身前,窄剑指在刑兵的咽喉上,一脸轻松的模样:“我还以为这蓝色的火有多厉害,原来也不过如此而已。”

    ;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狂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