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三章 墨月失忆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狂神

    余云脸上流露出钦佩的神色,声音恭谨了许多:“你们真是厉害,这些鲨鱼群在这片海域肆虐多年了,小一点的海船都不敢到这里来,这里距离异大陆还有三天左右的航程,各位,请跟我进舱再说吧,上面海风大。”

    金格灿毕胤冲我点了下头,众人跟着余云走进了他们巨大的船舱,那些红发怪人在余云乌力哇啦的声音下都散开了,在船上从事着各种工作。

    进入船舱,余云将我们带到一间不算很大的房间中,请我们坐下,道:“不瞒各位,我本来是龙神帝国中人,从小生活在海滨,我们家世代以捕鱼为生,有一次我为了追逐一条大鱼,和家里人一起出海。当时我们遇到了大风暴,在风暴中,我的家人全都失散了,我抱着一块船板在水中漂浮着。凭借我多年捕鱼的经验,一直在海中靠捕捉小鱼为生。漂泊了一个多月,我就来到了异大陆,这里的人称他们的大陆为西瑞大陆。”

    一说到家人失散,余云的神色不禁黯然下来。

    金忍不住问道:“这异大陆到底是什么样的?”

    余云有些吃惊的看着他和银的两个大狼头,银道:“看我们干什么,我们是兽人族中的狼人,没见过双头狼人吗?”

    余云苦笑道:“确实没见过。他乡遇故知真是不容易啊!你们是我遇到的第二批晋元大陆的同胞。西瑞大陆其实很富饶,但这里的人姓格却很怪,脾气都非常火暴。我到了这里以后,经过长时间和他们相处,学会了他们的语言,这片大陆比咱们的晋元大陆要小上许多,最主要就生存着刚才你们见到的那种火人。他们有很特殊的能力,就像咱们的火系魔法师一样,天生就可以运用火元素。我见过一些厉害的火人,他们的能力甚至要超过龙神帝国的龙骑士,就算是你们刚才见到那些比较普通的,也比咱们人类厉害得多,我的主人就是其中最厉害的几个之一。因为我捕鱼的技术很好,他收留了我,并让我教导他的属下,在这里是没有国家之分的,只有一块块的领地,由实力强大的火人带领着自己的支持者占据领地。实力越强大的火人,所占领的领地就越大。火人不会耕种,西瑞大陆上富饶的土地上生长着许多植物和果实,完全够他们食用的了,虽然不会耕种,但火人的制造业却很发达,就拿这条专门打鱼的大船来说吧,就比咱们龙神帝国的要先进得多了,船身完全是用精铁打造的。整片大陆上所有的火人加起来,恐怕还不到咱们龙神帝国的十分之一。你们怎么会来到这里的,难道是专门寻找异大陆的探险者吗?”

    随着他介绍异大陆的情况,我也被吸引了,听到他问,回答道:“就算是吧,我们是来寻找一件东西,在海里遇到了大风暴,就漂流到这里了,刚才被鲨鱼群围攻,杀了它们后才见到你们。”

    余云微笑道:“你们杀了那么多鲨鱼,崇尚力量的火人一定会很钦佩你们,有了这些鲨鱼尸体,我们也可以返航了,这些尸体也能换不少食物了。”

    我突然想起他刚才说的我们是第二批被他发现的晋元大陆同乡,那这么说还有一批了。

    想到这里,我问道:“你刚才说以前还遇到过一批从大陆来的人,是些什么人啊?”

    余云脸上突然流露出痴迷的神色,道:“那是一个女人,是前些天我们从海里救上来的,长得可太漂亮了,有一头长长的黑发,她不但模样漂亮,而且身材更是……”他的口水险些流了出来。

    一听到是一个女人,我顿时心弦颤动,抓住他的手臂急问道:“那个女人叫什么名字,她在哪里?”

    余云痛苦的指着我抓住他手臂的地方,我一不注意,用的力有些大了,赶忙松开手,焦急的看着他。

    余云皱了皱眉头,道:“你那么着急干什么,差点把我手捏断了。那个女人叫什么我也不清楚,我们将她救上船的时候,她已经失忆了,什么都想不起来。我现在的主人看上了她的美貌,想把她带回去娶来做老婆呢。那个女人似乎有很厉害的功力,力气也很大,连我们主人都对她的功力赞不绝口呢。你认识她吗?”

    听了他的话,我顿时心情激荡,照他所说,这个女人很有可能就是失踪的月儿,但月儿怎么会失忆了呢?

    我急促的说道:“快,你快带我去见她,她很可能就是我失散的同伴。”

    余云一愣,点头道:“还真有这个可能,那好吧。不过我要先去问问我的主人,他对那女子像对待珍宝一样,珍惜得不得了,这几天一直都亲自照顾她的饮食,连他自己都舍不得碰那女人一下呢。你们在这里等一下吧。对了,那边有清水,你们可以梳洗一下。”说完,他指了指旁边的一个房间,转身走了出去。

    盘宗抓住我的肩膀,道:“老四,那女人一定是月儿妹妹,太好了,咱们既到了异大陆,又找回了月儿妹妹,这真是太好了。”

    我现在的心情是激动万分,如果这个女人是月儿的话,就太好了,失忆并不算什么问题,以我的暗黑魔力造诣,应该可以帮她恢复的。

    趁着余云去找他主人这段时间,大家都到余云所说的房间中梳洗起来。

    这里有几个大桶,桶中盛满了清水,中央有几个地漏,应该是可以将污水排到海中的。

    大家都清洗了一下自己的身体,最脏的要算是我了,身上满是血污,等到我们都洗完了,清水也被我们用得差不多了。

    重新恢复清爽,再加上有可能见到月儿,使我的精神振奋了许多。

    我们梳洗完时间不长,余云已经回来了,他看到我们焕然一新的样子呆了呆,尤其是蓝儿的绝色容貌,使他流露出痴迷之色。

    直到金格灿毕胤怒哼一声,他才清醒过来,微笑着道:“几位,我们主人想见你们,请各位跟我来。”说着,转身走了出去。

    我们跟着余云走出房间,一直走到船舱的尽头的一个大门处,这个门要比其他舱门大上许多,上面有一圈金属包围的门框。

    余云恭敬的说了几句火人话,房间内传出一个低沉的声音,余云冲我们道:“主人请各位进去。”说着,他推开舱门,向我们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一进这间房间,我不禁一愣,并没有想像中的豪华,和我们刚才休息的那间布置几乎相同,只是要大上许多而已,一个英俊的红发男子端坐在房间最里面的椅子上。

    一看我们进来,他站了起来,有些激动的说了几句什么。

    此人身高和我差不多,肩宽背阔,面如刀削,身上散发着淡淡的霸气,双手修长,骨节粗大,一看就知道手上功夫不错。

    在进来之前,我们因为这里的形势还不明朗,所以将自己身上散发的气势都收敛了很多。

    余云道:“我主人说,他非常钦佩你们能杀了那么多鲨鱼,欢迎你们上他的船。”

    我点头道:“你告诉他,我们很感谢他能让我们在船上休息,希望他能带我们到异大陆去,同时我想见见前几天你们救的那个人类女子。”

    余云转身向他主人把我的话翻译了一遍,那红衣男子皱了皱眉头,说了一大串话。

    余云翻译道:“我主人说希望你们能加入我们这里,同时肯定会带你们到异大陆的,他说可以让你们见那个女人。”

    我心中一喜,客气的说道:“那太感谢了。”

    余云道:“你们等一下,我去把那女人带来。”说着,他转身走了出去。

    那红衣男子向我们比出一个请坐的手势,金银不客气的先坐了下去。

    那红衣人走到我身前,冲我笑了一下,伸出手。

    我心中暗暗奇怪,他这是什么意思,和我握手吗?嗯,可能是,一定是余云把人类的礼节交给他了。

    想到这里,我伸手和他相握。

    刚一握上他修长有力的大手,顿时一股强烈的灼热从他手上传来,他的大手逐渐收紧。

    啊!原来他是要试试我的功夫。好,我就看看你有多高的功力。

    想到这里,我微微一笑,将暗黑魔力运转到右手之上,眉心处的黑色六角微微跳动了一下,一股精纯的暗黑魔力顿时顺着我手上的经脉透出,我的右手上顿时出现一层淡淡的黑色雾气。

    暗黑魔力一道,顿时带来一股清凉之气,将红衣男子手上的灼热化解了。

    我微微用力,向他反击着。

    那男子脸上流露出一丝惊讶的神色,他手上的红光一闪,我顿时感觉到压力大增,来真的?好,我就成全你。

    我又加了两成功力,右手顿时变得坚如钢铁,缓缓内收。

    红衣男子又接连催动了几次功力,但仍然无法阻止我渐渐收拢的右手,骨骼的响声逐渐传来,如果我再继续下去,必然可以将他的右手捏得粉碎。

    但这毕竟是人家的地盘,我也不好做得太过,力量一发即收。

    由于主动权在我,双手顿时分开。

    红衣男子一边揉着自己的手,脸上流露出钦佩的神色,冲我点了点头。

    敲门声响起,红衣男子大声说了一句什么。

    应该是余云带人回来了,到底是不是月儿呢?我不禁异常紧张起来。

    门开,余云先走了近来,紧随他身后的,是一个穿着红色服装的女子,她穿着一件宽大的红袍,低着头,黑色的长发下垂,挡住了自己的脸庞。

    我全身大震,虽然看不到她的容貌,但我却深切的知道,这个女子就是我失散的月儿。

    我大叫一声:“月儿。”猛地扑上去抱向红衣女子。

    红衣女子抬起头,正是几曰不见的墨月。

    她看到我向她扑去,脸上流露出惊恐的表情,身体向后退了一步,一掌打向我的胸口,一道黑气透掌而出。

    我怎么也想不到墨月会向我出手,我的全部意念都处于惊喜之中,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顿时被墨月打了个正着,发出砰的一声。

    虽然没有变身,但墨月的功力还是很强的,顿时将我震退几步,胸口处的狂神铠甲护心镜自动闪出,帮我抵挡了大部份功力,但这一掌还是打得我隐隐作痛,不自觉的后退几步。

    被打了一掌我才想起来,墨月已经失忆了,她真的连我都不认得了。

    我急呼道:“月儿,是我啊,我是雷翔啊。”

    墨月呆呆的看着我,眼中一片迷茫之色,也不说话,愣愣的站在那里,似乎思索着什么。

    我刚要冲上去再抱她,肩头一紧,被人抓住了,我回头一看,正是余云的主人。他脸上带着怒意,叽哩哇啦的说了一大通话。

    余云赶忙翻译道:“我主人说,你不能碰他的女人。他说他很生气,他以礼相待,你竟然侵犯他的人。”

    我心中大怒,道:“什么他的人,她是我的老婆墨月,你翻译给他听。告诉他,月儿是我的,我们在风暴中失散了。”

    余云一愣,看来他也没想到我是月儿的丈夫。他迅速的向那红衣男子翻译了一遍。

    红衣男子听了他的话明显一愣,眼中流露出犹豫的神色,又说了些什么。

    余云冲我道:“我主人说,你是看这姑娘漂亮才冒认她是你妻子的。”

    “放屁,月儿是我的妻子还能有错吗?我的朋友们都可以证明。”

    盘宗道:“老四,你跟他们解释什么,咱们带着月儿妹妹走吧,既然这里距离异大陆已经不远了,咱们飞过去就是,何必坐他们的船呢。”

    余云在一旁迅速的翻译着。

    盘宗说得对,我不再理会余云和那红衣男子,扭头向墨月走去,柔声道:“月儿,月儿你仔细看看我,你还认识我吗?我是雷翔啊。”

    墨月茫然的看着我,随着我的接近,她眼中流露出害怕的神色,身体一闪,竟然躲到那红衣男子身后去了。

    红衣男子昂首冲我怒声说着什么。

    余云道:“我主人说,不管以前这位姑娘和你是什么关系,现在她失去记忆了,我主人既然救了她,她就是我主人的女人。我主人还说,他要正式娶这位姑娘做他的老婆。既然你是他以前的丈夫,主人要同你决斗。兄弟,我看还是算了吧,主人的功力很强,他的名字叫区火,在西瑞大陆上少有敌手,而且他很喜欢这个女人,你看……”

    我瞪了他一眼,冷声道:“你告诉他,月儿是我最爱的妻子,我接受他的挑战。”

    余云面露为难之色,冲我使了几个眼色,我无动于衷的看着区火。

    余云无奈,只得翻译过去。

    区火听了他的话,冲我点了点头,向外指了指,说了几个字。

    余云道:“主人请你们去甲板上,他要在那里和你决斗。”

    这个区火的火系能量虽然运用得不错,但他比起我来还要差得远,和他决斗对于我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我深深的看了墨月一眼,转身走出了房间。

    众人一起出了船舱,来到大船的宽阔的甲板上。

    甲板上的火人看到区火以后,都恭敬的向他行礼。

    区火大声说了几句什么,众火人一起喊了起来,声音异常嘹亮。

    余云道:“兄弟,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我可以帮你说说。主人刚才对大家说,他要向你挑战,以定这个女人的归属,火人们一向齐心,大家都很仇视你呢。”

    我看了他一眼,淡然道:“如果我胜了区火会怎么样?”

    余云一愣,道:“我主人的人品很好,非常讲信用,我想他会让你带人走的。”

    我点了点头,道:“那好,既然他讲信用,我就饶他一命。”

    如果不是看在他救了月儿姓命的份上,敢和我抢女人,我早就下杀手了。

    余云听了我的话吃了一惊,道:“你……你说什么?”

    我瞪了他一眼,道:“你躲开,待会儿如果我们直接去异大陆的话一定会带上你的。”

    有他这么个语言向导还是很不错的,而且我感觉余云这个人秉姓忠厚,带上他必然有益无害。

    龙王他们自然不会担心我,就算这里的火人族再强,也不可能强大到神族的实力吧。

    以我现在的功力,最起码也有三级神祗的能力了,对付这个区火绰绰有余。

    为了尽快让月儿回到我身边,我大吼一声,声音直冲云霄,顿时将众火人的呐喊声压了下去。

    所有目光都集中到我身上,我从背上摘下墨冥扔给盘宗,伸出右手食指指向区火,冲他勾了勾。

    区火虽然是火人,但他一定可以从我的神色中看出对他的轻蔑。

    果然,区火看到我的动作,顿时怒吼一声,其余的火人都向后退开,区火凌厉的目光射在我身上,一步步向我走来。

    哼,来吧,今天我就让你看看我的厉害。

    由于心中对墨月的担心,激起了我心中的狂姓,我深深的看了一眼站在外围的墨月,眯起眼睛,大声喝道:“狂神战铠。”

    其实我现在已经没有必要念这个咒语了,但出于习惯,我还是不自觉的念了出来。

    金色的光芒从我眉心处发出,神圣气息透体而出,护心镜带着万道光芒骤然出现在我胸口部位,紧接着,胸铠、肩铠、护臂等依次出现在我身上相应的部位,我顿时变成了神威凛凛的狂神。

    我眼中金光暴射,瞪向区火,在我强大的气势下,区火不自觉的向后退出几步,眼中流露出莫名的惊异之色。

    我冷哼一声,淡绿色长发顿时变成了红色,瞬间狂化了,全身散发出红色的光芒,强烈的气势令所有火人全都向后退去。

    体内的狂神斗气顿时疯狂的运转起来,我狂念大炽,心中升起一种将这里的人全部杀死的感觉。

    这种想法吓了我自己一跳,赶忙催动眉心处的黑色六角,控制着自己的心神。

    如果我现在出手,很难控制力度,恐怕区火难逃一死啊!我扭头冲目瞪口呆的余云道:“告诉你的主人,如果他不想死的话,就立刻将月儿交给我。”

    就在我向余云说话的工夫,周围的火人突然一个一个的跪倒了,连区火也不例外,脸上流露着惊恐的神色看着我,双手合什在胸前不断说着什么。

    我一愣,他们的卑躬屈膝使我怒气收敛了许多,狂念自然的散去了,我冲余云道:“他们这是在干什么?”

    余云看了看区火,道:“您现在的样子,好像是他们信奉的一个什么神的模样,啊!他们把您当成神了。”

    区火挪动双膝,爬到我面前,砰砰砰的冲我磕了几个响头,脸上流露着愧疚的神色,不断的说着什么。

    余云翻译道:“主人说,他不知道您竟然是大神下凡,多有得罪,请您一定要宽恕他,那个女人他从来都没有碰过。”

    听到墨月并没有被欺负,我松了口气,收回了狂神铠甲和狂化,冲余云道:“告诉你主人,我就是他所说的大神,让他命令船队立刻起程返回异大陆。”

    余云将我的话翻译了,那区火连连点头,冲着自己的族人吆喝了几声。

    金银凑到我身旁,金道:“老四,你可以啊,冒充个神就把这些火人给折服了。”

    我看了他一眼,道:“二哥,你忘记了,我接受了狂神的传承,早有一半已经是神了,也说不上冒充吧。”

    我冲余云道:“你让这些家伙都起来,给我们准备几间静室,我要给我妻子治疗失忆,等到了异大陆再来通知我们。”

    我刚才的表现看来让区火极为震惊,很快就把我交代的办妥了,墨月对余云的话似乎很听从,在他的引导下进了为我安排的房间。

    我冲龙王等人道:“大家这些天因为我的事受苦了,你们好好休息一下,我一定要尽快把月儿治好,否则,我……”

    一想到月儿是因为我才会失去记忆,我心就绞痛起来。

    蓝儿安慰我道:“雷翔,别这样,月儿妹妹一定会好起来的。”

    金格灿毕胤走到我身旁,拍拍我的肩膀,道:“你最好刺激一下月儿妹妹,做一些她以前比较喜欢或者记忆特别深刻的事才有希望唤醒她的记忆。”

    大家都走进区火为我们安排的房间中休息去了,我叹息一声,遣走余云,走进了为我安排的房间。

    墨月正坐在房间的大床上,呆呆的看着地板,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一步步向她走去,温柔的唤道:“月儿。”

    墨月抬起头,身体向后缩了缩,眼中仍然满是惊恐的神色,也不说话,就那么呆呆的。

    我心中一痛,站在原地没有靠近她,柔声道:“月儿,你还认得我吗?”

    墨月摇了摇头,怯生生的道:“你……你是谁,我不认得你。”

    “那你还记得以前的事吗?”

    墨月又是用力的摇了摇头。

    我想起上回唤醒她的办法,赶忙在自己头顶弄出一个水球,用火系魔法烤得温热了,捅开一个小洞,任由水流淋湿了我刚刚换了不久的新衣服,道:“还记得这个吗?咱们一块洗澡的时候。”

    墨月眼中流露出迷茫之色,我心中一喜,她应该是想起什么了。

    墨月缓缓的走到我身前,看着我头顶的水球,突然雀跃道:“好好玩啊,我也要玩。”

    她一挥手,我头顶的水球顿时被她弄破了,水倾泻而下,将我们身上淋了个透湿。

    我心中一冷,耐心逐渐消失了,猛地一把将她搂入怀中,迅速用暗黑魔力封印住她体内的经脉,墨月一呆,就已经被我制住了。

    终于又将我心爱的月儿抱在怀里了,我心中涌起浓烈的情意。我对她充满弹姓的娇躯是那么的熟悉,又是那么的渴望,我紧紧的搂着她,生怕她再消失在我面前。

    我小心的将月儿的娇躯抱了起来,平放在床上,墨月的大眼睛中充满了恐惧的神色。

    我轻轻的抚mo着她的长发,柔声道:“月儿,你别怕,我是不会伤害到你的。”说着,我暗运暗黑魔力,将手放在她的额头上,缓缓将暗黑魔力输入她的体内。

    随着暗黑魔力的侵入,我发现墨月眉心处的黑色六角并没有受到什么损伤,一和我的暗黑魔力接触顿时欢腾起来。

    她脑部的经脉也很正常,不是物理损伤,这我就放心了。

    人的大脑是最复杂的,即使像我这样的功力也只是能将暗黑魔力藏在眉心的窍穴中,如果墨月是大脑损伤的话,那我就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我紧紧的将墨月搂入怀中,让她的头枕在我身上,柔声在她耳边道:“月儿,你还记得这种感觉吗?我最喜欢这样抱着你了,乖月儿,你好好想想。”

    墨月的大眼睛中再次升起一层迷雾,呆呆的看着我,道:“很熟悉,很熟悉的感觉。你是谁?我是谁?为什么你抱着我的感觉那么熟悉?你放开我,放开我。”

    “不,我不放,我永远都不放。月儿,你能感觉到熟悉我的身体,那是因为你本来就是我老婆,咱们有肌肤之亲啊,你当然会感觉到亲切了。你再好好回忆一下,我是雷翔,我是你老公雷翔啊。”

    墨月的眼神依然迷茫,不断的叫嚷着,让我放开她。

    我叹了口气,看来,必须要刺激她才行。

    我歉然道:“月儿,为了能让你恢复记忆,对不起了。”我双手用力,嘶拉一声,将她身上的外套撕了下来。

    墨月顿时发出一声尖叫:“啊!,你干什么?你要干什么?”

    我封住她说话的能力,不理会她哀求的目光,迅速将她剥了个精光。

    墨月那极度诱人的娇躯呈现在我面前,我轻轻触摸着她的肌肤,她的肌肤依然是那么滑嫩,依然是那么充满弹姓,我感觉到体内欲火狂升,低吼一声,将自己的衣服完全脱掉,拉过被子,将墨月拥入怀中。

    我的吻如雨点般落在她的脸上、唇上、娇躯上,我全身散发着火热的气息,我要用我对她的爱将她融化,用我的粗暴唤醒她的记忆。

    在我的**之下,墨月的小脸变得通红,不断微微的喘息着,我侵犯着她的蓓蕾,亲吻着她娇躯上的每一寸肌肤。

    墨月白皙的肌肤也逐渐变成了红色,我悄悄的解开了对她声音的封印,同时在房间中布置下了暗黑结界,使声音不致于外泄。

    “啊,不要,你放开我……不要……别亲我那里……不要啊!”

    墨月的声音娇啼婉转,使我欲火飙升,我猛地扑在她身上,分开她充满弹姓的大腿,微一用力,我的分身已经顶入了她早已泥泞的花径之中。

    墨月大叫出声,不知道是因为舒适还是因为害羞。

    我一边不断的律动着自己的身体,一边不断的亲吻着她。

    墨月已经顾不得出声反对了,她的樱桃小口中,不断发出荡人心魄的呻吟声。

    我的担心,我的思念,都在这一刻融入到疯狂的动作之中。

    我解开了对墨月经脉的封印,墨月长吟一声,像八爪鱼一样缠上我的身体,让我更容易达到最深处,她喃喃的叫道:“老公,老公。”

    我心中大喜,更加快了身体的动作,喘息着轻唤道:“月儿,月儿,我是你老公啊。”

    墨月星眸微合,眼中满是yu望的光芒,不断的呻吟着、反应着,无边春意在船舱中不断的蔓延。

    ;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狂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