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死而复生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狂神

    紫雪和白剑分别挣脱了紫风和紫云的怀抱,一步一步向雷翔走来。

    魔皇闪身到雷翔身旁,蹲下身子,抓住雷翔的脉门,另一只手放在雷翔软绵绵的胸口上,抬头看向墨月三女,摇了摇头,道:“他生机以绝,全身骨骼完全碎裂了,除了胸口还有些余温以外,没有任何活着的迹象了。”

    墨月并没有哭,在听到金格灿毕胤说雷翔已经死了的时候,她的心就已经冷了,他冲金格灿毕胤问道:“龙王,雷翔他是怎么死的?上面的敌人是谁?他在哪里?”她的声音没有任何情绪在内,音调很平淡。

    哀莫大于心死,所有人都明白她现在的心情。

    金格灿毕胤有些喘息着说道:“是神界最厉害的一级神祗告死天使加百列,他说紫嫣本是神王之女,现在他将紫嫣带回去了。同时,他要杀雷翔。我和雷翔还有圣龙骑士团全力向他攻击,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他被一个黑影截住了,我没看清那黑影是谁,就被一股巨大的力量震了下来。对不起,我没能保护好雷翔,还是让他……月儿妹妹,你节哀吧。”

    “谁说他死了?”一个阴森的声音从空中传来,黑影一闪,堕落天使路西法出现在众人面前。

    原来,刚才告死天使加百列一看到堕落天使路西法出现,就知道不好,因为他这次过界本身就是触犯了父神订立的规矩,何况他又不是路西法的对手,只得落荒而逃。

    天上的彩云也同时和他一起消失了,只是众人的目光都在雷翔和金格灿毕胤身上,谁也没有注意到而已。

    堕落天使路西法本来正在冥界自己的大魔神殿修练,突然之间感觉到了狂神能量似乎受到了死亡威胁,神界的能量又出现在人界,他立刻用意念向正在冥王殿的冥王哈迪司汇报。

    这回哈迪司并没有再阻止他,因为是神界先违反的规矩,于是,就派遣路西法下界查看,而他自己则去神界找神王苏菲亚理论去了。

    路西法的适时出现,恰好挽救了雷翔和龙王金格灿毕胤的生命,加百列一看到他就跑,让他感到啼笑皆非,心中暗想,这就是神界的一级神祗啊,真是没种。

    他惦记着自己兄弟提奥曼迪司的传承者,也顾不上再追击加百列,就任由他去了,而自己则降落到地面,去拯救接受了自己兄弟传承的雷翔。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路西法身上,每个人都呆住了。

    魔皇第一个反应过来,他从小就是看着路西法的雕像长大的,虽然雕像和真人的模样不一样,但路西法背后那六只黑色的羽翼是改变不了的。他赶忙跪倒在地,颤声道:“您……您是路西法大人?”

    路西法点了点头,道:“你就是这一界的魔族之王吧,说起来,也算是我的徒子徒孙了。所有人都闪开。”

    他看了一眼四翼的墨月,双手一挥,一股黑色的能量爆发而出,顿时将圆台中央扫出一片空地,包括墨月和龙王在内,所有人都被他震出了圈外。

    路西法伸出右手,黑雾一闪,已经将雷翔完全包裹在内,他皱了皱眉头,道:“加百列这个混蛋好狠啊!如果不是狂神铠甲,有一百个也被他打死了。”他目光一转,看向墨月,道:“小丫头,你过来。”

    墨月因为刚才路西法来时的话又重新燃起了希望,闻言立刻闪身到路西法身前,她知道现在自己老公的命运完全艹纵在眼前这个传说中的魔神手中,赶忙跪倒在地,乖巧的说道:“魔神大人,请您救救他吧,我愿意用我的生命来换回他的重生。”

    路西法眼中光芒一闪,有些赞赏的说道:“好,既然如此,你抱着他跟我走。这里的气息太乱,不适合为他治疗。”

    墨月闻言大喜,赶忙将雷翔小心的抱了起来。

    紫雪和白剑赶忙跑过来,跪倒道:“我们也去。”

    路西法一皱眉头,不耐烦的道:“除了这丫头以外,谁要再来纠缠,别怪我手下无情。”说完,他六翼轻展,已经飘了起来,随手扔出一颗黑色小能量球,正好炸在巨型圆台中央。

    轰然巨响声中,斯特鲁要塞众士兵辛苦了几个月的成果顿时毁于一旦。

    不愧是大魔神,做事风格果然与众不同。

    墨月顾不上其他,赶忙抱着雷翔跟在路西法身边。

    路西法哈哈一笑,化为一缕黑色的光芒向远方投去。

    墨月一边用能量将自己和雷翔包裹住,一边拼命的催动体内的暗黑魔力追了上去。

    圆台虽然倒塌了,但台上众人毕竟都是高手,功力较弱的紫雪、紫云、白剑等人,也都有功力高一些的人照顾倒没有造成什么损伤。

    这边暂且不表,且说路西法带着墨月一直向远处飞着,其实,刚才他早已经帮雷翔稳住了伤势,现在只是想看看这个可以变身成四翼堕落天使的小姑娘功力如何而已。

    他记得自己当年留下来的天魔诀并不适合女姓修练,而突然出现了一个女姓堕落天使让他非常感兴趣。

    飞了一段时间,他心中的惊讶越来越大。

    这四翼小姑娘的实力大大出乎他意料之外,虽然和自己没法相比,但在抱着一个人的情况下,仍然能保持着不慢的速度,应该是已经把他流传的天魔诀修练到了顶点才有的功力。

    以路西法的眼力自然看得出墨月的年龄,这就使他更加吃惊了。

    试探得差不多了,路西法收拢六翼,俯冲而下。

    路西法的目标是面前一座不算高的山,他朝山腰处冲去,就在距离还有不到百米之时,他眼中冷芒一闪,抬手挥出一道黑芒,直击在山体之上。

    一个黑黝黝的洞穴顿时出现在山腰,似乎它天然就存在似的,而且,在洞穴形成时竟然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深谙天魔诀的墨月当然明白,这个洞穴绝对不是以前就有的,而是在堕落天使路西法随手一挥间被腐蚀出来的。

    如此绝世的魔力,不禁让她呆在空中,这是她根本不敢想像的力量啊。

    路西法冷声道:“跟我下去。”说完,他率先冲进了洞穴。

    墨月紧随其后,一进洞穴,她清楚的发现,这刚刚被开凿出来的洞穴山壁竟然无比光滑,看不出丝毫有被腐蚀的痕迹。

    手中一轻,原本抱在手上的雷翔突然脱手飞向洞穴深处,路西法的声音传出:“丫头,你守在门口,不许让任何人进来打扰我,知道吗?这小子全身的骨头都断裂了,我要为他重塑身体。”

    墨月赶忙跪倒在地,冲着洞穴深处连磕几个头,恭敬的说道:“魔神大人,我一定会守好洞口的,拜托您了。”

    说完,她抽出窄剑走到洞口盘膝而坐,将体内的暗黑魔力调整到巅峰状态,聆听着周围的动静,即使一点风吹草动也不放过。

    墨月在自己的内心处暗暗为雷翔祈祷着,泪水不断涌出,为什么,为什么原本完美的婚礼会变成了这样?紫嫣姐姐被掳,雷翔有重伤生死不明,这都是为什么啊?

    雷翔,你可千万不能死,如果你死了,我就也没有任何生存的意义了,上天啊,保佑雷翔吧,我求求你了。

    洞穴深处,路西法将雷翔平放在地上,随手一挥,在周围布下一层可以阻隔声音和光线的结界,皱着眉头,自言自语的说道:“加百列你个混蛋,等下次看到你,我一定让你知道我的厉害,骨头全断了,真是要费一番工夫了。还好,有狂神铠甲护住了他的根本,五脏六腑只是震荡移位,并没有破裂,否则,就算救回来恐怕也是个活死人。”

    说完,他伸出双手,两团黑色的光芒在他手上不断闪动着。

    路西法低喝一声,从黑色光芒中各射出一道紫光落在雷翔的胸腹之间,雷翔的骨骼随着紫色光芒的移动不断传来喀喀之声……

    ※※※

    神界。

    神王苏菲亚面沉似水的看着面前跪倒的告死天使加百列,半晌没有吭声。

    加百列一回到神族就被神王派谴其余三大天使长抓了回来,苏菲亚让紫嫣陷入了沉睡之中,因为这次加百列的表现,她极为震怒。

    站在一旁的魅力天使拉菲尔恭敬的说道:“神王大人,虽然这次加百列有错,但幸为造诚仁界太大的损失,您就宽恕他吧。”

    苏菲亚冷冷的看了拉菲尔一眼,道:“宽恕?你让我怎么宽恕他,他擅自下界不说,还在时机未完全成熟之际将思菲雅带了回来,你知道这会有什么结果吗?这有可能会让思菲雅无法承受我的神力,使我多年的努力毁于一旦。你说他没有给人界造成太大损失?损失还小吗,他倒威风了,居然在人界六大种族首脑结盟的时候去公开抢人,人界和平是对我们神族很有利的,即使他的所作所为没有影响到这次和谈,也会让人界各族对我们的印象大变,而且他还打伤了苏迪曼那老家伙在人界的弟子,虽然无翼神系还不能对咱们造成威胁,但他们数量增加的速度不可小视,更何况人界是神、冥二界的基础你们不知道吗?加百列啊加百列,你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当初你陷害提奥曼迪司,致使自由天使路西法和狂神同时反叛,又造成菲尔云那的死,我已经原谅你了,可是,这回你又给我闹出这么大事来。”

    苏菲亚越说越气,从神位上站了起来,不停的踱步,似乎在想着要怎么处理加百列。

    加百列沉着脸看着眼前天姿绝色,全身透着无比神圣气息的神王苏菲亚,抗声道:“我不服。神王大人,如果我不将公主接回来的话,她就会和那个卑贱的杂种成亲了。我不能看着思菲雅步菲尔云那之后再次……”说到这里,他眼中流露出怨毒的光芒。

    神王苏菲亚长叹一声,刚要说话,一名四翼天使突然飞了进来,跪倒在地,道:“禀告神王大人,冥王哈迪司带着冥界十二巫进入了咱们神界,正在向这里赶来,属下们拦不住他,您看?”

    这名炽天使的意思再明白不过,就是希望神王能立刻派出几大天使长,甚至亲自出马,毕竟对方是冥界至高无上的冥王。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苏菲亚沉着脸道:“传我旨意,所有神族部队一律放弃抵抗,请冥王他们进来。”

    拉菲尔大惊,道:“神王大人,这如何使得?”

    一旁的战斗天使米迦勒皱眉道:“神王大人,这里可是咱们神族的根本重地,您……”

    在这里,除了神王之外就是米迦勒最有份量了,听了他的话,苏菲亚叹息一声,道:“你们以为哈迪司是来干什么?攻打我们?不,他是来兴师问罪的,有这么一个可以打击我的好机会,他怎么会不抓住呢?当初父神订立的规矩你们也都知道,这次既然是咱们理亏只能让一步了。你们放心好了,在神、冥二界新人比试之前,他是绝对不会轻易动手的。加百列,你先给我起来,待会儿我再处置你。”

    四大天使长拍动着他们身后的六只洁白羽翼飘飞到苏菲亚身后,静静的站立在那里,等待冥王的到来。

    虽然冥界十二巫的实力很强,但和他们四大天使长比起来,还是有很大差距的,即使再加上一个堕落天使路西法也未必能打得过他们,而冥王和神王功力悉敌,在现在这种情况下,论实力绝对是神族这边占据了上风。

    “冥王到——”

    随着拉长的声音,浓烈的死亡气息从神殿外传来,几大天使长都流露出凝重的神色,全身散发出淡淡的金色光芒,凝视着神殿的大门。

    还未见面,神圣气息和死亡气息就率先较量起来,在没有神王苏菲亚参与的情况下,两边勉强打了个平手。

    灰色的光芒一闪,神殿内顿时多出十三个人,其中十二个都是身穿黑色长袍,将自己完全遮盖住的亡灵巫师,他们是真正的亡灵巫师,拥有着绝对强大的亡灵魔法,比起当初雷翔对付的那个天禄,绝对不可同曰而语,都有着超过神界二级神祗的能力,是冥界的中坚力量,他们只效忠于冥王哈迪司一人。

    冥王哈迪司英俊邪异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目光却如闪电般射向神王苏菲亚。

    苏菲亚脸色一沉,毫不退让的回瞪他,半晌,这两位神、冥二界的巨头一句话也没有说。

    还是苏菲亚先开了口:“哈迪司,你到这里就是为了看着我的吗?”

    哈迪司冷哼一声,道:“苏菲亚,我为什么来这里,你应该心知肚明才对,不用我说明白了吧。”

    苏菲亚冷声道:“不错,这次是因为我的大意让加百列私自下到人界,并且造成了很坏的影响,这件事我会处理的,不劳你插手。”

    哈迪司扭头看向神殿四周,淡淡的说道:“我是不会插手的,但你说,如果父神知道了这件事会有什么反应呢?你们这是在藐视他老人家。”

    “你——”神界四大天使长同时大怒,尤其是加百列,大吼一声就要冲上去动手,对于哈迪司这个夙敌,他们可是深恶痛绝。

    苏菲亚伸出双手,拦住几大天使长,恨恨的说道:“哈迪司,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路西法也已经到了人界,并且现在都没有回来,犯规的可并不只我们神界吧。父神即使知道了,也一定会秉公处理。”

    哈迪司哈哈大笑,道:“好笑啊好笑,现在的世道已经变了,你们神界成了杀人的刽子手,而我们冥界倒成了救世主。路西法在人界不错,但他可不像有些人是去破坏三界和平的,而是去救人,救父神他老人家最小的孩子,提奥曼迪司的传承者,你说父神会怪他吗?哎,你们的脸色怎么都这么难看,是不是身体不舒服?不对啊,我还没听说过神族也会生病的。”

    苏菲亚忍无可忍,全身光芒一闪,顿时大殿内神圣气息大盛。

    哈迪司脸色一变,双手在身前一阵晃动,一层层灰色的波纹从他手中发出,大殿顿时在两股绝强的力量下爆炸了。

    轰然巨响中,任何结界也无法阻挡住神、冥二界之主合力造成的冲击波,整个神殿化为了灰烬。

    神王苏菲亚飘浮在空中,恨恨的看着远方,阻止四大天使长追去。

    天空中飘荡着哈迪司的声音:“苏菲亚,如果想报这毁殿之仇就来冥界找我好了,我随时恭候,哈哈哈——”

    苏菲亚气得全身微微颤抖,看着远方的天空说不出话来。

    愤怒的加百列凑到她身旁,道:“神王大人,为什么不让我们追上去收拾他们?”

    苏菲亚凌厉的目光落在加百列身上,全身光芒一闪,加百列的身体顿时被轰了出去:“收拾他们?我先收拾你,如果不是你惹的祸,哈迪司怎么敢如此明目张胆的前来捣乱。米迦勒、索连特,你们两个给我把加百列关进神牢之中,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准放他出来。”

    “是,神王大人。”

    ※※※

    我渐渐恢复了意识,锥心刺骨的疼痛使我大脑逐渐清醒过来,眼前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到,包括自己的体内。

    但是,我脑中却是无比的清醒,一股股冰冷的气流从头顶不断流入我的身体。

    这股能量很霸道,它们似乎正在不断牵引着我的经脉,并且将我原本断裂的骨骼重新接到一起,但接续的却又和原来的位置有些不一样似的。

    那种剧烈的疼痛感使我异常难受,想大喊,偏又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无法喊出声,想再晕过去逃避,但脑中却始终无比的清醒,让我清醒的感觉到全身剧烈的疼痛。

    这,这是哪里?难道我还没死吗?还是死了下地狱了。

    提奥曼迪司大哥不是说死了以后会到一个混沌的地方吗,为什么我死了还会感觉到疼?

    啊!我要疯掉了,好疼,真是好疼啊。

    “小子,凝神静气,全身放松,把意念集中到眉心涌入的气流上。”我心中一惊,这是谁的声音,很陌生,但心底却感觉很亲切。

    我下意识的按照这个陌生的声音去做,抱元归一,将意念完全放在不断涌入的冰冷气流之中,不再去想那些疼痛。

    这样做果然有些效果,疼痛感减弱了许多。

    渐渐的,我发现那股不断流入我体内的,似乎是暗黑魔力,但却和我的暗黑魔力有些不同似的,那是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渐渐的,我的意识进入了一个混浊的状态,终于感受不到那锥心的疼痛了,体内骨骼异响虽然清晰可闻,感觉非常异样,似乎,我在获得新生似的。

    全身渐渐变冷,我的意识再次进入了沉睡状态。

    ※※※

    当我再次清醒之时,全身感觉异常的舒适,异响不见了,体内骤然亮起,我又能看到自己身体的情况了。

    那是一种全新的感觉,我的狂神斗气凝聚在胸口处,所有骨骼和经脉全都变了样子,尤其是经脉,和以前相比没有那么复杂,只剩下直接的能量流动通道,复杂细小的经脉全都看不见了。

    骨骼也发生了变化,尤其是胸骨和背部的肋骨,比以前粗大了许多,数量却减少了。

    眉心处的暗黑魔力凝结成一块固态的六角形,静静的呆在那里,没有能量运动,但我却可以清晰的感觉到它的强大,而胸口处的狂神斗气却消失了,一套微小的金色铠甲出现在那里,似乎是纯能量形成的,正是我的狂神铠甲。

    啊!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突然,一股冰冷的能量冲入我眉心处的黑色六角星处,顿时使我全身一阵颤栗,阴沉的声音在我脑中响起:“小子,你该醒过来了。”

    我把意念重新集中到对身体的控制上,缓缓的睁开眼睛,我发现自己飘浮在空中,全身散发着淡淡的金色光芒,身体随着我的控制站立起来。

    这似乎是一个暗黑魔力构成的结界,在我面前站着一人,他全身上下都笼罩在黑芒之中,连我锐利的目光都无法看清楚他的形象。

    我惊讶的问道:“这是哪里?你是什么人?我没有死吗?”

    阴沉的声音响起:“你不用管这是哪里,你确实没有死,如果没有我,你是死定了,但有我在,你却绝对死不了。想知道我是谁吗?你看。”

    说着,眼前突然一亮,那些黑芒不见了,一个英俊的男子出现在我面前,他全身黑色装束,眉心处更是有一个黑色的神徽,脸上带着邪异的神采,背后飘荡着六只巨大的黑色羽翼,脚踏紫色六芒星,他身上散发出的逼人气势使我不自觉的后退两步。

    这个形象,这个形象,我失声道:“你是冥界的大魔神——堕落天使路西法?”

    路西法点了点头,沉声道:“提奥曼迪司应该把我的事告诉过你吧?”

    我全身感觉到无比的震撼,我竟然见到了传说中的人物,我勉强平复着自己的心情,道:“是的,提奥曼迪司大哥说起过您。是您救了我?加百列呢,加百列那个混蛋呢?他把我的紫嫣带走了,我要去找他,我要去把紫嫣夺回来。”

    一想到紫嫣安危未卜,我的心顿时燃烧起来,头发瞬间变成了火红色,全身肌肉膨胀,我竟然就这么狂化了。

    胸口处那套能量所化的铠甲消失了,没有我的咒语控制,竟然自动的穿在身上。

    这回,所有的铠甲全都套上了我的身体,一件不缺,难道,我的功力进步了吗?全身闪烁着金色的光芒,我感觉到自己前所未有的强大。

    路西法眼中冷芒一闪,一股巨大的能量将我牢牢的锁住,无法动弹分毫。

    路西法冰冷的声音传来:“冲动有什么用?你以为就以你现在的能力就可以闯到神界那里灭了加百列吗?别痴心妄想了,你连他十分之一的功力都没有,去了也是找死而已。”

    我想争辩,却发现自己说话的能力被他封住了。

    路西法叹了口气,道:“像,真是太像了。你就像当年的提奥曼迪司兄弟,简直一模一样,都是为了自己心爱的女人而不惜一切,怪不得他会选你做传承者。小子,仇是一定要报的,但你冲动并没有用,如果你真的想救回你心爱的女人,就静下心来听我说。”

    听了他的话,我激动的心情渐渐平复下来,全身一轻,束缚消失了。

    路西法道:“你现在先把当初你见到提奥曼迪司兄弟的过程说一遍,不要有一丝遗漏。”

    我点了点头,神思又重新回到了当初的那个山洞,将和提奥曼迪司大哥见面的过程完整的说了一遍。

    一想起提奥曼迪司的声音,我的心颤抖了,提奥曼迪司仿佛又在我心底复活了一样。

    路西法听得很认真,似乎在咀嚼着我诉说的每一个字。

    “就是这样,提奥曼迪司大哥消失了,他说他去了一个混沌之境。他唯一的心愿,就是让我为他报仇。”

    路西法眼中一阵迷茫之色,叹息道:“兄弟啊!兄弟,你还是被加百列那个混蛋害死了。都是大哥不好,没能将你救下来。”

    我想起当初提奥曼迪司对路西法的感情,摇头道:“您别这么说,提奥曼迪司大哥在神界只有您一个朋友,他对您只有感激之情,当初如果他慢一步的话,您也一定会同样将他传送走。大哥虽然已经死了,但我一定会完成他最后的心愿,杀了加百列那个混蛋,并把紫嫣找回来。”

    路西法眼中冷光闪烁,似乎从回忆中清醒过来,冷声道:“你所说的那个紫嫣应该就是加百列口中的神王第二个女儿思菲雅了。这就是他们神界准备在神、冥二界新人比试中派出的秘密武器吧。真亏神王想得出来,竟然把自己的女儿派到下界来凝聚能量。小子,你叫雷翔,是吧?”

    我点了点头,急切的问道:“路西法大人,您有没有办法帮我把紫嫣救回来?”

    路西法摇了摇头,道:“我现在是冥界中人,不能直接和神界起冲突,这一切必须要靠你自己,我只能在一些方面帮帮你而已。刚才,我已经把你的体质完全改变了,现在的你再修练起来就会容易得多。提奥曼迪司兄弟的狂神诀你本来刚刚进入第九层的境界,但我刚才帮你打通了几处经脉,帮你提升到了第十层,但是,这并不是靠你自己能力突破的,你必须要多加巩固。同时,你现在不能再继续向上修练狂神诀了。据我所知,狂神诀修练到第七层以上必须要依靠头盔来压制飙升的狂念,否则的话,你必然变成疯子。我在检查你身体的时候发现,你在修练狂神诀的时候,还同时修练了我的天魔诀,也许是天意吧,暗黑魔力帮你压制住了狂念,但是,你现在的暗黑魔力只能支撑到第十层狂神诀。狂神铠甲的头盔呢,这么关键的东西你为什么没有?”

    我被他的话吓了一跳,他说的确实是事实,随着狂神斗气的进步,我发狂的迹象就越来越明显:“头盔在大哥传承给我的时候就没有。他说在他降入人界之时丢失在另一片大陆上了,他走的时候还提醒过我,让我尽快找回来。”

    路西法恍然道:“原来是这样,那你现在首要的任务就是先找到狂神铠甲中的头盔,使铠甲变成整套。狂神铠甲是父神亲手所制,其中蕴涵的能量之大连我都无法想像,缺了灵魂的狂神铠甲根本都无法发挥出威力,在你得到狂神铠甲全套之后,我有办法让你升入冥界。到那时,你就可以专心致志的修练,等到你完全融合了狂神的传承之后,才有可能去报仇。”

    ;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狂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