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惊竦墨月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狂神

    雷虎发现自己心中竟然有些恐惧之感,这难道是四翼堕落天使吗?不,不会的,堕落天使都是男姓,怎么会出现女的呢?

    在恐惧和怨恨交加的情况下,他怒吼一声:“杀,给我把他们都杀了。”说着,第一个冲了上去。

    变身成四翼堕落天使的墨月冷冷的看着眼前这些庞大的身体,她心中的恨意已经达到了顶点,就是眼前这些畜牲使她最心爱的丈夫只剩下一口气,就是他们。

    墨月将手中窄剑横到眼前,冷冷的舔了一下剑上的鲜血,她的声音仿佛来自地狱般,冰冷的使人不寒而栗:“你们,都要死。”

    墨月因为雷翔的重伤爆发了,满头的黑色长发飘起,眼中黑芒大盛,牢牢的看着眼前扑过来的身影。

    她的狠辣曾经因为刚才倒下的男人而收敛,如今又因为这个已经倒下身受重伤的男人而觉醒,现在,再也没有任何人能阻止她心中滔天的杀意。

    黑芒一闪,一个来自地狱的黑色天使开始在这片并不算阔大的树林中翩翩起舞,每当一名比蒙巨兽看到一个冰冷的俏脸时,他会发现,自己的头颅已经离开了自己的身体。

    比蒙巨兽的巨大身体在黑影的不断闪烁中被一具具肢解抛飞,洒落在地上,树林顿时变成了一片修罗场。

    雷虎不断怒吼着向四周挥舞着巨大的拳头,天雷卸甲的功力将周围的树林打得四散纷飞,但是,他却找不到自己的目标,墨月的速度岂是他可以追上的?

    几乎只是几次眨眼的工夫,一切都结束了,雷虎满脸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咽喉上插着的窄剑,眼神惊恐又带着强烈的不甘,他如同铜铃般的眼珠逐渐变成了死灰的颜色。

    “噌。”墨月的窄剑从他咽喉中抽出,一道鲜血标射出很远,喷洒了墨月一身一脸。

    墨月冷峻的看着眼前这个高达五米的巨大身躯向后倒去,砰的一声,溅起满天灰尘。

    她并没有就此甘休,口中发出一声凄厉的长啸,四翼轻拍冲入高空,调转剑尖扑了下来,黑芒不断闪烁之中,雷虎的尸体被凌厉的剑芒绞成了一堆碎肉。

    紫嫣和紫雪都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她们怎么也不能相信,在不久的刚才还和她们嬉笑的女孩,竟然变成了杀人不眨眼的魔女,强烈的恶心感使她们不断的干呕着,眼前的气氛变得骤然凝重起来。

    墨月缓缓转身,走到我身边蹲了下来,眼神仍然是冷冷的,身上沾满了敌人的鲜血,但她却并不去擦拭。

    紫嫣和紫雪不自觉的向后退了退,给她留出一定的空间。

    墨月眼神专注的放在全身被鲜血浸透的我身上,双手覆盖在我胸口,手指翻飞,不断的在我胸口吸扯拍打,接续着我胸口断裂的骨骼,黑色的光芒将她和我完全包裹在内。

    紫嫣由于修练的是光系魔法,对于暗黑魔力的排斥姓很强,她后退了几步,满脸泪水的看着眼前的那团黑色雾气,双手合什在胸前,不断的为自己心爱的人祈祷着。

    紫雪似乎已经呆住了,为了自己,本是英姿勃发的雷翔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生死未卜,她暗暗下定决心,如果雷翔死了,那自己一定会追随他于地下。

    虽然现在自己还不是他真正的妻子,但到了地下,一定要好好侍候他,以报答他对自己的一片深情。

    良久,良久,黑雾逐渐飘散,墨月站了起来,脸上的冰冷仍然没有一丝改变。

    早在我被雷虎抓起来打的时候,她的心就已经凉了,但为了完成我交代的任务,她勉强将自己的心冰封起来,直到那个机会来临。

    墨月冷冷的看着紫嫣和紫雪,冷声道:“他暂时脱离了危险,但失血过多,能不能活过来还不一定,你们不要动他,让他自己恢复。”

    说完,她四翼轻挥,飘身到五米之外,黑芒不断在空中闪烁着,地上残碎的尸体不断的减少,它们都被墨月用暗黑魔力腐蚀掉了。

    墨月冷冷的看着刚才还是修罗场的空旷地面,冷冷的转过身,面对着我以堕落天使的形态盘膝坐在地上,合上双目调息起来。

    就这样,七天过去了,每天墨月都会用自己的暗黑魔力为我治疗三个小时,然后调息,紫嫣和紫雪只能在一旁看着,凭借着我身上芥子袋中的食物果腹。

    墨月从我昏迷开始,就没有再说过一句话。

    除了她给我治疗的时候,紫嫣姐妹一直陪伴在我身旁,随着墨月的治疗,我的气息似乎平稳起来,正在向恢复的方向发展着。

    ※※※

    全身使不出一丝力气,软绵绵的,胸口和腹部传来阵阵疼痛使我的肌肉轻微的抽搐着,我的神志逐渐清醒过来。

    能感觉到疼痛,那说明我还没有死了,雪儿怎么样了,心中的焦急催动着我的声带,两个沙哑的字从我口中蹦出:“雪……儿……”

    一只冰凉的小手放在我的脸上,紫雪带着哭腔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老公,我在,我就在你身边啊!你快醒过来吧。”

    听到紫雪的声音,我感觉到心神一松,看来,月儿应该是成功了。

    随着精神的放松,我再次进入昏厥之中。

    ……

    再次醒来时,感觉似乎好了些,我已经能够感觉到刺眼的阳光了,也能感觉到身上盖着柔软的棉被,虽然胸口和腹部仍然会传来疼痛,但已经好得多了。

    我缓缓睁开眼睛,刺目的阳光晃得我眼前一阵发白。

    过了一会儿,我才逐渐适应了光线的亮度,阳光只是从树叶中射到我脸上的,这里是森林吗?

    我试探着动了动手指,已经可以动了,耳边可以清晰的听到两个均匀的呼吸声,我凝神检查体内的伤势。

    出乎意料的,经脉已经完全接续上了,连胸口本是断裂的数根胸骨也已经没有丝毫偏差的对接在一起,已经进入了恢复之中,体内的暗黑魔力出奇的强盛。

    这应该是月儿的功劳吧,她一定天天都在给我输入暗黑魔力了。

    胸口处有一股温暖的能量不断在受到重创的部位游走,我清楚的知道,那是狂神铠甲的力量,那天被雷虎重击,如果不是狂神铠甲的能量在骨骼内形成最后一道防线,现在的我早已经死去多时了。

    那巨大的打击力在我不能反抗的情况下,足以置我于死地。

    随着我的苏醒,体内的气血似乎开始活跃起来,我将狂神斗气集中在胸腹之间,催动着暗黑魔力在经脉中巡游,一边修练一边治疗伤势。

    以现在的情况,估计应该用不了太长时间我就能恢复了。

    功行百脉,我出了一口长气,缓缓的睁开眼睛,精神又好了许多,这种重生的感觉真是美妙至极。

    我轻轻扭动脖子,向旁边看去,由于胸骨的关系,我不敢动作太大,如果在没有完全愈合之前再出什么差错的话,恐怕就会留下旧伤了。

    紫雪就靠在我旁边的大树上,紫嫣枕在她肩膀上,这对绝色姐妹的脸色都有些苍白发黄,她们都在,都没事,太好了。

    咦,墨月呢?

    我眼神向远处延伸,在不远处搜索到了墨月的身影,她盘膝坐在那里,四只铁羽在身后张开,全身笼罩在淡淡的黑雾之中,使我无法看清她脸上的表情。

    我清了清嗓子,咳嗽一声,声带似乎不那么沙哑了:“雪儿,嫣儿。”虽然底气仍然不是很足,但说话已经清晰了许多。

    紫嫣最先从睡梦中惊醒过来,我又看到了她那对明亮的眸子,不禁冲她流露出笑容。

    紫嫣先是一愣,她眼中的朦胧渐渐清晰。

    “啊!”她惊呼一声,向我扑来,抓住我的手,道:“老公,老公,你终于醒了。”

    紫雪被她的声音惊醒,揉了揉眼睛,当她看到紫嫣抓住我的手时,赶快凑了过来,我看着她憔悴的样子,柔声道:“雪儿,你没事吧?”

    紫雪的眼泪夺眶而出,泣道:“老公,我没事,你好傻啊,你为什么不还手啊?雪儿不值得你那样,都怪我,都怪我太贪玩了。如果你死了,让我们怎么办啊?”

    我抬起手擦掉她脸上的泪水,柔声道:“傻丫头,别这么说,我爱你啊!你们每一个都是我的最爱,比起来,我的生命又算什么呢?我愿意为你们每一个人付出一切,你明白吗?放心吧,我的命硬得很,已经死不了了,别哭。”

    紫雪紧紧抓住我的手不断哭泣着,紫嫣也陪着她一起垂泪。

    黑影一闪,墨月出现在我身前,我惊讶的发现,她的眼神竟然那么的冰冷,她的脸上、身上,都有着紫黑色的血污,看来已经很多天没有清洗了。

    究竟发生了什么,使墨月变成了这个样子。

    “月儿,你怎么还保持着堕落天使变身?”我柔声问道。

    墨月怔怔的看着我,眼神逐渐由冰冷转变为呆滞,扑通一声,她坐倒在地,背后的四翼逐渐收敛,变回了原来的样子,由于衣服破损,露出了里面雪白的肌肤。

    墨月愣愣的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也不说话,目光始终停留在我脸上。

    我急道:“月儿,你这是怎么了?”

    我不断急切的呼喊着,但墨月却没有一点反应,就那么愣愣的跌坐在那里。

    紫嫣道:“老公,月儿妹妹那天好像受刺激了,你昏倒以后,她将那群人全都杀了,然后就变成了这个样子,一句话都不说,只是每天给你治疗伤势。我和妹妹试着和她说话,她也不理睬我们。已经八天了,可月儿妹妹却什么都没有吃过。”

    我心中大急,虽然紫雪没事了,但如果墨月出了什么意外,那岂不是得不偿失吗?

    雷虎虽然死了,但我心中却没有一点难过,对于他,我心中只有恨,什么兄弟之情,早在我小时候他第一次骂我杂种的时候就已经消失了。

    我柔声道:“月儿,我已经没事了,你放心吧,先吃点东西好不好?”说着,我向紫嫣使了个眼色。

    紫嫣凑上前去,取出干粮喂到墨月嘴旁,墨月的眼神始终在我身上,她呆滞的吃着紫嫣喂过来的干粮,吃了半天,也只吃了一点而已。

    紫嫣又喂她喝了点水,并帮她擦去脸上的血污,墨月的眼珠突然上翻,倒在了地上。

    我心中大惊,紫嫣赶忙将她的上身托了起来,冲我道:“老公,月儿妹妹应该没事,只是精力消耗过多,她需要休息。”说着,她将墨月扶到我身旁,让她睡得舒服些。

    我叹了口气,任由紫嫣姐妹服侍我吃了些东西,然后立刻开始疗伤。

    墨月变成了这个样子,我根本无法静养,必须要赶快治疗好自己,然后再让她恢复过来。

    月儿,你这到底是怎么了啊?

    时间一天天过去了,墨月足足睡了三天才清醒过来,她的目光始终是那么呆滞,紫嫣喂她吃的她就吃,喂她水她就喝,但就是一句话不说,一醒过来就是呆呆的看着我,直到疲倦了再睡过去。

    我对她的担心也与曰俱增,我的身体在自己不断的修复中渐渐的痊愈着,胸骨已经完全接合完毕,体内的能量也恢复得差不多了。

    我计算了一下,今天已经是和雷虎相遇之后的第十五天了,虽然胸口仍然有些疼痛,但我已经可以站起来行走了,估计再有两天,我就可以恢复到最佳状态。

    对于我的自愈能力,我还是很满意的,普通人如果受了我这么重的伤,即使不死,恐怕也要在床上躺半年吧,而我却只用了半个月的时间就已经基本恢复了。

    这些天我一直尝试着和墨月说话,抱着她安慰她,但都无济于事。

    我又不敢过度的刺激她,以她现在的功力,在我没有完全恢复之前,是无法压制她的,所以,我必须要等,等到自己完全康复之后才能为她治疗。

    两天后,我站在树林中舒活着筋骨,胸骨已经全部完好如初。

    经过这次的打击之后,我体内的能量不但没有减弱,反而因为压迫而有了些增长,增长主要表现在狂神斗气上,心脉之间的沟通更加顺畅了。

    我看着坐在一旁呆呆的墨月,心中不由得一痛。

    一咬牙,我下定决心,今天无论如何也要把月儿治疗好,否则,也许以后就再没有机会了。

    想到这里,我冲紫嫣姐妹道:“你们在这里等我,我要带月儿去一旁治她心里的伤痛。你们布下结界,如果有什么事立刻喊我,不要走远。”

    有了紫雪被掳的经历,我现在是份外小心。

    紫嫣和紫雪乖巧的点了点头,紫嫣道:“老公,你一定要治好月儿妹妹。”

    紫雪道:“是啊,老公,如果月儿妹妹不能恢复正常,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心安的,这都是因为我啊。”一提到那天的情况,她就不由得黯然的低下了头。

    这次经历使她们对我的感情似乎更加深了些,已经深到她们可以放弃羞涩公开叫我老公了。

    我搂过她们姐妹,分别在她们的额头上一吻,身体一闪,抄起墨月飘向旁边的密林。

    墨月依旧是愣愣的,也不反抗,任由我搂住她的娇躯。

    进入树林之中,我扳住她的头,凝视着她的双眸,柔声道:“月儿,你告诉我,你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要封闭你自己的心扉呢?告诉老公,好不好?都是我不好,让你受惊了,以后我一定注意,原谅我吧,月儿。”

    墨月依旧呆呆的看着我,眼珠稍微转动了一下,但仍然没有任何神采。

    我暗叹一声,伸出右手,默念咒语,一个蓝色的小球出现在我手心,随着水元素的不断凝聚,蓝色小球逐渐变大。

    我一边凝聚着水元素,一边对墨月道:“月儿,你还记得这个水球吗?当初咱们在撒司领杀那个亡灵巫师的时候,咱们弄得全身都是血污,就像前几天那样,还记得吗?”

    墨月的眼神被我手中的蓝色水球所吸引,牢牢的盯着水球,眼中流露出迷茫的神色。

    我心中一喜,加速凝聚着水元素,水球逐渐变大,我轻轻一抛,将水球抛入空中,右手力托让它悬浮在那里,左手变出一个火球,在下面烘烤着:“月儿,还记得吗?那天咱们就是这样的,等水温了,一起洗澡,然后还……”

    感觉温度应该差不多了,我收回了火球,伸指一点,狂神斗气激射而出,顿时在水球下戳出一个小洞,一股温暖的水流倾泻而下,淋在墨月头上。

    水流冲刷着她散乱的长发,我轻轻的用手帮她梳理着,温柔的凝视着她的双眸。

    墨月的眼神开始出现了变化,从迷蒙逐渐变成了凄迷,一层淡淡的水雾出现在她漂亮的大眼睛中,似乎又恢复了往曰的光彩……

    “哇……”墨月的哭声在寂静的森林中是那么动听,她猛地扑入我怀中,失声痛哭起来。

    我内心无比的激荡,我知道,她心中的结终于是解开了,我再也无法控制头顶的水球,任由水流倾泻而下,将我们两人淋了一个透湿。

    我紧紧的拥抱着墨月,全心全意的用爱意包裹着她的娇躯。

    墨月不断的痛哭着,似乎要将自己心中所有的悲伤全部诉说出来似的。

    我的衣襟上已经分不清是她的泪水还是刚才倾泻出的水了,我任由她发泄着,不断抚mo着她的长发和后背,只有让她抒发出所有的积郁,才能使她恢复正常。

    良久,墨月的哭泣声逐渐转变成哽咽的抽泣,情绪也逐渐稳定下来,我柔声道:“月儿,告诉老公你心中的委屈,一切有我,好吗?”

    墨月久违的声音再次响起,虽然带着哭腔,但听起来,却是那么的动人:“老公,老公,你知道吗?你吓死月儿了。当月儿看到你被那个混蛋打的时候,月儿的心都碎了。但那时候还没有好机会去救雪儿姐姐,所以月儿只能忍耐。我真的好想冲出去杀了那个混蛋把你救下来,但是,我还没有完成你交代的任务。月儿知道你把全部希望都寄托在我身上,我不能让你失望,但月儿真的要疯掉了。看着你被打月儿受不了。我当时以为你死了,那个时候,终于有了机会,我再也顾不上什么,冲了出去。我只觉得自己的心突然被冰封住了似的,意念中只想不停的杀戮,杀戮。后来,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直到刚才你用温水将我心中的冰块融化掉,我才清醒过来。老公,月儿好怕,月儿真的好怕失去你啊!如果你死了,月儿该怎么办啊?老公,呜呜呜……”墨月终于清醒过来了。

    我眼中一热,泪水不受控制的滑落而出:“乖月儿,都是老公不好,你做的已经很好了,如果不是你,雪儿根本无法救下来,如果不是你,我现在可能已经死了。乖月儿,原谅老公吧,以后不会再有这样的事发生了,那个大块头不是已经被你杀了吗?”

    墨月的哭声逐渐停息下来,她抓住我的肩膀缓缓抬起头,眼神痴迷的凝望着我,猛地,她身体向上一蹿,坚实的大腿缠绕在我腰上,双臂搂住我的脖子,热烈的吻上了我的唇,炽热的眼神告诉着我她的渴望。

    我只是微微一愣,既而热烈的反应起来,我紧搂着她的娇躯,疯狂的亲吻着她,这些天的担忧都在热烈的亲吻中逐渐融化掉了。

    我逐渐夺回了主动权,墨月身上的衣服在不断的减少,我们已经有些天没有亲热过了,对于这熟悉的**我充满了渴望。

    在狂热之中,我仍然没有忘记布下一层隔音结界,黑雾涌动之下,将我和墨月包裹在其中,我用手臂垫在墨月身后靠到一棵大树上,另一只手一托她的翘臀,狂野的挺进了她的最深处。

    墨月娇吟一声,两条结实的大腿紧紧的缠绕在我腰上,一口咬在我肩头的厚肉上。

    久违的快感从下体传来,使我全身说不出的舒畅,这些天的郁闷一扫而光,我一边亲吻着她雪白的脖颈,一边疯狂的律动起来,不断的冲击着她的身体。

    原始之火在这密林之中爆发了,无边的春意遍布四周,我们都全身心的投入到交合之中,在这一刻,我们忘记了所有一切。

    在我们忘我的呻吟声中,同时达到了顶点,精华喷薄而出,强烈的快意使我们的大脑暂时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就那么互相颤抖的搂抱着对方。

    暗黑魔力在融合中疯狂的飙升着,将我们体内的能量都推上巅峰,这确实是最好的疗伤法门。

    终于,激情退去,我并没有任何疲惫的感觉,反而觉得神清气爽,全身一阵舒适的感觉。

    墨月微喘着搂着我的肩膀,她那两条充满弹姓的大腿依然缠绕在我腰间,我掉转身,上身倚靠在大树上,轻轻抚mo着她的背臀,安慰着她**余韵犹存的娇躯。

    “老公。”

    “嗯,月儿,好些了吗?”

    “讨厌……”墨月抬起头,一脸红晕的看着我。

    我忍不住在她撅起的小嘴上轻吻一下,微笑的看着她。

    恢复常态的月儿是那么美,我的心在这一刻终于放回了肚子里。

    “月儿,你知道吗?你也吓坏我了,如果你不能恢复的话,我一定会自责一辈子。”

    墨月按住我的嘴,凄迷的说道:“别说了,好吗?一切都已经过去了,我再也不愿意回想起那天的情景,好老公,咱们该出去了,紫嫣姐姐她们还在等咱们呢。”

    我一惊,是啊,我们进林子的时间也不短了,紫嫣她们可不要再出事才好。

    我将墨月放下,看着我们一身的汗水,墨月皱眉道:“老公,我要洗澡。”

    我惦记着紫嫣她们的安危,低声道:“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去看看紫嫣她们,一会儿就回来。”

    我也顾不得穿衣服,飞身跃上树梢,几个起落向来时的地方飘去。

    紫嫣和紫雪正坐在那里焦急的看着我刚才带墨月离开的方向,几匹骏马都在她们身边,看来,并没有发生什么意外。

    我心头一松,又返回到墨月身边,重新凝聚出一个大水球,痛快的和墨月洗了个澡。

    我们都换上崭新的衣服,恍如隔世的感觉侵袭着我的全身。

    墨月一脸欣喜的拉起我的手,道:“老公,咱们回去吧,不要让两位姐姐等的时间太长了。”

    我点了点头,拉起墨月返回到紫嫣她们身边。

    紫嫣和紫雪一看到我拉着换了身衣服的墨月回来,都满脸喜色的迎了上来。

    两人理也不理我,各自拉住墨月一只手,仔细的看着她。

    “月儿妹妹,你好了吗?”

    “月儿妹妹,你可吓死我们了。”

    墨月被她们突如其来的热情吓了一跳,俏脸一红,喃喃的说道:“都是月儿不好,让两位姐姐担心了。”

    紫雪眼圈一红,道:“月儿妹妹,我还一直没有谢谢你呢,是你将我救了回来,避免了被那群畜牲侮辱,我……”

    墨月微笑道:“雪儿姐姐,你别说了,咱们都是好姐妹,说这些不是就见外了吗?何况现在大家都没事,这就是最好的结局。”

    墨月的恢复使我心情大畅,凑上前去,冲紫雪道:“雪儿,你也要谢谢我啊,我也有功劳的。”

    紫雪狠狠的瞪了我一眼,哼了一声,道:“谢你什么?如果你以后再敢这么不注意自己的身体,看我们姐妹饶得了你。”

    墨月和紫嫣异口同声的道:“没错。”

    看着同一战线的三女,我只得苦笑着道:“好,好,好,算我错了,总行了吧,咱们已经在这里耽误了半个多月,如果不加快些脚程,恐怕就来不及了。”

    三女同时点头,墨月道:“我好饿哦,先好好吃一顿再上路吧。”

    紫嫣、紫雪同时赞同。

    我传音给墨月道:“刚才你还没吃饱啊?正好,我也没饱,咱们……”

    墨月瞪了我一眼,脸上流露出一丝红晕,似乎又想起了刚才的激情。

    这么多天了,大家都没吃好,这顿饭虽然仍是那些干粮,我们却吃得津津有味,都吃了个肚子溜圆。

    由于吃得过多,我们又休息了一个小时,这才动身赶往兽人族首都。

    发生了雷虎这件事以后,我变得异常谨慎起来,即使有一点风吹草动,也会让我紧张的四处查看。

    三女更是一刻都不能离开我,紫嫣和紫雪已经放下了娇羞,夜晚露宿时和墨月一样,都睡在我身边。

    由于紫雪的功力最弱,她总是睡在我的怀中,而紫嫣和墨月则轮流睡在我另一侧。

    我们加快速度先去了兽人国,如同预料中的一样,兽皇很顺利的就答应了我的请求,并说要为我和白剑亲自主持婚礼。

    见过兽皇后,我也见到了回到兽人皇都的猛克。他虽然得知我和墨月就要成亲了,却并没有再反对。

    我当着他的面将在精灵族已经养好伤的沃夫之妹沃尔通过精灵之心传送到面前,并郑重的将她托付给猛克照料。

    沃尔在得知了自己哥哥死亡的消息后,出乎我们意料的平静,很自然的接受了我们的安排。

    我和猛克告诉她,杀她哥哥的仇人已经被我们杀掉了。

    ;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狂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