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倾心白剑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狂神

    我搂着紫雪走入房内,道:“我已经把媒人请来了。月儿,你把天云说的告诉她们了吗?”

    墨月道:“我刚才已经说过了,两位姐姐都没什么意见,你刚才进宫还顺利吧?”

    我苦笑道:“还行吧,不过,倒是认了个舅舅。”

    紫嫣一愣,但她脑筋灵活,很快就想到我指的是谁了,脸上流露出恍然的神色,道:“你说的是陛下啊,这下好了。父亲也同意了吧?”

    我微笑道:“当然了,有天云老祖宗出马还有失败的吗?他们留在皇宫用饭,我一个人跑回来了。主要是惦记着母亲做的美味佳肴,还有,就是想你们了。”

    紫嫣和紫雪听了我的话,脸都红了起来,但她们漂亮的大眼睛却流露出深深的情意。

    紫嫣道:“你还真本事,居然找来了圣龙骑士团团长说媒。”

    这次见到紫嫣,我感觉好像又不一样了似的,她身上神光内敛,举手投足之间都带着一股淡淡的神圣气息,和我走之前相比,她身上的气息更为内敛,偶尔在无意中能流露出一丝宝光。

    这种感觉让我非常不安。我走上前拉住紫嫣的小手,将她拥入怀中,紧紧的抱住她。

    将紫嫣拥入怀中的感觉是那么美妙,那么动人,那如兰的气息,那玲珑的娇躯,顿时让我整个人都陶醉了。

    紫嫣大羞:“阿翔,你这是干什么?快放开我,妹妹和月儿妹妹都看着呢。”

    我搂住她不放,只有这样将她拥入怀中才能使我心中的不安消失。

    在我的拥抱之下,我清楚的感觉到紫嫣身上的神圣气息淡了下去,她俏脸上带着红晕顺从的将头贴在我胸口处,合着双眸静静的不再吭声。

    紫雪撅嘴道:“我不依啊,阿翔,你偏心。”

    我微笑道:“傻丫头,我怎么会偏心呢,快来,我也抱抱你。”说着,我腾出左臂向紫雪展开了另一侧的胸膛。

    紫雪如小鸟依人般投入我的怀抱,我左拥右抱之下,心中涌起浓浓的暖意。

    我抬眼看向墨月,她倚门而立,脸上挂着笑容,没有任何不快的神色。

    “月儿,你不过来吗?”

    墨月嘻嘻一笑,道:“平时就我和你在一起的时间最长,现在就让给两位姐姐吧。我去看看伯母的午饭准备得如何了。好久没有进厨房了,当初和剑儿姐姐学的那几手都忘了。”说完,蹦蹦跳跳的跑了出去。

    我冲紫嫣道:“这回天云老祖宗来,他的光系魔法在大陆上绝对是最强的,到时候让他帮你看看,能不能把你体内那股讨厌的能量消灭掉。”

    紫嫣脸上一喜,道:“好啊,那太好了。如果没有那股讨厌的能量……啊!”她自知失言,赶快捂住自己的小嘴。

    我嘿嘿笑道:“这么想和你老公我亲热啊,来,先让我亲亲。”说着,我向她的粉颈凑了过去。

    紫嫣惊呼一声,从我的怀中逃出,跑到一旁。

    我哈哈笑道:“都老夫老妻了还害羞啊!”

    说着,抱紧也要挣脱的紫雪,在她的俏脸上大力亲了一口,这才放她出去,因为我听到母亲的脚步声已经传了过来。

    开饭了。我坐在母亲身边,看着四个可人儿,心中感觉到无比的幸福,这就是我追求的生活啊。

    “嫣儿,雪儿,我过几天恐怕还要走。”

    一听到我要离开,紫嫣和紫雪的脸色顿时变了。

    紫雪撅起小嘴,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你……你说话不算数,你不是说再也不离开我们了吗?”

    看她伤感的样子,我心中一痛,道:“乖雪儿,我也不想离开你们啊,可是我必须要回一趟兽人国,请兽皇为我主持婚礼,同时也要去一趟魔族,我保证,这绝对是最后一回。”

    紫嫣点头道:“这确实应该去。不过,我们要跟你一起走。你不要拒绝,我已经下定决心了,反正又不会有什么危险,而且以我和妹妹的功力,自保还是没问题的。我们一定要去。”

    我苦笑道:“嫣儿,你就别难为我了,这一路颠簸,会很辛苦的。”

    紫雪坚定的说道:“不怕。我和姐姐都不怕苦,我们就要去,你要是不带上我们,我们就自己去兽人国,哼!”

    拿她们真是没办法,其实,我又何尝想离开她们呢?

    母亲说话了,她微笑道:“翔儿,你就带她们去吧。你可不知道,你走了以后,这俩丫头啊,天天都在念叨你怎么还不回来。你要不带上她们,母亲可要受不了了。”

    紫嫣和紫雪顿时满脸羞红:“伯母……”

    母亲笑道:“我说错了吗?你们感情深是好事,我也替你们高兴,就一起去吧,剑儿也去,省得你们老是想他站在门口等。”

    我心中一阵感动,四女对我的深情厚意让我对她们更加割舍不下了。

    墨月道:“是啊,你就带几位姐姐一起去吧,我负责保护几位姐姐好了,嘻嘻。”

    我无奈的说道:“那好吧,不过,你们路上可一定要听我的哦。”

    白剑突然道:“雷翔,你们去吧,我就不去了,到时候,你帮我告诉父亲一下就行了。”

    我一愣,目光投到她脸上,只见她脸色淡然,看不出任何异样。

    墨月急道:“剑儿姐姐,你为什么不去啊?咱们四姐妹一起上路多有趣啊。”

    白剑微微一笑,道:“不了,我不去了,母亲一个人留在这里我怎么能放心呢!你们去吧,我留在这里陪母亲。”

    原来她想到的是母亲,其余三女不由得同时低下了头,脸上一片惭愧之色,连我也感觉到有些别扭。

    确实,我陪母亲的时间太少了。同时,我对白剑的认识更深了一层,她确实值得我爱啊。

    母亲看了看身旁的白剑,道:“剑儿,你也去吧,母亲一个人能照顾自己。”

    白剑道:“不了,母亲,我还是留下陪您吧。我功力不高,即使去了也会拖大家后腿的,您一个人在这里我怎么能放心呢?”

    我站起来,走到白剑身前,诚恳的向她鞠了一躬,道:“谢谢你,剑儿姐姐,你比我这个亲儿子做得要好得多了。”

    白剑的俏脸顿时红了起来,低着头,道:“你……你这是干什么?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

    母亲微笑道:“剑儿啊,你受他一礼是应该的。翔儿,如果你以后不好好对剑儿,看我饶得了你。”

    我保证道:“母亲,您放心,我一定不会的。剑儿姐姐,那家里就拜托你了。到时候我会和天云商量好,咱们直接在斯特鲁要塞见面,然后正式举行婚礼,我一定会把未来的岳父大人请到场。”

    白剑轻轻点头,低声道:“你放心走吧,我一定会照顾好母亲的。”

    墨月三女也同时站了起来,和我一样,同时向白剑鞠躬。

    紫嫣道:“剑儿姐姐,谢谢你。”

    白剑顿时慌了手脚,站起来道:“别,你们可别这样,咱们分工不同,你们也会照顾好雷翔的,不是吗?”

    虽然我对白剑并没有像三女那般深厚的感情,但她对我的付出却丝毫不逊色于墨月她们,我感觉到自己肩上的责任更加沉重,这个情,也只能等以后再慢慢还了。

    一顿丰盛的午餐就在这有些异样的气氛下结束了。也许是为了给我们制造些相处的空间,母亲回自己房间去睡午觉了,大厅内就剩下我和四女。

    我看着四女,一时间倒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墨月凑到白剑身旁,传音说着什么,紫嫣和紫雪低着头,似乎在想事情。

    白剑的俏脸在墨月神秘的话语下逐渐红了起来,偶尔会向我投来惊鸿一瞥,眼神中带着三分幽怨七分深情,看得我心头不禁有些颤动。

    墨月又从白剑身旁跑到紫嫣姐妹中间,同样用传音的方法和她们交流着。

    有什么事不能让我听见呢?我愣愣的看着她们。

    紫嫣和紫雪不断的点着头,眼神不断飘洒在我和白剑身上。

    似乎是商量好了什么,墨月又跑回白剑身旁,推着她走到我身旁,嘻嘻一笑,道:“剑儿姐姐,我已经和两位姐姐商量好了。我们决定,在离开之前的这几天,将雷翔让给你。嘻嘻,我要和两位姐姐去公爵府玩玩,就把雷翔交给你了哦。”

    白剑大羞,娇羞中又带着些甜意。

    墨月她们想得真是周到,确实,我应该多陪陪剑儿姐姐,四女之中,和她在一起的时间是最短的。所以,我并没有出言反对,只是把目光停留在白剑身上。

    墨月拉着紫嫣和紫雪跑了出去,临走时丢下一句:“我们晚上回来吃饭。”

    大门的关闭声响起,她们已经离开了。

    有墨月在,我根本不用担心她们会有什么危险,她的功力即使是龙骑将也未必能比得上。

    房间内就剩下我和白剑了,她依然是红着脸,垂头站在那里,一双柔嫩的小手不断把玩着自己的衣襟。

    我酝酿了半天,才站起来,走到她身旁,低声道:“剑儿姐姐,到我房间里坐会儿吧。”

    白剑娇躯一颤,抬起头看了我一眼,俏脸更红了,喃喃的说道:“不……不好。”

    难道她是误会我要干什么吗?她就快要成为我的妻子了,我怎么会急于一时呢?

    我柔声道:“剑儿姐姐,我只是想和你说说话,没什么别的意思。”

    白剑的头已经快贴到胸口了,她微微摇头,轻声道:“不,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怕让她们看到不好。”

    原来她只是害羞啊。

    看着她娇羞的样子,我心中怜意大起,轻轻的将她拥入怀中:“怕什么,她们不是说晚上才回来吗?而且,你就要成为我的妻子了,一块聊天有什么,走吧。”

    白剑伏在我怀中,似乎没有力气似的,主动将身体贴住我,不再反对。

    我拥着她的娇躯走回自己的房间,抱着她坐到椅子上,白剑将俏脸埋在我肩头处,全身软绵绵的,我的大腿成了她最舒服的椅子。

    抱着她柔软的娇躯,我感觉非常舒服,她裙下藏着的大尾巴绒乎乎的,即使隔着层衣服,我仍然能够感觉到它的温暖。

    我轻轻抚mo着白剑的长发,轻唤道:“剑儿姐姐。”

    “嗯。”

    “我走的这些天,你想我了吗?”

    白剑身体一颤,良久:“嗯。”

    我心头一热,不自觉的在她的侧脸上轻轻吻了一下,白剑并没有任何反抗,只是双手搂上我的脖子。

    我贴上她冰凉的俏脸,不再说话,默默的感受着她内心深处的温柔。

    半晌,白剑轻轻一叹,坐直身体,我抬起头,凝视着她的美眸。

    白剑脸上的红晕淡了一些,她似乎酝酿了许久似的,轻声道:“雷翔,你能答应我一件事吗?”

    我点头道:“你说吧,只要是你的要求我无不应允。”

    白剑淡然道:“其实我很清楚,你之所以决定娶我,有很大一部份原因是因为母亲。你不要反驳,也许,我比你自己更清楚你的心。尽管我知道你并不爱我,但我却不后悔,能嫁给一个我爱的人,即使是只能偶尔看看你的背影,我已经很满足了。”

    她美眸微红,看得我心中一痛:“雷翔,我知道,在你的心里,我远远比不上她们,但是,我希望你能把对我称呼中的那姐姐两字抹去,好吗?就算是满足我的虚荣心也好。”

    我愣住了,我呆住了,我万万没有想到,白剑的要求竟然是如此简单,又如此……

    我真挚的点了点头,轻声唤道:“剑儿。”

    两滴晶莹的泪珠从白剑眼中滑落:“阿翔。”

    我凝视着她,双臂微微用力,将她搂向我的身体,逐渐向她靠近,当我和白剑发烫的脸庞接近之时,我停了下来,她的呼吸有些急促,饱满的胸脯微微起伏着。

    “剑儿,给我点时间,好吗?我一定会像对月儿她们好好待你。能得到你的青睐,是我雷翔的福气。我相信,在没有任何顾虑的情况下,我一定会很快就爱上你的。除非是傻子,否则谁能忽视你这个绝色美女呢?”

    我寻到她的唇瓣,轻轻的吻了下去。

    白剑向后微微一躲,但她身后环绕着我的手臂,又怎么躲得开呢?

    我碰触到她唇间的柔软,忍不住深深的吻了下去。

    白剑的身体一软,合上双目,俏脸红彤彤的,样子极为诱人。

    我没有停止进攻,深吻逐渐用力,吞噬着她的柔软,她的身体仿佛融化了似的,双手环绕在我脖颈上,轻微的反应着。

    香甜的美味使我无法放弃,身心逐渐投入到这甜美之中,不断的吸吮探索着。

    在这一刻,我已经忘记了一切,天地之广,但我却只能看到眼前的美景,我的心已经深深陶醉在白剑的温柔之中。

    良久,唇分。白剑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不知道是因为刚才的窒息还是娇羞,她的俏脸又红了起来。

    我抱起她的身体,向床铺走去。

    白剑并没有反抗,星眸微闭,轻咬着自己的下唇。

    我小心的将她放在床上,拉过被子为她盖上,自己也钻进了被窝,将她滚烫的身体搂入怀中,我能清晰的感觉到,她的身体在微微的颤栗。

    我轻声道:“剑儿,你累了吧,好好睡一觉吧,我抱着你,一直会在你身边,直到你醒过来,好吗?”

    白剑睁开眼睛,迷蒙的看着我,眼神中似乎带着一丝淡淡的失望。

    我轻吻她的额头,微笑道:“傻丫头,你难道不清楚自己的诱惑力有多大吗?但我现在还不能,我要等到正式娶你进门之后,再……”

    白剑嘤咛一声,扎入我的怀中,看来,我说的话太过露骨了,使她有些受不了。

    我拥抱着她的娇躯,轻轻的抚mo着她柔软的背臀,在满足之中,渐渐进入了梦乡。

    ※※※

    回到首都的第三天,一大早,我就被墨月叫了起来,最近这几天晚上我睡得都不好,主要是因为孤枕难眠。

    一直以来,我每天晚上都是拥抱着墨月的娇躯入睡,我早已经习惯了那种动人的感觉,尤其是最近,我和墨月心中的阴影已经解开,我更是可以……

    骤然变回自己一个人,我还真是很不适应。

    我也想偷入墨月房中和她缠mian一番,但自从那天她和紫嫣姐妹商量过以后,这几天一直躲着我,真的将我全部让给了白剑。

    我和白剑在这几天几乎形影不离,白剑对我比以前亲近了许多,也去掉了很多顾虑,但我当然不能晚上去偷袭她。

    白剑比紫雪更加柔顺,对我几乎是百依百顺,这三天,我过的几乎是神仙般的生活,如果只有我和她在,甚至连吃饭都不用动手。

    白剑对我的照顾是无微不至的,我现在真的很庆幸当初答应了母亲,对于娶白剑为妻这件事没有了任何后悔和别扭的感觉,我发现,自己已经越来越离不开她了。

    我们单独相处的时候,她几乎很少说话,不论我对她有任何侵犯,她都甘之如饴的应承着我。

    她的顺从让我更加怜惜,除了拥抱、接吻以外,并没有过度的侵犯她。

    紫嫣和紫雪自从那天走了以后就再没有出现,我心中也很惦记她们,但眼看就又要离开几个月了,我还是决定多陪陪母亲和白剑。

    三天之中,我足不出户,每天要做的,就是陪母亲聊聊天,和白剑谈谈情。

    “阿翔,洗脸吧,早饭我已经准备好了,母亲也起了。”白剑端着一盆洗脸水走进我的房间,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

    我皱眉道:“剑儿,不是和你说过吗?这些让我自己来就好了,不用你做的。”

    白剑微微一笑,并没有说什么。

    我捧起脸盆中的温水,快速的洗着,我的心和水同样的温暖。

    一块干爽的毛巾出现在我面前,我接了过来,将脸上的水珠擦掉,白剑站在我身旁,目光始终没有离开过我的身体。

    我轻叹道:“剑儿,你为什么对我那么好?”

    白剑愣了一下,低下头道:“我……我就是喜欢侍候你,不论为你做什么,只要是为了你,我都会开心。”

    我的心颤动了,浓浓的深情从心底涌出,我将她拥入怀中,低声道:“剑儿,知道吗?我已经爱上你了。”

    白剑全身一颤,失声道:“你……你说什么?”

    我捧起她的俏脸,柔声道:“我是说,我爱你。没有任何原因,不是因为你侍候我,也不是因为母亲,我现在可以发自内心的告诉你,我——爱——你——”

    白剑的泪水如断了线的珠串般不断的流淌着,她的声音有些哽咽,但却充满了感情:“阿翔,我,我也爱你。其实,我早就想和你说了,但是,我怕,我怕,我真的好怕。我怕因为我说出来而让你为难,让你更加远离我。阿翔,我也好爱你。”

    我的眼睛也红了起来,紧紧的搂着她,痛吻她的红唇,微咸的泪水流入我们的唇间,但我此时的心,却感到那么的舒畅。

    我温柔的擦干她脸上的泪水,低声道:“虽然我现在还不能说爱你有多么多么的深,但我却知道自己的心已经将你容纳进去,你明白吗?走吧,咱们该出去吃早点了。”

    “砰,砰,砰!”敲门声传来。这是谁啊,一大早的,啊!难道是紫嫣她们来了。

    我拥着白剑不让她躲开,走出了房间。

    墨月已经跑了出去,顺着石子小路来到大门处,问道:“谁啊?”

    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是我。”声音听上去有些熟悉,但又想不起是谁。

    墨月回头看向我,我冲她微微点头。

    墨月拿下门闩,将大门打开。

    当她看到门外的客人时,愣了一下,而我,却呆住了。

    站在大门前的,赫然是当今龙神帝国的国王紫炎,他身旁陪同的是帝国三大元帅之一的龙骑将蓝迪司和公爵紫风。同来的,还有天云和厉风。

    墨月除了天云和厉风外,只见过紫风一人,有些发愣的看着他们。

    我赶忙走过去,施礼道:“陛下,您怎么来了?”

    紫炎的神情有些激动,道:“我妹妹在这里,我怎么能不来呢?雷翔,你母亲呢?”

    “母亲在房中,您快请进。”

    紫炎微微点头,走进院子,回头看了紫风一眼,道:“这个院子布置得不错,我记得云妹小时候最喜欢这种幽雅的环境。”

    紫风老脸一红,并没有说什么,他们顺着石子路一直向木屋走去。

    墨月凑到我身边,低声问道:“老公,他就是龙神的国王吗?”

    我点了点头,道:“走,咱们也过去。”不知道母亲见到紫炎会有什么反应。

    母亲的声音从房间内传出:“翔儿,是谁来了?是不是紫嫣她们啊?”

    紫炎停住身形,愣愣的注视着木屋,声音颤抖的说道:“云妹,是我。”

    声音消失了,轻微的脚步声响起,脸色苍白的母亲出现在木屋门内。

    她不可思议的看着分别二十几年的兄长,泪水已经不知不觉的流了下来。

    紫炎快步上前,抓住母亲的手臂,颤声道:“云妹,真的是你,真的是你啊!”

    母亲低下头,哽咽道:“大哥。”他们就这样站着,良久说不出话来。

    蓝迪司上前一步,道:“陛下,还是先进去再说吧。”

    紫炎惊醒过来,点了点头,众人一起走进了木屋。

    母亲幽怨的看了紫风一眼,似乎在责怪他透露了自己的行踪。

    紫风向母亲做出一个无奈的手势,紫炎道:“云妹,你别怪他,是我逼他告诉我的。云妹,这些年你过得好吗?不,你怎么会过得好呢!都是大哥不好,当初,我真不应该同意让你和父亲一起出征。”

    母亲泣道:“大哥,你别说了,这不怪你,只能怨我自己命苦。我回来以后之所以不想见你,是因为我已经是一个不洁之人,我已经不配再做皇族了。我怎么……”

    紫炎打断母亲的话,怒道:“谁敢说你是不洁之人,我砍了他。云妹,你受苦了。”

    我拉着白剑和墨月出了房间,这里,还是留给他们叙旧吧。

    天云和厉风也跟着走了出来,天云冲我道:“雷翔,婚礼的事我们已经商量好了,一切由陛下安排,三个月之后,正式在斯特鲁要塞举行,你是不是也应该去通知魔皇和兽皇了?”

    我点了点头,道:“这几天我就出发。”

    虽然白剑早已知道我要离开,但她的神色还是黯然下来。

    我当然注意到了她神色的变化,安慰道:“放心吧,我一定会尽快赶回斯特鲁要塞的。”由于刚才的表白,我和白剑的关系更进了一层。

    天云微笑道:“你就踏实的走吧,这边有我,过些时曰,我会直接带令堂和你的几位娇妻去要塞的。”

    我点头道:“到时候您只要带母亲和剑儿过去就行了,墨月和紫嫣她们会和我走。”

    天云愣了一下,摇了摇头,道:“你们还真是一刻都不舍得分离啊!好吧。”

    我脸一红,刚想说些什么,敲门声又传入耳中。

    今天是什么曰子啊!怎么一大早来了这么多人?

    我走过去打开大门,这回却是紫嫣和紫雪了。

    一看到我,紫雪就笑着凑了上来,低声问道:“这几天和剑儿姐姐相处得怎么样啊?”

    我脸一红,道:“先进去再说吧。”

    我带着她们走进院子,天云正好向我们的方向看来,他突然呆住了,愣在那里。

    我顺着他的眼神看去,他目光的尽头正是紫嫣。

    紫嫣被他看得有些不自在,躲到我身后。

    天云这才将目光收回,眉头紧锁,在想着什么。

    我带着紫嫣姐妹上前,介绍道:“嫣儿、雪儿,这位就是帝国的支柱,有光之守护神之称的圣龙骑士团团长天云老祖宗,你们别看他年轻,其实他已经二百多岁了。这位是副团长,有灭风战神之称的厉风老祖宗。两位老祖宗,她们就是紫嫣和紫雪了。”

    厉风哈哈笑道:“你小子,别老祖宗长,老祖宗短的,我们本身就够老的了,让你这么一叫,还不死得更快吗?”

    我微笑道:“怎么会呢?您老精神矍铄,一看就是长寿之相。”

    紫嫣和紫雪赶忙上前见礼,天云的表情始终很严肃,只是微微点了下头。

    厉风倒是很热情,一个劲的说我好福气。

    我想起紫嫣的事,冲天云道:“有件事还要麻烦您,不知道为什么,紫嫣体内总有一股莫名的强大力量,似乎是属于光系的,那股力量很强,使我根本无法亲近,您能不能帮她看看?”

    天云抬头看了我一眼,道:“雷翔,你跟我过来,我有话对你说。”

    我一愣,但还是跟着他走到一旁。

    天云传音道:“雷翔,刚才紫嫣一进来,我就看出了她的不对。她是不是和你一样,也受到过神的传承?”

    我一愣,道:“我不太清楚,反正我们认识的时候她身体里就有那种神秘的力量了。我把她叫过来问问。”

    我叫过紫嫣,把刚才天云的问题重复了一遍。

    紫嫣想了想,摇头道:“没有啊。我一生下来似乎就有这种能量,表现最强的时候就是我修练光系魔法时,似乎比别人要轻松得多。虽然力量提升得也不快,但老师说,我的光系魔法比他的似乎多了些什么。”

    天云点了点头,凝重的说道:“紫嫣姑娘,你身上散发出的神圣气息非常强烈,这种情况我只见过两个,一个就是我的老师光神身上发出的,另一个就是雷翔在使用狂神铠甲的时候,而你身上的神圣气息异常浓厚,而且完全内敛,似乎被什么力量封印着似的。这种情况应该不会发生在人类身上,只有天神才有可能有这么强的神圣气息。”

    听他这么说,我不禁有些焦急:“天云老祖宗,那你赶快帮嫣儿看看,这股能量会不会影响到她以后?”

    天云摇了摇头,道:“这个我也不清楚,我先帮她看看吧。紫嫣姑娘,请你把右手递给我。”

    ;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狂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