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离开龙谷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狂神

    我挠了挠头,道:“到时候再说吧。对了,老金,我有两件事想问问你,这两件事我一直闷在心里,如果不问清楚,心里怪难受的。”

    金格灿毕胤微笑道:“你问吧,只要不是问我和蓝儿的闺房秘事,我都告诉你。哎呦,蓝儿,你轻点,你想谋杀亲夫啊。”

    蓝儿扑上去揪住他的耳朵,脸红红的道:“你个老不羞,都这么大岁数了居然说出这种话,你不怕人家笑话吗?”

    金格灿毕胤连连求饶,现在的他,哪儿还有一点龙王的架子。

    我微笑道:“好了,大姐,你就别欺负龙王了,否则,他要是一生气,旧伤复发可就不好了吧。”

    说着,我向金格灿毕胤使了个眼色,他赶忙附和道:“对,对对,乖老婆,我胸口又有点疼了,你快给我揉揉。”

    蓝儿若信若疑的看着他,但还是把手放到龙王的胸口上轻轻的揉了起来,真是一对欢喜冤家啊。

    我看着一脸享受之色的金格灿毕胤道:“老金,我想问你的第一件事,就是为什么你会有两个名字,既叫金格灿毕胤,又叫金博,这是怎么回事?”

    这个问题那天我就想问,但一直都没有机会,眼看就要走了,我怎么也要为自己解除这个疑惑。

    金格灿毕胤道:“原来你就问这个啊,很简单,你忘记你当初和我打的时候第一次知道我的名字的感觉了吗?”

    我愣道:“没忘,第一次听到你这个名字,我就觉得又臭又长,还特别绕嘴。”

    金格灿毕胤白了我一眼,道:“什么又臭又长。不过,确实不太容易记,所以,我才取了个人类的名字,就叫金博了,也就是说,这两个名字一个是我本身的龙族名字,另一个是我自己起的人类名字。傻小子,你以为我们龙族和你们人类一样吗?我们的名字也是有特殊意义的,就不告诉你了,像蓝儿,她这个名字也是她自己起的,她也有龙族的名字,比我的还绕嘴呢,因为她的父母分别是地龙族和海龙族。明白了吧?”

    原来是这样,我恍然大悟道:“我明白了,还有一个问题,就是那天咱们决战之时,你现出本体,为什么只有三丈大小呢?连蓝儿大姐都有十几丈之长,你也太逊了吧?”

    金格灿毕胤白了我一眼,道:“逊你个头,你以为大就是好啊,想大还不容易,我完全变身可以长达二十丈,但那样太臃肿了,我最喜欢三丈的形态,既威武,又有形,而且战斗的时候非常灵活,所以自然就变成那样了。”

    我愣道:“你是说,你可以像盘宗大哥那样自由变换自己身体的大小?”

    金格灿毕胤点点头,道:“当然,你以为我这个龙王是白当的吗?原来你就问这么两个问题啊,我还以为你想向我讨教怎么……哎呦,我错了,我不说了,乖蓝儿,乖老婆,你轻点。”

    看着他们笑闹的样子,我不由得暗暗替蓝儿高兴,龙王金格灿毕胤对她的感情绝对是最真挚的,蓝儿大姐一定会幸福。

    我拉起墨月的小手,道:“不打搅你们夫妻了,该干什么干什么吧,我们要准备上路了。蓝儿大姐,老金,你们都要保重啊!”

    “等一下。”蓝儿从金格灿毕胤的怀中挣脱出来,走到我面前,脸上带着温柔的笑容,“雷翔,谢谢你,你是我这辈子最想感谢的人,当初你不但饶我姓命,还允许我跟随着你们,在你的帮助下,我终于和金博大哥在一起了。没有你,我也得不到今天的幸福。”

    说到这里,蓝儿的眼睛不禁红了起来,墨月上前拉住她的手,道:“蓝儿姐姐,你说这些干什么,我们都是朋友啊!”

    我点头道:“月儿说得对,咱们都是朋友,就不用说这么见外的话了,何况,你能和龙王老大结合全是你们自己的感情深厚,和我有什么关系。”我说话必须小心一些,不能把当初我们的事说漏了。

    蓝儿瞪了我一眼,道:“哼,还有脸说呢,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们两个联合起来骗我吗?金博他以前总是笨笨的,还死要面子,怎么会突然变成这样了,如果不是你教的才怪。本来那天金博受伤我并没有怀疑什么,但当他坐起来抱着我的时候,我就觉得不对,一个重伤将死之人就算是回光返照顶多也就是精神好一点,怎么可能坐起来呢?当时我就怀疑你们,只不过没有拆穿而已。”

    我和金格灿毕胤都愣住了,我们谁都没有想到,蓝儿居然早就看穿了我们当初那小小的阴谋,我苦笑着冲金格灿毕胤道:“龙王老大,你老婆她太聪明了,我们走了以后,你可要‘保重’啊!”

    金格灿毕胤陪笑道:“蓝儿,我不是有意要骗你的,我……”

    蓝儿转过身,双臂勾住金格灿毕胤的脖子,道:“傻老公,我既然明知道你骗我,但还是嫁给你,就是因为我知道你对我是真心的,我不怪你,我之所以谢谢雷翔,就是因为他把你教导得开窍了啊!我爱你,老公。”

    金格灿毕胤顿时松了口气,紧紧的搂住蓝儿,手在蓝儿背后向我伸出了大拇指。

    我微微一笑,拉着墨月悄悄的退出了他们的房间。

    墨月道:“老公,虽然蓝儿大姐原来确实有些……但没有了她,我倒觉得有些寂寞了。”

    我微笑道:“有我你还觉得寂寞吗?咱们要准备回去了,有天云为我说媒,紫嫣和紫雪那边应该没有问题。对了,也不知道他想好办法没有。”

    这两天,我一直在为如何结婚而犯愁。

    对于这些我深爱着的人儿,哪一个我也不想委屈了她们,必须要想出一个完全之策才行。

    “月儿,你退远点,我要找天云了。”

    墨月一愣,道:“你怎么找他,天云来无影去无踪的。”

    我低下头在她俏脸上轻吻一下,嘿嘿笑道:“你老公我办法多得很,你就等着看好了,退开些。”

    墨月听话的退到一旁,周围十丈之内多没有人,我深吸口气,全身放松,意念一动,眉心处暗黑魔力漩涡疯狂的转动起来,我全身都笼罩在黑色的雾气之中。

    我伸出双手,在我的催动之下两团暗黑能量球分别出现在我掌心之中,我大喝一声,猛地将两颗高度压缩的暗黑能量球抛向空中,这两团能量球内部的暗黑魔力都是旋转的,在我的控制之下,它们一个顺着顺时针方向旋转,另一个顺着逆时针方向旋转。

    当它们升入高空时,我双手一合,两团能量在空中骤然撞击到一起,轰的一声,顿时激起漫天黑雾,强烈的能量波动我相信这里任何一个人都应该能感觉得到。

    圣龙骑士团村落上方几乎有一半的空间都被黑雾所遮,浓浓的黑雾遮挡住阳光,下方顿时暗了下来。

    在黑雾笼罩之下,气氛顿时变得有些诡异,墨月飘身到我身旁,惊讶的说道:“老公,你这是干什么?”

    我微笑道:“找人啊!这是最好的办法,你看着。”与其四处寻找,倒不如用能量制造些异像,我就不信天云不来。

    一道青色身影向我们站立的地方迅速移动过来,我定睛一看,赫然正是厉风,他几个起落来到我们面前,疑惑的看着我道:“雷翔,空中的乌云不是你弄的吧?”

    我坦然道:“就是我弄的啊!除了我和月儿,这里谁有这么好的暗黑魔法实力。”

    厉风皱眉道:“你这是干什么?”

    我嘿嘿一笑,道:“没什么,活动活动筋骨而已,顺便把天云老祖宗找来。他一天到晚都不见人影,不制造点动静出来怎么找他?”

    厉风瞪了我一眼,道:“吓了我一跳,我还以为发生什么事了呢!”

    空中的乌云逐渐散去,圣龙骑士团的十七名龙骑将全部到齐,一个不缺,我也没想到会造成这么好的效果。

    看着他们一个个疑惑的样子,我讪讪的说道:“真是不好意思,没想到你们都来了,天云老祖宗我也是没办法,你别瞪我啊,我是想找你过来,和你商量点事而已。”

    天云没好气的说道:“我刚才正修练呢,突然感觉到强烈的黑暗气息,跑出来一看,原来是你搞的鬼,找我什么事?大家都先散了吧。”

    我冲着面色不善的龙骑将们连连赔礼,他们这才离开,只有天云、厉风和月无崖留了下来。

    天云笑道:“你这小子,这种办法你也想得出来。”

    我摊摊手道:“没办法啊,谁让您老人家那么难找,我是想告诉你,我打算明天就带月儿回去了,上回你说帮我想办法,不知道……”

    天云微笑道:“早就想好了。明天走吗?好吧,待会儿我回去收拾一下,明天咱们就回首都去,我也有很多年没有回去了。”

    他眼中流露出向往的神色,毕竟他曾经是大陆上叱咤风云的一代顶尖高手啊。

    听他说有办法,我喜道:“是什么办法,您快告诉我?”

    天云神秘的一笑,道:“放心吧,我说了有办法就一定有办法,难道你还不放心吗?现在还不是告诉你的时候,反正绝对不会委屈了你任何一位娇妻就是了,唉,我这把老骨头还要东奔西跑。”

    我陪笑道:“你怎么会老呢,再活几百年也没问题,那咱们明天早晨出发吧!”

    天云点了点头,转身对两位战神道:“二弟,我走了以后这里就拜托你了,由于龙王刚刚成婚,龙族的事物很多都压在白光长老身上,我就不麻烦他跟我一起去了。三弟,你回去也收拾一下,明天跟我一同上路。你也不要麻烦青林长老了,自己去吧。”

    厉风哈哈一笑,道:“好,我又能出去了,天天在这里呆得我这把老骨头都快生锈了,大哥,还是你知道我心意啊。”

    天云瞪了他一眼,道:“你呀,总是这么毛毛躁躁的,我带你去,是怕这里没有我你会惹事,你应该多向你二哥学学,二弟在这里我很放心,如果换成你,等我回来的时候,咱们的家指不定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厉风挠了挠头,他显然对天云的畏惧心理很强,在天云的训斥下,一声都不敢吭。

    我强忍着笑意,道:“天云老祖宗,那就这么定了,明天清晨我就在这里等你们。”

    天云点头道:“好。”

    我拉着墨月返回了我们的房间。

    墨月坐在我腿上,将头枕在我宽厚的肩膀处,道:“老公,今天天色还早得很,为什么不今天出发呢?”

    我抚mo着她如丝绸般的长发,道:“这里的圣龙骑士团毕竟是在天云的领导之下,他要离开,自然要把这里的事情交代好了才行,总要给他点时间吧。这老家伙,居然还保密,有了办法也不告诉我,他到底想怎么样呢?”

    墨月幽幽说道:“老公,其实我无所谓,白剑姐姐应该也不会在乎太多,实在不行,就在龙神帝国首都成亲好了,这样你就不用为难了。”

    我摇头道:“那怎么行,太委屈你们了,如果我那么做了,你父亲还不和我拼命。你可是他最疼爱的女儿啊!何况,我本身是兽人,在龙神帝国成亲总是不太好。既然天云说有办法,咱们就听他的好了。”

    我心念电转,想了半天,就是想不出天云能有什么三全其美的办法。

    算了,管他呢,只要能和我心爱的人在一起,什么都无所谓。

    清晨,我和墨月收拾停当,将必须带上的东西都放进了芥子袋之中。

    墨月看着周围简单的摆设,感叹道:“老公,说起来,这里倒是咱们真正定情的地方了。”

    “是啊,当初就是在这里,你不顾危险来救我,也是在这里,你接受了我的爱,月儿啊,我现在真的离不开你了。”

    墨月倒入我怀中,道:“我也是。老公,和你在一起我感到好幸福好幸福,以后没有任何力量能将咱们分开,对不对?”

    我点头道:“那是当然了,时间不早,咱们也该出去了。”

    天云和厉风都已经那么大岁数,让人家等我们总是不好。虽然我嘴上不说,但敬老尊贤的道理我还是懂的,而且天云他们确实值得我尊敬。

    走出房门吓了我一跳,龙王金格灿毕胤、蓝儿、蓝旋、盘宗、金银他们都在,甚至连盘宗的母亲白蕊和碧玉龙欣欣也在。他们都是来送我的吗?我眼中一热,有些激动的道:“你们怎么这么早?”

    蓝儿嘻嘻一笑,道:“你要走了嘛,我们总要来送送啊,收拾好了吧?”

    我点了点头,道:“谢谢你,大姐。龙王老兄,你以后可要对蓝儿大姐好一点啊,要不,我们这帮兄弟可不管你什么身份,一定会帮蓝儿大姐修理你的。”

    我凑到他身旁,低声道:“还有,加加油,赶快弄出个小龙王来。”我把声音用能量包住,只有金格灿毕胤和蓝儿能听到,蓝儿顿时窘得低下了头。

    金格灿毕胤还好,他脸皮最近练得比较厚了,哈哈一笑,道:“放心吧,小子,我会好好照顾蓝儿的。以后有机会我们再切磋切磋,毕竟对手难求啊!你是我功力大成之后除了天云以外唯一一个对手。天云是魔法师,和他打怎么都不尽兴,还是你好。”

    我点了点头,走向盘宗,白蕊和欣欣盘踞在他身后,三人六目都集中在我身上,盘宗眼圈一红,道:“老四,大哥真舍不得你啊!”

    我拍拍他的肩膀,道:“大哥,我也舍不得你。兄弟临走前送你句话,幸福在自己手上,一定要抓住它,明白吗?”

    盘宗点了点头,我看向他身后的白蕊,道:“白阿姨,盘宗大哥对自己老是没有信心,您要多说说他,您也要保重身体。”

    白蕊龙头轻点,道:“谢谢你雷翔,是你帮我找回了儿子。”

    我微微摇头,看向欣欣,正色道:“欣欣姐,大哥他真的是个好人,虽然他和你不属于同族,但他的心是善良的。希望你能试着去接受他。我保证,你绝对不会后悔的。”

    听了我的话,欣欣龙头微垂,没有吭声。

    我又走到金银面前:“二哥、二姐,你们在这里可不要玩得太野了,别给人家找麻烦。”

    金笑道:“难道我们就会找麻烦吗?我们昨天还帮他们耕种来着呢,你就放心吧,到时候,我和大哥一定会赶去参加你的婚礼的。”

    银道:“老四,二姐就不说什么了,一路小心。还有,照顾好月儿啊!”

    我点头道:“我会的,二姐,你们也保重。”

    蓝旋走了过来,道:“雷翔,你现在是越来越厉害了,居然能把我姐夫打伤,不过,我可还没有和你打过,以后一定要试试。”

    我笑道:“随时奉陪,不过,你还是多花点心思在那些美女龙身上吧,不要打一辈子光棍啊。”

    我转过身,面对大家,道:“你们就别送了,过不了多长时间,咱们还会再见面的,你们保重。”

    说完,我拉起墨月的小手,扭头向和天云约好的方向跑去,两行泪水不自觉的流淌下来,沾湿了我的衣襟。

    墨月红着眼睛,乖巧的安慰我道:“老公,别难过了。”

    很快,我就看到了天云和厉风,由于刚才的耽搁,我们还是迟到了。

    天云仍旧是一身白衣,厉风也是平时的装束,他们双手空空,什么也没有拿,天云微笑道:“告别完了?咱们启程吧。”

    在天云的魔法施威下,我们飞离了山谷,我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脚下的村落,龙王夫妇和大家仍旧站在那里,仰望着我们。

    直到飞离山谷,我的目光才收了回来,情绪平静了些,冲天云道:“老祖宗,你们什么都不带吗?”

    天云道:“没什么可拿的,已经很多年没有回首都了。一百年以来,我们唯一一次离开这里,就是上回你得到狂神传承的时候。虽然没有龙族相助,咱们应该也用不了太长时间就能到龙神首都。”

    转瞬之间,我们已经飞出了瑞尔山脉,天云缓缓收功,带着我们飘了下去。

    由于刚才天云带着我们三人飞耗费了不少魔法力,所以,我们决定步行前进,一边向前走着,我惦记起天云昨天说的神秘办法,问天云道:“天云老祖宗,你告诉我你的办法吧,我这个当事人总有些知情权吧。”

    天云微微一笑,道:“现在还不能告诉你,你只要服从我的安排就可以了。昨天我已经找过龙王,等一切都定下来,我会想办法通知他们的,到时候,你的婚礼一定会非常热闹。”

    我知道再问也没有用,只得转移话题道:“你已经这么长时间没有回龙神帝国了,回去以后还会有人认识你们吗?”

    没等天云说话,厉风抢着道:“虽然我们没回首都,但首都却有人来我们那里。每一任国王登基后,都会亲自来到龙谷见大哥的。”

    原来是这样,天云确实是龙神帝国的擎天一柱,谁也不敢忽略他的存在,包括龙神帝国的国王。

    “这回麻烦你们出山,真是不好意思。”

    天云摇头道:“这没什么,为了大陆的和平,这是我必须要做的。何况,你是狂神的传承者,能给你做媒人,也是我的荣幸啊!”

    听他这么说,我不禁咀嚼起他的话意,为什么我的结婚和大陆和平有关,他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我们的回程,比来时走得快了许多,一共只用了八天的时间,我们已经到达了龙神帝国首都城外。

    “大哥,你看,首都的城墙似乎比以前宽厚了,也高了许多,修葺得不错啊!”

    “是啊,首都似乎更繁荣了,只要没有战火硝烟,咱们人类以后会发展得更好。”

    我看着两位二百多岁的老人家在那里感叹,不禁有一种好笑的感觉,上前道:“走吧,咱们进城,先到我家里休息休息。”

    走到城门,我发现城门前排起了长队,每一个准备进城的人,都受到严格的盘查,这是怎么回事?难道首都出事了不成。

    想到这里,我拍了拍排在我前面的中年人,问道:“大哥,为什么首都现在进入都要盘查啊,以前好像没有这个惯例吧?”

    那中年人看到高大的我吓了一跳:“小兄弟,你个子很高啊!”

    我善意的笑笑,中年人道:“是这样的,前些天首都出事了,听说,有一处旅店莫名其妙的爆炸了,所有房屋全部炸毁。虽然没伤着人,但却引起了官方的高度重视,蓝迪司元帅亲自下令,凡是进入首都的,不论男女老幼,都必须经过严格的盘查。”

    我不禁苦笑起来,原来,还是蓝儿大姐惹的祸啊。

    天云冲那中年人道:“帝国这么做,不是会给平民造成很大的麻烦吗?这排队多耽误时间啊!”

    那中年人摇了摇头,自豪的说道:“耽误点时间算什么,元帅这么做也是为了我们平民的安全着想,我们能理解,你看,大家不都很守秩序的吗?其实还是很快的,一会儿就能进城了。而且,陛下颁布法令,因为这么做会影响我们的时间,还将首都的税收减少了一成呢。陛下真是明君啊,自从他登基以来,老百姓的生活比以前更有保证了,而且现在战争少了,不用打仗,大家都过得安乐得很。”

    天云微笑点头,我暗叹一声,什么时候兽人也能对领导层这么信任就行了,怪不得龙神帝国一直都能在大陆上最强大,这都是人类平民支持的结果。

    天云低声道:“当初紫炎那孩子到团里见我时,我就知道他的姓格很温和,而且没有过多的野心,非常适合统治帝国。看来,他现在做得确实不错。雷翔,你看到了吧,没有战争使每一个人都那么快乐。”

    很快,轮到我们前面的中年人接受盘查了,守城的一名士兵先向他行了个军礼,然后道:“请说明身份和职业,还有居住地。”

    中年人微笑道:“我叫西剌,是做小生意的,卖点手工艺品,昨天出城去串了个门,我就住在城里天通巷十条二十三号。”

    士兵抬头看了他几眼,点了点头,道:“你可以过去了。”

    中年人呵呵一笑,道:“谢谢。”说完,扭头冲我们招呼一声,进城去了。

    “你好,请说明身份和职业,还有居住地。”士兵向我问。

    我愣了一下,心念电转,我说什么职业,住哪里呢?我可不知道我们住的小院子是多少号,在哪条街,眉头一皱,我微笑道:“你好,我们都是共天佣兵团的团员,这次进城是到佣兵工会接任务的。我叫雷翔。”

    我刚才突然想到,只有佣兵这个身份才能圆满的回答他的问题,自然而然的说了出来,没想到,本想弃之不用的身份,现在倒发挥了作用。

    士兵看了我一眼,道:“请出示你的佣兵证件。”

    我一回身,假装朝天云要,其实是悄悄念动咒语,从芥子袋中取出了当初那枚f级佣兵团标志和四枚f级佣兵标志。

    士兵接过佣兵团标志,看了看我们,道:“你们都是佣兵团成员吗?”

    我点头道:“是啊,我们都是。我叫雷翔,是团长,这位是我夫人墨月,这两位是我们团里的长老。”

    那士兵似乎觉得我们很可疑,走到我面前,上下打量了我一圈,又转向墨月,墨月的绝世姿容使他愣了愣,但这家伙显然接受过严格的训练,很快就从惊艳中清醒过来,又转向天云,天云冲他点了下头。

    士兵很快走到我们队伍的最后,看向满头银发的厉风。

    “你是佣兵团成员?”

    厉风一愣,看了我一眼,点头道:“是。”

    士兵皱眉道:“这么大岁数的f级佣兵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你,告诉我,你们佣兵团是什么时候,在哪里注册的?”

    厉风呆了一下,他怎么会知道这些呢,他的脾气本来就不好,又听到士兵说他岁数大,顿时怒道:“我这么大岁数怎么了,谁规定我这岁数就不能当佣兵?我是后来才加入佣兵团的,在哪里注册我怎么知道?”

    我暗道要坏,他这么说,不是更会引起人家的疑惑吗?

    果然,那士兵双眉一挑,道:“你们既然说不清楚,不允许入城,先到一旁站着,等候发落。”

    看着厉风的脸色越来越不好看,我不禁偷乐起来,堂堂的圣龙骑士团三团长之一,曾经叱咤风云的灭风战神竟然连自己国家首都的门都进不了,他这个脸可丢大了。

    天云一看厉风要发作,先一步挡在他身前,单手按住他肩膀,冲那士兵和声道:“对不起,我这朋友不会说话。不知道你们蓝迪司元帅在不在?我和他是老朋友了,我想见见他,有他来,我们的身份自然就不会被你们怀疑了。”

    士兵愣了一下,但依然没有放松的样子,冷笑道:“少在我面前打马虎眼,你们这样的人我见得多了,拿蓝迪司元帅来压我吗?就算元帅现在在这里,我也没有错,立刻站到一旁等候发落,否则的话,就把你们抓起来。”

    我刚想再上前解释解释,却被天云拦住了,天云道:“好吧,我们就先等一等。”说着,他拉着我和厉风站到一旁,墨月也跟了过来。

    厉风这个气啊,脸色铁青的道:“大哥,你这是干什么,以咱们的身份,竟然连首都的门都进不去,说出去不要让人耻笑吗?”

    天云平心静气的说道:“你呀,给我安静点吧,人家并没有做错,你应该为帝国有这样严明的军队纪律而感到高兴才对。等等好了,看看他们怎么处置咱们。”

    ;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狂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