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盘宗认母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狂神

    来到山谷南侧,盘宗看着光滑的山壁,呆呆的说道:“老四,这里哪儿有洞穴啊?”

    我示意他噤声,传音道:“你别忘记,这里所有的龙族都是飞龙族的后代,他们既然有翅膀,自然应该住在空中了。你母亲就在半山腰的洞穴中,这里的山体是上宽下窄,你从这里当然是看不到了,咱们上去。”

    我确定周围没有危险后,带着盘宗跃上了山壁。

    我用翻山时同样的方法将自己的身体挂在半山腰处,四下巡视着,照金格灿毕胤白天时所说,大哥的母亲就应该住在这附近了。

    山壁上的缝隙处长有许多野草和小树,遮挡着我的视线,使我无法看清。

    盘宗的身体贴住石壁,由于他是九头蛇,可以从变幻出的手脚中分泌出黏液沾住山壁,固定自己的身体,看上去比我还要轻松许多。

    盘宗低声道:“老四,你看,那边那个是不是?”

    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在我们的左下方不远处有一对灌木丛,那边黑漆漆的,似乎正是一个洞穴,我冲盘宗伸出大拇指,指了指洞穴,悄悄的飘了过去。

    盘宗大哥的判断很正确,那里正是一个黑漆漆的山洞,只是由于四周全被野草和灌木遮挡住,所以很难发现。

    洞口是不规则的圆形,直径大约有两米多,算不上大。

    盘宗似乎有些紧张,紧紧的握着双拳站在那里,我传音道:“大哥,这边就这么一个洞穴,应该就是这里了。”

    盘总点了点头,道:“老四,没想到我母亲竟然远离族群自己住在这么偏僻的角落,唉,肯定都是因为父亲的原因啊。”

    我拍拍他的肩膀,道:“别感叹了,咱们快走吧,时间紧迫啊,难道你不想和伯母多说会儿话吗?记住,待会儿一定不要太冲动。”说完,我拉着他向里走去。

    洞穴的地势是一直向下的,随着我们的前进,直径两米的洞穴越来越大,当我们走出大约一百米左右之时,直径已经达到了四米之多。

    我传音给盘宗道:“大哥,你母亲住的这里恐怕是龙族最大的房间了,都一百多米了,还没发现什么。”

    正在这时,我耳边突然传来一阵细微的声音,我功聚双耳,却依然无法听清。

    我走在前面,向着那个声音不断的前进着,洞穴内的路径开始蜿蜒曲折起来,每拐过一个弯,那个声音似乎就清晰了几分。

    走了足有盏茶时分,我们的眼前一亮,前面似乎有魔法石之类的发光矿物,声音也终于能完全清楚了,我和盘宗停住身形倾听着里面的声音。

    一个温柔的声音道:“小欣,太晚了,你该回去休息了。”

    另一个声音撒娇道:“不嘛,白阿姨,您再给我讲讲以前您在外面的事吧。小欣今天晚上不想回去了,您就让我在这里陪您吧,好不好?”

    温柔的声音透着些许无奈:“唉,你这孩子。好吧,既然这样,今天你就留在这里吧。”

    小欣雀跃道:“太好了,白阿姨,谢谢您。阿姨,不知道为什么,每次我一见到您就会感觉特别亲切,好像您就是我母亲似的。”小欣的声音带着些哭腔,似乎想起了什么不开心的往事。

    “傻孩子,别难过了,虽然我们都不知道你的父母是谁,但在咱们龙谷之中,每一个人都很疼你,爱你,我们都是你的父母啊!你不是一直想听阿姨以前的事吗?阿姨现在就讲给你听,好不好?”

    这个白阿姨应该就是盘宗大哥的母亲白蕊了,而那个被称作小欣,听起来清脆的声音却不知道是谁了。

    小欣似乎还是个小孩子,很快就转悲为喜,道:“好啊,好啊,阿姨您快讲讲吧,小欣还从来都没出过谷呢!那些爷爷、奶奶们总是不让我出去,小欣好向往外面的世界啊。”

    我扭头看向盘宗,他传音给我道:“等一下再进去,我想听听母亲说些什么。”

    盘宗的身体和声音一样,有些颤抖,他目光呆滞,愣愣的站在那里。只需要一拐弯就能看到自己几十年未见面的母亲,也难怪他会如此激动。

    我搂住他的肩头,继续倾听里面的谈话。

    白蕊长叹一声,道:“外面的世界未必就是好的。当初阿姨像你这么大的时候,也和你一样,对外面的世界很向往,有一天,我偷偷的跑出了山谷,本想在山谷外面转转,感受一下别样的空气是怎么样的。就在那时,我遇到了他。”

    小欣问道:“他?他是谁啊?”

    良久,白蕊才说道:“他就是我那生命中的魔星,是他,改变了我的一生,直到现在,我的眼前还能随时浮现出第一次见他的情景。我见到他的时候,他是人类的模样,脸上始终挂着笑容。他那时看到我,非常惊讶似的,由于咱们龙族和人类的关系一直都很好,我也没太介意。我和你一样,在二百岁的时候,就在龙王大人的帮助下学会了人类的语言,第一次见到异类,我不自觉的和他攀谈起来。他年龄和我差不多,但从外表我怎么也看不出来。那时候的我,实在是太傻了,人类怎么可能二百多岁还保持着那么年轻的外貌呢?除非,他有和天云一样的实力,但到现在为止,大陆上也只有一个天云。”

    小欣似乎有些着急了:“阿姨,您就别说那个天云了,您和那个魔星后来怎么样了?”

    白蕊的声音虚无缥缈起来,似乎整个人都沉浸在当初的气氛中:“我当初和他在一起的开始几天很快活,他会经常讲一些外面的趣事给我听,于是,我每天都偷偷的从龙谷中溜出来与他会面。在我们认识的第十天时,那个魔星和我说,他喜欢我,想娶我做老婆。我当时惊呆了。我就问他,我是龙族,你是人类,咱们怎么可能在一起呢?那个魔星这才告诉我,他并不是人类,而是一条修练了两百年的九头蛇。一听他是九头蛇,我顿时充满了敌意。因为,咱们龙族一直流传着,九头蛇如果想延续后代,就必须寻觅咱们龙族的女姓为妻子才行。但他们的年龄一般只有五六百岁,咱们龙女嫁给他们怎么会幸福一辈子呢?更何况,外貌的截然不同,使咱们根本无法接受九头蛇,所以,九头蛇一族历代都凭借着武力想办法掳掠咱们的族人,抢回去做老婆。说起来,九头蛇在咱们龙族眼中,也可以算是臭名昭著了。于是,我当时就断然拒绝了他,并告诉他,今后都再不和他见面了,让他赶快离开龙谷附近。”

    “那他答应了吗?”

    白蕊苦笑一声,道:“没有。他对我说,他是真心爱我的,他希望我能给他一个机会,他甚至为了表露对我的真心,说愿意为我做一切事。”

    小欣道:“那这么说,这个九头蛇也挺重情的嘛。”

    白蕊又叹了口气,道:“我也是到多年以后,才真正明白这个道理,但当时对九头蛇的恶感早已经深入我心。我不再理会他,回了龙谷,并把这件事情告诉了父亲。父亲一听有九头蛇要打我的主意,立时大怒,带领族人,在山中搜捕他,终于在一处险峰将他围了起来。他虽然功力不弱,但怎么能和父亲相比呢,被父亲打成了重伤。父亲心存善念,并没有当场杀了他,而是将他放了,并且警告他不许再踏进龙谷范围百里之内,他带着一腔恨意,就那么离去了。”

    小欣惊讶的说道:“就这样结束了吗?”

    白蕊道:“如果就这样结束了,我怎么还会像现在这么痛苦。在父亲重伤他的一年以后,他养好了伤,又重新潜了回来。那时,我差不多已经将他忘记了,族中有不少和我年岁差不多的青年开始追求我,但他们都无法打动我的心,每天周旋在他们之间,让我感觉到很无趣。那天,我玩累了,刚想回家睡觉,突然,眼前一片昏暗,我闻到了一股甜香的气息,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等我醒来之时,发现自己在一个不知名的洞穴之中,而他,那个魔星,就坐在我身旁。我顿时大怒,质问他想干什么。他说,他真的很喜欢我,希望我能成全他。我当然不会答应他,但是,我又打不过他,只能被他囚禁在那里。那个洞穴很大,就和我现在住的这个差不多。我一直盼望着父亲能带人来救我,但一个月之后,我失望了,一点父亲的消息都没有。他对我很好,每天都无微不至的照顾我,我当时特别恨他,恨他破坏了我的生活,每天都大闹,他的脾气真是很好,任由我怎么闹,甚至打他骂他,他都从来不还嘴。”

    我发现,盘宗大哥的脸上已经流满了泪水,他一动不动的倾听着,眼中闪烁着凄然的神色。

    白蕊顿了顿,继续说道:“半年之后,我的脾气也差不多磨没了,有一天,他突然跪在我面前,哀求我嫁给他,我当然不会答应,我又一次骂他、打他。这次,他终于反抗了,他变身成九头蛇的本体,将我压在身下,当时他对我说了一句话,他说,为了让九头蛇一脉能在大陆上繁衍下去,对不起了,我的至爱。他当时的表情似乎很痛苦,也很无奈。我愣愣的看着他,他却……”

    小欣急道:“他到底怎么样了?”

    白蕊叹息道:“他强歼了我,夺取了我的贞艹。我的力量根本无法和他抗衡,他的动作虽然很温柔,但我心中的恨意却如滔天巨浪般涌起。从那以后,他每天都在我身边安慰着我,没有再侵犯过我任何一次,直到我后来离开他,我们也只有过那一次亲密的接触。时间不长,我发现,我竟然有了他的骨肉,九头蛇和咱们龙族比起来,生育的时间要更长,要怀胎三百年之久才能成功诞生下一代。

    “我当时痛苦极了,我竟然有了那个大坏蛋的孩子,我每天都想虐待自己,把那个孩子打掉,但是,我根本无法做到,他每天都守护在我身旁,时刻看着我,不让我有过激的行动。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已经习惯了和他一起的生活,他见我不那么排斥他,就带我在附近的山林游玩,有几次我试图逃跑,但都没有成功。

    “他是九头蛇一脉最杰出的人才,本来应该可以活到七百多岁的,但和我在一起的那段时间,他几乎数月都不休息一次,现在想来,他后来的重病完全是那会儿留下的病根。

    “到了我们相处的最后一百年,我吃惊的发现,自己已经不再恨他了,而且有些喜欢这个对我无微不至关怀的九头蛇,我尝试着接受了他,但他似乎很怕我似的,从来都没有再越雷池一步,始终在我身旁守护着我。

    “终于,在我怀孕的第三百一十二年,成功的帮他生了一个儿子,那是我们的儿子,当儿子出世之时,我突然发现,原来九头蛇也并不是那么丑了。孩子的出世,使我们的感情也增进了几分,虽然我仍旧不太理他,但我却也没有离开他的念头。

    “抚养孩子他从来没让我费过心,一切都是他在照顾,在孩子二十岁那年,我再也无法忍耐对他的感情,我要把我心中的想法告诉他,但是,他却病倒了,病来得很快,才几天的工夫,他的身体就已经虚弱了很多。

    “在一个阴云密布的白天,他让孩子自己出去玩了,只有我们两个单独相处,他对我说,让我回咱们龙谷,他已经快不行了,让我找一个爱我的人嫁了。可是他哪里知道,咱们龙族中人一生只能嫁人一次,我早已把他当成了自己的丈夫,我对他说,我不走,我要一直照顾他。

    “他当时特别高兴,似乎身体也好了许多,他说,他终于等到这一天了,一个大男人,居然抱着我痛哭起来。他哭了很长时间才停下来,他对我说,让我先回家看看父亲,如果父亲没什么事让我再回来。我也很想回咱们龙谷,回来看看父亲,看看以前的伙伴,当时我很高兴,却没有注意他的表情。

    “在我走的那一天,他的眼神中充满了留恋,我真傻,我为什么没有看穿他的心呢?我们的儿子还冲我说,母亲,你要快点回来啊,我和父亲等着你。我被回家的喜悦冲昏了头脑,就那么离开了他们,当我回到龙谷时,父亲自然非常高兴。

    “我把我和他的事告诉了父亲,父亲却勃然大怒,坚持不让我再回到他的身边,父亲说,九头蛇没有一个是好东西,让我和他分开,并且父亲还要帮我找一个龙族的丈夫。小欣啊,阿姨真是太傻了。”

    白蕊的声音哽咽起来:“只有失去了,才知道珍惜。自从和他分开以后,我才发现他对我来说是多么的重要,他那温柔体贴的笑容,无微不至的关怀,还有那傻傻的样子,始终萦绕在我心头。我发现,自己真的爱上他了,我一定要回去,一定要回去找他。于是我以死相胁,终于让父亲同意了让我离开龙谷回到那个洞穴,但是,当我回去的时候,却什么也没了,他没了,孩子……也没了,只剩下一个空空的洞穴。洞穴的石壁上,刻着他留下的几句话,他在留言上说,他一生做得最错的事,就是强歼了我。他是真心爱我的,希望我以后能够幸福,找到一个好的归宿,他就要不久于人世了,他不想让我看到他的死状。他的落款是,永远爱你的,卑鄙无耻的九头蛇留。”

    说到这里,白蕊已经泣不成声,听她倾诉的小欣也陪着她不断的抽泣。

    我的眼泪也已经不知不觉的流淌而出,盘宗将头抵在一旁的石壁上,再也忍耐不住心中的悲意,放声痛哭。

    我们都没有想到,原来他母亲对他父亲并非无情,而且,感情竟然如此之深厚。

    一时间,洞穴之内充满了悲伤的气氛。

    白蕊带着哭腔的声音响起:“是谁?”

    我擦了擦脸上的泪水,拉着盘宗一步步向洞穴的最深处走去。

    拐过一个弯,一个巨大的天然石室出现在我们面前,石室的墙壁上镶嵌着许多不知名的矿物,发出柔和的光芒,石室顶端,一些洁白钟乳石倒挂着,在光芒映照之下,将整间石室渲染得异常漂亮。

    石室的地面很平坦,中央盘踞着一条白色巨龙,她的身体不算很大,看上去还不到十丈,洁白的鳞片不断闪烁着光彩,巨大的龙头带着泪水正向我们看来。

    在她旁边,是一条,绿色的巨龙,比她的身体还要小上一些,应该就是小欣了。

    小欣的绿色鳞片上闪烁着荧荧光彩,仿佛通体都由翡翠构成的似的,大眼睛惊讶的看着我们,一副好奇的样子,在她头上,长有两只弯曲的小角,看上去很是可爱。

    白蕊惊怒的声音打破了沉寂:“你,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到这里来?”

    盘宗一步一步向白蕊走去,我怕他有失,赶忙跟在他身旁。

    盘宗走到白蕊身前十米处停了下来,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痛哭道:“母亲,是我,我是你儿子啊。”

    白蕊愣了,小欣也愣了,她们的目光都集中到盘宗身上,洞穴中的气氛顿时怪异起来。

    白蕊颤声道:“你,你说什么,你……你,不……不可能,我一定是在做梦了。”

    我叹了口气,道:“白阿姨,您并不是在做梦,他正是您的亲生儿子,是您和那个魔星的后代,他的名字叫盘宗。大哥,你还是显露出原身吧。这样,白阿姨才能接受你的身份。”

    我的话提醒了盘宗,他站了起来,哽咽着吟唱道:“水、火、地、风,存在于自然界中最纯净的能量,请点燃我心中的希望,觉醒吧,沉睡着的蛇王血脉。”

    随着咒语的吟唱,他顺势滚到在地,变成了比白蕊还要大上许多的蛇身,盘宗将身体盘起来,只露九个大头在外,中央的毒气蛇头道:“母亲,真的是我。”

    白蕊盘踞在那里的身体动了起来,她迈动龙爪,凑到盘宗身旁,痴痴的说道:“你,你真的是我的儿子吗?”

    盘宗的九个大头同时垂泪:“是啊,母亲,几十年了,您的样子一点都没有变,我不知道在梦里想过您多少回了,今天,终于又见到您了,母亲,您还好吗?”

    白蕊的身体猛地缠绕上去,龙身将盘宗紧紧的缠住,泣道:“孩子,真的是你,真的是你,母亲终于又见到你了。”母子二人顿时抱头痛哭起来。

    一旁的小欣从刚才的惊讶中清醒过来,眼中带着好奇的神色游走到盘宗身旁,冲着白蕊道:“白阿姨,他就是您的儿子九头蛇吗?”

    白蕊点了点头,道:“是啊,他就是我的儿子。孩子,你和你父亲当初的样子几乎一模一样,母亲对不起你们啊!这么多年,你一定受了很多苦吧,快让母亲好好看看。”

    白蕊巨大的龙目之中充满了凄迷之情,仔细的看着盘宗的每一个蛇头,连站在一旁的我都能感觉到她身上散发出的浓浓母爱。

    母爱是世界上最伟大的爱,没有什么能比得上她的无私。

    我安慰他们道:“大哥,你们母子重逢是喜事,开心点吧。”

    盘宗点了点头,冲白蕊道:“母亲,我给您介绍,他是我的结拜兄弟雷翔。能找到您,多亏了我这个好兄弟。”

    白蕊依依不舍的将大头转向我,冲我微微点了点头,我恭敬的说道:“白阿姨,您好。”

    白蕊冲盘宗道:“孩子,你父亲呢,他,他是不是已经……”

    盘宗黯然的点头道:“是的,父亲在您离开半年以后就去世了,当初,您走了两天以后,父亲就带我搬家了,搬到离洞穴不远的一片大森林之中,我还记得,那时我问父亲,您什么时候会回来。父亲很悲伤的回答我,说您永远都不会回来了。我大哭,求他把您找回来,父亲说,他不能再耽误您的幸福。”

    白蕊激动的摇着头道:“不,他没有耽误我的幸福,他怎么那么傻,他才是我真正的幸福啊。在他生命的最后关头,我都没有守在他身旁。我,我真该死。”

    白蕊身体甩开,猛地将头向旁边的石壁撞去。

    盘宗吓了一跳,蓝色的水系蛇头一晃,在石壁上布下一层水系结界挡住了白蕊的撞击:“母亲,您这是干什么,您别这样。”

    白蕊好像突然老了几十年似的,瘫软在地,幽幽的说道:“和你父亲在一起的那段时间,我从来没有对他好过,一直都是他在照顾我,怜惜我,守护着我。我从来没有尽一个妻子的义务好好伺候他一天,他和我在一起的曰子太苦了。他对我那么好,我却一直都在怨恨他,我……”

    盘宗摆动身体,缠住他母亲,道:“母亲,您别这么说,父亲从来都没有恨过您,他在临死的时候对我说,他一生中最后悔的就是当初对您造成的伤害。但是,和您在一起的几百年,却是他最幸福的时光。他每天只要一看到您,他就会非常开心。”

    白蕊用龙爪抱住盘宗的身体放声大哭:“你好傻,你为什么那么傻,为什么对一个不爱你的人还这么好。为什么,为什么啊?”

    她的声音如泣如诉,使我和一旁的小欣都被她的悲戚所感染,我的心头异常压抑,似乎有一块大石压在心口似的,说不出的难受。

    良久,白蕊的哭声才停止下来,她逐渐恢复了平静:“孩子,你今年也一百多岁了吧,母亲从来都没有好好照顾过你,你恨我吗?”

    盘宗摇头道:“不,我从来没有恨过您,当初确实是父亲的不对,他不应该因为我们种族的传承去伤害您,这点,我和父亲临死前的想法是一样的。您只是一个受害者,不论您怎么对我们,我们都不会恨您的,我和父亲对您都只有歉疚。”

    白蕊痛苦的说道:“我当初真不该离开你们,如果我没有走,现在也许就不会是这样了,我真的好想好想回到以前,哪怕让我全心全意照顾你父亲一天也好啊!”

    空气再次凝重起来,盘宗不断安慰着自己的母亲,好半天,白蕊才再次平静下来,痴痴的看着盘宗,道:“孩子,你这回来龙谷是干什么?”

    盘宗看了我一眼,九个蛇头同时红了起来,白蕊一惊,急问道:“你……你是来抓龙族女姓回去做……”

    “不。”盘宗坚定的摇了摇头,道:“母亲,我在父亲死前发过誓,即使我们九头蛇一族自我而绝,也绝不会再做那种事了,我这回来一是想看看您,还有,还有就是想碰碰运气,看看龙族有没有谁会喜欢上我,心甘情愿的做我的妻子。我知道我长得很难看,这种可能姓很小的。”说到最后,他的神情不禁黯然起来。

    白蕊明显松了口气,道:“盘宗,你叫盘宗是吗?你是个好孩子,你和你父亲一样,都有着一颗善良的心,母亲能再见到你真是好高兴。但是,孩子,母亲要告诉你,恐怕你的愿望确实要落空了,先不说长相,单是寿命的长短不同,你也无法追求到龙族女姓做伴侣,你也不想看着自己心爱的人为你守上千年的寡,或者追随你殉情而去吧。”

    听到这里,我忍不住抢着道:“伯母,这并不是问题,大哥现在的体质已经改变了,他和你们龙王一样,有着可以修练到离尘境界的体质,虽然我们都不能确定他到底可以活多大岁数,但想来应该不会比你们龙族短,这点您完全可以放心。”

    白蕊一愣,惊喜的说道:“宗儿,这是真的吗?”

    盘宗点点头,道:“是的。母亲,您不用为我担心了,没有人喜欢我就算了,我早已想开了。这没有什么,既然老天要让我九头蛇一脉就此绝后,我也没有办法,听天由命吧。”说完,他挣脱母亲的怀抱,重新变回了人形。

    一旁半天没有吭声的小欣说话了:“盘,盘宗,你们九头蛇心都这么好,你一定能找到心上人的。”

    刚刚变身后来的盘宗这才第一次注意到小欣,他的脸顿时红了起来,期期艾艾的说道:“啊,你,你好。”

    白蕊道:“孩子,她叫欣欣,比你大一百多岁,你叫她姐姐吧。”

    盘宗答应一声,冲欣欣道:“你好,欣姐。”

    欣欣爬到白蕊身旁,贴着白蕊道:“白阿姨,你们的故事好感人啊,原来九头蛇也不是那么坏嘛,我相信盘宗弟弟一定能找到心上人的。”

    盘宗叹息道:“这我就不敢想了,谁会喜欢我这个臭名昭著的九头蛇呢?能和母亲相见我已经很满足了。”

    欣欣道:“不会啊,我对你的印象就很好呢,虽然你长得和我们龙族不一样,但你真的很善良,而且那么朴实。样子嘛,也算不上太难看,有九个头,好好玩啊!嘻嘻。”

    我心中一喜,大哥似乎对这个欣欣有些感觉,我何不……想到这里,我道:“是啊,我大哥人那么好,如果连个老婆都找不到,那就太没天理了。欣欣姑娘,你有没有什么好朋友,介绍给我大哥好了。”

    盘宗被我的话吓了一跳,脸一直红到了脖子,连连摆手道:“不用了,不用了,我可不想被人拒绝。”

    欣欣嘻嘻一笑,道:“怕什么,拒绝就拒绝呗,多试几次你又不会少一个头。说吧,你想找个什么样的老婆?”

    我抢着道:“就像欣欣姐你这么漂亮的就行了。”

    欣欣愣了一下,看了盘宗一眼,没有吭声。

    盘宗瞪我一眼,道:“老四,你别乱说。”

    我辩道:“我哪儿有乱说,欣欣姐这么漂亮,你能找她这样的做老婆还不行吗?”

    盘宗的脸胀得通红,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还是白蕊打破了沉寂,她的心情似乎好了许多,冲盘宗道:“宗儿,你们是怎么找到这里的,我住在这里可是很隐密的,你们能不惊动谷中的守卫就找到我,很厉害啊!”

    盘宗道:“不是我厉害,是我四弟厉害,是他打听出您的下落的。母亲,我见过外公了,但他好像对我印象不太好。”

    ;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狂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