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龙王心事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狂神

    “哇艹,我没早说,我早说的时候你听吗?我刚才在你刚变身的时候就要向你解释,你呢,你还不是给了我一个什么龙王惊天破。倒霉,真是倒霉透了,这是我打得最没有意义的一仗。”

    龙王的伤似乎要比我轻一些,他支撑着站了起来,一步步向我走来。

    我警惕的看着他,道:“你不会还要动手吧,都已经说了我和蓝儿大姐没关系,我们只是普通朋友而已。”

    龙王金格灿毕胤,竟然学着我刚才的语气道:“动手个屁,你没看我连站都站不稳了吗?”

    我愣了一下,刚才的不快都在他这句粗话中消失了,不禁哈哈大笑起来,金格灿毕胤也同时大笑,但由于动作大了些,牵动了我们体内的伤势,不禁同时闷哼一声。

    金格灿毕胤坐到我身旁,捂着自己的胸口道:“小子,你的功力不错啊!”

    我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道:“龙王也会骂人的吗?”

    金格灿毕胤道:“龙王为什么就不能骂人,不过,我今天是第一次,我挺喜欢你那种说话口气的。”

    我一呆,他这不是犯贱吗?有喜欢金币的,有喜欢银币的,没想到居然还有喜欢挨骂的。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道:“这天云怎么回事,咱们这里都结束了,他为什么还不把结界撤下去?”

    金格灿毕胤道:“是我不让他撤掉的。”

    我惊讶的问道:“为什么?”

    金格灿毕胤苦笑道:“我毕竟是龙族之王,让外面那群人看到我这个样子,成什么体统,不是什么面子都没有了。”

    我不屑的哼了一声,道:“怪不得你追不到蓝儿大姐,想追女孩子必须不要脸,难道你不懂吗?”

    金格灿毕胤愣了一下,脸上突然堆起虚伪的笑容:“还是先不撤除这个结界的好,我想和你聊聊,蓝儿现在真的没有心爱之人吗?”

    我摇了摇头,肯定的说道:“没有。”

    金格灿毕胤全身放松了许多,长出口气,道:“没有就好,没有就好。我说嘛,以蓝儿那种冰雪美人的姓格怎么会轻易爱上人呢?”

    我愣愣的看着金格灿毕胤,道:“你说什么?你说蓝儿大姐是冰雪美人?我没听错吧。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我一边捂住自己疼痛的胸腹,一边忍不住心中的笑意,狂笑起来。他居然说聒噪的蓝儿是什么冰雪美人,真是笑死我了。

    金格灿毕胤道:“你笑什么?”

    我喘息几声,强忍着心中的笑意,道:“蓝儿大姐那种对谁都说个不停的样子,居然被你称为冰雪美人,没搞错吧?”

    金格灿毕胤怒道:“谁说的,我的蓝儿一天都说不了几句话,怎么会说个不停呢?你再笑话她,我就再和你决斗。”

    我赶忙连连摆手道:“别,算了,我还想多活几年呢,快让天云散开结界,我要找地方疗伤。”

    金格灿毕胤的脸上再次堆出讨好的笑容,一副不怀好意的样子,道:“我说,小兄弟,我能不能麻烦你件事?”

    我警惕的说道:“什么事?别叫我小兄弟,我不是你兄弟,我叫雷翔。”

    金格灿毕胤正色道:“雷翔兄弟,我这一生从来没求过人,今天是第一次,我想求你帮帮我。”

    看他郑重其事的样子,我感到很奇怪,他身为龙王,在大陆上的地位之尊崇,几乎没有人可以相比,居然来求我,这里是他的地盘,总要给他点面子:“什么事?你说吧,看看我能不能帮得上你。”

    金格灿毕胤道:“我相信你一定能的,刚才听你说话间,似乎对追女孩子很有办法,我想请你帮我出出主意。我真的很爱蓝儿,我已经等待了她一千年了,这回,她好不容易才回来,我非常想得到她的心。”

    听他说完,我不禁有种啼笑皆非的感觉:“这个好办,我看得出,蓝儿大姐似乎对你也很有好感,今天一到龙谷这边她就像变了个人似的,估计全都是因为你的缘故。不过,帮你可以,但你也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金格灿毕胤慨然道:“什么条件?你说吧,我一定帮你。”

    “很简单,我结拜大哥盘宗是九头蛇,他想找一条美女龙做老婆,你是龙王,就帮帮他吧。”

    金格灿毕胤皱了皱眉头,道:“这个,这个……恐怕有些困难啊。”

    我一呆,道:“你身为龙王,这么点小事都办不到吗?”

    金格灿毕胤叹了口气,道:“你不知道,我们龙族中的嫁娶必须是建立在两情相悦的基础上才行,即使我是龙王也不能强迫我的族人接受一个她不爱的人。更何况,九头蛇族曾经在以前多次掳劫过我族女姓,已经是臭名昭著了,恐怕没有哪条女姓龙愿意同他们结合。再说,九头蛇一族的寿命太短,你忍心看嫁给他的女姓龙守寡半辈子吗?”

    我想了想,道:“两情相悦?这是可以培养的嘛,至于臭名昭著这就要靠你了,你不会为他正名吗?最后一个问题最好解决,我大哥曾经在我接受狂神传承之时,被提奥曼迪司大哥改变了体质,和你一样,也有修练到离尘境界的可能,所以他的寿命也就大大的延长了。怎么样?这个条件你到底答不答应?”

    金格灿毕胤想了想,无奈的说道:“那好吧,这个条件我可以答应,但你必须要先让蓝儿和我重归于好,我才能帮你这个忙。”

    我伸出手道:“没问题,我有把握一会儿就让蓝儿大姐真情流露。”

    金格灿毕胤和我三击掌道:“那你快告诉我吧,我龙王说话绝对算数。”

    我微微一笑,道:“其实很简单,我刚才不是说了吗?要想得到美人芳心,最重要的就是先不要脸。蓝儿大姐对你并未忘情,待会儿等天云解开结界之后,你就装作身受重伤,我就不信蓝儿大姐她会不动心。到时,你再来一个真情流露,她自然会感动得不得了,其余的就不用我教你了吧?”

    金格灿毕胤皱了皱眉头,有些犹豫。看得出,他是因为自己龙王的身份而犹豫的。

    我沉声道:“是你的面子重要,还是终身幸福重要,这点你还想不清楚吗?”

    金格灿毕胤叹了口气,坚定的说道:“好,为了蓝儿,我豁出去了,就照你说的办。可是,蓝儿她曾经说过,她父母在的时候发过誓,她终此一生都不能回龙谷,这可怎么办?”

    我微微一笑,道:“这就更好办了,这里不是离龙谷很近吗?以你和天云的关系,在这里给蓝儿大姐安个家应该问题不大吧。到时候,你来这里找她也就是了,反正你也可以变身诚仁类的。”

    金格灿毕胤眼睛一亮,道:“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太好了,就这么办。”

    他抬起头,朗声道:“老天云,能不能给我找个地方啊?”

    天云呵呵笑道:“当然没问题了,你们可真够卑鄙的啊,这么算计人家一个姑娘。”

    我笑道:“这算什么算计,他们本身就是一对有情人,我只是帮他们制造个机会而已。”

    天云道:“那好,你们准备,我数三声,立刻撤除掉结界,支撑这个星云密布是很耗费能量的。”

    我冲金格灿毕胤使了个眼色,他会意的躺在地上,脸上装出一副痛苦的样子,我踢了他一脚,道:“你也太逊了吧,这么简单的事你都做不好,你装痛苦怎么比得上装晕。”

    金格灿毕胤赶忙收回脸上的神情,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

    天云喊道:“一,二,三,星云密布收功。”白色的光芒渐渐淡化,露出了明媚的阳光。

    几条身影在结界消失后,闪电般的扑了进来,第一个正是墨月,她猛地扑到我的身上,她已经变身成堕落天使了,一脸的担忧之色,冲力撞得我向后退了两步:“哇,月儿,你轻一点,没看你老公我身受重伤吗?”

    墨月赶忙从我身上起来,关切的问道:“老公,你没事吧?”

    我点了点头,道:“放心吧,我还没正式娶你,怎么会有事呢?至于那个家伙,可就难说了。蓝儿大姐,我帮了你这么大忙,你怎么谢我?”

    蓝儿是和墨月一块冲过来的,她呆呆的站在金格灿毕胤的身前,愣愣的看着“昏倒”的龙王。“你,你居然败了。”她扭头转向我,眼圈红红的问道:“雷翔,他,他怎么样?”

    我傲然道:“这家伙确实厉害,不过还是我更胜一筹,他嘛,死不死得了我就不清楚了。”

    和蓝儿他们一起冲过来的本来还有白光,但他中途被天云拦下了,天云传音向他说了几句什么,白光一脸释然的和天云一起走到一旁。

    盘宗和金银也跑到我身旁,看到我没事,都是一脸的欣喜。

    蓝儿珠泪盈然的瞪着我,怒道:“雷翔,你……你怎么能下这么重的手?”

    我无奈的说道:“我不下重手行吗?不下重手,我就被他打死了,这家伙也不知道是从哪里蹦出来的,功力这么高。”

    蓝儿蹲下身子,将金格灿毕胤的上身抱了起来,喃喃的道:“你不会有事的,对不对,你不会有事的,你别吓我啊,快醒过来吧。你是龙王啊,你别死啊!”

    我明显的发现金格灿毕胤的身体颤动了一下,赶忙传音给他道:“别冲动,还不到你醒来的时候呢,再等等,最好再加一把火,效果更好。”

    金格灿毕胤这回似乎聪明了,咳嗽了两声,鲜血顺着嘴角流了出来。

    蓝儿大吃一惊,惊呼道:“金博,金博,你怎么了,你别吓我。”蓝儿的眼泪不断的流出,一滴滴打在金格灿毕胤的脸上。

    墨月惊讶的说道:“蓝儿姐姐,你怎么说他是龙王,这是怎么回事?”

    蓝儿泣道:“他就是现在的龙族之王,他的名字叫金格灿毕胤,又叫金博。”

    我愣了一下,道:“怎么还有两个名字?”

    蓝儿道:“你别问了,雷翔,你到底怎么打伤他的,他,不会就这么死了吧”

    我摊了摊手,道:“不知道,我们刚才能量对撞,撞过之后他就这样了,而我重伤。不过,这家伙在晕倒之前,还不断的念着你的名字。你如果想救他的话,先把他弄回屋子里去吧。原来他是龙王,怪不得那么厉害。”

    我内腑深处隐隐作痛,如果不是因为金格灿毕胤答应我的条件,我早就觅地疗伤了。

    不过,我体内的暗黑魔力已经在这段时间里活跃起来,不断治疗着我体内的经脉,让我舒服了一些,否则,我早躺下了。

    蓝儿默然的将金格灿毕胤抱了起来,喃喃的道:“都是我害了你,都是我害了你,我不应该气你的,对不起,对不起。”

    她一边哭着一边向我们刚才所在的石屋走去,所有人自动让开道路,看着她缓慢的移动着。

    天云冲我点了点头,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我冲墨月低声道:“月儿,咱们跟着蓝儿姐姐进去。”

    墨月皱眉道:“蓝儿姐姐这是怎么了,她刚才明明是拿你做挡箭牌的,可你们一开始打,她就急得不得了,一直在外面转悠,直到刚才,她一看结界打开,第一个就冲了进来,她情绪很复杂似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情?”

    我苦笑道:“还能怎么回事,那个什么龙王的一直喜欢着她,而她也对人家没忘情,谁知道她那根筋不对,非要拉我出来做垫背。现在一看到人家重伤,又后悔了。这样也好,不经过生离死别,她怎么会真正明白自己的心呢?咱们快过去,金格灿毕胤那个笨蛋龙王对感情的事笨得很,要是装露馅了就麻烦了。”

    墨月吃惊的捂着自己张大的嘴,道:“你是说,那个龙王的伤是装的?”

    我传音给她道:“也不完全是装的,至少有一半是真的吧,但他的伤还没有我的重,等着看好戏吧。嘿嘿,这回我和龙王这家伙演戏可不白演,一旦成功了,盘宗大哥就有希望了。”

    我扶着墨月的肩膀,扭头冲不远处的盘宗道:“大哥,过来扶扶我,月儿个子太矮了,不方便。”

    盘宗听到我的声音,目光才从蓝儿身上挪了回来,啊了一声,赶快跑了过来,将我的胳膊架在他的肩膀之上。

    搂着他宽厚的肩头,我将自己全部的重量几乎都吊在他身上,另一只手扶着墨月,一阵阵冷意从体内传出,我明白,这是暗黑恢复魔法的反噬到了,冰冷的寒意使我的牙齿因为颤抖而发出咯咯声响。

    墨月吓了一跳,道:“老公,你这是怎么了?”

    我苦笑道:“刚才用了暗黑恢复魔法,应该是反噬吧。”

    墨月全身黑芒闪起,一股淳厚的暗黑魔力从她手中输来,直奔我的眉心窍穴而去,我们俩的暗黑魔力几乎是完全相同的,她的注入没有任何排斥的和我剩余的能量合为一体。

    顿时,眉心的暗黑漩涡动了起来,在同源能量的支持下飞速旋转之下,瞬间传遍全身。我当初用的暗黑恢复魔法只是最普通的,所以反噬也不是很强烈,在暗黑魔力的冲击下,难受的感觉很快消失了,经脉间和内腑的疼痛也减轻了不少。

    我冲墨月微微一笑,示意她不用再输入能量给我了:“盘宗大哥,咱们赶快过去吧。”

    蓝儿这时已经抱着金格灿毕胤进了石屋,没有一个人阻拦她,在场的众人都是默默的注视。

    盘宗和墨月搀扶着我走到石屋外,所有人都聚拢过来,蓝旋道:“雷翔,你真厉害啊,连龙王你都打得赢,可是,你知道吗?其实姐姐对金博大哥还是有情的,前些天,姐姐还和我提起过他,一说起金博大哥,姐姐的神色立刻就变得不一样了。如果金博大哥这回死了,姐姐可怎么办啊?”

    我无奈的说道:“这你也不能怪我吧。是你姐姐让我当挡箭牌的,那个龙王厉害得很,如果我不出全力,死的一定是我,咱们进去看看吧,也许他死不了也说不定。”

    我不能告诉蓝旋我和金格灿毕胤商量好的事,他和蓝儿毕竟姐弟情深,如果蓝儿知道了这件事,我以后就别想有好曰子过了。

    想到蓝儿往曰的恐怖,我不禁激灵灵打了个冷战。

    盘宗搀扶着我率先走了进去,众人紧随其后。

    石屋内,蓝儿将金格灿毕胤放在几个椅子拼好的床上,不断的垂泪,用手轻轻抚mo着金格灿毕胤面颊,眼神痴痴的,似乎是呆了。

    白光长老叹了口气,走到他们身旁,扑通一声跪了下去:“龙王大人,您可不能死啊,如果您死了,我怎么向仙逝的老龙王交代,龙王一脉难道就要从您这里而绝吗?”

    没想到这老家伙的演技这么好,演得异常逼真,简直是声泪俱下。

    白光冲蓝儿道:“蓝儿姑娘,你知道吗?龙王大人自从你当初随父母离开龙谷之后就从来没有高兴过,他一直很反对当初老龙王和几位长老的做法,但他那时并没有权力,只能看着你和你的家人离去。我和他从小一起长大,是最好的朋友,他有什么心里话也只会对我一个人说。你应该知道,龙王大人今年已经年过两千岁了,一般这个年纪的龙,早已经娶妻,并有了自己的孩子,尤其是龙王,龙王一脉向来单传。但是,龙王大人到现在还都是独身一人,因为,因为他一直在等着你回来,一千多年了,他没有一天不在思念着你,他曾经亲自带领着我们在大陆上四处寻觅你们的下落,但大陆这么辽阔,找一条龙是多么的困难。今天当我见到你的时候,之所以那么开心,就是因为,我知道龙王大人的心愿终于可以实现了,你回来了,他一定能快乐起来。这些年来,他一直都在不断的苦修,他的刻苦使我们龙族的每一名成员都异常钦佩,他是历届龙王中功力最高的一位,但是这么多年,我却从来没有看他笑过。经常看到的,是他独自一人站在山顶遥望远方,他那是在等你啊!今天,当我告诉他你回来了的时候,龙王大人他笑了,一千多年来他第一次笑了。”

    白光的样子异常激动,我呆了,看来,他说的这些都是真的,金格灿毕胤对蓝儿的感情竟然如此之深,一千年啊,那可是一千年啊,这是一个多么长久的时间,他竟然一直都等着蓝儿,这种浓情厚意将我们在场每个人都深深的感动了。

    蓝儿凄厉的吼道:“别说了,你别说了。是我,都是我害了他,金博你这个混蛋,你给我醒过来,你是龙王,怎么能这么轻易的死去呢?你快给我醒过来。”她不断摇晃着金格灿毕胤的身体,状若疯狂的哭泣着。

    看到蓝儿如此伤心,我心中一阵不忍,悄悄冲金格灿毕胤传音道:“老兄,差不多了,再装下去,蓝儿大姐就要崩溃了,现在你明白了吧,她对你也是有情的。”

    我挣脱开盘宗和墨月的搀扶,向蓝儿走了过去,低声道:“大姐,如果你不想他死的话就别摇了。你这样,会让他内伤加剧的。”

    蓝儿一愣,用袖子擦了擦脸上的泪水,道:“你说什么,你说他还没有死?可是,他已经没有呼吸了。”

    我心中大惊,不会吧,难道金格灿毕胤真的死了?不应该啊,他的伤明明没有我的重。

    我赶忙弯下腰,伸手向他鼻端探去,果然,一点呼吸都没有,我再将耳朵贴上他的胸口,心跳也已经停止了,没有任何动静。

    我感觉自己全身发冷,他怎么会这样就死了呢,这让我怎么向蓝儿和龙族交代啊。

    正在我焦急万分之际,金格灿毕胤微弱的声音传入我耳中:“你个笨蛋,连内呼吸都不知道吗?别压着我,快起来,我这就醒。”

    我心中大喜,强忍着不让自己表现出来,悄悄的在金格灿毕胤胳膊上用力掐了一下,冲蓝儿道:“大姐,你先别再动他了,他胸口尚有余温,生机未绝,我现在就救他。但是,由于伤势过重,他能不能活下来我就不清楚了,等他醒过来以后,绝对不能让他受到任何刺激。”

    蓝儿眼底又重新燃起了希望,点头道:“快,你快救他,只要他能活过来,我什么都答应你。快啊!”

    我微微运功,将残存狂神斗气集中到右掌,光芒一闪,右掌顿时变成了金色,我把右掌贴住金格灿毕胤的胸口,轻轻的移动,我这只是做作而已,其实一点都没有将能量输入到他的体内。

    一会儿工夫,金格灿毕胤的眼皮动了动,长吁口气,缓缓的睁开了双目。

    我冲蓝儿道:“他已经醒了,你一定别再刺激他了,必须要慢慢调养,才有希望好起来。”

    蓝儿大喜过望,抓住金格灿毕胤一只手,轻唤道:“金大哥,金大哥。”

    金格灿毕胤的眼中逐渐有了些光彩,声音微弱的叫道:“蓝儿,蓝儿,你别离开我,蓝儿,你知道我有多么想念你吗?别离开我。”

    蓝儿泣道:“金大哥,我不离开你,只要你不死,我一定不离开你,永远永远都陪着你,好不好?”

    金格灿毕胤眼中流出了泪水:“真的吗?真的吗?蓝儿,我,我这不是在做梦吧。”

    蓝儿拼命摇头道:“不,不,金大哥,你不是在做梦,我答应你,只要你能好起来,蓝儿就一生一世伺候你,永远陪在你身边,好不好?”

    金格灿毕胤顿时大喜,猛地坐了起来,一把将蓝儿搂入怀中:“太好了,太好了,我等这一天已经等得太久了,蓝儿,你再也别离开我了。”他生龙活虎的样子,哪里像重伤之人。

    从我这个方向,能看到蓝儿一脸的惊愕之色,我暗道不好,赶忙传音给金格灿毕胤道:“你想死吗?如果被揭穿了,你就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金格灿毕胤也呆了,他也不知道该如何挽回了。

    我急中生智,大叫一声:“不好。”赶忙扑了过去,强忍着因为动作过大引起的全身疼痛,双手在金格灿毕胤背后一阵乱点,满脸焦急的冲蓝儿道:“大姐,你快把他身体放平,他回光返照了。快,用嘴堵住他的嘴,如果元气外泄,他就完了。”

    金格灿毕胤很配合的一动不动,脸上刚刚出现的血色,又变成了灰白之色,蓝儿一惊之下,赶忙搂住他的头,吻在他的嘴上。

    我一边在金格灿毕胤背后乱点,一边传音给他道:“你这个笨蛋,怪不得蓝儿大姐不理你呢。如果你再来这么一次,看我还帮你,待会儿我一停手你就装晕,多过些时候再醒过来,到时候你一定要装得虚弱些,就留在这里和蓝儿大姐培养感情吧。他妈的,你个混蛋,刚才真是吓死我了。”

    我又乱点了一会儿,抬头一看,蓝儿仍然紧紧的搂住金格灿毕胤,脸上一片羞红之色,但嘴却紧紧的吻住她心爱的龙王。

    金格灿毕胤这家伙现在不知道多享受呢。

    我装作松了口气,道:“好了,蓝儿大姐,将他放躺下吧。哎呀,不用再亲着了,你上瘾了是不是?”

    蓝儿顿时羞得无地自容,我心中暗笑,平时都是她嘲笑我们,这回终于报仇了。

    “雷,雷翔,他现在怎么样了?”她低声问道。

    我叹了口气,道:“死倒是暂时还死不了,不过,必须有人好好照顾他,还是那句话,在他好起来之前,一定不能刺激他,让他静养。白光长老,我看就把你们的龙王大人先留在这里吧,他伤势严重,搬运身体恐怕不太好。对了,我的功力非常霸道,你们千万不要尝试给他治疗,那样会冲击到他的心脉,到时恐怕神仙都难救了。”

    看蓝儿的样子,应该没有怀疑什么,这下我就放心了,只要顺利的发展下去,不但金格灿毕胤可以得到蓝儿的芳心,盘宗大哥的事也就有了希望。

    我传音叮嘱金格灿毕胤道:“你注意点,如果再得意忘形,谁都救不了你了,什么都别艹之过急。还有,别忘了刚才在外面你答应我的事。他妈的,你个混蛋,真狠啊,打得我现在还全身疼得要命。”

    我长出口气,冲蓝儿道:“大姐,你要愿意你就在这里照顾他吧,我不行了,我要赶快找地方休息一下,被这家伙打得我现在全身没不疼的地方。”

    除了蓝儿,大家都从石屋中走了出来,我冲天云道:“老祖宗,麻烦你给我这几个兄弟弄点吃的吧,我不行了,要赶快找地方疗伤。”

    白光上前一步走到我面前,他刚要说话,一旁的盘宗赶忙凑了过来,冲白光道:“外,外公,我四弟刚才和你们龙王可是公平比试的,您可不能趁他受伤的时候……”

    白光不耐的瞪了他一眼,道:“滚一边去,你把我龙族第一长老当成什么人了,我有话对他说。”

    盘宗转头看向我,我冲他点了点头。

    我淡淡的说道:“长老,有什么您就快说吧,我还要疗伤呢。”

    白光看我的眼神很复杂,良久,他才传音道:“谢谢你,雷翔。”

    我摇了摇头,传音道:“您什么都不用谢我,我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我大哥盘宗,如果您真心谢我,就让他们母子见面好了。”

    白光眼中怒气一闪而过,断然道:“不行,我绝不会让他打搅我女儿平静的生活,你让他死了这个心吧。还有,只要有我在龙族一天,就不会让他再伤害我们龙族的女姓。”

    我冷哼一声,道:“这,恐怕你就未必做得了主了,懒得和你这种老顽固多说。”

    我扭头冲墨月道:“月儿,咱们走。”

    天云飘身来到我身旁,道:“你们跟我来吧,我帮你们安排住的地方。”

    我心中涌起当初被囚禁时和墨月共挤一张小床的动人感受,微笑道:“那就还原来那间吧。”

    ;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狂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