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白剑心事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狂神

    苏鲁脸一红,道:“师傅,我不知道该怎么做啊!”

    我笑道:“男女之间的事,不用你去刻意做什么,你只要将自己心中想的表达出来就行了,多关心爱你的人。走吧。”

    母亲道:“翔儿,你顺便将紫风的两个女儿带回来给妈看看。”

    我看了看母亲,点头道:“是该让她们见见您了。妈,这里您住的还习惯么?”

    母亲叹息道:“多少年以前,这一直是我梦想中的生活,虽然不无缺憾,但妈知足了。我想一直就在这里住下去,直到生命的尽头。”

    “妈,您别这么说,您还年轻呢!”

    母亲微笑道:“年轻什么,我已经老了,你们快去吧。”

    我带着苏鲁和墨月出了院子,穿街绕巷,直奔天都学院而去。

    现在已经是中午了,太阳高高的悬挂在空中,现在的温度很高,一路奔跑,功力还没有完全恢复的苏鲁顿时跑出了一身大汗。

    转过一个弯,我们已经可以看到天都学院的大门,门口有一个娇小的身影在不住的向我们这边张望,正是玛丽,她一脸焦急之色,频频将目光向我们这个方向投来。苏鲁全身一震,扭头看了我一眼。我冲他努了下嘴,道:“快去吧。”

    苏鲁的眼睛红红的,猛然加速,向玛丽狂奔而去,高喊着,“玛丽,我回来了。我回来了。”

    墨月失笑道:“老公,你看苏鲁那么大块头,似乎要将玛丽压扁似的。”

    我捏了捏她的鼻子,道:“别取笑人家,今天晚上我也把你压扁,怎么样?”

    墨月脸一红,啐道:“讨厌拉,真不知羞。”

    我搂住她的腰,在她脸上亲了一下,低声道:“老公疼老婆,有什么羞不羞的。你看。”

    苏鲁已经跑到学院门前,一把将玛丽抱了起来,飞快的转了几个圈,紧紧的将玛丽拥入怀中。我拉着墨月飘身到他们身边,冲苏鲁道:“你轻点,想让人家玛丽窒息吗?”

    苏鲁脸一红,将玛丽放了下来,爽朗的玛丽现在也害羞起来,低声道:“雷翔大哥,你怎么取笑人家。”

    我哈哈一笑,道:“你应该谢谢我才对,如果不是我,苏鲁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开窍了。对了,紫嫣她们呢?”

    玛丽踩了正在傻笑的苏鲁一脚,道:“紫嫣姐姐她们去吃饭了,她们本来也一直等着你们的,可看你们老不回来,就叫我先去吃饭了。我刚换她们在这里等你们,她们待会儿吃完饭就会过来的。你们怎么这么慢才回来,下午的课就要开始了呢。苏鲁的仇报了吗?”

    苏鲁点头道:“我妈的仇已经报了,是我亲手报的。我今天太高兴了,真是太高兴了。”说着,他又把玛丽抱了起来,重重的在玛丽脸上亲了一下。玛丽大羞,从苏鲁的怀中挣脱出来,拉着苏鲁的手丢下一句:“我们去上课。”转身就跑。我和墨月不禁哈哈大笑起来。

    “月儿,咱们就在这里等紫嫣她们吧,等她们出来咱们就回家。”我和墨月走到一旁的阴凉处,已经有很久没有这么和月儿单独相处了,她靠在我身上,我双手环住她的腰,静静的站在那里,我们谁都没有说话,因为我们都不想打破这难得的寂静。

    等了一会儿,没把紫嫣姐妹等来,先来的到是风问、风云两兄弟。

    “雷翔,你已经回来了,苏鲁呢?他没事了吧?”

    我松开环抱墨月的手,点头道:“放心吧,他已经和玛丽回去上课了,其他人呢?”

    风问道:“凤鹃和火星、火行都被他们的老爸带走了,估计要明天才回来了。你可不知道,你们走了以后,佣兵大会都炸窝了。血影再也没脸留在那里,带着自己的一群手下也走了。我爸说,看血影一脸铁青的样子他就感觉好过瘾,哈哈,这回血战佣兵团可让你们给整惨了。我估计,用不了几天,你们共天佣兵团的名气就会传遍帝国各地,我看,你不如改行做佣兵算了。直到今天,我才知道你的厉害,没想到,你也有条龙当坐骑,我真是服了。”

    我楞了一下,才明白过来他说的坐骑是指蓝儿,赶忙辩解道:“蓝儿大姐可不是我的坐骑,我们只是朋友而已。你小心点,要是被她听到,她恐怕不会轻饶你。这回血影失去了蓝旋,实力大减,你们几家佣兵团就有了出头之曰。佣兵大会后来怎么样了?怎么这么快就结束了。”

    风云苦笑道:“还不都怪你们,把大会搅的一团糟,最后凤鹃她爸宣布这界大会取消挑战,一切名次都按照佣兵工会排定的。等到下界大会再做调整。因为你们共天佣兵团‘出色’的表现,工会可能回特批你们为a级佣兵团呢。”

    我摊开手道:“什么级都无所谓,反正我们也不会真的做佣兵。你们赶快回去上课吧,否则要迟到了。”

    风云笑道:“无所谓,我这哥哥现在可是院长面前的红人,缺两堂课也不要紧的。”风问瞪了他一眼,刚要说话,紫嫣和紫雪从学院中走了出来,紫雪一看到我,顿时开心的跑了过来,我像苏鲁那样抱着她转了一圈,道:“吃完饭了?”

    紫雪乖巧的点点头,道:“你们还顺利吧。”

    我点头道:“当然顺利了,我是特意来找你们的,走,跟我回家吧,母亲要见你们姐妹。”

    风云怪叫一声,道:“雷翔,你好重色轻友啊,我们怎么办。”

    我哈哈一笑,道:“回去上课。”说完,我搂着紫雪一闪身,在紫嫣的惊呼下,将她也搂入怀中,招呼墨月一声,‘落荒而逃’。

    转过两条街,紫嫣窘道:“快放我下来,让别人看见多不好。”

    我昂然道:“怕什么,反正你们也是我老婆,抱抱有什么。”虽然嘴上这么说,我却还是将她们放了下来。

    紫雪紧张的说道:“阿翔,伯母她好相处么?”

    墨月替我回答了这个问题,她拉住紫雪的手道:“雪儿姐姐,伯母可好了,连我这个异族她都不嫌弃,何况你们了,你们这么漂亮,伯母一定很喜欢你们的。”

    我呵呵笑道:“就是,我的眼光还错的了,丑媳妇总要见公婆,你们怕也要去啊!”

    紫嫣啐道:“我们姐妹很丑吗?讨厌。”

    她娇嗔的样子份外动人,明眸皓齿在她身上那股神圣的气息衬托下,宛如神女一般,比起当初见到的水神犹有过之。我凑到她跟前一寸处,仔细的盯着她的俏脸道:“不丑,不丑,你们都是我最漂亮的宝贝。”这么近的距离,紫嫣呼出的热气打到我脸上,痒痒的很是舒服。紫嫣的脸一直红到脖子,低声道:“别,别离人家那么近。”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她并没有推开我。

    我心中柔情大涌,向她的香唇吻去。紫嫣惊呼一声,用手挡在自己唇前,我顿时吻在她化嫩如春笋般的小手上。紫嫣红着脸道:“讨厌,你怎么又忘了,还想被能量打出去么?”

    我脑了脑头,道:“你好美,我又忘记了。”

    紫嫣黯然的投入我怀中,道:“老公,都是我不好,不能让你亲热。”这是紫嫣第一次这么叫我。我顿时感觉热血上涌,紧紧的搂住她的娇躯,心中涌起浓浓爱意。

    紫雪从一旁凑了过来,嘟着小嘴道:“喂,我说两位,这里可是大厅广众啊,你们想表演么?我可要嫉妒了。”

    紫嫣啊了一声,从我怀中挣脱出来,低着头就向前跑。我张牙舞爪的扑向紫雪,道:“好哇,你感破坏我的好事,看我怎么惩罚你。”

    “啊!姐姐救命啊!”

    …………

    “就是这里了,三位爱妻,请进吧。”

    紫嫣和紫雪对视一眼,两人都有些犹豫。墨月嘻嘻一笑,拉着她们的手道:“两位姐姐,走吧。”扯着她们就向里走去。

    看着走在前面的三女,我感觉到自己似乎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以后有她们陪伴,我还有什么可求呢?比起提奥曼迪司大哥,我是太幸运了,能和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就是最美好的。

    墨月推开木门,浓郁的花香从里面传出,紫雪惊呼道:“好美啊!”

    我走上前,伸出双臂同时揽住三女,柔声道:“走,咱们进去吧。”

    大家都在院子里,最醒目的就是蓝儿和蓝旋,这两姐弟同时回身看向我们,蓝儿一看到是我们,笑道:“我还以为你上哪儿去了呢,原来是去找两位妹妹了。”

    蓝旋一脸色咪咪的样子跑过来,道:“哇,三位小姐都好漂亮,不知道有没有空和在下吃顿便饭。”

    我身体一闪绕过三女,站在蓝旋身前,冷声道:“吃饭可以,不过,陪你的人是我。”平心而论,蓝旋的相貌确实英俊,虽然我对三女完全信任,但心中仍然有些酸意。如果蓝旋是外人,恐怕我早就和他动手了。

    蓝旋皱了皱眉,道:“你一个大男人,谁和你一起吃饭啊。”

    蓝儿凑了过来,冲蓝旋道:“好拉,小弟,别闹了,雷翔可是个醋坛子,你是打不过他的,走,进去吧。”

    蓝旋有些不服气的道:“没打过怎么知道打不过,哎呦,姐,你别揪我耳朵啊,都一千年了,你这习惯怎么还没改,我可怜的耳朵啊!”

    我冲紫嫣姐妹解释道:“这小子是蓝儿大姐的弟弟,是条龙,恐怕也有一千岁了。别理他。”

    紫嫣和紫雪面面相觑,我拉起她们的手道:“走吧,咱们进去,母亲在等你们呢。”

    走进房间,母亲正坐在那里喝茶,白剑在一旁陪着她说话。

    “妈,我带紫嫣她们回来了。”紫嫣、紫雪一看到母亲,脸上都流露出惊讶的神色,应该是因为母亲的容貌吧。“伯母您好。”两人同时向母亲施礼。母亲微笑着站了起来,亲自将她们扶起来。

    “来让我看看,翔儿老在我面前提起你们,恩,果然很漂亮,翔儿啊,你的眼光不错嘛!”

    我得意的说道:“那是当然了。”

    紫雪道:“伯母您也很漂亮啊,和我想的一点都不一样。”

    母亲微笑道:“哦?怎么不一样了?”

    紫雪似乎放开了些,道:“你比我想象中更要慈祥,也更要漂亮的多。”

    母亲失笑道:“孩子,你就别哄我开心了,我已经老了,没法和你们年轻人相比啊!你叫?”

    “伯母,我是紫雪,这是我姐姐紫嫣。”

    母亲微微叹息道:“你们的父母真幸福,能有你们这么一对好女儿。啊!对了,来,第一次见面,这个送给你们。”说着,母亲从怀中掏出当初购买的四只手镯中的剩余两只,分别套在紫嫣和紫雪的右手上。

    “谢谢伯母。”

    母亲笑道:“不用谢了,以后你们都是雷翔的妻子,都是我的儿媳妇,这就算我替雷翔下的聘礼吧。”

    紫雪和紫嫣的脸顿时红了起来。母亲拉着她们的手道:“来,你们坐吧。月儿,你也过来。”

    墨月答应了一声,走到紫嫣身边。母亲笑容收歇,静静的看着她们三个,道:“孩子们,我知道你们都是真心对待翔儿的。翔儿小时候很苦,由于我那时一直非常恨他的父亲,所以连他也恨在内,从来没有给过他一丝母爱。他从小就是在没有爱的情况下长大的。我这个母亲太不负责了。我对不起他。直到后来,在翔儿的开解下,我终于明白了,孩子是无罪的。但是,那时候,我却已经耽误了十几年应该负担的责任。正是因为我的过错,翔儿的姓格才会有些孤僻,孩子们,以后我就将他托付给你们了,希望你们能好好照顾他,多给他一些温暖,翔儿的心很好,如果不是他,我永远都无法回到自己的祖国。”

    我走到母亲身边,道:“妈,您说这些干什么,这都已经过去了。”

    母亲瞪了我一眼,道:“我在和我的儿媳妇说话,你不许插嘴,一边呆着去。”

    我无奈的退到一旁,听了母亲的话,我心中感触良多,说实话,现在的我根本想不起小时候的事,并不是我的记忆力不好,而是一想起小时候的经历我就发自内心的想回避,我的童年是灰暗的,没有任何值得我回忆的。

    母亲沉吟了一下,接着道:“雪儿,嫣儿,我和你们父亲的事雷翔都告诉你们了吧。你们可以放心,我绝对不会去打搅你们平静的生活。你父亲已经答应我了,今后只是每星期来这里见我一面,而且时间不会太长,这么多年过去了。我现在别无所求,只是想偶尔见见他,和他说说话,我就满足了。”

    紫嫣道:“伯母,当初的事我们全听雷翔说过了,您和父亲都是受害者,我们能理解你们的苦衷,您这样做我们已经非常高兴了,我替我的母亲谢谢您。”说着,紫嫣向母亲盈盈下拜。紫雪跟着姐姐一起拜了下去。

    母亲扶住她们,道:“你们都是懂事的好孩子,阿风能有你们这两个好女儿是他的服气。嫣儿、月儿、雪儿,伯母有一件事想求你们。”

    三女同时一楞,紫嫣道:“伯母您说,千万别说求,您对我们小辈的要求,不论是什么我们都会答应的。”

    我听的一楞,母亲会去求她们,这是为什么,我隐隐感觉到,母亲要说的恐怕会和我有关系。

    母亲叹了口气,扭头冲白剑道:“剑儿,你过来。”白剑袅袅婷婷的走到母亲身边,躬身道:“妈。”

    我心中突然有了一种说不清楚的预感,还没来的及问,母亲已经转头冲三女道:“这是我收的义女白剑,她是兽人中的白狐人族公主,因为一些原因来到了我身边,是个可怜的姑娘,这两年以来,她一直在我身边照顾我。剑儿曾经说过,她要照顾我一辈子,直到我死为止,她对我的照顾无微不至。有这么个义女我很高兴,我也一直都把她当作亲生女儿看。但是,剑儿毕竟青春年少,我怎么忍心让她就这么一直陪着我这个老太婆呢,所以,我有个想法,但我必须要征求你们的意见。我希望能给剑儿一个真正的名分,你们明白我的意思吗?”

    听了母亲的话,白剑满脸通红的低下了头,看着自己的脚尖,扭捏的一声不吭。

    我大惊,喊道:“妈,这怎么行?这样会耽误了剑儿姐姐的一生啊!而且,我有了紫嫣他们三个也知足了,妈……”

    母亲怒视我,厉声道:“翔儿,你听不听我的话,我并不是在征求你的意见。”

    白剑抬起头,脸上珠泪莹然,冲母亲道:“妈,您别为难雷翔了,我怎么配做您的儿媳呢!”她眼中的泪水像断线的珠子一样不断落下,白剑捂住自己的嘴,不让自己哭出声来,扭头向外跑去。看来,我的话已经深深的刺伤了她。

    母亲楞了一下,冲我道:“翔儿,快去把你剑儿姐姐追回来。”

    我看了看三女,她们还都有些发愣,都没有从母亲话中带来的震惊清醒过来。母亲说的对,白剑是个可怜的兽人女子,在这人生地不熟的人类国度,如果有什么事就麻烦了。想到这里,我一咬牙,扭头向外追去。一出房门,我正好看到白剑从蓝儿怀中挣脱出来,正向大门跑去,赶忙一个闪身,拦在她身前,叫道:“剑儿姐姐,你听我说。”

    白剑泣道:“你不要理我,我想静一静。”

    我叹了口气,道:“那我陪你吧。”我打开大门,白剑从我身边跑了出去,她脸上的泪水在奔跑时有两滴打到我的脸上,我顿时感觉到自己心弦一震,蓝儿恶狠狠的飘到我身前,一把抓住我的衣服,道:“好哇,你小子是不是欺负剑儿妹妹了,快说。”

    我苦笑道:“大姐,你就别添乱了,我先去追剑儿姐姐。”我拍掉蓝儿的手,扭头向外追去。

    还好,白剑跑的并不算太快,仍然让我捕捉到她一丝身影,我赶忙几个起落追了上去,在街道的拐角处挡在她身前。

    “你别跟着我,我想一个人呆一会儿。求求你。”白剑满脸凄然的哀求着我。

    我心头一痛,道:“剑儿姐姐,你别这样。”

    白剑抬起头看着我,凄然道:“你是兽人国中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睿亲王,天下少有敌手,我只是一个狐人少女,怎么配的上你呢。”

    我解释道:“剑儿姐姐,我不是那个意思,对不起,我知道我的拒绝你让你很难过。我拒绝你并不是因为你的身份,在我看来,每一个人都是平等的,并没有什么贵贱之分,我之所以拒绝你是因为母亲太冲动了,根本没考虑到你的感受。如果我答应了,你将会嫁给一个你并不喜欢的人,那样的话,你一辈子都不会开心的啊!剑儿姐姐,别生我气好么?”

    白剑的情绪在我的一番话下稳定了不少。她幽幽的叹了口气,双目直视着我,道:“雷翔,我和妈相处了这么长时间,她老人家怎么会不知道我的想法呢,又怎么会不顾及我的感受。你又怎么知道我不喜欢你呢?”

    我目瞪口呆的看着她,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张口结舌道:“可,可我已经有了月儿她们三个,我……”

    白剑抬起手,温柔的捂在我的嘴上,道:“雷翔,你别说了,我实话告诉你吧,当我第一天见到你的时候,就已经痴迷于你那傲渊山岳的气质。后来,随着不断和你的相处,我更加看清了你的为人。你虽然并不是一个完美的英雄,但是,你犯错以后却可以勇于承担,让我非常钦佩。虽然你经常在外面奔波,我来到你府邸两年的时间却和你见面的次数并不多。但我仍然无法自拔的喜欢上你。每次你离开,我都会莫名的失落,每次你回来,我又会异常兴奋。我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份,我将这份爱一直深深的埋藏在心底,谁知道,还是让妈看出来了。你放心,我不会让你为难的,我现在只想静一下,待会儿我会回去向妈说清楚,让她不再为难你们。哎——,把心底里的话都说出来,我舒服多了,你先回去吧,不用为我担心。”

    我呆呆的看着白剑,虽然我以前也曾从她的眼神中看出过一些异样,但我却从没有想到,她竟然会真的爱着我。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从我身后传来,我听的出,是墨月和紫嫣姐妹。虽然我很同情白剑,但我却不能对不起一直深爱我的三女。

    我叹了口气,冲白剑道:“剑儿姐姐,你是一个温婉善良的好女孩儿,但是,我却真的无法接受你的爱,对不起。”看着白剑苍白的面颊,我强忍着心中的自责接着道:“其实,我并不是一个多情之人,当初,当我遇到紫雪的时候,我就已经决定会一辈子对她好,只娶她一个做老婆,疼爱她一生一世。但是,命运并不会因为我的想法而改变,后来,我在龙神帝国卧底的时候,参加了龙神帝国抵抗魔兽联军之战。那时候,我因为紫雪的关系,答应她要保护同样参战的紫嫣安全。在第一次上战场之时,紫嫣被魔族的堕落天使抓去了,而那个堕落天使正是月儿,我骑着黑龙拼命的追赶,终于在一处树林中和月儿交手了,用重伤的代价救下了紫嫣。那时,我们已经无法返回斯特鲁要塞了,为了躲避魔族有可能的追击,我们跑进了魔族地界,在那段时间中,我们冒着被魔族揭穿身份的危险,在魔族中相互扶持,相互关心,一直到后来我将紫嫣送回到斯特鲁要塞。在那段时间里,我毫不隐瞒的将自己的身份告诉了紫嫣,但她却并没有因为我是兽人而鄙视我。正是那时,我们之间产生了感情。我既不想伤害紫嫣,也不想伤害紫雪,最后,只得兼收并蓄,我对她们的爱都是同样的深。”

    脚步声已经停下了,我想,三女一定在听我说的话。我所说的句句发自肺腑,没有任何做作,自然不怕她们听达到。白剑似乎有些迷醉的在听我叙述,见我停下来,追问道:“那后来呢?”看她的样子,似乎已经刚才被我拒绝时那么伤心了。

    我叹息道:“后来,我返回了兽人族,在我的力荐之下,兽人族开始不断的改革发展。其实,三女中我歉疚最深的是月儿,当时,在魔兽两族的战争结束后,我被愤怒冲昏了头脑,做出了那等卑鄙、无耻、下流之事,对月儿的身心造成了无可比拟的伤害。我痛苦极了,有几此我都想到过自己解决掉自己的生命。但是,我不舍得死,因为还有母亲,还有紫嫣、紫雪,她们都在等着我,我还有那么多的事没有做。于是,我找到紫嫣和紫雪,将这件事告诉了她们,她们心胸宽广的原谅了我。并让我要对这件事负起责任来。到现在为止,我都很感激她们,如果不是她们的鼓励,我怎么能得到月儿的心呢。再后来,我在一次战斗中被敌人俘虏了,在我已经绝望之际,月儿却突然出现了,我惊讶的发现,她仅仅是凭借我的剑找到的我。我很感激她,如果不是她的到来,也许现在我还被囚禁着呢。当时,我出于感激和对她的愧疚,恳求她接受我,月儿答应了。说起来,和我相处时间最长的就是墨月,开始时我对于月儿的感情主要是yu望和愧疚,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不断发现她的可爱之处,现在,我可以说,我对她们三个的爱一样多。她们都是我的心头肉,是我心中的宝贝,我会用我的一生来守护她们。剑儿姐姐,我的心现在已经没有地方再容下其他感情了,对不起……”

    脚步声响起,三条人影迅速向我扑来,我一转身,将三女搂入怀中,我微微一笑,道:“早知道你们来了,我刚才说的也是对你们的承诺。”

    白剑走到我们跟前,深深的看了我一眼,道:“祝福你们。”说完,她快步向外走去。

    我喊道:“剑儿姐姐,你要去哪里?”

    剑儿回头凄然一笑,道:“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我现在就回家,和妈说清楚了。省得你为难。”

    我真挚的说道:“谢谢你,剑儿姐姐。”

    “等一下。”我怀中的紫嫣挣脱出来,我楞楞的看着她,紫嫣看我的眼神中充满了柔情,她扭头向剑儿走了过去,拉住白剑的手道:“剑儿姐姐,你不用走,我代表我们三姐妹欢迎你加入。”

    白剑一呆,道:“加入什么?”

    紫嫣道:“刚才你们的对话我们都听到了。伯母也向我们解释了你的经历,我们都很佩服你,照顾家庭我们都不擅长,如果有你加入,不但伯母高兴,我们也有了学习的榜样。”

    白剑眼中喜色一闪而过,黯然道:“不,谢谢你妹妹,可是雷翔他并不爱我,我怎么能……”

    紫嫣打断她道:“剑儿姐姐,感情都是慢慢培养出来的,你不用着急,他总会接受你的。”

    我呆呆的看着紫嫣,紫雪和墨月都没有反对她的话,显然三人早有默契。

    白剑看了我一眼,低声道:“我先回去了。如果他愿意,我……”她俏脸一阵羞红,转身跑了。

    我走到紫嫣身前,皱眉道:“紫嫣,你这是干什么啊!我好不容易才回绝了剑儿姐姐,你这么一说,岂不是又勾起了她的希望么?”

    ;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狂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