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详解佣兵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狂神

    我点了点头,我又不能直接拒绝她,毕竟曾经是同学,也只好由着她了。

    在凤鹃的带领下,我们一起进入了宿舍楼,由于时间已经不早了,宿舍楼内很安静,只是偶尔会经过一两名学员,看上去应该都是低年级的,全是生面孔。

    终于到了当初居住的宿舍,门开着,里面传来阵阵谈话的声音。凤鹃抢先走了进去,喊道:“看我带谁来了。”

    我跟着她走了进去,房间内所有的人都向门口看来,当初的好兄弟一个不缺,风问,风云,火星,火行,再加上苏鲁和玛丽,让我惊奇的是,紫雪和紫嫣也在。他们都愕然看向胖嘟嘟的凤鹃。

    凤鹃一看到紫雪姐妹顿时一楞,扭头冲我道:“啊,你的红颜知己也在,你麻烦大了。”

    我微微一笑,绕过她走向大家,风云第一个扑了上来,照着我胸口就是一拳,黑影一闪,他的拳头落在一个娇小的手掌之中,“你干什么打他?”正是和我同来的墨月。

    风云看着墨月薄怒的面颊,不禁有些呆了。

    “月儿,别这样,这是我的好兄弟风云,他在和我开玩笑呢!”

    墨月一楞,被紫嫣拉了过去,和紫雪坐在一起,风云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冲我道:“还说好兄弟呢,这么长时间都不回来看看我们。”

    火星、火行也早站了起来,脸上充满了重逢的喜悦。

    风问戏谑的冲我说道:“雷翔,这是谁啊?不给我们介绍一下吗?”说着,他指了指墨月。

    还没等我回答,紫嫣道:“我给你们介绍好了,这是我的好妹妹月儿。”

    我感激的看了她一眼,道:“大家都还好吗?”

    众人都有些发楞的看向紫嫣,竟然没有一个理会我,风云怪叫一声,凑过去道:“紫嫣学姐,你什么时候又多出这么一个漂亮的妹妹,快给兄弟们介绍一下。”

    墨月脸一红,低下了头,我一把抓住风云的肩头,笑骂道:“你这见色忘友的家伙,不许打月儿的主意,她可是我的。”

    听到我的声音,低着头的墨月抬头看向我,冲我甜甜的一笑。

    火星楞道:“她是你的?那紫雪呢?”

    我脸不红,气不喘的傲然道:“当然也是我的,还有紫嫣,她们都是我的。”

    除了紫嫣三女和已经预料到的风问以外,其他人都楞出了。风云凑到我跟前,看了娇羞的三女一眼,突然一脸献媚之色,道:“师傅,你收下我这个徒弟吧,我现在可还是光棍一条啊,我要求不高,只要能找到一个和三位师娘相媲美的老婆就行了。”

    憨直的苏鲁楞道:“师傅要收下你,我就是你大师兄了?”

    他们的话顿时逗的大家哄堂大笑。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将风云推给风问。

    火行道:“雷翔,咱们出去喝酒吧,这么长时间没见,大家都想听听你的经历呢。”

    我点头道:“好啊,今天来就是想和你们聚聚。”

    见大家都站了起来,一直被晒在一旁凤鹃道:“我,那我就不去了。”

    风问道:“一块去吧,很久没有这么开心了,雷翔,你可不知道,凤鹃的功力现在大进,比以前可要厉害的多了。”

    凤鹃白了他一眼,道:“厉害什么,哪儿比的上你啊!”

    火星道:“走拉,走拉,找个地方咱们一边喝酒一边聊。”

    出了宿舍,我们向大门走去,一边走着,风问冲我道:“雷翔,你还不知道吧,上回我们去西伦参加交流大会回来以后,副院长和院长商量好了,已经正式宣布你永远是咱们天都学院的名誉学员,随时可以回来。所以,咱们现在还都是同窗啊!”

    我楞了一下,但想起副院长当初收我金币时的笑容也就释然了,我对天都还是很有感情的,如果当初没有来到这里,又怎么能认识这么多朋友和紫嫣、紫雪呢?

    墨月冲紫嫣道:“紫嫣姐姐,你们怎么也在这里,雷翔没告诉我啊!”

    紫嫣道:“风问今天来找我们,说雷翔晚上要过来,我们就留下来了。”

    我有些担忧的说道:“你们晚回去,家里会不会担心?让紫风叔叔知道不好吧。”

    紫雪道:“不会拉,我们已经回家一趟了,说今天准备在学院里多修炼修炼,晚上不回去住,可以放心玩了。对了,雷翔。”她看了看周围众人,凑到我耳边问道:“听姐姐说,你今天向父亲求亲了,他答应了么?”

    我微微一笑,传音道:“他答应我考虑考虑,我已经想好了,到时候会找个大人物来帮我正式提亲,你们放心吧。我母亲今天也和紫风叔叔见过面了,他们虽然很激动,但紫风叔叔已经答应母亲,以后只会隔一段时间看她一次,而且绝对不会因为母亲影响到家庭,这下你们可以放心了。”

    紫雪微笑着点了点头,跑到她姐姐身边,把这两个好消息告诉了紫嫣。

    这时,我们已经走到了学院门口,刚要出去,就被门口的门卫拦住了。

    门卫皱眉道:“现在都什么时候了,学院规定晚上学员不得随便出学院,你们不知道吗?快回寝室去。”

    大家都是一楞,风问凑上前,道:“门卫大哥,你们就通融一下,我们出去一会儿就回来,绝对不会给你们找麻烦的。”

    门卫固执的说道:“不行,这不是找麻烦的事,这是学院的规定,如果我擅自放你们出去了,我怎么向学院的领导交代。”

    这可让大家为难了,打又不能打,他又不通融,这可怎么办?

    胖乎乎的凤鹃道:“真的不能通融吗?你以为你们拦的住我们?”

    那门卫不卑不亢的说道:“我知道你们都是学院中的高才生,如果你们想被学院除名的话,就出去好了,但我们会立刻向学院领导汇报,后果你们自行负责。”

    凤鹃大怒,“你——”她气的胖嘟嘟的脸上肥肉一阵乱颤。我想,如果她现在大锤在手的话,说不定就会直接砸过去。

    “算了,让他们出去吧。”一个略带苍老的声音从我们身后传来,不用回头看,我也从声音中听出了,正是副院长。

    众人同时回头,果然,正是一脸笑容的副院长,看到他,我想起了当初的三月禁闭,如果不是他对我的禁闭,我绝对发现不了狂神决,也就有不了今天的成就,说起来,我真的很感激他。在学院的师长中,除了庄老师以外,就是他最让我尊敬。

    “雷翔,你小子回来了也不去看看我。”副院长有些责怪的看着我道。

    我讪讪一笑,道:“不是我不想看您,是怕您太忙,打搅您。”

    副院长道:“你呀。行了,你们去玩吧,门卫,放他们出去。不过,你们给我记住,在外面不许闯祸,今天城里不怎么太平,听说有家旅馆莫名其妙的爆炸了,路上巡逻的官兵比平常多了几倍,你们给我注意点。如果惹事了,不许说是学院的学员,省得给我丢脸。”

    紫嫣跑到副院长身边,道:“老师,我们不会闯祸的,大家只是在一起聊天而已,您放心吧。”

    副院长看了她一眼,又看了看我,摇了摇头,道:“好了,去吧。”

    我们一起冲副院长鞠了一躬,“谢谢副院长。”

    门卫无奈的看着我们兴高采烈的出了天都学院,一脸无可奈何的样子。

    我们并没有走远,在学院附近找了一家通宵营业的饭店,大家围坐在一起,随便要了些吃的和酒水。看到这些多曰不见的朋友,我心中异常兴奋,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刚一坐定,火星就冲我道:“雷翔,你快跟我们说说,自从你上次在要塞消失以后都去干了什么,直到现在才回来。”

    我微笑道:“我什么都没干啊,那次为了救紫嫣,我们跑到了魔族,还好人类和魔族的模样差不多,好不容易才逃了回来,后来,我将紫嫣送到要塞时,魔兽联军已经快撤退了,我在要塞外和紫嫣分手后,就找了个地方潜修,因为我觉的自己的实力太差了。再后来,我感觉到自己修炼有成之后,就回到了首都,因为离开时间太长,我以为学院已经把我开除掉了,就没有回来,而那时,风问、紫嫣他们也正好去参加了那个交流会。于是,我也去了西伦,以后的事风问应该告诉你们了。”对不起了兄弟们,我的身份你们还是不知道的好。

    火星楞道:“就这样吗?”

    我点了点头,道:“就是这样啊,那你以为还会怎么样。兄弟们,我现在有些事情还不方便告诉你们,如果以后有机会你们会知道的。”我不把自己的真实身份告诉他们并不是怕他们因为知道我是兽人而鄙视我。他们都不是这样的人。之所以不告诉他们,主要是不想给他们带来麻烦。

    风问端起酒杯,道:“行了,别审他了,好不容易回来了,咱们大家先干一杯。”

    “好,来。”我也端起酒杯,将一大杯烈酒一饮而尽,一股火辣辣的感觉从喉咙一直透进肺腑,我大呼道:“痛快,痛快,你们也喝啊!”

    紫嫣和紫雪不擅喝酒,都只是轻抿了一下,就被辛辣的烈酒呛的直咳嗽。墨月比她们要强一些,暗黑魔力最讲究的就是随时保持头脑的清醒,她凭借着暗黑魔力的威力喝了半杯左右,一时间,三女的面庞都红润了起来,娇艳欲滴,看的我不禁一呆。

    风云喝完自己的酒,起哄道:“不行,都要喝掉,都要喝掉,不许剩。”

    看他的样子,我不禁想起了当初前往要塞时他偷偷带着酒,而我正是凭借酒的疏筋活血作用治疗好了伤势,心中一暖,顿时豪气大发,道:“我替她们喝。”说着,我一手拿起紫嫣的酒杯,另一手拿起紫雪的,在大家惊讶的注视下,两大杯烈酒又灌了下去。三杯烈酒下腹,我感觉眼前有点模糊,全身火辣辣的,尤其是胸腹之间,烫的我一时说不出话来。我的酒量本就不是很好,喝的这么猛,自然有些接受不了了。

    我趁着自己还清醒,赶忙催动起体内的暗黑魔力。眉心的窍穴一震,脑中顿时一清,冰凉的暗黑魔力直灌而下,我顿时感觉如同醍醐灌顶一样清醒过来,胸腹间也不那么烧的难受了。我拿起墨月盛下的半杯也喝了下去,喊道:“服务生多拿点酒来。”

    风云看到我这个喝法,吃惊的说道:“老雷,你什么时候这么能喝酒了,我怎么以前没发现。”

    还是风问眼睛比较尖,他道:“兄弟,你上当了,他哪里是能喝酒啊,都是用功力化解的,你没看他刚才都打晃了,这么一会儿就清醒过来,明显是作弊。”

    苏鲁看着我替墨月三女把酒喝了,他也傻乎乎的把玛丽的酒也喝掉了,他个头虽大,但酒量好象还不如我,身体摇摇晃晃的,眼中一片朦胧。如果不是玛丽搀扶着他,恐怕已经扶倒在桌子上了。

    我摇了摇头,道:“风问,先说正事吧。你今天说的那个佣兵大会到底什么时候召开,需要什么参加条件吗?”

    风问拿起服务生为他又倒上的酒喝了一小口,道:“我已经问清楚了,佣兵大会于后天清晨在首都西城外三十里的地裂峡谷举行,那里地势险峻,周围群山环抱,峡谷中有一块很阔大的盆地,只有一条能并行三人的窄路可以过去。”

    一直没有说话的火行道:“佣兵大会?雷翔,你当佣兵了?”

    我摇头道:“没有。我想参加这次大会是因为苏鲁,……”当下,我将如何遇到苏鲁,又如何收他为徒,以及苏鲁母亲的死说了一遍。

    “……,杀人者偿命,我这次要去的目的就是帮助苏鲁报仇。风问,你接着说。”

    风问点头道:“佣兵大会参加的条件很苛刻,佣兵团必须是c级以上才有参加的权利,在帝国中,佣兵之多,数量绝不少于十万,如果都去,非乱成一锅粥不可,c级以上的佣兵团也有二、三百个,每个佣兵团有十个名额。”

    我楞道:“c级佣兵团?什么是c级?”

    风问无奈的看了我一眼,道:“佣兵抟分为a、b、c、d、e、f六个级别,根据完成的任务逐渐晋升,刚加入佣兵工会的都是f级佣兵团,必须要一步一步的提升才行,每升一级都要完成本级别十个任务和上一级三个任务才可以,比如,一个f级佣兵团想上升到e级就必须要完成十个f级别的佣兵任务和三个e级别的佣兵任务。佣兵也是这样,也分这六个级别,根据完成任务的数量和难度逐渐晋升。这次参加前一百佣兵排位的,必须都是b级佣兵以上。”

    我皱了皱眉,道:“那怎么样才能迅速提升佣兵团或者佣兵的等级呢?”

    风问摇了摇头,道:“没有简便的办法,必须一步一步来。如果你是f级佣兵,就算你完成了一个a级任务,最多也只能让你的佣兵等级上升到e级,不能累计的。这样的规定是预防一些本身实力不够,却想凭借他人的力量提升自己等级的佣兵。因为,每完成一个任务,参加的佣兵都会获得一定的佣兵记录。”

    这到让我为难了,后天就要开佣兵大会了,就算我们明天就去佣兵工会注册,也没有时间去完成任务了。这可怎么办?我问道:“那就没有捷径吗?照你这么说,我们根本就进不去,难道又要翻山不成?”

    风问微微一笑,道:“办法我早给你们想好了,你们可以先注册成一个佣兵团,然后直接硬闯进去。”

    “硬闯?”这样也行?“那不是和所有佣兵作对了么?我们还怎么找人?”

    风问摇了摇头,道:“是这样的,历届佣兵大会都有规定,为了提拔新人和新的佣兵团,凡是不够资格参加佣兵大会的佣兵团都可以通过闯关进入佣兵大会,不过,关卡的难度极大,已经有很久没出现过这种情况了。即使是b级佣兵团也几乎是不可能过关的。”

    能闯关,太好了。什么关能难的住我们,不用说我,但是蓝儿那恐怖的能力恐怕也不是佣兵所能抵挡的。想到这里,我顿时放下心来,微笑道:“关卡一般是什么?由佣兵把守么?”

    风问道:“是的,峡谷应该是由现在排名第一的血战佣兵团负责守卫,只要你们能闯进他们布置的防线,就算过关了。据我所知,血曰佣兵团之所以能连续三界一直做稳第一佣兵团这个位置,完全是靠他们自己的实力。他们的团长和副团长都是s级佣兵,尤其是那团长,听说有头龙当坐骑呢,有人说,他的实力绝对不会逊色于三大龙骑将,s级佣兵的称号是佣兵界的最高荣誉,这三个s级佣兵在佣兵界中也被称做三大佣兵王。不过,你可以放心,这两个厉害的家伙肯定不会参加峡谷防御的。”

    参加我也不怕,龙骑将我也不是没对付过。我释然道:“那就好办了,明天我们就去注册一个佣兵团,后天直接闯关。”

    风问突然正色道:“闯关虽然对你们来说是进入峡谷的唯一办法,但也会给你们带来麻烦。你想想,你们如果闯过了血战佣兵团的防线,那就是对他们佣兵团的蔑视,他们能和你们善罢甘休吗?”

    墨月轻笑道:“我们以前遇到的麻烦够多了,这算不了什么?风问大哥,我们不会有事的。”

    火星道:“雷翔,你要组成佣兵团,我们也参加怎么样,我也想去看看那个佣兵大会呢。”

    我脸色一沉,道:“不行,你们千万不要去,我们进去是杀人的。我们无所谓,都是无根之人,大不了就离开首都。而你们不同,你们都是天都的学员,如果你们杀了人,不但会给你们带来麻烦,也会让天都不得安稳,副院长还不和我拼老命吗?所以你们都不能参加。”

    火行道:“可是,我听说血战佣兵团是很恐怖的,多一个人就多一分实力,大不了我们化装好了。”

    我心中一阵感动,道:“我知道你们关心我,但你们放心吧,一个血战佣兵团还不放在我眼内,而且我还有几个朋友会一同前往,他们的实力都很强。你们就在学院等我们的消息好了。”说到这里,我身上散发出一股狂傲的气势,金色的狂神斗气出现在我身上,光芒闪烁之下,大家都吃惊的看着我楞住了。

    我收回斗气,道:“对了,风问,我还有一个问题想问你。”

    风问回过神来,道:“你说。”

    我嘿嘿一笑,道:“我要问的是,为什么你会知道这么多关于佣兵的事,你白天对我说过,这个佣兵大会对于外人来说是很秘密的,可你为什么却知道的这么详细。”

    还没等风问回答,风云抢着道:“实话告诉你们好了,风问的老爸和我的老爸正是现在佣兵团中派名第三的流风佣兵团的正副团长,这下你明白了吧。”

    我心中一惊,真没想到,他们俩竟然有这样的背景。火星不满的说道:“好哇,你们瞒的我们好苦,原来你们都是佣兵团的人。”

    风云嘻嘻一笑,道:“我们可不是故意瞒你们的,你们没有问过啊!哎——,能进天都学院的,哪儿家里没有点背景,就像你们吧,别人不知道,我可是清楚的很,你们是星火流的传人,对不对。”

    星火流?这个我好象听说过,似乎是龙神帝国中一个比较神秘的流派,以火系魔法剑而闻名,也是一个著名的佣兵团,所有团员使用的魔法都是火系,佣兵团的名字就叫星火。

    火行瞪了自己兄弟一眼,道:“这回露馅了吧,还是流风厉害啊,风云,看来你早就知道我们的身份了。可我们却一直被蒙在鼓里。”

    风问道:“我们流风本来就以消息灵通著称嘛。雷翔,不用你带我们去,我们也有办法进去,咱们到时候,佣兵大会见吧。”

    我苦笑的看着他们,道:“你们真够兄弟,来历隐瞒的好深啊!”

    风云含有深意的看了我一眼,道:“我们的来历怎么算的上深,最深的恐怕是你吧。直到现在,我们都没有打听出你的真正来历。”

    我叹了口气,道:“以后有机会会告诉你们的,现在还不是你们知道的时候。”

    凤鹃一边吃着手上肥嫩的鸡腿,道:“风云,既然你们消息这么灵通,那你们知道不知道我的来历。”

    风云苦笑道:“怎么会不知道呢,堂堂佣兵界排名第二的雄霸佣兵团大小姐,我们能不知道么?你可是雄霸佣兵团唯一的继承人。光凭你那把大锤子,我们就能看出你的身份,你父亲凤舞是除了血战佣兵团那两位团长以外,唯一的一个s级佣兵。”

    凤鹃将鸡腿吃剩下的骨头扔到桌子上,道:“本来我是不想去这个什么破佣兵大会的,既然你们大家都去,那我也去凑凑热闹好了。”

    我目瞪口呆的看着他们,无奈的说道:“到时候,你们可千万别插手我们的事,不要给你们所在的佣兵团添麻烦。”

    火星嘿嘿笑道:“知道拉,其实,如果咱们组成一个佣兵团多好,我们老在父背的余荫之下,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打出自己的名头。”

    我苦笑道:“你算了吧,我这个佣兵团只是临时的,一参加完佣兵大会,就立刻解散掉。”

    紫雪有些幽怨的说道:“那你肯定不会带我和姐姐去了?”

    我坚定的点了点头,道:“当然。我怎么能让你们去冒险呢?参加佣兵大会的人肯定少不了,我怕顾不上你们。”

    紫雪不满的说道:“那月儿妹妹呢,她能去么?”

    我点了点头,道:“月儿是要去的,她和你们不一样,你们在家里,我会很放心。而她在关键时刻能帮上我一些。”我传音给紫雪道:“你应该知道,她也是堕落天使吧,乖雪儿,等事情一完,我就来找你们。”

    紫雪看了姐姐一眼,低下了头。

    紫嫣道:“你就放心去吧,不过,你可要照顾好月儿妹妹哦!”

    我点头哈腰的道:“会的,会的,我绝不会让月儿受到一点伤害。”

    凤鹃楞道:“雷翔,你们去佣兵大会报仇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月儿妹妹那么弱不禁风的,她去不好吧。”火氏兄弟和风氏兄弟也同时点头,显然都不赞成墨月参加。

    我和墨月相视一笑,我道:“月儿,你向大家展示一下你的实力吧,否则,他们会以为我在虐待老婆呢。”

    墨月嘻嘻一笑,手指一动,一缕黑芒骤然从众人面前一扫而过。黑芒定住,众人才看清那是一直悬在墨月腰间的那柄窄剑,剑刃上,留有五颗不同颜色的纽扣,正是风问他们的。

    “得罪了。”墨月窄剑一抖,五颗纽扣分别飘向它们的吃惊的有些发呆的主人。

    风云怪叫道:“不会吧,好块的剑啊,老哥,我看这月儿妹妹的剑法怎么比你还快似的。我还以为她那把剑是用来装饰的呢。”

    风问颓然道:“雷翔,你真有办法,我们服了。来吧,喝酒,喝酒。”

    这一晚大家玩的都非常痛快,等返回天都的时候,一个个都已经东倒西歪的。我喝的最多,虽然凭借暗黑魔力驱散了大部分醉意,但仍然有些晕晕忽忽的。

    将他们送回天都学院大门口,我告诉紫嫣姐妹,等到佣兵大会结束再去找她们,她们虽然有些不满,但还是无奈的答应了。

    回到小院儿,夜已经很深了,我两天一夜都没有好好休息过了,墨月将我扶回房间,我搂着她躺到床上,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道:“月儿,别走了,就在这里陪我睡吧,好不好?”

    墨月俏脸羞红的道:“老公,我也想啊,可是,让他们看见了多难为情,我还是回去吧。”

    我没有勉强她,看着她离开我的房间。如果她在留一会儿,恐怕不论是她还是我,都会无法控制自己吧。带着微醺的醉意,我渐渐的进入了梦乡。

    …………

    “咣。”我迷迷糊糊的听到自己的房门被打开了,一个蓝色的身影闪了进来,“起床拉——”

    “别吵,让我再睡一会儿吧。”我还没有睡够呢,一翻身,将被子蒙在头上。

    我感觉手中一轻,眼前一亮,我温暖的被窝被那人破坏了,我可怜的被子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我睁开朦胧睡眼,道:“干什么?我困着呢,别闹。还我被子。”

    蓝儿一脸戏谑的站在我床前,我揉了揉眼睛,道:“蓝儿大姐,是你啊,求求你,让我再睡一会儿吧。”

    蓝儿道:“不行,快起,你不是说要带我们去参加什么佣兵大会吗?什么时候去啊。”

    我一把将被她扔到地上的被子吸了过来,盖在身上,全身又缩了进去,道:“佣兵大会明天才开始呢,你就让我再睡一会儿吧。”

    蓝儿不怀好意的看着我,我感觉到心头一颤,赶忙用被子将自己裹紧,闭上了眼睛。一只冰凉的小手突然出现在我脸上,冰凉滑腻的感觉让我感觉到全身一阵战栗,仅仅是如此有限的接触,却勾起了我无尽的yu望,我感觉到下腹一热,一股暖流向上涌来。

    ;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狂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