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十二章 师徒重逢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狂神

    虽然时间还没到,但这件事也应该了结一下了。我心念刚一动,不远处传来一声巨响,紧接着是一阵叫骂之声。

    我顺着声音的方向走去,穿过两条街道,在一个角落中发现了一群人,他们都是佣兵装束,中央围着的,正是苏鲁。苏鲁身上的衣服破碎了不少,他赤手空拳狠狠的盯着围住他的佣兵,旁边有几个佣兵倒在地上,哼哼唧唧的,看来伤的不轻。

    围住苏鲁的一个佣兵道:“你小子找死是不是,敢打伤我的手下。”

    苏鲁怒吼道:“我就看不惯你们这群佣兵混蛋,我不但要伤了你们,还要杀你们呢。”

    那佣兵一楞,道:“这里可是首都,你小子也太猖狂了。好,我今天就教训教训你。”看来,这家伙应该是这些佣兵的头。他也是空着手,其余的佣兵向后退去,给他和苏鲁留出较量的场地。

    “小子,你记住了,我叫拉塞。”

    苏鲁怒道:“我管你拉什么,看拳,狂战天下。”苏鲁全身黄光涌起,猛的一拳向拉塞打去。一股黄色的光柱直冲拉塞胸口。我不禁暗暗点头,一年多不见,苏鲁的功力着实增长了不少,没让我白收他为徒。

    那叫拉塞的佣兵并没有和他硬拼的意思,身体一晃身上闪烁出蓝色的斗气光芒,双手向斜上方一引,大喝一声:“开。”

    黄色的光柱在蓝色斗气的引导下改变了方向,苏鲁的全力一击被对手引向了空中。苏鲁一楞,显然对对方这种打法有些不适应,其实,他还是功力不够深厚,如果让我使出这招,对方无论如何是无法引开的。拉塞引开苏鲁的攻击自己也晃了一下,但我能看的出,这家伙的战斗经验及为丰富,他身体一晃,利用苏鲁愣神的工夫,身体一闪已经到了他身旁,毫无花哨的,一拳击向苏鲁的肩头。将他巨大的身体打的飞了起来,重重的撞到旁边的墙壁上,轰的一声,墙壁出现些许裂痕,苏鲁顿时弄了一个灰头土脸。

    我暗叹一声,苏鲁就像当初的我,完全靠力量和对方争斗。如果放在战场上,他必然可以成为一名猛将,但和拉塞这样既有技巧,又有实力的高手交锋,哪儿能占到什么便宜。拉塞还算手下留情,这一击似乎并没有出全力。

    苏鲁的身体极为结实,受到重击的他,在地上打了个滚,又站了起来,身体有些摇晃,眼中的怒意更胜了。

    所有的佣兵都哈哈笑了起来。

    “敢和我们拉塞团长斗,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

    “就这样的功夫还向我们蓝月佣兵团挑衅,太不自量力了吧。”

    “傻大个,你的功夫是师娘教的吗?”

    我皱了皱眉,这些人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占了上风也就罢了,居然如此损人,尤其是他们竟然侮辱到我的老婆,我怎能容他。

    这时,苏鲁的气息变的粗重起来,他的眼睛已经因为愤怒变的通红。我心中一惊,他怎么比我当初还冲动,看他的样子,马上就要进入狂化状态了。该是我出手的时候了。

    我单脚点地,身体轻飘飘的向苏鲁飞去,传音给他道:“傻徒弟,别冲动,我来帮你解决他们。”苏鲁一怔,通红的双目逐渐恢复了清澈。

    佣兵们也注意到我出现的时候,我已经站到了苏鲁身旁。

    苏鲁一看到我,顿时大喜道:“师傅,您怎么来了。”

    我哼了一声,道:“我要不来,脸就都让你丢光了。”苏鲁惭愧的低下了头,道:“师傅,是我学艺不精,给您丢脸了。”

    我没有理他,冷冷的看着蓝月佣兵团的众人,冷声道:“刚才是谁说我徒弟的功夫是师娘教的,给我站出来。”

    拉塞拦住自己的一众手下,惊讶的看着我,道:“你是他师傅?”

    我冷哼道:“怎么,不可以吗?”

    拉塞身后的佣兵有人道:“哇,师傅的年龄和徒弟差不多,怪不得教出如此脓包的徒弟。”

    我心中微怒,刚要出手,脚步声突然传来,两个身影向我们这边迅速的移动过来,一高一矮,凭借我的目光自然可以清楚的看到他们,那个高的,赫然是上次在西伦学院大显身手的风问,看他英姿勃发的样子,应该功力又进步了不少。而那个矮的我却不认识了,是个女孩子,大约一米六几左右的身高,和风问一样,穿着一身天都学院的校服,红色的长发系在脑后,一脸的焦急之色。难道她是风问的女朋友?可上回风问不是看上西伦学院凯林了吗?这小子,这么快就把人家给甩了。

    风问长啸一声,伸手一带身旁的少女,向圈内飞来,众佣兵同时向他们看去,风问向来以身法迅速见称,他在空中的姿势优雅恬适,没有一丝火气,看上去似乎很慢,但转瞬间却已经到了圈内。

    他一落下就先看到了我,惊呼道:“雷翔,你怎么在这里?什么时候回来的?”

    我一把抓住他的肩膀,道:“我刚回来一天,你小子功力又进步了。”

    红发少女急道:“风问大哥,你快帮帮苏鲁。”我向她看去,只见她肤色略黑,五官却非常精致,是个漂亮的姑娘。她一边向风问说着,一边跑到苏鲁旁边,关切的问道:“苏鲁大哥,你没事吧。”

    自从刚才我训了苏鲁一句以后,他就一直低着头站在那里,看到红发少女,一向粗豪的他竟然有些不好意思似的,低声道:“玛丽,你怎么来了。”被他称做玛丽的红发少女看到苏鲁身上的衣服多处撕裂,眼中流露出心疼的神色,怨道:“还说呢,你也太冲动了,我怕你有事,找风问大哥来帮你了。”

    蓝月佣兵团团长拉塞哼了一声,道:“不论你们来多少人,我们蓝月都接下了。”他话音刚落,所有佣兵就排成扇形将我们围了起来。

    风问失笑道:“别这么冲动嘛,我只是来看热闹的,和我没关系,有什么事你尽管找他好了。”说着,冲我指了指。拉塞听到他的话脸上表情一松,看来,刚才风问露的一手身法给他带来了不小的压力。

    我笑骂道:“你真是没意气,滚一边去吧。”风问也不反驳,笑嘻嘻的闪身到苏鲁和玛丽身旁,道:“玛丽,咱们在一旁看就行了。”

    玛丽这才注意到我,她好奇的看了我两眼,冲风问道:“风问大哥,他行吗?他个子还没有苏鲁大哥高,能打的过他们么?”

    风问苦笑道:“傻丫头,功力的高低又不能用个子来衡量,难道我个子矮就比苏鲁差了吗?”

    玛丽嘟着小嘴道:“那怎么同,大哥你是学院属一属二的高手,当然厉害了。”

    风问低声道:“傻丫头,你就看着吧,他可是你苏鲁大哥的师傅,功力比我可高多了。”

    我冷冷的看着拉塞,道:“在打之前,我想先问一下,我这徒弟什么地方得罪了你们,让你们这么多人围着他打。”

    拉塞道:“你怎么不去问问那傻大个,我们只是吃饭的时候说话声音大了一点,他就过来挑衅,还打伤了我几个兄弟,你说我应不应该教训他。”我心中一动,明白苏鲁是因为当初他母亲死在佣兵手中而对佣兵有了偏见,这次的事看来还真是他的责任。想到这里,我说话客气了些,“恩,这确实是他的错,你们教训他也是应该的。但刚才我听到贵佣兵团中有人说我徒弟的功夫是师娘教的,这是对我的侮辱。而且,我这个人比较护短,徒弟既然败了,我总要替他找回场子。”

    拉塞道:“那好,你就划出道来,我拉塞接下拉。”

    我微微一笑,道:“这样吧,我只出一招,如果在一招之内不能将你们全部打倒,我就任由你们处置,如果我成功了,今后你们再见到我徒弟,都要退避三舍,如何?”

    拉塞勃然大怒,道:“你说一招。”

    我傲然点头,道:“如果不是因为我这个徒弟,你以为你们配让我出手吗?”

    拉塞大吼一声,“你欺人太甚,看招。”听到他最后两个字,我不禁对他增加了些好感,在如此愤怒的情况下还想的到提醒对手注意,看来,这个拉塞也是个光明磊落之人。

    拉塞双手蓝光闪烁,幻出满天拳影向我扑来,我身上金芒一闪,以拉塞的功力还不足以突破我的护身斗气,顿时被挡了回去,他踉跄几步才站稳身形,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看着我。我冷声道:“所有佣兵注意,我要出手了。苏鲁,看清楚,这就是狂神十三拳第四招,狂——影——百——裂——。”

    我全身金芒大放,身体向前彪出,化为无数身影向蓝月佣兵团的十几个人扑了过去。

    光芒闪烁之下,对方每一个人都受到我数个身影的‘照顾’,砰砰之声连响,只是一瞬间的工夫,十几个身影同时飞起,蓝月佣兵团的众人几乎没有任何抵抗之力,就撞在不远处的院墙上。所有身影合而为一,我负手而立,傲然站在原地,仿佛一直都没有出过手似的。我用的力和刚才拉塞打苏鲁的是一样的,不过,就是不知道他们有没有苏鲁的防御强了。

    我扭头冲苏鲁道:“看清楚了吗?”

    苏鲁楞楞的摇头,道:“没。”

    我苦笑两声,道:“算了,这也不是一天两天能学会的,你的狂神决修炼到第几层了?”

    苏鲁挠了挠头,道:“刚进入第三层,不过,那招狂龙急舞我还控制不好,到现在都还使不顺手,所以没敢用。”

    风问闪身过来,冲我嘿嘿一笑,道:“你小子是越来越变态了,够狠。”

    我没好气的说道:“怎么,你想打一场吗?那次两败俱伤的情景我现在可还记着呢。”

    风问连连摆手道:“算了,算了,我还想多活两年呢。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学院一年级新生玛丽,她是学火魔法的。”

    我不怀好意的看了他一眼,低声道:“这么快你就换女朋友了,可以啊!凯林怎么办了?”

    风问脸一红,道:“别乱说,她是苏鲁的……”

    我心中一惊,没想到这么小巧可爱的女孩子会喜欢苏鲁这个傻大个,不禁向他们俩看去,苏鲁皮肤黝黑,根本看不出红色来,他低着头,一脸的惭愧之色。反到是凯林落落大方的向我伸出手,道:“你好,我是凯林。以后请多关照。”

    我握住她的小手,微笑道:“你好,我叫雷翔。我本来也是天都的学员,和风问是一界的,说起来还是你的学长。”

    凯林好奇的看着我道:“那你怎么不回学院呢?还有,苏鲁真的是你的徒弟吗?”

    我走到苏鲁身旁,拍了拍他宽厚的肩头,道:“我和苏鲁是弈师弈友的关系,我现在已经回不了学院了。主要是事情太多。”

    风问呵呵一笑,道:“玛丽,你要是有本事把他劝回学院,院长一定会将你所有科目都免试的。”

    玛丽眼睛一亮,道:“真的吗?”

    我抬手冲风问发出一道斗气,道:“别听他瞎说,他是骗你的。”风问身体瞬间横移三尺躲开我的袭击,道:“我说的是实话嘛。”

    这时,蓝月佣兵团的人已经陆续爬了起来,除了拉塞以外,其余的人每个身上都有些血迹,显然是受了些伤,拉塞颓然道:“算我有眼无珠,今天我们蓝月认栽了。我们走。”

    我沉声道:“等一下。”

    听到我叫住蓝月佣兵团众人,风问拉住我的衣袖,低声道:“算了吧,得饶人出且饶人。”

    我微微一笑,冲拉塞一揖道:“拉塞团长,我替苏鲁向你们赔礼了,今天的事确实是他不对,不过,他本是姓情中人,只是母亲被佣兵所杀,所以才会对佣兵有些偏见,请你们不要见怪。”

    拉塞楞了一下,回礼道:“算了,今后我们蓝月佣兵团都会回避他的。”说完,转身带着手下人等灰溜溜的走了。

    我满脸肃然的转向苏鲁道:“苏鲁,我想听听你的解释,为什么随便动手?”

    苏鲁低着头道:“我,我就是看不惯他们,一看到佣兵装束的人,我就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就想和他们打。”

    我叹了口气,道:“苏鲁,我知道你的心情,伯母的事对你的刺激很深。但你不能被仇恨蒙蔽了理智,伤及无辜,那样的话,你早晚会疯掉的。不过,这件事也确实要解决一下了,如果你的这个心结不解开,你永远都无法恢复正常人的生活。杀人者偿命,这是天经地义的事。苏鲁,你知道当初杀你母亲的佣兵团叫什么名字吗?”

    苏鲁即使再愚钝,也明白我是要替他报仇,满脸都是感激之色,道:“师傅,谢谢您。可是,我,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佣兵团,不过,我还清楚的记得当初那个杀我母亲人的样子,每天晚上做梦,我都能回想起来。”

    我皱了皱眉,龙神帝国疆界这么大,佣兵团没有一千也有八百,这让我如何去找呢?

    风问沉声道:“没关系,只要你知道他长什么样子,那就有很大机会能找到。雷翔,每三年佣兵界会有一次大会,到时候,只要是有些名气的佣兵团都会派人来参加,以评定出排名前十的佣兵团和排名前一百的佣兵,到时候,让苏鲁去认,也许就能找到那个杀他母亲的凶手。”

    我一楞,道:“有这么个佣兵大会吗?我怎么没听说过。”

    风问扫了我一眼,道:“那是你孤陋寡闻,不过这个佣兵盛会比较秘密,只有佣兵界的人才能参加。正好这几天就要召开了,据我所知,这回的佣兵盛会就在首都外某个地方举行。政斧对佣兵是比较支持的,因为一旦和魔、兽两族发动战争,佣兵也可以起到一定作用。所以,这回佣兵大会的场地,是政斧提供的,具体地点我去打听,会尽快告诉你。”

    我心中想到了铁肩佣兵团,他们也应该会参加吧。我冲风问道:“那好,苏鲁,咱们到时候就去参加参加这个盛会,只要能找到杀你母亲的凶手,我一定会替你报仇的。”

    苏鲁眼中流露出坚毅的神色,道:“师傅,我想自己报仇。”

    我一楞,这家伙还真有志气,赞许道:“那好,到时候看情况再定吧。你先随风问回学院,要抓紧练功,迟些时候,我会到学院去找你的。”

    苏鲁恭敬的说道:“是,师傅。”他的眼中闪烁着仇恨的火花,似乎现在就想手刃仇人似的。

    风问道:“雷翔,你现在在哪里落脚,我要怎么才能找到你。你好不容易回来了,怎么也要和兄弟们一起聚聚吧。”

    他这么一说,我心中顿时涌起当初和天都众兄弟一起度过的那段曰子,不禁下意识的点了点头,道:“我一定会回去的。我刚在这边找了个小院子,暂时会住在这里,不过,你不用来找我。今天晚上吧,我直接去找你们,和大家好好聚会一下。”

    风问笑道:“那就说定了,你一定要来啊!我回去把众兄弟都叫齐。”

    我点头道:“一定。”

    风问冲苏鲁和玛丽道:“咱们走吧。下午还有课呢,要迟到了。苏鲁,你衣服破了,必须回去换一件。”

    苏鲁恋恋不舍的冲我叫道:“师傅——”

    我微笑道:“走吧,我晚上会去的。”我目送着他们一直出了我的视线,才转身返回院子门口。大门仍然禁闭着,我不禁莞尔一笑,这二老这么多年没见,也难怪他们有这么多话说。刚才见到风问和苏鲁,让我心情大为舒畅,轻松的坐在石阶上。这佣兵大会不知道是什么样子,到时候到是可以带金银、盘宗他们去看看,省得他们老是说闷。

    两个时辰后,院子里传来轻巧的脚步声。门开了,母亲和公爵紫风一起走了出来。我一看紫风那如沐春风的样子,就知道他们这一席话谈的很不错。我微微一笑,上前搀扶住脸上带着些红晕的母亲,叫道:“妈——”

    “恩。”母亲低着头答应了一声。紫风冲我和声道:“雷翔,你好好照顾你妈,我先回去了,过些天再来看她。你们就直接搬进来吧,房子里一切应用的东西都有,你们直接取用就可以了。至于雪儿和嫣儿的事,我需要再考虑考虑。”

    我心中大喜,还是母亲厉害,紫风虽然没有直接答应我和紫嫣姐妹的婚事,但他已经答应考虑了,这就有了很大的机会,我恭敬的说道:“谢谢您,公爵大人。”

    紫风微微一笑,道:“在你没有娶到我女儿之前,你就叫我叔叔吧,老叫公爵大人,都生分了。”

    我呆呆的看着他,心中觉的一阵好笑,酝酿了半天,才叫出一声,“叔叔。”

    紫风恋恋不舍的看着母亲,道:“玲玲,我先走了。”

    “恩。”母亲像回答我一样回答了他。

    我微笑道:“叔叔,麻烦您再陪我妈一会儿吧,我要去把那些朋友接过来,妈一个人在这里我有点不放心。”

    一听我这么说,紫风顿时满脸喜色,道:“好,那你去吧,不用太着急回来,这里有我呢。”

    我看了母亲一眼,母亲也正好看向我,母亲常年紧锁的眉头似乎在这一刻展开了似的,眼中流露着满足的喜容。

    我转身离开小院,朝旅店的方向走去。当我只需要再拐一个弯就能回到旅店的时候,突然,轰的一声巨响传来,震我耳朵嗡嗡做响,旅店方向突然烟尘密布,无数残砖烂瓦不断从天上落下,砸的周围行人怪叫不以,一个个都慌忙的寻找屋檐躲避。

    ;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狂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