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十一章 海枯石烂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狂神

    “……现在你们明白为什么水神蒂娜会哭了吧,那不是因为我,而是因为提奥曼迪司大哥。”

    紫嫣和紫雪点了点头,紫雪道:“阿翔,不是我们不信任你,而是因为太关心你了。那个水神又那么漂亮,我们……”

    我掩住她的小嘴,柔声道:“傻丫头,别说了,其实,你们哪个的容貌也不次于蒂娜啊,是不是,以后不要再乱多心了。”我脸色一沉,冲墨月道:“月儿,你是知道我和提奥曼迪司大哥那些事的,怎么也跟着乱起哄,看我饶的了你。”说着,身体一闪,手指点向墨月腋下。

    墨月惊呼一声,道:“我错了,我知错了,两位姐姐救命啊。”她赶忙躲闪到紫嫣姐妹身后,我也乐得周旋于三女之间,东摸一下,西碰一下,紫嫣姐妹虽然羞涩,但却并没有阻止我们的侵犯。可惜的是,紫嫣身上有着那个不知名的禁止,使我有些缩手缩脚,否则,那真是再完美不过了。在这嬉戏的过程中,我全身心的完全投入到三女身上,紫雪温柔,紫嫣沉静,墨月活泼,能有她们成为我的知心爱人,是我最大的幸福。人生至此,夫副何求啊。

    良久,紫嫣拉住我的大手,嗔道:“别闹了,天快亮了,你们该走了。”我将紫嫣、紫雪拥入怀中,心中充满了柔情蜜意,“你们等着我吧,用不了太长时间,我一定会回来正式迎娶你们的,我要让你们做最幸福的新娘。”

    紫嫣和紫雪都动情的反搂住我的身体,静静的一声不吭,似乎在享受此时无声胜有声的意境。

    我帮她们整理着有些散乱的衣衫,在她们的额头上各自亲吻了一下。将海蓝之石重新挂回紫雪颈间,柔声道:“我们要走了,你们多注意身体。至于我回来了的事,你们先不要告诉公爵大人。”

    “恩,早些来啊。”紫嫣仿佛突然想到什么似的,从怀中掏出一张卡片道:“阿翔,这是当初你让铁肩佣兵团的人送来的,我们根本用不到什么钱,还是你留着吧。”

    铁肩佣兵团?如果不是紫嫣提起,我早就忘记了这个实力不凡的团体,接过卡片冲紫嫣道:“那佣兵团中人都是血姓汉子,他们现在怎么样了?”

    紫嫣道:“我按照你书信上说的,给了他们酬劳,他们现在好象已经在首都落脚了,专门帮达官贵人完成一些特殊的任务。”

    我欣慰的点了点头,既然他们已经在首都扎根了,那应该就不愁吃穿了,也算了却了我一件心事。我收回结界,外面的天色已经逐渐亮了起来,是黎明时分了,我冲紫嫣姐妹温柔的一笑,道:“我们走了。”

    在二女不舍的目光之下,我拉着墨月的小手出了紫嫣的房间,几个起落,向公爵府外蹿去。

    出了公爵府,墨月竟然比我还高兴似的,蹦蹦跳跳的围着我转个不停。

    “老公,没想到紫嫣姐姐和紫雪姐姐他们这么好相处啊,她们一点都没有歧视我的意思,太好了。你说的对,我的担心都是多余的。”

    当我们回到旅店之时,已经天光大亮,朝阳给大地上带来了光明于无限的生机,一进旅店,我就看到了正在吃早饭的大家,还没等母亲说话,蓝儿就闪了过来,质问道:“雷翔,你这小子把我月儿妹妹拐跑一晚,说,上哪儿去了?”

    我解释道:“我们出去办事了,蓝儿大姐,你们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

    盘宗笑道:“还不是因为你,一大早蓝儿大姐就把我们大家都折腾起来了,说弟妹一晚都没回来,一看你也不在就吵着要出去找你们,要不是我和金银拦着,也许这龙神帝国首都早被她闹了一个天翻地覆。”

    我看着神色不善的蓝儿,赶忙从怀中掏出装有水之心的木盒儿,蓝儿记姓很好,当然认得是什么,眼中一亮,伸手就抢。我向后一急退一步,躲开她那龙爪的一抓,道:“蓝儿大姐,这确实是准备送给你的,不过,咱们说好了,你以后要安稳些,不能再给我们惹事了,怎么样?”

    蓝儿急不可耐的道;“好拉,好拉,知道了,快给我。”

    我把盒子递了过去,无奈的摇了摇头。蓝儿一把抓过,转身向自己的房间跑去。

    我拉着墨月走到母亲身边,低声道:“妈,我昨天晚上去公爵府了。”

    母亲全身一震,眼神复杂的看向我,道:“他,他怎么样?”

    我微笑道;“您放心吧,他很好。您准备好了吗?我随时可以去见他。”

    母亲摇了摇头,道:“你去见他吧,但不要告诉他我已经来了,我已经决定了,永远都不再见他了。”

    金插嘴道:“伯母,你要见谁啊?”

    母亲脸色一变,有些不自然的站了起来,道:“你们慢用,我先回房间了。”说着,在白剑的搀扶下,转身走了。

    我叹了口气,母亲还是没有勇气去见公爵大人啊,这可怎么是好,难道真的就让他们这么痛苦一辈子么?不行,绝对不行。

    墨月拉了我一下,道:“老公,你怎么了。”

    我看了她一眼,道:“月儿,你先回房间休息吧,我要再去一趟公爵府,这回是为了母亲。”

    他们都不知道母亲和公爵的事,墨月愕然道:“刚回来怎么又去?不能带上我么?”

    我柔声道:“月儿乖,以后我再向你解释吧。大哥,这里就靠您了,一定看好蓝儿大姐,不要让她出去惹祸。当然,二哥他们也是。”

    盘宗不理金银不满的目光,拍拍胸脯道:“你放心去吧,不过要早点回来。”

    我点了点头,冲墨月道:“月儿,我要去做的事很重要,需要登门拜访紫风公爵,你休息后去母亲那里,多和她老人家聊聊天。”

    墨月扁了扁嘴,有些不满的看了我一眼,勉强道:“那好吧,不过,你要快点回来。”

    “知道了。”我转身又出了旅店,我现在想的,就是去探探公爵的口风,希望他不要让我失望吧。

    公爵府门口,我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衫,上前几步,朝着仍有倦意的门卫道:“麻烦帮我通传一下,在下雷翔,想求见公爵大人。”

    四名门卫的目光投向我身上,其中一人道:“你是什么人?公爵大人是不随便见客的。”

    我微微一笑,道:“我相信公爵大人一定会乐于见到我,还请你们通传一下吧。”我默运狂神斗气,身上发出金色的光芒,金光一闪而逝,吓了几名门卫一跳。他们警惕的看了我几眼,其中一人道:“那你在这里等一下,我去请示,至于公爵大人见不见你,我就不知道了。”

    我拱手道:“多谢。”

    门卫走了进去,我仰望着府邸大门匾额上的公爵府三个大字,心中不禁一阵感触,在两年之前,我来到这里时还是一个默默无名的天都学院学员,而现在,我却可以公然向公爵提亲,这种变化是我当初绝对无法想象的。

    少顷,大门敞开,紫风公爵一身便服走了出来,他脸上带着些许激动,“雷翔,真的是你。”

    我微微一笑,施礼道:“当然是我,公爵大人,您好。”

    公爵急问道:“那件事……”我打断他道:“您难道想在这里谈吗?”

    公爵脸色一变,道:“走,跟我进去。”说完,转身朝府内走去。我跟着紫风公爵来到他当初见我的书房,紫风吩咐下人不可进来打搅后,反手将门锁好,激动的冲我道:“怎么样,你又见到她了吗?她好么?她现在在哪里?”

    我道:“您别着急,听我慢慢说,我此行来见您有两个目的,一个是为了我自己的,另一个是为了您。”

    紫风逐渐冷静下来,不再像开始时那么激动,他看着我道:“我知道,你是来向我提亲的吧。我承认,你很有办法,可以将我那傻女儿迷的神魂颠倒,但是,这件事我不能轻易的答应你,即使你帮我找到了玲玲,我也要为我自己女儿的未来着想。你应该还记得当初咱们之间的约定,如果你没有在帝国中得到一定的地位,我是不会轻易把雪儿嫁给你的。虽然我听雪儿说你帮助天都学院夺得了大陆第一学院称号时,表现出不俗的实力,但武技高是一回事,地位则是另外一回是,你应该明白。”他的意思很明确,是告诉我无法用母亲来威胁到他的决定。

    我正色道:“是的,我当初是答应过您,一定会取得一定的地位再来想您提亲,但现在我已经等不了了,所以,希望您能成全我们。”

    公爵脸色一变,“哼,小子,如果你只是为这件事而来,那你可以走了。”

    我没想到他居然如此顽固,皱了皱眉,道:“好吧,这件事先放一下,你放心,我不会因为你拒绝我的求婚而拿玲玲的事来威胁你。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玲玲现在很好,我已经又见到她了,而且,已经把她带来了龙神帝国,就在首都之内。”

    刚才还一脸严肃的紫风,一听到母亲的消息,顿时又激动起来,他抓住我的肩膀,急道:“快,告诉我她在哪里,我现在就要见她。”

    我双手一分,将他的手拨开,淡然道:“我知道你想见她,但是,她现在并不想见你。”

    紫风愕然道:“为什么?她既然已经回来了,为什么不见我?你骗我,你因为雪儿的事不让她见我是不是?”

    我微怒道:“我刚才已经说过了,不会拿这件事情来威胁你,你以为我是个反复无偿的小人吗?她之所以不想见你,是因为不知道如何面对你。你想想,你们已经分开这么多年了。你也娶妻生子了,她那么善良,会来影响你的家庭吗?何况,她也已经不是以前你那个玲玲,她现在变的又老又丑,而且又是残花败柳之身,你还要她吗?”对不起,母亲,我不得不这么说,请您原谅我吧。

    公爵猛的一挥手,一掌扇到我的脸上,以我的功力完全可以躲开的,但我没有,任由自己被这股大力打的飞了起来,重重的撞到墙壁上。

    “你放屁,玲玲当初是被掳走的,那些都不是她自愿的,不论她变成了什么模样,她在我心里永远是最美的女神。”公爵几乎是用吼的说出自己心中的愤怒。他一把抓住我的衣领,将我提了起来,我看到了他眼中的熊熊怒火。公爵森然道:“说,她现在在哪里,如果你不手,我现在就要了你的命。”他又是一拳重重的击在我的胸腹之间,虽然体内的狂神斗气护住了我的内脏,但强大的打击力还是让我疼的有些痉挛,身体不由自主的蜷缩起来。紫风将我扔到一旁,冷冷的看着我。

    我咳嗽了一声,一缕鲜血从嘴角处流了出来,但我心里却无比的畅快,紫风啊,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你确实值得母亲对你的爱。我运起狂神斗气,化解着脸上的肿痛,挣扎的站了起来,紫风看到我脸上的笑容,楞了一下,怒道:“你笑什么?”

    我又咳嗽了两声,欣慰的说道:“好,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算你通过我的考验了。”

    紫风大怒,上前一步,一记勾拳向我下巴处打来,口中怒骂道:“你放屁,你他妈的凭什么来考验我。”

    这回我没有任由他得逞,身体轻轻一闪,躲开了他的打击,一把抓住他的拳头,“公爵大人,你骂我妈你会后悔的,我现在就告诉你,我凭什么来考验你,因为,我就是你心爱之人唯一的儿子。”

    紫风完全呆住了,他楞楞的看着我,失声道:“你说什么?你是,你是玲玲的儿子。”

    我郑重的点了点头,道:“难道,你以为我会随便认个母亲吗?该是让你知道的时候了。我的母亲,名讳叫紫云,也就是你一直深爱着的那个玲玲,而我,是她唯一的儿子,我的父亲,是兽人族比蒙军团的领袖,比蒙王雷奥。当初,你之所以找不到母亲,是因为她已经被父亲抓了起来,并施以强暴。而我,就是这么来到了这个人世之间。我的父亲已经去世了,以你们龙神帝国的耳目,你应该清楚的知道。即使他没有去逝,我也会带着母亲回到龙神帝国的,因为,这是她唯一的希望。”

    紫风喃喃的说道:“你是玲玲的儿子?你是玲玲的儿子,那这么说,你也是兽人了。”

    我点了点头,道:“不论您怎么想,我确实是兽人没错,准确的说,我应该是一个人类、魔族、兽人族三族混血儿。当初我来到龙神帝国,就是受命于兽皇陛下,前来卧底的,只是后来因为一些原因返回了兽人国。”

    紫风看我的眼神逐渐变冷,道:“怪不得,怪不得你会轻易的知道玲玲的下落,原来你竟然是兽人族派来的歼细。”

    我深吸口气,道:“不要说的那么难听,好么。我是歼细,但我却没有做过什么损害你们龙神帝国的事,我这次前来首都,就是想将母亲送过来与你团聚。当初,我听了你的诉说,我很同情你和母亲的遭遇,母亲一生孤苦,我不想让她在这么痛苦下去了,我希望你能像你刚才说的那样,不论什么情况下,都能善待母亲,你能答应我么?”

    紫风眼神逐渐复杂起来,他猛的抬起头,道:“带我去见玲玲,我可以不告发你当歼细的事,但你绝对不许再接触我的女儿。”

    我静静的说道:“公爵大人,母亲现在并不想见您,因为她真的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您,我希望您见到她的时候不要太激动,也不要刺激她,你能答应我吗?当初,我跟您说过,让您为母亲准备一处安身的地方,不知道您有没有准备好。”

    紫风点了点头,道:“你走后我就已经准备好了。”

    我满意的点头道:“那好,请你告诉我那个地址,然后到那里去等一下,我会带母亲去见您的。”

    紫风有些疑惑的看着我,看来我的身份让他生出了警惕之心,他毕竟是人类,对于我这个世仇,怎么会轻易相信呢。“公爵大人,我深爱着您的女儿,我知道,你现在无法接受我这么一个兽人女婿,但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我爱她们,就像您爱我母亲一样,没有任何杂质在内。”

    紫风一楞,道:“你说她们,是什么意思?”

    我正色道:“我说她们,是因为我同时爱上了您的两个女儿,紫嫣和紫雪。她们也都爱着我,同时,我可以告诉您,她们早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但她们都没有嫌弃我,难道,您就不能成全我们吗?”

    紫风大惊,道:“什么,连嫣儿也……,你,我要杀了你。”他全身光芒一闪,猛的向我扑来。

    他的动作在我看来太慢了,我已经不是当初那个没有还手之力的雷翔,我双目大睁,全身散发出强大的气势,狂神斗气发出护体能量轻松的化解了他的攻击,我上前一步,锁住紫风的气机,冷声道:“我是在请求你而已,你凭什么就能断定我无法给紫嫣、紫雪幸福呢?今天,话止于此,如果你还想见到我母亲,就请你告诉我那个地址。然后即刻去那里等候。至于紫嫣姐妹的事稍后再说,如何?”

    紫风在我的控制之下,没有任何还手之力,他颓然道:“好,地址是…………”

    我点了点头,道:“好,那您去那里等候吧,我待会儿就带母亲过去。”说完,我收回散发出的气势,转身向书房门口走去。

    “等一下。”身后传来公爵的声音。

    我停住身形,也不回头,道:“您还有什么事么?”

    公爵停顿了一下,似乎有些艰难的说道:“谢谢你。”

    我转身看向他,在这一刻,公爵紫风的脸上,似乎又多了些沧桑之色。我摇头道:“你不用谢我,我不是为了你,而是为了我母亲。希望你好好想想,母亲将自己的心藏的很深很深,希望你能打动她老人家的心。”说完,我拉开门走了出去。终于把心中的话都说了出来,我痛快了许多,虽然这样会让公爵更难接受我做他的女婿,但我却无怨无悔,实在不行,我就带着紫嫣姐妹私奔。

    “阿翔,你怎么又回来了。”紫嫣动人的声音在左侧响起。她换了一身白色的衣裙,显得更加清丽脱俗。

    我微微一笑,道:“我来向公爵大人提亲啊,你怎么上这儿来了。”

    紫嫣走到我进前,看了看周围没人,低声道:“我刚才听仆人说有个叫雷翔的求见父亲,就过来看看,没想到真的是你。妹妹睡觉去了,她不知道你过来了。你向父亲提亲他怎么说,答应了吗?”

    我摇了摇头,道:“他现在恐怕还无法接受,再等等吧。”

    紫嫣低下了头,拉住我的手,道:“阿翔,紫嫣今生非你不嫁,你……”

    我不顾被人看到的可能,将她紧紧搂入怀中,动情的说道:“紫嫣,我爱你,我一定会说服公爵大人的,我现在要走了。等我的消息吧。你一晚没睡,也去休息吧。”

    紫嫣点了点头,挣脱出我的怀抱,抬头看着我道:“我等你,即使你不要我了,我也会等你到天荒地老。”

    我忍不住向她的红唇吻去,当我碰到渴望的温软之时,那股讨厌的神秘力量骤然迸发出来,紫嫣身上光芒大盛,我怕伤了她,没有用狂神斗气抵抗,借着这股冲力,飞出了公爵府。

    落到外面,我一阵气血翻涌,不禁暗暗吃惊,我的功力进步了这么多,竟然还禁受不住这股能量,看来这神秘的力量又增长了许多啊!

    我飞快的返回旅店,正好看到盘宗和金银在房间门口不知道在说着什么,我问盘宗道:“大哥,蓝儿大姐没出去吧。”这里可不同于其他地方,如果蓝儿惹出事端,恐怕就不好收拾了。

    盘宗摇了摇头,道:“你给了她那个木盒子之后,她就回房间了,一直都没有出来,弟妹和剑儿妹妹在伯母的房间里。”

    银道:“老四,你神神秘秘的又干什么去了,连我们都不能告诉吗?”

    我苦笑道:“这并不是我自己的事,确实是秘密,你们还是先不要知道的好。我去看看母亲。”

    我走向母亲的房间,在门上先敲了两下,然后推门而入。母亲的神色已经平静下来,墨月和白剑一左一右伴在她身边,母亲道:“阿翔,你这么快就回来了,干什么去了?”

    我看了墨月一眼,看来,她并没有告诉母亲我去了公爵府,我冲母亲道:“妈,既然您以后要在这里生活下去,当然要有个家了,我找了套院子,环境还不错,刚才去和房主谈价格了,您是不是过去看一下,如果不满意咱们再换。”

    母亲微笑道:“你挑就行了,我还看什么,妈住哪里都可以。”

    我微笑道:“那怎么行,您要长住于此,怎么也要住的好一些,走吧,就当出去散心,一块去看看吧。”

    母亲拗不过我,站起来道:“那好吧,现在就去吧,老住旅店确实也不好。”

    我心中暗喜,搀住母亲就往外走,墨月和白剑跟了出来,盘宗和金银还在那里,盘宗问道:“老四,你们干什么去啊!”

    “我找了套院子,想带母亲去看看。”

    金喜道:“我们也去,一起去看看吧。”

    我摇头道:“二哥,你们还是和大哥留在这里吧,你忘记了,咱们这里还有一个不定因素呢,她要是跑出去怎么办。”

    银怨道:“来了这里我们还都没出去过,有老大在这里就行了,我们要去。”

    我皱了皱眉,道:“二姐,你就饶了小弟吧,咱们刚来这里不久,要是出了什么事就不好了,何况,盘宗大哥一个人可应付不了蓝儿大姐,还是你们两个都留下保险些,我们去去就回,等那边安定好了,咱们就过去,到时候一定带你们到处玩玩。”

    金道:“那好吧,你们快点回来,我们都快闷死了。”

    听他答应了,我赶忙道:“一定,我保证,妈,咱们走吧。月儿,你昨天一晚没睡,你也不许去,到母亲房间里睡觉去,剑儿姐姐,你帮我监督她,好吗?”

    墨月和白剑同是一楞,她们没想到,我连她们也不带。墨月撅起可爱的小嘴,道:“不嘛,你昨天晚上不也没睡,我要去。”

    我传音给她道:“月儿,乖,我带母亲出去有特别重要的事情去办,你们去了不方便,听话,好不好。”

    墨月看了我一眼,不满的说道:“那好吧,我就先回房间里去睡觉了。剑儿姐姐,咱们走。”说完,她拉着白剑向蓝儿的房间走去。白剑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母亲,没有吭声,跟着月儿走了。

    我搀着母亲出了旅店,按照公爵所说的地址向目的地走去,一边走着,母亲突然淡然道:“雷翔,我不想去了。”

    我一楞,道:“为什么?”

    母亲停下脚步,慈祥的看着我,道:“孩子,我知道你是好意,但我真的不想再见他。”

    我心中大震,没想到母亲已经猜到了,假装楞道:“见谁?我只是带您去看房子啊!”

    母亲摇了摇头,凄然道:“你是我的儿子,我会看不出你的心事吗?你支开盘宗和金银还说的过去,可你连月儿和剑儿也不带,我要还猜不出你要干什么,我就不是你妈了。孩子,你就饶了妈吧,说实话,我真的很怕面对他。”

    我知道再装下去也没意思了,苦笑道:“妈,瞒不过您,是的,我想带您去见公爵大人,您就跟我去吧。我刚才去见他,他一听说您来了首都,激动的很,非要立刻见您。我把您的意思和他说了,可他却说,如果您不见他的话,他就……”

    母亲怔道:“他就怎样?”

    我心念电转,编道:“他说,如果您不见他,他就立刻死在我面前。我没办法,只得答应他了,妈,您也不想看到公爵大人那么痛苦吧?”

    母亲全身一震,眼圈红了起来,叹了口气,道:“好吧,我就跟你去见他,我早就知道这是无法逃避的,但一直都不想去面对他。哎——,我就去向他说清楚,翔儿,你带路吧。”

    我和母亲在大街上静静的走着,母亲的身体一直在颤抖,低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妈,您一定不会因为去见紫风公爵而后悔的,我相信,他一定会善待您的。

    紫风给我的地址很详细,很快,我就找到了他说的院落,这个院子在城西的角落中,距离我们住的旅店不远,院子周围很清净,只有几家普通的住户,院子虽然不算很大,但从外面都可以看到里面的棵棵大树。走到院子门口,我停了下来,冲母亲道:“妈,就是这里了。”

    母亲茫然抬头,道:“到了么?翔儿,我……”

    我安慰她道:“妈,进去吧,这么多年了,您不想看看他变成了什么样子么?”一边说着,我一边推开了院子的大门。

    门吱呀一声,开了,一股扑鼻的花香传了出来,顿时让我精神一振,我和母亲都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这哪里是一座院落,分别是一座花园。院子中到处都是盛开的花朵,几棵古树的树阴遮盖住了少部分阳光,中央一条石子铺成的小路蜿蜒向前,尽头是一排木制的房屋,房子门口站着一人,他身穿灰色便装,头发梳理的很整齐,身板挺直背对着我们,在我们推开门的刹那,我清楚的感觉到他全身的震动。他,正是紫风。

    母亲全身剧烈的颤抖起来,如果不是我搀扶着,很可能就会摔倒在地。紫风在石子路的尽头缓慢的转身,他这一转,仿佛经历了千百年一样漫长。我看到他的脸部肌肉在不住的抖动,当他完全转过来时,两行清泪已经打湿了他的衣襟。他的目光紧紧的锁定住母亲的,眼神忧郁又带着激动的惊喜。

    ;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狂神